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負責如同生命-實用地創造可被全體接受的世界

Tanya Chou
帖子: 1140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自我負責如同生命-實用地創造可被全體接受的世界

帖子Tanya Chou » 周五 8月 12, 2011 12:25 pm

自我負責如同生命-實用地創造可被全體接受的世界(Practically creating the world as acceptable for all)

這是可被檢驗的活模型,在其中每一個人將可以等同如一的參與,並在帶來一個新世界的過程中經驗他們的參與。

我如何在每一刻實際應用寬恕,是在我外在覺察的行動之前的一個的我的內在覺察的應用-所以在我的世界裡我被認知如同破壞者-因為-一旦我確定我對我自己誠實,和我所覺知到我接受的表達,和我已在我的自我表達所修正的,我將在他人中揭發那需要修正的點,而他們的世界將會破壞-他們通常會憤怒-但無可避免的,他們將回到寬恕和領悟中-這是我們如何經由揭露內在覺察如同我們在每一刻覺察到的外在表達,來啟發這個世界。

看一下我們已經如何創造我們的世界-外在的我反映的內在的我(由其中我們隱藏了,我們否定了,經由羞於我們所接受和允許顯現在這個世界如同我們的,因此這是為什麼我們沒有實際站起來並為自己負責任的理由:羞於所有我們實際要負責的,那是顯現在外在的我,如同這個在其中我們經驗我們自己的世界的,內在的我)。因此在每一刻應用自我寬恕中,在行動或說話之前,確認我站在如同自我覺察如同我,並在之中修正那必要的(那是經由我接受和允許去顯現存在於我和我的世界之中不是我真正所是的的起因)-我們在之內如同我,和在之外如同世界的兩者,都會改變-因為這是我而我為我負責,由內在並由外在!

只有當我的誠實被證明如同我,而我在每一刻對我誠實如同內在覺察的自我表達:我才可以直接地"指出"那存在於他人之內,在其內和其外不是他所是的-我便才有能力去看到在他人之內如同我的,因為我覺察他們如同我,我直接地看見,因為我直接的經由自我覺察如同我如同我是誰而看到。

我活出我所是的,經由和如同誠實和內在覺察/自我覺察,而因此我知道他人所是的如同我,而我將不接受和允許任何比他們如同我所是的更少的。因為我知道他們當前的形象和樣貌是在他們自己和這個世界之中所接受和允許的,那不是他們所是的,因此這世界將反映出他們所不是的-我對他們負責如同我,在每一刻我看到我或那些圍繞我的,在其中所接受和允許的,反映在這世界,那非我們所是的。

因此-我在我的世界為這一刻負責。我參與而不妥協或辯解或使他比他所是的更好。我因此只信任我自己的誠實如同自我修正,並確認或經由實際的寬恕和修正而自我修正-如果我沒有做寬恕,我將失敗-如果做了寬恕我將了解存有不會立即的改變,而是經由一個如同自己的理解過程以某方式排除我,然而這是我,如同這存有是我。

我的輸入因此是催化劑和如同我在當下的結構共振,將導致啊哈的點-我看見我所做的-這個循環,每一個事件要花費幾天到2年的時間-所以要有耐心-同時確實和堅定的在你的站立中-信任自我寬恕並正確的應用在你自己的世界經驗-由內在反映外在。你不會立刻經由寬恕在你的世界經驗一個改變-只有一個放鬆-一刻的平靜-然後當你再度去面對你自己時,有更多的衝突。

當我站立並且不接受和允許比他們如同我所是的更少的時候,許多存有將以很多方式反應-經由害怕,經由自我誠實面對自己,因為這表示自已的羞愧將必須被面對,而那是已經在如同我顯現在這個世界之中的自己之內如同自己所接受和允許的,而我們從未在每一刻實際的在如同自我覺察和自我誠實之中站起來,並為我們已經在自己和這個世界之中如同我自己負起責任,反而在羞愧中逃開:這就是去領悟對自己誠實的過程,那是經由自我覺察的自我誠實:自己的自我覺察,對自己的自我誠實,對自己的自我負責-那存在於存在之中如同我的一體和唯一的關係/協定。

