明白 一體和等如

Fred cheung
帖子: 244
注册: 周五 4月 09, 2010 3:30 am

明白 一體和等如

帖子Fred cheung » 周三 4月 14, 2010 9:19 pm

明白 一體和等如, 2009年 六月六日

結構 - 這即是 物質性-實體化, 在是 '這裏' - 在它實化了的 等如和一體. (注:本質裏)

這結構化-的物質性 等如是 結構性-實體化 存在於, 透過並等如是 法律, 規則(rules) 和規定(regulations) 即是它正正 局限制著它在本質裏 是結構的存在

現時它是 結構, 這 物質性-實化 存在著 和功能是, 透過並等如是這些, 全體現時存活在 的法律, 規則 和規定裏面.

這些人仕, 即是表現 - 即這些 活動(motion), 這些 舉動, 這些 '導向' - 是 '在' 結構 等如是這 物質性裏, 是 '在'物質性裏面, 用結構 即是 各式指示著物質性 而存在著, 這些物質性指示 屬並等如是 物質性即結構-實體化的 法律, 規則 和規定.

我們, 這些人仕 '在' 這物質性, '在'結構 裏面 - 被並透過 已預設定了-的指示 即是現有的 屬並等如是 結構 等如是 我們存著在 分拆離的物質性 的法律, 規則 和規定裏, 被所統治, 被指揮 和被動著.

我們設計了 結構體制 在當中我們是這 物質性-實體化 等如是 在與我們自己 對真正的 在是 等如和一體 即生命 就是 '所有在是這裏' 的流動 和活動表現 作分拆離的 法律, 規則 和規定裏 而存活著.

在這 分拆離裏, 即如我們 創製出 結構 等如是 物質性-實體化 法律, 規則 和規定 這些我們 正存活 '在'裏面的

運作實體化成 等如是 結構了-的控制 即是 錢 操縱設計 - 當中 法律, 規則 和規定 為控制 即是 錢 作為屬和等如是 這結構化-的運作設計 - 製造出 飢荒 和 精英派. 當中全都 '運作' 透過|等如是 控制 在屬和等如是 錢的結構性-設計裏.

活動實體化成 等如是 '進化' 等如是存於各式的 '權力' 的結構化-設計 從宗教到商業 - 當中 '進化' 即是 '權力'作為屬並是 活動的 結構化-設計 這些法律, 規則 和規定 - 創製出 戰爭 和無視 即無視人仕的 生存 放在這宣述 '管你每人各自 求生' - 當每個人都 渴掘著在 '權力' 透過 '要踏到'|'進昇' - 用犧牲其他人, 從動物界 到其他人類 來得到.

表現 實體化成 是欲望 即是(男女)關係|性 的結構化-設計 - 當中這些即屬並是 表現的 結構化-設計這些 法律, 規則 和規定 - 創製出, 這永恒在追尋|渴望要滿足這 不滿的欲望, 這介乎|在所有人仕間 散播和實化出在|等如是 關係本質下的 分拆離, 和欺騙, 不誠實 和秘密 = 想要滿足 各式欲望 - 分離全體成 獨立的兩個, 三個, 和一個人 - 局限在這 界定在等如是這 結構化-設計 的表現 即是在關係 等如是性 欲望裏 的表現.

指揮 實體化成 教育 即是家庭|政府 的結構化-設計 - 當中這些教育的 法律, 規則 和規定 即是家庭|政府 即屬和是指揮的 結構化-設計 - 製造人仕化做 複制, 他們前一輩的 影卬版 透過教育來化身成一個 完美-系統 會即是用透過 家庭和政府來成型 在裏面運作和存在著 - 成為它 和生產出 這家庭等如是系統 和這政府是系統 設計它出來 要怎運作 和繼而為系統生產 和相應的 活這 預設計了-的指揮 這被強迫|透過 家庭 等如是政府 等如屬和是這 指揮的結構化設計.

這人仕, 我們自己 即是 活在 屬和是 這物質性-實體化成的 分拆離裏 - 當中 表現, 運作, 活動, 指揮已被 算式化在 法律, 規則 和規定即 結構性-實體化 即是這 物質性裏面 = 在這些裏面 我們現正被 奴隸著.

因此 - 我們被奴隸在這 物質性裏, 奴隸在 結構裏 被我們自己的 指示 即是我們是 '在' 結構 等如是指示 即這些 物質性結構 的法律, 規則 和規定 裏存活著 這些我們 不斷接受 和容許自己 存活在 - 在正正 這接受和容許 分拆離的本質裏面.

