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醫療? 只有在生活收入保證下才會出現

LeoLin
帖子: 403
注册: 周五 9月 28, 2012 12:12 am

最好的醫療? 只有在生活收入保證下才會出現

帖子LeoLin » 周一 6月 01, 2015 11:06 pm

图片
<圖: 為了減省成本, 我們把診所移到中國. 請拿籌並且買優惠機票求醫!>

轉載自: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2015/04/day-451-1.html
原文: https://eleonoragozzini.wordpress.com/2 ... uaranteed/


我想談談關於美國排名第三的頭號殺手, 醫生失職(Iatrogenic Disease)與我們現時的醫療系統, 以美國作為一個 -壞- 榜樣:

醫生失職經常沒有曝光 - 底特律時報

基於一醫學院的最新報告指出, 每十萬個病人裏面, 估計就有 36宗醫生失職導至死亡的事故, 過去一年, 有 3,534名密歇根市民, 死於醫生失職.

2千零 27宗病人對醫療組織的投訴, 轉介至州政府, 但密歇根州醫療服務局的主席 Tom Lindsay說, 很有可能這些投訴只是冰山一角.


醫生失職 - 紐約時報

紐約時報報導每年在美國, 5%到醫院求診的病人當中, 即大概 180萬人, 在醫院裏受到各種感染. 這些感染被稱為 "iatrogenic" - 意思是 "由醫生 造成的", 或更攏統地被稱為 "由醫療失誤造成".

醫生造成的感染, 在美國每年直接導至 2萬名病人死亡, 跟據聯邦疾控中心(CDC)的資料顯示, 間接導至 7萬名病人死亡. CDC還顯示, 政府每年需要花費 $45億美元, 為應付醫生造成的感染, 或善後.


國際病人安全協會(National Patient Safety Foundation)

一項由非謀利組織國際病人安全協會(NPSF), 所做的最新民意調查顯示, 42%受訪者說他們曾經直接, 或透過朋友/親戚間接受醫生感染所影響.

如果接受訪問的 1千 5百人正確地代表我們廣大市民, 這意味超過 1億美國人曾經試過醫療失誤.

更響起警號的, 根據調查顯示, 每 3宗失誤就有 1宗終身傷害到病人的身体健康.

Leape 醫生是 NPSF 委員會成員之一, 這個組織是由美國醫學協會(AMA), 在今年 6月直接資助以提高醫療的安全.

AMA 主管說, 現在是時候公開讓這些問題曝光, 不應每天活在恒常的恐懼, 擔心任何行政失誤會引發新一輪的醫生失誤的訴訟.

Leape 個人的研究顯示, 每年錄得的醫療失誤, 逹至 3百萬宗, 總損失高逹 $2千億美元.

研究發現, 所有遭遇醫療失誤的病人中, 因為錯誤判症, 和醫治錯誤所導至的佔 40%. 開錯藥的佔 28%.

在醫療過程中疏忽的佔 22%.

一半的過失在醫院裏發生, 22% 在醫生診所裏發生.

"我們擔心偶爾飛機失事墜毀, 但對每年數以千計的病人, 在醫院被殺死卻無動於衷, 這真是一個笑話" Brook 對承認醫療失誤, 到了今天嚴重到響起警號的事實, 是得到眾多醫學界領袖的認同.

關心 - 並非治療 - 就是答案. 藥物, 手術和醫院對慢性病人, 變成越來越危險的地方. 透過改善飲食, 運動和改變生活方式, 有效運用天賦(身体)的自然康復能力, 就是關鍵.

對慢性病人來說, 有效地處理/介入心底的情緒性, 和靈性創傷, 對我們重新改革醫療模範(Paradigm)是最重要的. 以上的數字顯示我們迫切需要對我們的醫療模範, 進行改革.


我想說不是所有醫生都是屠夫來的, 在意大利, 一個坦白後悔的黑手黨成員, 揭發他在一間大學充當 '教授'受了某些家族的賄賂, 給予一些人醫生的証書/資格, 我想那些在人生中連生物課的書也沒有讀過的人, 是不會成為其中最好的醫生的,

但世界上有很多獻身的醫生, 是明白和以 "要救人, 不要害人"為宗旨的 - 醫生們真心的以此為服務大眾的宗旨 - 這將會是我們着手改革現時醫療制度的首要任務, 和找出那些才是真心想為大眾服務的醫生.

很多時候這些醫生, 發現自己周旋於大系統和大企業的壓迫中, 沒能力跟它們對拒, 不能夠逃離廣為接受, 從病人身上搾盡每一仙的利潤模式, 感到被困在和對現時的制度不滿, 但卻沒有能力改變它, 不能夠逃離, 甚至亦因為自身的求生存/為求自保, 不能夠揭露這些事實.

