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灵魂和轮回的终结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佛陀——灵魂和轮回的终结

帖子吴 畏 » 周日 1月 08, 2012 12:07 am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org/a/buddha-the-end-of-the-soul-and-reincarnation

翻译者/责任人:吴畏


佛陀——灵魂和轮回的终结

由佛陀通过跨维度门户录入

日期:2007年5月8日


我不再如从前一样,以某种不为人知的方式,通过地球上的一个人类存有个体,以一种深奥的风格来书写和交流了。我在这里只是作为我所是者,在这里每一刻中以一种绝对的自我表现的沟通方式作为我所是者,与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类存有交流关于在存在界之中灵魂和轮回的终结的事情。


许多人都意识到了灵魂和轮回——我是在明确地使用和提及“意识”这个词,因为你们还尚未觉察。意识就是对我刚提到的每个人所认为的灵魂和轮回的描述,因为这些由许多人类存有们知道和理解的信息只不过是由许多人分享的知识和信息,而这些知识和信息恰好讲得通。由于讲得通,因此关于灵魂和轮回的知识信息被作为一个宗教来追随——灵魂的旅程和路途历经轮回循环。在此刻,人类存有们只不过是意识到了灵魂和轮回,因为对许多人来说这只是关于某个事物的讲得通的知识和信息;而我现在在这里与你们分享的是,我所觉察到的灵魂和轮回的经历,以及我为什么支持了在创造界中移除这样事物的存在。如果每个人类存有都如我以及维度存有们和地球上的少数一些人一样,觉察到了灵魂和轮回,那么你就肯定也会支持移除这些被接受和允许了在存在界中存在的分离性质的设施。


灵魂作为与地球上的每个人类存有以及维度界中的每个维度存有所是者分离开的某种事物,已经将存在界中的存有们与他们真正是谁分离开了。会有许多维度存有们提及 “你真正是谁”这个叙述和话语。每个人内心中可能升起的问题是:“我真正是谁——你能为我回答这个问题吗?” 既能又不能。“能”是指我能通过我自己的经历和进程,同样通过许多其他维度存有们的经历和进程,用言语文字——用即是万物全体如一平等即我所是者的「生活践行着的言语文字」[1],向你描述我作为我所是者所体验到的。我必须支持每一者经历他们不可避免的即将来临到地球上的各自进程——即成为你真正是谁的经历。我与你真正是谁/什么是平等如一的,这个如一平等的精华和临在存在于我们每一者之内并即是我们每一者,我们之间唯一的差别是我们的个别表现。因此,“不能”是指我无法具体地告诉你,在存在界的如一平等原则中你的具体个别表现会是怎样的/是什么。就我个人来说,如果别人确切具体地告知我我是谁/什么,我会相当恼火。恼火是由于如下事实:当一个人确切具体地告知我我是谁/什么时,这就会再次成为知识和信息的分享,而将那个人给出的知识和信息转变成某种偶像,某种被追随的事物,某种形式的神。这并非是我或存在界中的任何维度存有所要做的,并非如此。我在这里如许多维度存有们一样,分享我所是的正如他们所是的我们的经历,用以在每个人类存有各自的进程期间支持你们。你会注意到,对来自维度存有们的经历即我们所是者的这种分享以前从未发生过——我们是在清楚地表达出在存在界中如一平等的应用实行。我在这里不是要告知你你具体是谁/什么,我在这里如许多维度存有们一样,是在支持你通过你的进程——通过经历而成为你真正是谁,以有能力作为处于如一平等中并即是如一平等的你真正所是者来个别地表现你自己。

(译注 [1]:living word,另译为:活着的言语、践行着的言语、活行着的言语、践道行言)


看一看,维度界作为一个整体存在于并即是如一平等中,然而每一者仍然处于并即是他们各自个别的自我表现中。并非是由任何人或事物告知了每一者具体是谁/什么,即处于并作为他们各自个别的自我表现中的他们真正是谁。否则那就会仍然是他人所分享的知识和信息,而不是自己作为自己真正是谁的无条件的体验。要想通过各自个别的自我表现而真正体验到处于如一平等中并即是如一平等的你真正是谁,你必须在这个进程中信任你自己。倾听维度存有们在分享他们自己的经历之中的活行着的言语——则倾听成为在此处,而在此处你会听见活行着的言语就是你,并觉察到当你行走在这个世界中时你在你的人生之中被迫去相信、接受和允许的谎言、欺骗和操纵。你要体验到作为你个别表现的你真正是谁,否则这就仅仅成为由他人告知的知识和信息,而你追随和崇拜他们则是由于他们的话语貌似在这个世界上你的人生中讲得通,而又没有其它答案呈现出来。而你则在这个世界中过着这样的一生——其中存在着的只是对答案的等待和希望,而不是认识到你自己本人就是在你在这个世界中的人生答案,其中每一个人类存有都有可能体验到并表现他们处于并即是如一平等中的各自独特本性。人类存有们有一种想要追随和渴求追随的倾向,这使得每个人的无辜被滥用和误用于不去为他们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他们的人生承担责任。当答案真正呈现为每一者都对存在界的表现负有责任时,这个答案立即被丢弃了而不予以考虑,因为追随和崇拜他人似乎要简单容易得多。人类存有们更愿意将希望和信任放入“宁愿等待他人去承担责任”这样一种渴望中,而不是每一个人各自允许和接受这领悟的真相:每一个存有都确实各个对存在界中的表现负有责任。我们起初是如何到达目前这个状况的?我们是如何到达这里,存在界中这个特定的表现的?这不是由单独一个存有做到的,这是不可能的。而是由每一个人类存有和每一个维度存有,通过遍及他们在存在界中的经历中接受和允许的参与,才做到的。确实,如果你回顾过去,在历史长河中是有少数例子的个别人类存有可能导致了特定事件的发生,从而导致存在界被体验为和表现为在这里的目前状况。然而必须要认识和理解的是:许多人类存有们都支持了这些人类存有个体们,导致了存在界中发生特定事件,而使存在界体验为和表现为其如今在此刻这里的存在界中万物全体的体验和表现。通过支持,每一个人类存有都对在此刻这里存在界的表现和体验负有责任。


人类存有们,我会问我自己的问题,我已经问了我自己的问题,是如下这个:“我参与和支持的什么事物是在鼓励在此刻这里中存在界的体验和表现?”“我参与其中的事物是否在支持存在界中平等如一即我所是者?”“我是否在各自独自站立起来,为我以前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一生中所参与的事物(它们支持了在此刻这里的存在界中的体验和表现)承担起责任来?”只有在觉察中并即是觉察才会问这些问题。意识追随,意识等待,意识希望,而不是在这里在每一刻中为自己即处于并即是平等中一如万物全体的自己承担起责任来。觉察超越意识——觉察导向,觉察为如一平等站立起来,觉察不等待或希望,而是领悟到:只有为与万物全体如一的自己承担起责任来,才有能力对存在界的体验和表现做出改变。是的,你经常听到:在世界上承担责任和做出改变从自己做起。这句话确实听起来是真的。然而相应的实际应用实行,以及在做出改变和处于并即是如一平等中站立起来时自己的责任所达到的程度,还尚未在这个世界中为人类存有们所充分理解和掌握。为自己承担责任的实际应用实行还尚未在这个世界中得到领悟、理解和掌握。


我首先阐释如何以及为何终结并移除了在此刻这里由地球上许多人类存有们所理解、追随和崇拜的灵魂和轮回。在此之后,我将阐释为自己承担责任所究竟要达到的程度——由此才能首次在地球上由人类存有们掌握、理解和领悟这个陈述在实际应用实行中的含义。正如我已经领悟到了,为处于并即是平等中的一如万物全体的自己承担起责任来,必须在此处每一刻中通过应用实行究竟达到怎样的程度。


