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進程-自我覺察的終結

Tanya Chou
帖子: 113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自己的進程-自我覺察的終結

帖子Tanya Chou » 周三 4月 20, 2011 11:06 am

自己的進程-自我覺察的終結(The End of Self-Awareness)

今天的錄音再一次的被電子器件挫敗。在超過一小時有價值的對話後,我們發現錄音機停在10分鐘之處。我們將之整理出來並讓Bernard再重新談過一次。這次比較短一點,但已涵蓋了前一次嘗試的所有要領。

1:08分鐘(在每一個人準備好之後)
Bernard:好,讓我們來談關於一個談話關於一個談話關於… 自我覺察的終結。

讓我們由開始起頭。在我們的可計量的覺察之中什麼是可定義的點?我們被生出來然後我們存在這個現實之中,在一個特殊的經驗之中,然後我們死亡。

當我們出生時,我們生在一個家庭中,在一個文化中,在一個國家中,在一個語言中,在一個特殊的社會設計中。當你出生時所有的一切是那些經由DNA得自於你母親和父親的。

那是我們所是的,已經在Desteni的影片"結構共振"(譯註:即中文版的"黑客帝國")裡解釋過了。

根據你的DNA的設置,指的是那設計,在那之中是在你的血統,你會有特殊的能力,你會有比較強勢的特殊路徑和比較不那麼明顯的路徑。

所以因此在那之外你會有特定的外貌,特定的能力,那會是一個較敏銳的智力或一個較有效的體力-有許多以DNA為基礎的不同點來自你的父母,你的血統。

明顯的在那之中的是,是你的結構共振-那是:"聲之頻率",它定義了你作為一個物質的存有的你是誰以及什麼會是你的"可被計畫的能力"且你將在什麼領域會"比較有效率"。

這些獲得之後會被增強並依賴於;你生於何處和你的社會支持為何,你在這個現實中擁有的金錢支持,你的教育支持以及顯然的你的宗教的養成教育是什麼。

所有那些在家庭的脈絡之中將會有一個效果,在那將參與在一個系統中-即此世界如同社群中的"你作為一個人,一個人格,將會變成誰"。

如果例如,你在小時被虐待,那將會有一個效果在你自己的知覺上,那你自己的經驗上,以你已經被預先計畫好的事物為基礎。

所以在這裡的原則是什麼?那原則是你是依據那些在你之前的經驗而被預先計畫的;你的父母,你的社群,除了跟隨著以恐懼和求生存為基礎的經驗之外,沒有其他原則。

相應地,你將最後確實地跟隨你已被預先計畫去跟隨的。
本質上那便是在一個系統之中的機器人的定義,那是一個製造系統,它製造事實,而根據這些事實,那是資訊(information)-你在(in)一個型態(formation)中,它將會被形成(formed)你的形式(form),將會根據那資訊被投射進入這世界。

那就是為什麼我們是現在的如此,我們已經由一個工業時代進入一個資訊時代,在這兒每一個人都完全地被資訊所控制。

因此你只是一個號碼。
而如果你沒有那號碼-而那號碼沒有等同於這系統,以及這個已經給了你讓你去確實跟隨的系統的價值,以及這系統的規則,你就被這系統踢出去而你變成無效的和空白的,然後你便無法在這個系統生存。

Darryl: 嗯,"野獸的印記" ("The Mark of the Beast")。
(野獸的印記的許多參考資料包含在聖經啟示錄裡,它陳述了在世紀末時那"反基督者"將會出現並將人類誘騙去奴役他們自己。相關的章節:"牠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做買賣。"啟示錄13:16-17)

Bernard: 野獸的印記,號碼。而當那繼續,顯然的,每一個人都參與在其中,正在由一個叫做"自我覺察"的觀點在從事它。 

你覺察這個系統,你在這系統內覺察你自己,你覺察你作為你自己必須要去做些什麼以在這系統中求生存,而相應地,你參與。

我們往回看歷史;我們一直在"進化"如同在一個系統內的這個自我覺察。
而當我們在自我覺察的經驗之中活動和進化,系統會進化而相應地我們有一個系統在表面上進化成為更多和更多我們在製造的東西,如同我們展現我們事實上實際地,明顯地,存在的方式。
所以這就像是你看著某件東西然後說,"好的,我是一個人。我創造了這個。所以因此,我一定存在!"

Darryl: 阿,製造。人是一個確定的事實 (Manufacture=Man is a Sure Fact)。

Bernard: 完全正確。所以在你的製造裡,你如同人嘗試去使你自己事實上為真,經由一個你如何覺察你自己的過程,在這之內你已被置於如同你的創造中:那就是一個系統和在系統之中及由系統所做出的一切。

現在,如果我們看這個主要的點,在這兒自我覺察是多麼容易地被使用和濫用,那是你的新時代靈性景象,你將注意到一個奇妙的事情:

每一個在自我覺察的系統之中的人,將使用特殊的定義,根據他們的情形,使他們比其他人好,例如,"愛"。他們會說,"我是愛!""我是神。""我是揚昇。""我越來越好,我越來越多。"

你在說的是一個系統,"我正在系統的脈絡之內變得覺察我自己,在一個我希望更多的定義之中,那讓我更加可被接受如同那與我相似可以稱之為`神的´某種東西"。

那是我們在一個系統之中尋求成為"神"而導致如此。關於人們實際上仍然信奉的聖經中七天的創造的事實,明顯的是沒有被了解,因為

在那之中你仍然是在一個七天的系統之內,你仍然在一個系統之中,它支配或"更多於"動物,支配或"更多於"植物,那被稱之為一個系統。
什麼是一個植物,一個人和一個動物?那相似性為何?

