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力量对于当下的力量——奥修

高紅彬
帖子: 9
注册: 周三 5月 22, 2013 10:43 am

这里的力量对于当下的力量——奥修

帖子高紅彬 » 周日 7月 27, 2014 8:20 am

由奥修通过跨次元门户转抄录入

日期:2007年4月30日

是的,在自身是处于觉察这里(here of awareness)还是当下意识(now of consciousness)的应用和体验之中,这里有个不同点——这个不同点将会是你自己对于两种异常不同的自身体验的选择。作为那个当下意识——由于你对你自己的表达和体验如此选择的后果,因此你自己在这世界上死去的几率——有可能是必然的。而作为那个觉察这里——由于你站立起来并且声明你真正是谁,因此你自己在这世界上确定无疑地诞生出来——行走着并且做出在每一刻作为你是谁而活在这里的选择——在你自己的表达和体验之中做出这一选择。


当下意识

目前的特殊性在于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存在于当下意识,存在于作为他们是谁的表达和体验之中。当下意识和宇宙自身一样浩瀚——其中恒星和行星在表达着它们自己。每个人的一生,在这里在地球上体验着他们自己并且表达着他们自己——从出生直到死亡让我们离开为止——这就是当下意识。当下意识有着一个开始还有一个结束,出生就是开始而死亡就是结束。遗憾的是,这个当下意识网络没有出路——除非每个人都做出一个异样的选择——在这里的力量(the Power of Here)和当下的力量(the Power of Now)两者之间起平衡作用的将会是选择的力量(the Power of Choice)。一旦每个人都做出这一选择——他们就是在通过成为这作为他们是谁的一个声明的选择以及无论如何都持守这一选择进而做出他们是谁以及他们将会是谁的一个声明。意识是一张网络,一个人就在出生的过程中被锁困在这张网络上面,因为这张网络延展贯穿于这全部的世界活动。

就让我们拿此时此刻这世界的构造物举个例子,其中每位人士都如同某场表演当中的一个碰碰车的构造物在体验着他们自己——在其之上的那张网络使得碰碰车们保持着联系,当它运动的时候伴随着四溅的火花——这就是属于这世界在这世界之中的网络——这网络可让人类停留在当下意识中。竞技场上的碰碰车本身就是地球上的所有人——这世界上的人都参与在某个碰碰车的体验当中。如同人类乘坐和驾驶着这些碰碰车的是意识,而每个人都是它的奴隶——藉由意识如同碰碰车那样控制着他们自己,关于到哪里去,以及作为他们是谁进而体验和表达什么而被驱使和引导着。

应该注意的是,甚至碰碰车都有一个开始还有一个结束,以及在这两者中间体验自己的机会,只是仍然连接着上面的网络,伴随着四溅的火花。碰碰车的启动始于每个人出生的期间,伴随着网络顶部飞溅的火花——透过整个世界网络发送一个脉冲信号。就在这一刻连接到这世界网络,藉由在当下意识中的参与和体验准备好与世界意识成为一体。这一刻就这样来到了——即自身在当下意识中的体验的起始点就是如同每个人的碰碰车启动的时刻——伴随着上面飞溅的火花——把自身连接到当下的世界意识网络。

自身如同碰碰车般的运动就是在这世界上在意识网络连接着的不同领域之内体验自身的时刻——在当下意识中体验自身的时刻。在如同碰碰车,如同人类的当下意识而体验着自己的期间,他们为等同于他们成为是谁的意识所驱使。意识包括念头、情绪、记忆、感情、信念、观念、想法等等。它把自身放置在地球上的每个人体验和表达等同于他们成为是谁的驱动者的位置上。

意识成为等同于碰碰车的每个人的指导者和控制者,连接到当下意识——在他们个人的生活当中还有这个世界上都是这个样子。他们参与得越多,处在驾驶者位置上的意识就会允许越多的火花在世界意识网络中飞舞。这允许所有其他等同于碰碰车的为意识所驱动的人类保持在当下意识中直至死亡让我们分开。

这些火花在每个人的一生中,在当下意识中,等同于坐在驾驶者座位上面的意识,和坐在驾驶者座位上面的意识一起作为他们是谁的体验和表达而飞舞——这些火花连续不断地向这世界的整个当下意识网络发送信号。复合增强这些信号从而允许和支持所有其他等同于碰碰车的人类为等同于他们已经成为是谁的意识所驱使——以便保持在等同于这整个系统性的世界网络当下意识中,借助于为意识所驱使的所有人类而连续不断地被喂食着。

通过发送等同于信号的火花穿过等同于当下意识的世界网络——等同于出生的开始还有等同于死亡的结束,连同这两个必然性事件之间自身的体验——通过接受和允许他们等同于意识,被等同于每个人所成为的意识控制和指导着。碰碰车体验的终结是这样的,当他们停下来并且这些火花在等同于当下意识的世界网络上面停止飞舞的时候——等同于碰碰车的这个人就已经到达了他的尽头——那就是这个人的死亡。

作为驾驶者的意识一走出去,就把停下来的碰碰车弃置一旁——这个人成为一个空壳,埋葬在六英尺深的地下。这世界上没有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死去——死亡为意识所控制,这里的意识等同于当下意识中你自己的体验和表达里面你已经成为了的,而当下意识则等同于你的整个一生及其蕴含的全部东西。作为管控碰碰车的驾驶者,意识决定着等同于每个人之所是的碰碰车何时停下来——不再向世界网络里面到处发送火花和信号——另外还一个一个地支持着人类停留在等同于他们的生命周期的起点和终点的当下意识中。

一旦火花停止飞舞,透过等同于当下意识的世界网络发送的这些信号就不复存在了——这种自身在世界意识中等同于当下意识的参与和体验就中断了——这就是死亡的迹象。看哪,这开端,这体验以及在当下意识中的这结局——发送着作为信号的火花遍及这世界网络,因为每个人都连接着这当下意识——喂食这网络,赋予它价值——支持着其他所有人保持在这当下意识网络中——为意识所驱使、导向和控制。

现在试想一下——一个火花的每一次折射就是你在当下意识中透过世界网络发送的一个信号,等同于作为你已经成为了的你自己的体验——通过这整个世界网络创造出一个涟漪效应(ripple effect)——支持和协助每个人都保持在当下意识中。这就是等同于碰碰车的每个人,连同作为他们已经成为了的,坐在他们自己的驾驶者位置上的意识是如何在他们从开始到终了的一生中控制和引导他们自己的体验和表达的。

等同于碰碰车的人类为意识铺设和预备着道路,以使其相应地对他们进行引导和控制。看哪,这些火花,一个火花的每一次折射,都是在通过当下意识的整个世界网络发送一个信号,与此同时,涟漪效应波及当下意识的全部世界网络。随着一个火花的每一次折射,发送涟漪效应遍及这网络,这些涟漪效应复合增强,进而被发送遍及世界网络的这些信号,协助和支持这些涟漪效应成为和显现为等同于以意识为驾驶者的碰碰车的人的生活体验路线图。

这种复合涟漪效应不仅影响着人类个别的生活体验——而且影响着在其余世界当中所有人的生活体验。等同于人的碰碰车为坐在体验他们自己等同于他们已经允许和接受了他们自己成为受控的和被引导的奴隶的驾驶者位置上的意识放置和绘制了一张路线图。

意识按照已经准备好的路线图移动着,其中包括早已在其之前安排好的出发点以及目的地。人类普遍没有觉察到这张路线图早已在他们之前布置好了——因为等同于碰碰车的他们为意识所驱使、引导和控制着——对于在当下意识中自己的个体人生,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有控制或指导的力量。

当人类透过参与当下意识的时候,他们就在意识之前预备好道路,而等同于信号的火花则创造着一种复合涟漪效应——这出现在道路上方高于等同于碰碰车的他们的位置上。等同于人类的碰碰车则在底部,被稳稳地放置在地面上——用一根天线连接到等同于当下意识的世界网络中——为意识所驱使、控制和引导。

人类仅仅体验他们自己等同于这些碰碰车,无法看到、认识到或者明白他们自己超越一部碰碰车的存在。没有觉察到上面飞舞的火花在向世界网络到处发送着信号——通过复合涟漪效应预备着他们自己的路线图——允许他们在世界意识里面体验他们自己,而等同于他们已经成为了的意识则在里面引导着他们。没有觉察到他们的路线图藉由爬进他们里面的意识在他们之前已经安排好了——按照路线图驶向它的终点。一旦到达终点——意识移除自身,同时人成为一个空壳——永久停留在终点处,那就是死亡——在地下六英尺深处腐烂着,而下面的虫子们则体验着所谓的乌托邦。