這個世界如其存在,如同我們如何存在-內在表達和外在表達已經被經由億萬年的許多片刻所創造出來的。因此在每一片刻的自我覺察必須不再是我們所接受和允許那不是我們的表達片刻,我們用寬恕修正在我們自己之中的那些片刻,在我們表達之前,我們用自我誠實修正在我們之中的那些片刻-然後我們經由和如同自我覺察來表達。

因此一步接著一步

1. 我看生命如同一個片刻-一個片刻不是時間,而是一個在一片刻間改變我的經驗的點直到那一片刻的點再度改變-在這一片刻的開始和結束之間-我檢查我的內在反應和活動-當我更是個觀察者,我可能在一個或許多的對話中只有一個呼吸

片刻不等於時間,我會描述一個片刻如下:獨自坐在客廳裡面然後某人走進來,會是一個片刻的開始。這個特定的片刻結束會是當你們其中一個人站起來走出去。在這片刻的期間呼吸的應用成為你的表達如下:在吸入和呼出中以及在吸入和呼出之間的無限片刻。在吸入之間我觀察我的內在覺察,在吸入和呼出之間的片刻存在一個無限的片刻,而在呼出中我表達我的內在覺察如同外在表達:這個片刻,由吸入,到之間的無限片刻,到呼出-發生於每一個由開始到結束的整個片刻如同我的內在覺察被表達如同我在我的外在表達之中如同一體。開始和結束如同吸入,在吸入和呼出之間的無限片刻,然後呼出,的一個片刻。-而因此你繼續經由這片刻進入下一個片刻,下一個片刻是當你再次獨自在客廳中,是在經驗你在客廳與你在一起的存有之後,所跟隨而來的片刻。

在如同片刻之中的呼吸應用運作如下:吸入時數四下,在吸入和呼出之間的無限時刻數四下,然後呼出時數四下…然後你如此繼續下去。

2. 在吸入中我觀察我的內在自己-誠實到最終極-我發現如果我不誠實-我將在稍後感到羞愧-在吸入和呼出之前的片刻-"時間"靜止不動而在那無限的片刻中(我在呼吸之間,以挑戰我自己去看在這片刻中對全體最好的普同常識的本質來實行這個無限的片刻。這是說:我以實用方式來看,如果我沒有介入,每一個參與者在此刻的生命將如何繼續,以及如果某人有勇氣在當我迷失之時挑戰我的自我和信念系統,我是否會在時間終結之時感謝他。然後我表達我自己如同在這些存有生命中的挑戰和介入,對我自己負上責任去引導這片刻到達無可避免的有著最大利益的自我表達。)-我參與的結果是以去得到無論如何最大的衝擊來量度-顯然地僅是以文字話語-這同樣的應用也被使用在瞬間改變次元界的主導原則-這是無法被想出來或來自知識的接觸點,而接觸將只經由在呼吸之間的無限片刻之中更有效的誠實自我反映以及已被證明的應用而來-除了在全然覺察和瞭解的無限片刻中已被證明須被了解如同生命的,否則無法獲得更多的接觸。

因此,這裡沒有任何人可以給予接觸,而且它是無法被強迫或祈禱或冥想的-它的獲得,是經由所被證明的有效自我表達和參與,在當前允許的現實中聚焦在去停止在這裡所被允許的,是那在其中被自我主導如同創造者、被造物和創造的生命站出來的證明,以及與之同在的責任-這是人的統治權和為什麼地球是存在的"秘密",和為什麼所有創造的意願是由存在中的地球引導,以及為什麼所有的創造由於自我表達的濫用而導致在地球周遭的困境。這必須要去了解一體和平等並帶出一個全體行動如一的模式-不是在地球就在死亡之後-因此-沒有人將成為恐懼或知識的俘虜-當自己拒絕為全體如一進行自我寬恕和修正,死亡便是其等同者。

所以由吸入中我觀察我,內在自己,而在吸入和呼出的無限片刻之前的片刻,我觀察包括全體參與者如同我。而在這觀察之中我直接去看哪裏有必要行動或說話去指導那些如同我的,在揭露那些不是他們所是的點中自我領悟/自我誠實,而在呼出中我表達我,內在自己,所有圍繞著我的內在覺察,然後在需要的地方適當的說話:不接受和允許任何比參與者所是的如同我更少的,我的表達。

