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 Desteni農莊死去的蒼蠅

Fred cheung
帖子: 244
注册: 周五 4月 09, 2010 3:30 am

最近在 Desteni農莊死去的蒼蠅

帖子Fred cheung » 周四 5月 06, 2010 9:25 am

最近在 Desteni農莊死去的蒼蠅[ The Latest Dead Fly at the Farm]

日期: 2008年 11月 12日


[注: Bernard == 班, 蠅 == 蒼蠅]

班: Ok, 帶今日最近死了的蒼蠅進來.[很可笑的是在農莊這裏有數不盡的蒼蠅. 全屋周圍都佈滿蒼蠅紙, 而這些紙經常要更換 - 通常一周數次, 因為他們很快就會堆滿了蒼蠅]

Sunette 吸氣跟着呼氣. 跟着, ehem[類似剛睡醒的聲音], 那蒼蠅就在這裏/來了.

蠅: 係.

班: 分享你的經歴.

蠅: 什麼[意思]?

班: 分享是什麼經歴導至你會等如一隻蒼蠅的.

蠅: Um, 你想要就我所記得對上一次[在世時]的故事?

班: 是啊.

蠅: 唔, 我以前是其中一個乞人憎[/討人厭]的人相信他自己是世界的主人[統治者]. 喜愛女人, 我熱愛酒精[/飲酒]和汽車和欖球運動. 而是啊...大概是這樣了. 我[生前]整個世界都只是圍繞着[追逐着]這些.

Um, 我死了. 我進入了跨次元空間存在間, 而 Um, 跟着他們[空間人仕]講關於對自己寛恕和對自己誠實和等如和一體, 和所有關於這些的. 而我說, '不要. 我想重新投胎再回來.' 因為我當時看不到誰是真正在掌管一切的, 或那樣去做的原因, 坦白地, 完全看不到/看不明. 我當時看得到是每個人都想在盡力朝着的目標進發[注 1]"但是", 我把所有其他人類放在考慮之內, 而我當時看到没有其他人會去做的, 所以我跟其他人一樣不參與也罷, 而或者我同樣可以[像以往]一樣投胎和享受我的人生. 我想回去再和另一個女人上床, 酒精, 欖球, 汽車那些種種的. Um, 因為我相信我以前是漂亮的[應指人生], 有把握可以控制我自己的投胎. 而, uh...而所以當我投胎後我吃了一驚.

[注 1]: 在跨次元空間'時間'可以說並不存在所以是可以看到結果但很難看到幾時發生, 因為那裏'時間'不存在只有一刻/瞬間/事件與事件的連接, 我自己閱讀察覺的.


首先, 我試過在一個...um, 那些東西叫什麼來的? 大象? Um, 那是...um, 被射倒, 用刀, 殺死, 被活生生屠宰那種. Um...那些是很深痛的體驗. 我當時不明白為何會那樣[投胎失預算]...um, [是]我並不想去看原因. 我當時是知道原因的[應指再回到天界後]. 但, 我隨後在想, 可能過了這次之後我可以重回我上次的人生, 投回那樣的環境. 但每一次我投胎, 我所親身經歴過, 被屠殺的動物. Um, 我試過在一個小孩裏面是, um, 是被謀殺的, 強暴的, 被殺死的. 我試過在數個地方/程況都是極慘痛的. 而現在我剛試過變成一隻蒼蠅. 而我仍然在[萬物]鏈中向下移, 由較大的動物們轉到較細的動物. 我現處於一隻小蒼蠅的形式. 而, um...看, 基本上是學會了我並不能控制我會在那裏着陸[指投胎]. 我...無可能, 因為...這不是等如和一體的. 我没有對自己誠實. 如果你無對自己誠實, 你會被存在萬物用盡一切辨法去攪死你自己. [萬物]即是你自己[注 1].

[注 1]: 你不對自己誠實引至萬物等如自己反顯/對等以不忠於你的意向讓你體驗, 直到你體驗明白自己對一切的互動實質上是'自己將會接受的對待', 一體化並互相對等的. 這是我的察覺.


