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恕指南——耶稣

高紅彬
帖子: 9
注册: 周三 5月 22, 2013 10:43 am

宽恕指南——耶稣

帖子高紅彬 » 周日 7月 21, 2013 8:14 pm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org/a/jesus-the-guidelines-of-forgivness-part-1

译者:高紅彬

第1部分

由耶稣通过跨次元门户转录并打出

日期:2007年4月13日



此刻,我向大家解释我在宽恕进程中的经验。我认识到有两种不同类型的宽恕经历。一种是真正的宽恕应用,即诚实的宽恕,在这种宽恕应用中,大声说出话语而且进行了改正应用。另一种是抵抗的宽恕,在这种宽恕应用中臆构自我获胜了,由于未进行改正应用和改正行动,结果是自我代替了自我觉察走上前来。

让我们拿两位人士来举例——他们正在体验彼此之间的关系。我之所以特别地使用这个例子,是因为这是地球上所有人类存有最为显著的经历。并且使他们为应对在关系存续期间可能发生的状况做好准备,这种状况出现在每个人都被介绍进行宽恕应用,在将到来的进程期间,随着进程自我支持。第一位人士——认识到在通过他们的思想、信念、见解和预先构思的观点允许的范围内,直接地,他们通过这个认识在每时每刻应用宽恕。第一位人士开始应用宽恕的原因是支持自己,因为自己已经认识到通过过去的思想、行动和话语什么被允许了——他们以往经验中的思想、行动和话语怎样造成影响,在这些影响里面他们发现了当下的自己。这通过参与到思想、行动和会话中被达成,这些思想、行动和会话不是真正的他们,他们一开始就信任的心智就是真正的他们。第一位人士,借着完全的理解和认识现在成为了有意识的——还没有从心智中觉醒而且他们允许了他们自己成为一个系统,信任一个系统并把他们的生命交托给它,建立他们的生命而且如同这个系统体验他们自己。通过成为有意识的,在认识到他们允许了什么的那一刻,第一位人士决定并声明停止这个允许,同时不允许他们自己被心智所控制。心智,如同他们是谁,只不过是在他们之前已经过去的家族所有世代的复制,他们在生活中一次也没有实际体验过他们真正是谁。

因此,第一位人士为他们自己站起来,允许他们自己无条件参与到宽恕应用中,宽恕应用,作为一个解决方案被提出来了,支持他们把自己从心智中释放出来,心智是一个从在他们之前已经过去的家族所有世代复制过来的系统。第一位人士在体验他们自己的每一刻都应用宽恕——为每一个如同通过心智定义了他们自己的思想、行动和话语应用宽恕。这样做就把自己从经由父母口述给他们如同可以接受的生存方法和途径的这些条件作用中释放出来——使他们自己从预先构思的心智的想法和信念中获得自由,心智是一个系统,一点也不是他们真正的自己。第一位人士明白了宽恕必要性的重要性并且在宽恕应用的帮助下无条件地支持他们自己。不仅是在宽恕应用中大声说出这些话语以使他们听到——而且应用必要的改正行动。看,心智通过思想、行动和话语创造。现在,带有宽恕的应用把这转换成一种不同的创造方法,那就是自我的重新定义,在这里觉醒、改正行动和大声说出的话语被应用着,把自己从心智创造中解脱出来。觉醒只在下述情况中被体验到,一旦通过大声说出的话语应用宽恕并且当采取了改正行动,于是从这一刻开始把自己从特定应用中解脱出来,这需要宽恕和改正行动而且不会再次回到这样一种先前的应用中。自我觉醒是一种体验,就是把自己从心智之中释放和解脱出来。第一位人士的特定应用如下:当一个想法来到心智中,第一位人士就按照这个想法行事,把它表达给他们自己,如同表达给其他人一样——这个应用之后,他们认识到他们通过一个来自于心智的习惯性应用参与到和其他人的谈话中。宽恕被大声说出来,向他们自己表达宽恕,宽恕允许这个想法,宽恕允许按照这个想法行事,宽恕允许相信这个由心智创造的想法是他们自己,然后宽恕允许用源于经由心智的一个想法的话语与向其他人表达,而这些话语并不等同于他们是谁。这是通过大声说出话语来做的宽恕,接下来的步骤是实际改正应用。现在,第一位人士知道什么被允许了,下次,在他们进入和其他人的谈话之前,他们会首先确保在他们心智里面没有想法存在,这些想法会影响他们的行动以及和其他人在交谈中所说的话语。因此他们立即可以等同于他们是谁介入并与其他人共同参加到交谈中——清除任何心智的创造。

