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的念头如此邪恶?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为什么我的念头如此邪恶?

帖子吴 畏 » 周六 6月 30, 2012 11:06 am

为什么我的念头如此邪恶?

英文视频下载链接:http://weiwuhere.no-ip.org/Desteni/2012-06/2012%20Why%20are%20my%20Thoughts%20so%20EVIL.flv
中文译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4qe0.html
作者:姗奈特•斯柏丝(Sunette Spies)
译者:吴畏



大家好,在这个视频访谈中我们将会讲解一个问题和看法。这个问题是——“我有许多念头。它们非常杂乱和邪恶。我要如何/做什么来停止它们?”

我们首先看看关于“有许多念头”这第一点。要知道,我们一直以来都存在于我们的显意识心智的念头占据之中,我们整个一生都如此。但是,我们没有看到、认识或懂得,从来都没有真正懂得的是,显意识心智的念头事实上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是来自我们的潜意识心智和无意识心智。

因此,我们在显意识心智中体验到的念头实质上是我们人格系统和身体行为生活模式与习惯的一些微小“碎片”或“片断”,它们在一些时刻被激活——例如,当我们以所有生理感官参与于我们的物质世界和现实之中时,视觉性地激活念头。因此,我们整个心智意识系统所做的是,它将其自身如此深入地融合进了人类物质身体之中,以致我们没有真正地物质性地生活并且真正地在这个物质世界中只体验我们的物质人类身体,这是从如下角度看的——我们根本就没有有意识地觉察事实上真正显现在我们人类物质身体中的过程,我们根本没有事实上觉察例如水泥、草木、空气、云彩的临在、实质和表达。我是说,无论是我们的物质环境中的什么事物,我们虽然可以看到它们,但我们却并没有在事实上平等如一地觉察它们。而这是由于心智意识系统显现在了我们的身体中,而我们存在于我们的身体中和这个物质世界中,然而我们却并没有在事实上活在其中。我们存在和生活于其中的地方是我们的心智,我们在每一个时刻都被我们显意识心智的念头一直占据。我是说,在一些非常罕见的时刻,我们才觉察我们的呼吸或内心的宁静,可是即使是在这些罕见的时刻,我们甚至都没有认识到我们的内心是平静的,我们真正在这里,呼吸着,与我们的身体同在——因为支配我们的一直以来都是心智,尤其是显意识心智的念头。

就显意识心智念头是我们的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的“片断”和“碎片”而言,我们很少有人,我是说,人类的大多数都根本没有,觉察到在潜意识和无意识中究竟在发生些什么,因为我们的全部觉察都只是在我们的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的片断和碎片中,也就是我们的显意识心智中。这就是为什么,例如,在你的显意识心智中,你的念头会看起来非常“杂乱”。就好像它们在不同时间框架间跳跃,或在不同情境间跳跃,“你思考这个,然后思考那个”,“你的念头跑到这里,然后又跑到那里”,“来自你小时候的念头冒出来了,而你无法记得你甚至都忘记了这个经历或记忆”,然后你的内心对话/暗聊开始出现,而你开始与你自己交谈。我是说,如果你变得觉察,如果你真的觉察你的显意识心智,也就是说你开始认识到我们在多大程度上真正地事实上在思考/参与念头,你就会注意到你的显意识心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领域”——就好像“你似乎永远也无法从中找到出路”。由于心智意识系统融合进了人类物质身体之中如此之深,因此你要理解:你真正事实上起初在现实世界中参与的地方,是从你的“物质人类身体与心智意识系统的连接处”——也就是说是从你的无意识心智开始的,由此你的心智会激活你的潜意识心智人格,然后从你的潜意识心智人格会激活你的显意识心智念头。

