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能量和幻覺如同量子現實如同未來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能量-能量和幻覺如同量子現實如同未來

帖子Tanya Chou » 周四 9月 29, 2011 10:01 am

能量-能量和幻覺如同量子現實如同未來(Energy and Illusion as Quantum Reality as the Future)

好的,那麼我們來看看這個關於能量的情況。
是什麼在我們存在的脈絡中造成了我們的問題?
在最開始的時候,我們由物質宇宙中顯露。由那稱為"顯現"中-那便是這裡。因此是物質的宇宙。在我們由它的顯露中,我們是以一種像是能量脈衝的方式來自於它。

因此在開始時,他們將對你解說,例如你查看並研究在這個宇宙的這裡的種族-每一個人是如何由行星中浮現。而後當你死時,你回到那行星。例如-當我們發現阿奴(Anu)-嗯,所有天界的存有-我們開始回去:我們查看了阿奴的祖先們。我們發現他們在行星中。他們存在如同一個銘印,如同能量的活動的歷史。

因為能量總是改變形式但它總是同樣的能量。所以在次元界,它會有一個不同的銘印。
當你例如在吃食物,你在吃的食物是,我們說,來自植物,但那植物是由被放回泥土的屎中衍生它的能量,而因此它一樣是能量-它只是它的另一次元。

那是你的多重次元性在物質肉體上的運作。
所以如果你真的回到在物質現實中的任何單一點,你將可以去發現它所有的次元-那表示那些已經存在如同先前的-是你的量子現實如同你經驗它為一個物質現實以及如同你接觸它已經如何經由你稱為時間的而進展-但它只是在一個連續的永恆存在的過程之中的作用性,在那兒它僅改變形式,由能量到能量。這是說它改變物質(substance),它由一個形式到另一個形式改變它的性質。但是你可以回去在那之中並實際上回溯至它的源頭。意指:它由哪裡來以及他如何移動-那是類似於前世和歷經了時間的一個人的存在。

比起能量的連續改變/轉型,"時間"並非真的被測量如同任何其他事物。(能量=那曾是它的物質的)。
在那之中我們變得覺知。我們變成一個能量的能量。在那覺知中我們創造了一個心智。那心智基本上是我們想嘗試去了解由在這裡的這個顯露之中我們的存在。

一切總是好的,因為,由一特定的觀點,如果你已在全體的利益之內從事,或,引導,那是沒有衝突,沒有摩擦的必要的,因為能量簡單而言是在存在的關係之中的轉型。存在中的關係是在它由如同它所有的形式的定義之中,那是它之後分開了,於是釋放出能量-它是例如溶解,或例如燃燒。

我們全部都存在於你可以叫做量子的一個現實中,一個量子的現實,在那兒萬物是在一種立即的方式,然而我們可以在我們的連續的表達中經驗我們自己。
在那之中出現了一個濫用的過程。一個過程,在那兒有些人注意到他們可以對某些事形成一個觀點,而那他們的觀點,你可以說它是一個意見,是比另一個人的意見更有價值。在那觀點之中,一個摩擦由兩個觀點之間發展。

這在兩個觀點之間的摩擦,現在是一個由它所來自的同樣能量的另一個次元的顯現,它已變成個人化並由在所有存在的之中的物質能量的整體運動之中分離開了。
在被創造的脈絡的關係之中,一個摩擦在兩個觀點/意見之間產生。那摩擦創造了(能量)或允許了能量顯露而它是分離的,那可被引導成為個人化的能量-那你可以在今日稱為思想。

在那之中我們創造了我們的幻覺。一旦我們開始使用那思想-那看不見的,那沒有回到它的來源的分離的改變的知覺的能量-我們開始去創造幻覺。然後我們開始捕捉那真實的能量成為一個幻覺並逐漸的消費這個宇宙。歷經了億萬年,如你現在說,我們已像那樣地消費了整個宇宙。
必須找到一個解決方式。因為能量的真實性質,那已被創造為一個心智的能量,如同一個個人化的錯覺的能量。

