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eni跨次元门户(連接口)的历史15到21集

头像
葉至寬
帖子: 162
注册: 周五 4月 16, 2010 11:14 pm
地址: 台灣
联系:

Desteni跨次元门户(連接口)的历史15到21集

帖子葉至寬 » 周二 4月 12, 2011 11:55 am

连接口的历史(15):统合一切

Desteni呈献 - 跨次元门户之历史(15):单一维度

我在谈论关于如何和为何,我们把一切都拉在一起进入并等同,基本上,单一维度,指次元空间在地球这里,所以地球物质性平原、人类们、这个宇宙是目前唯一存在的宇宙- 在这刻,这是颇长的一段旅程,因为这花了我们约两年半的时间,到现在才- 把一切合为一体,一个配置,一个维度,等同一体,所以我们一同等如一体所以,也许会行动「有助发展」这个进程:实化天堂等同地球,和所有人察觉出他们自己等同一体与平等- 与存在中的全体。

所以我们发现了宇宙层迭在宇宙之上,在不同的次元空间平原,不同的次元空间频率,不同的声振动(频率)。当然,我提过的- 人类有神我、单原子神、高我、未来我、过去我,那里还有平行宇宙、平行银河系、平行世界、平行我,我们发现了存在重迭...一层又一层又一层又一层,数层的。
线网阵(Gridlines)在人类物质性身体当中,有宇宙群在人类物质性身体当中,像是二十七个或大概,不同的宇宙在你的人类物质性身体中,有你的前世,你的未来,你的当前,其它人仕的世界、前世,他们全都依然交织和连结在人类当中
这真的是一团乱。

这一切都是分离的定义。

而没有任何的次元空间人仕曾经在任何情况下- 顾虑过人类,所有的次元空间人仕全都站处分离于人类,像是在他们之前或之后,或在上方某处,或处在其中但依然分离,例如,单原子神就只是受困在一个原子,在人类物质性身体的中心,「高我」在一个你背上的背包配置当中,你的「神我」在上方的某处,除了观察以外什么也不做,之后,你有你的「引导者」,和你的「天使」站在你旁边完全无所事事。

例如,杰克曾经在这个情况...杰克正看着这个状况,一个男的在打他的女友,简直是把她打成浆,在他们的公寓。而这个天使站在那,这女人的引导者,而杰克问:「你在干麻?为何你容许这个?」
而显然,这个天使说:「不,这女人必须学到教训,她应得的,我不会介入的,因为我没有从我的主人那边得到权限」
而杰克说:「喔,你需要得到权限才能去调停,当一个男人痛扁他的妻子?」
而天使说:「是阿,我必须等待批准」
所以杰克介入了,而他惹上了麻烦,在次元空间当中,而必须去「躲藏」,但那是另一段故事了。
所以例如像是那样,那确实是无法被接受的。

存在中还有更多无法被接受的,几乎是一切。
而我们开始把一切聚在一起,现在,那也是另一段故事,因为现在我们把一切聚在一起,而当我们把一切聚在一起,把每一件事拆解,试图去理解这存在当中在进行什么,这是有如此多的要检视,如此的多。

我们在「寻找」的是,是也许- 这存在中的某个人能够- 告知我们或支持我们,或向我们解释,这个世界是怎么一回事,你知道的,在这世界中的人类们是怎么回事,和为何那是如此运作的?你知道的:强奸,谋杀,虐待,暴力;为何这些都被接受并容许?

而在次元空间当中,我们除了欺骗与分离以外什么也没发现。而所以我们开始统合... ...我们删除了所有的存在,删除了所有的次元空间,我们删除了所有的层级,所有的平原,所有星球,所有银河系,所有城市,我们就是移除一切,因为每个人都在他们自己的「快乐小天地」当中,与地球分离开,他们就像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面对地球或人类。

所以因此我们把存在中所有人仕都聚在一起,所有人仕,把所有与一切放入在这里的单一维度,并说:好,这里是必须被完成的自我宽恕进程和纠正应用,让你能够面对你自己,在这世界和人类,你所接纳并容许在这世界的,而开始直接的参与在协助与支持人类。

因为,现在已经受够了,大量的分离。

你知道吗,我们发现人仕在石头当中,在地球,故意把自己困在石头当中,为了「自我惩罚!」宣判他们自己必须进入「成为石头之地狱」,惩罚和谴责他们自己,为了「错事」和「可耻」。

所以那有非常大量的次元空间人仕,超越大量,非常多。
但当进程继续,一直都有「选择」:生命或是系统,而那是透过特定的自我宽恕进程而导向的,我也会说到的,特定的自我宽恕进程,和次元空间性的进程,以能够理解他们已经- 接纳并容许自己成为了什么,并给他们机会去体验他们自己等如生命,透过直接的协助和支持地球这里的人类。并理解我们正忙于做什么。