因此, 我們是活在 物質性, '在'結構裏 的人仕 - 自是教導|指示者(instructor) - 自被指揮著, 控制著, 被運作 和被我們自己的指示 即是這些 屬和是 物質性-實體化 法律, 規則 和規定 規活著 - 這些監指揮著這 物質性 即是結構 即這些現存的 法律, 規則 和規定的模樣, 來運行 並照著來運作 - 來保持它現貎 在我們正正 接受和容許 分拆離這局面裏. 是接受 和容許著我們自己 自是教導者 被透過 結構體制 即是 法律, 規則 和規定 來自指示自己 來界定 '我們要是怎樣 和我們就是什麼'

我們, 每個人, 等如是 指示者 - 放棄了等如是指示者的責任 - 就如我們已接受 和容許了自己被 指揮著, 被控制, 被運作 和被動著 透過我們自己的 指示即這些 預設計-的結構 即物質性-實體化 的法律, 規則 和規定 這些我們實化 '在' 我們活 '在'分拆離裏 - 當中我們的指示 化成了物質性-實體化 即這個 結構 我們存活在是 法律, 規則 和規定已化身成 我們的表現, 我們的運作, 我們的活動, 我們的指揮方向 = 當中, 在這接受 和容許 放棄了責任 和在分離裏 = 我們化成在 結構 即是這 物質性-實體化裏 這被我們自己的創製品 奴隸著 成了我們自己指示 即這些 我們設計出 為|等如是這物質性 這結構-實體化 法律, 規則 和規定的奴隸.

這現存的, 物質性 = 是現時的 結構化 等如和一體下 我們製造出, 設計出 等如是 奴隸制的實化體 - 而這些 法律, 規則 和規定 這些 我們用來並等如是 怎存在 並被奴隸在這 結構化 等如和一體下 即這物質性-實體化 這些守則裏.

我們可以 '怎做來改變 這' - 這現存 當我們存活在 等如是一個奴隸, 奴隸在 並是我們自製 設計-指示 即這些 法律, 規則 和規定用來代替我們控制, 指揮, 運作 和移動裏 我們的 - 實化成結構 即這物質性-實體化 - 型成了一個 分柝離的 存在.



這現時物質性 在並等如是 的結構化 等如和一體 是如下:

一體等如是 奴隸 - 即我們全體合一, 一起, 奴隸在 物質性 等如是 結構裏 即我們現時 在並透過這物質性 等如是結構-實體化 怎被驅使, 被動, 被控制著.

均等如在是 奴困著 - 即我們全體, 均等如的 - 是結構 等如是這物質性-實體化 即這些 法律, 規則 和規定 的奴隸 就如物質性-實體化 現存的模樣.

這結構化下 等如和一體 即我們每個人現存的 守則下 - 型成我們自己 等如是 奴隸|奴隸們 - 以是 奴隸存活著, 在 結構 和這些現存是 體制即這些 法律, 規則 和規定下 奴隸著的奴隸.

我們, 每個人, 等如是 指示者 - 必定要 站-起來 和處在是 作為指示者的責任 並不再接受 和容許我們的 指示 我們創製 和實化出 在並等如是 物質性-實體化 這些我們算式化在 法律, 規則 和規定裏 = 來指示我們(注:怎活).

因此, 在這接受 和容許 放棄了責任 即是分離下 - 我們已放棄了 我們是指示者 指揮我們的指示 的責任 - 任由我們的 指示 指揮我們 - 這已化身成了我們現時-怎存在, 即這物質性 是結構 是這實化體|創製品 成了我們的 指示 即這些 法律, 規則 和規定 在替我們指揮著, 運作, 活動, 和控制著我們 - '當中', 透過我們現存活在分柝離裏 這放棄了 對 我們自己 和對存在裏所有一切即都是我們自己 要負責任 的後果.

當 錢化成了 生命的動力 - 當某些要捱餓 當特定的一少撮人 可以擁有一切 - 為讓某些人可以擁有一切, 其他人必定要捱餓.

當 競生求存 化成了 存在的源因 - 當 生命變成 取決在 求生存裏.

當 進化化成了 生命的追求 - 即使要用 其他人的生命 來換取 亦在所不惜.

當 關係|性 化成了 生命在表現是 欲望裏 - 只透過依頼 和佔有權在嘔噴出 分拆離, 引至欺騙 等如是 秘密 等如是 欲望尋覓著要滿足 自欲望 用犧牲傷及自己 來換取.