我们来举个例子,例如说你正在沿路前行,当你从视觉感官方面参与现实世界时,要理解:你并非在视觉上真正地事实上在看物质世界。你所看到的是你通过心智之眼看到的——你对你正在物质性的视觉上看到的事物,附有定义、知识、信息、经历、反应和记忆。因此,从你的视觉输入以及你的生理感官输入,例如说你体验到微风拂过,或者你听到树叶落到地上哗哗作响,或者你听到汽车的声音——无论你的生理感官在融合什么,它们都以某种方式与你的无意识和潜意识心智连接起来了,而这会在你的显意识心智中引出各种各样的记忆、念头、思考模式、幻觉和对话。这就是为什么你的心智如此快速迅捷地从这里跳到那里,回溯时间,前移时间,还有平行运动(笑),反转,思考“这个人,那个人”——可以说,我们的显意识心智可以变得多么繁忙简直是疯狂的,如果我们如此接受和允许的话。

那么这就是关于你的显意识心智为何以及如何看起来如此杂乱和繁忙的背景。这只是因为当你亲身实际参与时,你的无意识心智在融合和接收所有的视觉信息和物理信息,并将其连接到你里面整个人生中来自过去的记忆、经历、人、互动和反应上。而每个人甚至都无法回想起从你出生到这个世界上时你从童年起就对物质世界所做出的每一个微小反应的具体细节。而所有这些信息,从你的童年时代起,就存储在你的无意识心智里。这就是为什么,例如当你还是小孩时,你听到一声狗叫,你根本无法理解这声音,但你的父母,例如你的母亲,突然做出恐惧反应,而你可以从视觉上实际看到在狗叫时你母亲眼神中的恐惧。那时你是在将那个时刻你母亲的恐惧和狗叫的声音铭印进了你的无意识当中。现在当你长大时,你对特定种类的狗突然产生巨大的恐惧。但这只是一个自动恐惧,而你却根本不记得这恐惧在你小时候实际真正物质性地铭印进了你里面的什么地方。因此你会走过你的人生,例如当你听到一声狗叫时,由于铭印在你里面的你母亲的眼神和恐惧,因此你就会自动做出恐惧反应,而当你做出恐惧反应时,你的心智会开始激活无意识和潜意识中所有你曾经在人生中经历过的与恐惧相关的记忆。如果所有这一切开始在你的无意识和潜意识心智中激活,你的心智可以将你带往各种各样的方向、遐想、恐惧和焦虑——实质上可以出现一整场风暴。

关于念头邪恶这一点,要理解这与以下方面有非常大的关系:一个人在一生中如何对其整个心智意识系统进行了编程,例如关于“邪恶”这个词语,关于邪恶的存在,关于自己如何在一生中定义了或体验到邪恶。并且,我是说,我们一生中全都有过“邪恶的念头”,没有一个人在一生当中没有过一个邪恶念头。这正是由于心智意识系统的本性——通过“适者生存”竞争来保护和防卫其生存和存在。而在竞争中,你总是得确保你是优越的,你是胜者,“你比别人先成功”。而在这竞争、适者生存、保护和防卫你作为能量作为心智的领域和存在中,你的心智为了生存会不惜一切代价,因此会在我们的心智中会构想出最邪恶的念头,以试图贬损、击溃、责怪、合理化或辩解自己与他人的关系,使他人不如自己,使自己在内心中感到优越,然后创造出自己比他人更多、更好、更优越的幻觉。这只是邪恶的一方面内容。

嗯,然后当然,至于与自己相关的邪恶念头,即认为自己是邪恶的、坏的或罪恶的——如果我们看一看邪恶就其在这个世界上是被如何定义的广泛程度而言,我们会发现一件奇妙的事:邪恶更多地变成了就宗教、社会规则、规范、价值和条例方面而言的邪恶,然而我们甚至都未实际看到、认识和懂得:在我们的心智与我们的物质身体的关系中,我们对我们自己的物质身体所施加的邪恶;在我们接受和允许的世界金钱系统中,在生命、动物、自然和地球的不可计数的苦难、疼痛、虐待和误用中,我们对整个物质世界所施加的邪恶。然而在这个世界中所宣传的邪恶,尤其是宗教和道德方面的邪恶,仅仅是用于占据思想,使人类不去认识到:在我们抛弃对我们自己和整个存在的责任之中,我们自己本身事实上恰恰正是在接受和允许这个世界继续如此存在下去的邪恶。

