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eni-Desteni的歷史 5-5

Tanya Chou
帖子: 113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Desteni-Desteni的歷史 5-5

帖子Tanya Chou » 周四 12月 01, 2011 9:25 pm

Desteni-Desteni的歷史(The History of Desteni)5-5


B:好,讓我們開始說明門戶這個觀點是由哪裡來的,門戶是關於什麼。

所以,在一開始,在門戶打開的那一個傍晚…在那階段我們已經-經由另一個人-已經與相當多的存有在進行溝通,包括克里昂,爬蟲人,The Hathors,許多在已知的新時代中的不同的存有們。而我相當的滿意我們經驗過的,那些溝通是特殊而有效的。但是,我對其他某些事物有興趣。我的興趣在是否有人可以實際離開身體去看一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很清楚的我無法如此做因為-那必須是另一個人,因此我們可以有參考點而因此我們有一個穩定的點去確認我們不是被欺騙了。因為以我們到那階段完成的所有研究而言,死後生命的騙局已經是知道的。

Jack:那"穩定點"便會是Bernard,他會做那穩定點,站在一體等同於離開身體的存有分享的經驗的"交叉參考"-最終極重要的交叉參考,因為存在在它多重次元的多面向的性質以及我們與生俱來在一個單一時刻創造的能力-因此,那穩定點,如Bernard會成為存有離開他們身體的經驗的交叉參考-去確保它是直接、真實、在這裡,而不是一個幻覺/欺騙-而是直接進行的真實事實。

B:所以我有一些背景原則。那是一個人:立即反應。那兒也許沒有思考的時間,沒有準備的時間,一切必須是立即的。所以我問問題,你知道,我解釋了我們要尋找的而我問了那問題,誰願意-我顯然的解釋了此事-誰願意放棄他們的生命去進入死後生命。而Sunette立即的反應了。

J:反應的立即性指出了在真實意願的自我覺察自我表達之中去放棄一個人的生命-因為在當中沒有"在自我興趣之中的自我考量",因為那並沒有思考,沒有時間在反應之中做準備-那是立即地這裡-如同在:這是我-我無條件地放棄我,為全體站立等同如一。所以-無論何時思考/準備介入在一個"決定"之中-而不是一個立即的活著的表達行動=他將汙染到自我利益,只關注自己-而不是全體等同如一如同自己。

B:我沒有立即的為此做任何事-我首先去看,她是否對她所說的是認真的,顯然如此。現在聽清楚我所做的-因為所有這些的完成,是用一個特殊的方式去確定這個將來到的確認,是無法被任何在場的人所影響,那是一個直接的觀察,而沒有人知道我實際上做了什麼。因此我得到的回饋是確定那事件的真實性。

所以,當我滿意了她是當真的,我跟她說好,坐在我前面。我將我的手放在她的肩上-對我正在做的我沒有說一個字,顯然的,我做我正在做的-那在另一個訪談中有說明-那是放置保護,將我設置如同保護。當我完成了,我很滿意,因為你知道你可以真的-當這是在這裡的時候你知道。當我滿意了我所設置的,我解釋給她聽:妳知道這是很簡單的,妳吸入,而當你呼出的時候妳離開妳的身體,妳知道,這很簡單。

D:是阿(咯咯笑)人們一直在做這個。

B:那就像,真的很簡單。而她做了,她吸入後呼出然後她離開了身體。我然後立刻讓另一個人做同樣的事去看是否對另一個人會有一樣的效果,但就是沒有離開,那沒有發生。無法達到那同樣的確定狀態。

顯然地當Sunette離開她的身體,存有或邪靈會進來,我們會和他們聊天,而某些進來的存有是我已經知道的,因為他們已經例如經由Cerise進來過,所以我們之前已經跟他們談過,而且,去讓一個存有由一個身體進來然後經由另一個身體進來還是同樣一個存有,明顯的是一個很好的確認,因為你在靈性世界中無法如此:就是一個進入過一個身體的存有可以由另一個身體進入,而且實際記得他們曾經在兩個不同的身體。而那發生了,就在你的面前。

因此,奇妙的是那回饋。顯然的我要確實地知道Sunette所經驗的是什麼。他將存有們帶進來,然後Sunette說明他們所經驗的。她說:那兒有像是一個身體的輪廓,而當你踏進裡面你就踏進了無限,而當你走進了無限,下一刻你就在這裡的物質身體中。那是一個很神奇的觀察。