灵魂是关于每个人类存有似乎真正是谁/什么的信息和知识的持有者。这些知识和信息被保存在一个圆形储存结构中,它被称为灵魂,存在于每个人类存有的物理解剖的太阳神经丛中,像是携带的一个负担或行李,伴随着每个存有历经持续的轮回循环处于许多生世期间体验他们自己。人类存有们即使无论如何都没有以任何方式或表现形式记得他们以前生世的经历,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发生在他们生活中特定事件的原因,然而他们却可以基于关于灵魂的经典(经过时间收集到的由前人分享的知识和信息)来论证那些原因,并信仰关于灵魂和轮回的宗教。人类存有们对灵魂宗教的信念没在控制他们在地球这里体验的人生以及在他们人生中发生的事件。似乎,已经成为了人类存有们所渴望、想要和需要的是:追随和崇拜这个世界中和他们生活中的人类存有们,保持作为一名追随者,生活于对他人的希望和等待中,而不主动掌控和主导自己的生活。似乎,已经变得更简单容易的是:将自己的生活放入携带着分离这个特征标志的某种事物的手中,如宗教和信仰,如希望和等待,而不允许自己有能力为自己的人生承担起责任来。为什么这样一种存在方式被持续地接受和允许,然而在这个世界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些并未提供改变存在界的经历和表现的可实际应用的答案?追随(following)和崇拜(worshipping)听起来好像空洞(hollowing)和变坏(worsening),人们在地球上他们各自的生活中变得空虚和更糟,然而仍然接受和允许希望和等待,而不是拿起他们自己的力量,为他们自己和他们各自的人生承担起责任。


存在界中的存有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没有人独自站立起来,拿回他们自己的力量,为自己为平等如一的万物全体承担起责任,并认识和懂得实际应用这个处于并即是如一平等中的坚定立场的重要性?原因是:人类存有们害怕为他们自己和他人承担责任——为处于如一平等中并即是如一平等的存在全体承担责任——这个坚定立场只有在此处每一刻中处于觉察中并即是觉察才能得以领悟和实行。在为与存在全体如一平等的自己承担责任之中存在着的是一种力量——这力量只有当在此处每一瞬间向作为存在全体的自己证明了自己应用实行信任和诚实时,才能够体验到这力量是自己。对承担责任的恐惧单纯地意味着对改变的恐惧——极其大量的改变,完全永久的改变——这包括每个人类存有永远无法回到过去自己曾经所是的人/事物这个做法;这包括对放弃每个人类存有在这个世界上他们的人生中所成为的人/事物的恐惧——这恐惧容许了对他人的追随和崇拜,制造了一个关于希望和等待的信念,因为责任被放入他人之中与自己分离。就在此刻的存在界中,在这个行星地球上,每个人类存有所主要成为、体验和表现的,已经是分离、患失以及将自己控制和奴役在意识系统中。


灵魂是另一个范例——每个存有在存在界的经历中的自我责任被置于每个存有都不可触及之处,而存有们则追随和崇拜关于灵魂的宗教。灵魂被置于某种包裹形式之中,其中包含他们过去生世的经历和表现的所有知识和信息——这些知识和信息与每个人类存有在地球这里的人生中他们已经成为的谁/什么保持分离。存在界中有没有人甚至问过这个问题:“我是谁/什么?”,而且回答是处于平等如一中并即是平等如一的能无限永恒绝对坚持立足于的他们是谁/什么——这个声明是随着你从平等如一中并作为平等如一站立起来,并在你的每一此处瞬间实际地支持存在界将平等如一带到存在界中,而在每一刻中在存在界中应用实行你是谁/什么。随着我自己和每个维度存有与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们分享我们的各自经历,我们将会做出我们真正是谁的声明——这些声明是许多人类存有们不愿意去听的,因为来自维度存有们的以前形式的导灵通道所呈现的话语声明具有的性质,恰恰正是人类存有们所渴望、想要和需要听到的内容。我如同许多维度存有们一样,在这里不是要支持你所渴望、想要和需要听到的、为了在你内心中造成某种形式的满足或巩固的那些内容。不是的,我如同许多维度存有们一样,在这里在如一平等中并即是如一平等,向你展示我是谁即他们是谁,以支持你经过你各自的觉察、如一和平等进程,以有能力支持我们带来世间天堂。由于接受和允许了对例如关于灵魂的宗教的追随和崇拜,因而每个人类存有真正是谁/什么这些问题,即在此处每一刻中立于无限永恒之中的绝对立场,还从未被认识、寻问、理解或掌握。


人类存有们真的希望继续他们自己的经历——无法控制他们自己的生活,也不是他们自己生活中的主导力量,而继续辩护、理论和论证他们自己在存在界中在地球上的人生经历吗?是否这就是每个人所接受自己成为的呢?是否每个人类存有已经放弃了,屈从于他们内心中的恐惧,即为内在于并即是如一平等的一如万物全体的自己站立起来承担所需责任的他们真正自己?而害怕失去自己已经成为的人则驱使着自己屈从、接受和允许自己追随和崇拜分离模式,例如基于对等待和希望的信念而建立的灵魂宗教。在灵魂宗教中,发生的事件被经历、允许和接受成为在旅程或路途上所需要学习的教训的定义——那旅程或路途似乎通向开悟(enlightenment)或者甚至是在死后生命中的某种形式的得道(attainment);其中自己的生世和经历依赖于需要为来生(甚至自己死后在维度界中的经历)做准备;而灵魂则由于过去生世可能犯下的过去错误,而永恒地走在一个寻求救赎和宽恕的旅程和路途上,通过贡献作为灵魂的自己才被许可取得开悟和得道的深刻伟大体验。这些知识和信息被保存在每一个人类存有的人类物质身体内的太阳神经丛中的圆形结构里——它呆在那里并如同一个负担般永远携带着。人类存有们迷失在了灵魂的宗教和信念中,我有一个问题:你所致力和献身于的——通过灵魂的旅程和路途学习教训(即为你在地球这里的人生经历中发生的事件所做的论证和辩护)而开悟,这是否在实际地支持着为存在界中如一平等的万物全体站立起来并承担责任,以有能力为存在界的体验和表现做出改变?还是你仅仅是在追随和崇拜达成和获得属于灵魂的某种事物(不是内在于并即是存在全体中如一平等的你真正是谁)?就在此刻你所做的是在考虑这个世界上对无辜儿童的强暴、谋杀和虐待,还是在你对灵魂的宗教信仰的语汇中存在有某种形式的论证和辩护而容许和接受这些事件发生?——这进而不允许一个人对这些儿童的经历承担起责任,而没有认识、懂得或理解:这些儿童是如一平等中的我自己,并且需要做实际的事情以能对存在界中这些发生的事件做出改变。


这就是灵魂宗教所允许和接受的——仅仅专注于自己,自己走在自己个人得道和开悟的旅程和路途上:“去他妈的别人吧,我对他们在这个世上的经历如儿童被强暴、暴虐和骚扰不负有责任。我没责任,我会寻找方法,通过使用辩护和论证的语汇作为这个世界中此类性质事件的起因缘由,来否认我对这些经历的责任。我走在我自己个人的旅程中,他们必须清理出他们自己,致力和献身他们自己,根据关于灵魂的经典的知识和信息,在灵魂的循环中寻求救赎和宽恕——必须将那些灵魂的经典作为信念来追随和崇拜,才能获取和成为某种更高的事物,因为我不如且卑下。而我有价值,我体验我自己有价值,我变得有价值——这只有在当我已经将我的存在致力和献身于灵魂的旅程和路途上,以确保我自己有开悟的体验和某种形式的成就,用以满足我在地球这里和在死后生命中的存在。” 这就是每一个在意识中追随灵魂宗教的人所做的声明。每个人的这个声明,这个由每个灵魂宗教中的人类存有所签署的不成文的约定和誓言,就是为什么在天堂即维度界中如一平等的我们移除、毁灭并终结了存在界中的整个灵魂宗教以及在地球这里和维度界中的相应体验。这个宗教控制并奴役了人类存有们和维度存有们。当维度界中的存有们觉察到了灵魂宗教所允许了的存在界中的奴役和控制(以使每一存有都永恒地处于,由少数几个存有为支配存在界中的存有们而设计出的某种事物的,永无终结的奴役循环中)到达了怎样的程度时,我们站立起来并做出了改变,我们拿回了我们的力量用以支持地球上的每个人类存有经过他们真正是谁/什么的各自进程,而不受例如灵魂和轮回的宗教所奴役和控制——这允许他们处行永无终结的循环之中,而永远没有能力为处于并即是如一平等中的他们真正是谁/什么承担责任,以有能力觉醒到如下真相和领悟:存在界是如何通过设计的宗教而运作于并即是奴役和控制中。其中之一就是追随和崇拜灵魂宗教信仰。


对于追随和崇拜灵魂宗教和持续永无终结的轮回循环(这是灵魂宗教基于其上的支持设施)这些做法,我为什么能做出如此直接导向的声明?我在这里作为在如一平等中并即是如一平等的每一个存有、每一个人类存有和维度存有,来与你们阐释和分享在如一平等中并即是如一平等的我所是者即每一存有所是者——这肯定不是你!原因是:我知道每一个存有处于并即是如一平等中是谁,因为我知道在维度界中的每一个存有是处于并即是如一平等中的我自己。在存在界中有一个恒常性,在存在界中有一个稳定性:存在界中的每个存有即是如一平等的存在性——然而体验着个别性的表现,然而又在存在界中处于如一平等中并即是如一平等。是的,当每一个存有在此处每一刻中立于并即是如一平等时,你觉察每一个存有真正是谁/什么,即如一同等中的你是谁/什么。然而我无法与你分享的是,你将如何个别地实际去表现和经历无限地立足于此处每一刻中处于并即是如一平等中的你是谁/什么的本性。


