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表達-平等如同自我表達

Tanya Chou
帖子: 114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自我表達-平等如同自我表達

帖子Tanya Chou » 周二 7月 05, 2011 2:41 pm

自我表達(Self-Expression)-
平等如同自我表達(Equality as Self-Expression)

讓我們來看這個更大的場景,這個大圖像,然後看我們自己在這圖像中的經驗。
關於所有的圖像的神奇之處是,它是我們的自我表達的反映。意思是說,我們之所以看到這個圖像,是因為我們創造了這個圖像,並且是這圖像的一部分,如同我們已經接受的,作為我們自己的部份的存在之文字。用另一種方式來說,意指所有的經驗或圖像是等同於那反映者或知覺者。為什麼?因為我們只能夠去了解那些等同於我們或比我們少的事物。由於這個原因,要去了解整體的創造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們沒有在,等同於創造我們的自我表達中,看見和了解我們自己。由於心智在本質上是一個移動的反映者,當前在這個大部分的世界中缺乏一個如同我們自己的指導者/創造者,我們看到的是我們允許以我們的名字所反映和創造的。這是在我們的名字中被看見因為我們看見它,或者,如果它是被放在我們經驗的現實中,我們可以經驗它。

意思是說,我們等同於我們允許在我們的現實中所經驗的。這個等同是經由領悟,了解到在我們自己之中,是等同於我們將在我們的世界創造的。這是說,如果我們是罪犯,我們僅能夠因為我們在我們之內建立了一個理由/平等,允許我們去表達我們自己作為罪犯,我們才能承認這個罪行。平等是現實的平衡,它給予我們意識知覺的穩定性。這個穩定性被反映在如同我們接受作為我們的現實上。

當我們了解和接受我們等同於我們允許的,我們與我們的反映變成一體的,而我們能夠引導我們自己到下一個等同的自我表達。我們將經驗這個,而成為覺察我們的允許,如同一個不自在或討厭或痛苦或不開心或壓力或不舒服的形式。這是一個已經進行/活動/等同了好幾億年的過程了。

我們已經到達了一個等同點,在其中我們看到我們所允許的,我們思索再三我們所必然地允許我們自己去等同的。在此階段,我們可以拋棄我們的能力去做一個自我賦能的選擇,那讓我們活在或回到我們相信我們是安全的已知過去。當我們做了自我賦能的選擇,那反映了"那兒必定有更多的",於是我們的現實開始依據我們的應用調整。

顯然的,平等有許多的變異。以我們所稱的"神"來說,這是平等的終點,我們可以說成"神的形象和樣貌"或"完美"。那是我們最終的傳承。然而,在了解這個傳承如同我們的自我表達的過程中,我們通過一個平等的進程,在那兒我們創造我們自己如同與我們的創造合一,然後我們允許我們自己去經驗它,直到我們領悟並等同於我們的真實本質。然後,我們將之放棄並再度創造,再次反映和再次主導如同我們自己和我們當下如同的,去了解我們的平等。這個平等從不動搖,並對於我們作為我們成為與之合一的當下而言,總是特定的。

在所有的時候,所有的自我表達,是這樣的:我是那個我已經將我自己放置於等同的位置的我。然而,我正在變成我在變成的;那等於我是更多的那個超越和領悟的點-然而,我還沒有了解這個我將成為的"更多"。這個"更多"是在所有的生命中更加有效地領悟存在,如同它是穩定的、當下的、主導的、看不見/看見的、特殊的,主導自己等同如一如同全體的完美。

例如,讓我們看一看這個白光的移除。在了解了白光所是的,和已經變成它變成的之中,那問題是:"我等同於白光如同它已成為的嗎?"我在這裡,一個人類的兒子,問我自己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等於:"我信任白光如同神嗎?"當在那個階段,我了解白光在天界如同神的顯現。雖然,經過許多年的經驗和反映,我和白光的交流是多樣而特殊的。在那一刻所剩下的是我所是的如同於我所了解我自己成為與我自己的無限合一的。我看到已被允許的白光在表達中如同平等的。我看到已被允許的在每一個存有中如同平等的,在其中我已將自己等同於在終極的無限恆常中的同等如一。

