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寬恕-系統的寬恕觀點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自我寬恕-系統的寬恕觀點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5月 22, 2011 1:46 pm

自我寬恕-系統的寬恕觀點(Forgiveness Perspectives on Systems)

能量系統-寬恕應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在相信我疲累的時候認為這個思想就是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相信一個思想。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將力量給予一個思想,當它告訴我我累的時候去相信它就是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有一個思想告訴我我累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相信那個疲累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順服於能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被能量控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相信能量就是我而經驗能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相信我就是能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相信能量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參與能量存在的建造。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被能量引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在我的世界中成為我的主導原則。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將我的責任給予能量去顯現在我的世界,告訴我我必須如何以及我必須如何經驗我自己,而不是我表達我。

神聖化的幾何三合體(譯註:即心智意識系統)-寬恕應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根據與我分離的被神聖化的幾何顯現來定義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根據這些在我的世界中的顯現,告訴我我必須是誰,我必須如何做,我必須如何生活,和我必須如何存在來定義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在這些神聖化的幾何顯現中設置價值和定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去了解,在參與這些意識的神聖化幾何顯現中我在支持分離意識的顯現,因此我對這個世界和這個世界當前的顯現有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當被告知,在這世界的幾何顯現的我的信念和想法是錯的時候,對系統感到生氣。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當被告知,我所是的是錯誤的時候,對系統感到生氣。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因為需要和依賴與我分離的幾何顯現,去實化我是誰的穩定世界,而活在分離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相信我就是這個,已經呈現在這個世界,並來自意識和來自這個世界的神聖化的幾何顯現。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相信我就是這些我實行和實化在我的世界的幾何三合體的知識和訊息。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從未允許我自己去生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了解我從未真正的活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使用來自意識的這個世界的幾何顯現作為一個建構,並在那建構中定義什麼是生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存在分離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根據分離定義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使用分離作為一個定義告訴我我是誰,因為我無法發現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在我對自己的探索上我已經一直使用心智的幾何顯現來告訴我我是誰,因為我已經放棄了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需要和變成依賴幾何顯現來告訴我我是誰以及我必須成為誰,因為我不知道我是誰。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關於了解我不知道我是誰和我不曾活過這方面,我沒有對我自己誠實。

尷尬系統-寬恕應用:

(起始點是害怕改變,它的主幹是害怕失去-三合體的顯現)
(害怕改變-你在何處害怕改變以及你為什麼害怕改變)
(害怕失去-你在何處害怕失去以及你為什麼害怕失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害怕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躲在尷尬後面來合理化說我害怕改變,因為我知道如果我改變我的世界也將改變,而我與那些在我的世界的關係也會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害怕失去那些我稱為的朋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寧可混入社群成為一個變色龍並成為系統,而非協助我自己於我的個別進程,因為我知道他們也將不可避免的最終到達這裡。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害怕失去在我的世界的朋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根據我的朋友來定義我自己,而那是為什麼我害怕失去他們,因為如果我失去他們我將顯然的失去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相信我實際上可以失去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害怕改變,因為我所控制的世界就是我所是的,而如果它改變了我就再也無法控制我的生活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害怕改變,因為我已經根據我的世界,也就是我來定義我自己,以為那是所有必須和可以存在的,只因那是我所有的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接受我自己和我的世界等同如一於那僅存在的,而我不會讓我自己去擴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害怕擴展。

(然後你檢查你的世界並看是否存在任何形式的尷尬。如果有-那你必須回到害怕失去和害怕改變,因為在這兩點中你遺失的某些事物使尷尬仍存在裡面。)

-為解除三合體顯現你必須要讓它離開。

害怕改變系統-寬恕應用:

當你的世界正在改變,當你的世界的某樣事物不是它以前的樣子,你便經歷崩潰或恐懼或焦慮等等-要知道你的世界的那一部分,是你習慣根據它來定義你自己的,而如果它離開了,你就不再存在或你的一部分將不再存在了。