在過程中我不是察覺到很多. 我會需要去應用[注 1]否則會一直到最...最 現存[虐待/搾壓]的最低層. 跟着我會有另一個[期間聽不明]而如果我真的, 我[期間聽不明] - 但我真的不想再那樣重做一次. 我真的不想再重新體驗一次那些, 我所經歴過的一切. 而我會透過個人[體驗]的程序去看我可以怎樣栛助和支援我自己[注 2], 跟着去投胎去改過[自己]同時亦要解決存在萬物的苦況. 但[投胎目的]有一點不同是, 你知道嗎? 去為了改變[苦況].

[注 1]: 應指在投胎在世的期間 - 對自己誠實. 因為在跨次元空間是没有物質實體作反映 是不能/很難'應用'的, 如像'魔物/邪靈'般不會反醒因為根本没有肉身或任何物質去'反'給自己看只會根據自己的'以往本性'去不停運作. 並不大像我們有物質性身體穏定自己和透過外在世界的反映觀看到底什麼是包含在本性裏面而透過呼吸去改變自己. 這是我的閱讀察覺.

[注 2]: 透過支援外在'其他人'實際"反向"是在幫助自己 - 在等同對等內是你'付出給與了'你的對象/目標而'它'反向的'對等回報'對待你, 只是以不同形式不同'角式'去'顯現'. 基於'所有都是一體的'.


Um, 那並不是...很有趣的經歴. 我當時並没有預料到那樣的. 完全不是那回事. 所以我被完全地"醫好"了放棄我的欲望. 十分正統[有效]地. 十分透切地. 我不會建議/投影這些經歴發生在任何其他人身上.

與蒼蠅的環節完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viewtopic.php?f=147&t=880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蒼蠅整理過後, 第二次透過連接口寫的詳文]

前體育運動迷投胎等如一隻蒼蠅[ Ex Sports-Fan Reincarnated as a Fly]

日期: 2008年 11月 13日


'唔, 我以前是其中一個乞人憎[/討人厭]的人相信他自己是世界的主人[統治者]. 喜愛女人, 我熱愛酒精[/飲酒]和車[如跑車]和欖球運動. 而是啊...大概是這樣了. 我[生前]整個世界都只是圍繞着[追逐着]這些.'

我死去了.

我去到跨次元空間存在間, 進入了所謂我'個人的進程'而每個人都在交流和應用自己寛恕和對自己誠實和等如和與所有一體化, 和所有那些和所有一切牽汲到這個進程的.

而我'跨次元空間性地'去看所有一切包括人類和跨次元空間人仕與存在萬物現時的關係[去推算], 與地球世界現況的關係, 與當時地球人的根性而決定: '不要. 我不想走這個進程, 我會寧願投胎回到我的前生去體驗一個滿佈女性, 豪飲豪醉[酒精], 汽車和體育運動的人生. '因為我看不到'導至'[the 'cause' - 亦可結合解作'掌管生命的神']這個對自己誠實, 自己寛恕互相等如和一體的進程, 或為何要那樣去做, 真的, 完全[看不到].

我當時看得到/明白每個人想透過進程而走到的目標點, "但是", 就如我所說, 我把所有'唯獨以上提到的幾點'放了入自己考慮之內, 而我當時見到無其他任何人是會實際真正去做進程的, 以至帶來真正的改變[注 1]. [他當時看]這個進程不會成功的和所有現存的是'己成敗局'而這會花上數千又再數千年[的時間]去換取一個會改變的"可能性".

[注 1]: 我自己估計是因為他本質對自己不誠實所以他看到的'亦'不會反映真象給他看.


所以基於那樣的[觀]點去看所有萬物, 我結論出我一樣不去做[進程]也罷, 意思是並不去投入參與這樣的進程但仍舊投胎和去享受一次人生. 我想擁抱[剛離開了我]與上世一模一樣的人生, 包圍着女人, 酒精, 欖球和汽車; 這個世界的低俗/低級樂趣供應給一個像我擁有巨大的財富任我去差遣所有人去準備/供給那些娛樂給我私人享用. 我當時相信我在掌管着自己的投胎, 而我可以選擇和決定我想投胎到那裏和想[在世時]走那一條的人生道路. 拉屎的, 而就那樣當我與剛訣別了的上一世充斥着女性, 酒精, 汽車和體育, 特別是欖球而緊隨着再去投胎時 - 我吃了一驚.