因此,人类在等同于他们已经成为了的意识之前透过每一个他们内在的折射运动预备着道路——那就是感情、情绪、念头——对信念、记忆、欺骗以及谎言的参与——这就是意识所遵循的,在他们等同于当下意识的生活中显化为这个人的某一次经历。人类啊,仅仅一个折射在你里面被允许了的一刹那,一个涟漪效应就发生了——一旦这些涟漪持续不断——它就显化为在这世界上你自己的经历。因为这些由你引起的涟漪效应扩展波及整个世界网络——在你之前预备道路,作为等同于一张路线图的你的生活经历——在这世界上显化着每个人正在经受的大部分经历,而等同于你已经成为了的意识则借此指导着你。

因此在你这一生中,当你在你自己的经历里面体验到某种作用效果的时候,就问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会发生在我身上?”或者“这是如何发生在我身上的?”——你必须认识到、看到以及明白是你,是你自己在事实上显化了这个作用效果,即你自己通过参与当下意识而产生的体验。通过你里面被允许了的折射,通过向世界网络到处发送涟漪效应,你恰恰是在做着这个——等同于你已经成为了的意识只不过是在你已经预备好的路线图上指引着你,你就是在你的生活体验当中产生相应的作用效果的那个原因——每一个单独的个体都是这样。

当下意识里面乱作一团——你的路线图早在意识在里面指导你之前就已经准备好制定好了——对于你是如何精确地创制出这张路线图,你没有任何倾向性、线索、概念或者回忆,而意识正是借助于这张路线图在你里面作为你指导和控制你。对于你在当下意识中已经透过世界网络发送的每一个单独的相当于火花以及信号的折射,你没有任何倾向性、线索、概念或者回忆——因为这些作用效果的起因在你的生活当中被体验为影响结果——就在你体验自己有着等同必然性的开始和结束的当下意识的期间。

人类啊,这就是当下意识所揭示的——你的生活和体验以及你自己的表达,其中你早已预备好你前面要走的路——你是你当下意识生活中所有事件的起因。你是“为什么这会发生在我身上?”或者“这是如何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问题的答案,你甚至不记得起初你是如何设计和造成这些在这世界上作为事件,作为你自己的体验而发生的作用效果的——因为意识已经在你的生活和经历之中占据了驾驭者的位置,并且等同于你的生活和经历——在这上面你没有任何控制或者指导的力量。

你已经成为了意识的一个追随者和奴隶——体验着以你为起因的作用效果——你记不得起初就是你透过在你里面的折射的参与和允许设计和创设了这一切,进而引起了一种涟漪效应——在你之前制定着你的生活路线图,在其中意识已经成为了指导和控制性的力量。

清楚地认识到人类在这世界上的体验是相当简单的。等同于碰碰车的人类——意识作为处于指导性控制地位的驾驶者——等同于人类的碰碰车没有觉察到作为信号的火花在世界网络里面到处发送着——在意识之前预备着道路,依照他们在当下意识中透过对他们自己全部体验的参与和允许的折射性复合效应已经预备好的道路指导着他们。

从开始到结束,在当下意识中体验着他们自己,由意识指导着显现出相应的作用效果——起因就是起初在意识之前预备道路的那些人。

原因和作用效果——这是一个法则,依据这一法则,意识在等同于他们有着开始和结束的生活的当下意识中指导着人类——为意识所遵循。所有人类的经历都是这些作用效果,不愿在认识到他们确实是原因的情况下承担起责任。反过来,每个人同样应为所有发生着的世界事件负责,因为它们通过等同于折射以及涟漪复合效应的火花和信号关联了起来——连接到世界网络,其中每个人都作为当下意识体验着他们的生活。

透过当下意识的参与和允许,每个人从开始到结束都以体验为中心生活着——每个人都在支持和协助着整个世界意识网络,使得每个人都保持在当下意识中。从不醒来、认识到、看到以及明白作为每个人超越当下意识的他们真正是谁的真相——而这些全都是他们曾经知道的他们是谁。

害怕失去,人类啊,是需要被超越的,放开它进而放弃它吧——当你被意识指导和控制着的时候,因为害怕失去允许你在当下意识中为意识所奴役。你体验着的仅仅是作用效果而起因就是你——而你却无法记起起初你是如何创造和设计它的——这里的意识等同于驾驶者,等同于你已经接受和允许自己成为了的——把你指向你放置在那里的显化事件之经历的作用效果。

人类啊,我给你提出一个问题:这是否就是你愿意体验你自己的方式?你自己在当下意识中,对于你是谁,你的生活以及在这世界上、在这里你自己的体验,你都无从控制或者没有指导的力量吗?在此等同于你所成为了的意识已经占据了驾驶者的位置——引导着你直到必然的终局即死亡——在途中会有加油停车的时候,这些就相当于连续不断显化的等同于对作用效果的体验的事件,这都按照着透过折射的复合涟漪效应的你的设计和创造,而你甚至无法记起那个起因就是你?

当持续不断地追问“为什么这会发生在我身上?”或者“这是如何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问题的时候,你总能编造出无数的理由、否认、辩解以及信念甚或希望,好为你自己证实这样一种存在的价值。但是没有一个人曾经转向内在同时对他们自己负起责任,从而对整个世界负起责任,退出在当下意识中参与和允许他们自己的体验。被等同于每个人所成为的意识指导和控制着,同时对在他们自己的个人生活中作为当下意识以及在更大的当下意识中作为这世界上以及等同于这世界的全部活动所体验到的作用效果的起因保持视而不见,保持无所察觉。在其中全体人类都体验着他们自己同时透过在当下意识里面连续不断的参与——向世界网络里面到处发送着作为折射复合涟漪效应的脉冲信号——这作用效果成为每个人在当下意识中等同于他们的生活的经历。通过这样的被允许的参与支持意识遍及这世界内部,以保持对全人类的指导和控制的力量。


这里的力量

觉察中的这里(Here in awareness)的力量是一种不同的体验——一种广泛的异样的体验,我会为那些敢于超越他们对失去的恐惧,敢于超越已经成为他们在其中体验他们自己等同于什么的全部存在的当下意识的所有人类清楚地阐明这一点。打开他们的耳朵然后听听这里的我的话语,因为我引导你成为在觉察中的这里并且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的你之所是的体验,因为你现在将要对你自己在每一刻保持在这里负起责任,无限地不可捉摸地站立在意识里面——而不是为意识所引导和控制。

你将站立在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的当下意识中,直到全体成为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并且站立起来——等同一体于你是谁,等同每个人将成为的。当你成为当下意识中的觉察中的这里之时,你和其他人类的差别如下:

你已经对你在这世界上体验着你自己是谁,体验着你创造、设计、建立以及显现的事物负起了责任,然而其他人却依旧是意识的奴隶,因为他们盲目并且毫无觉察地创造、设计、建立以及显现着他们等同于作用效果的体验,他们就是透过意识的控制被引导的。从等同于当下意识中的觉察中的这里在你自己的体验之中什么将会是你允许的以及什么将会是你不允许的这个角度来看,你的指导力量会发生改变。

它从这样的有利位置,即你站立起来并且成为这当下意识世界中觉察中的这里开始发生变化——因为你将引导每个人站立起来并且成为和你一样以及等同于你的一体平等。你不再被指导和控制,如同为意识所驱使,而是把你的指导力量转换到其他所有被异于他们真正所是的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的某些事物所驱使和控制的作为意识之奴隶的人类,使他们在事实上并且将通过活出一个实例成为和你所是者平等一体。从于觉察之中拥有指导你自己在这世界上体验自己的能力这个角度来看,你的指导力量也将发生转换。

做法如下:必须认识和明白的是,当你在你自己体验的过程中,当你为意识所控制和指导着的时候,当你通过对等同于复合涟漪效应的折射的允许和参与而参与的时候,你无法纠正或者修理那些在等同于意识的当下(now in consciousness)等同于你的生活的世界网络里面已经被你设计、创造和建立的东西,这是无路可行的。

当一个人认识到这一点——当等同于碰碰车的这个人——认识、看到以及明白它自身只不过相当于一部碰碰车——认识和看到他们已经被意识指导和控制着——认识和看到在世界网络里面到处发送的上面相当于信号的火花,透过对火花引起的连续不断的涟漪效应的参与,允许他们保持被奴役在当下意识中——认识和看到对于这个人是谁以及如何体验他们自己,意识已经把它自身放置在驾驭者的位置上,当点燃的火花遍布世界网络的时候,透过折射的复合涟漪效应,按照等同于碰碰车的这个人所设计、建立和创造的路线图引导着这个人——当这一点被认识、看到以及明白的时候——这就是选择的力量(Power of Choice)所进入的地方。