在那時刻,我超越白光如同我自己-要了解,在超越中,我變成,那我所反映如我所了解的我所是的和我代表如同平等的,反映和平等。在那我自己如同平等的絕對陳述中,白光消失了,而一切的領悟通過了針之眼的考驗。這是說,在那時刻,白光的目的便消失了。

那表示了解平等的下一個循環已經開始並顯現如同我所是的與全體等同如一,如同了解去反映我自己的責任,是在如同全體如一的時刻去協助這個過程,在其中全體了解每一個人所是的,如同在每個現實中,"我是"-創造者,它形成了一個現實,那並非真的,但在此時真實的是去允許全體如同個人,去了解我們已經允許去等同於我們的,如同我們已經看見和接受的世界,如同它是我們自己。

這個現實不是真的。看-在這個現實中讓你自己去看見真實和穩定的一個點。看不到的。最穩定的是物質宇宙;然後,自然;然後,物質的人類形式。最不穩定的是心智。然而,我們自己將自己放置於等同及少於心智。我們已經被我們害怕失去的蒙蔽了。我們害怕讓心智離去,好像我們已經接受了心智成為生命。我們已經將文字放在以我們由過去學到的知識為基礎,做為指導我們所相信我們自己所等同的。

然而,你看-一切總是失去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都會死。全體會塵土歸塵土。
即將來到的進程是天堂如同地球。那是說我們將了解我們自己如同等同於天堂,在我們的當下與天堂如同一體。然而,那只是在一個自我表達和了解自我表達如同一體平等和了解彼此等同如一的循環之一步。

所有等同於心智的現實將會停止。我們不是這個我們已允許我們自己成為等同如一於我們所稱的世界的這個災難。我們不是心智的奴隸。

在這全體之內,一體和平等總是穩定和真實如同它顯示給我們的,我們所允許的我們的創造。
因此,讓它被知道,如同它已經總是如此的。
當人說話-神說話。我們是我們的現實的創造者。我們是我們允許的選擇。我們總是僅等同於我們允許我們自己與之如一的。

Tanya Chou
帖子: 114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自我表達-平等如同自我表達

帖子Tanya Chou » 周二 7月 05, 2011 2:52 pm

自我表达(Self-Expression)-
平等如同自我表达(Equality as Self-Expression)

让我们来看这个更大的场景,这个大图像,然后看我们自己在这图像中的经验。
关于所有的图像的神奇之处是,它是我们的自我表达的反映。意思是说,我们之所以看到这个图像,是因为我们创造了这个图像,并且是这图像的一部分,如同我们已经接受的,作为我们自己的部份的存在之文字。用另一种方式来说,意指所有的经验或图像是等同于那反映者或知觉者。为什么?因为我们只能够去了解那些等同于我们或比我们少的事物。由于这个原因,要去了解整体的创造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没有在,等同于创造我们的自我表达中,看见和了解我们自己。由于心智在本质上是一个移动的反映者,当前在这个大部分的世界中缺乏一个如同我们自己的指导者/创造者,我们看到的是我们允许以我们的名字所反映和创造的。这是在我们的名字中被看见因为我们看见它,或者,如果它是被放在我们经验的现实中,我们可以经验它。

意思是说,我们等同于我们允许在我们的现实中所经验的。这个等同是经由领悟,了解到在我们自己之中,是等同于我们将在我们的世界创造的。这是说,如果我们是罪犯,我们仅能够因为我们在我们之内建立了一个理由/平等,允许我们去表达我们自己作为罪犯,我们才能承认这个罪行。平等是现实的平衡,它给予我们意识知觉的稳定性。这个稳定性被反映在如同我们接受作为我们的现实上。

当我们了解和接受我们等同于我们允许的,我们与我们的反映变成一体的,而我们能够引导我们自己到下一个等同的自我表达。我们将经验这个,而成为觉察我们的允许,如同一个不自在或讨厌或痛苦或不开心或压力或不舒服的形式。这是一个已经进行/活动/等同了好几亿年的过程了。