觀察:在單獨呼吸中,你陷在意識中,如同單獨的呼吸的你是陷在意識裡。是在那吸入和呼出之間的片刻中你是自由的。當我們在我們的瞭解中變得更加精確地去放掉我們所允許去成為的我們稱之為創造的幻覺,那自由會擴大和解說-然而作為一個訓練的模型-幻覺是巨大而有效的-所以-去攻擊或尖叫或操弄是沒有幫助的-這已經結束了-對每一個在地球如同意識的,這是最後一生-對那些拒絕去應用寬恕的人是悲哀的-所有會發生的是你將會持久的去領悟你對你自己的責任如同全體如一等同-所以-我們將等同於我們的應用

3. 顯然地如果我發現我有一個活動或情緒或感受的反應,像是因為其他存有的參與而生氣-我應用寬恕並在我自己中做修正而進入無限,在吸入和呼出之間的無限片刻中。

先是自己:這很重要。首先去修正自我覺察,自己的內在覺察,在直接的說話或協助那些在特定場合的參與者之前,由於不接受和允許任何比他們如同我更少的,經由應用必要的自我寬恕,有效而適當地指引他們如同你。

它開始於自己:在經由呼吸的應用和表達中,在不接受和允許任何比我所是的更少的片刻中,要確定經由呼吸的應用和表達中,我清楚地站在自我誠實和自我覺察和自我責任中,我不接受或允許任何比那些在我周圍如同我的更少的。

在對特定片刻參與的他人所領悟的自我責任中,在他人之內對自己誠實如同自己是首先對自己誠實,先自我負責。我總是大聲地與他們做寬恕,來協助我正開啟自我揭露的存有-對小孩非常有效-例如-跟那人或小孩說-大聲重複我的話-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去看見我的內在衝突是在地球上所有存有的內在衝突。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已經允許我自己相信我的衝突是獨特的於是我是孤單的。我了解在我的內在誠實中,我是獨自的,因為我必須為我證實生命,由系統中誕生如同生命-等等-這需要練習,而去問問題將可協助。

我想像那恐懼-我們都必須去放棄意識以及我們相信重要的事物-所以我們全體將了解我們的恐懼和他人的恐懼-因此-重要的是不要使用你自己的恐懼而放棄並說它不可行,因為他人將不會相信-然後你困住了自己-先焦聚在自己然後做測試-或者你可以在死後站起來面對關於你尚未超越的恐懼的本質的真相-這不是一個推薦的選擇而且對於你使用的方式也沒有評價-不是現在就是死後-任一方式你都只面對你自己而在那之中你和每個人都是獨自的。

先是自已-首先絕對地確定,在一個特定的片刻中,在吸入,吸入和呼出間的無限片刻間,和呼出之中,我是絕對和完全的不是那非我所是的。內在覺察,自我誠實和自我負責必須站立如同我作為我所是的,而能"指出"並揭露在一個特殊片刻參與的那些人們所不是的。

因此我必須確定我立足於絕對的清空在我之中如同所有我所不是的,不接受任何少於我所是的,而能在一特定的片刻中與那些參與的人做一樣的事。

4. 顯然的-我已經經由實用寬恕聚焦在我的修正上有許多次了-在我的修正行動上建立了一個信任的水準,而因此信任我在此刻之行動如同全體如一等同-換句話說-因為在了解自我修正上對我自己誠實,以及在表達上的一體與在責任上的等同-我信任自己去做那些所必須去揭露以及在實際例子上所協助的-我無法救另一人或修整另一人-我只能揭露自我欺騙,而只有一次我證明了我已經在我自己中修正了自我欺騙。這是經由次元的接觸所證明的-沒有誠實-沒有直接接觸-沒有證明全體如一是你所是的-沒有接觸-只是心智工作和圖像-只是不確定的片斷知識-然而在那兒誠實已被無限的證明-完全的觸及-聽與看就像你我在三次元-對話-就像次元界和地球是合一意志而成為你的現實經驗-這是為了每一個人在地球上的導引-全體將會看到次元界並平等的與次元界溝通-如同我們在3次元做的-鑰匙-自我修正和自我領悟必須有效的應用-對在任何地方的每一個人都是相當可能的