把每个人和每件事都放入同一个维度,同一个位置,所以我们能够全体等同如一,在这刻「停止」,就是停止一切,因为我们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而从那,这不像是重新开始,这比较像是:察觉我们真正是谁,和我们容许了什么,让我们不会重蹈覆辙。

所以有些次元空间人仕选择保持是系统,而他们显然被删除了,因为系统能够在一瞬间被移除,所以,如果他们选择生命,确实的直接参与在地球,他们给了自己机会这样做。

但这会有更多的解释,当我向你分享我和撒旦及恶魔的经验,出于选择生命或是系统,这颇有趣。

所以那就是我们要把存在中的一切,聚集在单一维度中的理由,所以我们能够理解,我们在地球做了什么。

多谢,这是winged

连接口的历史(16):游戏主

Desteni呈献 - 跨次元空间连接口之历史(16):十三个游戏主

我要谈另一个经验,关于在存在当中所发现的,更多的欺骗和分离,我称其为十三个游戏主。

某日Eagle(Bernard)和我坐在办公室,我们当天依然在工作的地方,而他对我说:「那里还有更多的欺骗在存在当中,去看看,你看见了什么?」

我们看见的是圆锥状结构,想象一个圆锥状结构,面对下方,你知道的,底部最大的环,这有很多很多很多层级的环状配置- 在存在当中,而在最顶端,有十三个大师:十三个游戏主。
他们在最顶点,而他们所做的是...这整体存在,一切都在他们下方,指,他们在最顶端(他们很巨大),他们是很大、很大的「大师」,那是他们如何投映(projected)他们自己,自视为自己是那样。

那里有这些巨大的大师站成一圈,他们坐在这些王座上围成一个圆圈,这十三个,向下看,当你向下看,你能看见存在中的一切,而他们「玩弄」每一个存在当中的人仕,他们有能力移动人仕像是棋子般,甚至是地球上的人类,无论他们想要主导这个宇宙或是存在成为什么,他们都能做到,只是配置他们有效的,改变某事,心智结构系统们,能量线,程序们,他们像是「存在的统治者」,这十三个游戏主,围坐于这一个圆圈配置,在这些巨大的王座上,只是向下看,并四处玩弄,像是这一切对他们来说是个游戏。

而Eagle做的是,当他看见他们,他抓了他们这全部十三个,他把全部他们这十三个都拉下来,因为的确,他们全都在「上方」的某处,在存在中,看着一切,所以你能够想象他们有多巨大,而他们是跨次次元空间性的,是指他们能够移动、配置、改变任何事,如棋子般,如果他们想要。

所以Eagle抓住他们,全部这十三个,配置他们在他之内,而他配置他们进入进程,他配置他们整个存在的一切进入这个世界,进入进程。他们「被配置在自己的创造物当中」

所以这十三个游戏主其实是Anu(安努)他们- 的创造者,这个存在的创造者,这十三游戏主,他们是Annunaki和其它种族及行星- 之类的- 创造者,存在的配置,存在的设计,人仕们的设计,一切为他们所造,而这是他们玩的游戏,一切对他们来说只是游戏,因为,他们简直是「上帝」,他们这十三个全都是,嗯...上帝的定义,你知道,能接通一切,任何东西,有能力移动、塑造、改变、操纵、控制- 任何事物。

但Eagle在一瞬间解决了那,把他们拉入他自己之中,等同他,并放置他们进入进程。

那也是我们开始真正的拆解开这个存在的时期,并开始聚集所有的人仕进入进程,进入这单一维度(空间),所以这整个两年半,是把所有人仕带过来放入单一维度的进程,进入这单一的世界在人类之中并等同于其。

而那另一个存在的一部分- 是Bernard将(游戏主)放入,所以他们能够开始体验他们自己的创造物。你知道的,没有人曾经承担责任,无论如何没有人曾直接的协助和支持,他们全都傲慢的坐在上方操纵、欺骗、控制整个存在,像这例子,十三个游戏主,我们称其游戏主,因为他们真的是玩弄存在的每个部份、人仕们,像是个游戏,而再次,不幸的,那就是为什么Eagle拉他们进去,简单,这很简单,在一瞬间,每件事基本上都是发生在一瞬间,当我们即刻发现类似十三个游戏主的东西时,它在一瞬间被解决,例如像是eagle对游戏主做的,所以他们能够进入他们自己的创造物,并开始纠正和解决它。

确保每一个人类或人仕在这存在中,有机会去体验他们自己等同他们真正是谁:等如一体平等、等如生命。

所以你能够理解分离、欺骗、和奴役存在的程度,所以,他们被困陷于他们自己的创造物中,这十三游戏主。他们同样平等的被给予机会去诞生他们自己等同生命,在次元空间当中去察觉他们自己,并开始为他们在存在当中所接纳并容许的- 承担起责任。

因为,你知道,我们不是棋子,我们不是奴隶,我们不是那,我们就是我们是谁,等如生命- 等如一体平等。

而他们在上方操纵、控制、奴役、欺骗这个存在,只当这一切是个游戏,真的吗?