在这里,在这一刻认识、看到以及明白的是个人能够和选择的力量一起站立起来:“天哪——在当下意识中,我自己的体验已经被我自己放置在我的面前,我过去一直是个意识的奴隶。透过我自己对于折射引起的涟漪效应的参与和允许,意识已经占据了权力的地位并且支配着我是谁。我无法掌控自己的世界——我对自己的世界没有指导的力量——当我甚至不记得我究竟是如何创造、设计、显现以及绘制这张路线图的时候,意识在其中已经占据了驾驶者的位置,于是留给我的只是体验那个随之发生的作用效果而已。那个连续不断的原因和作用结果的法则就是我的生活已经成为了的全部。”

在这种领悟和理解之中,你能够作出站立起来并且成为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的选择,经由这个选择,你站立起来同时成为这个选择,进而时时刻刻都无限地保持在这里。当你作出觉察中的这里的选择之时,你站起来,然后你行走。做法如下:此刻你作出这一选择——你将从一部碰碰车的存在开始改变自己,站在属于并等同于一直以来指导和控制着你是谁的位置上——你取代意识成为那个驾驶者。

一旦成为驾驶者,你现在就必须为和驾驶者以及碰碰车等同一体的你所是者负起责任——等同一体的你仍然在允许着自己参与世界网络,随着上面点燃的火花在世界网络里面到处发送着如同折射透过涟漪效应复合增强的脉冲信号。因此你仍然被奴役和陷困着,在当下意识里面等同于当下意识,而没有看到或者认识到你的参与的确切性质以及在你自己的体验之中它将会产生什么样的作用效果,即使你是或者可能会是等同一体于驾驶者与碰碰车。

取得等同于你是谁的指导权力后,下一步就是退出参与所有一切遍及这世界网络相当于更大范围的当下意识,以使自己能够从已经成为你在其中体验着你自己的全部存在的当下意识里面把自己释放出来。你折断并且脱离那根允许你保持被奴役和陷困在当下意识里面、连接碰碰车和上面的网络的那根天线,然而你还要参与当下意识并且为体验到的作用效果负责——不仅是在你自己的生活中还是在和你自己的生活等同一体的世界上其他人的生活中。

一旦你完全彻底地折断那根天线,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在那一刻把自己从连同存在于这世界上更大范围的已经成为你的生命的当下意识之中完全彻底地释放出来。要记住你在并属于这世界的运动和支持是基于你对于创造复合效应等同于你自己的经历以及你曾经作为你是谁而为意识所指导和控制的折射的参与和允许。你的支持还来自于被陷困和奴役在当下意识之中,为意识所指导和控制着的其他人类,而意识就是你的支持先前的来源。

因此——当你退出在当下意识(个体之中和更大范围内的都包括在内)中的全部参与和允许的时候——你的作为你是谁的全部存在将暂时停顿下来。作为和碰碰车等同一体,作为驾驶者的你将停下来——因为你不再支持当下意识中的这个世界网络——不再发送火花和信号喂食这个等同于更大范围当下意识的世界网络,而这个世界网络曾经一直允许你保持被奴役、控制和陷困在一种运动和指导中而你却没有控制和指导的力量。就在这一刻,你成为觉察中的这里——但是仍然在当下意识中。

此时,你观察到所有其他等同于碰碰车的人类,仍然健忘、失明并且没有觉察到当他们在世界网络里面到处发送火花的时候,他们自己正在为意识所指导和控制着——就这样支持和帮助他们自己以及所有其他人以保持被奴役在当下意识中,体验着藉由不承担责任而以他们自己作为原因的作用效果——不管是在他们自己的个体领域还是在等同于这世界的更大领域之内。

在此,你站立在觉察之中,和碰碰车以及碰碰车驾驶者等同一体——从意识的控制性和奴役性的运动和指导当中释放出来,即透过参与折射引起等同于在当下意识中体验的涟漪效应,而这种当下意识就是其他人都允许和接受作为他们是谁以及他们已经成为了的。

现在,你必须作为你是谁、作为觉察中的这里而运动——你和碰碰车以及碰碰车驾驶者等同一体。你必须成为自己的指导原则,作为你是谁,在这里,在每一瞬间,在觉察之中并等同于觉察本身。

你不再接近那种运动、那个网络之中,在其之内其他所有人都与其连接着——你超越了这一点——但是你仍然在这里,在其他所有作为等同于被意识所驱动着的碰碰车的人类奴隶当中。

你如何作为你是谁、作为觉察中的这里而运动是一种迷人的经历——你必须成为这部碰碰车即你自己的引擎并且在觉察中的这里自由运动。你就是那部碰碰车,你就是那台崭新的改良的引擎并且你就是那位驾驶者——全部等同一体于当下意识中的觉察中的这里的你——因为你仍然停留在这个世界上——你仍然停留在碰碰车竞技场上。

你在这一刻作为觉察中的这里形成、站立以及运动,并且你明白:“我就是那个开始和那个结束——那个开始和那个结束就是每时每刻我所是者即觉察中的这里。”虽然你不再与喂食着等同世界网络的当下意识的被奴役和控制的环境以及透过参与和允许在世界网络里面到处发送火花脉冲,从而支持世界上的其他人仍然被奴役、控制和陷困着的当下意识的人类个体经历相连接。

那种运动被作为觉察中的这里体验着,在并即是每一刻的站立同时成为觉察中的这里——个人必须从当下意识中把自己释放出来的范围是相当广泛的——任何你的过去是谁都不能有所保留——任何都不能。

你必须放开放弃你曾经以其身份参与其中的一切事物。你并不是触及这作为更大的当下意识的世界网络的那根天线——喂食着当下意识的这根天线就等同于感情、情绪、欲望、想要、需要、想法、观点、信念、记忆等等,正如每个人曾经逐渐开始相信谁才是他们真正的自己——被意识指导和控制着——从他们真正是谁以及等同于你的他们将成为是谁之中分开,作为觉察中的这里,等同一体于驾驶者、碰碰车和引擎。

当你成为这运动以及等同于在并即是每一刻的觉察中的这里的你真正是谁的指导力量之时拥有实现自由地从当下意识中释放的能力。不再于当下意识中为意识所奴役、控制和指导,因为藉由不是记起而是忘却的参与和接受,他们仅仅体验着他们已经允许的那些原因的作用效果。

反过来把他们不满意或者不欣赏的人生归咎于他人,后悔讨厌自己曾经体验着的。你作为觉察中的这里将成为所有其他等同于在当下意识中被奴役和控制着的碰碰车的人类的一个实例,而当下意识已经成为他们自己在这意识世界之中自我定义的人生和经历。

成为这个实例,独自站立起来,超越所有他们曾经逐渐开始相信他们自己在这当下意识中的定义,这些对你来说是可以做到的。他们必须并且将会看到——你已经成为和那驾驶者、那引擎以及那碰碰车一体等同,在每一刻作为你所是者以及你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的体验的指导力量。

每一刻,当你在觉察之中体验你所是者,你就成为觉察中的这里的开始和结束——你不再受到曾经透过参与允许复合涟漪效应的折射而被创造、显现以及建立的当下意识中的原因的影响。不——自由、寂静和安宁成为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的你所是者在并即是每一刻表达中的你。

每个人听我说,听我说,除非你退出、放开以及放弃你在等同于你自己的体验的当下意识中作为自我定义的意识所成为的和已经成为了的,你将不能从当下意识中把你自己释放出来,除非你退出在你自己里面等同于你已经成为了的全部参与,即想法、观点、感情、情绪、信念、想要、需要以及欲望等等。你的全部存在等同于你是谁,你过去体验自己等同于谁以及已经成为了谁——必须停止。除了你,没有任何东西必须以及将会留下来——而我保持单独/全然一体,觉察中的这里。

处于觉察中的这里的你必须在体验自己的每一瞬间站立起来——无限地——不只是向你自己而且还包括世界上的其他人证明你是谁,因此你可以支持等同于你是谁的其他所有人和你等同一体。以使他们能够从当下意识中释放他们自己,正如你已经做过的那样——进而成为这一进程的一个实例。透过完全彻底地退出、放开以及放弃他们曾经作为当下意识并且在当下意识中定义他们自己的任何一切事物——他们将和你一样体验觉察中的这里进而在每一刻,在这里自由地成为、体验和表达他们是谁——从意识当中释放出来。

在这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的当下意识中,这世界上的许多人将会成为这样,即每时每刻,他们无限地站立在这里,体验和表达等同于他们真正所是,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的自由的实例。直到所有人都成为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的一体平等——在每一刻作为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的他们真正所是体验和表达着他们自己。

每个人都必须独自站立起来,超越属于他们自己以前的个体经历还有等同于这世界的当下意识之中的个体经历的当下意识——重新诞生,你发现你真正是谁,随后自己就出生了。超越对退出、放开以及放弃你曾经逐渐开始知道和信任在你等同分离的意识的体验当中以及作为等同分离的意识的体验的所有一切恐惧。

