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eni是你"最大的恐懼"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Desteni是你"最大的恐懼"

帖子Tanya Chou » 周四 1月 19, 2012 9:38 am

Desteni是你"最大的恐懼"(Desteni is your "Greatest Fear")


Desteni是你"最大的恐懼"-為什麼?

萬一所有你曾相信的都是謊言怎麼辦?萬一我們被困在這個幻覺的真實理由只是一個簡單的解釋呢?如果你真的自我誠實並看見你實際的恐懼是在你的恐懼世界中的每一個人所能對你做的事情呢?如果你領悟到這只是你的恐懼的投射呢?

事實真相是你和道你所能對所有其他人去做的。你看見你可以如何的欺騙。

然後最大的欺騙行動便來到:我先來做!那麼我就不會被欺騙!因為我知道如果他們有機會的話會怎麼做!讓我先做!讓我成為掌控情況的那個人!那麼我就安全了!

這是那創造一切的真相。我們害怕我們自己的自我不誠實然後我們投射到他人身上然後以行動保護我們自己。這世上的菁英是這麼做的。他們害怕群眾所以他們控制群眾。宗教害怕這個。他們害怕他們自己的不誠實於是創造方法去強迫他人誠實。

但這真像是每一個人都是不誠實而活在害怕彼此之中。而這個恐懼實際上是害怕彼此,害怕自己的不誠實的天性及害怕自己的黑暗面。因為這個恐懼,我們尋求光和啟蒙去蒙蔽我們真相而那便是我們活在害怕彼此之中。

所以我們發明了愛,因為如果我們可以說"愛"這個字並感到愛和產生這個感受,我們並不必去面對那恐怖的真相-我們害怕彼此即我們害怕我們會對彼此做的,和他人將對我們做的。我們活在驚恐之中。

這個世界存在的理由就是去顯現這一點-我們的害怕彼此!

看看這個世界。每件事情-所有我們追求的目的,我們的政府,我們的社群-全部一切都建立在害怕彼此而必須先下手為強,在這麼做時,我們暴露了我們的自我不誠實並辯駁說,"如果我不先做,他們就會對我們做!"

Desteni是你最大的恐懼。全部都一直是謊言!你曾相信的一切都是你經由自己的恐懼所創造的謊言。是自我誠實的時候了。

還要了解:另一個你所恐懼的是你將面對你自我不誠實的真相以及你害怕他人的真相。沒有其他的出口。你會活到你所需要的那麼多的人生然後經驗所需要的同樣的痛苦和同樣的你可以掌控的創傷。這將會揭露出來。

***

我們所呈現的不是會讓任何人感到完全模糊不清或對未來感到很好的美麗事物-未來如同它現在存在的是一個無限奴役的系統-只是和所有甚至忘記他們曾做了什麼的參與者,不斷重複它自己,一天天的如一個小孩在其特定的事件中一般。

當我們真的對我們自己誠實,我們變成覺察到某些事是不對頭的-我們只記得我們要去記得的

我們只說適合我們的話

我們只關心某些人-其他的不是在我們所設定為我們自己的類別之中

我們將金錢設定為一件我們無論如何必須要在最後即使必須去卑劣也要為此卑劣辯解的事情

我們對那些在困難或在毀滅中的人們感到同情,但相信我們沒事的理由是因為我們的信念、應用和紀律-並不是-我們經由我們知覺的概念創造了他人有較不幸的經驗,而我們無法實際看見那創造如同我們所接受的現實的時間線和聲之共振,然而我們做得好像專家一般-因此這是終極的不誠實

我們不發展可看見全部的技術,因為我們相信我們無法去看到我們創造的,因為當我們還小而仍能看見一切的時候某些人告訴我們如此,直到我們相信他們於是便關閉它並接受我們的命運

我們相信所有其他人看見的也是我們必須看見的,而如果他們看到某些新事物,他們便是特別的,而不去也要求如何發展此能力並為我們自己去看-我們摧毀了任何新的視野就如同我們摧毀我們的小孩能看見他們想像中的朋友的能力