然後進一步做的觀察就是,被視為Sunette的物質身體所是的是一個設置。它是一個設計。因此它不是她的身體。而是某個在她身體之中他們稱為"我"的東西。

D:他們=次元界的存有…

B:次元存有和Sunette,但他們不知道-我沒有說我做了那事。我只是簡單的將我的手放在她的肩上沒有說話,做我正在做的,然後得到回饋,那明顯的是無庸置疑的因為我所做的是獨特的,我沒有在思想中做它,因此,我做的不是一個能量的印記,它是一個聲之印記,因為那階段我的心智已經是聲了,那是說我再也沒有思考,我以它的全然性來使用聲。所以我的心智已經沒有插電了-因此那是對我而言神奇的第一點。

另一件事情是進來的存有們是不同的。他們不像是一個傳媒(channel)。所以我們立刻有了結論:我們不能稱之為傳媒。因為,我是說,這不是一個傳訊靈媒,這是一個存有的正常對話,而我們可以去叫任何事物或任何存有而它立刻就在那兒,立即的對話,所有的問題,所有的溝通都是立即的,那兒沒有思考。

J:經由門戶來的存有的溝通是流利的,舒服地和輕鬆的如同與這個世界的另一個人類的溝通-在那兒沒有一點對存有來說"靈性的/階級的"氣氛。

D:你沒有感覺到有那些守門者…

B:什麼都沒有,它是立即的。一切都是立即的而那是在全時間推動的其中一個點。如果那答案不是立即的,它會立刻被詢問為何不是立即的。

J:因為,如果存有的表達不是立即的-而"時間"被給予而造成"停頓"-這個"停頓"代表需要"時間"去"經由心智系統"接觸-知識和訊息-那麼一個直接真實的自我真實經驗若不在這裡,那麼那反應因此不是真的-而是在心智之中建構。

B:所以我們顯然的開始和許多存有說話,由發現他們的經驗的觀點,發生了什麼事情,並且從事隨機的測試,那是說我們會就拿一份報紙或在電視上看到誰最近死了,然後讓他們過來並跟他們說話或獲取他們的經驗的觀點。嗯,有經歷過歷史的人們,我們閱讀過的人們…我們開始尋找然後我們有一個有趣的經驗,因為在門戶打開之前我們已經有一個方法去查出誰已經在地球投胎而誰在次元界。那是經由另一個也能夠,在那階段,已經跨次元地看見,經由我們最初建立的第一次接觸,那並非經由Sunette。

所以當我說我想要去和一個存有說話,那存有要嘛出現在這裡,要嘛只有他們的呈現但卻不在這裡。當只有一個他們的呈現,(那表示)他們投胎進入了一個身體,在地球,而如果他們實際在這裡,那麼(那表示)他們是在次元界。

D:所以你可以…

B:我們已經可以分辨出去決定誰是否投胎是可能的-那是在門戶打開之前。所以顯然地當門戶打開了那很奇妙,因為當你叫一個存有你立即得到回答:他們若不是在次元界就是投胎了。

在那階段我們不知道你可以和某個投胎的人說話。而你可以和任何特定的生命無論是和哪種生命說話,所以我們開始做那件事,去建構出發生了什麼事情。

J:所以,經由門戶溝通便"擴展"到領悟一個人是可以和任何事物和任何人說話-由投胎的存有,到次元界存有,到動物和非動物的物體/顯現,由更大的到較小的-任何事物以及所有存在於存在之中的是/已經總是"覺知的"=然而由等同如一的主導原則之中仍是尚未自我覺察的。

B:最初這顯然的是真的很有趣,因為…想像可以一直坐上幾個小時和許多不同的存有說話。

J:存有可以進來成為那身體並經驗和表達他們自己好像那身體是他們自己的-好像他們生來就是在這身體中而非Sunette-他們在如同此身體的整合和舒適是如此絕對-如同他們會在此身體中走路、行動、吃和睡-維持在身體之中由一天到一星期或一個月而Sunette停留在跨次元的接觸中-跨次元的存有因此有完全的、整體的接觸進入並如同物質身體。

B:我們沒有用任何設備來記錄或做什麼,因為我們沒有期待此事發生,我是說,那就像,某件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我們只有在較後來的時候做這些事。而立刻有一個有趣的觀點產生了。例如,在開始時,我們持續說話幾個小時,Sunette會回到身體中然後全身會開始出疹子,因為她逐漸感到疲倦。