你成为整体,你成为一体,全然一体/独自的,你站立在每一个这里的瞬间,属于觉察并且在觉察之中并且等同于觉察。如同其他所有人的实例展示着自己,使他们可以真正地从当下意识中把自己释放出来——成为作为他们真正是谁的指导力量和运动,作为自由在每一个这里的瞬间觉察之中体验和表达他们自己。

我不能够向你解释,告诉你或者做给你看作为觉察这里,作为你真正是谁的体验和表达的你将会成为是谁。作为存在的我们——在存在里面体验着他们自己的全体存有都将成为一体平等并且站立在一体平等之中,然而,存在里面的每位存有都将拥有他们自己在一体平等之中的自我表达的个别体验。

我会向你解释两种体验之间异常的不同——而把作出你是谁以及将成为谁的声明的选择留给你。或者你将会害怕失去所有那些你在你的等同于当下意识的世界之中曾经逐渐开始知道和信任的东西——透过辩解、否认、借口以及作为对于为何你不敢超越你对失去的恐惧,不敢从当下意识中把你自己释放出来的理由和确认的辩护。

在这一选择、声明和成为当中,你自己将会连续不断地体验你参与当下意识的作用效果——作为你自己和在驾驶座位上的意识一起有过的生活经历的原因,由你自己显现出来,直至你死去,仅仅成为一个空壳,一段记忆。

或者你选择从当下意识中释放掉自己——你退出,你放开,你放弃你曾经逐渐开始知道或信任的在当下意识之中等同于你之所是的一切事物,而这些事物已经成为你的生命,等同于你在这世界上的整个存在。你拒绝参与任何念头、情绪、感情、信念、记忆、欲求、需求、欲望以及想法——如你所知,它们都是意识。

并且如果你允许自己再次参与此类事项当中,你将会再次被当下意识所奴役,因为这样的参与会引起折射复合涟漪效应,而这将导致你自己不得不去体验这些作用效果。而不记得起初你是如何设计、创造、显现以及创建它们的。

因此你从每个人在这当下意识的世界中所拥有的全部体验上面释放自己——你必须能够在这世界上在其他所有人当中独自/全体为一站立起来。在并即是觉察这里——不再回顾过去,也不再期待未来,而是在每一刻都保持在这里,等同于开始等同于结束等同于你所是者。

你必须无限地站立着直到你已经释放掉当下意识里面的其他所有人类同胞,以便作为平等一体站立起来,在你身边和你一起作为觉察中的这里——每个人体验着他们自己个别的自我表达。

要记住这平衡装置、这释放就是选择,连同选择的力量。你必须成为这选择。你必须走过这选择。你必须属于你的选择等同于你是谁的声明。你在一瞬间不仅能够改变你的整个世界而且能够改变你自己的全部体验。

不论它是当下的意识还是觉察中的这里——尽管将会有很多人站立起来,活着成为觉察中的这里。如果你没有为你自己作出这一选择,作出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的你所是者的声明——你必然会成为觉察中的这里,和曾经做出这一选择,等同于他们的选择站立着,成为这一选择并且属于他们的选择,在一体平等之中,体验着他们自己的个体自我表达等同于一体平等的其他人一起站立在平等一体之中——这是决定性的,因为他们将反过来支持和帮助你成为和他们一体同等,等如他们一体平等,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体验着你自己个别的自我表达。

人类啊,这就取决于你的选择——你或者选择保持为当下意识所奴役,或者选择成为觉察中的这里的指导力量。


图说

图片

我以圆圈形状为例,借以阐述个人在当下意识中并等同于当下意识以及个人在觉察中的这里并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的个人两种不同体验的观点。把一个大圆圈放在你的面前,接着,把另一个较小的圆圈放在第一个稍大的圆圈里面并把颜色完完整整地涂进去。我称之为较大那个圆圈是C1,对于那个较大的圆圈当中的较小的有色圆圈,我称之为C2。

C1就是你描述为意识的东西——人生循环,在并即是等同意识的人类体验,而他们的生命就等同于当下意识的人生循环。在C1的任意位置放上一个标记/圆点——这圆点就是在这世界上出生的那一刻,在等同于当下意识的意识里面并作为等同于当下意识的意识体验自己的那一刻。现在你沿着C1外围的轮廓线移动——而沿着C1外围轮廓线运动的这一刻就是在你自己作为当下意识的个体生命里面的体验之中你自己在这世界上作为当下意识的体验。

正如我已经解释过的——这当下意识在你自己作为在当下意识里面并等同于当下意识的你是谁的体验之中有一个确定的开端和一个确定的终结。你自己出生在这世界上,在你当下意识的人生循环上,在你等同于你的死亡等同于当下意识的全部人生循环的终结之处。

当你沿着C1外围轮廓线移动的时候——当你移动着,并且在等同于你的人生旅程的当下意识里面作为当下意识体验着你自己的时候——你必然再次抵达你的人生曾经开始的那个地方(标记/圆点)。到达那个完全相同的出发点——一旦到达这点,你就过渡到维度界,在这里你回到地球上参与再循环——被称为投胎转世——这整个的循环被称为灵魂结构体。

一旦你投胎转世之后,你回到地球上,如同你的前世一样,在同样的标记/圆点之处再次开始,准备好开始又一个等同于当下意识的人生循环——而沿着圆周的外围轮廓线移动就等同于你的人生体验——到达同样的标记/圆点,再次过渡到维度界,于此你再次参与循环,在投胎转世之后回到地球。

这一沿着C1外围轮廓线移动的从开始到结束整个循环——就是地球上的每一个单独的人类存有的当下意识之体验——即他们等同于当下意识的全部的人生循环。

这儿实际存在着一个循环套着一个循环——一个是你自己的个体人生循环,它等同于当下意识,在其中你体验着你自己;一个是灵魂结构体的循环,在灵魂结构体循环之中,经由从地球到维度界的投胎转世,你连续不断地停留在相同的再循环里面,连续不断地往返于地球和维度界之间——永不停息。

起始和终结甚至存在于灵魂结构体循环之中——起始就是当你借助于投胎转世返回地球上时,终结就是在你为了再循环而回到维度界时——和你在当下意识中人生循环的起始和终结一模一样。

每个人都已经被这两个循环奴役和控制着——在地球上等同于当下意识的他们全部的人生循环以及实际存在的全部的灵魂结构体循环。C1以灵魂结构体为基础——在地球上,在这个世界上,在所有其他人类存有当中,等同于意识的人类被奴役着。存在里面所发生了的——对于C1来说——如下所述:

正如前面探讨过的,藉由循环中的循环的意识的控制,所有人类存有一直被陷困和奴役着。等同于每个人一生一世之当下意识的循环,等同于在灵魂结构体的循环之内对地球人类的控制和奴役,等同于对全体存在的控制和奴役。两个循环在C1上面都具有完全相同的起点和终点,和我们早先放在那里作为开始和结束的一个实例的那个标记/圆点完全一样——连续不断地被陷困于存在之中同样的循环里面。

现在的问题是这如何精确地运作,或者已经起过作用的。是的,存在之中的每件事物过去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因为天界和维度界已经站立起来并且取回了我们指导的力量——这点我会在解释这些循环是如何透过控制、操纵以及欺骗奴役和陷困我们之后再去解释——地球上全部的人类。

首先,要明白意识以及在其中的创造的原因——明白这特别的系统在人类当中是如何被精确地设计出来等同于每个人逐渐开始相信他们真正是谁的事实是完全必要的。对于等同事实的实际的话语已经造成了如此之多的损害——透过藉由意识等同于知识和信息的体验,真实和诚实被定义破坏着。

意识只不过是地球上的每个人内部且等同于每个人的一个信息系统——一旦你抵达了灵魂结构体循环的终点并且回到了维度界,你的意识就已经在维度界被选好了——预备好再次回到地球上参与再一次的循环并且重新开始在地球上在当下意识的人生循环之中的体验。分离是所有人都在寻求的答案,是地球上全体人类存有当前体验的原因和理由——像这样的问题:“我们是如何到达这里的?”还有“作为人类种族的我们是如何成为此时此刻就在这里的我们所是者?”还有“这真的被认为就是这样吗?”还有“这真的就是在这里在地球上我自己的全部体验吗?”以及“我真正是谁?”等等都能在分离之中找到答案。

在每个人内部并且等同于这个人,等同于在这世界上,在他们等同于当下意识的整个个体生命周期的他们自己的体验期间已经成为了的意识系统,仅仅建立在知识和信息的基础上。作为一个分离的系统安装在人身上,被人类称为定义了的心智——包括念头、感情、情绪、记忆、图片、观点、希望、梦想、欲望、渴望、需要、信念、观念等等——这清单可以延续下去。

