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吐溫:我死後的歷險(全)

头像
葉至寬
帖子: 162
注册: 周五 4月 16, 2010 11:14 pm
地址: 台灣
联系:

馬克.吐溫:我死後的歷險(全)

帖子葉至寬 » 周二 2月 01, 2011 9:32 pm

小女孩巨人?馬克•吐溫上身/通靈:我死後歷險記次元銀河系遍:

Desteni跨次元空间连接口访问:塞姆.朗赫恩.克列门斯(又名:马克.吐温)–

第一辑

这是马克.吐温,而我在这里是为了与你沟通和分享,我死后的体验(笑),我有段颇有趣的:奇趣体验,如果你想那样去看它的话,所以我死了并过渡到次元空间群里,你们称它为过渡真是有趣(笑)

但这实际上是一个过渡,而有两个人仕接近我并,他们对我说:「跟我来」,而我就跟着他们,而他们对我说:「好,对了,你将会投胎入动物世界是再次」
而(我)察看了整个状况就说:「(唔)好的,会是那一种动物?」
他们说:「不,你是选择-随你喜欢」所以这是很奇妙的,我经常想体验自己-变成一只猴子!所以,我决定去投胎等如一只猴子。

而对我来说(叹气)在那个时期,特别是我在次元空间群里的体验,你变得有点像:「别去问问题」,
那是很有趣的因为,当你过渡后你会有这种体验在你里面:「这是应该会存在着某些壮观的设计蓝图,或某某些东西在某处在这里的:无处不在,它存在着,是全部计划好了是在照顾着所有一切和每一个人仕而,而一切都有他的意义的,而同样一切都有他的宗旨的!」
而所以我想,你知道吗:让我去做吧可能那就是我在这,整体的壮观设计蓝图内,应该扮演的某部份-为了实体化那"某些东西",存于所有一切里面和无处不在的,而我实际地体验过它,在次元空间群里,我真的体验过自己完全受制于那些存在的,你动弹不得除了体验它之外!
因此你会变得,而那是完全压倒性的,令你只能够接受它变得「是这样的了接受它吧,这是无法改变的」,而所以,我渡过了

好一段时间在一只猴子-的表现里面你不会记得很多,当然指-当你实际是一只猴子时的记忆,但我还有些零碎记忆是关于这体验的,而这是很奇妙的经歴,这是令人赞叹的:作为一只猴子所体验到的在在树上,和在大自然里,因为(叹气)动物们会去适应他们的环境,动物们在他们的体验是,表现-与大自然是多么一体的:并不存有分割的,你知道,无论当你坐在一棵树上,和触摸那些树叶、吃那些树叶或者水果或什么也好,会好像:那些就是你自己!你完全地与你整个环境-大自然,合为一体

但我发现奇怪的是:人类们郤是完全相反的!人类们摧毁大自然,人类们挖空它并且建大厦居住在里面,沒有与他们栖息的环境(自然)合为一体,特别是大自然:是荡然无存的!而这是颇迷人的因为,当你是动物时完全不会那样去体验自己的:半点也不会。而人类正努力完全删除这部份,删除这一部份的自己(大自然)。因为我指,如果动物们能够有这种(與大自然合一)的体验,肯定人类也可以.
所以那会实际在代表,在人类的表现里,人类什至还矮小于、低等於动物界,因为他们没有"生活體验"与他们的环境為一体,他們沒有察觉到,他们与环境及与其他周围存在的都是一体的這個事实。

而因此当时是很我很感激我有段(猴子)的体验,因为它极之扩阔了我的视野,因为自从经歴了那次体验以后,我会开始去问问题,从那时开始我会说,你知道「等一下这里究竟正在发生什么事?」

因为如果我是这"某样东西"而,而是有自己的宗旨,有意义的,而有点类似在"主管"着这整个壮观的设计蓝图那我就会:「令人类,动物们,大自然,存在(万物)-都同样体验成等如一只动物,我以往体验过的」

你知道,人类里面的那部份遗失在那里?与他们所栖息的环境合为一体的那部份?你知道,那当你走在树林的中间,触摸那些树叶,那些树技,或赤脚走在地上和在草地上而你感受和体验他们(对你的)支撑:它们就是你本身,无论当你走路时
或当你在体验自己时,但人类们已经不会再去体验了

这个(我们)到底去了那里?