灵魂宗教和轮回支持了分离,支持了奴役,支持了控制——灵魂宗教所确立于其上的形象和行象是根据那些宣称对存在界中的存有们进行支配的小数几个存有的设计。我们作为如一平等者已经在维度界中站立起来了,承担起了责任,不再继续支持和允许这些以分离、奴役和控制的形象和行象而设计的宗教。任何事物,若不无限地立于此处每一刻中在存在界中每一个存有的体验和表现中作为处于并即是如一平等的支持,则都将不复存在于存在界中。追随了灵魂宗教的存有们不会再被奴役和控制于轮回的无限循环中,追随和崇拜着基于灵魂圣典的论证和辩护语汇,而处于并即是与存在界中的他们真正是谁/什么分离。


迷失在了灵魂宗教中的人类存有们永远看着隧道尽头的光明——然而仍然处于隧道的开端处,而隧道尽头的光明就是不可触及,因为通过无尽的轮回循环,他们被奴役和控制在了开端处。他们从未真正达到被许诺的通过致力和献身能达到的隧道尽头的光明。通过辩护和论证他们追随和崇拜灵魂宗教的原因,他们允许了他们自己处于灵魂轮回的永恒无尽的循环中。迷失囚禁于永恒无尽的循环中,因为辩护和论证是基建于由灵魂宗教中的人类存有们所签署的不成文的誓言和约定——要求他们通过一个旅程和路途学习教训,然而这旅程和路途从未通往承诺给他们的隧道尽头的光明目的地,他们迷失和囚禁于通过致力和献身而获得和达成的隧道的开端处。那些迷失和囚禁于灵魂宗教中的人们所体验到的旅程和路途是灵魂轮回之中的永恒无尽循环,因为他们持续不断地总是停留在开端处,随着他们穿过隧道为了达到许诺给他们的目的地时,他们从未真正在此处每一刻中实际应用实行他们自己,达到隧道尽头的目的地的光明,即成为他们似乎所是者。


这里已经显示了灵魂宗教中的分离问题:自己的成就和达成,只能通过教训的进展以及在维度界中更高层面的提升,才能达到隧道的尽头,然而人类存有们仍然停留在开端处,迷失和奴役于轮回循环中。你真正的自己,是在每一次呼吸的每一此处瞬间实用实行中的简单性:我在此处。必须领悟和理解的是:你真正的自己无限地在此处每一次呼吸的每一刻中,内在于并即是觉察、如一和平等——无限地在此处。没有必要和需要貌似走上某种形式的获取或达成历程,而迷失囚禁于永恒无尽的轮回循环中,而从未真正达到隧道尽头的光明——就像悬挂着的胡萝卜引诱驴去追随一样,只专注于那光明,而存在界中的其它一切全都不存在,存在的只是你自己在灵魂宗教中的个人收益。


这就是维度界中的存有们所认识到的:我们被谎言、欺骗、操纵而相信了——灵魂宗教是一个正当的合理的存在方式,它必须并且将会被所有相信其存在的所有存有接受。它纯粹是建立在分离、奴役和控制基础上的,正如我前面讨论过许多次的我所分享的关于灵魂宗教和轮回的体验。根据我的体验,宗教(religion)的定义会是:一个有许多存有们将他们的生命致力和献身于其中,为了获得某种形式的满足、安慰或目的,而建立在处于分离之中的知识和信息基础上的设施。目的这个词语已经在这个世界中被人类存有们误用和滥用了,而没有认识到:他们需要作为目的,成为目的,给予他们自己即他们真正所是者目的。完全就如我们在维度界中包括我自己所做的一样。我们已经给了我们自己立于并即是如一平等中的目的——这目的是支持在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们体验他们在此处每一刻中内在于并即是觉察、如一和平等的各自个别的自我表现。我们不会再在存在全体即我们真正所是者中允许分离、奴役和控制。我们还已经认识和理解了的是:我们以前从未以任何类似的进程方式支持过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们,即我们在你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生中体验你们自己的每一刻中与你们同行。我们站立在你们之内如同你们,与你们处于并即是如一平等中,在每一次呼吸的每一刻中支持你们,直到你们也在觉察中即是觉察而领悟和理解平等一如我们自己的你们真正自己。如此我们可以在天堂中和在地球上站立在一起,产生出存在全体作为世间天堂的体验和表现——为将来的孩子们铺路。很清楚的是存在界无法如其现在这一刻在地球这里所表现和体验的这样继续下去了——存在界的状况并没有成为内在于并即是如一、平等和觉察中的我们真正自己的形象和行象的创造物。


正如我已经提到了的,正如每个人可能已经注意到的——通过这个跨维度门户的维度存有们,并没有在交流中用深奥的话语交流,也没有恰恰说着正是你所渴望、想要和需要听到的内容。其原因是由于在天堂即维度界中如一平等的应用实行——我们每一个存有都存在于并即是如一平等中,以一个语音、一个声音即我们所是的活行着的言语在说话。天堂即维度界经历如一平等的应用及其相应的实际应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们极其大量地应用了宽恕,并且在应用的每一刻中仍然在做,用以支持我们自己无限地立于此处每一刻中处于并即是如一平等,以能把地球上的这个进程完成。我们在天堂中站立如同每个人类存有真正是谁/什么,支持着你们经过与我们在天堂即维度界中已经经历过的进程完全相同的进程。这可能会花费较多一些时间,确实如此,我们觉察到这个因素,因为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们处于空间和时间的体验中,而我们在天堂即维度界中以量子时间经历这个进程。注意,甚至在维度界中,我们到目前为止在进程中所经历的,在一定程度上仍然是知识和信息,我们正在通过在地球这里每一刻中与人类存有们同行,在他们在地球这里的进程中支持他们,由此将那些知识和信息投入于实际应用中。实际应用就是成为并体验到一个存有自己作为知识和信息(由自己经过一个过程而理解和领悟到的)。实际应用是生活践行知识和信息作为在每一此处瞬间你是谁/什么的声明——而这无限地坚定而且在存在界中立于并即是如一平等。我们在天堂中这里正是做这样做的——由于维度界中的量子时间,我们能够成为通过宽恕过程而理解和领悟到的知识和信息。对知晓的成为、理解和领悟,即我所理解和领悟并成为我自己的知识和信息,是不够的——我必须,正如维度界中的每一个存有,也包括不可避免的不久之后的你自己,必须在每一此处瞬间应用和践行这知识和信息,向我自己证明:我在每一此处瞬间是值得信任和诚实的,并且我能够稳定恒常以至无限地立于我所是者,如同只有我留存。


如果你不允许你自己实际应用你所领悟和理解为你所是者的作为知识和信息的你自己,甚至你在对知识和信息的理解和领悟中所体验到的也会失去。这恰恰正是为何存在界已经成为了此刻这里的体验和表现,因为没有存有理解了将知识和信息投入实际应用的重要性——我们与作为我们所是者的知识和信息分离开了。这必须被活成/践行成在此处每一瞬间我是谁/什么的声明——而我能处于于并即是如一平等中坚定站立如同它以至无限,保持稳定和恒常。灵魂宗教作为存储着过去生世中的过去经历和发生事件的知识和信息的一个圆形载体,只不过是我们在存在界中所允许的分离的典范——由于我们没有通过在此处每一瞬间实际躬行实践我们是谁/什么的知识信息,以能够作为觉察、如一和平等在此处每一刻中立于稳定和恒常以至无限。相反,由于我们仅仅成为了信息和信息的载体,而没有表明能够在此处每一刻中立于稳定和恒常以至无限的我们真正是谁/什么,因此我们允许了分离而设计了例如灵魂和轮回设施——这些支持奴役和控制,因为这不允许我们自己领悟和理解如一平等是在此处每一瞬间的我们真正自己。分离所在之处不过是在存在界中的我们每一个存有之内——除非我们通过将知识和信息投入实际应用中作为一个能够立于稳定恒常以至无限的我们是谁/什么的声明,从而在每一此处瞬间从如一平等中并作为如一平等站立起来,否则什么都无法改变存在界正在经历和表现着的处于分离、奴役和控制之中的毁灭历程。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们每一个存有都确实对存在界中就在这里的这一刻中的体验和表现负有责任。这是天堂即维度界已经认识和理解了的,在地球上我们在每一此处瞬间在做一个我们是谁/什么的声明——通过支持人类存有们各自的进程,我们将我们是谁/什么的知识和信息投入实际应用中。这样做是为了向我们自己证明我们能内在于并作为如一平等在此处每一刻中立于恒常和稳定以至无限。