在这里自我觉醒走上前来——只要第一位人士以他们是谁的身份参加和其他人的交谈,他们所说的话语就是他们是谁,他们的行动就是他们是谁。不是事先由想法创造出来,想法又创造了行动,而行动影响了所说的话语。有时,第一位人士也许甚至不允许他们自己参加和其他人的交谈,而他们先前是允许自己参加的,因为他们认识到他们也允许自己相对于他们的世界里的其他人士来定义自己。由于这个认识,第一位人士把自己从他们的世界里的几乎每件事物中解脱出来,因为他们理解并懂得他们的世界还有里面的每件事和每个人,如同他们相信真正的自己是谁一样,支持他们成为心智意识的概念。第一位人士把他们自己从在他们心智意识系统里面并且如同他们的心智意识系统一样支持他们的任何和每件事物中解脱出来。他们对自己的体验从某种观点来看改变了,这种观点就是他们致力于并且训练自己达到这样一种程度,通过实现带有改正应用的宽恕——他们不允许自己参加不支持他们实现自我觉醒的进程,那就是在他们的世界中过去的任何事、任何交谈、任何人士。

应用宽恕重新定义自己并且如同觉醒一样体验我们真正是谁,是较短的旅行路线,因为没有哪位人士确信他们会等同于他们自己,等同于他们真正是谁一样体验,因为他们曾经知道的全部就是心智以及为了指导、控制和如同心智定义他们自己而置于其中的信任——成为心智、想法、预先构思的观点和信念。第一位人士是带有改正应用的宽恕的例子,从在他们之前的家族世代中创造出来的,等同于想法、预先构思的观点、信念和见解的心智的释放和解脱中支持自己。这是自我献身、自我承诺、自我负责和自我纪律,站起来,同时不允许他们自己被心智、想法、观点和信念代表、控制和指导,因为他们已经认识到、理解和懂得他们不是心智。通过认识到他们不是他们的心智,他们观察到这个工具,并且通过带有改正应用的宽恕支持自己,如同觉醒一样体验他们自己真正是谁。