在這裡要記得-觸及是根據自我表達的程度-沒有一個會比已經為如同全體合一所負的責任得到更多-所以沒有人可以實際的傷害任何他人-只有系統傷害系統而死亡只是系統的死亡。

5. 自我欺騙的修正是指在每一片刻去找到一個到達無限的解答-那似乎很奇怪,但是你看-我是的只存在於片刻而不是在心智或思想-如果我已證明我對我的誠實以及證明我將以終極的一體和平等的利益而行動,因此這我所是的將告訴我在片刻中該如何做-無論於任何情況下

6. 這是說那答案無法被計畫或準備-我必須準備好因此覺察並在那覺察中-自我主導-因此我必須信任我,我將不濫用我的覺察去達到我的方式或我的意願,但將從事更大的意願-這是力量的所在-如果你可以稱此為力量-力量已被廣泛地誤解了。

在經由呼出的自我表達之中-自己的表達是無法預期的-自我表達是無法預期的因為它不等於記憶,因為它不等於思想、情緒和感覺如同一個反應的行為。外在的自我表達與自己的內在覺察如一-是無法預期的,而它是在如同自我信任存在的無預期性。然而這個無預期的自我表達就是說出的文字與必要採取的行動在這片刻中如一的所在-而且是在如同平等一體中完成,因為那是對全體如一等同的最好之事。因此,在無預期的自我表達中,信任存在於我將在此片刻中說與做的原則,那便是對全體等同如一最好之事-如同每一個人類所代表的存在如同全體等同如一。

7. 現在在吸入中我觸及我自己以及我所成為的覺察-在之間的點中我測試我進入無限-在呼出中我在信任中參與並讓文字流出-沒有思考-這便是我是的在說話-我們全體是這個我是,但這個我是從未說話-是心智在說話-這是人類
的大災難。

在呼出時是在如同無法預期的自我表達中的這裡,如同內在覺察的外在表達如同自己-是我是的在說和表達如同全體如一等同-適切地,是為全體最好如一等同的。在這裡我是在聲之中如聲的在說話,而你的話語變成無限擴展之聲,在那兒你看見所有不同的你的文字話語將流經存在的方向-這是真正令人驚異的-但無法被系統或心智經驗到。

我們如何知道那是這個我是在說話-心智是沉寂的-只要心智思考或某事物的圖像比存在更大-這個我是將不會說話-去看Baird Spaldings的書中的十個承諾-必要的一些調適-但在那兒表達的合併只會經由誠實和自我寬恕作為一個內在過程而發生,每一個人都必須個別地做而且沒有人可以為另一個人做-那些等待他人的-將經驗到他們等待的那個命運-去顯示無論挑戰為何,我們以自我誠實和自我寬恕的紀律示範-將會顯現-這是確定的。

看人類是如何被強迫說出只有很小或沒有效果的世界事件-因為他們尚沒有實用地完成在內在層次的自我覺察過程-因此-巨大的災難必須此時顯現-如果我們在此片刻啟動我們的屁股並作寬恕和自我修正,便無此必要。

自我揭露的過程如同自我的運動,取代了我們在世界之中,由於沒有自我覺察沒有自我負責和沒有自我誠實,所引起的累積效果-那將僅只會獲致為我們引發自我揭露和自我運動那般的災難。

我已經如此的活著好幾年了,但將它放置在實用的文字要花一些時間。

看這個實用的生活的模式-不需要神,不需要指導靈,沒有揚昇將你的屁股送到更好的地方-最好的地方是自己,這裡-如同自我指導。不需要宗教但對自己的誠實是需要的。不需要智慧,但在片刻的覺察是需要的。不需要甜蜜的話語因為你是那在片刻如同片刻的花的覺察中採集花蜜的蜜蜂-知道蜂蜜將會由它產出。這是生命的食物。