首先, 我是投胎等如一隻大象和體驗自己等如一隻大象落入了違法捕獵者們的手中和活在體驗整個痛苦[/慘痛]折磨的過程由先被射了數槍使不能動彈 - 跟着被捕獵者們高興地用大砍刀活生生地屠殺同時那些人撕扯我的象牙而當我越因為痛楚和臨死前[爭扎而]極度痛苦在嚎叫 - 他們就越笑得大聲就等如他們眼前所見的只一幅/一堆"金錢"的圖畫. 我被遺下等死. 但這不是故事的終結 - 獅子們來到當我還在生時撕開我和吃我的肉. 躺在那裏我最終死去了. 這是極度的痛楚/傷害的.

經過這次投胎後我的反應是: "天殺的吃了什麼屎"? 我當時並不明白什麼狗屎原因我會需要有那樣的體驗. 但很明顯地那些欲望當時仍然活在我裏面, 要回到一個充滿被女人, 酒精, 汽車和體育運動包圍的人生和當時我在跨次元空間存在內希望, 經過了這次的大象體驗, 我今次會可以實現了.

它同樣没有發生.

我繼續投胎變成體驗動物被虐待, 屠殺和被人類興奮地活生生折磨或虐殺至死的. 而我'親身'地體驗到這些痛楚; 真正極大的苦悶在裏面但不能宣洩出來的痛楚, 在傾刻間這些痛苦就像會永遠地持續下去而不會停止.

我試過投胎進體驗成年人和小孩死於饑餓, 死於身體虐待, 被謀殺, 死於被先強暴後殺死的 - 所有從動物到人類被其他人苛虐而死的. 我都經歴過和親身地體驗過.

而現在我剛體驗到一隻死於粘在蒼蠅紙上的蒼蠅我粘在上面在掙扎過程導至的筋疲力竭而死, 就有如人類死於極度的體力透支但實際上是增強了的體驗[注 1]. 那[休驗]是很真確實在的.

[注 1]: 以我所閱讀空間性人仕的敏感度是人類的十陪.


我仍然在'沿着[受苦的]結構鏈一直走下去'由體驗較大的到逐漸比較細的, 投胎在較大和較細的裏面去實際體驗, 折磨性地死於人類的手上, 而就這樣地, 我仍然在繼續.

明白我所指的投胎並不是透過誕生的投胎. 不是的, 我投胎在/透過時刻/瞬間而與他們一起經歴體驗[注:分享等如他們的時刻/瞬間]而我是在當中忍受/感受着[任由]被其他人仕處置的.

就那樣, 我與另一個已經在裏面的人仕合體/等如, 就例如, 在投胎顯現/實體化為一隻大象或小孩而與他們共同去體驗那經歴, 他們被和透過其他人仕怎樣的對待/處置 - 而我絶望和無助地處於過程當中, 因為我不能改變我所要忍受的[注:只能接收] - 因為我並没有對自己誠實等如[所有]生命即互相等如和一體處於這裏內.

因此, 我仍然沿着投胎轉世的結構鏈等如與其他動物合體經歴死於人類的手裏或透過他們創造的[注 1]. 而以下是我至今所察覺到的:

[注 1]: 透過參與如思想實體化在外世界存在的事件或產物.


我存活在欲望中[而這欲望]界定了存活就只是為了我, 我自己和只有我[的快感] - 魯莽大膽地去相信世界就只有我[隨我私人喜歡去做], 我自己和只有我[的快感], 而我渴望得到一個可以享樂和巨富奢華充滿着女人, 酒精, 汽車和體育運動[特別是欖球]一切以都以[我去體驗]這些為最首位而其他一切存在萬物都可以被犧牲的.