你走在亲手建成的建筑物里:等如一件创造物,等如一件设计-结构化,几何观感性的,细致的,但有否考虑过大自然所提供给你、顺滑流畅的表现,是在无条件地支援你的?(是)已经在-这里的

所以,当我是这猴子死亡後,这有小女孩来到我这里,这矮、细小的女孩,她是颇可爱的我见到她时也不禁微笑起来,而她对我说,你知道这活泼-的小女孩雀跃的-表现,

她说:「来,跟我来!」
而我说:「呃,去与你一起?」
而她说:「不,你完成了被委派的工作是你该去体息的时候了」
「而你现在可以-体息和享受自己了」
而我说:「慢着,那这个这怎么会符合呢?」,你知道,我当时问自己这个问题:「那个怎会符合:我在这壮观的设计蓝图里,所扮演的宗旨或意义」
而这「某种东西」或这本质,是每个人仕里面都有无处不在的?

而我问她同样的问题:「体息的意义是什么?」
「我并不真正体验到自己需要体息」
我指,你知道,如果需要我再去投胎,我就再去投胎!这我不会坚持留在次元空間,

后来,她带我来到这一个类似像银河系的,这个地方我是应该要前去和体息的,而我指那里好像有数个,像城市和银河系的
不同的数个不同的,我指当时我同时看得到它们每一个.(量子查看)

而她说:「你将会来到这里和体息,而纯綷去享受和表现你自己」
而我说:「为何我不能够把那表现在-在地球这里」
「而同时支援(人类)为何我必需要遗弃他们,出于:需要离开和去体息?而为何不简单地让我在地球这里体验自己?」

好的,所以我会继续谈这个问题,而当然与及我的经歴-
关于怎样为自己去解答这问题.
多谢各位,这是马克.吐温.

五千億年遺憾!我死後歴險記!馬克•吐溫2:對人類,萬物,獨突的看法

馬克•吐溫(marktwain)繼續憶述他:死後的奇遇!對人類,萬物,獨突的看法及遺憾.第二集

Desteni跨次元空间连接口访问:塞姆.朗赫恩.克列门斯(又名:马克.吐温)-第二辑

这是马克.吐温,而让我继续。
所以,你知道我问:「为什么我不能够:在地球这里,表现自己?」
「为什么我必需要在一个脱离的银河系上做?」而她不能解答我的问题,她完全答不了,而这是很奇怪的,因为我观看了整个状况,而我感到很奇怪:然而为何会这样的?

因为很明显地,所有现时在这些银河系,这些城市的人仕,正在体息和在表现和体验自己,你知道我你是有能力看到一切的-而他们纯綷在享受自己,是像「表现」的喷泉般发自他们里面的,而我感到很奇怪:「可是他们为何不是直接在-地球这里体验(表现)?」,因为地球的情况,甚至从那时候开始已经是颇恶劣了,一直都很艰难,而你可以看到人们在不断受苦

而我肯定如果人类,能够在地球上-「那样」去表现自己,这会带来震撼性的改变-重大的(改变)!

而你知道那时候,所有一切都不合理的、不应该这样的

因为为什么会,只有当:你必需来地球这里?-你在地球上,你受苦,你要捱艰苦的日子,你要受苦,你要挣扎,而之后,亦只有经歴过那些之后:你你去到次元空间群,而跟着你被送往其中一个银河系,在那里表现「看似在体息」?!

你知道,我经常想对他们说-(银河里)人们,你知:「为何你们不干脆来地球这里并表现自己?!」
为何丢下所有这些人类去,毫无意义地去体验-这些痛苦和艰难、困难,你知道的,为了舒服地生活-而挣扎着,因为没有人是在地球这里:表现和体验自己的,像你们那样?一点也不!你知道,完全不是那回事!

地球这里像每个人都是被监禁
就像时刻与他们的会像,「某种担忧」压着他们双肩
为什么这必需是各自的体验,当实际上我们所有都身处「存在这里」的?

