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泡: 萬物都基於這理論

Fred cheung
帖子: 244
注册: 周五 4月 09, 2010 3:30 am

汽泡: 萬物都基於這理論

帖子Fred cheung » 周四 5月 06, 2010 9:27 am

汽泡: 萬物都基於這理論[ Bubbles: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撰寫: Bernard Poolman 日期: 2009年 6月 14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ernard:

好的, 所以 - 我將會告訴你們整個故事[來龍去脈], 關於...這就是...'所有一切都基於的理論'.

我們當時在一邊閒談而我們說: "好吧, 讓我們與首個走出身体, 即剛死去的小孩來傾談".

就這樣, 吸氣 - 呼氣 = 在這裏就來了一個小女孩:

"好的, 你的首次印象是怎樣的? 你看到什麼 - 因為你剛死去了 - 你所看到的是什麼? 是什麼...你知道啦...只是, 你明啦, 告訴我你對存在萬物的首次印象".

她對我: "存在萬物是很忙碌的."

我說: "噢, 你這'存在萬物是很忙碌的' - 所指的是什麼意思?"

她說: "我是說, 它就像, 像...到處都是這些'移動'."

我說: "好啦, 但我的意思是...我是指'物質性'[ physical]在那裏?"

她說: "我看不到它."

我說: "噢, 哎吔, 來, 解釋, 解釋, 解釋."

她說: "不, 我指 - 存在萬物似是, 無處不在的, 而跟著在萬物裏面 - 是這些'汽泡'本身在'移動'."

我說: "噢, 好的. 所以, 呃...這些'汽泡'究竟是什麼?"

她說: "不, 存在萬物就是'物質性'而跟着, 在物質性入面存在着這些'汽泡'就像是: 不同的次元空間群, 那次元空間性 E...那就像...那個人仕. 而那人仕嘗試去'操控/移動'存在萬物; 但那人仕只不過'身處於'這'汽泡'處於存在萬物裏面."

我說: "好的, 現在 = 你第一件會做的是什麼, 你會首先採取什麼行動? 你剛剛'察看'到這點. 你剛察看到'所存在'的, 存在於'這裏'的. 你會怎樣做?"

她說: "不, 我會去及...走入那'汽泡'和'嘗試'和'解釋'給他們[聽]: 事實上他們身處於一個'汽泡'之內 - 我指, 我意思是你[又]會怎樣做? 我指, 你'看'得出他們全部都在'汽泡'裏面."

就這樣我對她說: "不, 呃, 我意思是 - 可以'沖破'那些'汽泡'嗎 - 將有什麼事情出現?"

她說: "我不知道."

我說: "好的, [那就]'沖破'那些'汽泡'."

她說: "好的, 我在'沖破'那些'汽泡'."

我說: "跟着發生什麼事?"

她說: "我指的是, 所有的一切只是在'浮動着'."

我說: "好的, 現在...現在[跟着]會發生什麼?"

她說: "我不知道."

我說: "好啦."


我的意思是, 如果你身處於'汽泡'裏面而那'汽泡'爆破了, 我指 - 對你會有什麼影響? 你是否仍然處於'這裏'? 那唯一出現的是你的'汽泡'爆破了 - 對嗎? 我指, 你過往'穿著'你的'汽泡', 處於物質性之內, 四處移動. 現在那'汽泡'爆破了 == 你是依然處於'這裏'內的.

跟着什麼事會發生? 你通常會做的 - 首先: 你會建造另一個[新的]'汽泡', 對嗎? 我指, 那是'你唯一曉得的事'.

你只會做你知道的, 即是說, 你'知道你必需要有一個'汽泡'以維持在'這裏''而'失去了一個'汽泡'你會是'不存在/失去了意義'.' 所以因此 - 當你的'汽泡'爆破時 - 你第一件會做的事: 你會[為自己]建造另一個'汽泡'.

所以 - 我們觀看這一切, 我說: 好啦 - 我在這裏, 好的, 當我拿起[樽]水而我搖盪它時會發生什麼事? 它造成'汽泡', 好的, 那你拿起水, 而你搖盪它, 而就會產生有'汽泡'. 好了, 所以, 這是很容易去製造一個'汽泡'的.

所以現在那問題會是: 那'汽泡'究竟是什麼?