因此,为了在显意识心智方面协助和支持你自己,需要注意的是,正如我已经解释了的,由于显意识心智仅仅是你的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的“碎片”或“片断”,它在当你实际参与现实世界中时被激活,因此试图仅仅为这些在你的显意识心智中出现的随意念头寻找一个解决办法,是无法协助和支持你自己进入到这些念头的真正核心、源头或起源处的。我是说,你可以停止参与显意识心智念头,试图宽恕它们,无视它们,对它们感到愤怒,批判它们,责怪它们,将它们当成是针对你的(笑)——无论你与你的显意识心智念头形成了怎样的关系,但这些全都行不通,它们只会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反复出现,因为你没有看到、认识和懂得它们来自你的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

因此,就在你的显意识心智念头方面如何协助和支持你自己而言,当你参与现实世界中时,你可以做的是不参与它们,即不给它们能量。这是指:例如说,你给予你的显意识心智念头关注,则这关注是在给予它们能量,因为你,作为存在于心智和身体中的存有,是在抽取物质心智能量来给予那些念头关注即能量,进而给予那些念头力量,而不是在此处与你的物质人类身体一起呼吸。因此,协助和支持你自己练习这个过程,而不是将力量给予你的心智,使你的显意识心智/念头/能量继续在你的显意识心智中运动,当它们继续运动而你给予你的显意识心智能量时,它还在给予你的潜意识心智能量,给予你的无意识心智能量。因此你越是继续参与你的显意识心智念头,你实质上越是仅仅在持续喂养整个心智。因此为了停止那种参与,你将你的关注参与和转移到呼吸上来。一旦你发现你在参与你的显意识心智念头,例如,它们好像在到处跑/非常杂乱/到处都是,你就做一次呼吸,一次非常深沉的呼吸,吸入,呼出,然后只是呼吸,专注在你的呼吸上,并使你自己在身体参与的实际事务方面保持忙碌。这是指:你可以用写作、自我宽恕、或者你在日常生活中身体参与的无论什么实际责任或任务来协助和支持你自己,因为实际身体参与会在停止参与显意识心智念头这个过程中协助和支持你,如此使你可以真正在这里在与你的物质身体平等如一之中开始运动,并更加觉察你的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中发生的事情。因为只要你仍然被困在你的显意识心智中,你就无法看到你的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因此,你越是从你的显意识心智思想占据,运动到物质身体平等如一之中,你就越来越穿过心智的各种层次,进入到能够更清楚地看到你的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进而能够在写作和自我宽恕中协助和支持你自己写出所有那些当你在物质世界中实际互动时在你里面显现和出现的念头、内心对话和反应。我是说,你——这个进程实质上是要到达这样一点:你在这里,真正地事实上在呼吸,你实际地物质性地觉察你的物质身体的临在、存在、显现和表达,当你看到或遇到另一个人时,你真正看到他们整个人,而不是在这个物质世界中基于反应、基于你自己心智之中的记忆与人们互动,因为那些反应和记忆的出现只是为了使你参与你的显意识心智,给予它关注,因此你给予你的显意识心智越多关注即能量,就有越多能量被传输到你的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中,而在这一个关注行动之中你就仅仅是在作为你的心智的一个充电器、一种燃料。实质上这就是人类成为的全部。因此,在你的人生中,就“你是谁”而言,你实际上只是在做一件事——给予你的显意识心智念头关注即能量。你的心智意识系统为你包办了所有其它事情——你的念头自动出现,你的内心对话自动出现,你的反应、你的身体行为——一切都是在自动发生。你,作为存有,所做的一切仅仅是在给予你的显意识心智关注。

