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eni早期的調查研究 4-1

Tanya Chou
帖子: 1140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Desteni早期的調查研究 4-1

帖子Tanya Chou » 周六 12月 24, 2011 1:50 pm

Desteni早期的調查研究(Desteni-Early Investigations in Process)4-1

B: 好我們開始!

我們先由Sunette開始進入次元界的階段談起。門戶已經開了而方向是簡單而言去到次元界尋找存有們,而她就這麼進行,而發生的事就是她會發現有趣的存有然後帶他們進到門戶。起初我們也忙邪靈的事。而在此階段,早期階段,白光仍在存在中而我們主要讓邪靈進來,邪靈挑戰並企圖用每種可能的方式證明他們可以站起來,而他們有權利去站起來-而寬恕作為一個引導點是無效的,而我們的起始點-那是說存在可以完全改變一事-被邪靈看來是不可能的。邪靈最初視存在如同一個廣泛的、欺騙的、不值得系信任的地方,在那兒他們-如同邪靈-是安全而免於天界的欺騙。

顯然地在此階段,我們並不瞭解正在發生的事情的程度。我們去調查,而那很有趣因為那經驗是天界存在如同振動、頻率的層次,而你要通過這些層次活動-這個在許多案例中是相關的(例如)由Robert Monroe和Eckancar等的靈魂旅行發現到的-我們會經由不同的次元活動。

如果你看,例如,在Eckancar的靈魂旅行,你在沒有那些天界的"神"的允許下是不能到不同的天界去旅行。在這裡Sunette只是去做-而顯然的她並不知道這些事情-所以她只是去而無所限制的去到她可以去到的地方,然後她就是過去和存有說話並見到不同的存有們。

她會帶他們來給我們而我們會和他們討論事情並探索他們的觀點,而他們相當驚訝可以和地球溝通,因為那不是一件"正常"的事。和地球溝通是在本質上非常困難的,而在已發生的案例上,它被規範得非常嚴格。那不是就這樣被允許發生的。存有不是可被允許在天界自在地到處活動的-一切進行都必須有白光的允許。

現在在這兒有趣的是-在這初始的期間,顯然的,我們經由門戶也面對了各種的點-我們不是完全了解門戶對所有這些實際上能做到什麼程度-它如何實際上做到所有這些-所以我們必須開始去"測試"。

D:"你是說這是它自己發生的嗎?或者…我所了解的是這是被設置的。"

B:那是一個設置,但我們不知道那設置可以進行到什麼程度-它如何實際的工作。我們無法確知它可以如何作用。它被設置為一個特別的為Sunette的"保護",去確定她不會以無論任何方式受到傷害。那設置本身就是我,將我自己放在如我所了解的自己在存在的脈絡之中-如我所了解的每一個人要去通過一個自我領悟的過程,那可以包含在以所有的存在而言的自我領悟:物質的、超自然的,每一個部分,聲-我在那階段已經領悟了聲而且是主導如同聲的。而我…

D:"所以你在說門戶是一個自我領悟的顯現?"

B:那是它後來展現的。我是說,有一件奇妙的事情是:你是誰,你無法看見。
所以因此,你只能看見一旦你開始去看那在你的世界中的效果裡的你所是的。許多我們做過的事情會有我們沒有預料的"效果"-那確認了那行動是有效的。
例如,當那白光被移除了,並了解那白光的"移除"不是一個移去的"行為"-它是一個站立如同它的行動-而在那平等中,它不是等同於我站立如同它,因為它只是能量-我不"只是能量"。而白光由能量所創造的那些-例如天使們-立即地與白光一同消失了,立即地再也不存在了,立即地指出它就是如同它所被指定的:純能量的存有,天使。聰明的能量存有,那在本質上是非常有限的。

D:"那是白光來到一個領悟說它不是平等的,因此…"

B:不,白光只是能量,而能量有一個開始和結束。它僅是不再"有效"-如果你要這樣說它-因為它是以一個分離和控制點為基礎。而當它被同等於生命的來挑戰,如同平等的存在-那在這裡的-它不再能夠維持它的欺騙。而簡化地說那些直接連結到它的欺騙的事物便立即不再在這裡,不再存在-它僅是回到它的源頭,那便是物質。所有的能量總是回到它的源頭,能量是由物質產生的。所有的能量都由物質產生。它有一個"來源"。

