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羅伯特.門羅

头像
葉至寬
帖子: 162
注册: 周五 4月 16, 2010 11:14 pm
地址: 台灣
联系:

訪問:羅伯特.門羅

帖子葉至寬 » 周三 10月 06, 2010 2:44 am

既然我在,我「想要」以下述句子開始:「嗨,這是羅伯特•門羅」,
雖然,在許多人類的腦海中,關於這個「羅伯特•門羅」的記憶、就是在地球上曾經的「我是誰」。我並不是那個在地球上我曾經是的「羅伯特•門羅」 。一點也不是,那個我曾經是的「羅伯特•門羅」。它已經在我「過渡」之後死亡,而現今只存在於人類頭腦這個有限領域的記憶之中。

那就是「羅伯特•門 羅」作為「我是誰」仍然存於這個世界統一的意識領域,即人類的意識頭腦

雖然,這個「羅伯特•門羅」作為我曾經之所是,不過是這個世界的一個植入系統,一個填充過的,校準過的,加工成形的,設計過的技術信息結構,很像組成人類的、及人類所成為的、技術先進的頭腦,這頭腦會死去,而只能在他人頭腦記憶的統一意識領域之中存在。(在這頭腦和心智基本上是同義詞)

我可能會是人類頭腦中「最大的失望」,就像我在這裡所寫的——在這裡期待著「那」「偉大」的羅伯特•門羅,正如別人腦海中所記得的我在地球上曾經是誰或是什麼,而且對許多人類而言——仍將存在的——但請明白——這個你「記得」的「羅伯特•門羅」,只存在於你的頭腦中那記憶思維的領域的——並不是我。我不是記憶——我所是的,並非記憶——我是誰,就是當我坐在這裡,在這個跨空間入口(interdimensional portal)中所是的——打字。(此時打字的才是真我)

此時此刻——我在地球上所「剩」的——只是一個名字,一個不代有任何「意義」,任何「用處」,任何「重要性」,任何「價值」的。如果我可以,讓我選擇的話,那意指我是一個奴隸,一個下位者,比一個名字還「少」,一個名字便持有了我,把我綁定到『一生』,一個「記憶」,按照這世界上他人所「記得」我應該成 為的樣子。

這個世界上的人類會想要我成為他們所記得的羅伯特•門羅。自然,由於你存在並由記憶組成,想要我仍然還是你記得的我,那存在於你頭腦中的,因此我聲明:我將是許多人頭腦中「最大的失望」,因為我不是你記得的我在地球上的樣子—。

因此我以下面陳述結束此段落:羅伯特•門羅是一個名字,我不是你所記得的那個人,也永不再是,那個我曾經是的羅伯特•門羅已經死去,已經消失,只是你頭腦中的記憶。我是一個存在,在地球上以信息結構的一個植入技術頭腦系統而活著的生命。(指他以前在地球時是被心智系統控制的存在體)

我與其它「進入」這個世界的存在體並無不同:我們通過技術頭腦系統進入,由信息結構組成,通過編程而「生活」,以便保持控制,我們被「生入」一 個系統,作為其中一個系統,以及一個控制的環境——控制者,控制著被控制者。

我明確指涉這個世界上人類狀態為「技術的」頭腦系統,因為我們是技術的,因我們依賴於邏輯,頭腦設計「察覺」我們在這世界上的經歷排布「時間順序」的邏輯,而且「過」一種預編程的生活,有被染色體設計的我們人類的肉體。「熔合」 身體和頭腦,在技術中及作為技術——控制原則的技術——那控制我們的——我們是被控制的——我們被控制者所控制,通過我們的信息結構的頭腦系統來設計對我們的控制。對「時間順序」的「察覺」是當我們預佔用每個「選項」時的缺陷/設計(vice/ device ???)。

「生活」這預編程的設計,已經熔入並作為人類肉體,我們按時間順序活著——通過技術——每個想法已經設定——我們「遵從」並信任,所以我們「過著」似乎一種「我有選擇權」的生活,當選項剛好是那個讓我們相信「我們是自由」的那個「程序」時 = 自由基於/被定義為選擇權以及自由意志:人類的錯誤。

(沒有選擇,生活的內容是被設計好的)

什麼是自由?是這個我們總在進行的「旅行」:從一開始?