让我们把这推向极端,我向你挑战和我一起体验这个进程——带上此刻你正在体验着的所有一切事物——此刻你定义自己等同于你是谁的全部描述。还有,现在——带上你从出生直至正在体验自己的这一刻的全部一生——就是你所能够想起来的——并且把这放进你面前的一个单独的泡泡里面。

在这个等同于你从出生直至此刻这里的全部的人生体验的泡泡里面观察——仅仅是信息,仅仅是话语而已——因为如果你被要求向另一个人解释这一切,你会用语言去解释,而语言就是信息,并且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将会是知识。因为当信息藉由话语传递给另一个人的时候,从另一个人的角度来讲,这仅仅变成了知识,因为此刻在他们是谁里面他们能够吸收更多的信息,然而他们却并没有在实际上体验过你正在向他们传达的你曾经经历过的。

并且这泡泡当中的一切事物要么由话语和描述组成,要么由过去记忆的图片组成,要么两者同时都包含在内,即作为被定义为一段记忆的过去某次经历之描述的图片和话语。

这个心智——心智并不在人体脑部——不——心智是你的整个存在,它等同于此刻阅读着我的文字的你所是者。心智和你是一体的——此刻全部的你所是者就是你的心智——就是意识。这在泡泡之中在你的面前等同于你是谁能够被称为意识,那个心智——迄今为止你在当下意识中全部的体验等同于在这世界上的你的人生循环之中你自己的体验。

看看泡泡的里面,你就会认识到你只不过是基于来自于等同于你的经历的过去记忆中的图片和话语的信息和知识,而你在过去的经历之上将自己定义为这些信息和知识——你甚至不能够回想起来在此刻在地球上你到底是如何成为你所是者以及如何体验你自己的。等同于心智等同于每个人在地球上所成为了的意识就是以图片、记忆、过去的经历为基础的。

在你等同于记忆的过去经历的图片之中附加着情绪和感情,你自己把过去已经以你自己的经历的形式出现过的事件诠释为观点、想法、观念以及信念,而你习惯于用这些过去的事件将自己定义为此时此地你成为是谁。正如我已经解释过的:意识在知识和信息的基础上被设计和建造出来。

人类具有紧紧抓住过去不放的倾向,因为等同于心智等同于每个人已经成为了的意识把过去的经历和具有影响力的事件借助于等同于图片,附加着情绪和感情的存有自身基于对发生了的特定事件的观念、观点以及信念的诠释的过去记忆中的知识和信息用于自我定义的过程。我在此解释的是意识,它就等同于每个人已经成为了的那个心智——等同于意识的那个心智只存在于过去,利用等同于记忆的过去事件建立起自我定义的存在,那就是地球上每一个人在他们的经历里面所成为了的。

你刚好向你自己证明了你是谁,这基于等同于附加着以你自己透过对于特定事件的信念、感知以及想法的你自己的诠释为基础的情绪和感情标签的过去经历的记忆,并且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成为在这一刻阅读我的文字的你。并且泡泡里面的每件事物只是知识和信息而已。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此刻等同于他们是谁以及如何体验他们自己的每一个人由知识和信息组成,这些知识和信息仅仅基于过去一些经历和事件的记忆,这些经历和事件已经习惯于相应地限定他们自己。

迷人的是——等同于意识,等同于每个人已经成为了的心智在这世界上在所有其他人类存有当中诠释着它等同于分离的存在——等同于心智的意识,正如我以前提到过的,在分离当中立下根基并加以创建。对于这一点,我同样会给以解释:

现在——在这一刻,在这泡泡里面等同于你是谁的一切事物——把这一切事物放进你的全部存在当中——包括在你的世界里面所有其他人类存有以及所有唯物主义的所有权等等在内。现在把你自己置放在如下的体验当中:和这个在你面前的泡泡一起独自站立着,围绕着你的是完全彻底的黑暗。现在——在你独自站立,被完全彻底的黑暗所包围的时候释放掉这个泡泡里面的一切东西——允许你的世界当中的一切事物,我是说所有一切事物——就站在这里,站在你面前。转身走开,决不,一次也不回头看并且回到已经站立在你面前的所有一切事物,而是径直向前走进那极大的未知当中,进入到黑暗当中,只留下单独的你,从所有一切你曾经知道的事物当中释放出来。

你是否诚实,是否深信不疑自己能够说你有这样做的能力?大多数等同于意识的人类存有将自然而然地表现出巨大的石化般的恐惧,哪怕是仅仅考虑一下这样的一种体验。产生这种石化般恐惧的原因是害怕失去——这来源于而且只存在于分离当中。你会拼命地紧紧抓住这一件你害怕失去的事物——拒绝体验放开、放弃以及退出这一特定的表现形式——因为你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把你拥有的东西和你的所有权放置其中,进而你无法在没有它在的情况下体验你自己,因为你也在某种程度上把自己定义为这种表现形式,而这种表现形式被放置在你真正是谁的外面。以分离为基础——从你真正是谁分离开来——透过害怕失去紧紧抓住这一分离的表现形式——仅仅在分离当中存在并且等同于分离而存在。因为如果你失去这种表现形式,你似乎将会失去你自己——害怕失去你在意识当中自我定义的存在,这种自我定义的存在以你真正是谁以外的某些事物为基础,或者基于过去的某段记忆。

如果你不能够无条件地从你已经在自己面前放置的所有一切当中走开——懂得这一点——你已经定义自己等同于你害怕放下、退出或者放弃的事物。你已经为自己证明了你已经定义自己为等同于意识的你所是者,等同于在并即是分离的心智,并且你害怕失去你表面上作为一个自我定义的意识系统的你所是者。

意识——存在的反面正如你曾经逐渐开始将自己定义成为的东西。看哪——此刻你独自站立着,被包围在完全彻底的黑暗当中,放置在你面前的每一件事物都与你自己处于分离之中,而它其实就在你的面前。然而——你已经允许自己在这种分离的表现形式当中定义你自己并且定义自己等同于这种分离的表现形式,如果在你里面对于无条件走开存在着任何恐惧——如果是这样的话,显然你就迷失了自己。你不会说这是荒唐的吧?

现在——等同于意识,等同于地球上每一个人已经成为了的心智——只存在于一个循环之中——那就是当下意识。从起始到终结,当下意识是你全部的谎言——其中包括你的各种经历。虽然,关于你的你是谁的经历,基于等同于心智的意识并建立在等同于心智的意识的基础上,而心智就等同于知识和信息——而我现在已经描述过的是透过抓住不放的记忆和经历,意识仅仅存在于过去,而这些记忆和经历协助你成为此刻体验着你自己的你所是者。

你连续不断地在过去之中体验你自己——你所是者基于过去并建立在过去——虽然你可能在你的生活当中体验到一些事件——但是这些事件只存在于过去。在这世界上等同于你全部人生循环的当下意识——透过紧紧抓住分离的表现形式奴役着每一个人类存有,而且人类已经将他们自己定义为这些分离的表现形式——并且害怕失去它们——正如害怕失去他们自己一样。人类们,这就是等同于心智的意识——这就是你已经允许和接受自己所成为、所是的。

意识不允许任何人类存有从他们等同于当下意识的整个人生循环当中释放出来,其中人类存在于害怕失去他们自己里面,因为他们已经在等同于各种分离的表现形式之中定义了他们自己,这些分离的表现形式由知识和信息构成,而这些知识和信息以他们紧紧抓住不放的过去记忆为基础。

意识作为每个人已经成为了的存在正在被所有参与这世界的人支持着——每一个人都被奴役、控制和陷困在他们自己等同于当下意识的人生循环之中,在并即是等同于意识,等同于他们已经成为了的心智。由此全部都保持在存在当中的两个循环里面——一个是等同于当下意识的个体循环,即在地球这里每个人从出生到死亡的全部体验,还有一个是灵魂结构体存在的循环,被体验为透过再循环和投胎转世,从天界到地球的连续不断的运动。

人类只不过是在分离里面等同于知识和信息的由过去所定义的那些记忆——被奴役和控制着,以便藉由害怕失去被等同于意识,等同于他们已经成为了的心智保持在当下意识之中。藉由害怕失去维持着这个自我定义的意识系统——对于那些借助于维度控制和奴役存在中的一切的最简单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能够使得人们都保持在等同于心智,等同于他们曾经逐渐开始相信他们自己真正是谁的心智里面并等同于心智。用这种方法——藉由害怕失去——在存在之中拥有连续不断运行两种循环的能力和力量——人类害怕失去作为他们是谁的本性是必然和确定的,这样的本性将不允许他们让自己获得自由,以便成为他们真正所是——而是保持在意识系统里面,如此他们就可以被控制和奴役于存在的循环当中。