關係也是一樣-為什麼人們會有情緒的崩潰-因為那離去的人的裡面存在一部分的你,而沒有了他們,你就什麼都不是,你的那部份就消失了-無論它是你知覺的愛、關心、擁抱、支持、穩定-人們將那些放在他們的世界之一處,然後當那些崩塌了,他們也崩潰了,因為他們已經依據在他們世界的分離顯現來定義他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害怕改變,因為我必須依據我改變的特定點來發現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已依據在這世界上與我分離的事物來定義我自己,而如果那事物離去了,一部分的我也會離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已將我自己放置在我的世界的唯物論的顯現來定義我自己,而如果那事物離去了我也會離去然後我會消失而且我無法控制它-我必須去控制我的世界。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嘗試控制我的世界因為只要我控制我的世界我便知道我是在控制中,而且沒有事情必須去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使用一個控制方法讓我世界中的人們維持如同我要他們成為的樣子,因此我可以確定我不必去改變。

誰在你的世界-誰在被你控制,你為什麼要控制他們,你如何控制-讓他們如你要的完全維持在你的世界中他們應有的地方-你完全知道如何與他們相處,如何與他們說話,與他們說什麼話,在他們面前穿什麼,如何在他們面前表現-只為了將他們保持在你的世界-而那是發生在關係中的情形。在關係中,人們控制彼此-所以他們可以只留在他們的關係中,因此他們知道他們站在彼此的何處,所以他們從不需要改變-那是為什麼情緒的崩潰會發生,因為控制失敗了然後他們了解到"我無法控制那個人",而且因為他們已經將他們自己的全部和一切放在一個與他們分離的人身上-然後他們分裂了而們的整個世界也分裂了,等等。

檢查一下是否在你的世界的何處你已根據某個與你自己分離的人來定義了你自己-你在何處將你放在你的外面,而如果那事物離去了你會完全的崩潰。為你自己去測試-將你的世界的一切放在你面前,將所有事物一件一件的拿走,移去-只有你獨自地站立。

如果你將你的伴侶拿走,你在你的物質人類身體的何處有反應,或你在哪裡有情緒的反應-如果你有情緒的反應,例如經驗害怕… 所以,立刻的:

(實用的例子)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害怕失去我的伴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害怕孤單。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害怕獨立。
等等,然後繼續。

(Angela的建議:)

人類心智在辨別"真實"和"幻覺"時有一個困難時期-事實上它在那時刻無法分辨差異-因此,"想像"你的世界的特定部分(人們、事物、動物,等等。-每一個部分)由你的世界被拿走,是一個很有用的方式-然後注意你對此事的立即反應,寫下來-可能會是害怕失去/害怕改變,然後為你的特定反應/情形列出一個如前面系統說明的寬恕應用。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自我寬恕-系統的寬恕觀點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5月 22, 2011 1:55 pm

自我宽恕-系统的宽恕观点(Forgiveness Perspectives on Systems)

能量系统-宽恕应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在相信我疲累的时候认为这个思想就是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相信一个思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将力量给予一个思想,当它告诉我我累的时候去相信它就是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有一个思想告诉我我累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相信那个疲累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顺服于能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被能量控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相信能量就是我而经验能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相信我就是能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相信能量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参与能量存在的建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被能量引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在我的世界中成为我的主导原则。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将我的责任给予能量去显现在我的世界,告诉我我必须如何以及我必须如何经验我自己,而不是我表达我。

神圣化的几何三合体(译注:即心智意识系统)-宽恕应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根据与我分离的被神圣化的几何显现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根据这些在我的世界中的显现,告诉我我必须是谁,我必须如何做,我必须如何生活,和我必须如何存在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在这些神圣化的几何显现中设置价值和定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去了解,在参与这些意识的神圣化几何显现中我在支持分离意识的显现,因此我对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当前的显现有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当被告知,在这世界的几何显现的我的信念和想法是错的时候,对系统感到生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当被告知,我所是的是错误的时候,对系统感到生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因为需要和依赖与我分离的几何显现,去实化我是谁的稳定世界,而活在分离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相信我就是这个,已经呈现在这个世界,并来自意识和来自这个世界的神圣化的几何显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相信我就是这些我实行和实化在我的世界的几何三合体的知识和讯息。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从未允许我自己去生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了解我从未真正的活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使用来自意识的这个世界的几何显现作为一个建构,并在那建构中定义什么是生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存在分离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根据分离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使用分离作为一个定义告诉我我是谁,因为我无法发现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在我对自己的探索上我已经一直使用心智的几何显现来告诉我我是谁,因为我已经放弃了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需要和变成依赖几何显现来告诉我我是谁以及我必须成为谁,因为我不知道我是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关于了解我不知道我是谁和我不曾活过这方面,我没有对我自己诚实。