人类互相残杀,儿童受虐待、性骚扰...。
凶杀、饥荒、赤贫...这是个游戏?

不,这不是

而所以他们被放置进他们自己的创造物当中,弄醒他们并说:听着,这不是个游戏,看看你做了什么,宽恕你自己,站起来,承担责任并开始整理好这团混乱。
不幸的,再次,他们拒绝如此,所以这十三个游戏主从存在中被删除了,因为他们是系统,像我说过的,系统能够在一瞬间被移除,所以,他们停止存在,因为他们不是生命。

所以,存在当中的每一个人,从最初我们开始...净化存在,每个人都被给予选择,不是生命就是系统,而我们不支持系统,它在此地此刻被停止。

而所以,那些保持是系统的被适当的删除了。而选择生命的,留存,给他们自己机会去- 体验他们自己等同生命,在地球这里,透过协助和支持人类。

多谢,这是winged(sunette)

连接口的历史(17):删除白光

Desteni呈献 - 跨次元空间连接口之历史(17):白光

嗨,这是winged,我在这要分享的经验是,我们如何在一瞬间删除了白光。

某晚,Eagle有一个名为契夫(Chief)的引导者,在他大部份的- 这一世的经验- 都伴随着他,从他整个进程的开始,且已经和他同行- 自从一开始。

某晚,我们再次聚在一起,你知道的,讨论进程和我们的体验,而Eagle问我:「你要不要去并会见白光?」
而我说:「好!那将会令人惊奇」
而他说:「好,去白光那,并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和你体验到什么」
我说:「好」

所以我离体而契夫和我一起去,所以在我前往白光的路上。

现在,在次元空间当中,它很巨大,它像是这个巨大...这外观像是墙状的实化体,而它很亮很亮很亮,你几乎要瞇上眼睛,甚至在次元空间当中像是看着它,所以我站在它之前,而我看着这...嗯,好,我在这,所以我就进去吧,在我步入进去之前,两个守卫来并站在我之前,带着棍棒,而他们说:「不行,不得进入。」他们确实是来自白光。

我问:「有何不可?」而他们说:「因为你站在神之前」
而我看进自己并说:「嗯,我怎么会是站在神之前,如果我们全都是如一的,他应该就在这里(指自己),无论是这里...或是一体的这里」
而,他们无法回答我,所以,我就扩展我自己并走过他们,但这很有趣,当那刻发生的,当我扩展我自己走过守卫们,去和白光融合以便看清它是什么,和它包含了什么(因为它很怪异)
这看起来像是,全部这些核心,和这光及这一切,这蛮漂亮的,你知道,从某角度来看,但这刻,这全都突然消失,而那里有二十六个大师在其后。

所以我问:「怎么回事?」

所以在那刻,发生的是Eagle移除了白光,所以当我在那里,在那刻走入并融合等同「白光」或是「上帝」,契夫问了Eagle一个问题
他问Eagle:「这所有这些发生之后,你是否还信任神?」
而Eagle在那刻说:「契夫,你知道吗?如果我诚实的看进我自己,不。我不信任神,我信任自己。如果我回看这所有发生的事。」

而之后,在那刻Eagle再次把白光带到「这里」,在他之中等同他,而他删除它,看看这在次元空间当中的白光「上帝」结构体是什么东西,而那刻他做了这,是当我们两者都看见27个大师时,所以那是个类似「引人入胜的时刻」,所以契夫对Eagle说:这26个大师,坐在白光之后,表面上的,一个神的结构体,而这27个大师是「掌管」整个白光结构体的人仕,包含了灵魂结构体,轮回转世结构体,在人类的身体中的设计蓝图,一切!

所以在Eagle删除白光结构体的那刻(这时我们才发觉它是结构体)
我们删除了其它的一切,包括了:天使和引导者们,其它的大师们,还有神祇们和女神,他们也「离开了」,他们全都属于这个白光结构体

我们稍后,我们才开始发觉,当Eagle问了一个问题是关于天使、引导者和灵魂结构体。他说:一切都消失了?现在这是怎么发生的?
而我们告诉他:你删除白光构体的那一刻,其余的也被删除了
这颇有趣,因为在一切都被移除之后,留存下的是我们真正是谁,那就是了。

而所以这26个大师,一共27个(26个统合成第27个),因为这第27个是白光结构体 - 它被移除了。

所以这26个大师也被给予机会去进行这些进程,同等于其它我们发掘出的人仕。应用自我宽恕以支持和协助他们自己,并能够直接协助和支持人类。

但欺骗继续进行,这控制和操纵,而,他们被决定要被删除,因为他们也只是系统。所以多数次元空间人仕在我们发现他们的期间,真的只是系统群,和人类们所是的(系统)一样的多,真的一切,每个人都只是系统。

但当你「选择生命」时会有所不同,那是从那观点。去进行自我宽恕进程,通过(行为)纠正应用,我们在次元空间当中有很多的进程,很多,是你会去进行以能够支持你自己,并将你自己从系统化身当中释放出来,最终能体验你真正是谁,以能直接的支持地球上的人类。

