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承曉的進程分享

江承曉
帖子: 88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我是誰?我們是誰?不要把自己與別人分離

帖子江承曉 » 周二 8月 05, 2014 11:17 am

寬恕日記:我是誰?我們是誰?不要把自己與別人分離 (2014.8.5)
這個月,我進入了”處理失落,與失落等同”的進程。
我經常進入了恐懼。在呼吸中,平息恐懼。
七月初,被學校突然的通知,以一種虛假的方式與理由,解除了我當了13年的輔導主任職位,回復一般教師身分。
因為如此長而且已經適應認同的,與辦公室同事形同平等一體的夥伴關係與工作生活方式,以一種如此突然的方式結束,我們大家都需要內在理解與放下的過程。
夥伴為我抱不平,捨不得。而我則是面對”結束的失落”。
很自然的,我做了寬恕。
並且誠實看自己。
所有外在的人事物,是我內在往外的投射,是我覺知或不覺知中,我自己所創造出來,或所接受與允許所形成的後果,不是嗎?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與允許我以”輔導主任”來定義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與允許我以”角色”來定義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與允許我以”角色”來定義別人。
我寬恕我自己,並停止我以”角色”來定義我自己與別人。
如果我不是角色,如果我不是13年來努力且自我肯定且大家肯定的那個輔導主任角色,失落了這一切,我是誰?我還是我自己嗎?
我知道,失落了這一切,我還是我自己,但是我還是有許多的衝突,委屈,遺憾,不捨,不被尊重等等的情緒。為什麼?
於是我學到了”我不是角色”這個知識與訊息,若沒真的活出來,若沒使自己與知識與訊息等同如一,使自己真的成為活著的知識與訊息,誠實的說,我仍在”虛假”當中。
於是,我就處在”外在的虛假與不尊重與失落的事件”中,讓我去覺察,寬恕,負責,修正,改變,回復”我不是角色,我是無法定義的平等如一的存在的生命”的穩定的自我之中。
我還發現,13年的工作生活,也會使人”形成慣性”,一種心智制約。於是,我不斷在覺察,在呼吸,在寬恕,在停止,尋求清醒過來,結束虛假。
但是”我是一個在覺察,在停止心智制約,停止慣性,尋求醒過來的人”。這也是一個對自己的定義。
事件中,我遇到的一些人,在心智的幻象中,害怕生存,活在倖存模式中而且堅信自己是對的,活在這個世界必須使用一些虛假的手段,因為這個位置剛好是他們目前想要的,因此就以一種虛假與不尊重的方式拿了,心智是真相,不是幻象,他們是他們所定義的人。
所以他們都是昏睡的人,我正在定義他們。
我正在把自己與他們分離。
但是,他們不是我內在往外投射到外面的等同我自己的外在顯化嗎?
對這世界所存在的一切,我都負有責任。
我是誰?我們是誰?不要把自己與別人分離。
我遭遇虛假與失落,我等同虛假與失落,我走入走過走出,這整個月我在其中,我慢慢完成了。
我正在學習這一切吧,所以,走出失落與恐懼之後,其實心中很自然會有一種感激之情,生命如此寬廣,而我曾經如此限制定義我自己,我寬恕我自己與等同如我的事件中的其他相關之人。
我還在學習一件事,寬恕與停止,不代表我因此而接受與允許”害怕生存,活在倖存模式,可以變得虛假與不互相尊重”的心智模式。
我不接受與允許並且停止我自己,我也不接受與允許等同我自己的事件中的其他相關之人,活在虛假與不互相尊重之中。
因此我也做了一件之前我不會做的事,以前我是一個”處在心智極性粗暴另一端的,相對較溫順,自我批判的心智模式”的人。這次我改變了,我明白表達職務可以結束與交接,但我不同意這個過程的虛假與不尊重。
我知道在持續不斷的Desteni I Process DIP進程中,我會不斷遭遇我所迷失遺忘,接受與允許而被心智奴隸的一切,因此而能把自己找回來,我等同我所迷失遺忘,接受與允許而被心智奴隸的一切,我走入走過走出,一切等待我完成,我負有責任,在其中,記得,我是誰?我們是誰?不要把自己與別人分離了。
再一次的,我真的理解與學習到”我的Desteni的生活方式--按照對全體最好的原則生活”是什麼?就是”走在回歸生命的DIP之中,不要把自己與別人分離了。”

江承曉
帖子: 88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我是誰?我們是誰?為自己的生命負起責任

