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一平的进程分享

YiPing Shao
帖子: 27
注册: 周日 7月 10, 2011 4:45 pm
联系:

Re: 邵一平的进程分享

帖子YiPing Shao » 周五 9月 19, 2014 9:43 pm

Day 11 - 新的开始11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看到并认识到害怕揭示自己和担心他人对我自己的看法表明我参与到了评判之中,将写出自己内在的点的人评判为负面/无价值的,而不用写出自己内在的点的人是正面/有价值的,从而通过评判和比较让自己参与到了正面和负面的能量极性当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看到/认识到/察觉到我基于害怕失去有价值/有力量的自我定义而实体化出恐惧,表明我尝试通过实体化出心智的恐惧来维护自我定义,觉得心智高于自己/比自己强大,从而与自己的心智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排斥/逃避写博客来维护/不改变/正当化我的自我定义的理由,而不是通过稳定自己的呼吸来协助和支持自己了解到/看到/察觉到无论我如何/怎样参与到恐惧的心智反应和秘密心智对话/暗聊当中都无法改变/控制/操纵他人对我的看法/建议,同时无论我是否写博客也无法改变我真正是谁作为生命的我的内在本质。

YiPing Shao
帖子: 27
注册: 周日 7月 10, 2011 4:45 pm
联系:

Re: 邵一平的进程分享

帖子YiPing Shao » 周五 9月 19, 2014 9:44 pm

Day 12 - 新的开始12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担心/恐惧当我写博客时无法获得他人的认同和赞许,我担心/恐惧我体验到失去力量/价值或者体验到没有力量/没有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看到/认识到/察觉到我通过在我的内在实体化出担心/恐惧的负面能量体验而相信写博客时无法获得他人的认同和赞许,表明我将价值/力量赋予到他人的认同和赞许上,认为他人的赞许和认同“高于”自己,比自己更有价值,从而将自己与他人的赞许和认同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恐惧失去他人对我写博客的认同和赞许作为正当化不写博客的理由,而不是自我诚实自我负起责任的查看自己的内在接受和允许了我如何通过外部事物(他人对我写博客的认同和赞许)定义我自己为力量/有价值的,从而通过呼吸稳定自己支持和协助自己停止参与到通过外部事物(他人对我写博客的认同和赞许)自我定义当中而与自己分离开来,让自己认识到作为生命的我真正是谁不需要外部事物来证明这个事实,如果需要外部证明那么是我没有自我诚实而将信任投射给了外部事物从而让自己与外部事物分离开来,因为外部事物也是自己的一部分,与自己是一体平等的。

YiPing Shao
帖子: 27
注册: 周日 7月 10, 2011 4:45 pm
联系:

Re: 邵一平的进程分享

帖子YiPing Shao » 周五 9月 19, 2014 9:44 pm

Day 13 - 新的开始13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担心写博客会影响自己的日常生活而参与恐惧的能量体验当中,从而导致自己做出了逃避/不愿意写博客的决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看到/认识到/察觉到我通过将恐惧的能量赋予到我的日常生活上,表明我将价值/力量赋予到我的日常生活,认为我的日常生活“高于/优先”我去写博客,从而将写博客和日常生活分离开来,通过写博客和日常生活的关系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担心自己的日常生活会由于写博客而受到影响作为正当化逃避/不愿意写博客的理由,而不是通过呼吸来协助和支持稳定自己不要参与到心智意识系统里,不再接受和允许由心智来主导我自己的决定,不再接受和允许通过写博客和日常生活的关系来定义我自己,而是让自己了解/察觉到写博客和日常生活并不是分离而是一体和平等的,写博客也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参与其中,作为我自己真正是谁作为生命主导我自己恒定和恒常的写博客和参与日常生活作为生命的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评判日常生活是“优越的/有价值的”,评判写博客是“卑微的/无价值的”,从而让自己参与到了卑微与优越的两极化的极性心智能量体验当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看到/认识到/察觉到/我通过参与到卑微与优越的两极化的极性心智能量体验当中,表明我将价值/力量赋予给我的心智意识系统上,认为我的心智意识系统比自己“更加强大”应该由心智来主导我的决定,而将自己的责任抛弃给了心智从而将自己与心智分离开来,通过心智和能量体验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对日常生活和写博客的极性对立的评判作为正当化写博客影响日常生活而不去写博客的理由,而不是通过专注于呼吸回到当下协助和支持自己看到/了解到/察觉到对于日常生活和写博客的极性化定义是通过我自己的极性化评判和比较产生的,即我自己是评判的创造者从而导致了自己不去写博客以及无法协助自己有效活出我真正是谁的后果,从而将自己与日常生活以及写博客分离开来,而没有自我诚实和自我负起责任的使用常识性察觉看到/认识到/了解到写博客与日常生活是一体和平等的都是自我表达的一部分并且与自己是一体和平等的,日常生活和写博客一样将成为我活出自己真正是谁的实际性应用。