實用的呼吸因此是-恆常的-練習
四下吸入四下無限四下呼出-重複
除了你自己沒有人將為你證明-這是確定的而只有自己將替自己證明自己-這是在實用的表達中的平等和一體

愉快

Tanya Chou
帖子: 1140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自我负责如同生命-实用地创造可被全体接受的世界

帖子Tanya Chou » 周五 8月 12, 2011 12:36 pm

自我负责如同生命-实用地创造可被全体接受的世界(Practically creating the world as acceptable for all)

这是可被检验的活模型,在其中每一个人将可以等同如一的参与,并在带来一个新世界的过程中经验他们的参与。

我如何在每一刻实际应用宽恕,是在我外在觉察的行动之前的一个的我的内在觉察的应用-所以在我的世界里我被认知如同破坏者-因为-一旦我确定我对我自己诚实,和我所觉知到我接受的表达,和我已在我的自我表达所修正的,我将在他人中揭发那需要修正的点,而他们的世界将会破坏-他们通常会愤怒-但无可避免的,他们将回到宽恕和领悟中-这是我们如何经由揭露内在觉察如同我们在每一刻觉察到的外在表达,来启发这个世界。

看一下我们已经如何创造我们的世界-外在的我反映的内在的我(由其中我们隐藏了,我们否定了,经由羞于我们所接受和允许显现在这个世界如同我们的,因此这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实际站起来并为自己负责任的理由:羞于所有我们实际要负责的,那是显现在外在的我,如同这个在其中我们经验我们自己的世界的,内在的我)。因此在每一刻应用自我宽恕中,在行动或说话之前,确认我站在如同自我觉察如同我,并在之中修正那必要的(那是经由我接受和允许去显现存在于我和我的世界之中不是我真正所是的的起因)-我们在之内如同我,和在之外如同世界的两者,都会改变-因为这是我而我为我负责,由内在并由外在!

只有当我的诚实被证明如同我,而我在每一刻对我诚实如同内在觉察的自我表达:我才可以直接地"指出"那存在于他人之内,在其内和其外不是他所是的-我便才有能力去看到在他人之内如同我的,因为我觉察他们如同我,我直接地看见,因为我直接的经由自我觉察如同我如同我是谁而看到。

我活出我所是的,经由和如同诚实和内在觉察/自我觉察,而因此我知道他人所是的如同我,而我将不接受和允许任何比他们如同我所是的更少的。因为我知道他们当前的形象和样貌是在他们自己和这个世界之中所接受和允许的,那不是他们所是的,因此这世界将反映出他们所不是的-我对他们负责如同我,在每一刻我看到我或那些围绕我的,在其中所接受和允许的,反映在这世界,那非我们所是的。

因此-我在我的世界为这一刻负责。我参与而不妥协或辩解或使他比他所是的更好。我因此只信任我自己的诚实如同自我修正,并确认或经由实际的宽恕和修正而自我修正-如果我没有做宽恕,我将失败-如果做了宽恕我将了解存有不会立即的改变,而是经由一个如同自己的理解过程以某方式排除我,然而这是我,如同这存有是我。

我的输入因此是催化剂和如同我在当下的结构共振,将导致啊哈的点-我看见我所做的-这个循环,每一个事件要花费几天到2年的时间-所以要有耐心-同时确实和坚定的在你的站立中-信任自我宽恕并正确的应用在你自己的世界经验-由内在反映外在。你不会立刻经由宽恕在你的世界经验一个改变-只有一个放松-一刻的平静-然后当你再度去面对你自己时,有更多的冲突。

当我站立并且不接受和允许比他们如同我所是的更少的时候,许多存有将以很多方式反应-经由害怕,经由自我诚实面对自己,因为这表示自已的羞愧将必须被面对,而那是已经在如同我显现在这个世界之中的自己之内如同自己所接受和允许的,而我们从未在每一刻实际的在如同自我觉察和自我诚实之中站起来,并为我们已经在自己和这个世界之中如同我自己负起责任,反而在羞愧中逃开:这就是去领悟对自己诚实的过程,那是经由自我觉察的自我诚实:自己的自我觉察,对自己的自我诚实,对自己的自我负责-那存在于存在之中如同我的一体和唯一的关系/协定。