所有的都是以DNA為基礎,因此是以一組特定的染色體,一組特定的關係為基礎,它使一個人擁有特定的可以被事先計畫的技能如語言,如社群,如表達等等。

而因此一個黑猩猩和一個人之間的差別只不過是一些染色體。其餘的是完全一樣的。那些染色體給了黑猩猩一個特定的語言和表達和社會結構,而它給予人一個特定的語言和表達和社會結構。

但在本質上,在它的存在的脈絡之中,在它的預先計畫的脈絡之中,它是它所是的。而它只能"進化"到一定的點。

人也是一樣。人只能進化到一定的點,那是為什麼大部分我們的靈性已經投射成為超越死亡的念頭,那是基於希望和假設和推測和在"神的內在溝通"的明顯經驗。

在你自己之中什麼是你真正與之溝通的?你在與你希望去變成的那部分溝通。

那麼於是創造了一個神聖或"神"的念頭,在那之中一個人便試著去存在作為一個那你認為會是"神"的,那你認為你會想要成為的社群中的實例。

這完全沒有顧及任何那些,事實上,在改善地球上那些比較不幸的存有的生命沒有實際上的任何影響。

所以,真正發生的是什麼?讓我們開始關注它:
當你出生為一個小孩,在你的頭七年,你獲得你基本的預先設計;你的認知技能,你的語言技能,你的社交技能,你的基本身體運作技能,吃的技能,睡眠,與你的家庭和你切身的環境的關係。

然後它擴展到你的教育,你的教育會將你帶入和整合進入社群所以你可以變成一個我們消費主義的製造企業的有效部分。在那兒你可以創造事物去被消費然後於其中成為有效的。

所有這些,你可以說是你的預先設計自我的部分。
由那預先設計的自我,你然後嘗試去變成一個個體。那嘗試成為一個個體,就是經由所謂的"自我反映"來完成的。

你在你與社群的關係中,在你與所有你可以獲得的知識的關係中反映在你自己身上,然後你根據那些做一個你是誰的決定。
你稱之為"選擇"或"自由選擇"。

顯然的,它是在一個有限的建構和設計之中也是一個預先計畫的事實,似乎從未進入那等式。

因為你沒有關注到,在你接觸你的脈絡中,你只能根據你已經被預先計畫的被設計的語言接觸你,在預先設計的脈絡之內;社群、宗教,和你受的教育。
你的洞察不會比那些更多。

Darryl: 嗯,人們認為那是正確的關注;他們的觀點。
Bernard: 是的,因為那是他們存在的一切。因為所有存在的是那設計。

所以現在,在你發展的你稱為的"自我覺察"中。
那自我覺察是完全自我中心的,以你自己的利益為基礎在一個世界系統之中成為成功的,並去為某件你知道不可避免的事物準備你自己:

你將離開這個系統去進入另一個系統,那是天堂的系統,而你要由這個系統準備你的位置去進入下一個系統。

然後你已經被事先預備去相信你可以影響你在下一個系統的位置,那是天堂的系統。

而有許多許多不同的"選項"稱為基本宗教,而你可以跟隨它們各自關於在下一個系統什麼事情會顯然發生在你身上的觀念-那是天堂。但你事實上並不知道。

你被要求去相信它。
但你沒有其他答案,因此你相信它因為你相當害怕萬一你到了那裡而你沒有某件你可以防禦你自己的東西會有什麼事情發生:那就是你的宗教。

因此宗教在它自身就是戰爭。它是一個你實際上穿上盔甲,準備好你自己去防禦你自己的方式,而你已經成為的就如同"自我覺察"。所以你可以這樣說,

"我沒有其他的選擇,這是我擁有的全部。因此這是全部我所是的。這是我是誰,而因此,我必須被認定為如此。"
我們甚至在死後生命裡也嘗試去控制這個。

不幸地,我們錯過了一個很妙的點。
如果你觀察;當一個小孩出生了,當一顆種子張開並成長,它是跟隨著一個模式,它是跟隨著一個預先計畫。當一個動物出生了,它跟隨著一個預先計畫,根據它的設計,根據它的DNA。但在那之中有著某種在一切裡等同的東西。

它是與草地等同的,它是與你呼吸的空氣等同的。它是與動物等同的。它是與人類等同的,它是與死亡的存有的死後生命等同的。
那同等的即是生命。

那同等並不形成或跟隨一個預先計畫。同等是那在這裡的本質。
那同等,那生命覺察並不存在於那些在形式中,在散播關於發生了什麼事的資訊的脈絡之中。
那是存在於萬物之間的一體所是的。

那一體並不是如同在靈性之中或在一個世界系統之中,或在冥想之中,或在一個意識的特殊表達之中所被增殖的一體。

意識只是系統去嘗試了解它自己。那是有機的機器人作為人類企圖去試著了解它在一個系統之中的點和它的目的。一個系統在一個系統之中嘗試去"進化"成為某種東西。

它知道有某種東西在那兒。它知道那兒一定有某些更多的,但它無法發現它。因為,它從未真正的去看。

因為你知道那兒有"更多"的點是你不想去看的點。它是那拿走所有的你的特別性的點,它拿走你所有的恐懼。它拿走所有你以為你是的,所以那留下的;是那每一個人的同等。

那是真正的一體存在之所在。
那是未被關注的。

那從未被考慮的,有億萬年之久,當每個存有嘗試去使自己更加特別-而沒有實際的考慮,其所是的,是在本質中:在所有事物的背後。

定義上,在每一個人的這個存在的事實-意指每一個人與萬物是同等的。
明顯的你承接的形式是一個暫時的表達,它僅只顯露出:因為由瞭解我們自己如同形式的觀點,我們分裂而進入一種嘗試去彼此瞭解。