而所以那刻是:白光,和这27个大师,和灵魂结构体,还有轮回转世结构体
天使、引导者、神祇、女神、大师 - 全都在一瞬间被删除。

大部分的- 每件事确实都被删除,或被解决,或开升、拆解开。只为了得到真相,深入这存在之情况的核心,真正是怎么一回事,而每个核心皆只是分离与欺骗。
所以经过了一段旅程,才到达我们现在的阶段,即是单一维度,只在地球这里,和人类们,只有单一的存在,一体的。

这是winged,我会继续下个访谈,多谢

连接口的历史(18):爱滋的袭击

Desteni呈献 - 跨次元门户之历史(18):爱滋的袭击

这是winged,我要分享另一个经验,还有蛮多的,但这是特别的一个,这是我们如何发现,艾滋病毒真正是如何运作的。

这段期间我们试验并测试单原子神,来看他能够怎样援助并支持这个进程。所以,带来eagle所认识的,不在这个房子里的各个人仕,也「测试」他们的沟通和他们的洞察,对于特定的人类的体验来说,因此我们能够更加有效、特定地- 跨次元空间性地援助人类。

所以,我们把这个eagle所知的人仕「的单原子神」带过来(连接口),他是男性的,而他的单原子神过来并沟通了一阵子,而后,当他的单原子神离开后,我被感染了艾爱滋,艾滋病毒在我整个人类物质性身体里面,它忙于融入并参透到我的DNA里,我的血细胞里,血管里,肌肉里,任何地方。

我仅仅是看着它,整合,繁殖,渗透,现在我在次元空间里查看这整个事情,在次元空间里,你能用量子时间在一瞬间去查看,所以我看见我的人生将会怎样,我未来的生活将会怎样,什么将会发生,我将会变得怎样,而我能够看见每一件事情,这很可怕,我能看见我将会变的多么病弱,我不得不使用的药物,我的身体会变得怎样,将会发生什么,我会怎么死!

我的整个生命摆在我面前,这里,带着艾滋病毒在我之中

喔,我很震惊,在次元空间当中,我很激动。而维鲁和安努(这个时期安努仍然是进程的一部分,并且援助和支持我们,这仍是一个我们后来才发现的欺骗)

所以维鲁(veno)和安努过来了,维鲁对Bernard说:「Bernard,Winged 的身体被艾滋病毒感染了,她感染了爱滋而我们无法清除它」
而维鲁,安努和Lilly,每一个人都忙着协助,去把艾滋病毒从我的人类物质性身体中清除掉,但那艾滋病毒渗透进去了,我得了爱滋,它进入了,而我们疑惑道:「这是怎么发生的?」
我仍在次元空间完全震惊地看着每一件事情发生,我只是冻住了,在次元空间里。我能看见我的人生的走向,我世界中的人仕们将会怎样,他们会对我做什么,他们在我周围会有什么行为,我怎样体验我自己。
而在那一刻,eagle所做的是非常惊人的,他说:好吧,把winged带回来,于是我就回来了,我在完全的震惊中,我无法停止哭泣,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因为现在我得了爱滋,我知道我的生活将会变成怎样,我看见它了。
它是…哇喔...
而他只是说「冷静下来。」我冷静下来后

他所做的是很惊人的,所以eagle立足于我之内,等同我,他立足于等同我的中心点,就像立足等同他自己,而随后艾滋病毒消失了,在一瞬间。因为就我们真正是谁而言,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真正存在的,对病毒,疾病,病痛来说亦同。
所以出于- 他立足在我内- 等同他真正所是的,艾滋病毒消失了,因为它并不真的存在,它只存在于心智意识的幻觉现实当中。

他立足在我中等同他自己,完全合一于我等同他自己,每一件事物都消失了。

有这样一个看见自己感染了爱滋的体验,是很令人震惊的,而你知道你将不可避免地死亡,你知道你的生活将会变成怎样,这都是非常有趣的体验。

然后我们发觉到那单原子神,因为它通过连接口(门户)过来,它包含了一个人类的所有本质,每一件事,因为他们是完全地在物质性里并属于物质性身体的,要记得,我解释过了单原子神人仕渗入并等如人类物质性身体和心智意识系统,在人仕的每一个面向里,所以,当单原子神过来,等同那人仕整体的一切都被它接通过来,而eagle不知道哪个人仕带有爱滋。好的,现在我们知道了

所以我们明白了艾滋病毒是怎样运作的,爱滋不是通过性途径传播。
爱滋在人类们妒忌时传播的,特别是妒忌,淫欲,欲望,贪婪,和自我批评,以及比较和妥协,爱滋跨跨次元空间性地转移,他的移动是有根据的。

