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負責如同生命-害怕你自己的恐懼之設計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自我負責如同生命-害怕你自己的恐懼之設計

帖子Tanya Chou » 周五 8月 12, 2011 12:19 pm

自我負責如同生命-害怕你自己的恐懼之設計(The Design of Fearing your own Fear)

這是害怕你自己的恐懼之設計。
很有趣,不是嗎?你知道嗎…讓我們舉個例子,你將所有存在你之中的恐懼列表在一張紙上。有趣的是,它會看起來像這樣:
"我怕死。""我怕痛。""我怕中彈。""我怕流血至死。""我怕被燒死。"

但有趣的是…什麼是這整句話的第一個陳述?"我怕"。
而且-"我怕"是第一個陳述位置-"死亡",是第二個。因此,"死亡"是由"我怕"衍生出來的。

所以"我怕"實際上是你所顯現如同你已經接受和允許你自己去如一等同的。

所以對人類來說恐懼看起來像什麼?你瞧,這是很神奇的。讓我們以這例子"我怕死"來看。

"我怕"是第一個陳述,"死"是"我怕"的外流衍生,那是你已接受和允許你自己去如一等同如同恐懼的顯現。因此"死亡"它自己是恐懼。所以事實上你在說的是"我怕恐懼"。

讓我們舉另一個例子,"我怕流血至死。"我怕",我…怕…那是說"我是恐懼,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與恐懼如一等同。"流血至死"是這個你已經接受和允許你自己去如一等同的恐懼所顯化的衍生物,"流血至死"自身是一個恐懼。所以,它仍是"我怕恐懼"。

人類害怕他們自己的恐懼。是在如同人類心智意識系統之中最簡單,然而也是"看起來最複雜"的設計。設計人類去害怕他們自己的恐懼然後他們存在於在他們自己恆常持續的恐懼之中-充電、發動並產生在如同他們之中的心智意識系統。

但是現在,你不能只是說"我再也不恐懼了,到此為止。"不,你已經建立了一層在一層在一層之上的自我定義,在你之中如同"我害怕"如同"我是恐懼"如同你已經接受和允許你自己去如一等同的顯現。所以你的"我害怕恐懼"是"藏"在多重不同的顯現中,它就像恐懼的心智系統之樹。你有那恐懼自身的根,它們是你經由"我害怕流血而死","我害怕被殺死","我害怕被搶劫"而滋養壯大的-而那真的"搶劫"、"被殺"、"被刺"、"流血"是恐懼自己如同在這世界之中的顯化設置。因此,人類害怕他們自己的恐懼,那存在於它們之內,那是他們已經接受和允許他們自己去如一等同的。

所以,人類,我的建議如下:將你所有的恐懼做一張表,但你必須以絕對的自我誠實深入你自己之內,然後檢查什麼是你已經接受和允許你自己等同如一於你所設計好去害怕你自己的恐懼的。而如此,你必須去由所有已經連結在你與心智的關係中的"我害怕恐懼"去解開你自己,因為現在你的心智是根據你已經設計和設置如同圖像和文字的"我害怕恐懼"。

例如,你寫下"我害怕死",你說"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已經允許我自己害怕死亡。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已經允許我自己去連結`死亡´與`恐懼´自身,而因此我原諒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去害怕我自已的恐懼。"然後你繼續做同樣的寬恕並將`死´這個字用`流血而死´或`被殺而死´來取代。

為什麼?人類,要了解在如同你之內的恐懼的產生和復活是在這世界之中為所有其他事情充電的東西。如果你害怕被殺死,你便經由無意識心智充電和生產你的心智意識系統,它在聯合意識場做出平衡然後某個人便會被殺死。因為你的恐懼存在你之內-因為我們存在於一個聯合意識場,我們在"使兩極相等的平衡等式"中作用-它必須在某些其他地方做出平衡。

因此,人類,不要接受和允許你自己被恐懼所控制或影響。害怕恐懼本身,很有趣。而在這恐懼中,如果你"認為"和"相信"你對付恐懼是"無能的",你給予了它"生命"、"注意力"、"力量"和"控制"。這很有趣,人類認為如果他們害怕某件事情,他們會保護他們自己而不讓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你以為,害怕死亡-因為如果你害怕死亡,"也許它不會發生"。然後人類在絕對的恐懼死亡中度過他們的一生,然後,發生了什麼?你死了。人類,要了解你是無可避免地在這個世界中死亡。你的人類物質身體只能延續這麼久。

所以問題在於,你是要實際活在每一個呼吸的每一時刻如同你所是的,或者你要讓你的整個存在活在恆常持續的恐懼中,直到有一天你死了?然後無可避免的,因為你緊握著你的恐懼,將它與死亡連結,你在餵食這系統,它平衡出去然後某個人經驗了你的恐懼。停止心智,人類,它不是你。每一刻活在自我誠實如同自我信任和自我表達如同你之中。