在那之中意味著,等同如一,是限制於一個單一點中,那使得在三點關係的脈絡中的個別形式的顯現成為可能。因為關於一件事的一個觀點,一個意見的出現,在與另一個點的觀點的衝突中:創造了一個三點關係。
在衝突中的兩點創造了一個燃燒點,一個摩擦點而產生能量。另一層次的能量,那能量便是我們今日活出成為人格的能量。

那顯然地使得你會稱為的三次元的自動產生成為可能。因為那是我們創造三次元為一個系統的方式。

那是一個錯覺的事實無關緊要。因為在那之中我們變成那分離的意見,那我們自己的想法。當我們變成我們自己的想法,我們創造了你今日所擁有的。在實體、存有中,甚至在物質肉身中,存在於非如同物質的。

你存在如同你的物質自我的心智投射。因此,你變成一個數位的自己。一個包含了意見、數位、象徵在其中的自己。那不是物質的。
因為,要記住,如果我們回到阿奴和他們的故事,他們由行星中拿取象徵-他們拿了行星的碎片並由中製造符號-那於是造成了一個意見-他們創造了一個想法。

然後那想法變得重要而你關於那想法的意見變成你的心智投射,你的錯覺,你的幻覺=你所相信你自己是的,那便是我所說的人格。
這個人格將為它的存在打拼,而它的存在便是以擁有某個想法,而那和另一個想法衝突的方式,在這二者之間的摩擦已創造出了如其今日存在的"系統"。

我們然後據此為那系統制定規則,那便是存在於今天的法律和道德和信念-我們然後便依附於它們,我們已將之放回進入符號,那是書寫,使之成為我們的法律,然後我們將我們自己束縛在上面。
因為這個理由某件事物必須被創造,一個空間。那是地球。最終極的恐懼。

在我們創造心智之前,由一個如同我們今日具有的觀點,恐懼可曾存在?沒有。恐懼並不存在如同那樣。恐懼開始存在,如同它今日的存在,在那片刻我們開始害怕失去我們的看法,那我們相信是我們自己但卻不是真正真實的!因此你無可避免的會失去那看法因為它不是你所是的。
但當那刻你相信那是你全部所是的,那麼顯然的那看法在當時不再存在,你也不再存在。

那是我們如何創造了我們的結束,那是我們當前活出來的。我們現在正接近時間的終點,那是說我們正達到那個點,在那兒我們不能再建立這個永續的,這個我們自己的想法,因為們已經創造了,實際上,以每個可能的方式,一個衝突的形式,在此處我們無法信任彼此而活在懼怕彼此之中。

因此我們已變成僅是心智的投射,包含在肉身之中,那將物質肉身吸乾直到它死亡,然後那留下的心智投射是你最後在死後生命所成為的。在那之中你基本上是絕對的無能。

所以除非你實際上在死後生命刻意地放棄你的存在-在了解到你已變成實際上一個幻覺的能量之中-你讓它走。那是說你給回你已允許的你去變為它的來源,那便是物質。因此你變成在那物質中。

你已相當地搞砸了永恆。由一個特定的角度來看這是很酷的因為你現在在現實中已經沒有任何影響了。你只是單單的不存在。

由此角度-現在想像,由這全部中浮現的問題:那你已成為的性格的心智投射便已由它(自己)的實體創造出來了,那便是系統。這些系統已經在某方面變成活的,因為,你知道,你已由最原始的能量的角度而言改變了它的能量,或者它是能量的投射,他是像一個波,它是一個流出,它是一個鏡像效果。它不是原始的能量。它像是由它之中拿出一個圖像並相信那圖像是真的。那是心智系統操作的方式。

現在想像這些事情在地球之前便已存在,在更久之前,地球只是一個顯現,在其中所有這些點已被帶到一起,因此它可以被看見,而了解我們如何創造了這個現實,我們如何在本質上創造了我們自己。