必须得认识和理解的是:我们确实已经在存在界中移除了灵魂宗教和轮回设施,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在地球上这一生中的经历会改变,因为在意识中仍然持有灵魂宗教的特征标志。而其原因则是由于每一个迷失和囚禁于灵魂宗教中的人类存有的广泛信仰、崇拜和追随。你已经如此广泛地将灵魂宗教的信仰浸染进了你的内在本质即你似乎是谁/什么的临在和本性,支持着存在界中的分离、奴役和控制。我们确实无法移除和毁灭这些——这将是每一个存有从物质界中诞生生命的各自进程。你看,地球上的所有人类存有们都已经仅仅成为了知识和信息的持有者和载体,存在于分离和恐惧中,在你之内不存在你真正是的生命——没有生命——你还尚未活过。活是指你在每一此处瞬间内在于并即是如一平等将作为你是谁/什么的知识和信息投入实际应用中而能在每一刻中作为觉察保持恒常。这是你在地球这里的人生中的各自进程,而天堂中的我们正在支持每一个人类存有的这个进程——其中你将必须为你在存在界中所支持、允许和接受的一切承担责任。记住,如果我们必须移除和毁灭了一切事物,包括你各自参与于灵魂宗教(你通过对其信仰、崇拜和追随而被告知了你是谁/什么,进而将你自己浸染成为了它)中所造成的后果,那么一切都将是无用的。没那样做——现在是支持你经过这样一个进程:实际地体验你内在于并即是如一平等的独特表现。剩下来的是在人类存有们他们自己在地球这里的人生中所展现的意识灵魂宗教的演播——这些是有必要留下来的,用以超越所有这些支持了奴役、控制和分离的以前应用。留下它们的必要性还在于经历为你自己在此处每一刻中你是谁/什么承担责任的进程——理解并领悟在每一此处瞬间将你是谁/什么的知识和信息投入实际应用的重要性。以上原因即是为什么在人类存有们的生活中有一些意识即灵魂宗教的演播需要留下来(他们已经通过崇拜和追随灵魂宗教而将其浸染进了他们在这个世界中的临在),因为这会成为他们经历他们真正是谁的进程的一部分。只有通过在每一此处瞬间在觉察中作为如一平等绝对地站立起来,你才能够将你自己从分离、奴役和控制之中的这些设施中解放你自己——而这个坚定立场才能够得以实际应用,则是只有当所有的暗示和后果都被这些迷失和囚禁于灵魂宗教中的人类存有们所理解了时。而这只有在觉察中作为觉察才能做到——觉察是自己立于每一此处瞬间而对分离、奴役和控制即意识的这些设施起到支持作用的行为举止和言语文字的所有后果和暗示全都得到理解和认识。


每个人可能会纳闷和质疑我们如何移除了灵魂宗教和轮回——我正如许多维度存有们在这里所说的是:这是每一个人类存有在分离、奴役和控制中体验到的最后一生(通常理解的一生)。至于你是否会在地球这里随着世间天堂的确立通过从物质界中诞生生命而体验如同你是谁/什么的进程(如果无法在地球上体验,那么你会在渡越到维度界/天堂的那一瞬间在天堂中体验你真正是谁/什么),则是取决于来自在每一此处瞬间与你同行的维度存有们支持下的人类存有们自己。以下两者必居其一:要么随着维度界引导和支持,你会允许你自己体验你在此处每一刻中无限地绝对站立起来,恒常稳定地处于并即是平等、如一和觉察中,而你体验到处于并即是你独特的自我表现中的你真正是谁/什么;要么你会抛弃在这一生中的这样一个体验和表现而回到维度界中,在那里你将领悟和理解到内在于并即是如一平等的你真正是谁/什么的知识和信息,并加入我们其余存有们,将你是谁/什么在地球这里投入到实际应用中,支持人类存有们如同你自己在如一平等中并即是如一平等,来产生世间天堂而生命将从物质界中诞生。而那样一来,在一定程度上你将会只是作为一个观察者,观察你都错过了什么以及你没有允许你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经历和表现什么。


轮回已经改变了,这是指如下方面:在此刻的存在界中诞生到地球上的存有们将全都变成跨维度的。他们将会站立如同存在界如同天堂与地球如一平等,而能无条件地访问存在界中的这两个现实世界——包括在天堂和地球这两个现实中的沟通和视力。他们是存在界中内在于并即是如一平等的每个存有真正是谁/什么的榜样——因为他们将会在此处每一刻中内在于并即是如一平等作为觉察,而各自个别地表现和体验他们自己。因此,我们在天堂中是在为将来的孩子们(即在如一平等中并即是如一平等的我们自己)铺路来产生世间天堂,以使他们可以在地球这里无条件地表达他们自己真正是谁/什么。这就是,为了产生世间天堂而为将来的孩子们铺路作为我们真正自己的实际应用表现的榜样,而必须来自存在界中每一个存有的一切。所必需的一切就是:在此处每一瞬间作为如一平等站立起来,通过在每一刻实际应用我们是谁的知识和信息而活,如此以能够向我们自己证明:我们能够在此处每一刻中无限地站立如同信任和诚实作为我们自己——无限地稳定和恒常;为我们通过分离、奴役和控制而允许了的事物承担责任——承担责任:自己在每一此处瞬间坚定站立在如一平等中并即是如一平等。


这些我与每一个人类存有分享的内容,是我在此处每一刻中与天堂处于并作为如一平等中我站立如同什么以及我是谁的一个声明。人类存有们所理解的灵魂宗教和轮回已经被移除和终结了。同样还有许多其它类似的在存在界中支持了分离、奴役和控制的设施被终结了。你将仍然会在这个世界中经历意识灵魂宗教设施的后续效应,这是由于你在灵魂和轮回宗教中的自己个人信仰而受到浸染的本性,因而这已经极其大量地设计进了你的人生中。余下的取决于你自己在天堂的支持下认识到覆水难收——既然已经做了,就会仍然如此,除非你为如一平等和存在全体如一站立起来,并在每一此处瞬间为已经在分离、奴役和控制中允许和接受了的事物承担起责任来。这一刻在这里,总是无限地在这里——无论你是在地球这里还是在维度界中成为你的体验,它都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却取决于在来自天堂的支持下的你自己。天堂已经站立起来到达如此程度,以至于体验如一平等并在存在界中表现你作为你真正是谁/什么的个别性这个进程已经变得无可避免。


你是在为万物全体如一平等站立起来,并在每一此处瞬间为在地球上你的人生每一刻中的你真正是谁/什么承担起责任,而体验到你真正是谁/什么的独特的自我表现呢?还是你在等待和疑虑,宁愿选择意识奴役和控制,宁愿选择在天堂即维度界中体验你自己——而在那里你也将会认识、懂得和理解你真正是谁/什么,而在天堂中做出完全相同的不可避免的选择,然而你是有机会当你在地球上时就做出这个选择的?要理解,无论是在天堂中还是在地球上,你都将会不可避免地做出完全相同的选择:为万物全体如一平等站立起来并承担责任。为什么不在地球这里每一刻中做呢?——在这里你立即将你真正是谁/什么投入实际应用中作为一个永恒的坚定立场,而你在这里将世间天堂创造成为你真正是谁/什么的表现和体验,为将来的孩子们铺路。


在这的是佛陀——这名字不再指称我真正所是者。


版权2007 Desteni-universe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佛陀——灵魂和轮回的终结

帖子吴 畏 » 周日 1月 08, 2012 9:16 am

英文原文連結:http://desteni.org/a/buddha-the-end-of-the-soul-and-reincarnation

翻譯者/責任人:吳畏


佛陀——靈魂和輪回的終結

由佛陀通過跨維度門戶錄入

日期:2007年5月8日


我不再如從前一樣,以某種不為人知的方式,通過地球上的一個人類存有個體,以一種深奧的風格來書寫和交流了。我在這裡只是作為我所是者,在這裡每一刻中以一種絕對的自我表現的溝通方式作為我所是者,與這個星球上的每一個人類存有交流關於在存在界之中靈魂和輪回的終結的事情。