YiPing Shao
帖子: 27
注册: 周日 7月 10, 2011 4:45 pm
联系:

Re: 邵一平的进程分享

帖子YiPing Shao » 周五 9月 19, 2014 9:46 pm

Day 14 - 新的开始14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担心写博客会影响自己的工作收入而参与恐惧的能量体验当中,从而导致自己做出了逃避/不愿意写博客的决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看到/认识到/察觉到我相信/认为写博客会影响/降低我的收入,表明我通过定义/赋予写博客为负面的/占用我大量的工作时间,从而将自己与写博客和工作分离开来,通过定义我工作为正面/能够获得收入,定义写博客为负面/不能获得收入,同时也通过基于收入/金钱定义/限制了我自己真正是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赋予写博客为负面/无法获得收入/需要占用我打量的工作时间作为正当化不去写博客的理由,而不是通过呼吸来协助和支持自己不要参与到心智意识系统的自我定义当中,而是让自己了解/察觉到我是如何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收入/金钱定义写博客同时也定义我自己,并且我没有自我诚实和自我负起责任的对待写博客这件事情而是将写博客连接到了负面能量体验当中,从而在我的内在实体化出担心写博客影响自己收入的情绪能量反应当中,并且在我的外在实体化出逃避/不愿意写博客的动作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看到/认识到/察觉到担心写博客会影响/降低我的收入,表明我通过害怕/恐惧失去收入连接到写博客,从而将自己与收入/金钱分离开来,通过定义收入/金钱“优越/有价值”的,定义自己“卑微/无价值”的,而让自己参与到了两极性的心智极性反应和价值系统当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赋予收入/金钱“优越/有价值”以及正面的能量体验作为正当/合理化担心/恐惧我失去/减少收入的理由,而不是通过呼吸来稳定自己,从而让自己了解/察觉到我是如何通过将正面的心智能量体验连接到收入/金钱上,如何通过基于金钱/收入的自我定义限制和奴役了自己,而是通过实现自我价值和常识(common sense)来让自己了解/察觉到我真正是谁作为生命的本质不需要外部的事物(金钱/收入)来进行定义和局限我自己,让自己了解/察觉到收入/金钱只是支持自己活出生命的工具,并不是自我奴役和自我局限的工具。

YiPing Shao
帖子: 27
注册: 周日 7月 10, 2011 4:45 pm
联系:

Re: 邵一平的进程分享

帖子YiPing Shao » 周五 9月 19, 2014 9:51 pm

Day 15 - 新的开始15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总是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充分去写博客,从而导致自己一直拖延写博客的事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看到/认识到/察觉到我相信/认为自己没有准备好/充分去写博客,表明我将写博客当作一种任务/目的/目标/应付,试图通过这种任务/目的/应付来获得奖励/价值/力量,从而将自己与写博客本身分离开来,通过对写博客的负面定义,同时来定义我自己是谁,限制自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赋予写博客价值/奖励/力量作为正当化自己为了获得价值/力量/奖励需要时间准备/拖延写博客的理由,而不是自我诚实自我负起责任的通过常识(Common Sense)察觉自己如何通过参与到心智以的获得奖励/价值/力量,认为写博客“高于/优先”自己从而实体化出拖延的人格模式,而将自己的能力限制起来从而将自己与写博客分离开来。而不是通过呼吸协助和支持自己稳定下来,通过常识(Common Sense)让自己认识/察觉到拖延写博客的这种反应是我的心智显现物,是通过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到心智之中的产物,并且通过自我主导性原则协助自己通过自我承诺和实际性应用协助自己将写博客成为协助自己和表达自己的方式和支持自己的工具。

