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莲•梦露:人类设计——月经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玛丽莲•梦露:人类设计——月经

帖子吴 畏 » 周日 3月 18, 2012 10:11 am

[url]玛丽莲•梦露:人类设计——月经[/url]

由玛丽莲•梦露通过跨维度门户录入

日期:2008年7月26日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org/a/marilyn-monroe-the-human-design-menstruation

中文译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1gsr.html

翻译者/责任人:吴畏



月经:



在月经的主要结构设计之中存在有22000个目的。



这些目的彼此连结在一起,显现为月经的结构化生理体验和设计。



这些彼此相互关联的22000个目的,实化为与女性人体的卵巢/生殖器官相关的生理设计。



其中数字“22”是特定的,因为女性通过月经,(月经本身的存在以及女性在其中的体验,即女性在月经周期期间的体验),是在表明处于女性人体之中并即是女性人体的自己被一个主人所奴役——这个主人就是女性身体设计之中月经本身的结构设计和体验。



因此,月经的存在以及与之相伴的体验,(也就是任何发生在月经期间体验到的变化,无论是疼痛、情绪不稳定,还是任何其它接受和允许了的变化),这都表明:由月经自我定义为女性的这个人,是在接受和允许“疼痛”/“苦难”的奴役。



这接受和允许了的“疼痛”/“苦难”的奴役,是由于女性在这个现实世界之中(由于月经周期的设计和体验本身的存在性)而形成的主要自我定义,因为女性是根据“疼痛和苦难”这个设计本身来定义自己是女性的,而在这接受和允许了的定义之中,相应地物质性/生理性地实化了 “她们接受和允许他们自己所是的人”——这表现为女性的月经以及她们在其中的体验。



月经“相当完美地达到了其目的”,其目的本身就是其存在理由——也就是:它根据女性接受和允许她自己通过“疼痛和苦难”将自己定义为什么人,来提供“疼痛和苦难”的实际生理体验。



疼痛和苦难是根据“我是一个奴隶”而制造出的自我信念。



只有奴隶才存在于疼痛和苦难之中,因为他们相信自己是某种比他们更伟大的力量的“受害者”,他们没有决心独立地站立起来,而仅仅是接受和允许被接受和允许了的疼痛和苦难持续下去。



因此,在这当中,那22000个目的(它们构成了女性生理体现之中月经的实化生理设计和体验),是我们接受和允许了我们自己受其奴役/成为其奴隶的事物,我们对其感受到疼痛和苦难,因为我们相信它“比我们更强大有力”而我们是其受害者。



男性们,要知道你们在这当中并是被排除在外的,因为女性只是一个“载体”——承载着接受和允许了的奴役(在接受和允许了的“疼痛和苦难”体验之中自定义为一个“奴隶”)的实化结构(即月经)。



为什么女性(fe-male)被称为女性?Fe的意思是“在……之前”,male的意思是“男性”,因此女性人体设计是在男性人体设计“之前”被创造出来的——而在男性/女性人体设计之中的存有并不是根据物质身体来定义的。

(译注:“女性”的英文词是 female,可拆解为fe和male两部分,其中“fe”根据文中的理解是“在……之前”的意思,而male则是“男性”的意思)



另一点是关于安努(Anu)为什么如此确定这个现实之中的人们不会超越,这是由于男性不会将女性忍受/体验的实化的月经体验纳入到他们的考虑之中,因为男性不体验月经,月经只存在于女性人体设计之中。



所以,男性们,要懂得——根据月经结构/设计的实化和体验而设计的女性人体构造,是一把钥匙的载体——这把钥匙开启“我们接受和允许了我们自己成为了什么事物的奴隶/我们接受和允许了什么事物奴役我们”。



月经(Mens-tru-ate)=人的真实仇恨。为什么是人的真实仇恨?因为一个奴隶会对自己充满愤怒,因为他知道自己在接受和允许什么,但却不接受和允许自己站立起来,停止接受和允许自己根据奴役/奴隶来定义自己——而这既包括女性也包括男性。