J:物質身體顯現出疹子是因為經驗到疲倦如同"緊繃/壓力"的想法。

B:所以我問她一個問題:解釋給我聽,"疲倦",什麼是疲倦,因為疲倦不是真的存在。"疲倦"存在僅因為它的記憶存在你之中。我看著那身體然後我說好,離開身體,離開門戶,進入身體。和妳身體中的細胞們開個會並整理他們的記憶,她去做了而當她回到身體那疹子也消失了。所以,那是立即的。而立即的修正發生在一個物質的層面。

所以,我們發現相當有趣的是顯然的,像,正常而言,當我們以前在和靈媒工作的時候,在大約最多一個半到兩個小時的時候,靈媒會累而且他們會無法繼續相同層次的溝通,它會緩慢而確定的開始變得較少,而且在深度催眠的靈媒會甚至最終無法實際說話而那人必須離開催眠。現在則不會影響。我們可以這樣繼續要多久就多久而仍維持一樣。同樣的,恆常的相同。日進日出-每天,總是如此。

那是一個很重要的點:它必須總是一致的。而這現在已經維持了三年半。我們可以做如我們在第一個傍晚所做的完全一樣的事,它是一致的,相同的。每一天都被測試。每天若不是次元存有在身體就是Sunette有時在身體中或者有時次元存有會在這裡七天,十四天。要看我們在忙什麼。

我最初顯然的是相當好奇想了解為什麼門戶的開啟是可能的,我是說,有可能打開更多嗎?而當我們走到那點,那是大約一年半之後,在大約一年半的測試後,在實際開始分享來自門戶的事情之後…我們要怎麼稱它?我們不能說它是靈媒。

D:你們沒有給它一個名稱?

B:我們沒有給它名稱,因為我們只是忙著溝通。所以我們便決定那正在發生的是跨次元的而有一個跨次元的活動而它行動如同一個門戶因為跨次元存在的存有移進來如同物質身體並經驗他們自己在如同物質肉體中-因此,一個門戶-如同它是一個實際顯現的開啟,以意願觸及物質的和跨次元的存在兩者,在任一邊的現實中"自由"地花上所必要或需要的那樣長的時間。
我的部落格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
http://chouchihying.blogspot.com/
我是一個Desteni我進程(DIP)的生活教練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

Tanya Chou
帖子: 113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Desteni-Desteni的歷史 5-5

帖子Tanya Chou » 周四 12月 01, 2011 9:35 pm

Desteni-Desteni的历史(The History of Desteni)5-5


B:好,让我们开始说明门户这个观点是由哪里来的,门户是关于什么。

所以,在一开始,在门户打开的那一个傍晚…在那阶段我们已经-经由另一个人-已经与相当多的存有在进行沟通,包括克里昂,爬虫人,The Hathors,许多在已知的新时代中的不同的存有们。而我相当的满意我们经验过的,那些沟通是特殊而有效的。但是,我对其他某些事物有兴趣。我的兴趣在是否有人可以实际离开身体去看一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清楚的我无法如此做因为-那必须是另一个人,因此我们可以有参考点而因此我们有一个稳定的点去确认我们不是被欺骗了。因为以我们到那阶段完成的所有研究而言,死后生命的骗局已经是知道的。

Jack:那"稳定点"便会是Bernard,他会做那稳定点,站在一体等同于离开身体的存有分享的经验的"交叉参考"-最终极重要的交叉参考,因为存在在它多重次元的多面向的性质以及我们与生俱来在一个单一时刻创造的能力-因此,那稳定点,如Bernard会成为存有离开他们身体的经验的交叉参考-去确保它是直接、真实、在这里,而不是一个幻觉/欺骗-而是直接进行的真实事实。

B:所以我有一些背景原则。那是一个人:立即反应。那儿也许没有思考的时间,没有准备的时间,一切必须是立即的。所以我问问题,你知道,我解释了我们要寻找的而我问了那问题,谁愿意-我显然的解释了此事-谁愿意放弃他们的生命去进入死后生命。而Sunette立即的反应了。