所以那些點如靈魂結構和阿卡莎紀錄等等,那是和所有存有連結的,所以被我們在那之後不久移去了-那是一個移去的行動-如同較高自我、單元子神、神的自我等的那些所有被設置作為維持地球的存有被控制的騙局的存有的移除行動。

為什麼有必要讓地球的存有受到控制?那顯然的必是那"大問題"。為什麼會有這麼大量的存有投資在每一個人類以確保每一個人類維持在他們被預先設計的"靈魂道路"上-讓他們不會走下台?那是因為了解到物質才是全體真實的來源-稱其為在存在的"力量"。

D:"所以如果他們讓人類了解到這點…"

B:那就會搞亂了整個騙局,那是為什麼本質上所有和靈性的溝通,在本質上,總是有一個欺騙的意味。我們已顯然的非常了解這事。
但我由另一個角度來看它。只要我們持續在"因為靈界是騙局,因此我們不能碰他們"這樣的脈絡下,我們將永無法在本質上到達一體。在那階段,我還沒有了解平等的重要。我只看到一體的點。因此,如果在存在中有任何點是我們沒有站立如同一個我們自己的主導原則,那一點就會有力量控制我們-那是本質上多數人在他們的揚昇過程和成道過程中的其中一個大錯誤-他們專注在極化而不是自我了解。而當你專注在極化,你本質上在弱化你自己到達一個極化的相對點你現在會稱為"得道"-你實際上是到達了它的底端,意思是說,它轉回到另一對立點,而你將最後成為一個邪靈的實體。因為你將回到兩極化量尺的相對盡頭到一個程度你允許你自己去騙你自己如同這個"光的存有"。而顯然的你會放置你自己的全部和一切進入你的理解和得道。因此,當你到了極化的那點,你將沒有更多的能量留下來,而因此你的墮落將是立即的且會到達一個程度在那兒你會在一個"邪惡"顯現的相對極點。

我們已發現通過了一個極端程度的存有們,最終下場會是一個唯一的實踐在中他們要結束存在。現在我們不說存在的終結不是對全體有益的-我是說在這樣一個我們已創造的欺騙的現實中-存在的終結當然是一個很有效的選擇。但也有可能,聽我說,這只是一個可能性-就是我們可以由這裏站立並在現實如何實際操作上發展實際的了解和常識。

現在由我們的觀點而言,重點是我們不要變成為任何"拯救"任何事物的形式。沒有"救世主"。只是自我了解這個簡單的重點。因此,我們開始調查我們所面對的問題的範圍。在此我們顯然的先開始專注在和不同的存有溝通。

然後我開始去和我過去曾經由其他深度催眠靈媒溝通過的存有溝通,去看是否過去經由深度催眠靈媒的溝通會和這次的相關,因為Sunette不可能會知道那些溝通-因此我可以測試由此角度來的訊息。

而我們也開始去看正在浮現的整個點-因為當靈魂結構和阿卡莎紀錄和白光都結束後,一個有趣的事情自動的發生了。所有在存在中的存有-要了解那是在這個存在的存有-我們不是在說平行宇宙或任何其他你會去稱為的,那兒有許多存在,但是在這個存在-所有的存有轉變成為一個同等的形式-無論他們選擇要成為什麼-他們都是同樣的形式,那是一個蛋的形式,只得由一個聲之記號來確認身分,那會類似一個頻率的共振,來指出這個存有是誰。

現在,你必須了解我們相當早前所理解的,那個如你所了解的時間,並不存在於次元界。所以我們可以"伸展"時間或我們可以使它短些。簡單而言,我們可以把一百萬年在五分鐘之內看完,並看到所有可能的演出。它看來很巨大,但想像Sunette實際上可能在物質中做到,例如,作為門戶。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所有那些-顯然的,我可以做類似的事情,所以我們可以一起看這些事情,但我們可以由幾十億或無以計數的存有中去看不同的選擇,去測試可能存在於意識的所有選擇,那是我們開始做的。我們開始測試選擇,而顯然的,很神奇的是這個特定的顯現的發生是每一個人乎都是等同的。

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在天界並沒有性活動-雖然你可以在你自己的"天界"創造一個表達的點。你並沒有那物質性去實際表達如同一個人能在地球上這裏所表達的。