尋找自由?
我們已經被構造、被設定以及被顯示了造成奴役的原因,我們控制:控制=奴役。我們面前的答案,我們用自己的雙手構造、設定以顯示——面前的答 案,造成奴役的:技術。世界已經在技術「進步」中並作為技術而「進化」——與技術進步一起的,我們自己所構造、設定以及顯示的——我們在摧毀我們自己:

(技術進步:意指心智系統的進化)

戰爭:炸彈和火器技術。
飢餓:金錢「溺斃」在一些搞得起技術進步的國家。
色情:色情遍染了技術先進的電腦、電視和電影院。
謀殺:先進的槍支武器。

我們在尋找自由——
如果不回答首要問題:為什麼我在尋找自由,如果我在尋找——那我現在肯定不自由——所以,為什麼我不自由?如果我能回答為什麼我不自由——我就能看到造成不自由的原因——
然後,在我看到的原因中,我能看到為何不自由的答案……
然後呢?如果我「找到」答案——為什麼我不自由——我將「相信」它——
我將「看見」它——我將「實現」它嗎?

好吧,人類——關於作為人類我們為什麼不自由的原因,我們有了「答案」,而且這原因,作為人類為何不自由的起因,存在於你已經成為什麼以及相信你自己會成為什麼之內: 一個技術的心智意識系統,由思想、感覺和情緒這些編程信息所組成的,融合為「身心」以給予你「經驗」,而你自己也可以看 出,關於以下問題的答案: 為什麼我不自由,(這答案)存在於這裡,在這個世界中,(答案)即技術的「進步」,我們作為人類如何才能自由,如果這些現象存在,如戰爭、飢餓、貧困、SE情以及謀殺——在摧毀我們自身。 你已經顯示、設計以及構造了針對「你為什麼不自由」的答案,而在「探求」和「尋找」自身自由之前理應該先問的問題——

你「設計」了你所身為的——控制者,設計了一些控制,來控制被控制者,通過技術設計的頭腦(心靈)系統作為控制。 技術設計的頭腦(心靈)系統設計了技術 = 這個等式很簡單,這個等式很顯然。

相當有趣的是,人類還在「尋找」以及「探求」著: 那真相——「找到」/「發現」「真相」實際上就是「尋找」和「探求」自由,當那真相被找到/發現=這「意味」著自由,所以,那真相被定義為自由。

雖然,(在這兒,我從內在微笑)人類有一個「困難」,在這世界中的真相,已於無數年來被如此廣泛 的「濫用」和「操縱」,而這世界上眾多不同的「組織」和「機構」和「追隨者」說: 「這就是那真相」——「這就是答案」。 當「真相」和「答案」被定義 為自由,但在此,錯誤產生,因「自由」還未存在,又如何會有一個「自由」的答案,一個真相?

怎會有一個自由的真相,一個答案,如果我們並不自由, 而這就是錯誤所在,這個問題被「錯過」了: 為什麼我不自由,此問題的「答案」被「錯過」了,尚未被回答: 為什麼我不自由。

為何我們不自由,我已經有了答案,就是我之前提到的: 在人類個體之內、並以每個人類個體存在的技術心智系統,它只不過是個答案,只是 個答案,像一個問題就有一個答案,而這個答案,是從整體、合一、平等立場上被詢問明證回答了的那個問題的答案: 合一性及平等性。 沒人從整體、合一及平等出發考慮他們自身: 存在的一個「法則」: 合一性及平等性。

然後再一次: 在此是從整體、合一及平等角度來回答的答案: 你能「看見」這點,能「意識」到這點,你自己的頭腦(心靈)作為思想、感覺和情緒,是每個人類個體中設計放入的技術心智系統,作為系統,被生入一個系統,被控制著,這就是原因,就是為什麼、及如何自由不能存在,以及為什 麼、及如何這世界變成了對我們自身的摧毀,卻產生了心智系統技術革命的進步。

