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寬恕-自我寬恕如何自己做

Tanya Chou
帖子: 113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自我寬恕-自我寬恕如何自己做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5月 22, 2011 1:45 pm

自我寬恕-自我寬恕如何自己做(Self-Forgiveness DIY)

寫下或說出自我寬恕,建議使用"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的敘述方式。

因為如此你可以清楚地負起自我責任,了解那是經由你的接受和允許才成為你經驗的自己以及你生活的方式。

面對任何時地出現在你心裡的東西,你隨機的,無條件的,自發地寫下自我寬恕。

或者,無條件而自發地寫下你的感覺,經驗,想法。將你自己寫出自由。由這裡開始,你會看到一個議題的展開。例如:害怕批評。

為了探索一個議題的所有面向和角落,有些問題可以幫助你:
我害怕被評價的是什麼?
過去誰如此批評我?
我過去如何反應?
有哪些情緒涉入?
我如何處理這些情緒—我做了什麼?
在被批評的情形下我如何看自己?
我如何看待這個批評我的人?
在我生命的哪些時候我以自己害怕被批評的方式批評他人?
由這樣的經驗中我創造出什麼看法/信念/結論?
根據這樣的經驗我創造並活出了怎樣的自我定義?

讓我們以責備為例。例如你發現你為了你的存在狀態責備你媽媽。

我如何看待我自己?
在這情形裡我如何看待我媽媽?
我如何看待我與媽媽的關係?
在那個關係裡我是誰?
我如何感覺我自己,有什麼情緒和想法涉入?
我在哪方面責備我媽媽?
我如何感覺我媽媽,有什麼情緒和想法涉入?
在哪方面我以責備我媽媽的方式責備他人?
根據這些責備我對我自己和我的人生有什麼結論和暗示?
責備有什麼意涵?
為什麼比負起自我責任和主導自己改變,我將更多的價值放在"什麼是對的"?
我如何判斷我自己不必改變?

如此你便可由一個要處理的議題中問出所有可能的問題以確保你沒有遺漏任何一點。當你由一個問題展開答案的時候,你必須非常精確—不要籠統。總是問你自己:例如--我到底在害怕/批評/欲求/暗示什麼。必須針對你以及你如何過你的生活來問。

你可以發現這些問題的觀點在於:
思想/信念、意見/批評、判斷、暗示、
情緒、恐懼/害怕、慾望/需求、
模式/習慣/防衛機制。

這裡呈現另一個結構方式,確保你不會有所遺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1,因為A和B。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A。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自己了解A暗示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使用A去成為1的理由,而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B。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自己了解B暗示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使用B,而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自己看到和了解A和B表示我2…

如此你讓自己展開你所接受和允許的令你自己成為和變成的模式—讓你看見你。你檢查議題中的每一個字並調查信念、情緒、批評、意見、判斷、暗示的每一個字。當你在展開時,另一個議題會打開,議題2是相關於議題1的。現在你繼續同樣的方式直到感覺變空,直到你的身體經驗到空無—然後你知道沒有隱藏的事物而你已經處理所有和你的議題有關的項目了。

正確的應用:
自我寬恕若是沒有自我主導的行為修正仍是無用的。你應用了自我寬恕去看到你如何接受和允許成為一個設計好的性格—而由這裡,你主導你自己去停止,去改變,因此你榮耀生命做為你自己並與全體生命一體平等。你可以用你是誰和你不是誰的方式,並用什麼是你自己做為你的生命可以接受允許和什麼不是你將接受允許的方式,來描述你的自我修正行為來做領悟/了解的聲明。

例如:我不是我的情緒。我不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被情緒所主導。我了解情緒僅僅是反應—被設計和制約而由特定情形產生。我不接受或允許我自己的存在如同一個被制約的設計。我在這裡主導我自己。我是我自己和我的世界的主導原則。

當你看到/了解你真正是誰,以及你想要用某方式表達你與所有生命一體平等的榮耀時,你可以描述你的正確應用。

你可以使用"而非"來描述你在自我寬恕聲明中的正確應用。
例如:我原諒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將希望放在小孩/父母的身上—而非自我負責並主導自己一體平等。

展開

讓我們舉出某個特定陳述作為展開的實例 (強調的字詞/陳述是需要提出的疑問):

當我的伴侶問我時間的時候我用生氣的態度跟他說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我的伴侶生氣。(我為何要生氣?)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生氣因為當我有需求的時候他沒有注意我反而只對時間有興趣。(還有其他的情緒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感到被忽略/拒絕/不被愛因為我的伴侶沒有給我我所期待的注意。

(這裡是投射的部分=看到當我責備他人對我做了什麼的時候,其實是我對自己做了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忽視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拒絕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愛我自己。
(更多的展開會來自這樣的詢問:我何時會感到被忽略/拒絕/不被愛?哪些人會讓我感到這些情緒?我在這些人面前如何定義自己?那意味著什麼?)