是什麼'在[汽泡]裏面'...在'汽泡裏面'的與'汽泡外面'的是完全一模一樣? 你覺得這點如何?

那是完全没有分別的 - '汽泡'的裏面和外面是完全一樣的. 但隔了一個'汽泡'.

所以, 我問: 好的, 現在, 我在不停地在搖那些'汽泡' - 你看到什麼? - "不, 它是在'顫動'"


我說: "噢, 但我意思指, 它不正在'搖動'嗎?" / "不, 不, 不, 這是'顫動'!"

對, 但 - 這不正是搖動嗎? 我在搖盪那'汽泡' - 那些水 - 而那...從搖盪/攪動產生了一個'汽泡', 而那'汽泡'仍然在'動的', 而那在'動的'汽泡'是依然在'搖動', 對嗎?

"不, 不, 那是'顫動'"

你肯定確實是那樣?

噢, 跟着你說 - 當你觀察一個'汽泡', 你是可以給它起一個'原因', 一個'目標', 一個'名字'.

所以 - 你可以拿着一個'在搖動的汽泡' - 源自: 你曾經搖擺過[那些水] - 而你叫它做一個: '在顫動的汽泡'.

但在'汽泡'裏面和在'汽泡'外面的是'一樣'的![水]

但現在當那'汽泡' - 爆破後會怎樣[注 1]? 那會變成...還會殘留什麼? 只是...煙消雲散! 我指 - 仍然是'同樣'的![一体的水]

[注 1]: 所有'有開始的'就會有'相對的終結' - 因為開始跟終結是兩極'並存'的. 我的察覺.


我指, 就過往在'汽泡裏面'的, 過往在'汽泡外面'的, 而當那'汽泡' - 爆破後: 所有一切依舊不變的, 對嗎?[保持一体的:水]

那'汽泡'並没起到任何改變, 對嗎?

噢! 好的, 所以'汽泡'並没有起到任何改變 - 所以讓我們再次去搖盪那些水: 我們搖盪那些水, 搖盪那些水而[又]產生了'汽泡', 好的, 有了'汽泡' - 好啦, 那'汽泡'[本身]仍然在'搖動'.

而那在'搖動'的'汽泡'...現在我們稱為在'顫動'. 所以, 現在, 這, 只不過, 你隨後稱它為 -'能量'.

那這代表些什麼? 我不知道. 我指, 它表示...它依然是'同樣那個相同的汽泡'.

而事實上那'汽泡'是在'顫動'而這種方式叫做'能量' - 並没有改變'汽泡'的'裏面', '外面', 或[什至]當這'汽泡' - 爆破後[的水] - 因此 == 這通通對'汽泡'本身是'不會真正任何影響'的, 對吧? 它只不過是一個你稱為'汽泡'的東西, 對嗎?

所以 - 跟着 - 我們開始觀察這整個叫'汽泡的物体' - 好的 - 它等如[這觀察行為]: 你極其量可以製造多少個'汽泡'? [是]隨你喜歡多少就有多少 == 你只需要怎樣做? '搖動'那'汽泡'[本身].

跟着 - 你會察覺一件有趣的事: 你可以拿着那'汽泡', 而且可以[隨意]'塑造'那個'汽泡'.

我指 - 你可以弄成方形的'汽泡', 你可以弄成圓形的'汽泡', 你可以把那'汽泡'弄至任何你指定的形式. 或者你可以'推'那'汽泡'而跟着它...那'汽泡'變得搖晃不定.

當那'汽泡'變得'搖晃', 我指, 它就是一個'在晃動著的汽泡', 對嗎?

好了, 隨後你注視着它跟着說: 好的, 那, 我[原來]可以令到這'汽泡'搖晃的. 這對那搖晃..喔不 - 是對那'汽泡'會帶來什麼改變...?

當那'汽泡'搖晃時 - 有否令到這'汽泡'有別於第一次搖盪時得出來的'汽泡'? 無分別. 依然一模一樣是'汽泡', 對嗎?

但 - 那'汽泡'對整体並没有絲毫的改變[注 1] - 那個'汽泡'只純綷是一個'汽泡'直到那'汽泡'不再是一個'汽泡'[爆破後] - 對嗎?

[注 1]: 就裏外水的本質而言.