我意思指, 當你從日常生活中聽聞或從新聞或電台聽聞有動物被屠宰, 虐待, 暴力對待, 殘殺, 非法捕獵和饑荒在世界"某處正在發生"的消息時你只會用'半隻耳'[麻目地]去聽. 你急不及待要收聽[最尾的]體育環節而不會真正'聽入耳'或[真正]會在意這個世界正在發生什麼狗屁的事. 因為無論在任何那一方面你本身並没有因此而直接受襲或身同感受.

那是[因為]表面上到目前為止你的[被預設]人生即是你現正活於其中的 [路程], 就舉例如我的一樣在我以往的人生是頗'正常'和'美好'的和不能瞭解或領會到這些[報導有關的]人仕和動物實際上體驗到的, 因為你本身是被極度預遍排了去沉醉在你這刻的人生所擁有的樂趣和奢華內.

同一時間, 你的腦袋裏面什至丁點兒也不會預留去考慮需要經歴那些動物或人仕[的慘況] - 因為你自己已完全被/透過你活在的人生[路程]裏所擁有的[奢華享受]完全佔據了.

這個世界裏存在着一種極大的謬誤 - 是每個人都以為在世界存在/發生的事, 就其他人仕的糟遇和什至乎動物界每天每天持續的受苦並非他們一手參與所做成的所以不需要承擔責任. 什至乎以為一隻動物只不過是一頭畜牲而没有'察覺性'存在也算是謬誤.

我試過在動物裏面等如一隻動物而老兄, 你跟屠殺一個人並没有兩樣, 基於一隻動物或人類分別所體驗到的[注 1], 被屠殺[事實與結果]是無分別的. 一隻動物的體驗是與一個人的體驗是完全一模一樣的而一隻動物同樣是一個[空間]人仕投胎過來的就等如一個人類一樣亦是由[空間]人仕投胎過來的, 只不過是存在於不一樣的物質性形態, 分佈在世界不同的地方有著不一樣的溝通方法.

[注 1]: 以我所閱讀, 動物並不是透過思想而是與身體直接'連接'敏感度是人的十陪.


我當時並不明白這點, '等如和一體'與及它真正意昧着些什麼. 現在我[終於]明白了. 每一隻動物就是我自己[暫時分離了的自己], 每一個人類亦都是我自己 - 那班獵人與那隻獵物同時存在於動物世界和人類社會的[注 1].

[注 1]: 都是自己 他自己怎樣以往對自己而反顯在他的經歴之內不過 - 角式對調了, 前世他怎樣對萬物這刻他自己去體驗'以往他'怎樣對待萬物 - 的後果. 生命透過'對等體驗'讓他'明白'對等的存在, 以不同的人生"串連"給他去察覺. 但這亦不完全是"他"的責任, 他的存在是因為他實際存在於萬物裏每一個"人仕"裏面所以他才以此種形式出現. 但他當時並没有察覺而去"改變自己", 所有萬物現時是本質一體但形式分離像全都是一杯水的本質但被汽泡分隔 - 而我們以為自己就是汽泡忘了本質是水[萬物的源點-所有生命等同和一體的源頭]. 這是我的察覺.


那大象因為象牙而被活生生屠殺的和獵人們為了象牙而去屠殺大象的兩者都是我自己 - 我在做這樣的行為. 我在容許這些出現因為他們都是我.

雖然例如我聽聞過違法捕獵者為了長牙怎樣對待如大象等的動物, 雖然我聽聞過有小孩和成年人被強暴和謀殺, 雖然我聽聞過有小孩和成年人死於饑荒, 雖然我聽聞過有小孩在苦工奴役工廠死於疲勞過度所有都有聽聞和從電視中看過 - 那樣的實況並没有發生在我自己的身上, 並不存在於'我的世界/天地裏面', 當我在世時的人生裏面就只是圍繞着女人, 酒精, 體育運動和汽車.