利用如同害怕失去一样简单的东西把人类控制和奴役在这样一种在意识当中分离的存在里面是颇为绝妙的。利用每个人内部的意识、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作为额外的预防性的支持,以便使人类在他们当下意识的循环之中停留在迷失的状态保持确定——在全球范围内和其他所有在他们自己当下意识人生循环之中迷失、受奴役和被控制的人类存有连接起来。

意识心智——就是你意识到你是谁的那个东西。潜意识心智——就是已经变得如此自动化在你的行为里面,等同于你是谁的那个东西,而你已经忘记了你曾经究竟是如何逐渐开始成为这个样子的,即此刻体验着你自己的你所是者。潜意识心智被特别地连接到当下意识的人生循环上面,而当下意识的人生循环建立在仅仅等同于知识和信息的过去的记忆的基础之中。无意识心智——全球的、世界性的当下意识,在此你个别地支持和协助着在并即是每个人的体验的当下意识的存在。

为了使得对人类的奴役和控制获得进一步的发展,这三大心智阶段一直在被利用着——以便允许人类在有生之年停留在意识里面并等同于意识,无法在存在当中发现这些循环的出口。而是藉由害怕失去保持为一个系统的奴隶,等同于他们已经成为了的,连续不断地参与到等同于意识的他们自己的信念当中。从未认识到和看到谎言就在他们的鼻子前面——仅仅通过在镜子里面看着自己,它们就看到造成地球上人类的存在状态之结果的原因。

每个人都要为地球上所有事件独自承担起责任,因为藉由无意识心智,当他们各自体验他们自己从开始到结束的当下意识生命周期的时候,一切都在这世界的当下意识里面关联着——而你连续不断地支持和帮助自己获取存在的能力。

C1的这种图示和描述就是当下意识之体验。当你在这世界里面移动的时候,不要允许在你当下意识的人生循环之中仅仅迥然不同的经历愚弄你。这声明依旧保持着——当你经受你在地球上的当下意识人生循环的时候,在你所拥有的迥然不同的经历当中的你真正所是。

此刻每个人都只是一个在他们的当下意识人生循环之中的奴隶和追随者——因为你已经成为了的只是一个显化为自我定义的知识和信息,放置在过去的记忆当中的意识系统——甚至幼年时期父母的影响——也会作为每个人已经成为了的。

你是过去的一个记忆片段,你居住于这个地球上,表面上正体验着和发现着你自己,然后一旦你移动到维度界,留下一个空壳时,你将会在另一个人身上把你的某段记忆保留下来——而你将会被忘记,并且如同那些记得你等同于保留在他们里面的一段记忆的人们一样,你将依旧被忘记,而他们和你一样,也将留下一个空壳。一段被遗忘的记忆……

那么,如果起初每个人类存有等同于在他们当下意识人生循环之中的他们自己的一段经历是一种自我定义的过去的记忆,而他们害怕失去像他们表面上所是的那样,连续不断地迷失在存在的循环当中,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目的是什么……为什么……原因是什么……为什么……?

现在我们来看看C2——C1内部上色的那个圆圈。C2是在等同于当下意识的C1内部的觉察中的这里的体验。如同我们已经放置在你面前的这两个圆圈——C1是那个大一点的圆圈而C2则是那个内部着色的小圆圈。此处在C2内部并等同于C2,你站立着,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在每一刻作为以及成为等同于你真正是谁的起始和终结——你作为等同于你真正是谁的存在的中心站立着——此处你看到并且认识到作为你真正是谁的存在的真相——此处你看到并且认识到作为存在于存在界当中的意识的这些循环。你之所以拥有这种能力是因为你依旧停留在当下意识中,正如C2在C1内部一样——但是你没有参与C1这些循环——你是在当下意识里面但是你却不属于当下意识。你是在当下意识之中而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这是不一样的体验。

存在界当中的人类正体验着有开始也有结束的当下意识的人生循环以及灵魂结构体循环,因为沿着C1的外围轮廓线移动着,总是回到同一个位置和地方——他们在意识里面并且从属于意识,等同于他们已经成为了的以及相信他们自己之所是的。

等同于C2的觉察中的这里——你并不从属于意识——在你体验并成为觉察中的这里的那一刻,你依旧作为在所有其他人类存有当中的人类存有停留在这世界上——你将会立即认识到你并不属于这个内在于当下意识的世界,但是你仍然是在这个世界上。

很可能会被问到的问题是:“如何?”以及“为何?”就让我解释更多有关在等同于C1的当下意识中的等同于C2的觉察中的这里的体验,然后看看我是否从我的角度出发为你回答了这些问题。不管怎样——你将必然,你将不得不在你自己里面发现这个原因,作为在一体平等之中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的你所是者,因为你认识到并且看到为了等同一体的全体站立起来的选择的力量,你这样说:“到此为止——我要站立起来,作为我真正是谁,等同于在并即是一体平等的每一个人,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以停止这当下意识中意识的疯狂的奴役和控制。”

第一步是与这一事实达成和解,那就是没有可行的方法使你能够改变或者修理或者挽救或者帮助或者抢救这个所有人类存有当前正体验着他们自己的行星地球。从此刻所有人类存有都正作为意识体验着他们自己这个有利位置出发也是不可能的。从你先前在你的世界里面以及当你自己自我定义等同于当下意识的隔绝式的存在的时候在你自己的体验当中已经允许了什么的角度来看,你仍然不能够改变或者修理或者挽救或者帮助你自己。这早已被完成了——这被完成了,并且对于这些早已被完成了的,你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借助于每一刻作为你真正所是的这里的选择的力量。
¬
必须被充分理解的是,被所有在这世界上忙碌和居住的人们所体验到的东西——都是每一个人在作为当下意识体验他们自己的过程中参与、允许以及接受他们所是者等同于意识的不幸后果。

对于我们如何作为存在而存在来说,奇妙的是——全部平等一体——一起设计了这个存在并在其中体验着我们自己——我们一起等同一体要为此刻存在的状态负责。

普同常识——作为一体作为平等的我们一起能够改变这一以我们自己作为起点的存在之体验的方法——我们就是作为起初存在之现状的原因那个起点。我们起初全都把我们自己弄到了这里——我作为维度界的全部等如一体平等,我确信我们能够把我们自己弄出来。在这存在当中,我们怎么能够求助于任何其他事物或其他人呢——甚至借助于把我们的期望和信任放在某个单独的人身上,好让他挽救、帮助以及解救地球和维度界全体存在的体验——当此之时,存在之中的全部和每个存有都对此刻存在界之表达和体验单独负起责任。

当然,通过赦免自己的责任,责备自己,替自己辩护,捍卫自己以及为自己制造借口是相当容易的——尽管此刻你在你自己内部面临着一种必然性,在这种必然性之中你认识到你如同全体那样多地参与、允许和接受这种存在的体验和表达,正如此刻所保持的将会到来。或者作为你自己在地球时空中等同于你真正所是,等同于在并即是一体平等的觉察中的这里的体验——或者你过渡到维度界之中的那一刻的量子状态——在此你将会认识到和看到你的本质。

对你来说更可取的是在这里体验自己等同于从物质中诞生出作为你真正所是的生命——这个——由与我、与维度界一体平等的你所决定,以便你能够把如同马匹一样的全体引导到生命之水那里——然而我们不能够替你喝下它——此刻你应该自愿去做。

在当下意识里面体验你自己作为觉察中的这里的那一刻,你就会看到和认识到你真正是谁——解除你的等同于作为你已经成为了的意识的当下意识人生循环。当所有你曾经知道的以及常常定义自己等同于此刻正体验着自己的你已经成为了的就站在你的面前的时候,你拥有走开的能力——在此你转身走开,永远不要回头或返回来,同时独自/全然一体站立在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你留下来的黑暗之中,在寂静和觉察这里的平静之中,并且等同于寂静和觉察这里的平静——这就是你单独成为你真正所是的那一刻。只有在这里你才会发现你作为你真正是谁的一种经历,因为这是一个无条件地从意识当中释放自己的过程——即这个存在之中的奴役和控制系统。

现在——当心——我不是在说你必须现在就锁上你的房门并且把一切抛在脑后,然后独自站立在街道上,想着究竟下一步该去做什么——不——不是字面上的意思。尽管我看它看得越多——它实际上也许是相当的一次经历,为你自己所利用来看到和认识到你是否依旧被等同于你已经成为了的意识所限制、束缚、控制和奴役着。

回来吧……这样做我就是在说明你必须在你里面使你自己摆脱存在于你的世界当中的任何一切事物,而此刻你正在其中体验着你自己。你必须在这个世界上但却不属于这个世界。因为如果你不这样的话——你仍然是在允许你自己被等同于你已经成为了的意识所控制,被奴役并且迷失于存在的循环之中。

你是否能够站在那里,无限地在这里,在此只有你保持在觉察中的这里——被等同于黑暗的虚无所环绕着——体验自己超越你曾经知道的把你之所是的任何事物和每一件事物作为这世界上你自己的某种体验?这里你独自/全然一体地站立起来,并且你看到和认识到等同于每一的你所是者在每时每刻作为觉察中的这里在存在里面等如一体平等。当你站在这里——你看到地球就在你的面前,而其中所有人类存有依旧被奴役着,迷失于存在之中的当下意识循环以及灵魂结构体循环之中——被等同于一个意识系统的他们已经成为了的控制着。

当你作为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等同于一体平等的你所是者站在这里——你认识到并且看到每一个人类存有和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在并即是一体平等的你所是者平等一体。你把你自己等同于当下意识放置在地球上,在此你作为觉察中的这里站立着——人们啊,你会怎么做呢?