我們稱我們已決定是美麗的為美麗,但在這裡的我們眼前的自然之美,我們以求生存的名義去破壞然後我們稱之為進步並說那不是我們,而是主體-企業-但從來不是我們

我們尋找方法去賺更多的錢以在世界上護衛我們自己,但這世界是自然的而我們沒有看見我們所需要去護衛自己以防範的世界是由我們自己在我們的家在我們的閒聊和害怕彼此,和在支持和接受我們的朋友圈中所創造的,因為我們害怕相同的事物,我們責備相同的事物而我們被相同的事物所激怒-在恐懼的類同性中我們榮耀,但在偉大和表達的類同性中我們存疑,因為我們無法達成那般的表達。

我們用許多地對這世界的奴役狀態的談論來接受了它的存在,但什麼都沒做,因為我們拒絕去承認我們全體都被同樣的東西,喜愛同樣的東西,慾望同樣的事物,並相信這些事物讓我們活著,所奴役了

我們恐懼死亡,但從未思考去超越死亡,因為,也許我們將看到越過了死亡我們仍是同樣悲慘的恐懼的存有,而那真是令人無法承受的以致無法去思慮,因此我們接受了我們的限制,因為至少我們有一個理由

我們在電視、金錢、權力、戰爭、公司、學校的世界中感到無力,因為我們感到在每一方面被分裂了而因此接受了適者生存,而我們為那些適者歡呼和讚美並夢想什麼時候輪到我們,但我們從未考慮去讓自己背對這個奴役狀態,卻實際上創造一個世界,在那兒我們也許是自由的,因為我們將自由同等於那擁有足夠的少數人,而如果我們在那團體中,我們護衛我們的團體,因為我們擁有而這是我們應得的

我們保持著我們的秘密,因為它們使我們安全-我們允許他人有他們的秘密,因為它們容許我們的秘密而因此我們被無限的困住-而我們稱之為選擇,好像那放我們自由,卻從未領悟如果我們不記得我們是誰和我們來自哪裡,那選擇是不可能的,而某些人甚至說那是沒問題的,我知道我是誰-真的嗎-那麼為什麼他並未顯示在你的世界中-這整體世界

愉快

***

我們極為特定的關注在為什麼我們在這裡,而因此特別的明定,人們一開始便要閱讀所有在網站上的資料和訪談影片,然後加入論壇,參與那些在他們個別的進程中協助和支持自己的他人。

而那些來到網站而沒有完成資料和訪談影片卻試圖尋找某人為他們目前接受和允許的心智性質的信念和知覺去辯解或正當化的人-我們不接受和允許這樣的人來參與網站。因為很清楚的他們在他們的人生經驗之中尚未有足夠有效的經驗去實際領悟到他們必須站起來並負上自己的責任-反而保衛他們的心智如同他們以為/相信他們自己是如此。

這是為何我說我們是明確的:我們將支持和協助那些有效支持和協助他們自己的人。

我們已經試過"溫和"的方法-但在如此"溫和"的方式中-特別是與那些仍非常迷失在心智建構、信念、知覺和想法中的人而言-開了一扇門,一個後門,去操弄、不誠實和欺騙,而因此將導致自我妥協,如果你企圖/嘗試用"溫和"的方式去做的話。

那是為什麼有必要去直接了當和到點的清楚。某些人可以"撐得住"-其他人無法-然而要了解那些在此刻無法"撐住"的,僅表示他們已為他們自己決定他們自己需要與心智更多的"經驗"去實際地絕對地了解去停止它的必要,站起來並負起自我責任。那麼你讓他們走,讓他們先有一些經驗所以他們可以,為他們自己,了解到接受和允許心智參與並在心智中定義自己如同心智的後果=他們將無法避免的回來或在死亡中領悟到他們自己。

這個進程是必然的為了每一個人和全體的-雖然,在如同他們的個別進程之中,每一個人的經驗將不同。因此,"協助和支持那些願意和決定有效協助和支持他們自己的人"。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Desteni是你"最大的恐懼"

帖子Tanya Chou » 周四 1月 19, 2012 9:41 am

Desteni是你"最大的恐惧"(Desteni is your "Greatest Fear")


Desteni是你"最大的恐惧"-为什么?