就算是一個'汽泡在晃動'著也不會對'汽泡'[的本質]有任何改變, 或是對任何其他的會帶來改變 - 對嗎? 它仍然純綷不過是一個'汽泡'.

好了, 那 - 現在讓我們觀察它跟着說: 噢! 你知道嗎? 我何以吹漲這'汽泡'成為任何的形狀. 跟着我可以令這個'形狀'去'自己辨事'它[注 1]. 這會有任何分別嗎[注 2}?

[注 1]: 透過程序/程式.
[注 2]: 對整体本質 - 水而言.


我指 - 我吹漲這個'汽泡', '汽泡'得到了一個形狀, 而我可以令到這個'汽泡'去行動辨事. 好的 - 因此, 那'汽泡會走動了'.

好的, 那, 我可以給這些'汽泡'起'名字'. 因為這是一個'自己會走動的' - 我指, 它...它是'特別'的. 所以, 當它[身份]是'特別'時 - 這會否改變身處在'汽泡'裏面的東西[本質 - 水]?

它 [裏面的水]與'汽泡'外面的都是同樣相同的, 而我指 - 在這個例子裏會是'空氣' - 我意思是, 我在吹空氣入'汽泡'裏面, 而我'不斷在吹'和透過'擠壓'它我給予這'汽泡', 例如, '腳和一條尾與及一個頭' - 而我指, 現在那'汽泡會自動走了'[因為有了手和腳].

那如果那'汽泡爆破', 我意思是 - 這會否有任何'影響'[注:對一體本質而言]? 不會. 當那'汽泡會走動', 當它'自己走動時'看起來很'爽趣'而我還可以給他們起'名字'. 好的, 那我可以給'汽泡們'名字'.

但現在出現了更加有趣的'汽泡們' - 這些會'發亮'的'汽泡們'![注 1]

[注 1]: '漂亮'的'汽泡外套'人仕們.


我指 - 我見到一個'發亮的汽泡', 我說[對它]: '噢! 你是何等的"漂亮"'! 一個'美麗, 發亮的汽泡'! 我'更加'喜歡那個'發亮的汽泡'[相比其他的]!

我指 - 可是現在當那個'汽泡爆破了', 那, 那個曾經'是發亮/漂亮的汽泡'有任何'作用'[注 1]? 無! 那'汽泡'只是一個'會發亮的汽泡', 我指 - 它就只可能是這樣! 什至它當時有否'真正的存在'過? '表面上'來看它是曾經存在過的[注 2].

[注 1:] 對整体本質而言.
[注 2:] 但當它的'存在與否'實質上對一切整体本質而言, 都不會有絲毫的改變, 那可以說是'存在'嗎? 我的察覺.


但我意思是現在有一個'新的汽泡'令我重新感興趣了 - 讓我再次去'搖盪'那些'水'.

隨之 - 到那些'汽泡'爆破時, 一件有趣的事情開始在我裏面出現 - 我想知道: 如果我'搖盪'我自己代替那些水, 我會否產生'汽泡'? 而你知道結果是什麼? 我產生了'汽泡'.

因為, 我指 - 我是那些水本身'搖盪'著那些水[自己'搖盪'自己], 我可以製造'汽泡'們的. 因此 - 這會否導至任何改變[本質上的]? 它們依然只是'汽泡們'.

我指 - 當'汽泡爆破'後'汽泡'本身會變成怎樣? 仍然是'同樣'的本質 - 它只是...煙消雲散[注 1].

[注 1]: 對一體, 整體無關重要的物体.


因此 - 察覺到以上這些...呃. 那樣, 唔, 哈 - 我開始'擔心'這些'汽泡'們 - 會爆破, 因為 - '我喜愛我的汽泡們', 我指, '我想保留我的汽泡們'. 但, 我意思是 - 但他們不斷的'爆破'.

所以 - 而我開始凝望着這個'汽泡', 而每當我看到這些'汽泡'而我就開始'擔心'我將會'失去'這些'汽泡': 我開始顫震.

而當我因為'擔心'失去這些'汽泡'而顫震時: 我郤因此而製造更多的'汽泡'!

'那是多麼爽/有趣啊, 對嗎?' 所以, 我唯一需要做的是去'擔心'會'失去'我的'汽泡'繼而我顫震而我就會製造更多的'汽泡們'. '那是很爽趣的一件事! 我們應該叫這舉動做什麼? 唔..對! '恐懼!'