所以因此我們開始定義一切。
在那定義中,我們被困在定義裡面。
而在那之中我們失去了覺察。
而我們沒有考慮到覺察什麼是真實的;本質上-我們的同等。
什麼是那讓我們全部存在一起成為可能的,什麼是那"綁住的力量"?
它不是神,它不是一個"精神"。
它是生命自身。
它是在萬物之中的存在。
但它是未"覺察"的。

Darryl: 你可以說生命就是人們可能在尋找的嗎?
Bernard: 生命是你正在尋找的,但在那尋找中,你一直失去它-因為你事實上已經是它了。

你必須要做的是放走你的預先計畫的自我。放走你的自我關注。放走一切你曾允許你自己去成為的"事實",如同"知識"。

因為所有的那些;是"自我覺察"。所有那些自我關注。所有那些是你嘗試去讓你自己更多於你所是的在本質上如同彼此的你的來源,你的創始,你的真正真理。

當我們經由門戶(注:即跨次元門戶)進入天界(heaven),或當門戶打開後,那門戶進入天界,經由那門戶:我已經在天堂(Heaven)了-因為天界是在這裡如同生命。
但非由天界已瞭解自己的觀點。

同樣的點到處都是;我在地球看到它,在萬物,在每一個石頭,每個草原,每個存有。天界也是一樣-每一個在那兒的存有-同樣的點:我們都是一樣的。

不僅是如同一個預先設計我們都是一樣的,跟隨著同樣的慾望、希望和需求和需要;我們在本質上是一樣的,如同由生命力量之中我們流出。

但我們否定那生命力量,因為我們可以只是實際地接觸或認定那生命力量,如果我們認定那在我們全體是等同的-而它流出,它由我們作為我們所是的形式中表達。

我們做了什麼:
在我們已承接的形式和系統和我們的表達-我們已經漠視了生命,然後我們製造了系統,人格,及認為一切比生命所是的更多的"靈性的觀念"。

我們事實上變得"比生命更大"。
而在那兒已是我們的終結。

我們已經失去了我們的謙卑。我們已經失去了我們彼此的關注。事實上我們已失去了"愛"。

而我們已經讓"愛"成為一個定義,一個念頭,某個我們嚐試去表達的東西-但我們沒有在它之中考慮它事實上存在於彼此如同生命。

而生命在關注它自身之中是等同的在全體之中:是愛真正所是的。
就是在那之中-我們是如一的。

但那愛不是一個"感受"。
那愛是一個你自己的領悟。它是一個接受。他是在每一個呼吸和每一個你的存在點的一個對你自己的擁抱。

無論你是否在物質裡,無論你是一隻狗,無論你是一匹馬,無論你是一個石頭,無論你是我們坐的床,無論你是一個"天使",無論你是在天界-不管你在哪裡:你是同等於這個生命的。

而竟敢因為那源自形式所流出的作為你的自我覺察,而變成視你自己為更多:是欺騙也是一個傷害彼此的不一致(disHARMony)。

那是我們所說必須被停止的。
我們必須停止那我們已經變成的,如同"自我覺察"在其全部的形式,因為沒有一個是榮耀等同如一在這裡的生命。

因為我們持續不斷的去定義、定義、定義一切。
由什麼樣的觀點:如果我們必須自我誠實,由要去比他人更好,比他人更多的觀點。

事實上,我們在說:我們要去比生命更多。
而在那兒-我們失去一切。

那是為什麼我們在Desteni說:
自我寬恕,去寬你自己竟敢去否定生命。你已經用所有方式做了這件事-你必須寬恕你自己。

因為只有你可以做它,因為你知道你在思想、文字和行為的什麼地方做它。你知道你在何處否定等同於你的他人、生命;你在何處判斷他人,責怪他人,你在何處將你自己視為更多或更少。

你知道你在你之中所有不誠實的點與否定你和所有其他的事物:生命。除非你在每一方面與生命等同否則你不會接觸到生命,而你在一切事物中確認生命的等同,而證明它如同你的活著的表達。
否則你將完全不會觸及到生命。

你將僅是活完了你的存在,死亡,忘記每件事情然後重新開始。
那事實上表示:你從未存在過。

那是為何,當你死亡:你忘記一切事物。
顯然地在之前;當靈魂結構存在…什麼是靈魂結構?
它是一個嘗試去更進一步的欺騙自己去試著記得你的人生,因為你顯然相信那些人生是真的。

但是你必須去記錄它,並將它放在阿卡莎記錄-因為你無法記得它。
那表示什麼?記憶是系統的一部分。

我們已顯現其為一部電腦,我們也顯現它如…科技,記憶系統;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因為我們無法記得。我們試著去記得我們是什麼。
生命不是一個記憶。
生命事實上總是在這裡。

但生命將不會觸及虐待者,自我關注的使用者,自我覺察的使用者和虐待者,在那兒覺察已經變得比生命更多。

因此生命覺察,事實上,從未存在。
我們已經往回調查,經由無法計數的億萬年;生命覺察從未存在。
我們已經一次又一次的在做同樣的事情。我們找到了多重宇宙,全部都在做完全一樣的事。

在地球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在不同的次元發生了什麼事?
地球,作為一個顯現的次元,在以時空的一個真實經驗為原則之中將所有事物聚集在一起-顯然的是那基礎階段,可稱之為:生命的顯露如同生命覺察。