因此关于停止给予心智力量这一点,你越是停止参与你的显意识心智,运动你自己,将你的力量收回到你自己这里,回到物质身体,你的主导原则,作为呼吸,你越是开始专注和练习你的呼吸,你就越来越走出仅仅作为显意识心智思想占据觉察,你就会越来越看到你真正地事实上需要处理和完成而为之承担起责任的心智。因为,要记住,正如我们已经在这个过程上解释过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是作为我们与我们自己分离了的我们自己的那些部分和碎片而存在。这就好像我们从自己这里把我们自己的一些部分撕裂下来并将其创造成了一个系统,对它说:“好吧,系统,这是我的一部分,你做这个,这样做。这是我的另一部分,你把那个清理出来。你控制这个,还有那个。”因此我们实际上将我们的力量交给了系统,交给了心智,它们忙于替我们存在和行事。所以我们需要达到这样一种状况——我们可以开始在我们的物质身体中,活出我们自己,为我们自己而活。 而这个过程开始于协助和支持自己不在显意识心智中给予心智关注即力量,将你的觉察移到物质身体中的呼吸上,以使得你在这个过程中可以看到心智的更多方面,看到更多你是如何将你自己与你自己分离开的,并在这之中行走写作、自我宽恕和自我改正应用的过程,这样你可以停止将你自己分离成系统,并将分离成的系统转变成为在此处平等如一的活着的言语,这样你可以真正地事实上活在物质身体中,而不是让心智自动替你存在。你知道仅仅在显意识心智中就已经有多么杂乱了。所以,为了停止这杂乱,停止自动在你里面冒出来的东西,找出这一切真正地事实上是来自哪里以及它们为什么存在于你里面,第一步是要进入到物质身体呼吸中,然后开始写作、自我宽恕和自我改正应用的过程。在你的结构化的写作和自我宽恕过程中,你将能够找到和行走那些深入到你的过去的时间线,看到你究竟是如何以及为何创造了你如今在你的心智中作为你的心智而体验你自己的方式。

好的,所以这个访谈就是对以下这些方面给出看法:显意识心智的杂乱,它为何如此杂乱,以及如何协助和支持你自己——仅仅就是不参与,应用呼吸,并在这个过程中写作和自我宽恕——例如,写那些对你自己、你的生活和你是什么人真正起到很大冲击和影响的你生活中的人、过去经历或事件。首先你为你自己将其写出来,以便你可以得到关于那一点或那个人你曾经是什么人的背景和细节,然后你据此写自我宽恕——看到你究竟是如何以及为何以当时那种方式做出了反应,你为何以当时那种方式体验你自己,你为何将你自己当成了受害者,你为何妥协了你自己,你为何虐待了你自己。在你的心智中出现的指向那个人或那个场景的所有一切,这是你必须用自我宽恕走过的过程。因为通过走过自我宽恕,你是在承担起责任,实质上在自我宽恕中你是在做出一个声明,说:“我认识到在我作为心智的这一点中,我将我自己分离了,我将我自己的一部分交出了并将其显现成了一个替我存在的系统。我现在认识到了这样做的后果,我现在通过为它即我承担起责任,将已经变成了一个系统的这部分我自己归还给我自己。” 在这承担责任中,你就写自我宽恕。由此随着你在平等如一中作为责任与你的心智意识系统行走这个过程,你就会在写自我宽恕过程中看到这些点会如何“打开”。随着你走出来并看到你都接受和允许了什么,你做出表明你将会如何协助和支持你自己来改变你自己的承诺声明,然后真正实际地身体力行之。

好的,那么这就是进程的简要概括。我们强烈建议购买“精英的自我觉察步骤” 系列视频访谈。在这些视频访谈中,我们非常具体地带领你走过显意识、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教你如何写作,如何应用自我宽恕,什么是自我改正应用。所以,这些视频访谈是一种生命投资,它将会具体地铺设你需要行走的进程。并且还有“Desteni我进程”课程——我们强烈推荐你协助和支持自己行走“Desteni我进程”,它引导你走过一个从显意识到潜意识进入无意识心智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个伙伴带你同行,带你走过这些课程、步骤、过程,带你走过你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如果你在你的自我诚实之中(考察),在你自己和你的生活中真的没有任何钱,那么你还有一个写博客申请资助的过程可用,你可以……通过写博客申请资助。你致力于写博客就可以相应地得到课程资助。如果你显然真地致力于你自己和你的进程,那么大门/机会就在这里等着你呢。你只需要将其打开。谢谢。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为什么我的念头如此邪恶?

帖子吴 畏 » 周日 7月 01, 2012 9:57 am

為什麼我的念頭如此邪惡?