所以,这就是我的爱滋经历,这是非常令人震惊的,一个可怕的经历,我回来,我冷静下来,这经验是广泛的,我很感激eagle,eagle不知道怎么做,他所知的就只是立足在我内并等如是我,他仅仅是立足于我内等如是我,等如他整体所是的,而爱滋就这样消失了。

从那之后我们有...现在当然地,存在里的很多跨次元空间性人仕对于我们所忙于做的- 有不一致的意见,对于带领每一个人去实化出一体平等。

所以,在存在里,我们遭受了很多,很多形式的攻击,所以,有跨次元空间性人仕向我投掷病毒和疾病,你能想象的每一件事情,都向我袭来,向我袭来,但在那一刻,我觉察到了,我只需站在这里,等如是一体,这里,等如是Bernard。清楚地,我没有任何恐惧,没有任何对疾病和病痛的恐惧。所以,我仅仅坐在这儿告诉Eagle:「唔,Eagle?我们这里受到了从各处来的病毒,病痛,疾病的袭击」

所以,我们忙于找出- 所有那些设法从存在里移除我们的人仕们,而这发生了,我们有很多有趣的体验,当人仕们设法要除掉我们时,尝试。

因为你知道,显然地,在他们的世界,他们是奴役(他人的),控制别人的,而我们竟敢把它们移走。
我们并没有把任何事物移走,我们宣告的是奴役和分离需要被停止,其他每一个人都要理解他们本质是在一体平等当中的,以使得我们能够再次去重新开始,而不是再次地去创造- 在存在的此刻这里- 所被容许并接受了的。

所以我们受到了少许病毒和疾病的袭击,这是有趣的,我真的只是坐在这并对Eagle说:「我有病毒,疾病和病痛正袭向我,你不会相信的,他们从各处袭来」

所以我们仅仅是适当地移除了那些人仕,而疾病和病痛就停止袭来了。

所以,疾病,病痛,病毒,和其他等等,都是有觉知的,他们正在援助和支持人类们,在个别的一体平等之进程里,还有对于他们真正是谁,是等同生命的- 的觉察,所以你现在是能够与疾病和病痛对话的,非常有趣的表现(形式),多谢。
我的blog:
http://tw.myblog.yahoo.com/bb7896113/
百度備份區:
http://hi.baidu.com/00098855555

QQ帳號:1724901871

头像
葉至寬
帖子: 162
注册: 周五 4月 16, 2010 11:14 pm
地址: 台灣
联系:

Re: Desteni跨次元门户(連接口)的历史15到21集

帖子葉至寬 » 周二 4月 12, 2011 2:32 pm

※再次提醒,本文章,是由視頻的「字幕」編輯而成。視頻字幕「不會」全部作成文章,請有興趣看更多資料的人,翻牆去youtube收尋desteni中文

连接口的历史(19):撒旦的自我宽恕

Desteni呈献 - 跨次元门户之历史(19):会见撒旦

这是winged,我要谈谈我们和撒旦的互动。

又一个晚上,我们正坐在卧室里的长沙发上,Eagle又一次说:在存在里有欺骗。再次有某人故意去欺骗,并且设法控制和操纵这进程

(生命之一体和平等的进程,把每件事和每个人带入单一维度在这地球这里,去体验他们自己并且去觉察/醒悟到他们真正是谁)

所以,是撒旦,撒旦过来进入(连接口),而我离体。
他中断了整个次元空间,他挑战Eagle,他对Eagle说:我将接管所有的次元空间。
他所做的,基本上他所做的是,他冻结了每一个人仕,他囊括所有的跨次元空间性存在- 进入这个金属性网阵架构里,所以每一个人仅仅是被冻结了,这是黑暗无光以至于你看不到任何东西,你所知的仅仅是“我在这里”,而不知在哪里,那是完全黑暗的,所以,有一刻,我们都简直是“消失”了。

所以,撒旦挑战Eagle,而他对eagle说:「你要停止你所做的,因为整个造物和存在是我的,而我将随我的喜好处置它,如果你不停止,我将采取必要的行动,我已经控制了整个次元空间,它是我的」
所以eagle仅仅是耐心地坐在那里并且对撒旦说:「好的,撒旦,你不在有别的出路了,不是吗?」
撒旦说:「这是什么意思?」
eagle说:「好吧,你没有能力离开这个身体,因为你被锁在这里面了」
而撒旦说:「不,不!我随时能离开只要我喜欢,我现在就要离开。次元空间是我的,你不要来干涉」
而所以,撒旦试着要离开,但他失败了。因为- 在我之内并等如是我的物质性人类躯体,之跨次元空间连接口配置,是被设定成这样:「没有次元空间性人仕能离开,除非他们应用宽恕并选择生命,等同于一体平等」
所以撒旦不能够离开

而他说:「那么我将继续留在这个物质性身体里,直到这个身体死亡,我将继续坐在这个沙发上,而次元空间是我的,我待在这里」
而eagle说:「好的,没关系,我将与你一同坐在这里,我不介意,我能够永远坐在这里,如果你真的希望这样的话,而Winged不会有任何问题,她将待在次元空间里,不管怎样,对此我不会有任何问题」