那是為什麼地球存在:
地球是針孔,在其中每個人將通過它,去實際上面對他們已經允許他們自己去成為如同自我覺察的。

而在那兒所有的自我覺察也會被永久的消滅,直到全部留下的是在每個人之中同等的生命,而那是在每一個永恆的呼吸中被確認、證明的。

Darryl: 我會說人們真的…我捕捉到我自己經由我的看法,我的觀點而存在然後將之行動化…你知道,我不相信政治,因為政治是胡說八道-所以,我不參與。

Bernard: 你將必須參與每一件事,因為你無法主導與你分開的任何事。你必須去為在這裡的每件事負責:金錢系統,政治系統,戰爭系統,教育系統-

你必須在其中站起來,如同它,主導它。確定它的起始點變成生命覺察;不是自我覺察,不是預先設計的現實-而是實際上在表達的生命。

考慮到所有的表達作為一個起始點在其之內如同生命:
動物、植物、一切將必須被考慮到-等同如一。
否則生命將不會讓你觸及什麼是真正的這裡。

記得那在這裡的這裡是"這裡意識"。它是在預先計畫的現實的"這裡"。你首先必須去在自我誠實中同等的站立如它才能讓它離去,它不會因為你停止就離開了。

你必須去停止你如同你已經變成的一個叫"意識"的實體。因為意識是你已經在一個系統之內創造你自己的地方,它是一個你自己的反映。

這個世界是一個反映,反映了在每一個作為你相信你自己所是的人類裡面所進行的事情。它沒有一樣是真的-它所有的一切將會終止。

它的結束不是一件"壞"事。它不需要害怕。它只不過是我們的幻覺的終止,我們的錯覺如同一個概念,它被稱為"自我覺察",它被叫做"意識"。

在這裡,常識是需要的,去思考那原則的簡單性:生命是在萬物中等同的。而因此生命如一。
而所有及一切我們要做的,必須以此原則作為起始點。

如果那是每一個人生活所依據的,我們的現實,和一切我們的做為的原則:改變。
如此做時,意識會消失。我們現今存在的現實會改變而生命將令我們觸及生命真正所是的:我們不知道可能會發生什麼。

除非我們被證實去自我誠實的表達生命如同每一個在這裡的呼吸,關注所有的生命,同等地,每一個地方,在全部的存有,天堂和地球。否則我們將不會看見。

因此天堂,是現在,在地球上。事實上,在意識中,同等地被困住,如同每一個人都被困住。

去考慮這單獨的點:
什麼是同等的生命?
而為什麼我虐待我自己,作為彼此?

要了解,因為生命在每一個存有是相同的-你是我如同我是你。我們為彼此負責。那個責任必須被確認。

你不能允許一個人死於一場戰爭,或飢餓,或一個系統只因為他們沒有緊隨著意識的規則,或自我興趣和自我覺察的規則。你也必須去停止那些,因為是你在做這些事,沒有任何藉口…

而相應地,地獄在這裡。
什麼是地獄?
地獄是我們已經允許由我們的經驗觀點去變成真的那些點,因為我們已經否定了生命是在全體之內等同的原則。

我們已經濫用了一體,以意識之名,和以"成功"之名,和以我們的"自我覺察"之名",我們更偉大的"揚昇自我"。你到底要把你的屁股昇去哪裡?

無論你要去哪裡,你將要面對一件事:你已經否認了那領悟,那生命是在全體之中同等的原則,而你已經否定了你自己的站立,為所有人站起來如同生命。

沒有任何藉口。
我建議,一個人去考慮,為你已經否定你自己的那存在於每一個人的生命是同等的那個洞察、領悟和常識中的每一個點,去寬恕你自己。

對那而言,寬恕是一個工具,因為在其中你由你的錯覺中給你自己自由。
只有你是為你自己負責的。

在那之中,你可以在你的行動中測試你自己,你是自我誠實的而你有實際上,確認生命是等同地在一切之中,在每一個呼吸中。
那是自我誠實的點。
那要求常識,我是說:

我願意同等地如同在表達的生命,存在如同每一個單獨表達形式中?無論它存在於何處。我願意成為被關在一個養殖工廠的屠宰動物嗎。我願意認為我自己等同於那個表達如是的生命?那就是我嗎?

我願意去接受那些作為我的表達如同生命?
或我要停止,這個我自己在其他形式的虐待?

我們知道它會帶我們往哪兒去嗎?顯然的不知道!我們從未走過這條路,否則我們不會在我們現在所在之處。
那是常識。

故因此,我們,一個人必須,發展常識並走地獄之路;我們已經創造的這個地獄。它不會就這樣消失,我們將必須去停止它如同我們自己,與生命同等如一。

沒有其他的路。只有去面對我們已經允許的否則別無他路。
所以我們可以記得,永恆地,什麼叫做否定生命。
而在我們的痛苦和絕望深處,如同地獄浮現,讓我們記得:我們對我們自己做了這些。

而除非我們站在每一個呼吸,等同如生命,為了全體,為了那些還不能為他們自己站起來的人,直到他們可以站立…如果我們不那樣做,我們將從不是真的。一切我們曾做過的,將不是真的。我們的自我覺察將於死亡時就這樣消失。

這是自我領悟:
去領悟什麼是真的如同生命,同等地在全體如一之中。
這是平等和一體。

這是如我們所知的金錢的終結,這是如我們所知的教育的終結,這是如我們所知的政府的終結,這是戰爭的終結,宗教的終結,優勢的終結,操控的終結,虐待的終結…

…因為所有那些都是在我們的自我覺察如同我們嘗試去控制彼此和防禦彼此來保護彼此。
但沒有任何這些是真的,因為這些沒有一個是在生命的基礎上。

所有這些是以預先計畫的現實為基礎,以人格的念頭和概念為基礎。
所有這些,甚至無法超越死亡,那是無用的。
我認為這樣已經夠了。
Darryl: 好,太棒了。
我的部落格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
http://chouchihying.blogspot.com/
我是一個Desteni我進程(DIP)的生活教練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