英文視頻下載連結:http://weiwuhere.no-ip.org/Desteni/2012-06/2012%20Why%20are%20my%20Thoughts%20so%20EVIL.flv
中文譯文連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4qe0.html
作者:姍奈特•斯柏絲(Sunette Spies)
譯者:吳畏



大家好,在這個視頻訪談中我們將會講解一個問題和看法。這個問題是——“我有許多念頭。它們非常雜亂和邪惡。我要如何/做什麼來停止它們?”

我們首先看看關於“有許多念頭”這第一點。要知道,我們一直以來都存在於我們的顯意識心智的念頭佔據之中,我們整個一生都如此。但是,我們沒有看到、認識或懂得,從來都沒有真正懂得的是,顯意識心智的念頭事實上究竟是從哪裡來的?——是來自我們的潛意識心智和無意識心智。

因此,我們在顯意識心智中體驗到的念頭實質上是我們人格系統和身體行為生活模式與習慣的一些微小“碎片”或“片斷”,它們在一些時刻被啟動——例如,當我們以所有生理感官參與於我們的物質世界和現實之中時,視覺性地啟動念頭。因此,我們整個心智意識系統所做的是,它將其自身如此深入地融合進了人類物質身體之中,以致我們沒有真正地物質性地生活並且真正地在這個物質世界中只體驗我們的物質人類身體,這是從如下角度看的——我們根本就沒有有意識地覺察事實上真正顯現在我們人類物質身體中的過程,我們根本沒有事實上覺察例如水泥、草木、空氣、雲彩的臨在、實質和表達。我是說,無論是我們的物質環境中的什麼事物,我們雖然可以看到它們,但我們卻並沒有在事實上平等如一地覺察它們。而這是由於心智意識系統顯現在了我們的身體中,而我們存在於我們的身體中和這個物質世界中,然而我們卻並沒有在事實上活在其中。我們存在和生活於其中的地方是我們的心智,我們在每一個時刻都被我們顯意識心智的念頭一直佔據。我是說,在一些非常罕見的時刻,我們才覺察我們的呼吸或內心的寧靜,可是即使是在這些罕見的時刻,我們甚至都沒有認識到我們的內心是平靜的,我們真正在這裡,呼吸著,與我們的身體同在——因為支配我們的一直以來都是心智,尤其是顯意識心智的念頭。

就顯意識心智念頭是我們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的“片斷”和“碎片”而言,我們很少有人,我是說,人類的大多數都根本沒有,覺察到在潛意識和無意識中究竟在發生些什麼,因為我們的全部覺察都只是在我們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的片斷和碎片中,也就是我們的顯意識心智中。這就是為什麼,例如,在你的顯意識心智中,你的念頭會看起來非常“雜亂”。就好像它們在不同時間框架間跳躍,或在不同情境間跳躍,“你思考這個,然後思考那個”,“你的念頭跑到這裡,然後又跑到那裡”,“來自你小時候的念頭冒出來了,而你無法記得你甚至都忘記了這個經歷或記憶”,然後你的內心對話/暗聊開始出現,而你開始與你自己交談。我是說,如果你變得覺察,如果你真的覺察你的顯意識心智,也就是說你開始認識到我們在多大程度上真正地事實上在思考/參與念頭,你就會注意到你的顯意識心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領域”——就好像“你似乎永遠也無法從中找到出路”。由於心智意識系統融合進了人類物質身體之中如此之深,因此你要理解:你真正事實上起初在現實世界中參與的地方,是從你的“物質人類身體與心智意識系統的連接處”——也就是說是從你的無意識心智開始的,由此你的心智會啟動你的潛意識心智人格,然後從你的潛意識心智人格會啟動你的顯意識心智念頭。

我們來舉個例子,例如說你正在沿路前行,當你從視覺感官方面參與現實世界時,要理解:你並非在視覺上真正地事實上在看物質世界。你所看到的是你通過心智之眼看到的——你對你正在物質性的視覺上看到的事物,附有定義、知識、資訊、經歷、反應和記憶。因此,從你的視覺輸入以及你的生理感官輸入,例如說你體驗到微風拂過,或者你聽到樹葉落到地上嘩嘩作響,或者你聽到汽車的聲音——無論你的生理感官在融合什麼,它們都以某種方式與你的無意識和潛意識心智連接起來了,而這會在你的顯意識心智中引出各種各樣的記憶、念頭、思考模式、幻覺和對話。這就是為什麼你的心智如此快速迅捷地從這裡跳到那裡,回溯時間,前移時間,還有平行運動(笑),反轉,思考“這個人,那個人”——可以說,我們的顯意識心智可以變得多麼繁忙簡直是瘋狂的,如果我們如此接受和允許的話。