當 個人化成了 家庭 和預編寫-機械人 的複製-影卬 設計為一個系統 而功能運作 並為系統生產 和變成 家庭和政府 型成每一個人 趨向要變成的 = 全部徹底一樣.

我們建議:

互等如和一體 等如是 生命 屬並是每個人 的守則, 均等的是 實體化了-的存在 等如是 指示者 和指示 等如和一體 - 這每個人, 均等的 處在-是, '這裏'.

當中每個人, 互等如的 - 負上他們 個自 等如是 指示者的崗位 和責任 是指示 是所有在是這裏 屬並是 互等如和一體 的守則, 互等如和一體 - 當中這 指示者 即各式指示 化成並是 均等如和一體的 - 而這人仕 處在 等如和一體 在結構裏 並且是體制 和指揮, 運作, 表現 和活動在 自己等如是 互等如和一體裏 即全體在和等如是 物質性, 在物質性 等如是 自己 這裏.

因此, 這簡單的一點 即要採取 的行動和身處在-是 - 是 自己-負等如是 生命是 互等如和一體 即所有(存)在這裏 指示者 的責任 - 來處在與我們現時 實化了-的指示 即體制 等如是這物質性-實體化 等如和一體, 現時我們處在 並等如是 分拆離的 結構裏 - 並成為這屬並是 生命-它本身是 全部等如是一體 是互等如 在是這裏 的表現, 運作, 指揮 和活動.

做到這點, 來改變|轉化 我們現時-存著在 各自-奴隸, 被奴隸著在 結構體制 等如是現時 物質性-實體化 和是指示 即這些在結構 等如是這物質性-實體化裏 法律, 規則 和規定 的奴隸 = 轉至自個-表現處在 等如是 生命, 互等如和一體 - 當中每個人都是 '自個' 在他們的表現裏, 然而每個都處在 互等如和合一 等如是全體 等如是 生命.

因此 - 結構 和表現, 運作, 活動 和指揮 化成 互等如和一體 在是這裏 - 如我們是 表現, 運作, 活動 和指揮 化身成|是 生命-它自己 是互等如 和一體, 是全體在是 這裏 = 會從 '物質性 這裏 誕生出 真正 生命'.

因此:

要負上等如是指示者的 位置 - 是與你的指示 即現在它們現正在的 站處在 互等如和一體, 這些 你的指示 你已實化成 並等如是 型態 是結構體制 如它現時-存在的 同時在你自己裏面 和外面. (注: 內外互反顯)

要處在 互等如和合一, 指負上 '責任' - 在察覺出 這現時存有的 我們配置了, 實化了 並以型態 即物質性指示 的結構性-實體化 - 屬是我們自己的 而因此是我們自己.
只有在 負上-責任, 即是與現時的 實體化-指示 即物質性-實體化 即現時它怎存在著 堅站在互等如和一體 - 我們才會給自己 '有能力來作出反應' (ResponseAbility) - 即是以是指示者 是責任 來採取行動 和改變|轉化 我們的指示 這我們(現)任由它代替我們 指揮, 控制, 運作 和為我們 活動.

在從指示裏 分拆離了我們自己 是指示者(身份) 令實體化成 現時的 結構 是現時的 物質性-實體化 和功能運作 - 當中, 因為這分拆離, 我們實化了的 指示 即是這 物質性-實體化 的結構體制 是(獨自) 存在著代替我們在 運作 - 這是我們的責任 作為是指示者 要負起責任 為並我們是指示 即這物質性 現時存在著 和功能運作的 = 這是透過為並我們是指示, 即我們自己 承擔責任 來做到.

我們, 每個人都必需要 '承擔' 責任, 把責任放在 我們自己(身上) 來送一份禮物 給我們自己 - 有這能力來反應 在站在是 指示者 來指揮我們自己 現時-的指示 即是我們自己 即是這物質性-實體化 來改變|轉化 這存在 等如是 我們自己 自在裏面 並等如是一個 包括所有 互等如 是合一 在這 生命 等如是所有 等如是 合一 是互等如 - 的存在裏.

我們一直在等待 指示, 從一個指示者裏 來指示我們怎樣應付這 我們現正存活在 的結構 - 没有察覺出 我們在這結構裏面, 用指示存在著 即我們配置了 和設計成 的我們自己, 放棄了我們是指示者 的責任 對我們自己的指示 放棄了 製成這 破壞毁滅的後果.