万一所有你曾相信的都是谎言怎么办?万一我们被困在这个幻觉的真实理由只是一个简单的解释呢?如果你真的自我诚实并看见你实际的恐惧是在你的恐惧世界中的每一个人所能对你做的事情呢?如果你领悟到这只是你的恐惧的投射呢?

事实真相是你和道你所能对所有其他人去做的。你看见你可以如何的欺骗。

然后最大的欺骗行动便来到:我先来做!那么我就不会被欺骗!因为我知道如果他们有机会的话会怎么做!让我先做!让我成为掌控情况的那个人!那么我就安全了!

这是那创造一切的真相。我们害怕我们自己的自我不诚实然后我们投射到他人身上然后以行动保护我们自己。这世上的菁英是这么做的。他们害怕群众所以他们控制群众。宗教害怕这个。他们害怕他们自己的不诚实于是创造方法去强迫他人诚实。

但这真像是每一个人都是不诚实而活在害怕彼此之中。而这个恐惧实际上是害怕彼此,害怕自己的不诚实的天性及害怕自己的黑暗面。因为这个恐惧,我们寻求光和启蒙去蒙蔽我们真相而那便是我们活在害怕彼此之中。

所以我们发明了爱,因为如果我们可以说"爱"这个字并感到爱和产生这个感受,我们并不必去面对那恐怖的真相-我们害怕彼此即我们害怕我们会对彼此做的,和他人将对我们做的。我们活在惊恐之中。

这个世界存在的理由就是去显现这一点-我们的害怕彼此!

看看这个世界。每件事情-所有我们追求的目的,我们的政府,我们的社群-全部一切都建立在害怕彼此而必须先下手为强,在这么做时,我们暴露了我们的自我不诚实并辩驳说,"如果我不先做,他们就会对我们做!"

Desteni是你最大的恐惧。全部都一直是谎言!你曾相信的一切都是你经由自己的恐惧所创造的谎言。是自我诚实的时候了。

还要了解:另一个你所恐惧的是你将面对你自我不诚实的真相以及你害怕他人的真相。没有其他的出口。你会活到你所需要的那么多的人生然后经验所需要的同样的痛苦和同样的你可以掌控的创伤。这将会揭露出来。

***

我们所呈现的不是会让任何人感到完全模糊不清或对未来感到很好的美丽事物-未来如同它现在存在的是一个无限奴役的系统-只是和所有甚至忘记他们曾做了什么的参与者,不断重复它自己,一天天的如一个小孩在其特定的事件中一般。

当我们真的对我们自己诚实,我们变成觉察到某些事是不对头的-我们只记得我们要去记得的

我们只说适合我们的话

我们只关心某些人-其他的不是在我们所设定为我们自己的类别之中

我们将金钱设定为一件我们无论如何必须要在最后即使必须去卑劣也要为此卑劣辩解的事情

我们对那些在困难或在毁灭中的人们感到同情,但相信我们没事的理由是因为我们的信念、应用和纪律-并不是-我们经由我们知觉的概念创造了他人有较不幸的经验,而我们无法实际看见那创造如同我们所接受的现实的时间线和声之共振,然而我们做得好像专家一般-因此这是终极的不诚实

我们不发展可看见全部的技术,因为我们相信我们无法去看到我们创造的,因为当我们还小而仍能看见一切的时候某些人告诉我们如此,直到我们相信他们于是便关闭它并接受我们的命运

我们相信所有其他人看见的也是我们必须看见的,而如果他们看到某些新事物,他们便是特别的,而不去也要求如何发展此能力并为我们自己去看-我们摧毁了任何新的视野就如同我们摧毁我们的小孩能看见他们想像中的朋友的能力