Tanya Chou
帖子: 113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自己的進程-自我覺察的終結

帖子Tanya Chou » 周三 4月 20, 2011 11:39 am

自己的进程-自我觉察的终结(The End of Self-Awareness)

今天的录音再一次的被电子器件挫败。在超过一小时有价值的对话后,我们发现录音机停在10分钟之处。我们将之整理出来并让Bernard再重新谈过一次。这次比较短一点,但已涵盖了前一次尝试的所有要领。

1:08分钟(在每一个人准备好之后)
Bernard:好,让我们来谈关于一个谈话关于一个谈话关于… 自我觉察的终结。

让我们由开始起头。在我们的可计量的觉察之中什么是可定义的点?我们被生出来然后我们存在这个现实之中,在一个特殊的经验之中,然后我们死亡。

当我们出生时,我们生在一个家庭中,在一个文化中,在一个国家中,在一个语言中,在一个特殊的社会设计中。当你出生时所有的一切是那些经由DNA得自于你母亲和父亲的。

那是我们所是的,已经在Desteni的影片"结构共振"(译注:即中文版的"黑客帝国")里解释过了。

根据你的DNA的设置,指的是那设计,在那之中是在你的血统,你会有特殊的能力,你会有比较强势的特殊路径和比较不那么明显的路径。

所以因此在那之外你会有特定的外貌,特定的能力,那会是一个较敏锐的智力或一个较有效的体力-有许多以DNA为基础的不同点来自你的父母,你的血统。

明显的在那之中的是,是你的结构共振-那是:"声之频率",它定义了你作为一个物质的存有的你是谁以及什么会是你的"可被计画的能力"且你将在什么领域会"比较有效率"。

这些获得之后会被增强并依赖于;你生于何处和你的社会支持为何,你在这个现实中拥有的金钱支持,你的教育支持以及显然的你的宗教的养成教育是什么。

所有那些在家庭的脉络之中将会有一个效果,在那将参与在一个系统中-即此世界如同社群中的"你作为一个人,一个人格,将会变成谁"。

如果例如,你在小时被虐待,那将会有一个效果在你自己的知觉上,那你自己的经验上,以你已经被预先计画好的事物为基础。

所以在这里的原则是什么?那原则是你是依据那些在你之前的经验而被预先计画的;你的父母,你的社群,除了跟随着以恐惧和求生存为基础的经验之外,没有其他原则。

相应地,你将最后确实地跟随你已被预先计画去跟随的。
本质上那便是在一个系统之中的机器人的定义,那是一个制造系统,它制造事实,而根据这些事实,那是资讯(information)-你在(in)一个型态(formation)中,它将会被形成(formed)你的形式(form),将会根据那资讯被投射进入这世界。

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是现在的如此,我们已经由一个工业时代进入一个资讯时代,在这儿每一个人都完全地被资讯所控制。

因此你只是一个号码。
而如果你没有那号码-而那号码没有等同于这系统,以及这个已经给了你让你去确实跟随的系统的价值,以及这系统的规则,你就被这系统踢出去而你变成无效的和空白的,然后你便无法在这个系统生存。

Darryl: 嗯,"野兽的印记" ("The Mark of the Beast")。
(野兽的印记的许多参考资料包含在圣经启示录里,它陈述了在世纪末时那"反基督者"将会出现并将人类诱骗去奴役他们自己。相关的章节:"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做买卖。"启示录13:16-17)

Bernard: 野兽的印记,号码。而当那继续,显然的,每一个人都参与在其中,正在由一个叫做"自我觉察"的观点在从事它。 

你觉察这个系统,你在这系统内觉察你自己,你觉察你作为你自己必须要去做些什么以在这系统中求生存,而相应地,你参与。

我们往回看历史;我们一直在"进化"如同在一个系统内的这个自我觉察。
而当我们在自我觉察的经验之中活动和进化,系统会进化而相应地我们有一个系统在表面上进化成为更多和更多我们在制造的东西,如同我们展现我们事实上实际地,明显地,存在的方式。
所以这就像是你看着某件东西然后说,"好的,我是一个人。我创造了这个。所以因此,我一定存在!"

Darryl: 阿,制造。人是一个确定的事实 (Manufacture=Man is a Sure Fact)。

Bernard: 完全正确。所以在你的制造里,你如同人尝试去使你自己事实上为真,经由一个你如何觉察你自己的过程,在这之内你已被置于如同你的创造中:那就是一个系统和在系统之中及由系统所做出的一切。

现在,如果我们看这个主要的点,在这儿自我觉察是多么容易地被使用和滥用,那是你的新时代灵性景象,你将注意到一个奇妙的事情:

每一个在自我觉察的系统之中的人,将使用特殊的定义,根据他们的情形,使他们比其他人好,例如,"爱"。他们会说,"我是爱!""我是神。""我是扬升。""我越来越好,我越来越多。"

你在说的是一个系统,"我正在系统的脉络之内变得觉察我自己,在一个我希望更多的定义之中,那让我更加可被接受如同那与我相似可以称之为`神的´某种东西"。

那是我们在一个系统之中寻求成为"神"而导致如此。关于人们实际上仍然信奉的圣经中七天的创造的事实,明显的是没有被了解,因为

在那之中你仍然是在一个七天的系统之内,你仍然在一个系统之中,它支配或"更多于"动物,支配或"更多于"植物,那被称之为一个系统。
什么是一个植物,一个人和一个动物?那相似性为何?