所以因此,地球必須顯現成為一個單一點,它便是:每一個人必須被一起帶到這裡,去插入實際顯現的幻境中,那便是聲,那便是地球所是的:地球是聲,而在聲之中,包含著所有可能的表達,實際地顯現幻境並活它如同它是真的,因此你可以學到什麼是你的創造的後果。

所以,讓我們再看它一次。我們的問題是什麼?我們的問題是由存在我們之間如同分離的人格的摩擦流出的我們的能量的知覺的想法。在那之中我們創造了一個生命是何物的概念然後我們經由叫做法律和道德和信念的系統經營它,在其中我們便創造了一個數位的世界,那存在於心智中,在此期間我們忽略了在物質中的真正的事物。然後我們因此沒有給予物質價值,然而我們害怕失去我們的心智自我。

那心智狀態已創造了今日所是的世界。那是我們的問題。那是必須要去停止的點。不是物質肉身。物質的現實是非常酷的。而我們心智的現實已相當的被搞砸了。
現在去想像,當你死了如同一個心智自我的後果的外流,由物質現實的觀點而言,你不再存在,然後你成為不比一個思想更多的,你已成為的外流。然後你成為一個思想的思想。然後一個思想的思想的思想。

今日的一般人類存在有如比他們自己的思想更少。那是為什麼在他們自己裡面-心智裡面-他們的思想有力量去質疑他們。
所以如果你在你的心智中有一個與你自己的對話,在那兒你的思想有能力將你減至一個比物質少的恐懼或焦慮或感覺的經驗之中-然後你比你的思想更少。

相當被搞砸了,錯覺的存在,那個現在被放在一個神奇的脈絡之中:那顯然的你有一個選擇去成為如此。像這樣的選擇是存在於你自己的心智投射,而在其中你有一個超級英雄的全像投影經驗,例如,你在你自己的心智投射自身之中是超人。在那裏你可以做任何事,因為它無法影響物質。

常識存在於物質之中,那在所有的物質(各部分)之間是普同地感知(譯註:即常識的另一說法)以支持它自己。現在想像我們在這世界上的真正本性-本性操作的方式-是一個我們的數位自我,我們心智投射的自己的顯現。而我們已失去了與物質完全的接觸。那是什麼,緩慢而確定的,大部分在這裡的物質正忙著死亡,正在耗盡中。就如同我們正在滅絕中。

我們做為一個真正的存有正在滅絕,在那之中我們僅在最後變成:一個思想,一個投射的數位自我,它在無論任何現實中沒有存在。然後我們被搞砸了。而你不能信任那些,因為-你可以信任你的心智嗎?你無法信任你的心智,因為你的心智將形成意見,也將會被一個單一的能量來源所影響。

所以如果你是兩個存有在溝通:你在高度警戒中,另一個人是在高度警戒中,你在給彼此丟出意見然後試著形成一個同盟或者你創造一個戰爭-心智的。然後你將相應地顯化你的經驗。然後那存有可以說一個字或朝一個方向移動,然後你將立刻說:"喔!他們到底在說什麼?他們在把我當傻瓜嗎?喔,他們正要試圖說服我。我不會同意。"

你用多重的方式使用你的投射,但沒有一個是真的,因為它在物質肉身上不是真的,它不是在這裡所是的脈絡之中。而已經發生的是:你已經獲取了物質肉身上的能量而你已經將它轉換成為它自己的投射,它現在是一個投射的能量,而你已成為這個投射的能量,它基本上就像一個光的折射。不是真的。它不是那個光,它是一個光的折射。它是在那裏的光束。它不是實際的光。而你相信那光束是你而你試圖去回到那真實的光-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它是向前流動的。你無法回去。

你必須停止。然後你必須與在這裡的合併,去真正地能夠結束你的幻覺。更加奇妙的是,在你的自我創造的脈絡之中你已將生命貶值到這樣一個程度,那是,看一下:你對於在存在中的任何人以及他們真正在物質肉身所經驗的事情不屑一顧-那些是真實的,那些是物質肉身的。因此,正由這事實中,你已經對你的刪除,對你的不存在,給予了准許。因為你忽視任何其他事物如同不存在。而在那單一行動中,你已准許了你的結束。