繼續:(我到底在我的伴侶身上期待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期待我的伴侶/他人看到我的感受並安慰我/使我感覺變好—而非當有事情要分享的時候由我主導自己去說明/表達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責備我的伴侶因為他沒有感受到我的情緒狀態—而非了解我對我的情緒/反應負有責任。

(我什麼時候責備?)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使用責備讓我自己由當下分離並放棄自己的責任。

(我為什麼放棄自己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自己的責任給予他人/上帝/靈性(例如)因為我感到我自己比他人/上帝/等等渺小。

(我為什麼期待注意力?)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由我的伴侶身上期待/需要/欲求注意力,以感到有價值/對我自己感覺較好/感到被愛。

(那表示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自我價值和愛放在"獲取他人的注意"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慾望/需要/期待之中—而非活在表達自我主導和自我負責的在這裡的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定義愛為"獲取他人/伴侶的注意"而沒有讓自己給自己注意力和愛自己。

(我為何要由我自己分離出注意力,自我價值和愛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由自己分離出注意力,自我價值和愛—因為我相信這是某些他人應該為我做的事。

(這個信念暗示了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這個信念—人生是值得活的只因為他人關心我並給我注意力並認為那才是我所定義的愛—而非我愛我自己和關心我自己。

(那是如何顯現的/我如何創造出這些?)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一個記憶,即當我感覺不好的時候(例如)我爸爸安慰我,讓我覺得好過,因此如果我的伴侶沒有對我的情緒狀態做反應,就表示(=我心智的結論)他不愛我/我是不值得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依賴他人讓我覺得好過—而非自我負責並關心自己。

(在我的人生中覺得自己有價值的是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讓我的自我價值依賴他人的認可—並因此只在他人稱讚我或我的工作,為我感到驕傲,表達他們對我的注意力或對我感到滿意的時候才感受到我的價值。

(那意味著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經由滿足他人而存在,因為我將我自己放在比他人更少的位置。

在這裡如下的相關議題顯然打開了:
"依賴他人去感受生命是值得的/我是值得活的"
"自我價值僅僅經由滿足他人"
"將自己放在比他人較低/更少的位置"

由這裡更多的展開是需要的。
你可以發現奇妙的是你可以由一個議題/理解/陳述 "當我的伴侶問我時間的時候我用生氣的態度跟他說話。"去了解你如何接受和允許你自己生存的一個完整結構/模式。
我的部落格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
http://chouchihying.blogspot.com/
我是一個Desteni我進程(DIP)的生活教練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

Tanya Chou
帖子: 113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自我寬恕-自我寬恕如何自己做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5月 22, 2011 1:53 pm

自我宽恕-自我宽恕如何自己做(Self-Forgiveness DIY)

写下或说出自我宽恕,建议使用"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的叙述方式。

因为如此你可以清楚地负起自我责任,了解那是经由你的接受和允许才成为你经验的自己以及你生活的方式。

面对任何时地出现在你心里的东西,你随机的,无条件的,自发地写下自我宽恕。

或者,无条件而自发地写下你的感觉,经验,想法。将你自己写出自由。由这里开始,你会看到一个议题的展开。例如:害怕批评。

为了探索一个议题的所有面向和角落,有些问题可以帮助你:
我害怕被评价的是什么?
过去谁如此批评我?
我过去如何反应?
有哪些情绪涉入?
我如何处理这些情绪—我做了什么?
在被批评的情形下我如何看自己?
我如何看待这个批评我的人?
在我生命的哪些时候我以自己害怕被批评的方式批评他人?
由这样的经验中我创造出什么看法/信念/结论?
根据这样的经验我创造并活出了怎样的自我定义?

让我们以责备为例。例如你发现你为了你的存在状态责备你妈妈。

我如何看待我自己?
在这情形里我如何看待我妈妈?
我如何看待我与妈妈的关系?
在那个关系里我是谁?
我如何感觉我自己,有什么情绪和想法涉入?
我在哪方面责备我妈妈?
我如何感觉我妈妈,有什么情绪和想法涉入?
在哪方面我以责备我妈妈的方式责备他人?
根据这些责备我对我自己和我的人生有什么结论和暗示?
责备有什么意涵?
为什么比负起自我责任和主导自己改变,我将更多的价值放在"什么是对的"?
我如何判断我自己不必改变?