所以我們在天界重新引介性活動。而我們以不同方式去做:所有存有聚在一起由一個特殊的觀點中表達一體的運動:除非你可以在親密的最高層次中一起工作-在次元界中全體如同一體,而我們認識當中所有存有-否則就會有問題。

所以便如此引介性活動-而有夠神奇的-每一個表達,全部如同一體於是在此了解它只是一個表達而你現在尚無法完全了解,因為那尚未來到地球上的高潮經驗之中,而你的高潮是一個表達而不再是一個"釋放"。它現在大部分是一個釋放或一個能量交換,或一個吸血行動-都依賴當你在從事性活動的時候你在你的心智中做什麼而定-它會決定在實際過程中發生了什麼。這些是表達,而在這些表達中存有會實際上"清除存在"-那是說一切非生命的會被刪除;那是最終會在性活動中發生的事-在你的表達這裡你會刪除任何在一個單一行動中沒有效的,而因此你的物質性會由任何形式的能量汙染中維持乾淨。

但首先我們必須調查正在進行的事。所以由此我們開始了解或我們開始考慮可以將在此行星上任何地方的存有帶到門戶來的可能性。我們了解經由一個有趣的點那必定是可能的。我會例如說,"我要和馬丁路德金說話。"然後他們會跟我說,"但他不在次元界。"所以我會跟他們說,"他在哪裡?""他轉世投胎了嗎?"所以我會說,"好,他轉世到哪裡?"他們會跟我說,"他在東歐的某個地方。"所以我會跟他說,"好,去叫他!"因為在那階段我們已經建立出我們可以跟一個即使他們已投胎轉世的存有說話-那是說我們應可以令那存有來到門戶,我們不完全知道會發生什麼。在那階段我們沒有了解物質所扮演的角色到什麼程度。
所以會發生的是我們會讓馬丁路德金來到如同存在於次元界的他,如同一個靈魂。但不是如同他在地球上的"那個他"。他在地球上的是一個肉身的程式。他在天界中的是一個心智的程式。

現在他在天界的是顯然的以靈魂結構和阿卡莎紀錄為基礎的。那表示,一序列的建立出那個存有的概念的人生和記憶。所以我們可以實際上開始去回溯各種人生。所以我們沒有立即了解顯然的這是其運作的方式。所以,例如,我們會開始去找不同的存有。

Tanya Chou
帖子: 1140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Desteni早期的調查研究 4-1

帖子Tanya Chou » 周六 12月 24, 2011 1:54 pm

Desteni早期的调查研究(Desteni-Early Investigations in Process)4-1

B: 好我们开始!

我们先由Sunette开始进入次元界的阶段谈起。门户已经开了而方向是简单而言去到次元界寻找存有们,而她就这么进行,而发生的事就是她会发现有趣的存有然后带他们进到门户。起初我们也忙邪灵的事。而在此阶段,早期阶段,白光仍在存在中而我们主要让邪灵进来,邪灵挑战并企图用每种可能的方式证明他们可以站起来,而他们有权利去站起来-而宽恕作为一个引导点是无效的,而我们的起始点-那是说存在可以完全改变一事-被邪灵看来是不可能的。邪灵最初视存在如同一个广泛的、欺骗的、不值得系信任的地方,在那儿他们-如同邪灵-是安全而免于天界的欺骗。

显然地在此阶段,我们并不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程度。我们去调查,而那很有趣因为那经验是天界存在如同振动、频率的层次,而你要通过这些层次活动-这个在许多案例中是相关的(例如)由Robert Monroe和Eckancar等的灵魂旅行发现到的-我们会经由不同的次元活动。

如果你看,例如,在Eckancar的灵魂旅行,你在没有那些天界的"神"的允许下是不能到不同的天界去旅行。在这里Sunette只是去做-而显然的她并不知道这些事情-所以她只是去而无所限制的去到她可以去到的地方,然后她就是过去和存有说话并见到不同的存有们。

她会带他们来给我们而我们会和他们讨论事情并探索他们的观点,而他们相当惊讶可以和地球沟通,因为那不是一件"正常"的事。和地球沟通是在本质上非常困难的,而在已发生的案例上,它被规范得非常严格。那不是就这样被允许发生的。存有不是可被允许在天界自在地到处活动的-一切进行都必须有白光的允许。