那如今正相應地顯現出來。
了解嗎?有任何問題嗎?清楚嗎?謝謝。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能量-能量和幻覺如同量子現實如同未來

帖子Tanya Chou » 周四 9月 29, 2011 10:07 am

能量-能量和幻觉如同量子现实如同未来(Energy and Illusion as Quantum Reality as the Future)

好的,那么我们来看看这个关于能量的情况。
是什么在我们存在的脉络中造成了我们的问题?
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由物质宇宙中显露。由那称为"显现"中-那便是这里。因此是物质的宇宙。在我们由它的显露中,我们是以一种像是能量脉冲的方式来自于它。

因此在开始时,他们将对你解说,例如你查看并研究在这个宇宙的这里的种族-每一个人是如何由行星中浮现。而后当你死时,你回到那行星。例如-当我们发现阿奴(Anu)-嗯,所有天界的存有-我们开始回去:我们查看了阿奴的祖先们。我们发现他们在行星中。他们存在如同一个铭印,如同能量的活动的历史。

因为能量总是改变形式但它总是同样的能量。所以在次元界,它会有一个不同的铭印。
当你例如在吃食物,你在吃的食物是,我们说,来自植物,但那植物是由被放回泥土的屎中衍生它的能量,而因此它一样是能量-它只是它的另一次元。

那是你的多重次元性在物质肉体上的运作。
所以如果你真的回到在物质现实中的任何单一点,你将可以去发现它所有的次元-那表示那些已经存在如同先前的-是你的量子现实如同你经验它为一个物质现实以及如同你接触它已经如何经由你称为时间的而进展-但它只是在一个连续的永恒存在的过程之中的作用性,在那儿它仅改变形式,由能量到能量。这是说它改变物质(substance),它由一个形式到另一个形式改变它的性质。但是你可以回去在那之中并实际上回溯至它的源头。意指:它由哪里来以及他如何移动-那是类似于前世和历经了时间的一个人的存在。

比起能量的连续改变/转型,"时间"并非真的被测量如同任何其他事物。(能量=那曾是它的物质的)。
在那之中我们变得觉知。我们变成一个能量的能量。在那觉知中我们创造了一个心智。那心智基本上是我们想尝试去了解由在这里的这个显露之中我们的存在。

一切总是好的,因为,由一特定的观点,如果你已在全体的利益之内从事,或,引导,那是没有冲突,没有摩擦的必要的,因为能量简单而言是在存在的关系之中的转型。存在中的关系是在它由如同它所有的形式的定义之中,那是它之后分开了,于是释放出能量-它是例如溶解,或例如燃烧。

我们全部都存在于你可以叫做量子的一个现实中,一个量子的现实,在那儿万物是在一种立即的方式,然而我们可以在我们的连续的表达中经验我们自己。
在那之中出现了一个滥用的过程。一个过程,在那儿有些人注意到他们可以对某些事形成一个观点,而那他们的观点,你可以说它是一个意见,是比另一个人的意见更有价值。在那观点之中,一个摩擦由两个观点之间发展。

这在两个观点之间的摩擦,现在是一个由它所来自的同样能量的另一个次元的显现,它已变成个人化并由在所有存在的之中的物质能量的整体运动之中分离开了。
在被创造的脉络的关系之中,一个摩擦在两个观点/意见之间产生。那摩擦创造了(能量)或允许了能量显露而它是分离的,那可被引导成为个人化的能量-那你可以在今日称为思想。

在那之中我们创造了我们的幻觉。一旦我们开始使用那思想-那看不见的,那没有回到它的来源的分离的改变的知觉的能量-我们开始去创造幻觉。然后我们开始捕捉那真实的能量成为一个幻觉并逐渐的消费这个宇宙。历经了亿万年,如你现在说,我们已像那样地消费了整个宇宙。
必须找到一个解决方式。因为能量的真实性质,那已被创造为一个心智的能量,如同一个个人化的错觉的能量。