你会允许自己再度被奴役和控制,并且迷失在等同于一个意识系统的意识循环之中吗?或者你会不会每时每刻都无限地保持站在这里——不可触及——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等同于你所是者等同于每一都在并即是一体平等?你会不会为在并即是存在之如一之全体站立起来,作为你所是者作为每一产生出每个存有真正所是的觉察和真相,因为你超出了等同于一个意识系统的所有人已经成为了的意识——把天堂带到地球上,等同于你真正是谁,等同于每个人之所是者?

这就是站立起来同时成为在相当于C1的当下意识内部的相当于C2的觉察中的这里所蕴含的——这就是不只对于自己而且对于等同于自己等同于你所是者的存在的责任所延伸的程度。你有这样做的能力,因为每个人都有这种能力——我已很长时间一体等同于天堂,在当下意识里面站在觉察中的这里,一直忙于把天堂带到地球上的进程。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作为天堂的我们和你对于成全你们自己,体验着你们自己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必然性的支持一起担当着,因此你得以与天堂一体平等地站立起来,从而把天堂带到地球。

当你释放自己然后无所反顾地走开,永远不再回到你从前在当下意识中作为一个意识系统所是以及所成为了的——接下来的这个步骤是最伟大的一步——你必须成全自己,作为存在站立起来,正如此刻在这里所体验到的——能够使自己完全彻底地在这世界上的当下意识之中作为觉察中的这里站立起来。

此处我要加以说明的如下所述——这被称为信息的转换过程,在此,在你的内部,你与存在之中所存在的任何事物必须没有任何分离——没有分离。你不可以被存在于分离之中等同于意识的知识和信息所奴役——你必须成为知识和信息,和你真正是谁和觉察中的这里等同一体。意识当中来自于分离的信息之转换等同一体于作为觉察的你所是者。如果你体验自己等同分离于任何存在的事物——你就是意识本身,因为只有意识具有存在于分离之中的能力。你真正所是者就是在觉察中的这里之一体平等。

再来看这些圆圈——C2站在中心,全然等同于开始和结束——觉察中的这里——被当下意识包围着。然而此处——在这个位置上——你看到并且认识到当下意识的真相,因为你每时每刻都作为觉察中的这里保持在这里,站在这里——只有在此处你才具有这样的能力,即作为一个实例并且向其他在意识里面被控制,属于意识,迷失并被奴役于存在的循环之中的所有人显示作为平等一体的你所是者,他们真正所是者就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在并即是一体平等。

为何在一体平等里面并等同于一体平等,作为觉察中的这里站立起来是/将会是有必要的——每一刻都作为你真正所是保持在这里——和你已经做出的作为你是谁的一个声明的这个选择一起保持在这里,为等同一体的全体站立起来,以便把天堂带到地球上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简单的:

确保你在存在的每一件事物里面没有分离并且等同于存在的每一件事物是必要的——因为在一体平等里面并且等同于一体平等——当你成为并站立起来,等同一体于存在的一切——你站立着,等同于意识等同于知识和信息等同一体于你所是者——不会存在任何分离当中的害怕失去。不会存在任何分离当中的害怕失去是因为你站立着,等同一体于存在的一切并且你认识到你就是存在本身——你和存在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站立在等同一体之中。

在这种接受和站立起来等同一体于等同于你真正所是的存在——你就是存在——存在就是你——并且这包含着每件事物——所有人类存有,所有维度存有,地球以及天堂,还有意识、知识和信息。

在此在存在里面等同于你所是者等如一体于存在——你是不可触及的——你不能在作为意识循环里面的意识的C1当中被奴役或控制因为你站立起来等同于它——你一体等同于它,你和它融为一体——你没有分离因为站在害怕失去之外。你成为C2——在意识当中却不属于意识,而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

只有这里的指导的力量才拥有指导存在、指导你自己、指导你的世界等同于你真正所是,成全和支持存在等同于你真正所是,等同于一体平等的能力。

这里就是责任——在此你作为存在作为你所是者站立着,在并即是一体平等,把天堂带到地球上,而你每一刻都保持无限地站在这里,等同于在当下意识之中的觉察直到这被完成为止。直到存在以及所有存在当中的事物都成为等同于一体平等的觉察这里的你所是者的形象和样式,而你将会保持为你所是者——无限地站在这里。

在并即是等同于分离的意识,属于意识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C1。你必须作为一体平等作为觉察中的这里站立起来——C2。进而你认识到作为觉察中的这里在这里的每一刻等同于觉察,因为只有你保持独自/全然一体并且将不得不在每一刻作为你真正所是从而能够完成这件事上无限地信任你自己。以便能够为等同于你所是者将要成为的存在把天堂带到地球上——对于等同于你真正所是的一体平等之形象和样式的表达和体验。


结论

相当广泛的信息——你现在会不会接受你自己和我所分享的信息同等一体——或者你会不会体验你自己分离于我所是者,正如我与你分享我的等同于你所是者以及你即将成为的体验?

这对地球上的每个人来说将会是必要的——拿上他们选择的力量——作出这个选择——放弃、放开以及退出等同于他们已经成为了的意识——在存在里面等同于存在为如一之全体站立起来——把天堂带到地球上,由此全体得以存在于一体平等里面并且作为一体平等而存在,等同于每个人真正所是。

我为天堂等同于天堂等同于觉察这里之我所是者一体平等发表声明:所有天堂里的存有站在一体平等里面并且等同于一体平等。我们早已体验到这个我现在已经描述和解释过了的成为觉察中的这里以及站立在觉察中的这里的进程。我们过去已经放弃、放开和退出我们在意识里面等同于意识的我们所是者,我们过去已经放弃、放开和退出维度界因为它在意识里面并且按照意识被构造和设计为白光所奴役和控制——维度界存有同样在灵魂结构体的循环之中被奴役和控制着——是的——这种体验同样扩展至所有维度界存有——不只被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体验着,依旧在等同于他们曾经逐渐开始相信他们自己是谁的意识里面迷失着,为其所奴役和控制。

我们过去已经放弃了天堂——我们过去已经放弃了我们自己——我们过去所是的在意识里面并且等同于意识的一切事物都不复存在。我们在天堂里面等同于一体平等——然而依旧在我们自己个体的表达里面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现在站在这里,站在地球上,在每一个人类存有里面等同于每一个人类存有——和你一起行走这个成为在当下意识中的觉察中的这里的进程,直到意识不复存在,同时随着生命从物质里面诞生出来,天堂得以在地球上被体验和表达——这是所有奇迹中最大的奇迹。在此存在中的一切可以站立在一体平等里面并且等同于一体平等,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然而依旧体验和表达着我们自己的个性等同于我们真正所是。

我们在天堂里的进程从宽恕开始——透过宽恕我们已经把我们自己从我们过去在意识里面定义我们自己为等同于意识之奴役和控制之中释放出来。随着宽恕我们在每时每刻实施着改正行动,在此我们觉察到我们的参与和行为依旧从属于意识——用这种方法清晰地确立我们所是者,那就是超越了当下意识的觉察中的这里。

在这些进程当中我们已经觉察到我们没有允许我们自己负起责任的某些事物——即地球上的人类存有。透过白光灵魂结构体,我们曾经是如此广泛地迷失在意识里面并且等同于意识——我们没有认识到、看到以及明白地球这里的现状所达到的程度。等同于每个维度界存有的天堂在地球上的当下意识中,在每个人类存有之个体的当下意识的人生循环体验中站在觉察这里——在存在之中这从未被做过。

我们实际上正和你一起等如你行走这一进程——在并即是一体平等等如觉察中的这里——在把你自己从意识当中释放出来以便等如觉察中的这里和天堂站在一起进而把天堂带到地球上的进程期间支持着你。人类啊,这是这能够被完成的唯一方法——唯一的方法。