那麼這就是關於你的顯意識心智為何以及如何看起來如此雜亂和繁忙的背景。這只是因為當你親身實際參與時,你的無意識心智在融合和接收所有的視覺資訊和物理資訊,並將其連接到你裡面整個人生中來自過去的記憶、經歷、人、互動和反應上。而每個人甚至都無法回想起從你出生到這個世界上時你從童年起就對物質世界所做出的每一個微小反應的具體細節。而所有這些資訊,從你的童年時代起,就存儲在你的無意識心智裡。這就是為什麼,例如當你還是小孩時,你聽到一聲狗叫,你根本無法理解這聲音,但你的父母,例如你的母親,突然做出恐懼反應,而你可以從視覺上實際看到在狗叫時你母親眼神中的恐懼。那時你是在將那個時刻你母親的恐懼和狗叫的聲音銘印進了你的無意識當中。現在當你長大時,你對特定種類的狗突然產生巨大的恐懼。但這只是一個自動恐懼,而你卻根本不記得這恐懼在你小時候實際真正物質性地銘印進了你裡面的什麼地方。因此你會走過你的人生,例如當你聽到一聲狗叫時,由於銘印在你裡面的你母親的眼神和恐懼,因此你就會自動做出恐懼反應,而當你做出恐懼反應時,你的心智會開始啟動無意識和潛意識中所有你曾經在人生中經歷過的與恐懼相關的記憶。如果所有這一切開始在你的無意識和潛意識心智中啟動,你的心智可以將你帶往各種各樣的方向、遐想、恐懼和焦慮——實質上可以出現一整場風暴。

關於念頭邪惡這一點,要理解這與以下方面有非常大的關係:一個人在一生中如何對其整個心智意識系統進行了程式設計,例如關於“邪惡”這個詞語,關於邪惡的存在,關於自己如何在一生中定義了或體驗到邪惡。並且,我是說,我們一生中全都有過“邪惡的念頭”,沒有一個人在一生當中沒有過一個邪惡念頭。這正是由於心智意識系統的本性——通過“適者生存”競爭來保護和防衛其生存和存在。而在競爭中,你總是得確保你是優越的,你是勝者,“你比別人先成功”。而在這競爭、適者生存、保護和防衛你作為能量作為心智的領域和存在中,你的心智為了生存會不惜一切代價,因此會在我們的心智中會構想出最邪惡的念頭,以試圖貶損、擊潰、責怪、合理化或辯解自己與他人的關係,使他人不如自己,使自己在內心中感到優越,然後創造出自己比他人更多、更好、更優越的幻覺。這只是邪惡的一方面內容。

嗯,然後當然,至於與自己相關的邪惡念頭,即認為自己是邪惡的、壞的或罪惡的——如果我們看一看邪惡就其在這個世界上是被如何定義的廣泛程度而言,我們會發現一件奇妙的事:邪惡更多地變成了就宗教、社會規則、規範、價值和條例方面而言的邪惡,然而我們甚至都未實際看到、認識和懂得:在我們的心智與我們的物質身體的關係中,我們對我們自己的物質身體所施加的邪惡;在我們接受和允許的世界金錢系統中,在生命、動物、自然和地球的不可計數的苦難、疼痛、虐待和誤用中,我們對整個物質世界所施加的邪惡。然而在這個世界中所宣傳的邪惡,尤其是宗教和道德方面的邪惡,僅僅是用於佔據思想,使人類不去認識到:在我們拋棄對我們自己和整個存在的責任之中,我們自己本身事實上恰恰正是在接受和允許這個世界繼續如此存在下去的邪惡。