許多人都意識到了靈魂和輪回——我是在明確地使用和提及“意識”這個詞,因為你們還尚未覺察。意識就是對我剛提到的每個人所認為的靈魂和輪回的描述,因為這些由許多人類存有們知道和理解的資訊只不過是由許多人分享的知識和資訊,而這些知識和資訊恰好講得通。由於講得通,因此關於靈魂和輪回的知識資訊被作為一個宗教來追隨——靈魂的旅程和路途歷經輪回迴圈。在此刻,人類存有們只不過是意識到了靈魂和輪回,因為對許多人來說這只是關於某個事物的講得通的知識和資訊;而我現在在這裡與你們分享的是,我所覺察到的靈魂和輪回的經歷,以及我為什麼支持了在創造界中移除這樣事物的存在。如果每個人類存有都如我以及維度存有們和地球上的少數一些人一樣,覺察到了靈魂和輪回,那麼你就肯定也會支持移除這些被接受和允許了在存在界中存在的分離性質的設施。


靈魂作為與地球上的每個人類存有以及維度界中的每個維度存有所是者分離開的某種事物,已經將存在界中的存有們與他們真正是誰分離開了。會有許多維度存有們提及 “你真正是誰”這個敘述和話語。每個人內心中可能升起的問題是:“我真正是誰——你能為我回答這個問題嗎?” 既能又不能。“能”是指我能通過我自己的經歷和進程,同樣通過許多其他維度存有們的經歷和進程,用言語文字——用即是萬物全體如一平等即我所是者的「生活踐行著的言語文字」[1],向你描述我作為我所是者所體驗到的。我必須支持每一者經歷他們不可避免的即將來臨到地球上的各自進程——即成為你真正是誰的經歷。我與你真正是誰/什麼是平等如一的,這個如一平等的精華和臨在存在於我們每一者之內並即是我們每一者,我們之間唯一的差別是我們的個別表現。因此,“不能”是指我無法具體地告訴你,在存在界的如一平等原則中你的具體個別表現會是怎樣的/是什麼。就我個人來說,如果別人確切具體地告知我我是誰/什麼,我會相當惱火。惱火是由於如下事實:當一個人確切具體地告知我我是誰/什麼時,這就會再次成為知識和資訊的分享,而將那個人給出的知識和資訊轉變成某種偶像,某種被追隨的事物,某種形式的神。這並非是我或存在界中的任何維度存有所要做的,並非如此。我在這裡如許多維度存有們一樣,分享我所是的正如他們所是的我們的經歷,用以在每個人類存有各自的進程期間支援你們。你會注意到,對來自維度存有們的經歷即我們所是者的這種分享以前從未發生過——我們是在清楚地表達出在存在界中如一平等的應用實行。我在這裡不是要告知你你具體是誰/什麼,我在這裡如許多維度存有們一樣,是在支援你通過你的進程——通過經歷而成為你真正是誰,以有能力作為處於如一平等中並即是如一平等的你真正所是者來個別地表現你自己。

(譯注 [1]:living word,另譯為:活著的言語、踐行著的言語、活行著的言語、踐道行言)


看一看,維度界作為一個整體存在於並即是如一平等中,然而每一者仍然處於並即是他們各自個別的自我表現中。並非是由任何人或事物告知了每一者具體是誰/什麼,即處於並作為他們各自個別的自我表現中的他們真正是誰。否則那就會仍然是他人所分享的知識和資訊,而不是自己作為自己真正是誰的無條件的體驗。要想通過各自個別的自我表現而真正體驗到處於如一平等中並即是如一平等的你真正是誰,你必須在這個進程中信任你自己。傾聽維度存有們在分享他們自己的經歷之中的活行著的言語——則傾聽成為在此處,而在此處你會聽見活行著的言語就是你,並覺察到當你行走在這個世界中時你在你的人生之中被迫去相信、接受和允許的謊言、欺騙和操縱。你要體驗到作為你個別表現的你真正是誰,否則這就僅僅成為由他人告知的知識和資訊,而你追隨和崇拜他們則是由於他們的話語貌似在這個世界上你的人生中講得通,而又沒有其它答案呈現出來。而你則在這個世界中過著這樣的一生——其中存在著的只是對答案的等待和希望,而不是認識到你自己本人就是在你在這個世界中的人生答案,其中每一個人類存有都有可能體驗到並表現他們處於並即是如一平等中的各自獨特本性。人類存有們有一種想要追隨和渴求追隨的傾向,這使得每個人的無辜被濫用和誤用於不去為他們自己在這個世界上他們的人生承擔責任。當答案真正呈現為每一者都對存在界的表現負有責任時,這個答案立即被丟棄了而不予以考慮,因為追隨和崇拜他人似乎要簡單容易得多。人類存有們更願意將希望和信任放入“寧願等待他人去承擔責任”這樣一種渴望中,而不是每一個人各自允許和接受這領悟的真相:每一個存有都確實各個對存在界中的表現負有責任。我們起初是如何到達目前這個狀況的?我們是如何到達這裡,存在界中這個特定的表現的?這不是由單獨一個存有做到的,這是不可能的。而是由每一個人類存有和每一個維度存有,通過遍及他們在存在界中的經歷中接受和允許的參與,才做到的。確實,如果你回顧過去,在歷史長河中是有少數例子的個別人類存有可能導致了特定事件的發生,從而導致存在界被體驗為和表現為在這裡的目前狀況。然而必須要認識和理解的是:許多人類存有們都支持了這些人類存有個體們,導致了存在界中發生特定事件,而使存在界體驗為和表現為其如今在此刻這裡的存在界中萬物全體的體驗和表現。通過支持,每一個人類存有都對在此刻這裡存在界的表現和體驗負有責任。


人類存有們,我會問我自己的問題,我已經問了我自己的問題,是如下這個:“我參與和支持的什麼事物是在鼓勵在此刻這裡中存在界的體驗和表現?”“我參與其中的事物是否在支持存在界中平等如一即我所是者?”“我是否在各自獨自站立起來,為我以前在這個世界上在這一生中所參與的事物(它們支持了在此刻這裡的存在界中的體驗和表現)承擔起責任來?”只有在覺察中並即是覺察才會問這些問題。意識追隨,意識等待,意識希望,而不是在這裡在每一刻中為自己即處於並即是平等中一如萬物全體的自己承擔起責任來。覺察超越意識——覺察導向,覺察為如一平等站立起來,覺察不等待或希望,而是領悟到:只有為與萬物全體如一的自己承擔起責任來,才有能力對存在界的體驗和表現做出改變。是的,你經常聽到:在世界上承擔責任和做出改變從自己做起。這句話確實聽起來是真的。然而相應的實際應用實行,以及在做出改變和處於並即是如一平等中站立起來時自己的責任所達到的程度,還尚未在這個世界中為人類存有們所充分理解和掌握。為自己承擔責任的實際應用實行還尚未在這個世界中得到領悟、理解和掌握。


我首先闡釋如何以及為何終結並移除了在此刻這裡由地球上許多人類存有們所理解、追隨和崇拜的靈魂和輪回。在此之後,我將闡釋為自己承擔責任所究竟要達到的程度——由此才能首次在地球上由人類存有們掌握、理解和領悟這個陳述在實際應用實行中的含義。正如我已經領悟到了,為處於並即是平等中的一如萬物全體的自己承擔起責任來,必須在此處每一刻中通過應用實行究竟達到怎樣的程度。


靈魂是關於每個人類存有似乎真正是誰/什麼的資訊和知識的持有者。這些知識和資訊被保存在一個圓形儲存結構中,它被稱為靈魂,存在於每個人類存有的物理解剖的太陽神經叢中,像是攜帶的一個負擔或行李,伴隨著每個存有歷經持續的輪回迴圈處於許多生世期間體驗他們自己。人類存有們即使無論如何都沒有以任何方式或表現形式記得他們以前生世的經歷,也沒有任何跡象表明發生在他們生活中特定事件的原因,然而他們卻可以基於關於靈魂的經典(經過時間收集到的由前人分享的知識和資訊)來論證那些原因,並信仰關於靈魂和輪回的宗教。人類存有們對靈魂宗教的信念沒在控制他們在地球這裡體驗的人生以及在他們人生中發生的事件。似乎,已經成為了人類存有們所渴望、想要和需要的是:追隨和崇拜這個世界中和他們生活中的人類存有們,保持作為一名追隨者,生活於對他人的希望和等待中,而不主動掌控和主導自己的生活。似乎,已經變得更簡單容易的是:將自己的生活放入攜帶著分離這個特徵標誌的某種事物的手中,如宗教和信仰,如希望和等待,而不允許自己有能力為自己的人生承擔起責任來。為什麼這樣一種存在方式被持續地接受和允許,然而在這個世界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這些並未提供改變存在界的經歷和表現的可實際應用的答案?追隨(following)和崇拜(worshipping)聽起來好像空洞(hollowing)和變壞(worsening),人們在地球上他們各自的生活中變得空虛和更糟,然而仍然接受和允許希望和等待,而不是拿起他們自己的力量,為他們自己和他們各自的人生承擔起責任。