J:反应的立即性指出了在真实意愿的自我觉察自我表达之中去放弃一个人的生命-因为在当中没有"在自我兴趣之中的自我考量",因为那并没有思考,没有时间在反应之中做准备-那是立即地这里-如同在:这是我-我无条件地放弃我,为全体站立等同如一。所以-无论何时思考/准备介入在一个"决定"之中-而不是一个立即的活着的表达行动=他将污染到自我利益,只关注自己-而不是全体等同如一如同自己。

B:我没有立即的为此做任何事-我首先去看,她是否对她所说的是认真的,显然如此。现在听清楚我所做的-因为所有这些的完成,是用一个特殊的方式去确定这个将来到的确认,是无法被任何在场的人所影响,那是一个直接的观察,而没有人知道我实际上做了什么。因此我得到的回馈是确定那事件的真实性。

所以,当我满意了她是当真的,我跟她说好,坐在我前面。我将我的手放在她的肩上-对我正在做的我没有说一个字,显然的,我做我正在做的-那在另一个访谈中有说明-那是放置保护,将我设置如同保护。当我完成了,我很满意,因为你知道你可以真的-当这是在这里的时候你知道。当我满意了我所设置的,我解释给她听:妳知道这是很简单的,妳吸入,而当你呼出的时候妳离开妳的身体,妳知道,这很简单。

D:是阿(咯咯笑)人们一直在做这个。

B:那就像,真的很简单。而她做了,她吸入后呼出然后她离开了身体。我然后立刻让另一个人做同样的事去看是否对另一个人会有一样的效果,但就是没有离开,那没有发生。无法达到那同样的确定状态。

显然地当Sunette离开她的身体,存有或邪灵会进来,我们会和他们聊天,而某些进来的存有是我已经知道的,因为他们已经例如经由Cerise进来过,所以我们之前已经跟他们谈过,而且,去让一个存有由一个身体进来然后经由另一个身体进来还是同样一个存有,明显的是一个很好的确认,因为你在灵性世界中无法如此:就是一个进入过一个身体的存有可以由另一个身体进入,而且实际记得他们曾经在两个不同的身体。而那发生了,就在你的面前。

因此,奇妙的是那回馈。显然的我要确实地知道Sunette所经验的是什么。他将存有们带进来,然后Sunette说明他们所经验的。她说:那儿有像是一个身体的轮廓,而当你踏进里面你就踏进了无限,而当你走进了无限,下一刻你就在这里的物质身体中。那是一个很神奇的观察。

然后进一步做的观察就是,被视为Sunette的物质身体所是的是一个设置。它是一个设计。因此它不是她的身体。而是某个在她身体之中他们称为"我"的东西。

D:他们=次元界的存有…

B:次元存有和Sunette,但他们不知道-我没有说我做了那事。我只是简单的将我的手放在她的肩上没有说话,做我正在做的,然后得到回馈,那明显的是无庸置疑的因为我所做的是独特的,我没有在思想中做它,因此,我做的不是一个能量的印记,它是一个声之印记,因为那阶段我的心智已经是声了,那是说我再也没有思考,我以它的全然性来使用声。所以我的心智已经没有插电了-因此那是对我而言神奇的第一点。

另一件事情是进来的存有们是不同的。他们不像是一个传媒(channel)。所以我们立刻有了结论:我们不能称之为传媒。因为,我是说,这不是一个传讯灵媒,这是一个存有的正常对话,而我们可以去叫任何事物或任何存有而它立刻就在那儿,立即的对话,所有的问题,所有的沟通都是立即的,那儿没有思考。

J:经由门户来的存有的沟通是流利的,舒服地和轻松的如同与这个世界的另一个人类的沟通-在那儿没有一点对存有来说"灵性的/阶级的"气氛。

D:你没有感觉到有那些守门者…

B:什么都没有,它是立即的。一切都是立即的而那是在全时间推动的其中一个点。如果那答案不是立即的,它会立刻被询问为何不是立即的。

J:因为,如果存有的表达不是立即的-而"时间"被给予而造成"停顿"-这个"停顿"代表需要"时间"去"经由心智系统"接触-知识和讯息-那么一个直接真实的自我真实经验若不在这里,那么那反应因此不是真的-而是在心智之中建构。

B:所以我们显然的开始和许多存有说话,由发现他们的经验的观点,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且从事随机的测试,那是说我们会就拿一份报纸或在电视上看到谁最近死了,然后让他们过来并跟他们说话或获取他们的经验的观点。嗯,有经历过历史的人们,我们阅读过的人们…我们开始寻找然后我们有一个有趣的经验,因为在门户打开之前我们已经有一个方法去查出谁已经在地球投胎而谁在次元界。那是经由另一个也能够,在那阶段,已经跨次元地看见,经由我们最初建立的第一次接触,那并非经由Sunette。