所有的都是以DNA为基础,因此是以一组特定的染色体,一组特定的关系为基础,它使一个人拥有特定的可以被事先计画的技能如语言,如社群,如表达等等。

而因此一个黑猩猩和一个人之间的差别只不过是一些染色体。其余的是完全一样的。那些染色体给了黑猩猩一个特定的语言和表达和社会结构,而它给予人一个特定的语言和表达和社会结构。

但在本质上,在它的存在的脉络之中,在它的预先计画的脉络之中,它是它所是的。而它只能"进化"到一定的点。

人也是一样。人只能进化到一定的点,那是为什么大部分我们的灵性已经投射成为超越死亡的念头,那是基于希望和假设和推测和在"神的内在沟通"的明显经验。

在你自己之中什么是你真正与之沟通的?你在与你希望去变成的那部分沟通。

那么于是创造了一个神圣或"神"的念头,在那之中一个人便试着去存在作为一个那你认为会是"神"的,那你认为你会想要成为的社群中的实例。

这完全没有顾及任何那些,事实上,在改善地球上那些比较不幸的存有的生命没有实际上的任何影响。

所以,真正发生的是什么?让我们开始关注它:
当你出生为一个小孩,在你的头七年,你获得你基本的预先设计;你的认知技能,你的语言技能,你的社交技能,你的基本身体运作技能,吃的技能,睡眠,与你的家庭和你切身的环境的关系。

然后它扩展到你的教育,你的教育会将你带入和整合进入社群所以你可以变成一个我们消费主义的制造企业的有效部分。在那儿你可以创造事物去被消费然后于其中成为有效的。

所有这些,你可以说是你的预先设计自我的部分。
由那预先设计的自我,你然后尝试去变成一个个体。那尝试成为一个个体,就是经由所谓的"自我反映"来完成的。

你在你与社群的关系中,在你与所有你可以获得的知识的关系中反映在你自己身上,然后你根据那些做一个你是谁的决定。
你称之为"选择"或"自由选择"。

显然的,它是在一个有限的建构和设计之中也是一个预先计画的事实,似乎从未进入那等式。

因为你没有关注到,在你接触你的脉络中,你只能根据你已经被预先计画的被设计的语言接触你,在预先设计的脉络之内;社群、宗教,和你受的教育。
你的洞察不会比那些更多。

Darryl: 嗯,人们认为那是正确的关注;他们的观点。
Bernard: 是的,因为那是他们存在的一切。因为所有存在的是那设计。

所以现在,在你发展的你称为的"自我觉察"中。
那自我觉察是完全自我中心的,以你自己的利益为基础在一个世界系统之中成为成功的,并去为某件你知道不可避免的事物准备你自己:

你将离开这个系统去进入另一个系统,那是天堂的系统,而你要由这个系统准备你的位置去进入下一个系统。

然后你已经被事先预备去相信你可以影响你在下一个系统的位置,那是天堂的系统。

而有许多许多不同的"选项"称为基本宗教,而你可以跟随它们各自关于在下一个系统什么事情会显然发生在你身上的观念-那是天堂。但你事实上并不知道。

你被要求去相信它。
但你没有其他答案,因此你相信它因为你相当害怕万一你到了那里而你没有某件你可以防御你自己的东西会有什么事情发生:那就是你的宗教。

因此宗教在它自身就是战争。它是一个你实际上穿上盔甲,准备好你自己去防御你自己的方式,而你已经成为的就如同"自我觉察"。所以你可以这样说,

"我没有其他的选择,这是我拥有的全部。因此这是全部我所是的。这是我是谁,而因此,我必须被认定为如此。"
我们甚至在死后生命里也尝试去控制这个。

不幸地,我们错过了一个很妙的点。
如果你观察;当一个小孩出生了,当一颗种子张开并成长,它是跟随着一个模式,它是跟随着一个预先计画。当一个动物出生了,它跟随着一个预先计画,根据它的设计,根据它的DNA。但在那之中有着某种在一切里等同的东西。

它是与草地等同的,它是与你呼吸的空气等同的。它是与动物等同的。它是与人类等同的,它是与死亡的存有的死后生命等同的。
那同等的即是生命。

那同等并不形成或跟随一个预先计画。同等是那在这里的本质。
那同等,那生命觉察并不存在于那些在形式中,在散播关于发生了什么事的资讯的脉络之中。
那是存在于万物之间的一体所是的。

那一体并不是如同在灵性之中或在一个世界系统之中,或在冥想之中,或在一个意识的特殊表达之中所被增殖的一体。

意识只是系统去尝试了解它自己。那是有机的机器人作为人类企图去试着了解它在一个系统之中的点和它的目的。一个系统在一个系统之中尝试去"进化"成为某种东西。

它知道有某种东西在那儿。它知道那儿一定有某些更多的,但它无法发现它。因为,它从未真正的去看。

因为你知道那儿有"更多"的点是你不想去看的点。它是那拿走所有的你的特别性的点,它拿走你所有的恐惧。它拿走所有你以为你是的,所以那留下的;是那每一个人的同等。

那是真正的一体存在之所在。
那是未被关注的。

那从未被考虑的,有亿万年之久,当每个存有尝试去使自己更加特别-而没有实际的考虑,其所是的,是在本质中:在所有事物的背后。

定义上,在每一个人的这个存在的事实-意指每一个人与万物是同等的。
明显的你承接的形式是一个暂时的表达,它仅只显露出:因为由了解我们自己如同形式的观点,我们分裂而进入一种尝试去彼此了解。