如此你便可由一个要处理的议题中问出所有可能的问题以确保你没有遗漏任何一点。当你由一个问题展开答案的时候,你必须非常精确—不要笼统。总是问你自己:例如--我到底在害怕/批评/欲求/暗示什么。必须针对你以及你如何过你的生活来问。

你可以发现这些问题的观点在于:
思想/信念、意见/批评、判断、暗示、
情绪、恐惧/害怕、欲望/需求、
模式/习惯/防卫机制。

这里呈现另一个结构方式,确保你不会有所遗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1,因为A和B。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A。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了解A暗示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使用A去成为1的理由,而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B。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了解B暗示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使用B,而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看到和了解A和B表示我2…

如此你让自己展开你所接受和允许的令你自己成为和变成的模式—让你看见你。你检查议题中的每一个字并调查信念、情绪、批评、意见、判断、暗示的每一个字。当你在展开时,另一个议题会打开,议题2是相关于议题1的。现在你继续同样的方式直到感觉变空,直到你的身体经验到空无—然后你知道没有隐藏的事物而你已经处理所有和你的议题有关的项目了。

正确的应用:
自我宽恕若是没有自我主导的行为修正仍是无用的。你应用了自我宽恕去看到你如何接受和允许成为一个设计好的性格—而由这里,你主导你自己去停止,去改变,因此你荣耀生命做为你自己并与全体生命一体平等。你可以用你是谁和你不是谁的方式,并用什么是你自己做为你的生命可以接受允许和什么不是你将接受允许的方式,来描述你的自我修正行为来做领悟/了解的声明。

例如:我不是我的情绪。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被情绪所主导。我了解情绪仅仅是反应—被设计和制约而由特定情形产生。我不接受或允许我自己的存在如同一个被制约的设计。我在这里主导我自己。我是我自己和我的世界的主导原则。

当你看到/了解你真正是谁,以及你想要用某方式表达你与所有生命一体平等的荣耀时,你可以描述你的正确应用。

你可以使用"而非"来描述你在自我宽恕声明中的正确应用。
例如:我原谅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希望放在小孩/父母的身上—而非自我负责并主导自己一体平等。

展开

让我们举出某个特定陈述作为展开的实例 (强调的字词/陈述是需要提出的疑问):

当我的伴侣问我时间的时候我用生气的态度跟他说话。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对我的伴侣生气。(我为何要生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生气因为当我有需求的时候他没有注意我反而只对时间有兴趣。(还有其他的情绪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感到被忽略/拒绝/不被爱因为我的伴侣没有给我我所期待的注意。

(这里是投射的部分=看到当我责备他人对我做了什么的时候,其实是我对自己做了什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忽视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拒绝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爱我自己。
(更多的展开会来自这样的询问:我何时会感到被忽略/拒绝/不被爱?哪些人会让我感到这些情绪?我在这些人面前如何定义自己?那意味着什么?)

继续:(我到底在我的伴侣身上期待什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期待我的伴侣/他人看到我的感受并安慰我/使我感觉变好—而非当有事情要分享的时候由我主导自己去说明/表达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责备我的伴侣因为他没有感受到我的情绪状态—而非了解我对我的情绪/反应负有责任。

(我什么时候责备?)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使用责备让我自己由当下分离并放弃自己的责任。

(我为什么放弃自己的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将自己的责任给予他人/上帝/灵性(例如)因为我感到我自己比他人/上帝/等等渺小。

(我为什么期待注意力?)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由我的伴侣身上期待/需要/欲求注意力,以感到有价值/对我自己感觉较好/感到被爱。

(那表示什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将自我价值和爱放在"获取他人的注意"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存在欲望/需要/期待之中—而非活在表达自我主导和自我负责的在这里的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定义爱为"获取他人/伴侣的注意"而没有让自己给自己注意力和爱自己。

(我为何要由我自己分离出注意力,自我价值和爱呢?)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由自己分离出注意力,自我价值和爱—因为我相信这是某些他人应该为我做的事。

(这个信念暗示了什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存在为这个信念—人生是值得活的只因为他人关心我并给我注意力并认为那才是我所定义的爱—而非我爱我自己和关心我自己。

(那是如何显现的/我如何创造出这些?)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存在为一个记忆,即当我感觉不好的时候(例如)我爸爸安慰我,让我觉得好过,因此如果我的伴侣没有对我的情绪状态做反应,就表示(=我心智的结论)他不爱我/我是不值得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依赖他人让我觉得好过—而非自我负责并关心自己。

(在我的人生中觉得自己有价值的是什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让我的自我价值依赖他人的认可—并因此只在他人称赞我或我的工作,为我感到骄傲,表达他们对我的注意力或对我感到满意的时候才感受到我的价值。

(那意味着什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经由满足他人而存在,因为我将我自己放在比他人更少的位置。

在这里如下的相关议题显然打开了:
"依赖他人去感受生命是值得的/我是值得活的"
"自我价值仅仅经由满足他人"
"将自己放在比他人较低/更少的位置"

由这里更多的展开是需要的。
你可以发现奇妙的是你可以由一个议题/理解/陈述 "当我的伴侣问我时间的时候我用生气的态度跟他说话。"去了解你如何接受和允许你自己生存的一个完整结构/模式。
我的部落格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
http://chouchihying.blogspot.com/
我是一個Desteni我進程(DIP)的生活教練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


回到 “Desteni 常見問題”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2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