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這裡

Tanya Chou
帖子: 113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這裡-這裡

帖子Tanya Chou » 周四 9月 29, 2011 10:00 am

這裡-這裡(HERE)

我怎麼能同時在這裡和那裏,而那裏又是這裡?
我將以我已經在次元的存在中所經驗的來做解釋:
我離開我的身體進入次元存在去問白光一些問題,那時我們決定直接到達存在的"源頭",可以說是-為了弄清楚關於存在的本質。
酋長(譯註:當時Bernard的指導靈,但現在已經沒有指導靈的存在了)在我的身體裡-坐在Bernard旁邊,正和他抽菸喝咖啡。

我在次元的存在中坐在白光之前,白光在那階段是我們以為的"神"。那白光-顯現如同一個巨大而伸展至無限的白牆。

當我站在他面前-正要問一些關於到底在次元存在中是怎麼回事,關於它如何被存在接受和允許,以及關於地球的問題-為什麼天界的狀態和地球沒什麼兩樣-而突然地-我看見Bernard在一瞬間站在我面前如同白光。然後便是黑暗,在其中出現了"指導靈"們坐在一個有著紅與紫結構的講壇上。

我所不知道的,是當我正接近在次元存在的白光之時;就在那同一片刻-Bernard
決定"將白光帶入"他之中,如同他,去找到白光實際上的真實面貌,經由站在等同如一於它,將它帶進入他之中如同他。因為他了解到白光仍然是一個分離的顯現-而在這之中,領悟到-為什麼要"到那裏"去問它問題-只要簡單的帶它到這裡如同他自己然後直接地詢問如同他自己。

所以我站在白光之前,正要去問問題-那時刻正是Bernard在他的身體裡,而在我身體裡的酋長坐在他旁邊-站在如同白光在如同他自己之中-當時在那行動之中,在做那件事的片刻中,站立如同白光=我看見他在次元界如同在我前面的白光。

所有這些-是突然的發生,並且相當無預期的,因為我在這裡-想要和"神"說話,向"白光"澄清一些與存在本質有關的事-而白光,"神"的真相,被揭發為僅是"指導靈"的存有-次元存有們-所編奏出的整個如同白光的操作,而那只是一個程式設計。

如何/為什麼"白光"的設計"消失了"-在當Bernard將它放在他之中站立等同如一於它的片刻-是因為白光設計是"能量基礎"的,因此並非等同如一作為如同Bernard所站立的,作為聲,等同如一,因此,"白光"的"真相"被揭發了-因為"能量"不是等同如一於聲的-因此,它便不是存在,因為"能量"自身轉換成為聲=因此=消失。因為聲是那站在這裡的-而能量無法站在如同那在這裡的,因為能量是一個"經由摩擦創造的運動"如同分離。經由此=白光的"真相"揭露為它只不過是一個能量的程式設計而不是一個真實的平等一體的顯現如同生命如同聲。

因此,提供一個觀點關於Bernard如何能夠當實際上在身體的這裡之時,站在我前面如同在次元存有中的白光:

在Bernard之內,例如-在物質肉身中-在那片刻中,應用了站在等同如一-如同顯現在作為次元存在的白光的物質肉身行動-這個如此做的行動-是在這裡完成的。在"萬事萬物無處不在這裡"的領悟之中。意指-在如同每一個之中-全體存在如同我們用我們的人類肉眼所看見而知覺到存在於"在那兒的"-存在這裡如同我們自己,等同如一。

所以-白光,顯現在"那兒"的次元存在之中-而那存在如同,例如,Bernard之中-因此,白光被顯現為"那裏"如同這裡-這是為什麼-我可以看見Bernard站在如同白光在次元存在之中,就在他站在如同白光等同如一於在物質肉身中完全一樣的那刻。所以,站在如同白光在物質肉身的等同如一的行動中-可以在當我站在白光的實際顯現之前的時候,在次元存在中被直接的看見和經驗。