在那之中意味着,等同如一,是限制于一个单一点中,那使得在三点关系的脉络中的个别形式的显现成为可能。因为关于一件事的一个观点,一个意见的出现,在与另一个点的观点的冲突中:创造了一个三点关系。
在冲突中的两点创造了一个燃烧点,一个摩擦点而产生能量。另一层次的能量,那能量便是我们今日活出成为人格的能量。

那显然地使得你会称为的三次元的自动产生成为可能。因为那是我们创造三次元为一个系统的方式。

那是一个错觉的事实无关紧要。因为在那之中我们变成那分离的意见,那我们自己的想法。当我们变成我们自己的想法,我们创造了你今日所拥有的。在实体、存有中,甚至在物质肉身中,存在于非如同物质的。

你存在如同你的物质自我的心智投射。因此,你变成一个数位的自己。一个包含了意见、数位、象征在其中的自己。那不是物质的。
因为,要记住,如果我们回到阿奴和他们的故事,他们由行星中拿取象征-他们拿了行星的碎片并由中制造符号-那于是造成了一个意见-他们创造了一个想法。

然后那想法变得重要而你关于那想法的意见变成你的心智投射,你的错觉,你的幻觉=你所相信你自己是的,那便是我所说的人格。
这个人格将为它的存在打拼,而它的存在便是以拥有某个想法,而那和另一个想法冲突的方式,在这二者之间的摩擦已创造出了如其今日存在的"系统"。

我们然后据此为那系统制定规则,那便是存在于今天的法律和道德和信念-我们然后便依附于它们,我们已将之放回进入符号,那是书写,使之成为我们的法律,然后我们将我们自己束缚在上面。
因为这个理由某件事物必须被创造,一个空间。那是地球。最终极的恐惧。

在我们创造心智之前,由一个如同我们今日具有的观点,恐惧可曾存在?没有。恐惧并不存在如同那样。恐惧开始存在,如同它今日的存在,在那片刻我们开始害怕失去我们的看法,那我们相信是我们自己但却不是真正真实的!因此你无可避免的会失去那看法因为它不是你所是的。
但当那刻你相信那是你全部所是的,那么显然的那看法在当时不再存在,你也不再存在。

那是我们如何创造了我们的结束,那是我们当前活出来的。我们现在正接近时间的终点,那是说我们正达到那个点,在那儿我们不能再建立这个永续的,这个我们自己的想法,因为们已经创造了,实际上,以每个可能的方式,一个冲突的形式,在此处我们无法信任彼此而活在惧怕彼此之中。

因此我们已变成仅是心智的投射,包含在肉身之中,那将物质肉身吸干直到它死亡,然后那留下的心智投射是你最后在死后生命所成为的。在那之中你基本上是绝对的无能。

所以除非你实际上在死后生命刻意地放弃你的存在-在了解到你已变成实际上一个幻觉的能量之中-你让它走。那是说你给回你已允许的你去变为它的来源,那便是物质。因此你变成在那物质中。

你已相当地搞砸了永恒。由一个特定的角度来看这是很酷的因为你现在在现实中已经没有任何影响了。你只是单单的不存在。

由此角度-现在想像,由这全部中浮现的问题:那你已成为的性格的心智投射便已由它(自己)的实体创造出来了,那便是系统。这些系统已经在某方面变成活的,因为,你知道,你已由最原始的能量的角度而言改变了它的能量,或者它是能量的投射,他是像一个波,它是一个流出,它是一个镜像效果。它不是原始的能量。它像是由它之中拿出一个图像并相信那图像是真的。那是心智系统操作的方式。

现在想像这些事情在地球之前便已存在,在更久之前,地球只是一个显现,在其中所有这些点已被带到一起,因此它可以被看见,而了解我们如何创造了这个现实,我们如何在本质上创造了我们自己。

所以因此,地球必须显现成为一个单一点,它便是:每一个人必须被一起带到这里,去插入实际显现的幻境中,那便是声,那便是地球所是的:地球是声,而在声之中,包含着所有可能的表达,实际地显现幻境并活它如同它是真的,因此你可以学到什么是你的创造的后果。