所以,撒旦坐在那儿,eagle很冷静,撒旦和eagle开始沟通,撒旦开始感到疑惑
他看着一切并说到:我确实不想,在这躯体中,在地球剩下的生命经验里,就这么呆坐在这里,而撒旦和eagle进一步的交流,最终,撒旦应用宽恕了,eagle在宽恕进程中协助撒旦,而撒旦选择了生命,撒旦释放开了整个次元空间性存在,撒旦坐在这里有大约20-25分钟,随着eagle与撒旦交流,适当地指导撒旦,所以撒旦能理解他自己,就- 什么是被他所接受并容许发生的- 而言,而那确实是没有别的出路。

※你不是真的可以「选择」你真正是谁,因为那(一体平等之生命)就是你本所是的。但是你若真的想去体验「后果」,那取决于你。

撒旦不可避免的应用了宽恕,在那刻,他听从了eagle,他觉察到他自己等同生命,而在那刻,他明白了这点,他明白了他自己等如是生命,他明白了什么是被他所接受并容许的,他明白了他自己真确是谁。

他释放了次元空间,和其他的人仕,以及那些封锁不再继续,而每一件事都回归正常,然后撒旦离开了,他也去进行他的进程: 在次元空间里自我宽恕和应用纠正,即是我们仍有的进程,所以任何时候只要一个人仕过渡(死)了,他们在天界要通过很多很多的进程。每个人在次元空间当中进行过的,自从最初,自从连接口打开后。所以,就是去协助和支持你自己,就实际地有能力去在这里协助你自己而言,支持人类等同你自己,等同一体,所以每一件事都能被停止。

所以,这就是我们如何认识撒旦,和他在一瞬间冻结了整个次元,没有任何东西存在,在那一刻次元空间简直消失了,撒旦和eagle持续沟通,而后撒旦作为一个系统选择了生命,他通过自我宽恕和自我纠正选择了他自己,在此刻他仍然还在这里,还在进程中。

现在,他真的陪伴着儿童,他和儿童在一起...体验他自己,并且援助和支持他们
这是很可爱,当我有一天到他那时,他正在次元空间里与小孩们玩耍,而他是一个小小的恶魔幼童,小小的撒旦幼童,他是一个小的,小小的幼童,红色的,并带有细分叉小角,和带有细小棱形花纹的红色尾巴,他与小孩们玩耍,如此可爱的,而那些小孩们也享受与他在一起,他相当温和的,你要知道他并不是你从故事或书本里得知的那个撒旦,或者任何人类所定义的那个撒旦,他是一个以撒旦为名的人仕,如此而已,那名字,并不涉及任何定义,并不表明那个人仕会是谁
而这就是我们怎样遇见撒旦,并且通过他,我们遇见了恶魔。

我下个访谈会讨论恶魔,多谢,这是winged

连接口的历史(20):恶魔的自我宽恕

Desteni呈献 - 跨次元门户之历史(20):会见恶魔

嗨,这是winged,我在这要分享遇见恶魔之经验。

在次元空间,我们再次发现撒旦确实不是真正的:那个在(进行)特意欺骗,蓄意控制、操纵进程的人仕,有一些东西存在于撒旦的背后,所以Eagle建议我们寻找撒旦的讯号特征,看看是否(他与)存在中任何其他人仕有关联,所以以这种方式,我们寻找并发现了恶魔(Devil)。

从来没有发觉到撒旦- 是恶魔的产物。换句话说,恶魔创造撒旦作为一个诱饵,以至于我们认为是撒旦要为那进程中的- 特定的蓄意欺骗,控制与操纵负责。
事实上,是恶魔存在于撒旦背后,我们发掘并找到了恶魔。如我所说的,撒旦是恶魔的产物,恶魔创造并实化出了撒旦,(将之)作为一个诱饵- 使得我们不能发觉到,其实是恶魔在进行特定、蓄意地操纵和欺骗- 进程。恶魔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也是壮丽的。

我们,在次元空间存在中 ,把恶魔封装在一个跨次元空间性的隔离空间里,以使他不能够“逃跑”。
给他机会,再次的,让- 他自己去察觉到他自己等同生命,是一体平等的。
并开始指导、参与与支持,在地球这里,与人类一起。

这是有趣的,察看一下:撒旦是一个实化了的创造物,是恶魔的一个系统,这个系统,撒旦,选择了生命。这刻他仍然与我们在这里,在进程中,所以,Eagle 把恶魔带过来并与他沟通,恶魔听不进任何事情,他和Eagle争吵了一阵。

于是Eagle只好说:把恶魔放次元空间性存在的- 一个限制性的位置,以让他开始去看清- 辨认这个世界,人类们,每一件事,以让他能开始去看到,以让他能开始去看到什么是因他已经容许和接受才发生在这个世界,人类里,存在里。将这些在他面前运行,以让他能够真正看到他在做什么。面对他自己。