非常謝謝。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自我负责如同生命-害怕你自己的恐惧之设计

帖子Tanya Chou » 周五 8月 12, 2011 12:31 pm

自我负责如同生命-害怕你自己的恐惧之设计(The Design of Fearing your own Fear)

这是害怕你自己的恐惧之设计。
很有趣,不是吗?你知道吗…让我们举个例子,你将所有存在你之中的恐惧列表在一张纸上。有趣的是,它会看起来像这样:
"我怕死。""我怕痛。""我怕中弹。""我怕流血至死。""我怕被烧死。"

但有趣的是…什么是这整句话的第一个陈述?"我怕"。
而且-"我怕"是第一个陈述位置-"死亡",是第二个。因此,"死亡"是由"我怕"衍生出来的。

所以"我怕"实际上是你所显现如同你已经接受和允许你自己去如一等同的。

所以对人类来说恐惧看起来像什么?你瞧,这是很神奇的。让我们以这例子"我怕死"来看。

"我怕"是第一个陈述,"死"是"我怕"的外流衍生,那是你已接受和允许你自己去如一等同如同恐惧的显现。因此"死亡"它自己是恐惧。所以事实上你在说的是"我怕恐惧"。

让我们举另一个例子,"我怕流血至死。"我怕",我…怕…那是说"我是恐惧,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与恐惧如一等同。"流血至死"是这个你已经接受和允许你自己去如一等同的恐惧所显化的衍生物,"流血至死"自身是一个恐惧。所以,它仍是"我怕恐惧"。

人类害怕他们自己的恐惧。是在如同人类心智意识系统之中最简单,然而也是"看起来最复杂"的设计。设计人类去害怕他们自己的恐惧然后他们存在于在他们自己恒常持续的恐惧之中-充电、发动并产生在如同他们之中的心智意识系统。

但是现在,你不能只是说"我再也不恐惧了,到此为止。"不,你已经建立了一层在一层在一层之上的自我定义,在你之中如同"我害怕"如同"我是恐惧"如同你已经接受和允许你自己去如一等同的显现。所以你的"我害怕恐惧"是"藏"在多重不同的显现中,它就像恐惧的心智系统之树。你有那恐惧自身的根,它们是你经由"我害怕流血而死","我害怕被杀死","我害怕被抢劫"而滋养壮大的-而那真的"抢劫"、"被杀"、"被刺"、"流血"是恐惧自己如同在这世界之中的显化设置。因此,人类害怕他们自己的恐惧,那存在于它们之内,那是他们已经接受和允许他们自己去如一等同的。

所以,人类,我的建议如下:将你所有的恐惧做一张表,但你必须以绝对的自我诚实深入你自己之内,然后检查什么是你已经接受和允许你自己等同如一于你所设计好去害怕你自己的恐惧的。而如此,你必须去由所有已经连结在你与心智的关系中的"我害怕恐惧"去解开你自己,因为现在你的心智是根据你已经设计和设置如同图像和文字的"我害怕恐惧"。

例如,你写下"我害怕死",你说"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已经允许我自己害怕死亡。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已经允许我自己去连结`死亡´与 `恐惧´自身,而因此我原谅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去害怕我自已的恐惧。"然后你继续做同样的宽恕并将`死´这个字用`流血而死´或`被杀而死´来取代。

为什么?人类,要了解在如同你之内的恐惧的产生和复活是在这世界之中为所有其他事情充电的东西。如果你害怕被杀死,你便经由无意识心智充电和生产你的心智意识系统,它在联合意识场做出平衡然后某个人便会被杀死。因为你的恐惧存在你之内-因为我们存在于一个联合意识场,我们在"使两极相等的平衡等式"中作用-它必须在某些其他地方做出平衡。

因此,人类,不要接受和允许你自己被恐惧所控制或影响。害怕恐惧本身,很有趣。而在这恐惧中,如果你"认为"和"相信"你对付恐惧是"无能的",你给予了它"生命"、"注意力"、"力量"和"控制"。这很有趣,人类认为如果他们害怕某件事情,他们会保护他们自己而不让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你以为,害怕死亡-因为如果你害怕死亡,"也许它不会发生"。然后人类在绝对的恐惧死亡中度过他们的一生,然后,发生了什么?你死了。人类,要了解你是无可避免地在这个世界中死亡。你的人类物质身体只能延续这么久。

所以问题在于,你是要实际活在每一个呼吸的每一时刻如同你所是的,或者你要让你的整个存在活在恒常持续的恐惧中,直到有一天你死了?然后无可避免的,因为你紧握着你的恐惧,将它与死亡连结,你在喂食这系统,它平衡出去然后某个人经验了你的恐惧。停止心智,人类,它不是你。每一刻活在自我诚实如同自我信任和自我表达如同你之中。

非常谢谢。


回到 “Desteni 常見問題”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