这个世界如其存在,如同我们如何存在-内在表达和外在表达已经被经由亿万年的许多片刻所创造出来的。因此在每一片刻的自我觉察必须不再是我们所接受和允许那不是我们的表达片刻,我们用宽恕修正在我们自己之中的那些片刻,在我们表达之前,我们用自我诚实修正在我们之中的那些片刻-然后我们经由和如同自我觉察来表达。

因此一步接着一步

1. 我看生命如同一个片刻-一个片刻不是时间,而是一个在一片刻间改变我的经验的点直到那一片刻的点再度改变-在这一片刻的开始和结束之间-我检查我的内在反应和活动-当我更是个观察者,我可能在一个或许多的对话中只有一个呼吸

片刻不等于时间,我会描述一个片刻如下:独自坐在客厅里面然后某人走进来,会是一个片刻的开始。这个特定的片刻结束会是当你们其中一个人站起来走出去。在这片刻的期间呼吸的应用成为你的表达如下:在吸入和呼出中以及在吸入和呼出之间的无限片刻。在吸入之间我观察我的内在觉察,在吸入和呼出之间的片刻存在一个无限的片刻,而在呼出中我表达我的内在觉察如同外在表达:这个片刻,由吸入,到之间的无限片刻,到呼出-发生于每一个由开始到结束的整个片刻如同我的内在觉察被表达如同我在我的外在表达之中如同一体。开始和结束如同吸入,在吸入和呼出之间的无限片刻,然后呼出,的一个片刻。-而因此你继续经由这片刻进入下一个片刻,下一个片刻是当你再次独自在客厅中,是在经验你在客厅与你在一起的存有之后,所跟随而来的片刻。

在如同片刻之中的呼吸应用运作如下:吸入时数四下,在吸入和呼出之间的无限时刻数四下,然后呼出时数四下…然后你如此继续下去。

2. 在吸入中我观察我的内在自己-诚实到最终极-我发现如果我不诚实-我将在稍后感到羞愧-在吸入和呼出之前的片刻-"时间"静止不动而在那无限的片刻中(我在呼吸之间,以挑战我自己去看在这片刻中对全体最好的普同常识的本质来实行这个无限的片刻。这是说:我以实用方式来看,如果我没有介入,每一个参与者在此刻的生命将如何继续,以及如果某人有勇气在当我迷失之时挑战我的自我和信念系统,我是否会在时间终结之时感谢他。然后我表达我自己如同在这些存有生命中的挑战和介入,对我自己负上责任去引导这片刻到达无可避免的有着最大利益的自我表达。)-我参与的结果是以去得到无论如何最大的冲击来量度-显然地仅是以文字话语-这同样的应用也被使用在瞬间改变次元界的主导原则-这是无法被想出来或来自知识的接触点,而接触将只经由在呼吸之间的无限片刻之中更有效的诚实自我反映以及已被证明的应用而来-除了在全然觉察和了解的无限片刻中已被证明须被了解如同生命的,否则无法获得更多的接触。

因此,这里没有任何人可以给予接触,而且它是无法被强迫或祈祷或冥想的-它的获得,是经由所被证明的有效自我表达和参与,在当前允许的现实中聚焦在去停止在这里所被允许的,是那在其中被自我主导如同创造者、被造物和创造的生命站出来的证明,以及与之同在的责任-这是人的统治权和为什么地球是存在的"秘密",和为什么所有创造的意愿是由存在中的地球引导,以及为什么所有的创造由于自我表达的滥用而导致在地球周遭的困境。这必须要去了解一体和平等并带出一个全体行动如一的模式-不是在地球就在死亡之后-因此-没有人将成为恐惧或知识的俘虏-当自己拒绝为全体如一进行自我宽恕和修正,死亡便是其等同者。

所以由吸入中我观察我,内在自己,而在吸入和呼出的无限片刻之前的片刻,我观察包括全体参与者如同我。而在这观察之中我直接去看哪里有必要行动或说话去指导那些如同我的,在揭露那些不是他们所是的点中自我领悟/自我诚实,而在呼出中我表达我,内在自己,所有围绕着我的内在觉察,然后在需要的地方适当的说话:不接受和允许任何比参与者所是的如同我更少的,我的表达。