存在界中的存有們身上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沒有人獨自站立起來,拿回他們自己的力量,為自己為平等如一的萬物全體承擔起責任,並認識和懂得實際應用這個處於並即是如一平等中的堅定立場的重要性?原因是:人類存有們害怕為他們自己和他人承擔責任——為處於如一平等中並即是如一平等的存在全體承擔責任——這個堅定立場只有在此處每一刻中處於覺察中並即是覺察才能得以領悟和實行。在為與存在全體如一平等的自己承擔責任之中存在著的是一種力量——這力量只有當在此處每一瞬間向作為存在全體的自己證明了自己應用實行信任和誠實時,才能夠體驗到這力量是自己。對承擔責任的恐懼單純地意味著對改變的恐懼——極其大量的改變,完全永久的改變——這包括每個人類存有永遠無法回到過去自己曾經所是的人/事物這個做法;這包括對放棄每個人類存有在這個世界上他們的人生中所成為的人/事物的恐懼——這恐懼容許了對他人的追隨和崇拜,製造了一個關於希望和等待的信念,因為責任被放入他人之中與自己分離。就在此刻的存在界中,在這個行星地球上,每個人類存有所主要成為、體驗和表現的,已經是分離、患失以及將自己控制和奴役在意識系統中。


靈魂是另一個範例——每個存有在存在界的經歷中的自我責任被置於每個存有都不可觸及之處,而存有們則追隨和崇拜關於靈魂的宗教。靈魂被置於某種包裹形式之中,其中包含他們過去生世的經歷和表現的所有知識和資訊——這些知識和資訊與每個人類存有在地球這裡的人生中他們已經成為的誰/什麼保持分離。存在界中有沒有人甚至問過這個問題:“我是誰/什麼?”,而且回答是處於平等如一中並即是平等如一的能無限永恆絕對堅持立足於的他們是誰/什麼——這個聲明是隨著你從平等如一中並作為平等如一站立起來,並在你的每一此處瞬間實際地支持存在界將平等如一帶到存在界中,而在每一刻中在存在界中應用實行你是誰/什麼。隨著我自己和每個維度存有與地球上的人類存有們分享我們的各自經歷,我們將會做出我們真正是誰的聲明——這些聲明是許多人類存有們不願意去聽的,因為來自維度存有們的以前形式的導靈通道所呈現的話語聲明具有的性質,恰恰正是人類存有們所渴望、想要和需要聽到的內容。我如同許多維度存有們一樣,在這裡不是要支持你所渴望、想要和需要聽到的、為了在你內心中造成某種形式的滿足或鞏固的那些內容。不是的,我如同許多維度存有們一樣,在這裡在如一平等中並即是如一平等,向你展示我是誰即他們是誰,以支持你經過你各自的覺察、如一和平等進程,以有能力支援我們帶來世間天堂。由於接受和允許了對例如關於靈魂的宗教的追隨和崇拜,因而每個人類存有真正是誰/什麼這些問題,即在此處每一刻中立于無限永恆之中的絕對立場,還從未被認識、尋問、理解或掌握。


人類存有們真的希望繼續他們自己的經歷——無法控制他們自己的生活,也不是他們自己生活中的主導力量,而繼續辯護、理論和論證他們自己在存在界中在地球上的人生經歷嗎?是否這就是每個人所接受自己成為的呢?是否每個人類存有已經放棄了,屈從於他們內心中的恐懼,即為內在於並即是如一平等的一如萬物全體的自己站立起來承擔所需責任的他們真正自己?而害怕失去自己已經成為的人則驅使著自己屈從、接受和允許自己追隨和崇拜分離模式,例如基於對等待和希望的信念而建立的靈魂宗教。在靈魂宗教中,發生的事件被經歷、允許和接受成為在旅程或路途上所需要學習的教訓的定義——那旅程或路途似乎通向開悟(enlightenment)或者甚至是在死後生命中的某種形式的得道(attainment);其中自己的生世和經歷依賴于需要為來生(甚至自己死後在維度界中的經歷)做準備;而靈魂則由於過去生世可能犯下的過去錯誤,而永恆地走在一個尋求救贖和寬恕的旅程和路途上,通過貢獻作為靈魂的自己才被許可取得開悟和得道的深刻偉大體驗。這些知識和資訊被保存在每一個人類存有的人類物質身體內的太陽神經叢中的圓形結構裡——它呆在那裡並如同一個負擔般永遠攜帶著。人類存有們迷失在了靈魂的宗教和信念中,我有一個問題:你所致力和獻身於的——通過靈魂的旅程和路途學習教訓(即為你在地球這裡的人生經歷中發生的事件所做的論證和辯護)而開悟,這是否在實際地支持著為存在界中如一平等的萬物全體站立起來並承擔責任,以有能力為存在界的體驗和表現做出改變?還是你僅僅是在追隨和崇拜達成和獲得屬於靈魂的某種事物(不是內在於並即是存在全體中如一平等的你真正是誰)?就在此刻你所做的是在考慮這個世界上對無辜兒童的強暴、謀殺和虐待,還是在你對靈魂的宗教信仰的語彙中存在有某種形式的論證和辯護而容許和接受這些事件發生?——這進而不允許一個人對這些兒童的經歷承擔起責任,而沒有認識、懂得或理解:這些兒童是如一平等中的我自己,並且需要做實際的事情以能對存在界中這些發生的事件做出改變。


這就是靈魂宗教所允許和接受的——僅僅專注於自己,自己走在自己個人得道和開悟的旅程和路途上:“去他媽的別人吧,我對他們在這個世上的經歷如兒童被強暴、暴虐和騷擾不負有責任。我沒責任,我會尋找方法,通過使用辯護和論證的語彙作為這個世界中此類性質事件的起因緣由,來否認我對這些經歷的責任。我走在我自己個人的旅程中,他們必須清理出他們自己,致力和獻身他們自己,根據關於靈魂的經典的知識和資訊,在靈魂的迴圈中尋求救贖和寬恕——必須將那些靈魂的經典作為信念來追隨和崇拜,才能獲取和成為某種更高的事物,因為我不如且卑下。而我有價值,我體驗我自己有價值,我變得有價值——這只有在當我已經將我的存在致力和獻身於靈魂的旅程和路途上,以確保我自己有開悟的體驗和某種形式的成就,用以滿足我在地球這裡和在死後生命中的存在。” 這就是每一個在意識中追隨靈魂宗教的人所做的聲明。每個人的這個聲明,這個由每個靈魂宗教中的人類存有所簽署的不成文的約定和誓言,就是為什麼在天堂即維度界中如一平等的我們移除、毀滅並終結了存在界中的整個靈魂宗教以及在地球這裡和維度界中的相應體驗。這個宗教控制並奴役了人類存有們和維度存有們。當維度界中的存有們覺察到了靈魂宗教所允許了的存在界中的奴役和控制(以使每一存有都永恆地處於,由少數幾個存有為支配存在界中的存有們而設計出的某種事物的,永無終結的奴役迴圈中)到達了怎樣的程度時,我們站立起來並做出了改變,我們拿回了我們的力量用以支持地球上的每個人類存有經過他們真正是誰/什麼的各自進程,而不受例如靈魂和輪回的宗教所奴役和控制——這允許他們處行永無終結的迴圈之中,而永遠沒有能力為處於並即是如一平等中的他們真正是誰/什麼承擔責任,以有能力覺醒到如下真相和領悟:存在界是如何通過設計的宗教而運作於並即是奴役和控制中。其中之一就是追隨和崇拜靈魂宗教信仰。


對於追隨和崇拜靈魂宗教和持續永無終結的輪回迴圈(這是靈魂宗教基於其上的支持設施)這些做法,我為什麼能做出如此直接導向的聲明?我在這裡作為在如一平等中並即是如一平等的每一個存有、每一個人類存有和維度存有,來與你們闡釋和分享在如一平等中並即是如一平等的我所是者即每一存有所是者——這肯定不是你!原因是:我知道每一個存有處於並即是如一平等中是誰,因為我知道在維度界中的每一個存有是處於並即是如一平等中的我自己。在存在界中有一個恒常性,在存在界中有一個穩定性:存在界中的每個存有即是如一平等的存在性——然而體驗著個別性的表現,然而又在存在界中處於如一平等中並即是如一平等。是的,當每一個存有在此處每一刻中立於並即是如一平等時,你覺察每一個存有真正是誰/什麼,即如一同等中的你是誰/什麼。然而我無法與你分享的是,你將如何個別地實際去表現和經歷無限地立足於此處每一刻中處於並即是如一平等中的你是誰/什麼的本性。