我們一直等待著 自己即是這 指示者, 來負上責任 為並屬是我們 實化出這我們身處結構 的指示 而我們這些指示的後果 創製成 破壞毁滅, 就如我們放任 我們的指示代替我們來存在, 代替我們來運作 - 這是 指示者應負起的責任 = 現在無人駕駛, 因為我們, 如每一個人, 都没有 接管這指示者的 位置, 是這指示者會指示, 會活, 會表現, 會運作, 會指揮.

我們一直接受 和容許著自己 透過我們的指示 被控制著, 被指揮著, 被運作, 被動著 因如我們放棄了我們 是指示者的責任 而在我們自己指示 在分柝離裏 - 存活在 法律, 規則 和規定 - 被 競生求存, 欲望, 權力, 進化 透過戰爭, 關係, 性, 宗教, 政府, 教育, 錢 迫使|驅動著 - 用犧牲我們自己, 犧牲其他人 和所有存在的一切.

這個世界 就是我們是什麼, 我們本質是什麼, 我們在那裏(注:定位) 和我們是什麼構造成 = 直接因為我們没有 負上責任 和活 等如是指示者 指示著我們自己 在並進入一個 包括所有互等如是合一 的存在 = 而因此型成一個 是奴隸, 奴困 和奴隸制 的存在, 而不是存活在一個 當所有都是 互等如和合一 在是 '這裏' 的存在, 存活在並等如是 互均等和一體 等如是 生命.

在這裏我們建議 - 每個人負起 是指示者 指示自己 的自己-責任, 在互等如和一體 等如是 生命的 守則裏, 當中每個人 活在並等如是 考慮 全體 互等如是合一.
在每個人都處在 - 這樣, 堅站起來在 並等如是 自己-負責任 要活在 互等如和一體 是生命的守則裏 = 我們可以透過並等如是 每個人處在這點, 承擔起-踏入 他們是指示者 在互等如和一體 是生命裏 的崗位 = 轉化|改變這 等如是我們自己 的存在 進入並等如是一個 存在 - 當全體都是互等如和合一的, 然而個別在他們 真確的 - 自己-表現 等如是 生命-它自己 即全體 是一體 是互等如裏.

當 錢不再是 強迫生命的力量 在強迫我們 進入一種 當某些必定要 飢荒 讓其他可以富足 的存在- 而是我們, 每一個我們自己, 化成等如是 生命的動力 真確的活 是互等如 和一體 在並等如是 全體裏面.

當 競生求存不再是 存在的源因目的 - 而是我們, 自己即每個人 等如是全體一起 互等如是合一 是在當真確的-活 等如是生命 = 在這樣不需要 '源因' 的, 因為我就是這 活在 等如是 生命-它自己 互等如和一體 在是這裏.

當 進化在這世界上 現已化身成 邪惡因全體都在為 '生命'追尋著 界定成等如是 權力 用要 其他(人)的犧牲來換 不再是這樣 - 因為 生命不再會是一項 透過進化的追尋 進化用現時的界定義在 想要得到 '權力' = 因為我們會 確實是 生命在是這裏 等如是我們自己 而全體會是|處在 跟他們自己, 互相 跟所有存在的 即是我們自己 互等如和一體.

當 生命的表現 不再界定義是 關係|性 只製造|增長 分拆離, 秘密 和欺騙 即欲望著 永遠找尋著 要完滿|滿足 用犧牲 傷害自己 和其他人的代價 = 而是自己處在是 生命-的表現 在是這裏 包括並存在是 所有全體 是合一 是互等如 = 當中没有欲望|關係存在 = 而自己是表現 等如是 生命而自己 確實的是 所有在是這裏 互等如 和合一.

當 每個-人 不再透過被 個人化|性格 的界定義是 '我就是什麼' 即現時只是 家庭 和預編寫-機械人 教育為型成一個系統 來為系統生產 的複製|影卬版 = 而是我們活 等如是生命-它自己 不是界定義|標認在 分拆離裏 = 而是每個人 化身成屬並等如是 生命是全體 是合一 是互等如 的表現, 個別的. 這裏 全體存活在是 生命 是所有 是一體 是互等如 在是這裏.

這是我們建議的存在. 我們這樣可以實體化 等如我們自己 在負上 是指示者的 自己-責任裏 在這宣述就 我們會從和屬於自己裏 有什麼會 接受 和容許 在我們自己裏面 和有什麼我們 不接受 和容許 從和是 我們自己裏面, 在互等如和一體 是生命 是一體 是互等如 在是這裏 的守則裏.

承擔責任, 堅站起來 並 '做'這你一直在等待的 指示者.

Sunette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回到 “人们写的文章”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