观察:在单独呼吸中,你陷在意识中,如同单独的呼吸的你是陷在意识里。是在那吸入和呼出之间的片刻中你是自由的。当我们在我们的了解中变得更加精确地去放掉我们所允许去成为的我们称之为创造的幻觉,那自由会扩大和解说-然而作为一个训练的模型-幻觉是巨大而有效的-所以-去攻击或尖叫或操弄是没有帮助的-这已经结束了-对每一个在地球如同意识的,这是最后一生-对那些拒绝去应用宽恕的人是悲哀的-所有会发生的是你将会持久的去领悟你对你自己的责任如同全体如一等同-所以-我们将等同于我们的应用

3. 显然地如果我发现我有一个活动或情绪或感受的反应,像是因为其他存有的参与而生气-我应用宽恕并在我自己中做修正而进入无限,在吸入和呼出之间的无限片刻中。

先是自己:这很重要。首先去修正自我觉察,自己的内在觉察,在直接的说话或协助那些在特定场合的参与者之前,由于不接受和允许任何比他们如同我更少的,经由应用必要的自我宽恕,有效而适当地指引他们如同你。

它开始于自己:在经由呼吸的应用和表达中,在不接受和允许任何比我所是的更少的片刻中,要确定经由呼吸的应用和表达中,我清楚地站在自我诚实和自我觉察和自我责任中,我不接受或允许任何比那些在我周围如同我的更少的。

在对特定片刻参与的他人所领悟的自我责任中,在他人之内对自己诚实如同自己是首先对自己诚实,先自我负责。我总是大声地与他们做宽恕,来协助我正开启自我揭露的存有-对小孩非常有效-例如-跟那人或小孩说-大声重复我的话-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去看见我的内在冲突是在地球上所有存有的内在冲突。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已经允许我自己相信我的冲突是独特的于是我是孤单的。我了解在我的内在诚实中,我是独自的,因为我必须为我证实生命,由系统中诞生如同生命-等等-这需要练习,而去问问题将可协助。

我想像那恐惧-我们都必须去放弃意识以及我们相信重要的事物-所以我们全体将了解我们的恐惧和他人的恐惧-因此-重要的是不要使用你自己的恐惧而放弃并说它不可行,因为他人将不会相信-然后你困住了自己-先焦聚在自己然后做测试-或者你可以在死后站起来面对关于你尚未超越的恐惧的本质的真相-这不是一个推荐的选择而且对于你使用的方式也没有评价-不是现在就是死后-任一方式你都只面对你自己而在那之中你和每个人都是独自的。

先是自已-首先绝对地确定,在一个特定的片刻中,在吸入,吸入和呼出间的无限片刻间,和呼出之中,我是绝对和完全的不是那非我所是的。内在觉察,自我诚实和自我负责必须站立如同我作为我所是的,而能"指出"并揭露在一个特殊片刻参与的那些人们所不是的。

因此我必须确定我立足于绝对的清空在我之中如同所有我所不是的,不接受任何少于我所是的,而能在一特定的片刻中与那些参与的人做一样的事。

4. 显然的-我已经经由实用宽恕聚焦在我的修正上有许多次了-在我的修正行动上建立了一个信任的水准,而因此信任我在此刻之行动如同全体如一等同-换句话说-因为在了解自我修正上对我自己诚实,以及在表达上的一体与在责任上的等同-我信任自己去做那些所必须去揭露以及在实际例子上所协助的-我无法救另一人或修整另一人-我只能揭露自我欺骗,而只有一次我证明了我已经在我自己中修正了自我欺骗。这是经由次元的接触所证明的-没有诚实-没有直接接触-没有证明全体如一是你所是的-没有接触-只是心智工作和图像-只是不确定的片断知识-然而在那儿诚实已被无限的证明-完全的触及-听与看就像你我在三次元-对话-就像次元界和地球是合一意志而成为你的现实经验-这是为了每一个人在地球上的导引-全体将会看到次元界并平等的与次元界沟通-如同我们在3次元做的-钥匙-自我修正和自我领悟必须有效的应用-对在任何地方的每一个人都是相当可能的