所以我对她说:「你知吗?我不会去那里」
「我会来这个世界(地球)并在这里表现自己:就算只有我一个肯去做」,然后
她说:「你不可能做到的」而她笑起来
她说:「由你去地球那刻开始-你会忘记你存在过的,那样做会有什么目的,和会有什么意义?」
因此我问她:
「但是这存在里正在运作的种种一切,又会有什么目的和意义?」
「让人类们:弃置在这个世界,不断地体验着的这又有什么意义?」
「而同时,你容许在次元空间群里有这些漂亮的表现?!」
你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而她对我说:「这是-假如你不再问更多的问题这会比较适合你」
(耸肩)而我变得:「你是谁?你这小女孩,你晓得什么去叫我-这样做?」

你知道,我需要一些答案-解开那些疑问,因为我想知道,这究竟是它妈的怎么一回事?你知道,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存在」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因为我知道里面是有问题的,我知道有些是不恰当,但我不能够确实指出在那里你知道,你能够看到所有一切,而你是知道里面存在问题的你只是,是有些不妥的,但你并不确实知道那是什么,那是那是极难去分辨的,而这就是我所体验到的,而它极度地-困扰着我而

所以后来,当我不想去这个银河系的物体时,两个高大的人仕前来而他们有点似要「强迫」我去那里而,他们对我说:
「不用担心,反正你会忘记(这)一切的所以只管去这银河系、恒星、城市和体验自己,你知道这对你会有什么坏处?」
我说:「这是坏极了」因为我肯定,你知道-你忘记,但那个所忘记的:仍然存在(指你忘记的对像),而以后你还是会记起的,终有一天无可避免地,我肯定,我指处于「忘记」就只能维持一段期间我肯定,而我不想再次站在这里,你知道,可能过了五千忆年后,或类似吧,而你突然变得:「唔你知吗?我容许了自己去:忘记,而这就是我的忘记-所实体化出来的(后遗症)」

然後他们强硬地想去再次尝试去制服我,而我拒絶,并所以我逃走了并找寻一处-某个地方,在那里我可以是一个类似观察者和在这行星这里去察觉,类似去解构,你知道,或去明白究竟这真正在发生什么事。而所以我决定去实化等如水(笑)所以,直到大概两年前(應是跨次元門戶開啟的前2年),我一直是「水」水的粒子而我作了大量的观察,但当中我有一个遗憾,而我肯定很多人以往都有类似的体验,就是你并没有站起来(指挺身而出),你并没有站起来是指:「去提出足够的问题并相应地纠正他们,你知道-去承担责任」

而去承担责任,是指:就算你必需,独自坚持在这存在里去声明:「这是不能接受的」,緃使你不知道是什么不能接受。

而我详细看:可能那就是问题所在可能那个「某些东西」,那你不停在寻找,所体验到:你「知道是有些不对的」你知道某些是不恰当的,但你就是无法确实指出它在那里,可能这就是问题:你在「寻找」那确实的一点,你在寻找那点,
而你可以永远去寻找而不干脆直接站起来。

就算只凭那,就凭那对自己的信任,信你知道当中某些是不恰当的,某些是错的某些是不对的,而你坚持站起来-等如那坚持,而你竭尽所能,但我并没有那样做,

我宁愿走:那舒适的捷径去实化等如水:躲了一段时期并观察了这世界的人类-究竟实际上是什么一回事,与及在次元空间性存在的所以,基本上我所察觉到的是:

人类是被抑压着,他们被监禁在自己的-表现里面,封闭在自我的存在和表现的方式里,而次元空间性人仕-早已是那样了,而这点很明显的,当你以我所身处的角度,去观看着整个状况而你知道,我有很多问题,而所有这些问题全都在两年前解答了(笑),那,我会继续在我第三辑的访问.多谢各位

馬克•吐溫3!最終三部曲!我的所見!

