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在光天化日下的經濟隔離視而不見

LeoLin
帖子: 403
注册: 周五 9月 28, 2012 12:12 am

對在光天化日下的經濟隔離視而不見

帖子LeoLin » 周六 10月 25, 2014 8:52 am

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 ... y-440.html
原文: http://eleonoragozzini.wordpress.com/20 ... ain-sight/


種族隔離(Apartheid)的原意:

1940年: 源自南非 Afrikaans語, 直接意思 '隔離', 荷蘭語 apart '分離' + -heid(等同 -hood, 狀態).



你有發覺我們現在, 正活在一個經濟隔離的年代嗎?

富有的人, 活在一個與 99%平民大眾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這 99%人當中有 2/3人, 活在一個仍然沒有基本衞生設施, 沒有醫保和在貧窮線的邊緣.

所以, 某程度上我們是知道, 我們的世界是被不同的隔離線, 分隔着的, 分為貧窮線, 貧窮線以上, 和骯髒的巨富線.

那天當我幫助我的學生, 溫習 Chaucer的 3個社會階級時, 我好奇在想, 我們怎麼能夠完全忽略了, 事實上, 我們仍然跟一千年前的生活模式完全沒有改變過: 貴族, 聖職者和農奴.

數天前我看了一點關於 'Capitalism, A Love Story' 這套片, 他們在談論大企業怎樣扣除他們 '農奴雇員'的保險, 為了節省上千到上百萬元的開支, 讓大企業可以在他們在生/去世時獲得利潤.

如果大企業獲得個人化的優待, 我們應該把它們放入今天 3個階級中的那一層? 我會把它們放入貴族階級, 凌駕於法律之上, 不, 應該說是, 控制/改寫着我們的法律, 讓自己在任何一個你想象得到的層面上, 都能夠得到利潤, 並且保持社會的現狀, 同時對自己的行為, 無需負上任何責任, 如果我們考慮到在歷史上, 皇帝也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上責任, 修改徵稅和納貢, 整体上皇帝也不能夠太過份, 否則就會面臨對自己革命/開戰的後果, 相對今天的大企業, 這可是一大進步.

我們可以說今天的情況比以前更壞, 特別因為今天的皇帝, 同時擁有/操控傳媒, 所以他們能夠告訴我們怎樣思考, 和對某件事的觀點, 擁護為逹到利潤而不擇一切手段, 這亦令我們在一個充滿濫虐的系統內, 成為一個稱職的奴隸.


我們可以從新聞中, 看到我們俗麗(Blatant)的忽視(Unawareness), 以下是節錄自今天的新聞紙:

在英國南倫敦一群住客, 批評大厦的出入口隔離政策, 其中一度門是為富有人而設, 另一度門是為租客而設的.

倫敦市長 Boris Johnson最近面對群眾壓力, 要求廢除在上流公寓的 '窮人門', 強迫低收入人仕, 使用不同的入口.

但在倫敦的發展商, 保證有錢的租客, 他們不需要與其他, 稱為 '可負擔房屋'計劃的其他租戶, 分享他們的花園, 大堂入口, 或保安車位.

問題源自, 這些規則, 是想制止居住區, 從巨富區, 變成貧民區.

當批準計劃時, 發展商經常被告知, 需要預留某個數目的樓層, 作可負擔房屋.

外觀上看, 很多時候都分不清, 那些是基本, 或為迎合超級巨富的高級房屋.

但在裏面, 較窮的住客被迫用其他的門進出, 和使用特定的單車泊位, 倉庫和郵箱.

勞工房屋的影子主管 Emma Reynolds 對 MailOnline記者說: '我強烈反對這些隔離政策. 住在可負擔房屋的人仕, 不應該用特定的門'.


資料原文: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 ... z39MvN3BcO

所以我今天在奇怪為什麼, 人們會對這則新聞感到憤怒? 為什麼我們不能夠宏觀地看這個問題?
如果我們活在一個金錢主宰誰有權住在那裏, 主宰誰有權吃, 飲水, 誰有權接取, 誰有權為自己和他們的孩子, 支付什麼階級的醫療, 那一個國家的護照更值錢, 我們限制旅遊條件, 恐防其他人會越過邊境, 追尋更好的生活 - 那麼為什麼我們對富有人和窮人, 在上流公寓裏, 分別用不同的門出入而感到驚訝?