现在在这儿有趣的是-在这初始的期间,显然的,我们经由门户也面对了各种的点-我们不是完全了解门户对所有这些实际上能做到什么程度-它如何实际上做到所有这些-所以我们必须开始去"测试"。

D:"你是说这是它自己发生的吗?或者…我所了解的是这是被设置的。"

B:那是一个设置,但我们不知道那设置可以进行到什么程度-它如何实际的工作。我们无法确知它可以如何作用。它被设置为一个特别的为Sunette的"保护",去确定她不会以无论任何方式受到伤害。那设置本身就是我,将我自己放在如我所了解的自己在存在的脉络之中-如我所了解的每一个人要去通过一个自我领悟的过程,那可以包含在以所有的存在而言的自我领悟:物质的、超自然的,每一个部分,声-我在那阶段已经领悟了声而且是主导如同声的。而我…

D:"所以你在说门户是一个自我领悟的显现?"

B:那是它后来展现的。我是说,有一件奇妙的事情是:你是谁,你无法看见。
所以因此,你只能看见一旦你开始去看那在你的世界中的效果里的你所是的。许多我们做过的事情会有我们没有预料的"效果"-那确认了那行动是有效的。
例如,当那白光被移除了,并了解那白光的"移除"不是一个移去的"行为"-它是一个站立如同它的行动-而在那平等中,它不是等同于我站立如同它,因为它只是能量-我不"只是能量"。而白光由能量所创造的那些-例如天使们-立即地与白光一同消失了,立即地再也不存在了,立即地指出它就是如同它所被指定的:纯能量的存有,天使。聪明的能量存有,那在本质上是非常有限的。

D:"那是白光来到一个领悟说它不是平等的,因此…"

B:不,白光只是能量,而能量有一个开始和结束。它仅是不再"有效"-如果你要这样说它-因为它是以一个分离和控制点为基础。而当它被同等于生命的来挑战,如同平等的存在-那在这里的-它不再能够维持它的欺骗。而简化地说那些直接连结到它的欺骗的事物便立即不再在这里,不再存在-它仅是回到它的源头,那便是物质。所有的能量总是回到它的源头,能量是由物质产生的。所有的能量都由物质产生。它有一个"来源"。

所以那些点如灵魂结构和阿卡莎纪录等等,那是和所有存有连结的,所以被我们在那之后不久移去了-那是一个移去的行动-如同较高自我、单元子神、神的自我等的那些所有被设置作为维持地球的存有被控制的骗局的存有的移除行动。

为什么有必要让地球的存有受到控制?那显然的必是那"大问题"。为什么会有这么大量的存有投资在每一个人类以确保每一个人类维持在他们被预先设计的"灵魂道路"上-让他们不会走下台?那是因为了解到物质才是全体真实的来源-称其为在存在的"力量"。

D:"所以如果他们让人类了解到这点…"

B:那就会搞乱了整个骗局,那是为什么本质上所有和灵性的沟通,在本质上,总是有一个欺骗的意味。我们已显然的非常了解这事。
但我由另一个角度来看它。只要我们持续在"因为灵界是骗局,因此我们不能碰他们"这样的脉络下,我们将永无法在本质上到达一体。在那阶段,我还没有了解平等的重要。我只看到一体的点。因此,如果在存在中有任何点是我们没有站立如同一个我们自己的主导原则,那一点就会有力量控制我们-那是本质上多数人在他们的扬升过程和成道过程中的其中一个大错误-他们专注在极化而不是自我了解。而当你专注在极化,你本质上在弱化你自己到达一个极化的相对点你现在会称为"得道"-你实际上是到达了它的底端,意思是说,它转回到另一对立点,而你将最后成为一个邪灵的实体。因为你将回到两极化量尺的相对尽头到一个程度你允许你自己去骗你自己如同这个"光的存有"。而显然的你会放置你自己的全部和一切进入你的理解和得道。因此,当你到了极化的那点,你将没有更多的能量留下来,而因此你的堕落将是立即的且会到达一个程度在那儿你会在一个"邪恶"显现的相对极点。

我们已发现通过了一个极端程度的存有们,最终下场会是一个唯一的实践在中他们要结束存在。现在我们不说存在的终结不是对全体有益的-我是说在这样一个我们已创造的欺骗的现实中-存在的终结当然是一个很有效的选择。但也有可能,听我说,这只是一个可能性-就是我们可以由这里站立并在现实如何实际操作上发展实际的了解和常识。