噢, 那確實是'很爽趣'的 - 我指, 我可以'創造'更多的'汽泡們'! 我只需要去'顫震'! 我怎樣去'顫震'? 只需'擔心'其中一個'汽泡'!

好的, 讓我去'擔心汽泡' - 那'汽泡', 我應該去'擔心'那一個'汽泡'? 讓我'創造'大量的'汽泡們'可以讓我去'擔心', 跟着我可以盡情地去'顫震'[擔心]...而繼而我因此'創造'出大量的'汽泡'!

我指, 而且, 只需還有一個'汽泡'存在 - 我就不用去擔心那些已快要'爆破'的'汽泡們'. 我指 - 我只需要...我要有足夠的'汽泡們', 而我正要'製造'足夠的'汽泡們', 我指 - 我正在'顫震', 我正在'顫震', [看]更多的'汽泡', 更多的'汽泡', 更多的'汽泡'!

好啦 - 現在! '汽泡'們能否...或者, 或者, 我可以與一個'汽泡''講話', 叭-叭-叭-叭-'汽泡'[ blah-blah-'Bubble']! 我可以對叭-叭-叭-叭-'汽泡''講話'! 我可以叭-叭-叭-叭-叭-叭喋喋不休地對'汽泡'講關於'汽泡'的事[如事非]!

所以 - 那是怎樣產生的?

噢, 因為他們在'搖動'! 我指 - 當...當你對一個'在製造汽泡的整個過程裏'[注 1], 我指 - 你實際是在'搖動'一個'汽泡', 跟着, 由'它'開始...一種'搖動'傳開了, 它開始同樣'搖動'其他的'汽泡'並且蔓延開去, 而當他們開始全都一起'搖動'時, 他們走得'更接近'[注 2], 而當他們開始'互相連接'[注 3], 他們開始合為'一体' - [合成]另一個'汽泡'! 而他們開始[搖動]各自屬於他們的'汽泡們'!

[注 1]: 我估應可以用'性'為例子.
[注 2]: 應是為了更強的共震.
[注 3]: 信賴對方產生的關'繫'/關係.


'噢, 天啊'! 現在 - 我擁有會自己製造'汽泡的汽泡'. 我發明了'新的汽泡'...會自己複製/創造'汽泡'的'汽泡', 會没有其他'汽泡'就不能夠生存下去的'汽泡', 因為他們想擁有更多的'汽泡們'.

我指, 在以上這所有綜合一切的裏面, 我現在身處那裏?

很快, 我會變得對我所有的'汽泡'們都極度的'著迷', 跟着呢? 我開始去'相信'我本身就是這個'汽泡'. 而我就像這個'汽泡'一樣在'搖動'著, 而隨後: 我已'存活在'一個'汽泡'裏面了.

所以, 隨後我開始察覺到一件'令人著迷'的事: 處於一個'汽泡'裏面的這個我'需要'-以外其他: 同樣處於一個'汽泡'裏面的同類, 然後我才可以製造更多的'汽泡'.

因此, 我去找其她的人, 我們聚在一起等如'一個汽泡'而隨後細小的'汽泡誕生/製成了'. 哈 - 哈, 一種'新的方式'去製造'汽泡', 但我們'依然在不停搖動', 搖上搖落, 搖上搖落, 搖上搖落,

搖, 搖, 搖, 搖, 搖, 搖, 搖, 搖, 搖, 搖, 搖, 搖而現在我把搖盪帶進一個'新的層次'. 我指 - 就算當我處於一個'汽泡'裏面時, 我現在可以繼續'搖動[自己]'並同時製造細小的'汽泡'.

嘩! 我不是真他媽的爽透了嗎?

所以, 當我在製造這些'汽泡'的時候我發現一件有趣的事: 我們與'細小-汽泡們'實際上, 是一起身處在一個'大汽泡'內的.

所以我, 與我那我們是'一体'而現在製造了'細小的汽泡們'的'特別的汽泡'[她], 而他們[一體地]全都仍然身處在'一個汽泡'裏面, 稱為'家庭汽泡'.