啊,但我說了我有答案,但我說過那「真相」,因為這將會在許多人的頭腦中: 這就是真相? 我無法向你「回答」這個問題,我可能針對所提出的「為什麼我/我們不自由」這個問題有答案——但要再次詢問:「什麼是真相?」及「什麼是自由?」正是同樣的問題:

----------------------------

從這裡開始「頭腦(心靈)系統」改翻為「心智」系統。For short。

-----------------------------

「真相將使你自由」——現在你必須看一下「真相」及「自由」這些詞的「定義」——因為許多在這個世界上的人對「自由」和「真相」有著各種各樣的 「定義」——但再次——如果自由不存在,我們怎麼可能定義「自由」——如果自由不存在——那麼「真相」也即不存在,在存著許多「真相」及「自由」的諸多定 義的同時——那麼,這些定義又打哪來的呢? 人類——作為結構信息的技術心智系統的人類——如此——「真相」及「自由」的定義是信息: 信息的「統一國 家」——「統一化」,作為「統一的」技術心智系統。

所以我們的世界、人類尋找和探求著「真相」及「自由」——好吧,在此我給出為何我們不自由的看法——造成奴役的原因是人類頭腦中的思想、感覺及情緒——被詞語定義的所奴役——一個結構信息的技術心智系統。

我們變成了系統——構建系統——你顯示、構造及設計了你所是的——這一點會得到證實,如果你看向這個世界——最迷人的是,每個人類都有一個心智系 統——那「思考」、「感覺」以及變得「情緒化」的東西——而因為每個人都是這個心智系統——它被所有人接受為「我們之所是」——但它又怎能成為「我們之所 是」,如果這個系統隨人的死亡而死去——且在死亡後不再存在? 在這裡我是一個例子——正如我所聲明的——我並不是你所認為在地球上羅伯特•門羅——在此 我作為我鍵入的字。

對於「真相」和「自由」的「探求」已經成為自我之內分離的顯示——因為在探求當中——「答案」被「錯過」,問題的「答案」並未被認出,被看到,被 意識到: 「什麼是真相?」以及「什麼是自由?」如果所有存在的人類都只是結構信息的技術心智系統——那: 什麼是生命? 我是誰? 我是什麼?」 我在 哪裡?」 這個「我」——這個「我」是否存在——因為這個「我」總是、只不過是一個結構信息的技術心智系統,這是我已經接受的、允許我自已所是、所成為的 ——把「我」定義為思想、感覺、情緒和我用人類肉眼所看到的影像?

這些問題:

什麼才是真相,
如果真相併不是我在世界中所「學習」的那些詞的定義?
什麼才是自由,
如果自由並不是我在世界中所「學習」的那些詞的定義?
什麼才是生命,
如果生命並不是我在世界中所「學習」的那些詞的定義?

我又是誰,如果「我」並不是我「思考/認為」我所是的思想、感覺、情緒及存在於我頭腦中的影像,這些我一直認為自己所是的東西?
我又是誰,如果「我」並不是思想、感覺、情緒及存在於我頭腦中的影像,這些我一直認為自己所是的東西?

這些問題,只有為你自己回答,只有你自己能回答,如果結構信息的技術心智系統在你之中停止存在的話——沒有思想、感覺和情緒參與——伴隨著結構信 息的技術心智系統的停止,活的文字(live words)——「變成」了在活著的文字(living word)——停止尋找和存在。

(living word:我個人認為是指『成道』或是『活著的道』)

我,作為存在於結構信息技術心智系統中的記憶中的一個名字「羅伯特•門羅」而存在——這個系統存儲了過去的記憶——並不能夠「給你」以下問題的 「答案」: 「什麼是自由?」,要給你「你是誰」的答案——我自己還不知道以下問題的答案: 「什麼是自由」是——為什麼——因為我們所是的,作為整體、合一、平等——仍被他們所相信和感知他們自己所是的那個技術心智系統所奴役——那將是「謊言」,如果我說: 我知道、我有關於自由的答案——因為作 我的自由——並不以表達和經驗所顯示的、作為整體、合一及平等的我是誰而存在。