现在由我们的观点而言,重点是我们不要变成为任何"拯救"任何事物的形式。没有"救世主"。只是自我了解这个简单的重点。因此,我们开始调查我们所面对的问题的范围。在此我们显然的先开始专注在和不同的存有沟通。

然后我开始去和我过去曾经由其他深度催眠灵媒沟通过的存有沟通,去看是否过去经由深度催眠灵媒的沟通会和这次的相关,因为Sunette不可能会知道那些沟通-因此我可以测试由此角度来的讯息。

而我们也开始去看正在浮现的整个点-因为当灵魂结构和阿卡莎纪录和白光都结束后,一个有趣的事情自动的发生了。所有在存在中的存有-要了解那是在这个存在的存有-我们不是在说平行宇宙或任何其他你会去称为的,那儿有许多存在,但是在这个存在-所有的存有转变成为一个同等的形式-无论他们选择要成为什么-他们都是同样的形式,那是一个蛋的形式,只得由一个声之记号来确认身分,那会类似一个频率的共振,来指出这个存有是谁。

现在,你必须了解我们相当早前所理解的,那个如你所了解的时间,并不存在于次元界。所以我们可以"伸展"时间或我们可以使它短些。简单而言,我们可以把一百万年在五分钟之内看完,并看到所有可能的演出。它看来很巨大,但想像Sunette实际上可能在物质中做到,例如,作为门户。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所有那些-显然的,我可以做类似的事情,所以我们可以一起看这些事情,但我们可以由几十亿或无以计数的存有中去看不同的选择,去测试可能存在于意识的所有选择,那是我们开始做的。我们开始测试选择,而显然的,很神奇的是这个特定的显现的发生是每一个人乎都是等同的。

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在天界并没有性活动-虽然你可以在你自己的"天界"创造一个表达的点。你并没有那物质性去实际表达如同一个人能在地球上这里所表达的。

所以我们在天界重新引介性活动。而我们以不同方式去做:所有存有聚在一起由一个特殊的观点中表达一体的运动:除非你可以在亲密的最高层次中一起工作-在次元界中全体如同一体,而我们认识当中所有存有-否则就会有问题。

所以便如此引介性活动-而有够神奇的-每一个表达,全部如同一体于是在此了解它只是一个表达而你现在尚无法完全了解,因为那尚未来到地球上的高潮经验之中,而你的高潮是一个表达而不再是一个"释放"。它现在大部分是一个释放或一个能量交换,或一个吸血行动-都依赖当你在从事性活动的时候你在你的心智中做什么而定-它会决定在实际过程中发生了什么。这些是表达,而在这些表达中存有会实际上"清除存在"-那是说一切非生命的会被删除;那是最终会在性活动中发生的事-在你的表达这里你会删除任何在一个单一行动中没有效的,而因此你的物质性会由任何形式的能量污染中维持干净。

但首先我们必须调查正在进行的事。所以由此我们开始了解或我们开始考虑可以将在此行星上任何地方的存有带到门户来的可能性。我们了解经由一个有趣的点那必定是可能的。我会例如说,"我要和马丁路德金说话。"然后他们会跟我说,"但他不在次元界。"所以我会跟他们说,"他在哪里?""他转世投胎了吗?"所以我会说,"好,他转世到哪里?"他们会跟我说,"他在东欧的某个地方。"所以我会跟他说,"好,去叫他!"因为在那阶段我们已经建立出我们可以跟一个即使他们已投胎转世的存有说话-那是说我们应可以令那存有来到门户,我们不完全知道会发生什么。在那阶段我们没有了解物质所扮演的角色到什么程度。
所以会发生的是我们会让马丁路德金来到如同存在于次元界的他,如同一个灵魂。但不是如同他在地球上的"那个他"。他在地球上的是一个肉身的程式。他在天界中的是一个心智的程式。

现在他在天界的是显然的以灵魂结构和阿卡莎纪录为基础的。那表示,一序列的建立出那个存有的概念的人生和记忆。所以我们可以实际上开始去回溯各种人生。所以我们没有立即了解显然的这是其运作的方式。所以,例如,我们会开始去找不同的存有。


回到 “關於Desteni”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