拿同種療法(Homeopathy)作為一個例子, 當中牽涉用的藥物是很便宜的, 很多人都有能力負擔得起, 我一直有閱讀關於印弟安人, 以 Mac Giver(電視片集 - 百戰天龍主角)式來逹到成功治病的效果, 測試簡單的配方, 然後把鎮痛, 交流心得, 驗方/治療的效力提升到最大, 為那些甚至沒錢買傳統西藥(往往最終導至死亡)的人, 製造有效的支援網絡. 所有這些並沒有牽涉到(龐大的)金錢.

然而我們怎樣對付他們? 我們嘲笑他們, 我們稱他們是瘋子, 告訴他們的 '靈丹妙藥'不會有任何作用, 我們發表醫學文章抺黑/詆毀他們的研究, 把他們說成儍瓜, 握殺了我們進一步了解我們的性格(Personalities), 與它們在我們的健康中所扮演什麼角色的機會 - 你知道例如, 某些性格分裂的人, 只有在 '代入(Embodying)'某種特定性格時, 才會對某些食物出現嚴重的過敏反應, 而不是所有性格? 這正正顯示, 我們應該細心重新考慮, 我們現時的醫療處理方式, 我們不正全都是 '多重性格分裂'的人嗎?

我們可以謙虛地承認一次事實, 即是我們對身体怎樣整体運作所知甚少, 我們需要用盡一切現有的幫助, 來解開身体機能整体運作之謎.

參考一下這段在維基百科, 上面對拿同種療法(Homeopathy)故意作的虛假陳述:

儘管事實証明同種療法並沒有實際效果, 被(專家)質疑它的功效, 因為它會鼓勵真正的西藥/藥物, 導至增加病人的痛苦, 被世界衞生組織(WHO)警告用同種療法醫治嚴重疾病如 HIV和瘧疾的人, 人們還是繼續使用同種療法. 儘管缺乏証據証明同種療法的療效, 某些人仍然繼續使用同種療法, 導至同種療法被科學家和醫學協會列入荒唐, 騙子行為, 或偽造的療法.

英國國會下議院的科研與技術委員會表示: "在我們眼中, 透過系統性分析, 和事後綜合分析, 決定性地顯示同種療法產品, 不會比(無效的)安慰劑(Placebo)差不多是一樣的效果. 英國政府亦同意我們對此事實的解讀."


事實上我個人親身試過同種療法, 並且有卓越的效果, 所以我不單並不支持以上, 種種關於低效果的陳述, 我還想指出以上的陳述只証明了, 我們今天一手造成了, 一頭利潤為上的機器, 完全對生命, 或整体所有人的幸福毫不關心.

事實不正在告訴我們, 我們在過去數十年間, 對 HIV的治療, 一直是屢戰屢敗嗎? 那麼! 為什麼我們不會(在文章/傳媒中)或醫生失誤事故 = 美國在 排第三的頭號殺手, 居於 '藥物'下面, 這些都鮮有所聞.

為什麼我們卻找不到, 英女皇, 和她一眾的皇室成員都使用同種療法這些事實/報導 - 她是儍子嗎? 缺乏常識? 她沒有收過上議院傳到她手上, 表明同種療法跟安慰劑差不多 "一樣無效"的紙條嗎? 我們活在一個充滿謎團的世界.

當我閱讀過很多很多關於同種療法的資料, 以更進一步了解它的運作原理時, 我發現了一段很生動的名言, 我想在這裏與你分享一下:

'通常使用同種療法的患者, 都是已經親身試過 "世上所有一切其他西藥/方法都無效". 其中一個導至這個問題的原因, 是因為大眾只要一感到不舒服, 不管病源/原因是什麼, 都一律要求以最短時間解除痛楚, 抗生素造到這個效果, 完全不顧有時候是需要耐性的. 但就如 J.T.Kent教授在他第 909頁的講義中指出'

"...今天對抗療法(Allopaths)造成龐大的傷害, 是因為他們想隠瞞, 所有一切與(真正)身体運作有關的(消息).

"他們對整個人類種族裏的一切, 都感到羞恥: 當事實同種療法歷盡艱辛, 揭露人類種族裏的一切, 並且矯正那些他們隠瞞西藥/藥物(的如輔作用), 並且釋放那些被疾病所困的人. 事實上很多病人不會嘗試同種療法, 因為他們曝露自己(過往)輕率/錯誤的證據浮現, 但同種療法致力於此. 在正確的同種療法下, 身体裏的問題就會浮現, (並且身体能夠隨後自動復原)."