在这里要记得-触及是根据自我表达的程度-没有一个会比已经为如同全体合一所负的责任得到更多-所以没有人可以实际的伤害任何他人-只有系统伤害系统而死亡只是系统的死亡。

5. 自我欺骗的修正是指在每一片刻去找到一个到达无限的解答-那似乎很奇怪,但是你看-我是的只存在于片刻而不是在心智或思想-如果我已证明我对我的诚实以及证明我将以终极的一体和平等的利益而行动,因此这我所是的将告诉我在片刻中该如何做-无论于任何情况下

6. 这是说那答案无法被计画或准备-我必须准备好因此觉察并在那觉察中-自我主导-因此我必须信任我,我将不滥用我的觉察去达到我的方式或我的意愿,但将从事更大的意愿-这是力量的所在-如果你可以称此为力量-力量已被广泛地误解了。

在经由呼出的自我表达之中-自己的表达是无法预期的-自我表达是无法预期的因为它不等于记忆,因为它不等于思想、情绪和感觉如同一个反应的行为。外在的自我表达与自己的内在觉察如一-是无法预期的,而它是在如同自我信任存在的无预期性。然而这个无预期的自我表达就是说出的文字与必要采取的行动在这片刻中如一的所在-而且是在如同平等一体中完成,因为那是对全体如一等同的最好之事。因此,在无预期的自我表达中,信任存在于我将在此片刻中说与做的原则,那便是对全体等同如一最好之事-如同每一个人类所代表的存在如同全体等同如一。

7. 现在在吸入中我触及我自己以及我所成为的觉察-在之间的点中我测试我进入无限-在呼出中我在信任中参与并让文字流出-没有思考-这便是我是的在说话-我们全体是这个我是,但这个我是从未说话-是心智在说话-这是人类
的大灾难。

在呼出时是在如同无法预期的自我表达中的这里,如同内在觉察的外在表达如同自己-是我是的在说和表达如同全体如一等同-适切地,是为全体最好如一等同的。在这里我是在声之中如声的在说话,而你的话语变成无限扩展之声,在那儿你看见所有不同的你的文字话语将流经存在的方向-这是真正令人惊异的-但无法被系统或心智经验到。

我们如何知道那是这个我是在说话-心智是沉寂的-只要心智思考或某事物的图像比存在更大-这个我是将不会说话-去看 Baird Spaldings的书中的十个承诺-必要的一些调适-但在那儿表达的合并只会经由诚实和自我宽恕作为一个内在过程而发生,每一个人都必须个别地做而且没有人可以为另一个人做-那些等待他人的-将经验到他们等待的那个命运-去显示无论挑战为何,我们以自我诚实和自我宽恕的纪律示范-将会显现-这是确定的。

看人类是如何被强迫说出只有很小或没有效果的世界事件-因为他们尚没有实用地完成在内在层次的自我觉察过程-因此-巨大的灾难必须此时显现-如果我们在此片刻启动我们的屁股并作宽恕和自我修正,便无此必要。

自我揭露的过程如同自我的运动,取代了我们在世界之中,由于没有自我觉察没有自我负责和没有自我诚实,所引起的累积效果-那将仅只会获致为我们引发自我揭露和自我运动那般的灾难。

我已经如此的活着好几年了,但将它放置在实用的文字要花一些时间。

看这个实用的生活的模式-不需要神,不需要指导灵,没有扬升将你的屁股送到更好的地方-最好的地方是自己,这里-如同自我指导。不需要宗教但对自己的诚实是需要的。不需要智慧,但在片刻的觉察是需要的。不需要甜蜜的话语因为你是那在片刻如同片刻的花的觉察中采集花蜜的蜜蜂-知道蜂蜜将会由它产出。这是生命的食物。

实用的呼吸因此是-恒常的-练习
四下吸入四下无限四下呼出-重复
除了你自己没有人将为你证明-这是确定的而只有自己将替自己证明自己-这是在实用的表达中的平等和一体

愉快


回到 “Desteni 常見問題”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2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