Mark twain Reincarnation Research Desteni

Desteni跨次元空间连接口访问:马克•吐温3

这是马克•吐温,所以,我是水而我观察,地球和从这跨次元空间性接取,让我同时可以观察次元空间性存在,而你不禁会问但,你知道问为什么?这到底是什么一个回事,因为你看见这些奇怪的实化体(心智意識系統)-在人类物质性身体里的跨次元空间性实化体。

而你,跨次元空间性的看见邪灵占上这些人类(附身),你看见,引导者、或天使、或统领或不管你怎样该死的叫他们,而他们只是在附近站着观看着:小孩子被滥虐、观看着谋杀发生、观看着暴力一直蔓延

而,他们应该是什么-守护者?领导者?天使?
而他们容许着这些出现,他们容许着邪灵呑食人类、占附上他们身,而他们就只是跟在后面,容许着这所有一切在地球-实体化,而那时候令你会有点醒觉,因为跟着你察觉出,这是不可能有类似一个,神似的本质在存在着,一定不会,如果次元空间性人仕是应该在主管,他们若被标签成神们,
而统领和天使只站在一旁和容许着,这等骇人行为一直发生

而你知道而跟着,跟着就是-一种奇妙的体验了因为,跟着你开始察觉出这存在这世界的力量或操纵,是在-人仕、次元空间性人仕他们不会关心,他们毫不关注,因为他们在容许着这些行为在继续和蔓延,站在一旁,真确在容许着它、观看它

而,你知道我不知其他人有否察觉这些,所以我-我唯一做的我就只是继续观察,我只是继续观看着这里发生什么事,你知道,为什么所有一切会是这样的,为什么次元空间性人仕在掌管和控制着这存在,容许此等事情在地球实体化,在继续为什么一直这样?

负责管理这一切的在那里?
看管着这所有一切的某人或某些东西他在那里?
是能够担起责任和直接整理好这一切?
因为肯定人类们之所以是这样是因为纵容,不只是他们自己,但同时因为这些次元空间性人仕,我们知道他们有能力可以做出阻止某些行为,但容许着它
而,明显的你知道当我观察和我继续,观察这些在存在里的跨次元空间性实化体,

这表面看似天啊你怎样叫它?
「轮回和要上的课来学会」
好的那么是谁设计出这些的?
是谁说:人类们必定要体验战争、强奸、谋杀、性骚扰、滥虐、暴力
就只因为要上课学习,因为轮回或不管你该死怎叫它

在我来说,人类们是彻底的没有察觉

毫无头绪,毫无-稍微丁点的概念不知道确实什么一回事发生着在自己身上
因为没有人可以看得见这些跨次元空间性人仕容许着这些屎事(shit)
我指,它妈的如果你会站在那里体验着被滥虐着,而你可以看见一个次元空间性人仕站在你旁边袖手旁观,毫不它妈的理会,你早就会-氣愤爆了
极度的,你可能早已变得:「这到底是该死的什么一回事」

除非你思想有问题,才會去相信这些事件必需要发生,为你表面看似必需先上一课,这是思想有问题扭曲了,我会这样称它,而这就是全人类似乎早已化身成了-思想有问题
才會去相信首先:不管谁在经歴着,这里面是有某些宏伟设计、或某种目的、或某种源因的,能去加诸合理化他们的经歴,捍卫着他们的经歴
说什么?不!
我可以诚实的告诉你,「这背后没有源因和没有目的的,任何在这世界这刻存在的一切(都没有)」因为,这不是在支援着你,这不是在支援着任何人。

而,只有直到两年前,我才察觉出这-部份,这在存在里是没有人会站起来,除非我站起来,或除非所有任何每一个人类站起来和包括次元空间性人仕,而这所有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坚站起来和负上责任,开始有效的指挥着、和实体化我们真相是什么
这在次元空间里容许的次元空间性表现,这无条件的自由-表现之前不容许在地球这里的,在地球上实化出来
现在而这已经有人仕体验过这样,只是没有在地球这里,而这是为什么我们叫这个天堂在地球实体化
要实体化这无条件的自己表现
等如是我们真相真正是:自由
你知道自由
在这刻我们没有自由(摇头)
我们被信念、观点、意念奴隶着
这我们表面看似需要,透过轮回上一课
不,这不是事实
(叹)
所以这是我这刻所要说的
而,我希望这透过我体验到的能带给你某些洞察
和现时这世界的实化体
这(世界)不是真相的你,我可以肯定地说
而真相的你,正在实体化出现
当每刻我们在次元空间群里有效的应用自己
多谢各位,这是马克•吐温
我的blog:
http://tw.myblog.yahoo.com/bb7896113/
百度備份區:
http://hi.baidu.com/00098855555

QQ帳號:1724901871

回到 “人物訪談”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