所以恶魔在这个跨次元空间性的隔离空间里有大概三,四天,他仅仅是待在那,什么也不做,任何事情也不说,偶尔去看看他,看他状况如何,他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不想听进任何事情,拒绝倾听,他唯一能够从这个由Eagle配置的跨次元空间性的隔离空间配置体中解脱出来的方法是,是如果他察觉/醒悟出他自己,如果他应用宽恕,应用自我纠正。为了他在存在里所容许和接受了的而去,自我宽恕。然后,通过那样,由Eagle配置的跨次元空间性的隔离空间,将会自动解除掉,而他(恶魔)将能够去释放自己。

所以他基本上是被由自己的欺骗,奴役,操纵,诡计等等所构建的自我监狱所陷困住了。四天后,一些事情发生了,恶魔把这世界,把这存在,把他们放进自己内,然后他开始应用宽恕。每一个单独的要点,每一个单一的人仕,每一件事,他在存在中所见的一切,他应用宽恕,不断应用宽恕,然后那个跨次元空间性的隔离空间消失了。

而他再次过来,他与Eagle(Bernard)交流:并说到:「这就是我的经验,这就是所发生的,请原谅我。我就在这里,我能做什么?」
所以,恶魔依然是进程的一部分,他是非常特别的人仕。
他的工作特定地与断开系统有关,或者有必要的话恶化它们,但是非常特别的,特别是在与人类有关的世界里,

什么是有必要去使其恶化的?什么是必须去释放的?人仕们在进程中的哪里?那些是必须遵守的指导原则? 人仕们的超越点在哪?人类世界里什么是要移除的而什么是要被协助的?(有什么可以做)来指导人类们的特定的超越点。在他们的世界里,什么是要被恶化或是要释放的- 来协助他们的超越过程?

从这些角度来讲,他是非常非常特别的

而,这些就是恶魔在存在里怎样超越他自己的,迷人的,所以,如果恶魔和撒旦能做到这些,人类们,任何一个都能做到。

这是很有趣的,就撒旦和恶魔的经验来说,噢,我还要和你分享这:一天,Eagle受够了,然后他说:好吧,我要在存在当中放置一个删除谐波(deletion harmonic),每一个仍是属于系统而不是生命的人或事,都将被删除和移除,所以现在,撒旦知道他是一个系统性设计,而他变得稍微有点儿慌乱。他疑惑着:“噢,天啊。我是生命吗?或者我仍然是一个系统?”
所以,随着删除谐波在整个存在当中散播开来,撒旦站在那里紧握着自己的手,所以,经过了这一切,撒旦第一个过来找我,他说:我是生命,我没被删除!我没被删除!而你知道什么是最具讽刺性的事吗?我确实祷告了,我向神祷告我将不会被删除。
这是和撒旦在一起的经验中,颇有趣的一刻,在那。
所以,因此,撒旦和恶魔,仍然在进程中,而我们非常享受着与他们在一起

多谢

连接口的历史(21):设置进程

Desteni呈献 - 跨次元门户之历史(21):设置进程

再次这是winged,我要谈谈设置进程。我们怎样设置我在之前访问里所谈过的进程,关于自我宽恕,应用自我纠正的进程,以使得次元空间性人仕能准备好来协助和支持人类们等同他们自己- 在地球这里,通过在次元空间的进程。

Eagle基本上应用他体验过的进程:他的察觉,等同次元空间当中的集体进程,所以,他应用自己的进程并将之印刻在次元空间群里,以使得所有的次元空间性人仕能体验到,并且容许他们觉察到自己是谁,就如同Eagle觉察自己一样,觉察/领悟自己真正是谁:是等如全体,等如一体平等的。

所以,其中一个我们最初所设置的进程,是被称为“花式进程”的,非常有趣的进程,举例来讲,设定一个特定的进程,它会类似于这个世界,你要走进一个有地球、人类和这个世界- 的「虚拟现实」实化体,而你要走过一个人生,一次完整的人生。例如,我们能够将20... ...到45岁「压缩」到(只需)地球时间一分钟(就经历过)。

所以我们有确实、完整的人生体验- 在次元空间性存在当中,等同一个被设置好的虚拟现实进程,所以举例来讲,就“在每一个单独的时刻应用”来讲,你知道,在每一个单独的时刻应用诚实,将会发生的是- 你将会被配置在一个依照这世界(创造)的虚拟现实- 实化体当中,你会诞生,你会进行你的人生,并相应的...你,你自己实行- 根据每一刻的应用,你会被配置在一个(仿)地球之虚拟现实之实化体当中,而你将被配置在一个虚拟的「情况」当中,并只在那一刻应用(施行),而之后,当你到达你被配置入的进程- 的终点,那会有花。