现在,在第一位人士被介绍运用宽恕的同时,第二位人士也被介绍进行宽恕,他们的方法略有不同。他们察觉自己在心智里轻轻地说出宽恕和/或仅仅只是说出了宽恕的话语而没有做出足以帮助他们的必要的改正行动。虽然,即使他们仅仅只是说了这些话语——在他们任何随着宽恕进行的改正行动的举止或行动中没有迹象支持他们,把他们自己从在他们之前已经过去的世代的想法、信念、见解和预先构思的观点的心智中解脱出来。为什么只是说出宽恕而没有改正行动并不会在从心智这个他们一开始就信任和相信自己是什么之中把他们自己解脱出来上支持第二位人士呢?简单的原因如下:心智通过想法和行动运作,在想法和行动中,话语是如同这位人士在心智构造中是谁的实例和表现。这些想法创造了这些行动,这些行动被频繁应用,接着相同的想法在心智里面被允许——从而转变成一种习惯。通过连续地应用,这个习惯成为这位人士接受的一部分,而且这位人士定义他们自己等同于由心智创造的这个习惯性应用。当第二位人士只是说出宽恕或者在心智里面默默地做一做,问题就来了——因为那样的话只有想法被宽恕了,但是当这位人士参与这个世界的习惯性的实际行动并没有被改正——已经做过的宽恕于是就没有用了,而且毫无价值。这个想法将是连续不断地重新出现,因为心智创造是通过这些人士参与行动来得到支持的。充分彻底的允许的应用能够在行动和行为中被自己注意到。如果通过参与与其他人的交谈里面的行动和行为保持完全一样而且想法保持重新出现,你必须知道并记得只是如同说出话语的宽恕被应用了而改正行动没被完全、完整、无条件地应用一样。凭借我的经验,像第二位人士的方案,只是通过轻轻地、默默地说出那些话语或只是仅仅说出那些话语,这些人士实际上拒绝了支持他们自己,把自己从等同于一个系统的他们的心智里面解脱出来,这个系统由在他们之前已经过去的世代复制而成。他们原本是更喜欢保持在他们陈旧的体验他们自己的方法里面,有着在心智里面等同于如同他们表面上是谁一样的想法、观点、信仰体系和见解的支持和信任。他们实际上害怕支持他们自己,释放他们的心智,因为他们允许他们自己如同他们的心智一样如此广泛地定义他们自己——他们害怕他们将成为等同于他们真正是谁,等同于有着带有改正应用的宽恕支持的觉醒。第二位人士方案的另一个略有不同的方法是他们完全彻底地抛弃带有改正行动的宽恕应用——说他们似乎并不需要宽恕,因为他们对等同于心智的自己感到满足和满意,他们被等同于心智创造物的想法、行动和话语所控制,而这些心智创造物是他们一开始就信任的,并把这些心智创造物等同于他们是谁。很不幸,这并不真实——因为所有地球上的人士都成为了受约束和被控制的心智机器人——仅此而已。在成为和体验觉醒如同他们自己真正是谁,以及从他们的心智中释放和解脱自己上面,带有改正应用的宽恕是支持自己的唯一一把钥匙。第二位人士之方案的另一个能够应用和使用的方法是说出这样的话语:“但是我已经完成了宽恕应用,我做好了,我已经达到了我的目标,已经搞定了。”这是不可能的——当这些话语被说出来的时候——这是臆构自我。这种独有且特定的行动和说出的话语是从心智说出来的,经常替他们自我定义的世界辩护和防卫,这个世界以等同于心智的想法、信念、预先构思的观点和见解为基础。由于害怕损失他们陷入困境——就此而言,凡是没有无条件地带着改正行动应用宽恕的人士,害怕失去他们自己,显然地,但是他们不允许他们自己认识、理解和懂得他们定义他们自己等同于心智,等同于系统,等同于在他们之前已经过去的那些系统的复制品。观察这位人士在他们的世界里如何参与到其他人中间,注意他们使用的话语和他们特定的行为——我保证你会注意到什么也没有改变。他们仍然完全一样。第二位人士的臆构自我主持和接管了——找到另一个方法,不允许这位人士在自我宽恕的时候随着大声说出话语应用改正行动,因为如果这个狡猾和聪明的心智允许这样做的话,这位人士将不再是一个奴隶,而将从心智构造中被释放和解脱出来,创造出允许他们如同他们觉醒他们是谁一般体验他们自己的习惯。害怕损失不但在自己里面扩展了,而且在第二位人士体验他们自己的世界里面也扩展了。因此,害怕损失延伸至害怕失去在他们的世界里面围绕着他们的人,以及一切在等同于他们的心智意识系统,等同于他们一开始就相信他们自己是谁上面支持他们的事物。而且害怕无条件放开任何东西,害怕在这个应用里无条件地从这些支持过他们的全部和每一件事物上解脱他们自己,等同于在他们的心智意识系统应用里面他们定义了他们自己是什么。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因为我们极长的时期以来已经允许心智等同于意识指导和控制我们,并且允许我们相对于一个系统来定义自己,而这个系统一点也不等同于我们是谁。宽恕与改正应用是密切配合的,这些应用是一个整体并成为在自己里面对于自己新关系的建立,把自己从心智的条件作用和控制中解脱出来。如果没有把宽恕与改正应用作为一个整体,某个关系不可能活跃甚或存在。因此为了在体验自己等同于觉醒等同于每个人真正是谁上支持自己——如果只是应用宽恕而没有必要的改正应用,以任何方式无论如何将不会有效。

通过这一自我实现的进程,宽恕必须成为和自己等同一体,必须成为自己这样的一部分,即如同为了能够生存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必需的每一次呼吸一样必需。在一瞬间的应用中,例如当我发现我没有对自己诚实,我自己仍然继续宽恕并应用改正——带有改正应用的宽恕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因为它成为一个人的基础支持并且在自我实现和自我觉醒的过程中使自己保持稳定。这种带有改正应用的宽恕的运用从未停止——它在每个瞬间成为自己的一部分,它成为你是谁,在这个进程中支持你自己并且使你自己保持稳固。