那一刻中在我投胎的過程中[以上所提及到的]都變成了我的現實去體驗真實的痛楚和折磨[以証明他聽聞的]那些動物和人類在受苦的[本質實際上]都是我 - 對待他們的其他人類亦都是我 - 而那樣的現實事件是真真確確的存在和牽汲在受苦經歴裏面的動物和人類的體驗是真實的.

我察覺到為何我會有那樣的經歴和為何會體驗那些'指定'人類和動物死於任由其他人類的擺佈 - 在我參與等如體驗的投胎/轉世中'真正導至的原因和為何有那樣的死法'是因為其他人類的欲望引至無辜的動物和人類需要受苦的各種後果.

舉例:

我體驗我自己等如一隻大象活生生被摧廢為了我的象牙:
非法捕獵者對"金錢"的"欲望"; 當他們活生生屠牢我的時侯他們眼中所看見的是"金錢"的畫面.

我體驗我自己等如一個小孩被強暴和謀殺:
那些強暴犯為了性行為和想被醫治[如愛滋病]的"欲望". 相信與一個純真的小孩發生性行為和謀殺那小孩作獻祭會起到醫治疾病的效果.

我體驗我自己等如一隻活生生被屠宰的動物:
屠房對"金錢"的"欲望"透過提供肉食給消費者去購買以確保有利潤收入.

我體驗我自己等如一個餓死的小孩:
某些人類對富豪, 暢快享受這些而只有透過"金錢"才可以有權去享受的"欲望" - 這樣的人數上百萬無數那麼多 - 為了供應/顯現/實體化這些給他們享用, 相對地上百萬的人分佈在不同的國家就要捱餓[注 1].

[注 1]: 平衡/對等中和, 光與暗 巨富與赤貧 美麗與醜陋 快樂與悲痛 對與錯[以一般的通用察覺去判斷 common sense]. 兩極化都必需"同時"存在就如正極與負極必需同時存在否則能量就不會產生和流動, 問題在所有萬物都只想站在正但無人想站在負那面[承負對享受正的連帶負後果], 這個世界所有的都是基建在兩極能量性而不是聲表象 - 中性恒久的. 但由於所有生命'在這裏'本質是一體的, 相對 - 對待與及被對待亦是一體的, 正, 負, 對流全都分別現在是, 以往是, 將會是自己體驗到的一體的. 我的察覺.


每一個我經歴過是'特定和針對性'的投胎/轉世 - 那些事件的實體化/出現是透過及由於其他人類, 即是我自己, 活在"欲望"所引起的.

是什麼存活在我裏面唯一的界定了所有我自己而我基於對這點作出一個'看似'是自己的'選擇'[注 1]只為了想去存活在和體驗對女人的'愛', 酒精, 體育運動和汽車而管他媽的其他存在萬物死活?

[注 1]: 選擇並不真正存在|o|, 選擇假象系統/結構體存在. 參考文章 "Winged 2: 選擇 - 終極的至尊騙局". 如 22世紀殺人網絡第二集[ matrix]中 neo與 architect的對話 - 選擇就是引至問題的根源, 把所有在 Desteni所察覺到的應用回兩人的 5分鐘對話, 我差不多會說極大部份的詸都解開了没有 Desteni 的資料, 那會像不知那裏丢來的一把鑰匙但你完全不知道鎖在那裏. 這些是我的察覺.


答案是"欲望".

所以, 在我所有實際體驗過的投胎裏 - 我察覺到在我裏面接納和容許在這個世界存在[的事件]導至那些人類和動物要休驗那些[後果]經歴是因為我接納和容許自己存活在[/受制]於和等如欲望和不願意去放棄"我的欲望".

我察覺到違法捕獵, 屠宰, 謀殺, 強暴, 虐待, 饑荒之所以會發生在其他人身上是因為和透過人類繼續接納和容許他們自己存活在和等如欲望 - 最主要是渴望性行為與及/金錢 - 一味只顧去滿足他們私人的欲望亦同時表明: 管他媽的其他一切死活 - 我想要而我會得到我渴望的一切.