那現在, 我們在這'家庭汽泡'裏面而這: 是一個'特別的汽泡', 我指, 這'汽泡'是'有別'於所有其他...其他的'汽泡們'的, 因為這'汽泡'是'我們共同製造'的. 我指, 是我們親手建造的.

而我們製造了細小的'汽泡們'而我們必定要確保我們細的小'汽泡們' - '獨特有別於'其他的汽泡. 我指, 這些汽泡事實上都會爆破的: 我們一定不要為此而去'擔心'它們 - 我們唯一要做的是不停地繼續生產更多的'汽泡們', 因為 - 那樣就算當那些'汽泡'爆破後[注 1], 我們依然會留存在'這裏' - 以某種形式地, 因為這某種形式 == 這我們剛共同製造的[細小]'汽泡''仍然'就是'我們', 我們只是不知道怎麼會是那樣, 但'它仍然就是我們'[注 2] - 我指, 就那樣我們只専注在製造更多的'汽泡' - 好啦 - 讓我們製造更多的'汽泡', 來, 我們一起搖, 搖, 搖, 搖, 搖, 搖, 搖, 搖 - 讓我們找出更多不同的方式去搖動.

[注 1]: 我們離世後.
[注 2]: 實質上是父母看到孩子們 7歲前'複造了'源自他們双方的'特性': 是他們特性的延續. 我的察覺.


我們搖得越起勁, 我們就越能製造更多的'汽泡'. 當我們能夠製造越多的'汽泡', 我們就越少需要為'汽泡'而去'擔心'.

我指, 就算那些/某些'汽泡們爆破了', 我意思指, 還會出現新的'汽泡', 所以為'將會失去汽泡們'而'擔心' - 而我們唯一要做的就只是搖動那就會出現'汽泡們'和'汽泡們'和'汽泡們'.

可是最終...如果所有的'汽泡們'都爆破了: 你有什麼? 哎?[大家]

Fidelis: '依然同樣是你一直根本就擁有的'.

Bernard: '依然同樣是你一直根本就擁有的'.


媽的, 所以 - 這'汽泡玩意'究竟有存在價值嗎? 所有這些有'姓名'的'汽泡們'有任何價值嗎? 但為何你'記不起'你是何時開始'搖動'的?

然而[因為]你在不停的'搖動', 所以存於你的深處, 你是'記得/知道'這是完全為了去'搖動'的.

我指, 無論你'不停泵'為了生孩子, 或'不停泵'為了解渴, 或'不停泵'去進食, 我指 == 所有這些都是一種'不停泵'的模式, 一種'不停搖動'的模式.

不論你在做什麼 == 你是在'不停的搖動'. 當你在'走動時' == 你是在'不停的搖動'. 所以, 你不停的搖晃, 而因此 - 你必定是從某一刻/點開始了這'不停搖動'的.

所以 - 為何你在搖動? 你什至就在那'汽泡爆破'前一瞬間[死前], '劇烈地搖動'.

我指, 那時會是你趨向很猛烈的搖動, 我指, 就在那'汽泡爆破'前的傾刻, 你'劇烈地搖動', 因為 - 是否因為你正'回復'到'那本質在搖動的自己'?

我指, 那是否你回到 - '這某一點'是你真正需要, 應該...你是應該要'記起'你是在'一直搖動'著的.

所以這所有的一切源自那裏的 - 這'萬物都基於的理論', 那'應用在所有汽泡們的"汽泡們[注 1]"' - 這些'汽泡'是怎樣運作的, 這些'汽泡'究竟是什麼來的, 和為何'汽泡會爆破', 和為何那些'汽泡必需爆破'?

[注 1]: 理論 - 表示分離於自己, 的獨立概念/表述所以亦是'汽泡'的一種. 我的察覺.


因為那'汽泡'必需要爆破的, 因為'汽泡'就只是一個'汽泡', 我指它從來都只唯獨是個'汽泡'.

所以, 因為那'汽泡'是一個'汽泡', 那'汽泡'是有有爆破的一天的, 因此 == 去'擔心'那'汽泡'會爆破只會令你'顫動'而繼而製造更多的'汽泡們'. [注:你會實體化你所害怕的]

而到'所有最終'一切的'汽泡們'都會爆破 - 你只會落得'同樣的結果', 即是: 那些'汽泡'會爆破.