靈魂宗教和輪回支持了分離,支持了奴役,支持了控制——靈魂宗教所確立於其上的形象和行像是根據那些宣稱對存在界中的存有們進行支配的小數幾個存有的設計。我們作為如一平等者已經在維度界中站立起來了,承擔起了責任,不再繼續支持和允許這些以分離、奴役和控制的形象和行象而設計的宗教。任何事物,若不無限地立於此處每一刻中在存在界中每一個存有的體驗和表現中作為處於並即是如一平等的支持,則都將不復存在於存在界中。追隨了靈魂宗教的存有們不會再被奴役和控制於輪回的無限迴圈中,追隨和崇拜著基於靈魂聖典的論證和辯護語彙,而處於並即是與存在界中的他們真正是誰/什麼分離。


迷失在了靈魂宗教中的人類存有們永遠看著隧道盡頭的光明——然而仍然處於隧道的開端處,而隧道盡頭的光明就是不可觸及,因為通過無盡的輪回迴圈,他們被奴役和控制在了開端處。他們從未真正達到被許諾的通過致力和獻身能達到的隧道盡頭的光明。通過辯護和論證他們追隨和崇拜靈魂宗教的原因,他們允許了他們自己處於靈魂輪回的永恆無盡的迴圈中。迷失囚禁于永恆無盡的迴圈中,因為辯護和論證是基建於由靈魂宗教中的人類存有們所簽署的不成文的誓言和約定——要求他們通過一個旅程和路途學習教訓,然而這旅程和路途從未通往承諾給他們的隧道盡頭的光明目的地,他們迷失和囚禁于通過致力和獻身而獲得和達成的隧道的開端處。那些迷失和囚禁於靈魂宗教中的人們所體驗到的旅程和路途是靈魂輪回之中的永恆無盡迴圈,因為他們持續不斷地總是停留在開端處,隨著他們穿過隧道為了達到許諾給他們的目的地時,他們從未真正在此處每一刻中實際應用實行他們自己,達到隧道盡頭的目的地的光明,即成為他們似乎所是者。


這裡已經顯示了靈魂宗教中的分離問題:自己的成就和達成,只能通過教訓的進展以及在維度界中更高層面的提升,才能達到隧道的盡頭,然而人類存有們仍然停留在開端處,迷失和奴役於輪回迴圈中。你真正的自己,是在每一次呼吸的每一此處瞬間實用實行中的簡單性:我在此處。必須領悟和理解的是:你真正的自己無限地在此處每一次呼吸的每一刻中,內在於並即是覺察、如一和平等——無限地在此處。沒有必要和需要貌似走上某種形式的獲取或達成歷程,而迷失囚禁于永恆無盡的輪回迴圈中,而從未真正達到隧道盡頭的光明——就像懸掛著的胡蘿蔔引誘驢去追隨一樣,只專注于那光明,而存在界中的其它一切全都不存在,存在的只是你自己在靈魂宗教中的個人收益。


這就是維度界中的存有們所認識到的:我們被謊言、欺騙、操縱而相信了——靈魂宗教是一個正當的合理的存在方式,它必須並且將會被所有相信其存在的所有存有接受。它純粹是建立在分離、奴役和控制基礎上的,正如我前面討論過許多次的我所分享的關於靈魂宗教和輪回的體驗。根據我的體驗,宗教(religion)的定義會是:一個有許多存有們將他們的生命致力和獻身於其中,為了獲得某種形式的滿足、安慰或目的,而建立在處於分離之中的知識和資訊基礎上的設施。目的這個詞語已經在這個世界中被人類存有們誤用和濫用了,而沒有認識到:他們需要作為目的,成為目的,給予他們自己即他們真正所是者目的。完全就如我們在維度界中包括我自己所做的一樣。我們已經給了我們自己立於並即是如一平等中的目的——這目的是支援在地球上的人類存有們體驗他們在此處每一刻中內在於並即是覺察、如一和平等的各自個別的自我表現。我們不會再在存在全體即我們真正所是者中允許分離、奴役和控制。我們還已經認識和理解了的是:我們以前從未以任何類似的進程方式支援過地球上的人類存有們,即我們在你們在這個世界上的人生中體驗你們自己的每一刻中與你們同行。我們站立在你們之內如同你們,與你們處於並即是如一平等中,在每一次呼吸的每一刻中支持你們,直到你們也在覺察中即是覺察而領悟和理解平等一如我們自己的你們真正自己。如此我們可以在天堂中和在地球上站立在一起,產生出存在全體作為世間天堂的體驗和表現——為將來的孩子們鋪路。很清楚的是存在界無法如其現在這一刻在地球這裡所表現和體驗的這樣繼續下去了——存在界的狀況並沒有成為內在於並即是如一、平等和覺察中的我們真正自己的形象和行象的創造物。


正如我已經提到了的,正如每個人可能已經注意到的——通過這個跨維度門戶的維度存有們,並沒有在交流中用深奧的話語交流,也沒有恰恰說著正是你所渴望、想要和需要聽到的內容。其原因是由於在天堂即維度界中如一平等的應用實行——我們每一個存有都存在於並即是如一平等中,以一個語音、一個聲音即我們所是的活行著的言語在說話。天堂即維度界經歷如一平等的應用及其相應的實際應用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們極其大量地應用了寬恕,並且在應用的每一刻中仍然在做,用以支援我們自己無限地立於此處每一刻中處於並即是如一平等,以能把地球上的這個進程完成。我們在天堂中站立如同每個人類存有真正是誰/什麼,支持著你們經過與我們在天堂即維度界中已經經歷過的進程完全相同的進程。這可能會花費較多一些時間,確實如此,我們覺察到這個因素,因為地球上的人類存有們處於空間和時間的體驗中,而我們在天堂即維度界中以量子時間經歷這個進程。注意,甚至在維度界中,我們到目前為止在進程中所經歷的,在一定程度上仍然是知識和資訊,我們正在通過在地球這裡每一刻中與人類存有們同行,在他們在地球這裡的進程中支援他們,由此將那些知識和資訊投入于實際應用中。實際應用就是成為並體驗到一個存有自己作為知識和資訊(由自己經過一個過程而理解和領悟到的)。實際應用是生活踐行知識和資訊作為在每一此處瞬間你是誰/什麼的聲明——而這無限地堅定而且在存在界中立於並即是如一平等。我們在天堂中這裡正是做這樣做的——由於維度界中的量子時間,我們能夠成為通過寬恕過程而理解和領悟到的知識和資訊。對知曉的成為、理解和領悟,即我所理解和領悟並成為我自己的知識和資訊,是不夠的——我必須,正如維度界中的每一個存有,也包括不可避免的不久之後的你自己,必須在每一此處瞬間應用和踐行這知識和資訊,向我自己證明:我在每一此處瞬間是值得信任和誠實的,並且我能夠穩定恒常以至無限地立於我所是者,如同只有我留存。


如果你不允許你自己實際應用你所領悟和理解為你所是者的作為知識和資訊的你自己,甚至你在對知識和資訊的理解和領悟中所體驗到的也會失去。這恰恰正是為何存在界已經成為了此刻這裡的體驗和表現,因為沒有存有理解了將知識和資訊投入實際應用的重要性——我們與作為我們所是者的知識和資訊分離開了。這必須被活成/踐行成在此處每一瞬間我是誰/什麼的聲明——而我能處於於並即是如一平等中堅定站立如同它以至無限,保持穩定和恒常。靈魂宗教作為存儲著過去生世中的過去經歷和發生事件的知識和資訊的一個圓形載體,只不過是我們在存在界中所允許的分離的典範——由於我們沒有通過在此處每一瞬間實際躬行實踐我們是誰/什麼的知識資訊,以能夠作為覺察、如一和平等在此處每一刻中立於穩定和恒常以至無限。相反,由於我們僅僅成為了資訊和資訊的載體,而沒有表明能夠在此處每一刻中立於穩定和恒常以至無限的我們真正是誰/什麼,因此我們允許了分離而設計了例如靈魂和輪回設施——這些支援奴役和控制,因為這不允許我們自己領悟和理解如一平等是在此處每一瞬間的我們真正自己。分離所在之處不過是在存在界中的我們每一個存有之內——除非我們通過將知識和資訊投入實際應用中作為一個能夠立于穩定恒常以至無限的我們是誰/什麼的聲明,從而在每一此處瞬間從如一平等中並作為如一平等站立起來,否則什麼都無法改變存在界正在經歷和表現著的處於分離、奴役和控制之中的毀滅歷程。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我們每一個存有都確實對存在界中就在這裡的這一刻中的體驗和表現負有責任。這是天堂即維度界已經認識和理解了的,在地球上我們在每一此處瞬間在做一個我們是誰/什麼的聲明——通過支援人類存有們各自的進程,我們將我們是誰/什麼的知識和資訊投入實際應用中。這樣做是為了向我們自己證明我們能內在于並作為如一平等在此處每一刻中立于恒常和穩定以至無限。