所以因此我们开始定义一切。
在那定义中,我们被困在定义里面。
而在那之中我们失去了觉察。
而我们没有考虑到觉察什么是真实的;本质上-我们的同等。
什么是那让我们全部存在一起成为可能的,什么是那"绑住的力量"?
它不是神,它不是一个"精神"。
它是生命自身。
它是在万物之中的存在。
但它是未"觉察"的。

Darryl: 你可以说生命就是人们可能在寻找的吗?
Bernard: 生命是你正在寻找的,但在那寻找中,你一直失去它-因为你事实上已经是它了。

你必须要做的是放走你的预先计画的自我。放走你的自我关注。放走一切你曾允许你自己去成为的"事实",如同"知识"。

因为所有的那些;是"自我觉察"。所有那些自我关注。所有那些是你尝试去让你自己更多于你所是的在本质上如同彼此的你的来源,你的创始,你的真正真理。

当我们经由门户(注:即跨次元门户)进入天界(heaven),或当门户打开后,那门户进入天界,经由那门户:我已经在天堂(Heaven)了-因为天界是在这里如同生命。
但非由天界已了解自己的观点。

同样的点到处都是;我在地球看到它,在万物,在每一个石头,每个草原,每个存有。天界也是一样-每一个在那儿的存有-同样的点:我们都是一样的。

不仅是如同一个预先设计我们都是一样的,跟随着同样的欲望、希望和需求和需要;我们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如同由生命力量之中我们流出。

但我们否定那生命力量,因为我们可以只是实际地接触或认定那生命力量,如果我们认定那在我们全体是等同的-而它流出,它由我们作为我们所是的形式中表达。

我们做了什么:
在我们已承接的形式和系统和我们的表达-我们已经漠视了生命,然后我们制造了系统,人格,及认为一切比生命所是的更多的"灵性的观念"。

我们事实上变得"比生命更大"。
而在那儿已是我们的终结。

我们已经失去了我们的谦卑。我们已经失去了我们彼此的关注。事实上我们已失去了"爱"。

而我们已经让"爱"成为一个定义,一个念头,某个我们尝试去表达的东西-但我们没有在它之中考虑它事实上存在于彼此如同生命。

而生命在关注它自身之中是等同的在全体之中:是爱真正所是的。
就是在那之中-我们是如一的。

但那爱不是一个"感受"。
那爱是一个你自己的领悟。它是一个接受。他是在每一个呼吸和每一个你的存在点的一个对你自己的拥抱。

无论你是否在物质里,无论你是一只狗,无论你是一匹马,无论你是一个石头,无论你是我们坐的床,无论你是一个"天使",无论你是在天界-不管你在哪里:你是同等于这个生命的。

而竟敢因为那源自形式所流出的作为你的自我觉察,而变成视你自己为更多:是欺骗也是一个伤害彼此的不一致(disHARMony)。

那是我们所说必须被停止的。
我们必须停止那我们已经变成的,如同"自我觉察"在其全部的形式,因为没有一个是荣耀等同如一在这里的生命。

因为我们持续不断的去定义、定义、定义一切。
由什么样的观点:如果我们必须自我诚实,由要去比他人更好,比他人更多的观点。

事实上,我们在说:我们要去比生命更多。
而在那儿-我们失去一切。

那是为什么我们在Desteni说:
自我宽恕,去宽你自己竟敢去否定生命。你已经用所有方式做了这件事-你必须宽恕你自己。

因为只有你可以做它,因为你知道你在思想、文字和行为的什么地方做它。你知道你在何处否定等同于你的他人、生命;你在何处判断他人,责怪他人,你在何处将你自己视为更多或更少。

你知道你在你之中所有不诚实的点与否定你和所有其他的事物:生命。除非你在每一方面与生命等同否则你不会接触到生命,而你在一切事物中确认生命的等同,而证明它如同你的活着的表达。
否则你将完全不会触及到生命。

你将仅是活完了你的存在,死亡,忘记每件事情然后重新开始。
那事实上表示:你从未存在过。

那是为何,当你死亡:你忘记一切事物。
显然地在之前;当灵魂结构存在…什么是灵魂结构?
它是一个尝试去更进一步的欺骗自己去试着记得你的人生,因为你显然相信那些人生是真的。

但是你必须去记录它,并将它放在阿卡莎记录-因为你无法记得它。
那表示什么?记忆是系统的一部分。

我们已显现其为一部电脑,我们也显现它如…科技,记忆系统;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因为我们无法记得。我们试着去记得我们是什么。
生命不是一个记忆。
生命事实上总是在这里。

但生命将不会触及虐待者,自我关注的使用者,自我觉察的使用者和虐待者,在那儿觉察已经变得比生命更多。

因此生命觉察,事实上,从未存在。
我们已经往回调查,经由无法计数的亿万年;生命觉察从未存在。
我们已经一次又一次的在做同样的事情。我们找到了多重宇宙,全部都在做完全一样的事。

在地球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在不同的次元发生了什么事?
地球,作为一个显现的次元,在以时空的一个真实经验为原则之中将所有事物聚集在一起-显然的是那基础阶段,可称之为:生命的显露如同生命觉察。