所以, 那麼這些'汽泡'的'重點'會是什麼呢?

Fidelis: 為了爆破.

Bernard: '重點', 為了爆破, 對的.

搖動...的'重點'又是為了什麼呢? 如果你停止搖動, 將會出現什麼? 你會否回歸到本質的你自己[例:水]? 因為不再有任何的'汽泡'[分隔包圍你].

而這些全都因為 - 很奇怪地, 像我先前說 - 由於一個三歲半, 的小孩透過連接口過來, 而我問關於她的印象.

然而 - 什至那小孩, 經已, 她已經接受了那些'汽泡們', 就像那些'汽泡'[本身]就是所有一切的重點.

所以現在, 所有的小孩將會做的是'爆破那些汽泡們'.

我建議你們全都'爆破你們自己的那些汽泡們'和去察覺: 會剩下什麼.

如果你所有的'汽泡們'都爆破後, 而你不再有任何的'汽泡', 没有姓名, 没有遊戲[汽泡遊戲] - 你又會是什麼[你本質] - 當不再被一個'汽泡'[分隔着]?

無可避免地, 最終所有的'汽泡們都會爆破'.

是時候去'爆些汽泡'了, 察覺到/合理嗎?

Fidelis: 對.

所以'重點'是什麼? 你是怎麼去到'這點'而...你開始有'汽泡'的?

你需要'明白'那些'汽泡', 如果你'明白'那些'汽泡' - 你就可以永遠給予那'汽泡'它想得到的. 當你滿足了那'汽泡'它想得到的, 那'汽泡'就會想得到'更多'.

當這'汽泡'發覺你通常是不能夠由其他'汽泡們'裏從中'奪取你所想要的', 除非是他們自願贈予你, 那'汽泡'開始'察覺'到一點: "如果我不給一個'汽泡', 這'汽泡'所想得到的, 那'汽泡'就不會想要我的[愛我]"

所以 - 你怎樣令到那個'汽泡'去'想要你'? 你滿足那'汽泡'想得到的, 而隨後它[自然]就會'想要你'.

因為, 你怎樣'不斷操控'那'汽泡'? 透過給予它/她那些本身得不到的, 透過給予它那些必需是'被[你]給予時'才可能'得到'的物品.

所以, 透過'被給予' - 那'汽泡得到'它所'想得到'的而因此那'汽泡相應地改變自己的外觀/形態'以便[取悅]永遠每次都可以'得到它所想要的'.

在這裏要明白一點: '所有的關鍵都在於透過"給予"' - 因為在存在萬物中 == 你'永遠'不可能奪取你想要的: 這一定需要透過'被給予'的.[注 1] 直到'汽泡'爆破了[注 2] == 這是無可避免的.

[注 1]: 因為你以為自己是分隔的'汽泡們'但實質是一體化的'自己-所有生命一體的', 你'給予/送贈'的對象本質是'你自己', 對方亦相對地'給予/送贈'給你 - 以什麼形式和透過那一個'汽泡回贈'你並不重要. 所以, 同樣, [如透過戰爭]去奪取其他人的, 實質上是在宣佈容許未來的自己容許及會被奪取. 我的察覺.

[注 2]: 應指所有進入一體並等如的時候: 不再會有'區分'.


而每刻當某一個人死時而那'汽泡'就爆破了, 而'突然之間', 他們'明白所有萬物的一切'[注 1]而他們亦同時 == 立刻'建立'另一個新的'汽泡'[注 2].

[注 1]: 因為不再有'汽泡', 與'所有生命"在這裏"'一體了所以知悉一切並等如他們自己. 我的察覺.

[注 2]: 因為只知道'依賴汽泡', 所以又重建和開始'遺忙剛知悉的一切'. 我的察覺.


我們全都活在'汽泡發狂'內.
我們全都患有'一種疾病'叫'汽泡發狂症'.
而我們'不停地產生汽泡': 不斷汽泡汽泡汽泡汽泡泡泡. 那樣去做對任何一切會有影響的嗎[本質上]? '絲毫'也不會有改變.

因此當中有牽涉到些什麼'意義', '原因'或'目的'嗎? 除了那些你自己給冠上的[並無實質意義]. 而你冠上的那些是'永不持久'的, 因為最先決的是, 這是一個'汽泡'. 它從來都不是'真實'的. 它只是一個'汽泡'[能量性分隔]...但它的'存在'只不過是你相信讓令它真的存在.