所以, 在我裏面, '選擇'了我的欲望那邊而且站在所有管他媽的其他一切死活, 這個世界和其他人類和動物即是我自己實際上所要經歴和體驗[/承受]的那方並與他們等如和一體 - 我是在接納和容許欲望連帶的後果與及人類存活在欲望內驅使下的行為諸如強暴和違法捕獵和屠宰在這個世界之內存在.

我現在明白等如和一體的'意思' - 如果我活在欲望裏面, 我接納和容許欲望存活這個世界之內[注 1], 活在欲望裏面的人類亦是我自己與及接納和容許自己體驗和等如欲望所帶來實體化顯現在這個世界的後果/苦果.

[注 1]: 因為我自己本質與萬物'本質上互相等同' - 本質是一體的, 只是形式上暫處於'汽泡分隔'狀態.


所以, 你的投胎會是一體和等如你所接納和容許自己存活在'所等如於的/所界定為'的並把你所接納的真正本性顯露為實際的[後果/苦果讓你自己去]休驗/明白.

對我來說, 那是欲望 - 而我投胎進入欲望真正本性的實體化體驗與及附帶會實體化的後果[是]一體和等如我所接納和容許自己存活在和界定自己等如的, 即是'欲望'.

欲望就是欲望 - 無論以何種方式存活在或在這個世界透過人類去以什麼方式去實踐 - 欲望始終[本質]就是欲望.

當我活在性欲裏面而在酒吧和夜總會[付費]'揀選'女人並與她們發生性行為, 跟另一個活在性欲裏面的男人在酒吧和夜總會揀選女人或在街上拐帶小孩並強暴她們全都是一樣的 - 性欲就是性欲. 在我裏面接納和容許自己活在性欲裏面 - 我接納並容許世上所有其他人類[他們亦即是我自己]活在性欲裏面 - 我所以需要對那被強暴的小孩承擔責任, 因為那強暴犯活在性欲之內等如我接納和容許自己活在性欲之內[我們萬物全都是一體的].

我們相信以為[注 1]這個世界或現實中没有事情[/大部份]會是'互相連鎖'的, 但當你死了和體驗自己和在跨次元空間裏觀看 - 你[會]看得到你自己要對引至所有存在這個世界上的一切負上的責任, 什麼被實體化了/反顯[苦果]在而存在於世上和世界其他人仕即亦都是你自己所需要體驗/承受的, 其他人[作惡者]亦都是你自己對其他人仕或動物所做出的行為 - 都源於你對自己接納和容許自己[什麼]等如/活在裏面的.

[注 1]: 如只着重眼裏看得見的'短暫生命'和追求體內的能量性/電流性'刺激感覺'.


我察看過了, 透過實際體驗了因為我接納和容許活在欲望中經其他同樣亦活在欲望裏的人類並因此而對付其他動物和人類他們所需要忍受的後果/苦果 - 無知地相信我的欲望是'很正常'和'無什麼大不了的'並除了我自己之外與其他人一切或會發生的事物毫無關係而只不過是我與我自己的體驗罷了: "巨大的謬誤".

所以我可以說我的欲望包括女人, 酒精, 汽車和體育運動己經被醫好了 - 透過察覺到 我過往所接納和容許只専注在不斷滿足我的欲望而對這世界所做成的後果/苦果即是我體驗在其他人類和動物亦都是我自己裏面.

|o| - 很多人會可能讀到這遍文章並激烈地拒絶對存在這世界的一切以饑荒, 偷獵, 屠牢/殘殺, 謀殺和強暴出現而去承擔任何責任 - 但細心地觀察, 所有這些實體化事物存活在並等如對"性"或"金錢"的"欲望".

我是過來人, 是同樣那個正在閱讀這遍文章並以嘲笑來回應而我是肯定死後在跨次元空間存在內你仍然只是會關心你, 你自己同樣會管他媽的其他一切死活和只關心及想辨法怎樣去滿足實現你私人的欲望 - 而我會說對你最佳的醫治方法, 會是跟我所經歴過的一模一樣地去實身體驗, 就像我一樣你自己實際地去察看.