因此,為了在顯意識心智方面協助和支援你自己,需要注意的是,正如我已經解釋了的,由於顯意識心智僅僅是你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的“碎片”或“片斷”,它在當你實際參與現實世界中時被啟動,因此試圖僅僅為這些在你的顯意識心智中出現的隨意念頭尋找一個解決辦法,是無法協助和支持你自己進入到這些念頭的真正核心、源頭或起源處的。我是說,你可以停止參與顯意識心智念頭,試圖寬恕它們,無視它們,對它們感到憤怒,批判它們,責怪它們,將它們當成是針對你的(笑)——無論你與你的顯意識心智念頭形成了怎樣的關係,但這些全都行不通,它們只會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反復出現,因為你沒有看到、認識和懂得它們來自你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

因此,就在你的顯意識心智念頭方面如何協助和支持你自己而言,當你參與現實世界中時,你可以做的是不參與它們,即不給它們能量。這是指:例如說,你給予你的顯意識心智念頭關注,則這關注是在給予它們能量,因為你,作為存在于心智和身體中的存有,是在抽取物質心智慧量來給予那些念頭關注即能量,進而給予那些念頭力量,而不是在此處與你的物質人類身體一起呼吸。因此,協助和支持你自己練習這個過程,而不是將力量給予你的心智,使你的顯意識心智/念頭/能量繼續在你的顯意識心智中運動,當它們繼續運動而你給予你的顯意識心智慧量時,它還在給予你的潛意識心智能量,給予你的無意識心智能量。因此你越是繼續參與你的顯意識心智念頭,你實質上越是僅僅在持續餵養整個心智。因此為了停止那種參與,你將你的關注參與和轉移到呼吸上來。一旦你發現你在參與你的顯意識心智念頭,例如,它們好像在到處跑/非常雜亂/到處都是,你就做一次呼吸,一次非常深沉的呼吸,吸入,呼出,然後只是呼吸,專注在你的呼吸上,並使你自己在身體參與的實際事務方面保持忙碌。這是指:你可以用寫作、自我寬恕、或者你在日常生活中身體參與的無論什麼實際責任或任務來協助和支持你自己,因為實際身體參與會在停止參與顯意識心智念頭這個過程中協助和支持你,如此使你可以真正在這裡在與你的物質身體平等如一之中開始運動,並更加覺察你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中發生的事情。因為只要你仍然被困在你的顯意識心智中,你就無法看到你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因此,你越是從你的顯意識心智思想佔據,運動到物質身體平等如一之中,你就越來越穿過心智的各種層次,進入到能夠更清楚地看到你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進而能夠在寫作和自我寬恕中協助和支持你自己寫出所有那些當你在物質世界中實際互動時在你裡面顯現和出現的念頭、內心對話和反應。我是說,你——這個進程實質上是要到達這樣一點:你在這裡,真正地事實上在呼吸,你實際地物質性地覺察你的物質身體的臨在、存在、顯現和表達,當你看到或遇到另一個人時,你真正看到他們整個人,而不是在這個物質世界中基於反應、基於你自己心智之中的記憶與人們互動,因為那些反應和記憶的出現只是為了使你參與你的顯意識心智,給予它關注,因此你給予你的顯意識心智越多關注即能量,就有越多能量被傳輸到你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中,而在這一個關注行動之中你就僅僅是在作為你的心智的一個充電器、一種燃料。實質上這就是人類成為的全部。因此,在你的人生中,就“你是誰”而言,你實際上只是在做一件事——給予你的顯意識心智念頭關注即能量。你的心智意識系統為你包辦了所有其它事情——你的念頭自動出現,你的內心對話自動出現,你的反應、你的身體行為——一切都是在自動發生。你,作為存有,所做的一切僅僅是在給予你的顯意識心智關注。