YiPing Shao
帖子: 27
注册: 周日 7月 10, 2011 4:45 pm
联系:

Re: 邵一平的进程分享

帖子YiPing Shao » 周五 9月 19, 2014 9:52 pm

Day 16 - 新的开始16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我自己写博客是不够好/不完美/无价值的,从而不愿意去写博客。
我宽恕我自己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看到/认识到/察觉到我相信/认为自己写博客是不够好/不完美/无价值的,表明自我定义我自己为足够好/完美的/有价值的,定义写博客是不够好/不完美/无价值的,从而通过不去写博客来维护自己的自我定义,认为写博客“低于/不如”自己,通过将负面能量体验赋予到写博客上,同时基于写博客来定义我自己,从而将自己与博客分离开来,限制/局限自我不去写博客。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赋予写博客是不够好/不完美/无价值的,同时定义自己是足够好/完美/有价值的,自己为了维护自己足够好/完美/有价值的作为正当化而不去写博客的理由,而不是自我诚实自我负起责任无条件的站立起来通过常识性察觉自己通过参与到心智中的自我定义和定义写博客,认为写博客“低于/不如”自己从而实体化出不去写博客的行为模式,而将自己的能力/力量通过定义限制起来从而将自己与写博客分离开来。而不是通过专注于自己的呼吸来协助和支持自己稳定自己,通过常识让自己认识/察觉到不愿意写博客的行为模式是由于被我的心智意识系统主导而做出的决定,是通过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参与到心智当中并赋予心智力量来由心智来主导我自己,而不是基于自我诚实自我负起责任无条件的站立起来通过自我主导性原则和实际性应用协助自己,与写博客一体和平等成为自己真正是谁的生命的表达。

YiPing Shao
帖子: 27
注册: 周日 7月 10, 2011 4:45 pm
联系:

Re: 邵一平的进程分享

帖子YiPing Shao » 周五 9月 19, 2014 9:53 pm

Day 17 - 新的开始17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当面对写博客的时候,将负面能量体验赋予了文字“不值得/无价值/无力”并定义了写博客,从而实体化出恐惧在我的内在并等同如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看到/认识到/察觉到通过基于我自己的恐惧而定义文字“不值得/无价值/无力”为“负面”的能量体验,意味着/暗示/表明/投射出/反射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不喜欢/选择去创造/赋予这个“负面”能量到文字“不值得/无价值/无力”上并且“低于/不如”自己从而将这些文字与自己分离开来,而不是没有能量性的定义和评判的活出这些文字等同我自己真正是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对于文字“不值得/无价值/无力”的负面定义,并将这些文字与写博客联系起来,作为正当化我评判写博客为负面并抗拒写博客的理由,而不是自我诚实自我负起责任的通过常识性察觉自己如果通过参与到心智以获得正面/有价值的能量体验,认为写博客是“不值得/无价值/无力”的表现而“低于/不如”自己从而实体化出恐惧的心智反应模式,而不是通过专注于自己的呼吸来协助和支持自己稳定自己,通过常识性察觉让自己认识/察觉到定义写博客是“不值得/无价值/无力”的文字定义是我自己的心智显现物,是通过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参与到心智之中并通过定义文字“不值得/无价值/无力”为“负面”而产生的负面能量自我定义的创造物,并被负面能量主导从而跟随这股能量来行动(逃避并评判写博客),而不是通过自我主导性原则协助和支持自己通过自我改正和自我承诺以及实际性应用的停止对于文字的极性化定义,活出文字作为我真正是谁的自我表达。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3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