也同樣的,例如-我可以與次元存有們溝通。因為次元的存有是在這裡在如同我之中-例如莉莉(Lilly)-也許正作為一個在義大利或羅馬的人類中。在這裡在如同我之中-我直接地與她溝通-我不必"離開我的身體"去義大利/羅馬她所在的地方去與她溝通-她在這裡在如同我之中-如同我在這裡在如同她之中。

因此-我們總是實際上只在這裡:無論我在"哪裡"。是的-你也許處在一個特定的位置中,在這個肉身顯現的存在之中,然而要了解-在那位置之內,那個配置(allocation),那個"你的所在":是這裡-因為你在這裡。而在如同你之中的,是這裡-存在著全體和萬物和每一個人如同存在。因此是為什麼,例如-Bernard是在肉身的這裡,站在如同白光在這裡如同他-而我可以看見他站在如同白光在次元存有之中=因為他在那片刻-站在如同白光如同這裡-而顯現如同他在肉身中,也在同一時刻在次元的存在之中。

因此-"我在這裡,如同"那裏"-而那是這裡"。一個實用的例子:
我在這裡如同白光在肉身中,它顯現為在次元的存在的"那裏"-但因為他在這裡如同我等同如一-我在"那兒"如同這裡如同白光在次元存在之中。

另一個例子-是當我在次元的存在之時我可以和Bernard溝通-他在次元的存在站在我面前,當時他正在肉身中與另一個在我身體裡的存有溝通。
例如:我會在次元的存在與他溝通,他和我在那裏-雖然不是經由"離開"他的身體",但經由這裡的原則:這裡無所不在,我在這裡,因此-我無所不在如同這裡。所以-他會例如,當我正在次元的存在之時在次元存在對我說話,同時正在與一個在我身體中的存有有一個全然不同的對話。然後,當我回到我的身體-在肉身中坐/站在他面前=他說著如同對我在次元的存在時完全一樣的話。所以-他在這裡-等同如一-在肉身中如同次元存有。因為在這裡之中-事實上,實際上-站立等同如一於這裡,在其中萬事萬物無處不在這裡如同你-你在這裡如同存在並可以因此,例如-在這裡與我在次元的存在,說著特定的話,而同時在肉體的這裡=說著完全一樣的話。
我的部落格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
http://chouchihying.blogspot.com/
我是一個Desteni我進程(DIP)的生活教練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

Tanya Chou
帖子: 113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這裡-這裡

帖子Tanya Chou » 周四 9月 29, 2011 10:04 am

这里-这里(HERE)

我怎么能同时在这里和那里,而那里又是这里?
我将以我已经在次元的存在中所经验的来做解释:
我离开我的身体进入次元存在去问白光一些问题,那时我们决定直接到达存在的"源头",可以说是-为了弄清楚关于存在的本质。
酋长(译注:当时Bernard的指导灵,但现在已经没有指导灵的存在了)在我的身体里-坐在Bernard旁边,正和他抽菸喝咖啡。

我在次元的存在中坐在白光之前,白光在那阶段是我们以为的"神"。那白光-显现如同一个巨大而伸展至无限的白墙。

当我站在他面前-正要问一些关于到底在次元存在中是怎么回事,关于它如何被存在接受和允许,以及关于地球的问题-为什么天界的状态和地球没什么两样-而突然地-我看见Bernard在一瞬间站在我面前如同白光。然后便是黑暗,在其中出现了"指导灵"们坐在一个有着红与紫结构的讲坛上。

我所不知道的,是当我正接近在次元存在的白光之时;就在那同一片刻-Bernard
决定"将白光带入"他之中,如同他,去找到白光实际上的真实面貌,经由站在等同如一于它,将它带进入他之中如同他。因为他了解到白光仍然是一个分离的显现-而在这之中,领悟到-为什么要"到那里"去问它问题-只要简单的带它到这里如同他自己然后直接地询问如同他自己。

所以我站在白光之前,正要去问问题-那时刻正是Bernard在他的身体里,而在我身体里的酋长坐在他旁边-站在如同白光在如同他自己之中-当时在那行动之中,在做那件事的片刻中,站立如同白光=我看见他在次元界如同在我前面的白光。