我曾經是個幼稚和乞人憎[/討人厭]被他自己的"[完全]以私人自我為中心"的欲望愚弄着存活在相信我自己並不與所有一切萬物是等如和一體的, 而我是不需要為這個世界現存的一切承擔責任 - 而因為這個信念產生/實體化了被我合理化了看似是'決定'[選擇的假像]而不想去放棄我的欲望去站在互相等如和一體即萬物所有生命和真正的對我自己所引至的[如苦果]承擔自己的責任, 是因為我所引至需要實體化的苦果[亦都是]我自己 - 但明顯地相信我可以賦予自己權力/自由, 這權利去'決定'我想去那裏和可以透過投胎去滿足和繼續去存活在我的欲望之內.

可是, 在我存活的故事中起了微妙的扭曲 - 我得嘗所願, 等如及在這個世界, 這個現實內體驗我的欲望透過我所投胎後要忍受即是那些實體化了欲望的後果/苦果根源自我接納和容許存活在欲望在而引起的.

那個幼稚和乞人憎[/討人厭][完全]被他自己"以自我私人為中心"欲望為存活的我已經改變了, 因為我不再能夠拒絕否認或漠視我以往所接納和容許透過和即是我的接納和容許存活在和等如欲望 - 因為我真真正正親身體驗過等如因為欲望而對世界造成及實體化了的後果亦即[同樣是]我自己.

我永不再要接納或容許我自己存活在欲望之內 - "永不再要", 我戒掉了. 這是[我們自己]該死可恨的羞恥其中某些人會必需體驗我所經歴/忍受過的即是那些報以嘲笑這些我與你們分享的 - 反而輕鬆地說, '生命這就是這樣的了' - 是你決定你的體驗的 - 你獨個兒在這存在萬物中所會經歴的而我並不希望任何一個人有與我同樣的體驗. 但不幸地, 我必定要承認為了一次過放棄你所有的欲望和站在互相等如和一體等如所有萬物和真正他媽的去關心和對你所接納和容許你自己去存活在和參與在內的事承擔自己的責任.

用一般通用察覺[ common sense]去看等如和一體這點: 如果你接納或容許你自己去存活在欲望裏面, 你接納和容許連帶隨後實體化/引至的後果/苦果即是現今這個世界[ 極大部份基建在欲望上]亦都即是你自己[注 1] - "停止"接納和容許你自己存活在等如欲望透過那些工具[注 2]你必需要栛助和支持你自己. 從而不必需要體驗我所體驗過的就而已經明白和察覺[ 等如和一體的]這點, 為了你自己, 你存在的[一體]本質和作為你自己[萬物中扮演的角色]同時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注 1]: 的外在反顯你亦大家即共同的內在.
[注 2]: 如自己恕寛, 對自己誠實和以後自己糾正應用.


我唯一蒙騙了的就只有我自己用以下的籍口/逃避: '無其他人將會去改變所以為何我一定要去做', 或'這已經是太遅了, 我們已是死症' 或 '這實在將會花太長的時間, 我倒不如暫時享受我活在欲望裏面我那些想去滿足我, 我自己和我[的快感]的', 我蒙騙不到任可人除了我自己. 因為我察覺到我利用那些籍口嘗試去操控我自己去確認/認同我的意圖去繼續存活在對自己欺騙而不他媽的去關心所有其他的事情或人仕的死活 - 但嘗試去繼續漠視和拒絶承認正在這個世界蔓延的[如苦況].

我看到了欲望真正卑劣和作嘔的本質的一面 - 我從始戒斷了.

與我一起加入我的行列 - 而我們一起站在一體和等如這點 - 不再接納和容許我們自己存活在欲望和真正地察覺到每一個人本身都可以帶來改變和本身正是那答案和這世界的改變 - 透過我們在每一刻呼吸這裏去改變和轉變我們所接納和容許現今存活[的模式]等如不斷地改變和轉變我們在這裏的實際本性透過毎一刻的呼吸與及[將我們自己] 等如對自己誠實的一般通用察覺[ self honest common sense]考慮所有等如一體和互相等如 - 那[才]是我們真正的本來面目/本質.