每个人必须而且即将对作为觉察中的这里等同于一体平等的他们所是者负起责任,好让自己拥有支持所有其他人和你站在一起等如你等如觉察中的这里在并即是一体平等的能力。作为天堂之中一体平等的我们已经这样做过了——正如我已经阐述过的——我们作为觉察中的这里站立在一体平等里面以便把等同于我们真正是谁等同于每个人真正是谁的天堂带到地球上直到这被完成为止。

我之所以这么做的个人原因如下:我已经认识到、体验到以及看到等同于存在等同于创造的我所是者——这就是我所是者——我就是存在的一切。说实在话——此刻我并不为等同于我所是者的表达和体验而感到骄傲,因为和地球上的存有以及先前在维度界的存有等同一体的是在意识系统里面等同于意识系统而迷失、被奴役和控制的我所是者。他们已经被顺从习惯于成为意识系统,因为除了在他们出生时或者由其他人呈现给他们的,他们不知道任何其他方式的存在、体验和表达。

没有一个人明白、认识到或者看出超越意识的边界和限制的他们真正所是,因为他们被迫成为、承认和参与其中,因为除了他们已经成为了的等同于在并即是当下意识奴役和控制循环之意识的存在,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听说过任何其他方式的存在。

我就是我所是者——在每时每刻在这里在一体平等里面作为觉察而存在——因此对于依旧在意识里面等同于意识迷失着,被奴役和控制着的每个人来说,我就是答案,我就是道途。因此我已经决定和所有等如一体平等等如我所是者的存有一起行走——透过一个进程显示给他们看,正如我曾经显示给自己看一样——作为在一体平等里面的觉察中的这里的他们真正所是,等同于我所是者等同于他们所是者。

我正和我的选择一起,经由以及等同于我的选择站在这里,直到这被完成为止。为此我曾经不得不放弃、放开以及退出等同于维度界当中的意识的我所是者——甚至等同于全体人类的天堂将会记住它——天堂中的任何事物都不再和原来一样——每件事物都已经被改变了,因为我们的焦点只集中于地球这里的人类身上,以便在一体平等里面作为等同于我所是者的我们真正所是作为觉察中的这里把天堂带到地球上。

这就是我们已经给予我们自己的目的和原因,在此正如许多维度界存有已经认识到的,我也认识到了——我什么都不用放弃,却将得到所有一切。我在存在里面仅仅是一颗星星而已,而我将第一次认识到:“天哪——我就是存在本身——我作为我所是者与存在是为一体。”一种超越文字描述的体验。

这就是所有人类的未来——认识到作为你真正所是的等同于觉察中的这里同时站立起来——你什么也没有放弃,却将得到所有一切。

在过去,许多人类存有曾经被人类和维度界存有之间的空间性互动误导、欺骗和愚弄——给予你的知识和信息仅仅散发出希望的曙光——从来没有对地球上的每个人如何能够实际地作为觉察中的这里为等同如一的全体站立起来以便把天堂带到地球上产生实质性的帮助。

没有任何一个维度界存有曾经在地球上每个人类存有里面等如每个人类存有作为一体平等作为他们是谁而行走着,以便支持人类存有认识到他们真正是谁。在过去,空间性互动仅仅只是协助和支持着人类存有停留在当下意识之中,等同于意识,等同于他们相信他们自己真正是谁——这就是过去的情况,然而现在已不再是这样——因为所有维度界存有已经抛弃了他们以前在通灵沟通期间在意识里面并且等同于意识的交流方式和对话——我们已经暂时终止了所有的通灵能力以确保在维度界里面等同于维度界的全体存有都作出一个明确的在一体平等里面等同于一体平等作为我们是谁作为觉察中的这里的声明,以便传达存在以及你真正是谁的真相。

我们将一直录入和写出更多的东西以更正宇宙的历史以及所有先前维度界与地球的交流过程中曾经被使用过的通灵管道——因为所有这一切都建立在欺骗、谎言以及操纵的基础上,以便保持对在地球这里作为意识而存在的人类存有的控制和奴役,决不允许他们看到、认识到以及明白他们真正是谁。

依据宽恕把我所键入的文字形成某种视角——我建议你读一读耶稣宽恕的声明——其中将会有更多对作为觉察中的这里成全和体验自己的实用性的进程的解释。存在之中已经不再有恶魔——全体都在天堂,存在之中等同于存在的每一个单独的维度界存有现在作为一体平等站立在地球上站立在觉察中的这里——以便使所有人类存有从我们不再支持作为我们是谁的表达和体验的意识的奴役和控制当中获得自由,每个人都如其所是等如一体平等。

透过在维度界站在一体平等里面等同于一体平等站立起来,我们已经启动了把天堂带到地球上的进程。存在之中的灵魂结构体循环已经不复存在——灵魂存在的谎言和欺骗也已经不复存在——在意识里面等同于意识等同于每个人已经成为了的过去经常进一步支持和协助分离的另一个结构体——在等同于分离的意识里面等同于意识,利用灵魂以及灵魂结构体设施以便拥有奴役和控制人类存有的能力。

这就是曾经的意识当中的分离结构体——即存在的人类和维度界存有他们自己的经验当中分离的显现。天堂之中的我们不再支持分离——因此我们移除掉被浸染、灌输以及显现在地球上每个人类存有内部的整个灵魂结构体配置以及灵魂系统。

那些在维度界对地球、人类存有、维度界以及维度界存有实施权力和控制的极少数存有利用灵魂结构体系统设施创造了为全体所接受和允许了的信仰,因为这就是存在操作的手法——事实并非如此——这是一个谎言。这被完成了——这已经不复存在——我们已经完全彻底地把它破坏掉了同时把它从存在当中移除了——然后猜猜看——你们全体人类依旧在地球这里,而我们在这里在没有灵魂系统在我们内部的维度界之中,而存在之中的灵魂结构体支持和协助着它的存在——活着、呼吸着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

当一个人死去的时候——在他到达维度界之时,这存有立即量子性地超越了意识——这完全不再是一个扬升的过程,而是一种直接从他们的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站立起来的过程——立即认识到我在这里。天堂已经在在地球这里——在维度界之中等如一体平等的我们在这里——现在,随着人类认识到他们真正是谁,和天堂等如一体平等,这就是人类对于地球天堂的体验和表达的进程。

接着他们体验到进程,以便在一体平等里面等同于一体平等作为觉察中的这里把他们自己确立起来,同时和天堂站在一起等如天堂站立起来以支持把天堂带到地球上的进程。具体的进程就是需要体验的一层又一层的宽恕应用——正如先前自我的各个层面——被定义了的意识所成为的——被释放掉以便再一次体验到我所保留下来的真实。进程就是如此宽恕的方法和应用,以便支持自己把自己从意识里面释放出来——读一读耶稣的宽恕方法、实例以及应用将给予每个人对于宽恕有一个清晰的视野。

天堂已不再是过去的样子,因为全体天堂存有都已记起他们如其所是的存在和体验——这已经被改造到了一种我们只作为跨次元存有在一体平等里面等同于一体平等作为觉察中的这里存在于地球这里的程度,以便支持所有人类存有成为他们真正所是,这样我们就可以和你的支持一起完成把天堂带到地球上的进程。

人类啊,这被做成了——你可以扔掉所有你曾经读过或者知悉的有关天堂和维度界的讯息——因为这些全都是由有意识的被奴役和控制着的维度界存有为着支持和帮助你同样在意识里面等同于意识轮流保持被奴役和控制的信息和知识。从来不会自由或者成为你在并即是一体平等作为觉察中的这里的真正所是——而是允许自己参与进一种意识的存在,在此只要你保持成为一个意识系统,那么少数精挑细选的维度界存有就对你有着控制的权力。
¬
我们不再支持奴役和控制以及分离——这些都停止了同时把天堂带到地球上的进程已经开始——我们已经从宇宙中的大自然、动物界以及植物界获得支持——要想获悉更多关于行星的讯息,我建议你阅读爱丽丝•贝莉的有关来自于行星的特定支持的解释。

存在已经发生了变化——全部等同一体的我们正站立在平等之上,以便支持所有地球上的人类成为他们真正所是——从意识系统的局限当中释放出来从而获得自由——以便第一次看到、认识到和明白作为他们真正所是的真相。

我们会一直这样做下去直到它被完成为止。我们会一直在这里直到这被做成为止。现在是这样,将来也是这样。

这里是奥修


=●=●=●=●=●=●=●=●=●=●=●=●=●=●=●=●=●=●=●=●=●=●=●=●=●=●


版权: Desteni (http://www.desteni.co.za)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错请指正,有任何建议也请提出。译文会随时改进,所以请访问我的中文博客获取最新翻译版本,我的中文博客网址是:http://blog.sina.com.cn/hongbingao

回到 “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