因此關於停止給予心智力量這一點,你越是停止參與你的顯意識心智,運動你自己,將你的力量收回到你自己這裡,回到物質身體,你的主導原則,作為呼吸,你越是開始專注和練習你的呼吸,你就越來越走出僅僅作為顯意識心智思想佔據覺察,你就會越來越看到你真正地事實上需要處理和完成而為之承擔起責任的心智。因為,要記住,正如我們已經在這個過程上解釋過的,整個心智意識系統是作為我們與我們自己分離了的我們自己的那些部分和碎片而存在。這就好像我們從自己這裡把我們自己的一些部分撕裂下來並將其創造成了一個系統,對它說:“好吧,系統,這是我的一部分,你做這個,這樣做。這是我的另一部分,你把那個清理出來。你控制這個,還有那個。”因此我們實際上將我們的力量交給了系統,交給了心智,它們忙於替我們存在和行事。所以我們需要達到這樣一種狀況——我們可以開始在我們的物質身體中,活出我們自己,為我們自己而活。 而這個過程開始於協助和支持自己不在顯意識心智中給予心智關注即力量,將你的覺察移到物質身體中的呼吸上,以使得你在這個過程中可以看到心智的更多方面,看到更多你是如何將你自己與你自己分離開的,並在這之中行走寫作、自我寬恕和自我改正應用的過程,這樣你可以停止將你自己分離成系統,並將分離成的系統轉變成為在此處平等如一的活著的言語,這樣你可以真正地事實上活在物質身體中,而不是讓心智自動替你存在。你知道僅僅在顯意識心智中就已經有多麼雜亂了。所以,為了停止這雜亂,停止自動在你裡面冒出來的東西,找出這一切真正地事實上是來自哪裡以及它們為什麼存在於你裡面,第一步是要進入到物質身體呼吸中,然後開始寫作、自我寬恕和自我改正應用的過程。在你的結構化的寫作和自我寬恕過程中,你將能夠找到和行走那些深入到你的過去的時間線,看到你究竟是如何以及為何創造了你如今在你的心智中作為你的心智而體驗你自己的方式。

好的,所以這個訪談就是對以下這些方面給出看法:顯意識心智的雜亂,它為何如此雜亂,以及如何協助和支持你自己——僅僅就是不參與,應用呼吸,並在這個過程中寫作和自我寬恕——例如,寫那些對你自己、你的生活和你是什麼人真正起到很大衝擊和影響的你生活中的人、過去經歷或事件。首先你為你自己將其寫出來,以便你可以得到關於那一點或那個人你曾經是什麼人的背景和細節,然後你據此寫自我寬恕——看到你究竟是如何以及為何以當時那種方式做出了反應,你為何以當時那種方式體驗你自己,你為何將你自己當成了受害者,你為何妥協了你自己,你為何虐待了你自己。在你的心智中出現的指向那個人或那個場景的所有一切,這是你必須用自我寬恕走過的過程。因為通過走過自我寬恕,你是在承擔起責任,實質上在自我寬恕中你是在做出一個聲明,說:“我認識到在我作為心智的這一點中,我將我自己分離了,我將我自己的一部分交出了並將其顯現成了一個替我存在的系統。我現在認識到了這樣做的後果,我現在通過為它即我承擔起責任,將已經變成了一個系統的這部分我自己歸還給我自己。” 在這承擔責任中,你就寫自我寬恕。由此隨著你在平等如一中作為責任與你的心智意識系統行走這個過程,你就會在寫自我寬恕過程中看到這些點會如何“打開”。隨著你走出來並看到你都接受和允許了什麼,你做出表明你將會如何協助和支持你自己來改變你自己的承諾聲明,然後真正實際地身體力行之。

好的,那麼這就是進程的簡要概括。我們強烈建議購買“精英的自我覺察步驟” 系列視頻訪談。在這些視頻訪談中,我們非常具體地帶領你走過顯意識、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教你如何寫作,如何應用自我寬恕,什麼是自我改正應用。所以,這些視頻訪談是一種生命投資,它將會具體地鋪設你需要行走的進程。並且還有“Desteni我進程”課程——我們強烈推薦你協助和支持自己行走“Desteni我進程”,它引導你走過一個從顯意識到潛意識進入無意識心智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會有一個夥伴帶你同行,帶你走過這些課程、步驟、過程,帶你走過你的整個心智意識系統。如果你在你的自我誠實之中(考察),在你自己和你的生活中真的沒有任何錢,那麼你還有一個寫博客申請資助的過程可用,你可以……通過寫博客申請資助。你致力於寫博客就可以相應地得到課程資助。如果你顯然真地致力於你自己和你的進程,那麼大門/機會就在這裡等著你呢。你只需要將其打開。謝謝。


回到 “進程支持”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