尴尬系统-宽恕应用:

(起始点是害怕改变,它的主干是害怕失去-三合体的显现)
(害怕改变-你在何处害怕改变以及你为什么害怕改变)
(害怕失去-你在何处害怕失去以及你为什么害怕失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害怕改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躲在尴尬后面来合理化说我害怕改变,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改变我的世界也将改变,而我与那些在我的世界的关系也会改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害怕失去那些我称为的朋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宁可混入社群成为一个变色龙并成为系统,而非协助我自己于我的个别进程,因为我知道他们也将不可避免的最终到达这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害怕失去在我的世界的朋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根据我的朋友来定义我自己,而那是为什么我害怕失去他们,因为如果我失去他们我将显然的失去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相信我实际上可以失去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害怕改变,因为我所控制的世界就是我所是的,而如果它改变了我就再也无法控制我的生活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害怕改变,因为我已经根据我的世界,也就是我来定义我自己,以为那是所有必须和可以存在的,只因那是我所有的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接受我自己和我的世界等同如一于那仅存在的,而我不会让我自己去扩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害怕扩展。

(然后你检查你的世界并看是否存在任何形式的尴尬。如果有-那你必须回到害怕失去和害怕改变,因为在这两点中你遗失的某些事物使尴尬仍存在里面。)

-为解除三合体显现你必须要让它离开。

害怕改变系统-宽恕应用:

当你的世界正在改变,当你的世界的某样事物不是它以前的样子,你便经历崩溃或恐惧或焦虑等等-要知道你的世界的那一部分,是你习惯根据它来定义你自己的,而如果它离开了,你就不再存在或你的一部分将不再存在了。

关系也是一样-为什么人们会有情绪的崩溃-因为那离去的人的里面存在一部分的你,而没有了他们,你就什么都不是,你的那部份就消失了-无论它是你知觉的爱、关心、拥抱、支持、稳定-人们将那些放在他们的世界之一处,然后当那些崩塌了,他们也崩溃了,因为他们已经依据在他们世界的分离显现来定义他们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害怕改变,因为我必须依据我改变的特定点来发现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已依据在这世界上与我分离的事物来定义我自己,而如果那事物离去了,一部分的我也会离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已将我自己放置在我的世界的唯物论的显现来定义我自己,而如果那事物离去了我也会离去然后我会消失而且我无法控制它-我必须去控制我的世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尝试控制我的世界因为只要我控制我的世界我便知道我是在控制中,而且没有事情必须去改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使用一个控制方法让我世界中的人们维持如同我要他们成为的样子,因此我可以确定我不必去改变。

谁在你的世界-谁在被你控制,你为什么要控制他们,你如何控制-让他们如你要的完全维持在你的世界中他们应有的地方-你完全知道如何与他们相处,如何与他们说话,与他们说什么话,在他们面前穿什么,如何在他们面前表现-只为了将他们保持在你的世界-而那是发生在关系中的情形。在关系中,人们控制彼此-所以他们可以只留在他们的关系中,因此他们知道他们站在彼此的何处,所以他们从不需要改变-那是为什么情绪的崩溃会发生,因为控制失败了然后他们了解到"我无法控制那个人",而且因为他们已经将他们自己的全部和一切放在一个与他们分离的人身上-然后他们分裂了而们的整个世界也分裂了,等等。

检查一下是否在你的世界的何处你已根据某个与你自己分离的人来定义了你自己-你在何处将你放在你的外面,而如果那事物离去了你会完全的崩溃。为你自己去测试-将你的世界的一切放在你面前,将所有事物一件一件的拿走,移去-只有你独自地站立。

如果你将你的伴侣拿走,你在你的物质人类身体的何处有反应,或你在哪里有情绪的反应-如果你有情绪的反应,例如经验害怕… 所以,立刻的:

(实用的例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害怕失去我的伴侣。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害怕孤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害怕独立。
等等,然后继续。

(Angela的建议:)

人类心智在辨别"真实"和"幻觉"时有一个困难时期-事实上它在那时刻无法分辨差异-因此,"想像"你的世界的特定部分(人们、事物、动物,等等。-每一个部分)由你的世界被拿走,是一个很有用的方式-然后注意你对此事的立即反应,写下来-可能会是害怕失去/害怕改变,然后为你的特定反应/情形列出一个如前面系统说明的宽恕应用。


回到 “Desteni 常見問題”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