所以 - 我們會否繼續去'吹更多汽泡', '塑造汽泡', '雕塑汽泡'...我們會怎樣做? 我是頗肯定'將來'會'告訴'我們的[注 1].

[注 1]: 我估'將來/未來'像'新年', 這裏一樣都是空間性人仕 - 都是察覺的及是所有生命的一部份. 像 Sunette說 - 所有一切都是察覺的.


觀看那些'汽泡們'爆破. 無論是[現存的]那'金錢汽泡', 無論是那'房地地產汽泡', 無論是那'政府架構汽泡', 無論是那'新世界秩序汽泡'[New World Order-Bubble], 無論是那'家庭汽泡', 無論是那'教育制度汽泡' == 你數得出的種種'汽泡', 我指 - 他們全都會'爆破'.

只需回看[歴史中]曾經有無數次的'革新/革命', 當中'舊的汽泡被另一個新的汽泡取代了' - 我指, 這些事發生過無數次.

跟着你有你這'至尊'的'趣緻汽泡'. 這'汽泡'是個'令人著迷的汽泡', 因為這'汽泡'給予你'權力'凌駕於所有其他的'汽泡們'之上.

再一次, 那是個什麼'汽泡'? 是那'選擇[的權力]的汽泡' - "'因為'我有'選擇', 因此我有'權'去處於這'汽泡'裏面[注 1]. 而我指 - 而我擁有'我的選擇[權]'等如擁有'權力'凌駕於你之上, 因為你不能夠'轉移/改變'我作為/處於這個拜'選擇'所賜的'汽泡'裏面". 但我指 - 當你的'選擇權汽泡'爆破時, 你的'選擇權'帶給你的一切會怎樣? 以住[你]透過'選擇汽泡'所作的有絲毫是真的嗎? 它純綷只不過是一個'汽泡'[注: 2] - 一個'汽泡'你嘗試試圖告訴其他汽泡們去變成'你想他們要的方式'透過'強迫他們'去執行及你自己方面, 你'想自己變成的模式'.

[注 1]: 伴侣, 金錢回報, 地位, 居所等.
[注 2]: 一個'思想裏', 放棄承擔自已責任的選擇'邏輯'假像. 我的察覺.


而就這樣你踏上了你'無上的 - 汽泡旅途' - 我指, 當你說: "我會在'我的汽泡'裏而你可以在'你的汽泡'裏而讓我們一起, 繼續那樣'和諧地汽泡'著".

我指: "你不要'質詢我'[為何], 即是'我作為的這個汽泡', 而我亦不會'質詢'你, 即'你作為的那個汽泡', 而因為你有'選擇權'而我亦有'選擇權', 所以讓我們全部都只需變成'快樂的汽泡'". 我指 - 那就是'快樂汽泡'的形態了, 我指, 而跟着你有那'愛的汽泡': 那'愛的汽泡'是很'令人著迷'的, 因為那是個最常'爆碎'的'汽泡', 因為它本身經已有一個類似是洞的東西在裏面 - 因為如果你細察'愛的汽泡'的形狀[心形], 我意思是, 它在令'兩個汽泡'緊貼[迫]在一起, 但它[們]並不願意. 它[們]在努力'嘗試', 但這已經出現了'分手的開端' - 它已經在'破裂'的途中, 它根本就是一個在'爆破'的圖形.

那'愛的汽泡' == 它並不會'永恒'持久的, 我指 - '汽泡'是定會爆破的.

到目前為止我還未發現到一個'汽泡' - 是不會爆破的. 而我一直'永遠'不斷的搖動[注 1]. 而已經製造了你估不到有無數那麼多的'汽泡們'.

[注 1]: 不要把 Bernard局限在只是一個人類, 他實際是等如所有萬物的一體表現 - 亦是我們的進程為了最終等如'他'. 我的察覺.


而他們今天在那裏? 没有一個是在'這裏'的 == 他們全都'爆破'了. 而我還可以找回他們嗎? 不可以, 因為...嘿...他們並不'存在'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ranslated by Fred Cheun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viewtopic.php?f=184&t=12619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回到 “来自农场的视频访谈”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