現今世界上不正是充滿不同的門, 根據一個人擁有的金錢, 來開啓/接取地球上資源, 和無憂無慮地能夠照顧自己和家人嗎?

我的想法是, 我們公開這些文章, 目的是為了繼續我們的認知性不一致(Cognitive Dissonance), 如果我們因為在上流公寓的分門階級出入而憤怒, 我們或許就會忽略, 身邊所有其他因為我們沒有錢, 而不能夠接取/被鎖着的門, 我們並不自由, 我們並非活在一個互相支援對方, 只是一個世界, 我們是這個世界的農奴, 活在另類的農奴生活.

我們當中擁有一個家和電腦, 現時在家中用來寫博文, 揭露這一切真相的 - 是農奴階級的最上層, 但沒有脫離農奴的階級, 因為我們的生命, 取決於這個把我們鎖在一個依賴系統裏, 金錢, 當我們的生命和所有一切, 它都能夠令你得到更愉快的体驗, 視乎你能夠從別人手上搶奪, 偷, 騙過來的金錢數量, 迷失在與我們面對着相同的難題 - 我們怎樣脫離這個困境?

首先我們要擴闊我們的視野, 觀察我們過往接受和容許自己, 在各層面被互相奴役, 並且與其他人分離, 我們把精力投放在, 令這個世界變成冷漠和封閉是無比巨大的, 我們被性別, 種族, 語言, 國籍, 口味, 擁護的球隊, 宗教, 文化, 欲望和信念系統 - 這些大部份都不是我們自願參與的, 像 '自然地就出現了', 就像我們出生在某一個家庭時, 就開始與別人競爭一樣. 這並不代表我們不能夠消除這些心理上的分離, 並且為共同的目標而團結一起.

當然這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們投放了大量的能量在我們的忠貞(Allegiance)上, 我們當中有很多人是, 所以這會需要一些精神和時間, 有意識地把我們過往對分離的支持, 概念, 逐步撤離, 轉移投放在建立一個, 我們每個人都能夠受惠的解決辨法.

我們有一個建議, 我們從給地球上每個人一項保證的生活, 一個有尊嚴的生活, 我們會共同遵守這項生活的守則, 純綷因為每個在地球出生的人, 都不應需要賺取他/她的生命, 應該與生俱來就得到支援的 - 如果你同意賺取你的生命, 並不是每個人在這個世界裏應該參與的遊戲.

當然這亦需要我們解決, 我們對身邊一切的認知性不一致這個問題 - 我們必需明白我們現時, 全都是一個奴隸, 對, 如果我們需要付出/給某人, 自己某些勞力/時間/身体器官來確保我們能夠繼續生存, 我們就是被控制着的奴隸. 但我們是在完全無知的狀態下, 被控制着, 事實上我們接受這種從出生, 到死時的奴隸狀態, 令我們與那些預謀, 設計出現時只讓一少撮人得益的幕後策劃者, 同樣有罪.

要停止我們現時的奴役, 我們需要設計建立另一種世界的建議, 我們已經寫好了這樣的建議書, 稱為生活收入保証計劃, 已經有足夠的金錢給予每個人, 我們需要放棄我們的軍事投資 - 這是其中一種資金來源 - 和其他我們過往支持, 像白癡般(Idiotic) '傳統解決衝突'的方法, 並且把死的金錢, 轉化為活/流動/生命的金錢 - 給所有人都注入生命動力.

如果你開始從怪誕(Weirdness)上流公寓階級分門出入是令人憤慨, 在現今我們一切都被金錢控制的世界, 每個人都被控制/困在特定的箱子裏, 並且開始尋找解決方法, 請加入我們的論壇, 散播新的思維, 集中在我們的目標上, 忘記我們每天蓄意容許的分散注意力的事物上, 透過 1+1 我們能夠團結一起, 成為一股推動帶出一個新世界秩序, 不是那個預編程的秩序, 是一個平等包括所有每部份, 每個人都平等地獲得生命, 和無條件的支援, 請加入我們的行列.

回到 “生活收入保証(LIG)”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