以上就是你的答案, 為什麼同種療法甚至不被列入公正/没有偏見的療法, 甚至沒有考慮它對甚至對今天對抗療法的西藥, 也無法醫好的不治之症, 在醫療個案中有卓越的成就.

要運用同種療法成功康復, 需要收集大量的個人資料, 包括個人對自己的各種關係, 對自己心智的, 對其他人的, 對性行為的, 發過的夢, 食物喜好, 睡眠習性, 需要某程度的自我-誠實, 收集所有資料後, 才能夠找出一種解藥, 因為同種療法是很特定, 真正根據我們種種性格而詳細原型(Archetype), 才能夠使用的 - 而其中某龑問題是很污穢(Nasty)的, 有誰願意表白 '對, 我當時就是這樣'?

所以, 同種療法在現實上的表現, 並沒有如我們在測試環境般成功, 原因就是我們最大的誤解, 我們缺乏自我誠實, 我們缺乏對自己的責任/義務, 已經到了一個我們寧願選擇, 躲藏在自己的面具背後, 也不願獲取醫療支援的機會. 有誰會說 '對我很自私, 善妒, 曾經發過殺人, 或強姦她的夢?' 有誰想承認 '我是這種性格的人' - 即使事實他們就是如此?

附帶一提, 在我閱讀數百種治療法時, 我讀到關於我其中一個客戶的 '性格(分析)', 這是令人驚訝和(令我感到)謙遜(Humbling)的, 這令我發覺我批判她是一個不想 '即時治癒(Snap out of it)', 當事實上我們某些性格真的是我們的病源所在, 病者不再有即時治癒的能力, 因為這些性格都透過經年累月所累積而成的, 因此當我們想批判某人時, 我們應該停止, 並且提醒自己, 我們活在這個存有以多個, 我們現時還未察覺的層面所組成, 無數的病源, 都是我們的生活行為模式所導至 - 這些病幫助我們看到, 我們不是治療邪惡的人類, 而是世世代代的惡行/模式 - 現時已經普遍包含在我們每個人的行為裏面.

為了更能夠掌握怎樣重寫我們的醫療系統, 包括更全面的考慮, 怎樣才是一個 '健康人類'應有功能上的多個層面, 我們需要有自由(和空閒的時間)才能夠做到.

我們可以肯定同種療法, 不是解答所有問題的靈丹, 亦不是所有對抗療法一樣完全毫無價值, 然而在今天個人/大企業利潤為首要宗旨的系統中, 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 那種病人/疾病最適合應用那一種療法, 只有把醫療系統, 改變/回到最初, 以高尚操守, 以 "闗心"為最首要宗旨, 才會出現曙光.

在這改寫/改革當中, 一份生活收入保證金將會是我們最大的朋友, 很多人如果有(人生)選擇的自由, 他們都會作出不一樣的選擇/決定, 只要我們不要挑剔/毁謗, 任何大企業/個人, 不能夠帶給他們豐厚利潤, 像同種療法, 的東西, 那麼我們的生活將會更幸福, 我們能夠把利用各種療法的相互優點, 我們能夠保証我們的醫生, 那些真心為其他人的健康着想的醫生, 有足夠的自由去擴展, 選擇, 揭露什麼藥物/療法是真正無效的, 並且為邁向完善的解決辨法努力, 因為他們的生命/生存機會, 不會受到嚴重的威脅, 這時亦是我們擴展真正關心/照顧其他人開展的機會. 我們需要讓我們的醫生, 從每天拼命競爭求生存的模式, 轉換成讓他們的專業知識, 得到發展的空間, 讓他們有能力把公正/不偏不倚的學習技能, 和對人類的關心, 服務於大眾身上.

如果你一直在尋找改善我們的醫療系統, 請考慮透過生活收入保証計劃, 我們有能力保証每位醫生, 生命/生活/生存都得到保証, 免費的, 我們保証, 我們給自己和每個人一種, 與生俱來, 贈予(Given), 而不像我們今天, 每個人都活在惶恐/掙扎, 或生命是一種需要償還的負債, 或抵押(Bond), 那時候剩下來需要處理的問題細節就會簡單得多, 我們將有機會, 在有生之年內解決世界上種種互相連結的問題, 並且平等地享受得到成果.

加入我們的討論, 分享, 關心的行列, 讓我們重新構想一個, 為你和我全体每個人, 都能夠平等地得到生命(幸福)的新世界.
我們有機會做到的, 這全看我們是否支持生命還是(人類)滅族 - 除此以外, 你與我都沒有其他的選擇.

回到 “生活收入保証(LIG)”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