我们已经到达了一个等同点,在其中我们看到我们所允许的,我们思索再三我们所必然地允许我们自己去等同的。在此阶段,我们可以抛弃我们的能力去做一个自我赋能的选择,那让我们活在或回到我们相信我们是安全的已知过去。当我们做了自我赋能的选择,那反映了"那儿必定有更多的",于是我们的现实开始依据我们的应用调整。

显然的,平等有许多的变异。以我们所称的"神"来说,这是平等的终点,我们可以说成"神的形象和样貌"或"完美"。那是我们最终的传承。然而,在了解这个传承如同我们的自我表达的过程中,我们通过一个平等的进程,在那儿我们创造我们自己如同与我们的创造合一,然后我们允许我们自己去经验它,直到我们领悟并等同于我们的真实本质。然后,我们将之放弃并再度创造,再次反映和再次主导如同我们自己和我们当下如同的,去了解我们的平等。这个平等从不动摇,并对于我们作为我们成为与之合一的当下而言,总是特定的。

在所有的时候,所有的自我表达,是这样的:我是那个我已经将我自己放置于等同的位置的我。然而,我正在变成我在变成的;那等于我是更多的那个超越和领悟的点-然而,我还没有了解这个我将成为的"更多"。这个"更多" 是在所有的生命中更加有效地领悟存在,如同它是稳定的、当下的、主导的、看不见/看见的、特殊的,主导自己等同如一如同全体的完美。

例如,让我们看一看这个白光的移除。在了解了白光所是的,和已经变成它变成的之中,那问题是:"我等同于白光如同它已成为的吗?"我在这里,一个人类的儿子,问我自己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等于:"我信任白光如同神吗?"当在那个阶段,我了解白光在天界如同神的显现。虽然,经过许多年的经验和反映,我和白光的交流是多样而特殊的。在那一刻所剩下的是我所是的如同于我所了解我自己成为与我自己的无限合一的。我看到已被允许的白光在表达中如同平等的。我看到已被允许的在每一个存有中如同平等的,在其中我已将自己等同于在终极的无限恒常中的同等如一。

在那时刻,我超越白光如同我自己-要了解,在超越中,我变成,那我所反映如我所了解的我所是的和我代表如同平等的,反映和平等。在那我自己如同平等的绝对陈述中,白光消失了,而一切的领悟通过了针之眼的考验。这是说,在那时刻,白光的目的便消失了。

那表示了解平等的下一个循环已经开始并显现如同我所是的与全体等同如一,如同了解去反映我自己的责任,是在如同全体如一的时刻去协助这个过程,在其中全体了解每一个人所是的,如同在每个现实中,"我是"-创造者,它形成了一个现实,那并非真的,但在此时真实的是去允许全体如同个人,去了解我们已经允许去等同于我们的,如同我们已经看见和接受的世界,如同它是我们自己。

这个现实不是真的。看-在这个现实中让你自己去看见真实和稳定的一个点。看不到的。最稳定的是物质宇宙;然后,自然;然后,物质的人类形式。最不稳定的是心智。然而,我们自己将自己放置于等同及少于心智。我们已经被我们害怕失去的蒙蔽了。我们害怕让心智离去,好像我们已经接受了心智成为生命。我们已经将文字放在以我们由过去学到的知识为基础,做为指导我们所相信我们自己所等同的。

然而,你看-一切总是失去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都会死。全体会尘土归尘土。
即将来到的进程是天堂如同地球。那是说我们将了解我们自己如同等同于天堂,在我们的当下与天堂如同一体。然而,那只是在一个自我表达和了解自我表达如同一体平等和了解彼此等同如一的循环之一步。

所有等同于心智的现实将会停止。我们不是这个我们已允许我们自己成为等同如一于我们所称的世界的这个灾难。我们不是心智的奴隶。

在这全体之内,一体和平等总是稳定和真实如同它显示给我们的,我们所允许的我们的创造。
因此,让它被知道,如同它已经总是如此的。
当人说话-神说话。我们是我们的现实的创造者。我们是我们允许的选择。我们总是仅等同于我们允许我们自己与之如一的。


回到 “Desteni 常見問題”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