(译注:“月经”的英文动词是“menstruate”,可拆解为mens-true-hate三部分,中文意思分别是“人的”、“真实”、“仇恨”,因此“月经”的英文单词经过拆解成为“人的真实仇恨”。)



“男性(male)”这个词来源于“安奇的恶毒(malice of Enki)”,因为安奇设计了物质身体的主要形态,如他在其视频访谈中所描述的,他这样做是为了满足他的渴望——他渴望在实化的体验中体验存有们所忍受的‘折磨’(因为存有们的存在性/本性被他的设计 “撕裂到核心”)。

(译注:“男性”的英文词是male,其中前三个字母mal与malice(恶毒)的前三个字母相同,而最后一个字母e则是安奇(Enki)的首字母,因此文中说“男性”这个词来源于“安奇的恶毒”。)



安奇在实化形态表现之中,向每一个存有(因为他作为一个实化形态表现是“每一个存有的一部分”)所揭示的是:亿万年以来我们都是在根据疼痛、苦难和折磨来定义“我们是什么人”——这由在这个世界中并即是这个世界的我们自己的体验所揭露。



如果你责怪这些创造世界的“设计者”中的任何一个,这都是自我不诚实,因为他们只能通过使用已经在这里、存在于整个存在之中的事物来进行设计或创造。据我的理解,安奇(Enki)、安努(Anu)、马杜克(Marduk)和安利尔(Enlil)的存在“目的”,是他们作为我、我的一部分,创造并设计了一个实化为实际物理体验的世界,以在实际物理体验中揭示实化的“真相”——这“真相”即“我们已经接受和允许了我们自己是什么人/我们所是者”。



因此,以下二者必居其一:要么我们承担起自己责任,并站立起来——从我们接受和允许了的奴役中,即根据“我们将自己定义为什么人”而“接受和允许了我们自己是/成为什么人”——这反映为这个物质性实化的存在/世界/现实以及我们在其中的体验;要么我们继续接受和允许我们自己被我们的自我定义即“我们将我们自己定义为是什么人”所奴役。



没有人可以奴役他人,你只能奴役你自己。



因此,在实化的月经设计和体验之中,(这一点我建议男性和女性都在自己之内进行调查),存在着每一个存有已经接受和允许了他们自己被奴役于其中的事物,也就是在你之内和你的世界之中存在着什么,在其中你相信某人/某事物“有力量支配你”,而你貌似是其受害者/奴隶——这些都是在接受和允许你自己存在于局限和束缚之中,而不在每一时刻中站立起来并活出自我诚实。



要理解,月经的实化设计和体验,即构成它并即是它的这22000个点,是经过“时间”才实化和创造出来的——这些相互关联的22000个点,仅仅是亿万年以来一直存在于存有们之内的点,它们只是被使用和“串连”在一起,成为一种实化形态,也就是月经的设计以及相应的体验。



因此,我们必须“在时间上往回走”,以识别和找出每一个点,以及我们接受和允许了其存在的原因——即我们都给了每一个点(这每一点都是我们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受某人/某事物奴役的点)什么理由/目的使它们得以存在?



要理解,由于进程的压缩,这22000个点中的大部分都将会通过你在进程之中的体验/领悟而超越,可是通过以下方式你能够压缩你自己的进程:在你自己和你的世界之中,识别出那些你相信它支配你而你貌似是其奴隶的点。



不要接受和允许这些点的数目/数量使你灰心丧气,成为你自己接受和允许了的奴役的主人(master)——意思是,掌握(master)立于自我诚实之中的勇气,而不要接受和允许奴役成为你的主人/支配力量。

(译注:master这个词做名词时有“主人”的意思,做动词时有“掌握、精通”的意思,原文的这一句利用了这个双关义。)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玛丽莲•梦露:人类设计——月经