原著:Leroy 校訂: Darryl Thoma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desteni.org/Osho/reincarnation1.ht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ranslated by Fred Cheung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Yang Xi
帖子: 41
注册: 周一 1月 03, 2011 2:09 pm

Re: 最近在 Desteni農莊死去的蒼蠅

帖子Yang Xi » 周二 1月 04, 2011 11:29 pm

以上讯息,真确么?
如果真确,足以令阅读者的世界观为之一变了啦。
可以转载么?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最近在 Desteni農莊死去的蒼蠅

帖子吴 畏 » 周三 1月 05, 2011 12:10 pm

你问Fred是否可以转载吧。存在之中所有的事物都是可以交流的,动物、植物、自然界、天气、电脑、笔、桌子、椅子、念头、心智意识系统... 所有一切都是自己觉察的,都是可以交流的。有不少事物通过Desteni的次无连接口(交互维度入口)作了访谈或者写过文章,我印象中的有椅子、100美元的钱币、飓风、火、AK-47、枕头、厕纸、树等等。这也可以说是整个存在平等一体的一个表现吧。

Yang Xi
帖子: 41
注册: 周一 1月 03, 2011 2:09 pm

Re: 最近在 Desteni農莊死去的蒼蠅

帖子Yang Xi » 周三 1月 05, 2011 2:24 pm

啊?!吴畏所言,令我吃了一惊。桌子、椅子、厕纸都可以作访谈、交流?这也符合了我一直以来冥冥中认知到万物有灵。比如我开篷布店,我第一台工业缝纫机,独自用了四年,还能用。因我是一个有心的人。我不把它当作一堆铁。对它投注感觉、情义。
而我两个小舅子、夫人、还有雇员,则明显不是这样,他们一贯的唯物视角就是:机器就是机器,一堆无生命的铁而已。后来我先后不得不购置了四台工业缝纫机。除了最新的这台外〔还没来得及被他们折腾坏〕,那三台,仅仅一年的时间,在他们的手里,都曾在剧烈的唝咚声中受过重创。我再修理好,在坏,反复,依然是半残废。而我那第一台机子,已经被作为废物扔在了墙角。
吴畏所说的资料,不知啥时候能够读到,辛苦你们各位翻译了,非常感谢。

Fred cheung
帖子: 244
注册: 周五 4月 09, 2010 3:30 am

Re: 最近在 Desteni農莊死去的蒼蠅

帖子Fred cheung » 周日 1月 09, 2011 3:49 pm

一切的資料都可以轉載的, 只要小心留意 不要惹上麻煩. 我就是在優酷論壇搞過些 Desteni 的宣傳, 現在 dotsub.com 也被封了, 不知是否主因. 先站好自己的陣腳.

這個世界的結構一般人起初是 "很難理解" 什麼是有察覺的, 除了吳畏以上所說之外, 還有在一編文章中 他們訪問了 九月二十一日(好像是二十一日吧) 做了一整編訪問. 並不只是有型 物質性的東西才會察覺的.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Yang Xi
帖子: 41
注册: 周一 1月 03, 2011 2:09 pm

Re: 最近在 Desteni農莊死去的蒼蠅

帖子Yang Xi » 周日 1月 09, 2011 8:11 pm

非实体之物质,也会有察觉。万物皆有灵。确实匪夷所思。
此篇非常可读,活生生的平等同一案例种种。

鄭勳軒
帖子: 85
注册: 周四 4月 26, 2012 3:20 pm
地址: Taiwan.Tainan

Re: 最近在 Desteni農莊死去的蒼蠅

帖子鄭勳軒 » 周四 2月 21, 2013 9:31 pm

為什麼要弄死蒼蠅!

Tanya Chou
帖子: 114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最近在 Desteni農莊死去的蒼蠅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3月 24, 2013 11:45 am

勳軒,此問題已在此論壇的"問題廣場"中的不同處有回應,建議在詢問問題之前先在問題廣場中找答案,同時也盡可能將疑問放在問題廣場中,謝謝。


回到 “英文论坛文章”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