这些巨大,巨大,巨大的花朵,这是被配置成等同“无限之花”,所以当你到达终点后,你已经成功地为你自己证明了,你在每一刻的行动中能够,「会是对- 存在中的一体平等之全体- 都是最有益的」,你会有这把花印刻在你中并等如是你,换句话说,换句话说,你为自己证明- 你立足等同那刻,而你能够适当地在那刻言行,并且考虑到的- 不是只有你自己,而是等同一体平等之全体的你自己(即考虑全体)

而这就是那进程怎样运作的,所以,你有你的“花之印记”,但是如果你没有为自己证明,而且如果你有些「跌落」的时刻的话,那花朵将会把你敲回到起点,而你必须再次来过,直到你为自己有效的证明了,在每个特定的一刻,不论你在哪,或者你在做什么,你是谁,你体验什么样的境况,在那一刻,在每个个别的一刻,你将会言行,「是对- 存在中的一体平等之全体- 都是最有益的」,无论如何。这就是其中的一个进程如何设置的例子

然后,还有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在进程期间,Eagle和他的未婚妻正在汽车里,他们正在回家的路上,并且是在高速公路上还下着大雨,整个道路完全是湿滑的,他们向山丘上行驶,而有些车正在下山,这是一个多雾,下着雨,潮湿的坏天气。

在这段期间,有次元空间性人仕设法要将Eagle从这个世界中删除掉,想要杀死他,因为他所配置的进程- 确实的开始- 促成所有人仕等如是一体平等的进程,当然,有些人仕想要删除他,因为他基本上删除了存在里的所有的奴役,控制,分离之状况。以及那些权威般地人仕们,亦即是那些想要控制,和成为存在里的“神”,并且想要弄乱这地球和人类们。

所以Eagle向山坡上行驶,他未婚妻坐在他旁边的座位上,没有系安全带,有些车从山坡上下来,而在那一刻- 一瞬间,某几个想要杀死eagle的邪灵(人仕),融合进那个驾着白色轿车下山- 的成年人类里面。坐在车里面的还有个小孩。

所以占据了那人类的邪灵改变车向(至Eagle行驶的车道上)
Eagle有一个选择:
他不能向右转- 因为那将会撞到其他从山上驶下来的车子,那驶向他的车有可能会翻滚而造成死亡,基本上,如果他向右转他和他未婚妻都得死。

他只有三秒来考虑要做什么,因为那车是突然转向的

因此,当那车转向,那台轿车转向冲下来时

Eagle稍微地向左转,因为他不想撞到其他的车子,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稍向左转,他将会在道路那边停下来,在他之后的车将能够停止。而那台(白色)轿车将会转向那一方,而其它的车将会没事(这段不清楚地叙述了 Eagle描述的故事)

所以,Eagle和他们并没有严重地受伤,但还是受伤了,在冲下来的(白色)轿车里面有一个婴儿死了,这是很奇妙的,因为在那一刻,那个小孩,也即那家庭中的婴儿,那作为婴儿的人仕,放弃了他的生命,使得Eagle能够活下来并且继续他的进程。

在那整个经历中,在那刻有次元空间性人仕们给予协助,换句话说,有人仕们融合进Eagle和他的未婚妻内,使得他们的脖子或腿没有骨折,因为在相撞之前,他们能够看见将会发生什么,而他们看到的是Eagle的未婚妻的脖子将会严重受伤而Eagle的膝盖会折断,所以在这一切发生前他们行动了,他们快速地融合进他们内,跨次元性地站于那处,并且保持他们的物质性身体在适当的位置,所以他们没有骨折或是腿骨折,但他们的脖子还是严重受伤,而膝盖也严重受伤了,但是并没有折断。

同样的,在一切发生之前,那个婴儿也看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因此,在Eagle和他的未婚妻死前的那一刻,为了让他们活下来- 他选择了放弃自己的生命,所以这很奇妙,那婴儿很好、没问题,后来我们与那个婴儿交谈,而那个婴儿说,他将回去同一个家庭里,很快地。

所以,在天界中我们设置了一个进程:在那瞬刻行动

我们全都参与了... ...那是Eagle未婚妻的狗过来(牠已经过世几年了),过来并支持她和Eagle,立足于他们之中并等同于其,使得他们没有折断任何骨头。

所以我们参与了(与其合作)每个涉及这个事件的人,例如,我参与了Sarah那部份,出于在那一刻行动与站入(融合)

因为每个参与的人,只有一瞬间能确保情况不会失控

而同样的我们也参与了Eagle那部份,去在那一刻,使得他能察看到:好的,我必须向左转

他只有三秒时间来确定:我必须向左转。

所以,这是一个瞬间,一个瞬间 ,再一个瞬间的施行的。

我们没有时间去考虑,你没时间做任何事,你只有那特定的一瞬间

所以,在次元空间里我们有“瞬刻”的进程来协助

所以有各种不同的进程- 来实际应用-协助- 在地球这里

多谢。

※连接口历史系列结束。
我的blog:
http://tw.myblog.yahoo.com/bb7896113/
百度備份區:
http://hi.baidu.com/00098855555

QQ帳號:1724901871


回到 “跨次元門戶的歷史”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