帖子吴 畏 » 周六 3月 24, 2012 8:22 am

瑪麗蓮•夢露:人類設計——月經

由瑪麗蓮•夢露通過跨維度門戶錄入

日期:2008年7月26日

英文原文連結:http://desteni.org/a/marilyn-monroe-the-human-design-menstruation

中文譯文連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1gsr.html

翻譯者/責任人:吳畏



月經:



在月經的主要結構設計之中存在有22000個目的。



這些目的彼此連結在一起,顯現為月經的結構化生理體驗和設計。



這些彼此相互關聯的22000個目的,實化為與女性人體的卵巢/生殖器官相關的生理設計。



其中數位“22”是特定的,因為女性通過月經,(月經本身的存在以及女性在其中的體驗,即女性在月經週期期間的體驗),是在表明處於女性人體之中並即是女性人體的自己被一個主人所奴役——這個主人就是女性身體設計之中月經本身的結構設計和體驗。



因此,月經的存在以及與之相伴的體驗,(也就是任何發生在月經期間體驗到的變化,無論是疼痛、情緒不穩定,還是任何其它接受和允許了的變化),這都表明:由月經自我定義為女性的這個人,是在接受和允許“疼痛”/“苦難”的奴役。



這接受和允許了的“疼痛”/“苦難”的奴役,是由於女性在這個現實世界之中(由於月經週期的設計和體驗本身的存在性)而形成的主要自我定義,因為女性是根據“疼痛和苦難”這個設計本身來定義自己是女性的,而在這接受和允許了的定義之中,相應地物質性/生理性地實化了 “她們接受和允許他們自己所是的人”——這表現為女性的月經以及她們在其中的體驗。



月經“相當完美地達到了其目的”,其目的本身就是其存在理由——也就是:它根據女性接受和允許她自己通過“疼痛和苦難”將自己定義為什麼人,來提供“疼痛和苦難”的實際生理體驗。



疼痛和苦難是根據“我是一個奴隸”而製造出的自我信念。



只有奴隸才存在于疼痛和苦難之中,因為他們相信自己是某種比他們更偉大的力量的“受害者”,他們沒有決心獨立地站立起來,而僅僅是接受和允許被接受和允許了的疼痛和苦難持續下去。



因此,在這當中,那22000個目的(它們構成了女性生理體現之中月經的實化生理設計和體驗),是我們接受和允許了我們自己受其奴役/成為其奴隸的事物,我們對其感受到疼痛和苦難,因為我們相信它“比我們更強大有力”而我們是其受害者。



男性們,要知道你們在這當中並是被排除在外的,因為女性只是一個“載體”——承載著接受和允許了的奴役(在接受和允許了的“疼痛和苦難”體驗之中自訂為一個“奴隸”)的實化結構(即月經)。



為什麼女性(fe-male)被稱為女性?Fe的意思是“在……之前”,male的意思是“男性”,因此女性人體設計是在男性人體設計“之前”被創造出來的——而在男性/女性人體設計之中的存有並不是根據物質身體來定義的。

(譯注:“女性”的英文詞是 female,可拆解為fe和male兩部分,其中“fe”根據文中的理解是“在……之前”的意思,而male則是“男性”的意思)



另一點是關於安努(Anu)為什麼如此確定這個現實之中的人們不會超越,這是由於男性不會將女性忍受/體驗的實化的月經體驗納入到他們的考慮之中,因為男性不體驗月經,月經只存在於女性人體設計之中。



所以,男性們,要懂得——根據月經結構/設計的實化和體驗而設計的女性人體構造,是一把鑰匙的載體——這把鑰匙開啟“我們接受和允許了我們自己成為了什麼事物的奴隸/我們接受和允許了什麼事物奴役我們”。



月經(Mens-tru-ate)=人的真實仇恨。為什麼是人的真實仇恨?因為一個奴隸會對自己充滿憤怒,因為他知道自己在接受和允許什麼,但卻不接受和允許自己站立起來,停止接受和允許自己根據奴役/奴隸來定義自己——而這既包括女性也包括男性。