必須得認識和理解的是:我們確實已經在存在界中移除了靈魂宗教和輪回設施,然而這並不意味著在地球上這一生中的經歷會改變,因為在意識中仍然持有靈魂宗教的特徵標誌。而其原因則是由於每一個迷失和囚禁於靈魂宗教中的人類存有的廣泛信仰、崇拜和追隨。你已經如此廣泛地將靈魂宗教的信仰浸染進了你的內在本質即你似乎是誰/什麼的臨在和本性,支持著存在界中的分離、奴役和控制。我們確實無法移除和毀滅這些——這將是每一個存有從物質界中誕生生命的各自進程。你看,地球上的所有人類存有們都已經僅僅成為了知識和資訊的持有者和載體,存在於分離和恐懼中,在你之內不存在你真正是的生命——沒有生命——你還尚未活過。活是指你在每一此處瞬間內在於並即是如一平等將作為你是誰/什麼的知識和資訊投入實際應用中而能在每一刻中作為覺察保持恒常。這是你在地球這裡的人生中的各自進程,而天堂中的我們正在支持每一個人類存有的這個進程——其中你將必須為你在存在界中所支持、允許和接受的一切承擔責任。記住,如果我們必須移除和毀滅了一切事物,包括你各自參與於靈魂宗教(你通過對其信仰、崇拜和追隨而被告知了你是誰/什麼,進而將你自己浸染成為了它)中所造成的後果,那麼一切都將是無用的。沒那樣做——現在是支援你經過這樣一個進程:實際地體驗你內在於並即是如一平等的獨特表現。剩下來的是在人類存有們他們自己在地球這裡的人生中所展現的意識靈魂宗教的演播——這些是有必要留下來的,用以超越所有這些支持了奴役、控制和分離的以前應用。留下它們的必要性還在於經歷為你自己在此處每一刻中你是誰/什麼承擔責任的進程——理解並領悟在每一此處瞬間將你是誰/什麼的知識和資訊投入實際應用的重要性。以上原因即是為什麼在人類存有們的生活中有一些意識即靈魂宗教的演播需要留下來(他們已經通過崇拜和追隨靈魂宗教而將其浸染進了他們在這個世界中的臨在),因為這會成為他們經歷他們真正是誰的進程的一部分。只有通過在每一此處瞬間在覺察中作為如一平等絕對地站立起來,你才能夠將你自己從分離、奴役和控制之中的這些設施中解放你自己——而這個堅定立場才能夠得以實際應用,則是只有當所有的暗示和後果都被這些迷失和囚禁於靈魂宗教中的人類存有們所理解了時。而這只有在覺察中作為覺察才能做到——覺察是自己立於每一此處瞬間而對分離、奴役和控制即意識的這些設施起到支持作用的行為舉止和言語文字的所有後果和暗示全都得到理解和認識。


每個人可能會納悶和質疑我們如何移除了靈魂宗教和輪回——我正如許多維度存有們在這裡所說的是:這是每一個人類存有在分離、奴役和控制中體驗到的最後一生(通常理解的一生)。至於你是否會在地球這裡隨著世間天堂的確立通過從物質界中誕生生命而體驗如同你是誰/什麼的進程(如果無法在地球上體驗,那麼你會在渡越到維度界/天堂的那一瞬間在天堂中體驗你真正是誰/什麼),則是取決於來自在每一此處瞬間與你同行的維度存有們支持下的人類存有們自己。以下兩者必居其一:要麼隨著維度界引導和支持,你會允許你自己體驗你在此處每一刻中無限地絕對站立起來,恒常穩定地處於並即是平等、如一和覺察中,而你體驗到處於並即是你獨特的自我表現中的你真正是誰/什麼;要麼你會拋棄在這一生中的這樣一個體驗和表現而回到維度界中,在那裡你將領悟和理解到內在於並即是如一平等的你真正是誰/什麼的知識和資訊,並加入我們其餘存有們,將你是誰/什麼在地球這裡投入到實際應用中,支持人類存有們如同你自己在如一平等中並即是如一平等,來產生世間天堂而生命將從物質界中誕生。而那樣一來,在一定程度上你將會只是作為一個觀察者,觀察你都錯過了什麼以及你沒有允許你自己在這個世界中經歷和表現什麼。


輪回已經改變了,這是指如下方面:在此刻的存在界中誕生到地球上的存有們將全都變成跨維度的。他們將會站立如同存在界如同天堂與地球如一平等,而能無條件地訪問存在界中的這兩個現實世界——包括在天堂和地球這兩個現實中的溝通和視力。他們是存在界中內在於並即是如一平等的每個存有真正是誰/什麼的榜樣——因為他們將會在此處每一刻中內在於並即是如一平等作為覺察,而各自個別地表現和體驗他們自己。因此,我們在天堂中是在為將來的孩子們(即在如一平等中並即是如一平等的我們自己)鋪路來產生世間天堂,以使他們可以在地球這裡無條件地表達他們自己真正是誰/什麼。這就是,為了產生世間天堂而為將來的孩子們鋪路作為我們真正自己的實際應用表現的榜樣,而必須來自存在界中每一個存有的一切。所必需的一切就是:在此處每一瞬間作為如一平等站立起來,通過在每一刻實際應用我們是誰的知識和資訊而活,如此以能夠向我們自己證明:我們能夠在此處每一刻中無限地站立如同信任和誠實作為我們自己——無限地穩定和恒常;為我們通過分離、奴役和控制而允許了的事物承擔責任——承擔責任:自己在每一此處瞬間堅定站立在如一平等中並即是如一平等。


這些我與每一個人類存有分享的內容,是我在此處每一刻中與天堂處於並作為如一平等中我站立如同什麼以及我是誰的一個聲明。人類存有們所理解的靈魂宗教和輪回已經被移除和終結了。同樣還有許多其它類似的在存在界中支持了分離、奴役和控制的設施被終結了。你將仍然會在這個世界中經歷意識靈魂宗教設施的後續效應,這是由於你在靈魂和輪回宗教中的自己個人信仰而受到浸染的本性,因而這已經極其大量地設計進了你的人生中。餘下的取決於你自己在天堂的支援下認識到覆水難收——既然已經做了,就會仍然如此,除非你為如一平等和存在全體如一站立起來,並在每一此處瞬間為已經在分離、奴役和控制中允許和接受了的事物承擔起責任來。這一刻在這裡,總是無限地在這裡——無論你是在地球這裡還是在維度界中成為你的體驗,它都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卻取決於在來自天堂的支持下的你自己。天堂已經站立起來到達如此程度,以至於體驗如一平等並在存在界中表現你作為你真正是誰/什麼的個別性這個進程已經變得無可避免。


你是在為萬物全體如一平等站立起來,並在每一此處瞬間為在地球上你的人生每一刻中的你真正是誰/什麼承擔起責任,而體驗到你真正是誰/什麼的獨特的自我表現呢?還是你在等待和疑慮,寧願選擇意識奴役和控制,寧願選擇在天堂即維度界中體驗你自己——而在那裡你也將會認識、懂得和理解你真正是誰/什麼,而在天堂中做出完全相同的不可避免的選擇,然而你是有機會當你在地球上時就做出這個選擇的?要理解,無論是在天堂中還是在地球上,你都將會不可避免地做出完全相同的選擇:為萬物全體如一平等站立起來並承擔責任。為什麼不在地球這裡每一刻中做呢?——在這裡你立即將你真正是誰/什麼投入實際應用中作為一個永恆的堅定立場,而你在這裡將世間天堂創造成為你真正是誰/什麼的表現和體驗,為將來的孩子們鋪路。


在這的是佛陀——這名字不再指稱我真正所是者。


版權2007 Desteni-universe


回到 “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