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自我臆构的那个点——奥修

高紅彬
帖子: 9
注册: 周三 5月 22, 2013 10:43 am

成为自我臆构的那个点——奥修

帖子高紅彬 » 周一 8月 04, 2014 9:59 am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org/a/osho-becoming-the-point-of-ego

译者:高红彬

在公开论坛上的回复——由奥修通过跨次元门户转抄录入

日期:2009年5月17日


公开论坛成员的发帖:

我已到达某点,在此我说:到此为止!我将不会接受和允许这个构造在我的表达里面影响我。同时我无条件地依照那一声明站立起来。因为根据我在我的表达里面是如何被影响/限制着的,在那个点上面我对自己日常生活中所体验到的东西是自我诚实的。尽管我已经接受和允许这种表达等同于我,因此我决定停止。你只能停止某些事情,如果你确实看到这些事情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并且看到你正在停止的是什么的话。我真的对自己非常生气,因此我不得不停止这个点,因而我无条件地/绝对地停止即使我必须去死。对我来说,这必须被完成,因为我不可以再像那样活着。我决定面对那种黑暗/在这里的,因为我一直试图寻求某种方法以便不再被影响着我的那些事物所打动,直到我已到达我完全彻底地成为它的那个点为止,无处可逃,无处隐瞒作为我已经成为了的我自己。当我完全彻底地成为它时不再试图寻求某种不离开它的方法,不再与我自己争斗。这一次我要面对我自己。我面对的远远不是我所想象和相信的那样,因为我是如此地感到震惊、不可思议、难以置信。我最大的恐惧就是失去自我。我艰难地通过,因为我决定停止我的那个部分,停止我自己。我真的认为我会死去,因为我正停止的是全部的我所是者。在那一刻的冲击之时,我所拥有的唯一支柱就是呼吸,呼吸使我保持在这里。另外我利用了身体里面的两个稳定点,那些点取决于正被提取出来的系统构造。我确信这就是终结,因为我的身体处在完全彻底的冲击之中,然而我利用呼吸通过了它。透过自我献身正如“停止,到此为止”一样绝对站立着。一次严重的心脏病立即发作了。然而有趣的是我依然如呼吸一样觉察并且相当镇定,虽然身体处在一种剧烈的发作状态之中。首先是大量的恐惧,惧怕停止我正在我的内部停止着的东西。我害怕死去。当我正停止的时候我是否曾经想过它?不!我必须完成这件事而我却发觉这样做的阻力是如此之大。这并不好玩,然而却值得一干。我想要停止的那种状态就好像为恶魔所占有,就好像我并没有意识到我正在做什么并且无法看清楚因为我的视力是那样的模糊和间接。正当我作为停止的声明站立起来的时候我能够看到恶魔的表达,就在我的头脑里面。我看到的是我就处在接管我的那些分离的实体之中,并且那就在我的日常生活当中,感动/影响/指导/等同于在我里面的那些实体。我就好像WTF(即What the fuck:他妈的什么东西)吗??我真的就是这种东西吗?那些恶魔,其中最大的就是好像某种性欲烂虐欺骗恶魔,我甚至无法准确地描述它。因此,我曾经是,我可以直接地看到同时不再允许那种表达因为它使我在我的生活当中无法有效运作,它就是为什么我被搞砸了的理由/原因/根源。我明白那仅仅是一个点/一个构造,然而却包含着我的全部。我不再为那一实体提供能量,因为它靠能量为生,只管停止为你自己的死亡提供能量,只管停下来。并且为了让这些实体离开,显然需要严厉的措施,即某种释放。我看到我是如何把它创造出来的,在创造之中我知道如何去停止。真相是可怕的。我接受它进入我里面,站立等如它,于是冲击开始出现。我明白这并不关乎“到达”因为它本来就在这里,然而对此我却从未自我诚实过。你等如站立的那个点不再存在并且你将会经受某种释放。我也明白那种释放的体验并不奇妙、壮丽、平静,而是可怕的。当你去掉系统的时候,你的身体进入某种冲击的状态。因此,打那儿以后我显然开始去掉更多的系统,任何我能够在我里面找到的,直到我到达了我搞砸的那个点。在认识某个系统的过程中我假装着似乎我拥有权力,似乎我正把自己带出去,似乎我就是正把自己带出去的超人,然而那并非如此。在我那似乎是去掉某个系统的妄想般的欣悦的体验当中我在那一个点上卡住了,就在这一刻,这一同样的构造。现在,显然我开始害怕某种释放过程中的真实的冲击,因为我害怕失去那种强大的/高效的/超人般的感觉。超我就是我仍然要清理的那个点,以继续我的进程。


奥修观点:

你在把你自己体验为“退出/接纳某个系统的超人”,拥有超越他们的“力量”以及对于他们的“权力”上面为何成为“臆构自我”的那个点=是因为你实际上在最最开始的经历里面创造了等同于你自己的那个点,在其中你相信自己“正在退出某个系统”=然而事实上,你所做的=实际上却是使你所成为的某个系统保持不灭/在为你所成为的某个系统提供能量,这样你就没有退出某个系统——并且曾经也没有退出来,而是在事实上透过心智创造了你全部的体验,同时正好为那个你试图/相信已经退出来了的系统/构造物提供燃料。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在意识里面”体验到在被某个系统/构造物所占有的经历当中某种充分的心智接管。这里就是原因和方式:我将会仔细检查话语的布置,以便给出存在于“退出这个系统”的初次经历当中的分离的观点——当你创造着某个系统的时候,实际上显现出来的是它的对立面,于是你就成为那种企图/试图等同于某种显化形式的心智接管占有你。引述:

我已到达某点,我说:到此为止!在此要认识到——你作出了一个声明:“到此为止!”——这只是一个声明而已。你还没有认识到作为“到此为止”的活着的表达的你所是者。作为“到此为止”的自己活着的表达存在于自己不接受和允许小于绝对等如生命平等一体的任何事物——在自己内部,个人的世界里面以及所有存在其中的事物之内——行走“到此为止”等同于一种属于/等如自己的活着的声明,在每一个呼吸的片刻,作为活出属于/等如生命绝对的平等一体之指导原则而被绝对地表达着。酷,是的——个人到达一个点,在这个点上个人认识到“到此为止”——可是要懂得,除非自己从那时起一直实际地活出那一声明作为一种属于/等如自己之平等一体的活着的表达,同时绝对地实行自己等如在那一刻被认识到的声明,那种认识仍然只是一种声明并且将会是无用的。不然的话=自我诚实地看,这个声明于是就在对/向某个事物/某个人有所反应的时候被作出来了,而它将只会成为一段记忆,因而将会是无效的/无用的,并且自己将会在个人的进程当中形成时间循环,从而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到达完全相同的那种领悟。直到自己认识到=我必须实际地实行我自己,等同于这种领悟,成为真实,等同于我所说的话语,在这里活出平等一体。因此,活出我所说的这些话语,同时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完全彻底地向自己证明这一点。引述:

我将不会接受和允许这个构造在我的表达里面影响我。要懂得——是的,然而要确实帮助和支持自己就是要确保那样的自我认识,即不是构造本身在自己的表达里面影响着自己——而实际上自己就是这一构造,是自己在接受和允许着自己存在于分离之中,显现自己等同于分离。因此,在每一刻的呼吸中,在自我觉察里面实际地改造自己,不再接受/允许自己参与这一构造/作为这一构造而存在,进而自己看到自己已经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分离之中所是/所成为了的。因此,当自己参与和生活在这世界之中,仅仅通过在每一刻呼吸之中的活着的表达里面,在自我诚实以及这里的自我觉察当中改造自己——仅仅通过不再接受/允许自己被这一自己的构造所定义/控制,自己就创造了/显现了自己=这一构造将不复存在。要懂得——自我改造只有在你活着/参与之时通过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改造自己才能被达成。退出某一构造并不意味着自己决定性地从自己的那一部分开始转变,自己曾经作为/通过这一构造创造和存在着。退出某个构造/系统只不过是退出那个“自己的某一部分”,这一部分显化为一个系统/构造,它包含了所有显现出来的过去的错综复杂/各样设计/各种模式,这些都创造了属于/等如自己的系统/构造,而自己通过/作为它而存在着。通过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再次参与这些塑造自己等同于这样一种系统/构造的设计/模式,作为这些设计/模式而存在,以及被这些设计/模式所定义,这一系统/构造能够被自己轻易地重新创造出来。退出某一系统/构造就是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从头再来”的机会——一个与自己的那一部分有关的等同于自己已经退出/移除的心智系统/构造的“白板”。因此,当一个等如自己的系统/构造被移除的时候——自己有责任确保自己不接受/允许自己再次参与任何这一包括所有形式的行为、怪癖、话语、想法、动作、说话的声音等等的系统/构造,以及作为这些所有形式的行为、怪癖、话语、想法、动作、说话的声音等等而存在的系统/构造而存在,同时当自己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行走这里的时候,在这一刻立即自我诚实地改造自己。因此,认识到这些系统/构造的“礼物”就是:这些系统/构造是自己接受/允许自己作为它们而存在的本性的显化的表示——在物质里面得以显现,通过心智被创造出来,等如自己当前作为其而存在的那些事物。因此,这就是为什么当移除/退出某个系统之时并不意味着确定无疑的自我改变/转变——自己只是移除了这一等同于自己之本性的显化的表示的系统/构造的创造。自己从这里开始负起责任——改变这一系统/构造所代表的在自己的肉体之中,等如自己的肉体所显现出来的自己的本性。改变自己的本性的唯一方法——就是通过活出改变/转变——即当自己参与这个世界/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通过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在生活应用/表达之中改变/转变自己。因此,当看到某个自己曾经通过心智创造等如自己的系统/构造等同于某个显化的表示,反映出当前被自己所接受和允许了的等如心智的活出来的自己的本性——在生活表达当中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改变自己的真实本性是自己的责任,通过不再参与、不再接受/允许自己参与/是/成为那种显现为看得见的系统/构造的自己的本性。因此,藉由行走它,藉由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改变/转变自己的本性=自我改变成为真实的、真正的这里和决定性的。引述:

因为根据我在我的表达里面是如何被影响/限制着的,在那个点上面我对自己日常生活中所体验到的东西是自我诚实的。在此要懂得——你当前应用的自我诚实仍然是一种“对于什么是自我诚实的知识上的理解”=你事实上还没有自我诚实,等如你等如平等一体被活出来。这通过下列表述被显示出来:引述:

根据我在我的表达里面是如何被影响/限制着的,在那个点上面我对自己日常生活中所体验到的东西是自我诚实的。这里,“自我诚实”仍然关联于“你体验到什么”以及“你在你的表达里面是如何被影响/限制的”=这表明你仍然处在认识你等同于自我诚实的事实即你等如你等如属于/等如自我诚实的活的表达的进程中,在此自我诚实与某种事物/某种体验/甚至某种领悟并不相干——而是认为所有这里的一切都平等如一,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在各个方面永远等同于自己=这就是等同于自我诚实的自己的实现。因此,认识到——关于某种事物/某个人/某种体验/某种认识,当你仍然不得不自我诚实的时候,或者当你仍然不得不对某种事物/某个人/某种体验/某种认识“自我诚实”的时候=认识到事实上你还没有真正把自我诚实/自己对自己诚实当作属于/等如自己的一种一体平等的活的表达=而是自己在成为自我诚实/自己对自己诚实等如自己等如一种活的表达永远在各个方面永远站立在平等一体的进程中。因此,在这里——自我诚实=一个人还不能那样说:我自己对自己诚实/自我诚实就是我作为一种“自己是谁”的决定性的自我诚实的声明=因为自己并不是,如果自己对自己诚实仍然是自己必须“是”与某种事物/某个人/某种体验/某种认识有关的或者是关于某种事物/某个人/某种体验/某种认识的某种东西。由此懂得那一点——依据声明,引述:

根据我在我的表达里面是如何被影响/限制着的,我对自己日常生活中所体验到的东西是自我诚实的。——你实际上只是“看到”在你日常生活中所体验到的同时在那看到之中认识到你是如何影响/限制你的表达的。这就是看到的过程并且在看到之中;认识到属于/关于自己的某个点,于是考虑到在这里等如自己的生命在平等一体的原则之下在看到/认识之中采取了相应的行动=就是成为属于/等如自我诚实在这里绝对的平等一体的活的表达的进程。因此,首先——“在永远的绝对的自我诚实的活的表达成为自我诚实的现实化的进程中”——就是通过看到某个点,认识到自己已经在所看到的那个点上接受和允许了什么,于是在涉及到所看到的那个点上面以及在那个点上面自己所认识到的活的行动当中改造自己。另外,注意这个声明:引述:

我在我的表达里面是如何被影响/限制着的。——表明你仍然体验到自己被和你分离的某种事物所影响/限制着,而不是认识到:“这是我接受/允许我在我当前的被接受和允许的表达当中影响/限制着我自己。”引述:

尽管我已经接受和允许这种表达等同于我,因此我决定停止。做出停止的的决定是很酷的——然而要考虑到;如果一个决定被做出来,就比如说在这个例子中,之所以做出了那个停下来的决定“是因为某个原因”而不是某种认识=在反应之中以反应为起点而做出来的那个决定,因此那个停下来的决定,比如说——将仅仅延续到体验决定做出来的那一刻。因为,如果/当决定在作为“为何我决定停下来”的定义/有关/对于验证这一决定的某种事物/某个人的原因的反应之中被做出来=自己事实上是在做出某种臆构自我的声明以便在尝试着从把引起自己某种体验的原因归咎于那种事物的视角出发“针对某种事物站立起来”“好让自己感觉好受一些”。因此,实质上——如果做出停止的决定是因为某种理由,这种理由就是和自己分离的“那个地方”的某种事物/某个人——这就不是被做出来的某个决定,而实际上是某种“愤怒/报复”的声明,在此自己相信自己正在“停止”/“想要停止”——然而自己不会停下来,却只会在自己里面保持着这种愤怒/报复,同时把自己的“力量”让与某种事物/某个人。因此,这样——考虑到当做出停止的决定——做出的决定成为一种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等同于自己的活的事实。因此自己将会确保“停止的决定”不是在对于/针对某种事物/某个人的反应里面在试图“站立起来针对”显现/创造着对抗的某种事物/某个人而做出来的——因为自己事实上并不是那样的。因此,对于这些系统/构造要认识到——你在自己里面等同于自己的对于/针对它们的反应的起点之处不能针对它们“站立起来”=你只是对于/针对等同于那个系统/构造的自己做出反应,并且在此将会想要“站立起来针对”这个系统/构造——在这里的你和等同于这个系统/构造的你两者之间造成了某种对抗,进而在这种对抗之中=放弃你的力量,把你的力量让与这个系统/构造,保持这个系统/构造——以便等同于你的那个系统/构造能够向你显示你正在把自己从就是你的那个系统/构造之中分离出来。实际站立起来,等同于活出“我停止”的这个决定——要认识到:“我就是这个系统/构造,并且我改变/改造等同于这个系统/构造的我,这个系统/构造就是我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参与这个世界的时候所接受和允许自己作为其而存在的——通过在每一刻在活的表达里面停止接受/允许我作为这个系统/构造而存在,因此在活的表达里面从作为某个系统/构造而存在之中改变/改造我,以便活出等如生命平等一体等如全体的这里的我所是者。因此——做出一个“停止的决定”——并不意味着任何东西,除非自己实际地活出这一决定,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实际地停止自己,进而在停止之中,在呼吸的那一刻改变/改造自己。引述:

你只能停止某些事情,如果你确实看到这些事情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并且看到你正在停止的是什么的话。要懂得——你总是在停止你自己。不存在“你只能停止某些事情/自己假如这样的话/假如那样的话”——如果你所定义的停止依从于条件、原因和时间的话=当你所定义的停止依从于“某些规则”的时候,这就给以辩护、借口以及理由为特征的欺骗腾出了空间,同时也显示出自己的限制和界限。自己确切地知道自己每时每刻正在做/接受和允许什么——因为自己完完全全了解自己。因此,停止的机会一直都在这里,在每一刻的呼吸里——而需要采取的那个唯一的步骤=就是实际地停止。因而,认识到在你如此声明的时候:引述:

你只能停止某些事情,如果你确实看到这些事情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并且看到你正在停止的是什么的话。——其实你正在预留着一扇开着的后门为你没有停止的“即将到来的时刻”而辩护——利用这样的借口:‘只有在我看到某些事情/确实看到什么正在发生/看到我正在做什么我才能停止。’这样就给欺骗预留一扇开着的后门,以便替个人为何接受和允许自己继续处在不诚实当中并且不去停止自己而辩护。因此——你要么停止你自己要么你不停止=在此没有中间者或者折中办法或者根据假如、为何以及什么时候的规则来定义。要懂得——实际的真正的停止,当个人在这里在每一刻的呼吸当中行走于个人的进程中的时候,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被完成——这不仅仅是只要做出一个要停止的决定以后自己就绝对确定无疑地停止了,或者当自己停止的时候无论自己决定停止什么都会绝对确定无疑地停止——自己必须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停止自己——直到等同于那个点的自己在事实上停止并且不再有停止的必要,然后自己从那个点开始实际地生活。引述:

我真的对自己非常生气,因此我不得不停止这个点,因而我无条件地/绝对地停止即使我必须去死!要懂得这是臆构自我的某种声明——在这些话语里面透露出来:引述:

我真的对自己非常生气……即使我必须去死!任何在情绪/感情的反应里面作出的与自己有关的某种声明,用到‘即使我必须去死’这样的话语,连同在情绪/感情的反应里面作出的声明=自己正试图倚靠着某种事物‘站立起来’,作为证明某件事情的尝试=就是臆构自我的属性。因此,要认识到你 ‘想要试图移除某个系统/构造’的出发点——是在与/对于等同于你视之为分离于你的系统/构造的自己的某个部分有关的情绪/感情的反应当中,而你相信你必须‘倚靠着它站立起来’,可这实质上是‘想要与之争斗’——也就透露了你为你的体验而责怪这个系统/构造=却没有认识到那个系统/构造就是你。这样你就想要以责怪为出发点移除/去除/拔除这个系统。以便透过责怪确认你正从你那里移除这个系统/构造——在臆构自我里面,以便通过移除你责怪属于/等同于你的体验/存在的那些东西‘赋予你自己等同于臆构自我的权力’。因此,实质上=利用所谓的‘相信自己移除了系统/构造’以助长你自己的属于/等同于心智的臆构自我的自我定义——想要透过拔除/移除这个系统而‘怨恨这个系统’=然而实际上,你所做的一切=就是怨恨你自己。此外,你相信只要拔除这个系统/构造=这将‘不确定地’改变你=然而在现实中=这不是它起作用的方式。看看你是如何透过心智以臆构自我为出发点创造/显现你的全部体验——这很久以后会在你把你自己体验为‘超级臆构自我’ 即拥有控制/支配这些系统的力量的‘超人’的过程中显露出来——显现出你看到以及已经看到分离于你的那些系统/构造=却没有认识到你就是它们并且你不能在移除某个系统/构造的过程中获得改变=当你活在/参与这个世界的时候只有通过你自己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改变等同于那个系统/构造的你。因此要认识到——在利用作为理解诸如自我诚实、无条件存在以及停止的知识和信息的过程中你的全部体验以臆构自我为出发点而被完成了——因为要认识到=任何‘在一瞬间’完成的事情,其中自己相信这一点因为自己在那一瞬间把它做成了=即它被无限地完成了=当你在你全部的经验里面体验到什么的时候,说白了就是一种心智胡搞,并且说白了将会显现某种心智胡搞。等同于停止、自我诚实以及无条件存在的自己的表达=肯定是在自我觉察之中的自己的活的表达直到自己在事实上成为这种表达=而这个过程在绝对的自我严律和自我献身的情况下也将耗费最少7年的时间。在那之前,诸如停止、自我诚实以及无条件存在这样的表达依然只是知识和信息,因为要明白自己在是/成为等同于属于/等同于和全体和绝对、无限地站立着的生命平等一体的自己的一个活的表达的这个进程当中。要明白因为自己是在是/成为诸如自我诚实、停止以及无条件存在的现实化的进程中=你将会注意到自我诚实、停止以及无条件存在只与自己以及自己的直接环境当中的自己的进程有关。不管怎样,当自己实际上就是属于/等同于诸如自我诚实、停止以及无条件存在于这里、平等一体等如全体的真实的活的表达——自我诚实、停止以及无条件存在将会与等同于自己等同于作为一个整体的存在以及所有在其之中并且作为等如自己的事物本身存在的一切而存在的所有一切有关——其中没有‘自身单独地’存在于个人的‘自己个别的进程’当中——而是自己作为这个属于/等同于在这里和属于/等同于诸如自我诚实、停止以及无条件存在的活的表达平等一体的所有一切的进程而行走着。于是自己实际上就是诸如自我诚实、停止以及无条件存在。直到那时,自己只不过是在是/成为诸如自我诚实、停止以及无条件存在的进程当中,其中诸如自我诚实、停止以及无条件存在依然只是处于理解过程中的知识和信息——那将只会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活出诸如自我诚实、停止以及无条件存在的过程中成为等同于自己的某种现实=直到自己在活的表达当中给自己作出证明,证明自己实际上就是那东西。并且这不能在‘一刹那间’被做成——要认识到如果属于这个进程的任何东西可以在一瞬间被做成然后它就被无限地完成了=我们将不会在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就如同我们现在与我们自己、我们自己的体验以及等同于我们自己的世界上的其他人和世界上其他人的体验之间的关系一样。因此我们说最少7年时间(假如是在绝对自我严律以及自我专一行走进程的情况下)=以确保自己不再存在于仅仅等同于理解的知识和信息当中,即存在于分离的心智当中/作为分离的心智而存在——而是实际地在这里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活出这些等同于理解等同于自己的知识和信息=如此以便实现自己成为这属于/等同于等如处在理解过程中的知识和信息的话语的活的现实。要认识到对你自己‘生气/愤怒’依然包含着心智的反应——指向/ 针对自己,不知不觉指向/针对自己为何对自己愤怒/生气的原因/来源。因而,站立起来不是一种自我实现的行为,而是在自己‘对自己生气’的信念/想法里面‘倚靠着这种信念/想法而站立’。 ——然而实际上,自己生气是归咎于在自己里面引起愤怒的事物。对任何在自己内部所体验到的反应=有一个原因,一个源头——这原因、这源头即是自己看到分离于自己的某种东西,这种东西恰好在自己内部所体验到的反应当中显示出来=对任何在自己内部所体验到的反应——表明自己曾经把自己和自己的某个特定的部分分离开来, 其中自己那个特定的部分就是引起这反应的原因/源头。因此要认识到——假如自己声称比如,引述:

我真的对自己非常生气,……你实际上是在声称你对引起你体验到愤怒/‘不高兴’的反应的原因感到气愤=因此本质上就是一种心智的反应——在此建议调查‘是什么引起了这种对我自己感到气愤的体验’——在此自己将会在这调查当中/在调查的期间认识到自己实际上并没有对自己感到不高兴/愤怒,而是对自己的曾经将自己从中分离开来的某个部分感到不高兴/愤怒——这指向责怪——而不是认识到对自己,对某事或某人感到不高兴/愤怒是没有用的,因为这是一种心智的反应,那将只会保持着这原因/来源以及赋予这原因/来源以力量并且只会使得那种体验变得更加糟糕。因此,如果所做的任何行为/应用以‘对自己感到气恼’为出发点的话——那这出发点依然是心智,因而没有站立起来——实际上不过是一种对于自己责怪/点刺自己为何体验着不高兴/愤怒的原因/来源的‘防守反应’=从而,由于所表达出来的行为/应用以等同于‘对自己感到不高兴/愤怒’的心智为出发点=赋予力量、充电以及喂养自己的责怪所指向的对象。因此——在这里同样你是为何/如何透过心智创造了你对于系统的体验——你通过相信站立起来就是‘对自己感到不高兴/愤怒’从而‘故意使心智占到便宜’,引起一种自己用来确认自己内部‘想要站立起来’的体验的‘能量负载’=然而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试图/设法通过对你自己感到气愤来‘和系统对着干’,同时利用那种心智的反应力图‘针对系统站立起来’。由此——你在你的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等同于你的人类物质身体显现了系统,赋予系统力量,为系统充电,而你的人类物质身体显现了‘心脏病发作’的体验=然而这并不是心脏病。你所体验到的其实是如果你在你的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等同于你的人类物质身体透过自己某个等同于能量反应的心智的出发点为某一系统充电/赋予某一系统力量就会发生什么——在此系统就在身体里面‘扩展着’。并且因为系统在它们的设计上被限制住了,因此它们只能在一定量的能量范围之内‘扩展’——同时因为你成为了属于/作为等同于愤怒的能量反应那个出发点,于是你就在那体验当中不断地‘喂养这个系统’能量,这种能量就是你一开始所显现出来的等同于你等同于愤怒的那种东西。进而,当你给这个系统喂养能量的时候,遍及这种体验的持续期间,这系统越来越多地扩展进入并等同于身体——于是就显现为你所体验到的似乎是心脏病发作引起的疼痛,实际上只不过是系统在物质身体里面等同于物质身体而‘生长扩展着’。你所体验到的‘释放’就是当系统释放掉在它自身之内的过剩的能量积聚进入到并等同于你在你的人类物质身体里面并且等同于你的人类物质身体的无意识心智的时候=从而为你创造自己所等同于的事物提供能量,即你喂养这系统以及显现在你的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等同于你的人类物质身体的那些系统的属于/等同于愤怒的那个出发点。因此——你在那一瞬间成为了对于/属于心智的一个 ‘能量电源’——给它喂养能量。因而,这就是你为何/如何在你里面保持并且赋予某个显化的系统以力量,实际上却并没有移除它=而是为你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注入你所成为的能量,这归因于你在接近这些在你内部并等同于你的在心智反应里面/等同于心智反应的分离的系统/构造过程中的出发点。因此,你‘实质上’体验到了,在身体里面的‘觉察之中’,‘走向极端’,这些系统/构造是如何通过自己在作为等同于能量的反应的那个出发点的过程中做出/表达某种行为而保持不变/赋予力量的——以及在这个过程中的人类物质身体实际上体验到的——因为自己在喂养自己所接受和允许自己所是以及所成为的某个系统能量。因此,绝对地‘无条件停止’不是一种在对于/针对自己的某个部分的反应里面所做出来的臆构自我的声明,成为这能量以及对于/针对自己已经把自己分离出去的自己的那个等同于系统/构造的部分运用这能量——那并没有停止自己,也没有停止等同于系统/构造的自己的那个部分,而是在事实上重新生成/保持心智的自我定义/体验,进而为自己的那个等同于系统/构造的部分注入能量/赋予力量。无条件停止,就是在这一瞬间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所完成的自我实现当中停止自己——这并不是对某种事物/某个人的‘斗争’,这也不是作为对于/针对某种事物/某个人的‘抵制’的体验——这仅仅是自己觉察到我不能接受/允许我自己继续作为这种东西而存在/起作用,因此我无条件地协助和支持自己在每一瞬间停止自己接受/允许自己作为我在分离之中已经定义自己的存在/起作用的方式。这种‘无条件停止’的活的应用仅仅是在简单的呼吸当中就可以做到。停止是简单的——是的,个人必须在停止的瞬间等同于自己等同于停止的表达当中‘在自我运动中推动自己’——然而这并不是在反应里面/通过反应的推动去完成的某件事情=这样的话这就不是真实的,仅仅是自己所成为的心智生成的能量,其中自己喂养着心智而不是‘释放’自己,可以这么说。引述:

对我来说,这必须被完成,因为我不可以再像那样活着。我建议你活出这一声明等同于某个属于/等如自己的表达就如同:“对于等如全体等如一体等如平等的我来说,这必须被完成,因为我将不再接受/允许我自己以及和我自己一样的其他人再像这样活着。”在此——在每一刻活出这一声明作为属于/等同于自己的一个表达——自己将把自己改造为和作为一个在自己将会接受和允许什么以及不会接受和允许什么的原则之下平等一体的活生生的实例——并且绝对地站立起来等同于它,等如全体平等一体直到这被完成,直到全体都行走等如平等一体等如生命的原则,这样就在这里从物质当中诞生出生命。引述:

我决定面对那种黑暗/在这里的,因为我一直试图寻求某种方法以便不再被影响着我的那些事物所打动,直到我已到达我完全彻底地成为它的那个点为止,无处可逃,无处隐瞒作为我已经成为了的我自己。当我完全彻底地成为它时不再试图寻求某种不离开它的方法,不再与我自己争斗。这一次我要面对我自己。这很酷,你已经看出你一直都在试着寻求某种不被你在这里所接受和允许影响你的事物影响的方法,并且从为其所定义的角度来看不再接受/允许自己属于它——然而,要懂得你无法在一瞬间‘搞定每一件事物’——当你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参与这世界的时候你会在物质层面上面对自己,你会‘走过’这显化的结果,然后当你面对你等同于在和等同于存在于心智意识系统当中(等同于心智意识系统而存在)的一切事物的你相分离的过程中所创造/设计/显现出来等同于你的那些事物时候,你站立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面对在这里的——在等同全体的平等一体原则之内实际地践行活着的声明即自己将会接受和允许什么以及不会接受和允许什么。要懂得——没有东西在影响着你=你总是正是在你的接受和允许的范围之内接受/允许自己被影响着——因此,你无法‘受到正在影响着你的某事/某人的感染’——你就是那个正在接受和允许自己被某事/某人所打动的人并且在这之中,接受和允许你为其所影响。因此,当你看到你正在接受和允许自己受到影响的那个点的时候——认识到‘在其中所看到的’没有任何意义——真正决定看到的效果的是自己,要么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活出认识到的看到的那个点,要么仅仅是相信看到的那一刻就是那一点的‘终结’,其中自己将会在这世界上在自己各种活动的体验当中——显示让自己看没有任何意义,除非自己活出认识到的看到的那个点。因此,在看到你接受和允许自己受到影响那个点时——就要活出自我改正行动即不接受/允许自己为那个特定的点所影响——这在每一刻通过自我指导范围内的停止自己和改造自己,随着在那一刻当中主张自己同时站立起来而达成。此外,还要通过自我宽恕识别为何自己曾经/正在接受/允许自己被那个/某个特定的点影响着的复杂和特殊之处——以便在识别那个点在设计上的复杂和特殊之处时,能够专注而又详尽地阻止自己再次接受/允许自己被那个/某个特定的点所影响。注意这一声明:引述:

这一次我要面对我自己。——这暗示着什么呢?这暗示着所有以前的那些‘时候’你没有面对你自己,意即你没有在那一刻立即停止自己,而是接受和允许从属于构造和系统的心智为你经管你。因此——就有了这样一个问题:你是如何创造出这个瞬间的体验,在其中你相信你‘面对着某个系统’/‘去掉某个系统’,然而实际上却设计了一个瞬间,在这一瞬间你保持了某个系统/为某个系统注入能量/为某个系统充电?‘无意识地’——因为你没有在每一刻站立起来等同于在自我实现里面/作为自我实现的停止的活的表达,你在你自己内部‘积聚起’怒气并把这些怒气等同于你自己,实际上却针对着你自己——间接地为着/属于你的体验朝向/针对着等同于构造/系统的心智。因此——你想要在‘一瞬间’‘搞定’你所接受和允许了的——通过利用你随着时间在你里面并且等同于你而积聚起来的怒气,这怒气显现了你为着/属于你在你内部所拥有的体验向/对那些构造/系统进行责怪=你所接受和允许的体验通过没有在每一刻在这里停止你自己而取得。你试图想要‘通过搞定你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而在一瞬间拿回你的力量’,却‘通过没有在每一刻在这里停止自己而把你的力量放弃给他们’——通过成为‘控制系统/构造以及对系统/构造的权力’,通过想要‘展示/证明’给系统/构造看你‘比他们更多并且可以通过移除他们/去除他们而‘搞他们’’——因为‘他们’正在对你做着的/曾经对你所做的=实际上都是你所接受和允许了的。看啊=这就是报复——就在移除/去除那些系统/构造的怒气里面的你的出发点就是显现出来的报复——报复的就是你责怪在你里面/等同于你的那些体验——其实就是等同于系统/构造的你自己——因此,你试图报复你自己=而这是不可能的。因此,那全部的瞬间体验就是自我创造的在向/对这些系统/构造施加报复范围内的行动——在其中你想要试图通过/藉由‘与它们争斗’而‘证明你凌驾于系统之上/对系统有权力’=这也是为何疼痛会显现在你的身体上面/等同于你的身体就和过去一样。实质上,试图‘与你自己争斗’=是不可能的。试图等同于积聚的怒气利用报复的行动和它们争斗——‘取回你的力量’,这力量就是你在你没有停止自己同时站立起来的那些时刻‘放弃掉’的,此外在向/对那些系统进行责怪的出发点的范围内——想要通过许多的瞬间‘搞定’你所接受和允许了的,在一瞬间通过报复你所接受和允许了的——通过利用这些系统/构造去达成。要懂得,当这样的声明被使用的时候,即,引述:

这一次我要面对我自己。/这一次我将会面对我自己——你正试图应用某种行动/应用/表达为确认你‘在过去’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没有站立起来同时停止而辩护——并且你正试图在责怪/愤怒里面‘取回你的力量’/‘站立起来’/‘停止’,试图在一瞬间‘搞定’你曾经在过去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这将只会为你自己创造出一个时间循环=因为你没有面对你自己,你没有停止并且你没有站立起来=只是试图为你过去为何没有这么做而辩护/申辩。因此,例如当你认识到/看到过去曾经在你的里面所接受和允许了什么的时候,没有停止,没有自我宽恕同时由于没有在自我诚实当中面对自己=要认识到,从那里所显现出来的后果早已注定=你无法在一瞬间搞定它,你无法在一瞬间通过以责怪/愤恨为出发点的报复行动移除/去除那个问题。你也不可以是/成为愤怒或者评判或者变得内疚/自怜=如果你的出发点就是心智的反应,那么你只会为你自己创造出一个时间循环,同时在那心智反应当中,你只会变本加厉地喂养属于心智的你自己的定义/信念=从而只会恶化你自己的进程。你呼吸——同时你践行、主张以及严律自己不再接受/允许你曾经做过的 =同时你继续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践行自我诚实、自我宽恕、停止因而改造自己等同于那一刻,在这里的那一刻,践行等同于和所有一切平等一体的生命的原则。引述:

我最大的恐惧就是失去自我。我艰难地通过,因为我决定停止我的那个部分,停止我自己。我真的认为我会死去,因为我正停止的是全部的我所是者。要懂得‘停止全部的你所是者/曾经所是者’——不是在一瞬间完成的事情,然而=从某一特定的角度来看——因为你将认识到在这个等同于全部存在着的/和全部存在一起作为一个整体的存在里面不管我们正体验着什么=也只不过是‘世间万物宏伟计划’当中的一个瞬间而已。因此,要小心因为心智能够玩弄你最大的欲望还有你最大的恐惧——使你相信这是真实的=然而事实上却并非如此。作为一个整体从‘作为心智显化体的你’的视角停止全部的你所是者——包括意识心智(想法、感情、情绪、图片、记忆),潜意识心智(人格形态、习惯、行为、癖好、臆构自我、人格角色)以及无意识心智(存在以及一切存在于其中,即属于/通过/作为心智所创造出来的,例如世界系统、战争、现实、金钱系统、贫穷等等。)——因此,你开始和作为意识以及潜意识心智的你自己一起,然后你扩展你的应用,作为对于你的世界接着是作为一个整体的这个世界的活生生的实例。这是一个进程——这被践行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在此个人行走着实行自己等同于活的字/活的话语的进程——在此个人成为,例如,在物质里面/等同于物质等如生命等如平等一体的活的事实。在那之前,正如我阐释过的——你仍然是在认识自己和物质、和依旧只是被理解为知识和信息的话语平等一体的进程当中。要认识到:你没有‘迷失’——你从来没有。我愿意更多地看一看是因为——我们已经在我们自己的创造物之中并且作为我们自己的等同于/属于我们自己的等同于心智的创造物被‘预先占有’着,使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到某种属于/等同于我们自己的被设计出来的创造物身上——没有认识到就是这里的我们,并且就在这里——把我们自己从我们自己身上分离出去。现在我们就在这个觉察的进程中:我就在这里——无论作为其存在而存在的是什么,都是这里的我,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是/被定义为我并且作为其而存在——现在我把我和这里的我合并在一起——并且站立起来和全体平等如一,进而作为生命而出现,因为我认识到我在分离我/和我分离的过程中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并且我不再/再也不接受/允许我作为我曾经存在过的而存在。因此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我站立起来同时和全体平等如一般地行走着,直到作为这里的我所是者的生命,作为这里的我真正所是者——就在这里在活生生的显现当中,在/等同于这里的等同于我等同于全体等同一体平等的物质——由此从物质当中诞生出生命。我愿提议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活出自己的决定——认识到我决定我,就在所有存在于我的世界之中以及在我作为我所接受和允许我所是/活着的每一刻之中作为一个整体等同于我的这个世界。因此,在这种我就是等同于根源的决定性因素,进而在每时每刻都导向结果/流出物的觉察/理解之中——我在自我决定当中逼迫/迫使我活出自我诚实、自我负责、自我宽恕——同样停止我在等同于分离的显现后果之中所接受和允许了的。引述:

在那一刻的冲击之时,我所拥有的唯一支柱就是呼吸,呼吸使我保持在这里。另外我利用了身体里面的两个稳定点,那些点取决于正被提取出来的系统构造。要理解,当去除系统时——你就是呼吸,你就在这里并且你,你自己实际上就是稳定性——因此,你、你自己就是站立着的支柱。因为只有在站起来的情况下——系统/构造才能够在这里平等一体地被移除掉。因此——你在这里的全部就是平等一体的物质,平等一体地和物质一起/作为物质站立在稳定性、呼吸以及平静当中/等同于稳定性、呼吸以及平静——在如此站立着的情况下——也只有在如此站立着的情况下,你才能移除显现在物质当中的/作为物质而显现出来的系统/构造。并且你已经一次一次又一次在活的应用当中地向你证明了这一点——即实际上你就是稳定的——稳定因为任何东西/任何人都无法感动你,你没有体验到任何能量/反应=你实际上就在这里显现在活生生的现实当中。从你里面并且作为物质移除掉系统/构造确实是一个从物质里面‘撕/撕裂’开来的进程——这就是为何痛苦会显现出来/被体验到,因为这些系统/构造都合并在/灌输进作为一个整体的物质里面/等同于作为一个整体的物质。因此,在移除系统的时候——实际上你必须稳定、在这里,等如物质/和物质平等一体——而且已经在活的表达/应用当中向你证明了你不再属于心智,你实际上自我觉察到你在这里如同物质一样平等一体。因为如果你仍然属于心智,并且你想要移除系统——即依旧定义/限定着你的心智的系统/构造——你将会被它占有/接管,因为你为它充入能量,由于你存在于和/等同于你等同于物质的你的分离之中并且仍然只是作为心智而存在,因为在物理的心智当中/等同于物理的心智的你仍然是那系统,那构造,你仍然接受/允许你作为它而存在。因此,认识到——你将不会去除或者移除系统——除非你已经在每一刻的呼吸和活的应用当中超越那些系统/构造——即你已经在每一刻的呼吸和活的应用当中向你证明了你不再被定义/限定为那些心智的构造/系统或者作为它们而存在。因此只有这样你才能/将得以从物质里面/作为物质移除那些系统/构造=因为你知道实际上的‘你所是者’,即在这里和物质平等一体,而你完完全全在物质里面站立起来/站立起来等同于物质,和物质绝对的平等一体。要懂得去除/移除系统实际上包含着什么:你就是在这里的平等一体如同呼吸一样稳定的物质——同时,你等同于被灌输/合并到你‘站立起来’等同于的物质里面/等同于你‘站立起来’等同于的物质的系统/构造站立起来——意思是,既然你实际上就是这里的物质,即等同于呼吸稳定地站立着的你——你‘把你等同于那个部分的你等同于那个你站起来/站出来等同于的系统/显现出来的构造,真正地从你那里移除掉你——当你把你自己拉出来的时候,其中身体上的体验就和狠狠地撕裂你自己差不多少——从你所是者的身体里面并且等同于你的身体。’ 这就像是立刻/同时处在两个位置——因为你实际上就是平等一体地显现在这里的物质,同时站立起来等同于这系统/构造并且在系统/构造当中,进而从等同于身体的你的里面移除掉等同于系统/构造的你=直到只是等同于在这里平等一体的物质,保持为绝对寂静的声音,保持为显而易见的黑暗。因此,要认识到——移除系统/构造并不是一种‘分离的行动’——并不是你站在这里然后‘在那里’把什么东西取出来——不是这样的。这就是等同于物质的你,从是为你的物质里面移除等同于系统/显现的构造的你——而你就作为那系统/构造站立着,等同于那系统/构造而站立起来,在此站立起来确实是‘把等同于它的你从物质当中撕扯下来,即被整合/灌输进去并等同于它的所有部分’——而同时你在这里平等一体地等同于物质等同于绝对的稳定站立着。从而为何,并且——如果你在这里实际上并没有与物质平等一体,这就是为何系统/构造不能‘就这样被移除掉’——你必须等同于物质,站在这里等同于绝对的稳定——好让自己能够在事实上移除某个系统/构造,因为要认识到——系统/构造并不会就这样‘自己作出让步’——你必须使你整合进入他们并且等同于他们,然后去除/移除他们等同于你——你站在那系统/构造里面(等同于那系统/构造站立着),进而你从即为你的物质里面移除你=这全都是你。一旦被完成=保留下来的就是等同于物质的这里的你,即在这里平等一体的所有一切。因此——没有人将能够移除系统,如果他们并没有在这里和物质平等一体。从物质里面/等同于物质移除系统/构造并不是‘一场游戏’——这是非常真实的——因为这些系统/构造确实被灌输/合并/整合贯穿物质内部,如同肌肉组织、静脉、原子、细胞、DNA等等=进而个人必须在事实上就是这物质,在这里平等一体,以便在这里的自我觉察当中,当/在你移除等同于系统/构造的你的时候支持你和物质平等一体——这是一个相当艰巨的进程/过程。引述:

我确信这就是终结,因为我的身体处在完全彻底的冲击之中,然而我利用呼吸通过了它。透过自我献身正如“停止,到此为止”一样绝对站立着。一次严重的心脏病立即发作了。然而有趣的是我依然如呼吸一样觉察并且相当镇定,虽然身体处在一种剧烈的发作状态之中。首先是大量的恐惧,惧怕停止我正在我的内部停止着的东西。我害怕死去。因此,对于你的身体变得‘震惊’,你所体验到的——就是你‘震惊了系统’——意思是由于你的起点属于/等同于强烈的属于/等同于愤怒的能量积聚,因此你给予这在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的系统一个突如其来的强烈的能量性电流的上载——愤怒是一个存有透过心智所制造出来的最为强烈的能量之一。这就是为什么,以前恶魔依然存在的时候=他们‘最爱’的能量之一就是愤怒的能量。总而言之,你在上面的描述当中所体验到的就属于整合/ 扩展进入并等同于身体的某个系统/构造,它显现出强烈的痛楚以及某种显现为‘突然发作’的‘能量上载’。‘发作’与某个系统/构造在身体里面并且作为身体所体验到的‘过度的能量载荷’有关——当有一种可以说是‘能量过载’在那系统/构造当中(等同于那系统/构造)的时候——同时只要它还能够向远处延伸这系统/构造,它自身就会‘过载’,以便收集/吸收它能够获得/处理的尽可能多的能量——以便能够为其余在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的系统/构造显化物分配尽可能多的能量。因此,要了解到——当你体验到‘突然间的发作’之时——你就已经用能量‘过度充电’某个特定的构造/系统了,于是你体验到某种‘过载’,显现为在身体里面并且等同于身体的突然间的发作,同时随之而来的痛楚,就是系统/构造使其自身尽可能多地整合/扩展进入并且等同于身体——使自身尽可能深、尽可能远地扎根在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以便加深它自己在你里面/等同于你的存在的确定性。因此,由于你最初的起点就是等同于表现出来的报复性的愤怒,即想要试图去除/移除某个系统,于是表现出对抗它的企图——你创造了对于/针对那个系统的巨大抗拒,并且就在那等同于能量的巨大抗拒以及属于/等同于愤怒的等同于能量的起点之中=你用那能量为那系统注入力量/充电,并且在你里面继续着‘抗拒的斗争’=这在身体上表现为痛楚和突然间的发作,就好像你心脏病正在发作——然而由于你在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所体验到的显化的系统上面的能量过载,你所体验到的就是在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的‘对于系统的震惊’。要懂得——当你去除系统的时候:别涉及到任何能量——包括你的起点还有你在内——你要等如永恒的寂静,等如物质平等一体,你就是绝对的清晰、稳定、健全、这里——因为在试图/设法在以能量为起点的范围内‘移除系统’的过程中,甚至丝毫的体验/反应——你将只会喂养能量给那系统/构造同时加剧你自己的进程。因此,比如——当/在去除某个系统/构造的时候(在去除某个系统/构造之前)(在去除某个系统/构造的期间)开始变得畏惧——立即停止——因为在那畏惧之中你就已经指示给你=即你并不知道你实际上在做着什么并且你的起点并不清晰——并且所有你将会去做的都是透过接受/允许畏惧——而这正好为系统占有你打开一扇门。因为这系统将会立即‘锁定进入’那种惧怕的反应之中,‘吸收属于/等同于那畏惧的能量电荷——而它将会变本加厉地合并以及整合进入/等同于身体——取代你,为你/等同于你去支配身体——并且由此进一步把你锁进心智当中/等同于心智。宁愿停止——有效地准备你自己——要认识到在畏惧的反应存在的时候,你并没有平等一体于这里的物质,你没有平等一体地站立起来等同于那出自于等同于你的物质的系统/构造——你却依然存在于和物质以及你正要移除的那个系统/构造的分离之中=因为惧怕显示着在劣等/优等当中的被接受/允许的分离,其中你看到你小于那系统,因而你畏惧它——并且在惧怕之中,你在那惧怕之中接受/允许着那系统完全控制你。还要认识到当去除系统的时候,你不会体验到‘突然间的发作’——你将会体验到痛楚,是的——在这过程当中强烈的痛楚,然而你的物质身体将会是‘稳定的’——因为当你成为那系统/构造之时,意思是站立起来完全/全然等如它——以便站立起来等同于它,从身体里面/从等同于身体移除等同于它的你=身体确实停止了片刻是因为当你移除等同于那系统/构造的你的时候,你所保留下来的全部就是在这里属于/等同于身体的一个原子=然后,一旦这被完成了——你就保持在这里在作为一个整体的物质里面/等同于作为一个整体的物质并且等同于呼吸——在这里等同于作为一个整体的身体呼吸着你——呼吸你自己进入你的身体/等同于你的身体——可以这么说。因此——是的,当从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移除广泛的系统的时候,当你的物质身体停止片刻的时候你的‘心脏会停止’,同时你绝对地站立着,当你从作为一个整体的物质里面/等同于作为一个整体的物质移除等同于那个系统的你的时候,在它停止之时保持在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在此在这个过程中间你保持在一个原子里面/等同于一个原子。为何身体停止,为何你等同于身体停止并且如此绝对地站立着,只保持存在于属于/等同于身体的一个原子里面并且等同于一个原子——是因为:系统/构造靠着物质的运作而成长,靠着随心脏跳动以及所有一切伴随着心脏跳动的身体机能而制造出来的身体能量兴旺。因此——当身体在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停止之时——这系统就在那一刻从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而完全彻底地‘分离开来’,因为它等同于由身体制造出来的能量的‘根平台’已经停止了——并且可以说这系统‘撤销’了——从全部它把自身根植于身体里面并且等同于身体的根深蒂固的/错综复杂的点上面释放掉。于是你站立起来等同于那系统/构造同时等如那系统/构造从身体里面/等如身体‘把你拉出来’——并且那系统/构造将会‘争斗’同时试图‘附加到’身体上面——然而你继续拔除/站立起来同时从身体里面去除等同于那系统/构造的你。这就是为何必须在事实上就是身体——因为当身体停止即心脏停止——你必须就是身体以便能够保持为属于身体的/等同于身体的唯一的一个原子,以便当你移除那系统/构造之时,当你在把它从身体里面弄出来的时候站立等同于它,保持在这里在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等同于属于身体的/等同于身体的一个原子。此刻它从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被释放掉了——彻底地/完全地把它拉出来——并且它出来了——它不再存在。这和死亡中的存有是一样的——你的存在从身体里面被‘释放掉’然后过渡到维度界而身体保留下来同时回归大地。然而,系统是没有‘来世’的——离开身体它们是无法存在的,存有连同心智意识系统都在身体当中,制造/定义这系统的以及它的存在,把现实幻化为等同于‘真实的’某些事物——然而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因为结果表明当从身体里面从在这里等同于身体平等一体于生命的你之中拔除/移除它的时候它确实转而‘不复存在’。要认识到=任何你能够移除的=都并不是真实的。因此,我建议——首先在这里在此刻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行走进程——在平等一体的在这里的身体上面践行自己等同于活着的话语以及等如全体等如一体等如平等的自己活着的证据——在此,移除系统成为一种为等如一体等如平等的全体而做出来的无条件的表达——并且不仅仅和自己/单独的自己有关=而且为在这里等同于自己的全体而作为。引述:

我确信这就是终结,因为我的身体处在完全彻底的冲击之中,然而我利用呼吸通过了它。透过自我献身正如“停止,到此为止”一样绝对站立着。一次严重的心脏病立即发作了。然而有趣的是我依然如呼吸一样觉察并且相当镇定,虽然身体处在一种剧烈的发作状态之中。首先是大量的恐惧,惧怕停止我正在我的内部停止着的东西。我害怕死去。当我正停止的时候我是否曾经想过它?不!我必须完成这件事而我却发觉这样做的阻力是如此之大。这并不好玩,但是却值得一干。我想要停止的那种状态就好像为恶魔所占有,就好像我并没有意识到我正在做什么并且无法看清楚因为我的视力是那样的模糊和间接。正当我作为停止的声明站立起来的时候我能够看到恶魔的表达,就在我的头脑里面。我看到的是我就处在接管我的那些分离的实体之中,并且那就在我的日常生活当中,感动/影响/指导/等同于在我里面的那些实体。我就好像WTF吗??我真的就是这种东西吗?那些恶魔,其中最大的就是好像某种性欲烂虐欺骗恶魔,我甚至无法准确地描述它。因此,我曾经是,我可以直接地看到同时不再允许那种表达因为它使我在我的生活当中无法有效运作,它就是为什么我被搞砸了的理由/原因/根源。我明白那仅仅是一个点/一个构造,然而却包含着我的全部。我不再为那一实体提供能量,因为它靠能量为生,只管停止为你自己的死亡提供能量,只管停下来。并且为了让这些实体离开,显然需要严厉的措施,即某种释放。我看到我是如何把它创造出来的,在创造之中我知道如何去停止。真相是可怕的。我接受它进入我里面,站立等如它,于是冲击开始出现。我明白这并不关乎“到达”因为它本来就在这里,然而对此我却从未自我诚实过。你等如站立的那个点不再存在并且你将会经受某种释放。我也明白那种释放的体验并不奇妙、壮丽、平静,而是可怕的。当你去掉系统的时候,你的身体进入某种冲击的状态。因此——你所体验到的已经表现出来的行为=即体验被某个内在的系统/构造所掌控,确切地讲就是被心智接管。因此,你所体验到的就是如同我在这篇文章一开始所陈述的某种充分的心智接管。因为当你在你分离的出发点之中创造出对于/针对这心智系统/构造的抗拒的时候,持续生成属于/等如你的出发点的心智能量,而你就在这样的起点当中持续不断地付诸行动——这系统/构造在能量超载的情况下已经扩展到如此程度——以至于你为心智自身所占有/接管‘打开了那扇门’。通过接受/允许你对于/针对这些系统/构造介入/进入/变得愤怒,在思想和反应里面等同于你的心智自身就触发了这种接管/占有,在其中你在那愤怒里面/上面行动着,于是反过来给心智喂食等同于能量的力量/电荷,而那就是你通过接受/允许你变得愤怒而提供给心智的。因此,——你也许曾经认为/相信你过去正在去除某个系统/构造——然而事实上你所做的就是从心智接管/占有当中站立起来,即利用呼吸同时站立如同这样的表述:“停止,到此为止”——而你甚至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在心智接管/占有当中/的期间——你‘察觉’到那种体验因为你确实‘看到你自己正在被接管和占有着’并且看到这特定的系统/构造的心智接管的细节/错综复杂之处,就在属于物质的你的里面/等同于属于物质的你。并且就在心智掌控的物质体验到等同于‘捕获’的‘震撼’,就在系统/构造将自身整合/灌输进入/作为身体的时候=而你,就在心智当中——可以说是‘推挤到心智的背后’看到‘在你前面’所发生的事情。因此,——你所看到的属于/等同于心智的系统/构造即那些恶魔、那些实体以及上面正如你所描述的‘性欲烂虐欺骗恶魔’——就是在心智试图占有/接管你的时候你所体验到/看到的心智的系统/构造的本性——而你作为这整体全部体验的心智内部/等同于这整体全部体验的心智的观察者而存在——你看到/体验到这特定的心智系统/构造的全部的属性。另外——作为在这全部体验当中的观察者——当你接受/允许你存在于在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的心智之中/作为在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的心智而存在/从属于在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的心智而存在的时候,你同样能够看到你接受/允许存在于你的内部/作为你而存在的心智的那一特定的系统/构造是如何影响/引导/操控你的——以及等同于心智的那一系统/构造的你的存在是如何引导/操控/影响在这里在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的你的体验。因此,要认识到——有关心智接管/占有所发生的:就是,作为在心智里面/等同于心智的存有的你,被‘推挤到心智的背后’——‘推挤到心智的背后’,从某种视角来看——你被‘集中且包装’进入并作为在心智里面且等同于心智的某种‘心智维度容器’——因为心智充分控制着/控制等同于身体。因此,你仍然在心智当中——但同时片刻之间 ‘从心智分离出来’——这就是你体验到等同于心智作为心智而存在的属性/设计的心智系统/构造的‘观察者身份’的地方/时刻,以及心智在你身上、在身体里面的存有/等同于身体的存有身上所造成的影响/触动。这也就是为什么物质身体会进入‘突然发作’状态的原因——因为现在所有存在于身体里面就是属于/等同于心智系统/构造的能量过载的电荷,就在整合/灌输自身进入身体的进程中——将你推挤进入某个在心智内部并且等同于心智的‘集中的空间’,使你片刻之间从心智和物质身体当中分离出来,以便你不会影响到在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的属于/等同于心智的整合的过程。你被‘分离’的那一刻——但仍然在心智里面——当心智意识系统进入休克的时候身体也进入‘休克’状态——因为心智意识系统主要的能量源并没有合并到它内部/等同于它——但却有这个必要,以便当心智意识系统在心智里面/等同于心智的集中的空间当中逐渐积聚源自你的那个存有随着你正存在于其中的反应而产生的能量的时候,这样一个系统/构造连同它作为能量而存在的所有这能量能够有效地整合/灌输进入/等同于你的身体。然后,一旦那特定的心智构造/系统被圆满地整合/灌输进入身体,心智意识系统就会‘使你返回它自己’即再次把你拖入/合并到心智意识系统并且等同于心智意识系统——然后这有效地整合/灌输的系统/构造把全部能量散布到全部的心智意识系统以及所有其他的系统/构造当中。当心智占有/接管到达这样的地步——其中的系统/构造有效地灌输/整合进入身体并且等同于身体,于是在此心智意识系统获取对于身体/等同于身体的完全的/全部的控制——就在心智意识系统把它自己从它将你分离进入属于心智/心智当中那‘集中的空间’这个地方‘再次整合’进入你之后=这存有变得‘发疯’/‘疯狂’,就像被称作的那样。因为现在,整合/灌输自身进入/等同于身体的那个特定的系统/构造通过心智意识连同作为一个整体的心智意识系统的‘支持’完全掌控着/等同于身体——现在,此处心智意识被某个接管/占有你的心智的系统/构造所掌控——并且你在意识心智当中不再‘察觉’,你存在于/被放置在它的下面,可以这么说。因此,——我愿建议实行感恩——即你能够属于呼吸,通过作为‘到此为止’的表述实际地站立起来,同时停止某种心智接管/占有之体验/显现的发生——通过不接受/允许这系统/构造接管/占有你而切切实实停止下来。并且就在此处——幸运地——它并没有到达那么远的地方,即你没被‘推挤进入那个等同于某个心智里面/等同于心智的‘维度容器’的集中的空间’,因为当这显现出来的时候=你确实丧失对于身体完全的掌控,同时你的物质身体扭曲着,伴着口水从嘴角滴落下来,因为这心智的系统/构造获取对于身体的完完全全的掌控——并且你被卡在心智里面,没有一丝‘力气’,眼睁睁地看着你自己被心智占有着/接管。当你能属于呼吸的时候——你能够保持和物质在一起,并且你作为(等同于)停止以及‘到此为止’的表达而站立着——你把那作为你的稳定器,以便能够从心智接管/占有当中站立起来。那就是为什么你对于/等同于这系统/构造接管/占有心智的体验是如此‘强烈地体验着’以及为什么你仍然能够看到这些心智系统/构造的本性,你是如何创造/设计它们,对它们进行授权/充电以及你通过它们所制造的后果的原因所在——即使你并没有完全地/彻底地分离进入/等同于那个等同于心智当中/等同于心智的集中的空间的‘维度容器’——因为当你属于呼吸的时候你就和身体在一起,你在身体上面体验到这整个事件。因此——在这全部的体验当中——你看到你等同于心智,等同于你把你定义为的那些系统/构造并且接受/允许你作为心智而存在,你是如何给它们权力/为它们充电以及在那种情况下,你是如何接受/允许全部的它在身体、你的世界以及你在其之中的体验里面/等同于身体、你的世界以及你在其之中的体验去影响/命令/掌控/引导/感动你——基本上看到/体验到它全部的细节。然而要认识到=你并没有停止心智,也没有停止你所体验到/看到的那些系统/构造=你只是阻止了心智接管你,阻止了你所看到/体验到的那些系统/构造占有你——防止你在这个世上剩下的生活体验当中发疯/疯狂。不管怎样——全部在这里的就是一份‘礼物’——那就是:1. 你现在看到,亲自看到,你在心智里面/等同于心智以及在你已经接受和允许你界定你/经历过的心智里面/等同于你已经接受和允许你界定你/经历过的心智的你所接受/允许你作为其而存在的这些系统/构造的存在。2. 你现在看到,亲自看到,你所接受和允许你自己定义等同于心智的人格的‘我是谁’的体验/表现的这些心智的系统/构造的性质和设计。3. 你现在看到,亲自看到,你是如何,通过接受和允许自我定义,在所接受和允许参与以及作为这些心智的系统/构造而活着/存在当中——显现着你的世界、你还有你在其之中的体验,随之而来的后果就是从这样的一种通过/等同于这些心智的构造/系统的被接受和允许的存在而被创造出来。4. 你现在看到,亲自看到,你、你自己是如何创造/生成/授权/充电你所接受/允许你作为其而存在/通过其运行的这些心智的系统/构造。5. 你现在体验到,亲自体验到:等同于这些系统/构造的心智是什么东西以及这里的你到底是谁。因此,这份礼物,在这份礼物当中的全部=就是——随着你通过看到这些心智的系统/构造,它们是什么,你是如何生成它们/给它们充电以及他们所显现出来的后果而识别出来=能够有效地,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帮助和支持你去停止同时在这里在呼吸之中等同于自我诚实的自我宽恕和自我改正行动当中站立起来——以便不接受/允许你通过/作为这些心智的系统/构造,通过接受/允许你给它们充电/赋予它们能量以及通过只是创造后果的注意力/参与/自我定义而存在——而是在这里实际地表达自己。要认识到这一点——从整体上停止心智——并不是在一瞬间就做成的事情。因为作为心智全部的存在,包括意识心智、潜意识心智以及无意识心智这些等同于你作为其而存在的东西,作为一个整体整合/合并以及灌输进入/等同于物质身体。因此,如果等同于心智的你突然间停止,而此时你不在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你会死去/发疯/发狂——因为你只是存在于心智当中/作为心智而存在。要明白这一点,在这一刻——你藉由心智存在于身体之中,你还没有和身体本身平等一体。比如说观看那部电影‘Shine’(闪亮的风采),关于发生了什么,这曾经在论坛上被讨论过,诸如——当心智突然停止而你并没有和身体以及属于/等同于身体的直接表达平等一体。在作为你对于你的体验所作出的解释的声明当中,应该考虑到更多一些点:引述:

就好像我并没有意识到我正在做什么并且无法看清楚因为我的视力是那样的模糊和间接。当这在显现为心智接管/占有这样的一个事件中被体验到的时候=这就表明这个心智的系统/构造正在取得对于/等同于身体的充分控制的过程中——因为这个系统/构造在整合/灌输的过程当中,伴随着许多维度转换,在身体里面/等同于身体引起完全的混乱——由于在身体内部并且等同于身体的等同于‘稳定化平台’的心智意识系统,为/对于这些系统/构造停止了片刻——这就显现为模糊/间接的视力。 在这里——你继续呼吸——作为呼吸保持在这里,保持稳定地站在这里——呼吸,呼吸在这里并且在你将会接受和允许什么以及不会接受和允许什么的决定当中确定无疑,保持等同于它而绝对地站立=可以这么说,这将会‘拖着你穿过’——‘回到这里’。因此,我建议——心智接管/占有是没必要的——的确,实际上都是通过接受和允许自己试图/设法‘接纳’心智连同心智作为其本身而存在的东西,即能量和抗拒而自我创造的。并且接受/允许自己被等同于心智反应的心智能量所‘占有’比如接受/允许自己变得愤怒同时成为它。’我愿建议——每当情绪/感觉开始出现的时候——简单地无条件地停下来同时做自我宽恕,以便你可以一直稳定地站在这里同时平等一体地在这里作为自我诚实自我表达而活着=而不是不得不通过某个身体事件经受心智占有/接管,不得不体验接受和允许成为心智反应/参与在心智反应当中所显现出来的后果。不如活出自我诚实的普同常识的洞察——认识到,你就是你决定性的因素,你就是你的体验——你决定着你还有所有从你这里所流出/显现出来的一切。引述:

我最大的恐惧就是失去自我。大声笑——因此,你的的确确‘面临着你失去自我的最大的恐惧’——你面对着它同时从中站立起来,因为在心智占有/接管当中你确实‘失去了你’——从你‘失去你所拥有的在身体里面在意识心智当中属于心智的些许片段的控制’的角度来看=到从心智本身的角度来看。太酷了=你面对着这个点,只是这一点=即‘害怕失去自我’——现在要认识到,即是=你无法‘失去你自己’=你一直就在这里在呼吸当中/等同于呼吸——保持这样同时行走这个进程直到这被完成,直到属于分离等同于后果的心智不再作为自己还有等同于自己的其他人以及存在当中的万事万物而存在=而是在这里显现出等同于物质等如平等一体的生命。

然而有趣的是我依然如呼吸一样觉察并且相当镇定,虽然身体处在一种剧烈的发作状态之中。首先是大量的恐惧,惧怕停止我正在我的内部停止着的东西。我害怕死去。是的——你在这体验的过程中是‘觉察’的,因为你和呼吸一起保持在这里,于是在和呼吸一起保持在这里的情况下——你就和身体一起保持在这里——这就大大地帮助和支持你和身体、和呼吸一起保持‘镇静’=在此,同样随着推动你在你将会接受和允许什么以及不会接受和允许什么当中保持站立等同于‘停止,到此为止’——这就大大地帮助和支持你,以便能够从等同于你的内在当中站立起来。其中我在所有上述段落里面所提到的即和呼吸一起保持在这里并且当你站立进而站立起来的时候=同样帮助和支持你走过‘害怕等同于心智角色/人格的自我的死亡’——因此你面对着害怕你作为其而存在的心智的死亡。因此你面对着心智所创造的你接受和允许你存在于其中/作为其而存在的‘害怕死亡的构造/系统’,也就是‘害怕心智的死亡即不再作为心智的人格而存在’。引述:

因此,打那儿以后我显然开始去掉更多的系统,任何我能够在我里面找到的,直到我到达了我搞砸的那个点。在认识某个系统的过程中我假装着似乎我拥有权力,似乎我正把自己带出去,似乎我就是正把自己带出去的超人,然而那并非如此。在我那似乎是去掉某个系统的妄想般的欣悦的体验当中我在那一个点上卡住了,就在这一刻,这一同样的构造。现在,显然我开始害怕某种释放过程中的真实的冲击,因为我害怕失去那种强大的/高效的/超人般的感觉。超我就是我仍然要清理的那个点,以继续我的进程。因而——在此,这种显现为/等同于你相信你拥有‘对于系统/凌驾于系统之上的权力’即成为‘超级臆构自我的超人’的体验——这被显现出来,向你显示/展现你在想要试图移除/去除某个系统当中作为其而存在的最初的起点/途径。你的等同于臆构自我等同于想要试图以对于/针对它的愤怒/责怪为起点借以‘去除它/移除它’从而‘向系统证明’你‘比它更多’=由于你所接受和允许了的。如此一来它全都对你‘产生适得其反的后果’,可以这么说——在此等同于你的心智的系统/构造——向你显示着:在试图/设法对于/针对即是你的属于/等同于心智的系统/构造,在属于/等同于心智的出发点当中,在属于/等同于心智的反应当中,在属于/等同于心智的分离当中/等同于属于/等同于心智的分离去除某个系统的情况下=只是给心智的系统/构造留有余地,好让它接管你,占有你=以便向你显示你正接受/允许着什么,以便在所接受和允许了的分离/属于/等同于心智的起点和反应当中创造/显现。因此,从一开始你就没有去除某个系统,但是因为你的起点是在臆构自我当中/等同于臆构自我,而在你上面的描述当中你并不曾亲自看到/体验到=你实际上把你的力量/控制权给予心智的系统/构造,以便让它接管/占有你——好让你看到你在你自己里面/等同于你自己正接受/允许着等同于臆构自我对于/针对那些心智的系统/构造所显现出来的后果。这在想要‘和系统作斗争’/‘和心智争斗’当中,在等同于臆构自我的反应的起点当中创造着抗拒=你将‘失败’——因为你试图与你自己作斗争,而这是不可能的,心智将会‘显示给你看’。这个进程就是把你与你合并在一起——借助于在自我宽恕、自我诚实以及自我改正行动当中,在等同于呼吸等同于身体的支持和帮助当中/等如等同于身体的支持和帮助,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停止你——直到你实际上就是身体,等同于活的话语等同于生命,平等一体于所有在这里的。因此,我建议不要设法/试图和心智争斗、反抗心智、责怪心智或者生自己的气,这就间接地把怒火导向你当前正接受/允许你作为其而存在的心智=你将毫无进展。只管在这里停止、行走在呼吸之中/等同于呼吸——同时在此刻就在此刻和在这里的‘一起做工’——并且不要设法/试图‘比你所是者更多’=因为等同于你的心智将会利用一切必要的手段显示/揭露你的真相即当前的你所是者。要认识到心智就是你正显示给你看你所接受和允许了你从中分离开来的东西,你是如何分离你的,你未曾接受/拥抱在这里平等一体于你的东西,由于欺骗和不诚实所显现出来的后果=因此,这心智,这最终的工具正在成为和生命平等一体的过程中通过活出等同于你的自我诚实、自我宽恕、自我改正行动以及呼吸这些工具在这里在身体里面帮助和支持着你。一刻接一刻,一个呼吸接着一个呼吸地行走着——明确、勤勉而又严守纪律——进而有效地帮助和支持你——因此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停止你,直到你在实际上停止——同时站在这里和身体平等一体——进而平等一体地支持和帮助和你一样的其他人=直到这被完成为止。因此,——我建议‘回到那种体验’即明确地写下关于这些系统/构造,关于心智你看到了什么——你是如何通过接受和允许以及从心智当中所显现出来的后果从而使心智保持存在/授权给心智= 为你自己明确而又详细地展示出来=以便你能够在每一刻具体而又详尽地帮助和支持你站立起来同时在等同于和身体一起、在身体当中的呼吸的这里在自我决定当中停止=以便不再接受/允许你成为/活出小于你真正所是的任何事物。此外——我建议不要付诸于试图设法移除系统,直到自己完全确定自己实际上就是身体,在这里和身体平等一体,在等同于自己活的证明还有自己不试图设法在分离之中和心智争斗/面对着心智站立起来=心智就是你,在你的进程之中无条件地帮助和支持着你=当你在从物质里面诞生出等如生命的你的过程中帮助和支持你的时候心存感激并且行走等如这感激——这在每一刻的停止和转变的呼吸之中被完成。

奥修


=●=●=●=●=●=●=●=●=●=●=●=●=●=●=●=●=●=●=●=●=●=●=●=●=●=●


版权: Desteni (http://www.desteni.co.za)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错请指正,有任何建议也请提出。

回到 “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