(譯注:“月經”的英文動詞是“menstruate”,可拆解為mens-true-hate三部分,中文意思分別是“人的”、“真實”、“仇恨”,因此“月經”的英文單詞經過拆解成為“人的真實仇恨”。)



“男性(male)”這個詞來源於“安奇的惡毒(malice of Enki)”,因為安奇設計了物質身體的主要形態,如他在其視頻訪談中所描述的,他這樣做是為了滿足他的渴望——他渴望在實化的體驗中體驗存有們所忍受的‘折磨’(因為存有們的存在性/本性被他的設計 “撕裂到核心”)。

(譯注:“男性”的英文詞是male,其中前三個字母mal與malice(惡毒)的前三個字母相同,而最後一個字母e則是安奇(Enki)的首字母,因此文中說“男性”這個詞來源於“安奇的惡毒”。)



安奇在實化形態表現之中,向每一個存有(因為他作為一個實化形態表現是“每一個存有的一部分”)所揭示的是:億萬年以來我們都是在根據疼痛、苦難和折磨來定義“我們是什麼人”——這由在這個世界中並即是這個世界的我們自己的體驗所揭露。



如果你責怪這些創造世界的“設計者”中的任何一個,這都是自我不誠實,因為他們只能通過使用已經在這裡、存在於整個存在之中的事物來進行設計或創造。據我的理解,安奇(Enki)、安努(Anu)、馬杜克(Marduk)和安利爾(Enlil)的存在“目的”,是他們作為我、我的一部分,創造並設計了一個實化為實際物理體驗的世界,以在實際物理體驗中揭示實化的“真相”——這“真相”即“我們已經接受和允許了我們自己是什麼人/我們所是者”。



因此,以下二者必居其一:要麼我們承擔起自己責任,並站立起來——從我們接受和允許了的奴役中,即根據“我們將自己定義為什麼人”而“接受和允許了我們自己是/成為什麼人”——這反映為這個物質性實化的存在/世界/現實以及我們在其中的體驗;要麼我們繼續接受和允許我們自己被我們的自我定義即“我們將我們自己定義為是什麼人”所奴役。



沒有人可以奴役他人,你只能奴役你自己。



因此,在實化的月經設計和體驗之中,(這一點我建議男性和女性都在自己之內進行調查),存在著每一個存有已經接受和允許了他們自己被奴役於其中的事物,也就是在你之內和你的世界之中存在著什麼,在其中你相信某人/某事物“有力量支配你”,而你貌似是其受害者/奴隸——這些都是在接受和允許你自己存在於局限和束縛之中,而不在每一時刻中站立起來並活出自我誠實。



要理解,月經的實化設計和體驗,即構成它並即是它的這22000個點,是經過“時間”才實化和創造出來的——這些相互關聯的22000個點,僅僅是億萬年以來一直存在於存有們之內的點,它們只是被使用和“串連”在一起,成為一種實化形態,也就是月經的設計以及相應的體驗。



因此,我們必須“在時間上往回走”,以識別和找出每一個點,以及我們接受和允許了其存在的原因——即我們都給了每一個點(這每一點都是我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受某人/某事物奴役的點)什麼理由/目的使它們得以存在?



要理解,由於進程的壓縮,這22000個點中的大部分都將會通過你在進程之中的體驗/領悟而超越,可是通過以下方式你能夠壓縮你自己的進程:在你自己和你的世界之中,識別出那些你相信它支配你而你貌似是其奴隸的點。



不要接受和允許這些點的數目/數量使你灰心喪氣,成為你自己接受和允許了的奴役的主人(master)——意思是,掌握(master)立于自我誠實之中的勇氣,而不要接受和允許奴役成為你的主人/支配力量。

(譯注:master這個詞做名詞時有“主人”的意思,做動詞時有“掌握、精通”的意思,原文的這一句利用了這個雙關義。)


回到 “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