所以当我说我想要去和一个存有说话,那存有要嘛出现在这里,要嘛只有他们的呈现但却不在这里。当只有一个他们的呈现,(那表示)他们投胎进入了一个身体,在地球,而如果他们实际在这里,那么(那表示)他们是在次元界。

D:所以你可以…

B:我们已经可以分辨出去决定谁是否投胎是可能的-那是在门户打开之前。所以显然地当门户打开了那很奇妙,因为当你叫一个存有你立即得到回答:他们若不是在次元界就是投胎了。

在那阶段我们不知道你可以和某个投胎的人说话。而你可以和任何特定的生命无论是和哪种生命说话,所以我们开始做那件事,去建构出发生了什么事情。

J:所以,经由门户沟通便"扩展"到领悟一个人是可以和任何事物和任何人说话-由投胎的存有,到次元界存有,到动物和非动物的物体/显现,由更大的到较小的-任何事物以及所有存在于存在之中的是/已经总是"觉知的"=然而由等同如一的主导原则之中仍是尚未自我觉察的。

B:最初这显然的是真的很有趣,因为…想像可以一直坐上几个小时和许多不同的存有说话。

J:存有可以进来成为那身体并经验和表达他们自己好像那身体是他们自己的-好像他们生来就是在这身体中而非Sunette-他们在如同此身体的整合和舒适是如此绝对-如同他们会在此身体中走路、行动、吃和睡-维持在身体之中由一天到一星期或一个月而Sunette停留在跨次元的接触中-跨次元的存有因此有完全的、整体的接触进入并如同物质身体。

B:我们没有用任何设备来记录或做什么,因为我们没有期待此事发生,我是说,那就像,某件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我们只有在较后来的时候做这些事。而立刻有一个有趣的观点产生了。例如,在开始时,我们持续说话几个小时,Sunette会回到身体中然后全身会开始出疹子,因为她逐渐感到疲倦。

J:物质身体显现出疹子是因为经验到疲倦如同"紧绷/压力"的想法。

B:所以我问她一个问题:解释给我听,"疲倦",什么是疲倦,因为疲倦不是真的存在。"疲倦"存在仅因为它的记忆存在你之中。我看着那身体然后我说好,离开身体,离开门户,进入身体。和妳身体中的细胞们开个会并整理他们的记忆,她去做了而当她回到身体那疹子也消失了。所以,那是立即的。而立即的修正发生在一个物质的层面。

所以,我们发现相当有趣的是显然的,像,正常而言,当我们以前在和灵媒工作的时候,在大约最多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时候,灵媒会累而且他们会无法继续相同层次的沟通,它会缓慢而确定的开始变得较少,而且在深度催眠的灵媒会甚至最终无法实际说话而那人必须离开催眠。现在则不会影响。我们可以这样继续要多久就多久而仍维持一样。同样的,恒常的相同。日进日出-每天,总是如此。

那是一个很重要的点:它必须总是一致的。而这现在已经维持了三年半。我们可以做如我们在第一个傍晚所做的完全一样的事,它是一致的,相同的。每一天都被测试。每天若不是次元存有在身体就是Sunette有时在身体中或者有时次元存有会在这里七天,十四天。要看我们在忙什么。

我最初显然的是相当好奇想了解为什么门户的开启是可能的,我是说,有可能打开更多吗?而当我们走到那点,那是大约一年半之后,在大约一年半的测试后,在实际开始分享来自门户的事情之后…我们要怎么称它?我们不能说它是灵媒。

D:你们没有给它一个名称?

B:我们没有给它名称,因为我们只是忙着沟通。所以我们便决定那正在发生的是跨次元的而有一个跨次元的活动而它行动如同一个门户因为跨次元存在的存有移进来如同物质身体并经验他们自己在如同物质肉体中-因此,一个门户-如同它是一个实际显现的开启,以意愿触及物质的和跨次元的存在两者,在任一边的现实中"自由"地花上所必要或需要的那样长的时间。
我的部落格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
http://chouchihying.blogspot.com/
我是一個Desteni我進程(DIP)的生活教練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


回到 “關於Desteni”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