现在,在对第一位人士的两种不同方案以及第二位人士应用宽恕的方法描述之后——被同时介绍进行宽恕。想象这两位人士在关系里面体验他们自己。这个关系将由经常性的冲突构成,因为通过对于他们自己的奉献、承诺和纪律,用带有改正应用的宽恕作为支持从而觉醒,第一位人士变得越来越多地认识到他们是谁。通过运用带有改正应用的宽恕形成和建立一种和自己的关系,第一位人士开始成长并且使他们自己保持稳固。在他们自己里面清晰地定义心智意识与觉醒他们真正是谁之间的差异,他们在他们的世界里会接受和允许什么以及不会接受和允许什么。由于害怕损失,第二位人士拒绝无条件地、完全地通过带有改正应用的宽恕的支持帮助他们自己。他们保持心智意识系统不变,如同在大多数次的生命里他们曾经是谁,因为他们对于他们自我定义的有限世界已经变得舒服而且满意,想要它保持那种方式,以对他们表面上持有的他们是谁的定义维持控制。他们不是允许自己把他们的信任寄予他们自己并且在带有改正应用的宽恕的支持下走过这一进程,而是决定保持对他们的心智的信任。第一位人士,能够清晰地注意到第二位人士正在允许什么,因为第一位人士现在对心智意识相应的行为和行动与觉醒相应的行为和行动之间的差别已经变得觉察——将向第二位人士显示他们正在允许什么。第一位人士将站起来,等同于觉醒他们是谁,不允许等同于意识的心智影响另一个人,因为第一位人士已经认识到心智作为自己的一种经历创造出后果、抑制、欺骗、谎言和不诚实,如果被允许作为第二位人士的一种经历。如果第二位人士不允许他们自己通过运用宽恕和改正行动支持他们自己无条件参与——第一位人士将非常坚定地不再容许这些允许并且要求那位人士离开他们共同在场的地方——因为第一位人士将这样声明:“你或者和我一起走,一起作为平等的,因而我们可以通过不允许彼此参与到任何如同我们一开始就接受和相信的我们自己是什么的心智意识创造之中而互相支持——从而把我们在自己之内的信任从心智转移到如同觉醒一样体验和表达我们自己。否则你必须走开,因为我将不允许你的倔强和害怕损失影响我的进程——这就是我,这就是我正在做的,这就是我要成为的——如同我真正是谁一样觉醒,把自己从如同在我之前已经过去的家族所有世代的想法、信念、观点和见解一样的心智创造中解脱出来。我不允许自己作为一个系统而存在,我不允许自己作为其他人的复制品存在。我现在就停止这样,通过带有改正应用的宽恕我体验到了这些结果,并且我看到你并没有允许你自己如同我已经允许的那样支持你自己。因此,你是等同于我和我一起走因而我们可以互相支持并且体验我们自己等同于我们真正是谁,还是离开呢?”

如果两者都不允许他们自己如同平等一体站起来,通过带有改正行动的宽恕的支持体验他们自己,关系将是必然的——或者两者之中任何一个将站起来并且向另外一个表达他们是谁——或者两者将在如此巨大的程度上影响彼此,以至于两者都不允许彼此通过带有改正应用的宽恕支持他们自己。通过支持他们自己,通过等同一体运用宽恕和改正应用发展和自己的关系——支持以及和自己的关系被反映为在他们的世界里面他们自己的一种经历。如果这个人足够坚强,能站起来说:“或者你平等地加入我并且和我一起走或者你离开。”通过这样做就为自己等同于觉醒作出了一个声明,站起来的那个人是在尊敬他们自己。如果两者都允许彼此跌入心智的陷阱、奴役和控制之中——他们的关系不久将不可避免地跌倒,只是将花费更长的时间,好让他们在关系跌倒之后认识、理解和懂得等同于觉醒的他们真正是谁。因此,当心一起处在关系中的人士,你不要为了另外一个人妥协你自己和你自己独特的带有改正应用的宽恕进程——而是在每一个瞬间尊敬你自己。如果另外一个人决定支持你,或者是如同你支持你自己那样,或者不是如同你支持你自己那样,这都不相干。

对于我已经认识到的一个额外的添加是如果有任何在我的世界里面的东西或者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我害怕放开或者放弃——我发现这是一个指示,这个指示表明我定义了我自己等同于某东西,我害怕通过我的心智意识系统放开或者放弃这东西,并且我必须允许我自己走过对无条件放弃和放开的抵抗,因为我已经学会困难和严厉的方法,如果我不去做它——宇宙等同于我自己将强有力地从我这里把它拿走。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我确实认识到某东西不会等同于我是谁等同于觉醒支持我或者和我站在一起,而是等同于另一个控制点支持我的心智,不允许我去理解、懂得和认识我是谁。我认识到的是害怕损失只存在于心智里面,因为我不可能失去任何东西——甚至我自己也不会,我等同于觉醒无限地在这里。害怕损失来自困扰、占有、想要和需要,这些东西只存在于心智中,并不等同于我是谁等同于觉醒。我认识到如果我害怕失去某种东西,害怕放开它或者放弃它——我已经定义我自己等同于这种东西同时一个想法存在着,如果我无条件地放开它、放弃它,我似乎会在在某种程度上失去我自己——这种失去自己是不可能的并且只存在于心智之中(即心智失去了属于它自己的一个想法)。



这是耶稣说的话——请欣赏!


版权2007www.desteni-universe.co.za 。为了防止任何篡改并且只作为一个完整的文件,这篇文章只可以原始的形式共享。


=●=●=●=●=●=●=●=●=●=●=●=●=●=●=●=●=●=●=●=●=●=●=●=●=●=●


版权: Desteni (http://www.desteni.co.za)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错请指正,有任何建议也请提出。译文会随时改进,所以请访问我的中文博客获取最新翻译版本,我的中文博客网址是:http://blog.sina.com.cn/hongbingao

回到 “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