然而——作為我,作為我是誰,我有一個起點: 這個起點是: 合一性及平 等性——我在此作為合一性及平等性,作為我是誰的所有存在——即如今被奴役於技術心智系統之內的——因此——

『如果你,作為我,並不「自由」,而是被奴役的 ——我也並未自由。』

所以——如果每一個、所有在這個世界上的人類個體——向內作為合一性及平等性,作為整體、合一及平等的——
停止心智系統(即思想、感覺和情緒,影像和記憶,信息及知識)的存在——而「變成」活著的詞(living word )——作為合一、平等及自我的活著的「自由」=作為作合一性、平等性的「自由」,將是、及成為我們在整體、合一及平等之下我們是誰的經驗及表達的顯示。


翻譯者:silverthorn

本譯文原址:http://tieba.baidu.com/f?kz=670911569

※註:

羅伯特.門羅(Robert Monroe)在世時是一個所謂靈魂出體的專家

本文是他透過跨維度連接口發言的紀錄

英文原文在:http://desteni.org/Osho/robertmonroe1.htm

下文為翻譯者silverthorn所提出之總結

讀後總結的幾點要義:

1.羅伯特•門羅——這只是一個名字,人類所認為的門羅,是存在於人類記憶中的名字、形象而已。並非是真正的他,並非這個正在傳達信息的他。

2. 結構信息的技術心智系統(technological mind system of constructed information) ——代指人類普通認為自己所是的東西,包括思想、感覺和情緒。之所以是技術的,是因為思想感覺情緒都有邏輯性,對時間的感覺也是一種邏輯性。而門羅認為, 這個系統會在人體死亡後消失,那它就不是人本身。(你的所思所見所感,都不是你。)而當這個心智系統在人意識頭腦中停止存在時,人類即作為整體、合一及平等而言是自由的。

3. 自由?——人類一直在找自由,門羅認為,人類是被控制的,可卻是被自己所控制。因為人們自己製造了語言定義和一些規則邏輯,自己沉陷於科 技的所謂進步。同時,人類只專注於尋找「自由」在哪,「自由」是什麼,卻忽略了一個問題,即「我為什麼不自由」。因為當你不自由的時候,所有對自由的尋找 和定義都是不成立的。(不自由的人,並不懂得自由?)

而門羅說他並能直接回答自由是什麼,因為答案不在物質世界的表達範圍內。

如果你(正如你理解的門羅)只是過去的記憶或一些思想、感覺和概念,那你就不是當下的這一刻的存在,你就無法應對當下的情況。

因此要停止心智(頭腦)系統。頭腦停止的時候,對「自由」的尋找也停止了。而尋找正意味著「自由」的不在,因為在心智系統根本不存在「自由」的答 案;停止尋找,才能生活著「自由」,並以整體、合一與平等出發,將我們人類自身作為這個詞的經驗與表達。想要看見/知道答案,就必須停止尋找,因為尋找因 存在於頭腦之中。而真相不在頭腦之中,真相是非頭腦的。

所以,門羅沒有正面回答「自由」是什麼,而是叫人類停止尋找「自由」(即停止心智系統),改為親自去生活/經驗/表達「自由」。

也即是說,你想知道答案,你就必須停止尋找。然後答案才會顯現在你身上,你自身生活著答案。

1、你所尋找的只是過去的心智意識,而這些範圍內並沒有答案,因為如果答案曾經存在過(比如自由),人們不可能至今還在尋找,人們應該早就得到了。

2、尋找這個行為本身,就是在心智系統中的運作,就注定了找不到答案。就像月亮在天上,我們卻在水中尋找一樣。尋找得越凶,越是找不到。

3、只有停止尋找,才能拋棄心智系統,才能脫離對答案尋求的歧路。停下之後的事,門羅沒有說,但答案卻只有在你先停止心智系統之後,才可能顯現在你身上。

原文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z=670911569
我的blog:
http://tw.myblog.yahoo.com/bb7896113/
百度備份區:
http://hi.baidu.com/00098855555

QQ帳號:1724901871

回到 “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