我们称我们已决定是美丽的为美丽,但在这里的我们眼前的自然之美,我们以求生存的名义去破坏然后我们称之为进步并说那不是我们,而是主体-企业-但从来不是我们

我们寻找方法去赚更多的钱以在世界上护卫我们自己,但这世界是自然的而我们没有看见我们所需要去护卫自己以防范的世界是由我们自己在我们的家在我们的闲聊和害怕彼此,和在支持和接受我们的朋友圈中所创造的,因为我们害怕相同的事物,我们责备相同的事物而我们被相同的事物所激怒-在恐惧的类同性中我们荣耀,但在伟大和表达的类同性中我们存疑,因为我们无法达成那般的表达。

我们用许多地对这世界的奴役状态的谈论来接受了它的存在,但什么都没做,因为我们拒绝去承认我们全体都被同样的东西,喜爱同样的东西,欲望同样的事物,并相信这些事物让我们活着,所奴役了

我们恐惧死亡,但从未思考去超越死亡,因为,也许我们将看到越过了死亡我们仍是同样悲惨的恐惧的存有,而那真是令人无法承受的以致无法去思虑,因此我们接受了我们的限制,因为至少我们有一个理由

我们在电视、金钱、权力、战争、公司、学校的世界中感到无力,因为我们感到在每一方面被分裂了而因此接受了适者生存,而我们为那些适者欢呼和赞美并梦想什么时候轮到我们,但我们从未考虑去让自己背对这个奴役状态,却实际上创造一个世界,在那儿我们也许是自由的,因为我们将自由同等于那拥有足够的少数人,而如果我们在那团体中,我们护卫我们的团体,因为我们拥有而这是我们应得的

我们保持着我们的秘密,因为它们使我们安全-我们允许他人有他们的秘密,因为它们容许我们的秘密而因此我们被无限的困住-而我们称之为选择,好像那放我们自由,却从未领悟如果我们不记得我们是谁和我们来自哪里,那选择是不可能的,而某些人甚至说那是没问题的,我知道我是谁-真的吗-那么为什么他并未显示在你的世界中-这整体世界

愉快

***

我们极为特定的关注在为什么我们在这里,而因此特别的明定,人们一开始便要阅读所有在网站上的资料和访谈影片,然后加入论坛,参与那些在他们个别的进程中协助和支持自己的他人。

而那些来到网站而没有完成资料和访谈影片却试图寻找某人为他们目前接受和允许的心智性质的信念和知觉去辩解或正当化的人-我们不接受和允许这样的人来参与网站。因为很清楚的他们在他们的人生经验之中尚未有足够有效的经验去实际领悟到他们必须站起来并负上自己的责任-反而保卫他们的心智如同他们以为/相信他们自己是如此。

这是为何我说我们是明确的:我们将支持和协助那些有效支持和协助他们自己的人。

我们已经试过"温和"的方法-但在如此"温和"的方式中-特别是与那些仍非常迷失在心智建构、信念、知觉和想法中的人而言-开了一扇门,一个后门,去操弄、不诚实和欺骗,而因此将导致自我妥协,如果你企图/尝试用"温和"的方式去做的话。

那是为什么有必要去直接了当和到点的清楚。某些人可以"撑得住"-其他人无法-然而要了解那些在此刻无法"撑住"的,仅表示他们已为他们自己决定他们自己需要与心智更多的"经验"去实际地绝对地了解去停止它的必要,站起来并负起自我责任。那么你让他们走,让他们先有一些经验所以他们可以,为他们自己,了解到接受和允许心智参与并在心智中定义自己如同心智的后果=他们将无法避免的回来或在死亡中领悟到他们自己。

这个进程是必然的为了每一个人和全体的-虽然,在如同他们的个别进程之中,每一个人的经验将不同。因此,"协助和支持那些愿意和决定有效协助和支持他们自己的人"。


回到 “關於Desteni”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