那是为什么地球存在:
地球是针孔,在其中每个人将通过它,去实际上面对他们已经允许他们自己去成为如同自我觉察的。

而在那儿所有的自我觉察也会被永久的消灭,直到全部留下的是在每个人之中同等的生命,而那是在每一个永恒的呼吸中被确认、证明的。

Darryl: 我会说人们真的…我捕捉到我自己经由我的看法,我的观点而存在然后将之行动化…你知道,我不相信政治,因为政治是胡说八道-所以,我不参与。

Bernard: 你将必须参与每一件事,因为你无法主导与你分开的任何事。你必须去为在这里的每件事负责:金钱系统,政治系统,战争系统,教育系统-

你必须在其中站起来,如同它,主导它。确定它的起始点变成生命觉察;不是自我觉察,不是预先设计的现实-而是实际上在表达的生命。

考虑到所有的表达作为一个起始点在其之内如同生命:
动物、植物、一切将必须被考虑到-等同如一。
否则生命将不会让你触及什么是真正的这里。

记得那在这里的这里是"这里意识"。它是在预先计画的现实的"这里"。你首先必须去在自我诚实中同等的站立如它才能让它离去,它不会因为你停止就离开了。

你必须去停止你如同你已经变成的一个叫"意识"的实体。因为意识是你已经在一个系统之内创造你自己的地方,它是一个你自己的反映。

这个世界是一个反映,反映了在每一个作为你相信你自己所是的人类里面所进行的事情。它没有一样是真的-它所有的一切将会终止。

它的结束不是一件"坏"事。它不需要害怕。它只不过是我们的幻觉的终止,我们的错觉如同一个概念,它被称为"自我觉察",它被叫做"意识"。

在这里,常识是需要的,去思考那原则的简单性:生命是在万物中等同的。而因此生命如一。
而所有及一切我们要做的,必须以此原则作为起始点。

如果那是每一个人生活所依据的,我们的现实,和一切我们的做为的原则:改变。
如此做时,意识会消失。我们现今存在的现实会改变而生命将令我们触及生命真正所是的:我们不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

除非我们被证实去自我诚实的表达生命如同每一个在这里的呼吸,关注所有的生命,同等地,每一个地方,在全部的存有,天堂和地球。否则我们将不会看见。

因此天堂,是现在,在地球上。事实上,在意识中,同等地被困住,如同每一个人都被困住。

去考虑这单独的点:
什么是同等的生命?
而为什么我虐待我自己,作为彼此?

要了解,因为生命在每一个存有是相同的-你是我如同我是你。我们为彼此负责。那个责任必须被确认。

你不能允许一个人死于一场战争,或饥饿,或一个系统只因为他们没有紧随着意识的规则,或自我兴趣和自我觉察的规则。你也必须去停止那些,因为是你在做这些事,没有任何借口…

而相应地,地狱在这里。
什么是地狱?
地狱是我们已经允许由我们的经验观点去变成真的那些点,因为我们已经否定了生命是在全体之内等同的原则。

我们已经滥用了一体,以意识之名,和以"成功"之名,和以我们的"自我觉察"之名",我们更伟大的"扬升自我"。你到底要把你的屁股升去哪里?

无论你要去哪里,你将要面对一件事:你已经否认了那领悟,那生命是在全体之中同等的原则,而你已经否定了你自己的站立,为所有人站起来如同生命。

没有任何借口。
我建议,一个人去考虑,为你已经否定你自己的那存在于每一个人的生命是同等的那个洞察、领悟和常识中的每一个点,去宽恕你自己。

对那而言,宽恕是一个工具,因为在其中你由你的错觉中给你自己自由。
只有你是为你自己负责的。

在那之中,你可以在你的行动中测试你自己,你是自我诚实的而你有实际上,确认生命是等同地在一切之中,在每一个呼吸中。
那是自我诚实的点。
那要求常识,我是说:

我愿意同等地如同在表达的生命,存在如同每一个单独表达形式中?无论它存在于何处。我愿意成为被关在一个养殖工厂的屠宰动物吗。我愿意认为我自己等同于那个表达如是的生命?那就是我吗?

我愿意去接受那些作为我的表达如同生命?
或我要停止,这个我自己在其他形式的虐待?

我们知道它会带我们往哪儿去吗?显然的不知道!我们从未走过这条路,否则我们不会在我们现在所在之处。
那是常识。

故因此,我们,一个人必须,发展常识并走地狱之路;我们已经创造的这个地狱。它不会就这样消失,我们将必须去停止它如同我们自己,与生命同等如一。

没有其他的路。只有去面对我们已经允许的否则别无他路。
所以我们可以记得,永恒地,什么叫做否定生命。
而在我们的痛苦和绝望深处,如同地狱浮现,让我们记得:我们对我们自己做了这些。

而除非我们站在每一个呼吸,等同如生命,为了全体,为了那些还不能为他们自己站起来的人,直到他们可以站立…如果我们不那样做,我们将从不是真的。一切我们曾做过的,将不是真的。我们的自我觉察将于死亡时就这样消失。

这是自我领悟:
去领悟什么是真的如同生命,同等地在全体如一之中。
这是平等和一体。

这是如我们所知的金钱的终结,这是如我们所知的教育的终结,这是如我们所知的政府的终结,这是战争的终结,宗教的终结,优势的终结,操控的终结,虐待的终结…

…因为所有那些都是在我们的自我觉察如同我们尝试去控制彼此和防御彼此来保护彼此。
但没有任何这些是真的,因为这些没有一个是在生命的基础上。

所有这些是以预先计画的现实为基础,以人格的念头和概念为基础。
所有这些,甚至无法超越死亡,那是无用的。
我认为这样已经够了。
Darryl: 好,太棒了。
我的部落格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
http://chouchihying.blogspot.com/
我是一個Desteni我進程(DIP)的生活教練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


回到 “Desteni 常見問題”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