所有这些-是突然的发生,并且相当无预期的,因为我在这里-想要和"神"说话,向"白光"澄清一些与存在本质有关的事-而白光,"神"的真相,被揭发为仅是"指导灵"的存有-次元存有们-所编奏出的整个如同白光的操作,而那只是一个程式设计。

如何/为什么"白光"的设计"消失了"-在当Bernard将它放在他之中站立等同如一于它的片刻-是因为白光设计是"能量基础"的,因此并非等同如一作为如同Bernard所站立的,作为声,等同如一,因此,"白光"的"真相"被揭发了-因为"能量"不是等同如一于声的-因此,它便不是存在,因为"能量"自身转换成为声=因此=消失。因为声是那站在这里的-而能量无法站在如同那在这里的,因为能量是一个"经由摩擦创造的运动"如同分离。经由此=白光的"真相"揭露为它只不过是一个能量的程式设计而不是一个真实的平等一体的显现如同生命如同声。

因此,提供一个观点关于Bernard如何能够当实际上在身体的这里之时,站在我前面如同在次元存有中的白光:

在Bernard之内,例如-在物质肉身中-在那片刻中,应用了站在等同如一-如同显现在作为次元存在的白光的物质肉身行动-这个如此做的行动-是在这里完成的。在"万事万物无处不在这里"的领悟之中。意指-在如同每一个之中-全体存在如同我们用我们的人类肉眼所看见而知觉到存在于"在那儿的"-存在这里如同我们自己,等同如一。

所以-白光,显现在"那儿"的次元存在之中-而那存在如同,例如,Bernard之中-因此,白光被显现为"那里"如同这里-这是为什么-我可以看见Bernard站在如同白光在次元存在之中,就在他站在如同白光等同如一于在物质肉身中完全一样的那刻。所以,站在如同白光在物质肉身的等同如一的行动中-可以在当我站在白光的实际显现之前的时候,在次元存在中被直接的看见和经验。

也同样的,例如-我可以与次元存有们沟通。因为次元的存有是在这里在如同我之中-例如莉莉(Lilly)-也许正作为一个在义大利或罗马的人类中。在这里在如同我之中-我直接地与她沟通-我不必"离开我的身体"去义大利/罗马她所在的地方去与她沟通-她在这里在如同我之中-如同我在这里在如同她之中。

因此-我们总是实际上只在这里:无论我在"哪里"。是的-你也许处在一个特定的位置中,在这个肉身显现的存在之中,然而要了解-在那位置之内,那个配置(allocation),那个"你的所在":是这里-因为你在这里。而在如同你之中的,是这里-存在着全体和万物和每一个人如同存在。因此是为什么,例如-Bernard是在肉身的这里,站在如同白光在这里如同他-而我可以看见他站在如同白光在次元存有之中=因为他在那片刻-站在如同白光如同这里-而显现如同他在肉身中,也在同一时刻在次元的存在之中。

因此-"我在这里,如同"那里"-而那是这里"。一个实用的例子:
我在这里如同白光在肉身中,它显现为在次元的存在的"那里"-但因为他在这里如同我等同如一-我在"那儿"如同这里如同白光在次元存在之中。

另一个例子-是当我在次元的存在之时我可以和Bernard沟通-他在次元的存在站在我面前,当时他正在肉身中与另一个在我身体里的存有沟通。
例如:我会在次元的存在与他沟通,他和我在那里-虽然不是经由"离开"他的身体",但经由这里的原则:这里无所不在,我在这里,因此-我无所不在如同这里。所以-他会例如,当我正在次元的存在之时在次元存在对我说话,同时正在与一个在我身体中的存有有一个全然不同的对话。然后,当我回到我的身体-在肉身中坐/站在他面前=他说着如同对我在次元的存在时完全一样的话。所以-他在这里-等同如一-在肉身中如同次元存有。因为在这里之中-事实上,实际上-站立等同如一于这里,在其中万事万物无处不在这里如同你-你在这里如同存在并可以因此,例如-在这里与我在次元的存在,说着特定的话,而同时在肉体的这里=说着完全一样的话。
我的部落格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
http://chouchihying.blogspot.com/
我是一個Desteni我進程(DIP)的生活教練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


回到 “Desteni 常見問題”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