所以,让我们再看它一次。我们的问题是什么?我们的问题是由存在我们之间如同分离的人格的摩擦流出的我们的能量的知觉的想法。在那之中我们创造了一个生命是何物的概念然后我们经由叫做法律和道德和信念的系统经营它,在其中我们便创造了一个数位的世界,那存在于心智中,在此期间我们忽略了在物质中的真正的事物。然后我们因此没有给予物质价值,然而我们害怕失去我们的心智自我。

那心智状态已创造了今日所是的世界。那是我们的问题。那是必须要去停止的点。不是物质肉身。物质的现实是非常酷的。而我们心智的现实已相当的被搞砸了。
现在去想像,当你死了如同一个心智自我的后果的外流,由物质现实的观点而言,你不再存在,然后你成为不比一个思想更多的,你已成为的外流。然后你成为一个思想的思想。然后一个思想的思想的思想。

今日的一般人类存在有如比他们自己的思想更少。那是为什么在他们自己里面-心智里面-他们的思想有力量去质疑他们。
所以如果你在你的心智中有一个与你自己的对话,在那儿你的思想有能力将你减至一个比物质少的恐惧或焦虑或感觉的经验之中-然后你比你的思想更少。

相当被搞砸了,错觉的存在,那个现在被放在一个神奇的脉络之中:那显然的你有一个选择去成为如此。像这样的选择是存在于你自己的心智投射,而在其中你有一个超级英雄的全像投影经验,例如,你在你自己的心智投射自身之中是超人。在那里你可以做任何事,因为它无法影响物质。

常识存在于物质之中,那在所有的物质(各部分)之间是普同地感知(译注:即常识的另一说法)以支持它自己。现在想像我们在这世界上的真正本性-本性操作的方式-是一个我们的数位自我,我们心智投射的自己的显现。而我们已失去了与物质完全的接触。那是什么,缓慢而确定的,大部分在这里的物质正忙着死亡,正在耗尽中。就如同我们正在灭绝中。

我们做为一个真正的存有正在灭绝,在那之中我们仅在最后变成:一个思想,一个投射的数位自我,它在无论任何现实中没有存在。然后我们被搞砸了。而你不能信任那些,因为-你可以信任你的心智吗?你无法信任你的心智,因为你的心智将形成意见,也将会被一个单一的能量来源所影响。

所以如果你是两个存有在沟通:你在高度警戒中,另一个人是在高度警戒中,你在给彼此丢出意见然后试着形成一个同盟或者你创造一个战争-心智的。然后你将相应地显化你的经验。然后那存有可以说一个字或朝一个方向移动,然后你将立刻说:"喔!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他们在把我当傻瓜吗?喔,他们正要试图说服我。我不会同意。"

你用多重的方式使用你的投射,但没有一个是真的,因为它在物质肉身上不是真的,它不是在这里所是的脉络之中。而已经发生的是:你已经获取了物质肉身上的能量而你已经将它转换成为它自己的投射,它现在是一个投射的能量,而你已成为这个投射的能量,它基本上就像一个光的折射。不是真的。它不是那个光,它是一个光的折射。它是在那里的光束。它不是实际的光。而你相信那光束是你而你试图去回到那真实的光-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它是向前流动的。你无法回去。

你必须停止。然后你必须与在这里的合并,去真正地能够结束你的幻觉。更加奇妙的是,在你的自我创造的脉络之中你已将生命贬值到这样一个程度,那是,看一下:你对于在存在中的任何人以及他们真正在物质肉身所经验的事情不屑一顾-那些是真实的,那些是物质肉身的。因此,正由这事实中,你已经对你的删除,对你的不存在,给予了准许。因为你忽视任何其他事物如同不存在。而在那单一行动中,你已准许了你的结束。

那如今正相应地显现出来。
了解吗?有任何问题吗?清楚吗?谢谢。


回到 “Desteni 常見問題”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