帖子江承曉 » 周二 8月 19, 2014 6:15 pm

寬恕日記:我是誰?我們是誰?為自己的生命負起責任 (2014.8.19)
我現在要分享的是”生存的恐懼”。
七月份突然的被解除我的主任職務時,我做了一件之前我不會做的事,以前我是一個”處在心智極性粗暴另一端的,相對較溫順,自我批判的心智模式”的人。這次我改變了,我明白表達職務可以結束與交接,但我不同意這個過程的虛假與不尊重。這個行為帶來的後果是:開始有人在對外耳語,說些對我的批評甚至惡意的話語。
當我聽到這些時,我觀察自己產生了心智暗聊:”我應該乖些,像以前一樣的溫順不計較,這樣就不會被誤會被說壞話,我就能安全的生存下去。”
我發現我的”反應”和那些在這事件中相關的人是類似的,委曲求全順應權力的粗暴以求倖存。”生存恐懼”的信念制約。
但是我已經決定要過著”我的Desteni的生活方式--3. 按照自我誠實的原則生活——活在自我誠實中,內在語言=外在語言=外在行為=活著的字。”我只能堅持” 明白表達職務可以結束與交接,但我不同意這個過程的虛假與不尊重。”,以對自己誠實啊,所以我學到了,誠實,是需要勇氣的,我在呼吸靜心中,慢慢寬恕自己與別人,並慢慢平息對被說閒話與被誤會的擔心害怕。
然後,在八月份,我開始新的生活,像承擔照顧別人一樣的照顧自己。我覺得我做得不錯。我想打開自己以前對自己的限制,開始無條件愛自己,嗯,不容易。
一路上像觀察理解別人一樣的觀察理解自己,我開始了”我的Desteni的生活方式-- 9. 活出自我信任的原則——在我活出自我誠實、自我負責以及自我覺察的過程中保持穩定,我作為堅定的自我信任站立著,無論我面對的是什麼,或我在進程中因為不理解而失去穩定與平衡,我會堅定信任我自己最終我一定會回歸穩定與平衡。”,我開始打破我生活生命中限制自己的慣性。
”我的Desteni的生活方式-- 10. 讓生命是穩定與平衡的——通過自己不接受與允許自己再度迷失,我協助和支持我自己的生命是穩定與平衡的,並且指揮我自己能夠協助和支持他者,如同協助和支持我自己一樣。”我開始變得更不在乎別人對我的看法了,變得更能為自己負責任。生命中追求的不再是幸福快樂安定,而是在每天面對的人事物中,看到自己在往外投射什麼,負責的善後,面對,寬恕,停止,回到穩定與平衡的真實存在,並且分享給願意聽的人。
今天,一個一樣在大學當學輔主任的朋友打電話告訴我,他也同樣被一通電話解除主任職務,必須回去當講師,但他不喜歡,他考慮結果,決定提早退休。我們討論了大學金字塔,權力的傲慢正在惡化中,但是我們都不想把自己當被害者,只想理性實際的去解決問題,他退休沒有生存問題,可以兼職接個案諮商。我有四個孩子要養,都還在求學階段,我還要照顧我的父母生活費,而且我還蠻愛教書的,一種很適合我的自我表達與分享,因此我會回系所當老師,我們在彼此祝福中,結束通話。
”我的Desteni的生活方式-- 11. 沒人能拯救我,我拯救我自己——認識到Desteni的工具和原則就是嚮導,但是我必須親自踐行這條道路。我們在這裡,在這個從意識到覺察的生命進程中互相協助和支援,然而對於這進程本身,我就在我自己的心智當中,和我自己單獨在一起,一個獨自的旅程。”,就是我必須實際的為自己負責,去尋找實際且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與生命表達。
Desteni一直在推動”金錢平等的生活系統”,就是因為我們如今已經跌落到被金錢所困,活在”生存的恐懼”當中。雖然目前人類社會尚未達到”金錢平等”, ”生活平等”, ”一切皆平等”的狀態,我已經理解且相信”我的Desteni的生活方式--
16. 認識到借助于存在於這世界上的我,去改變這個世界——我不只是我,我同時是很小的億萬人之一,同時也是很大的,我即是一,I am = We are,我的責任並不僅僅限於改變我自己的心智與我自己的生命,而且還擴展到這地球上的每件事物以及每個人,因此我承諾將這覺察擴展到全人類,共同工作並且一起生活,以便為我們自己以及將來的世代,使這個地球成為天堂般的存在。
17. 我必須活在我的思想、言語和行為裡面,成為活著的實例——從自己做起,在我的思想、言語和行為裡面,確實的指揮自己,改變自己,以便讓更多的人能夠認識到我們可以怎樣去改變這個世界,即通過在我們的自我改變當中,在對全體最好的原則下,團結一致把天堂帶到地球上。”
因此七月,八月的事件,是個挑戰,我會持續的走過,完成的。

江承曉
帖子: 88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嚴厲與嚴謹是不同的

帖子江承曉 » 周三 8月 27, 2014 1:05 am

寬恕日記:嚴厲與嚴謹是不同的 (2014.8.27)
我學到嚴厲與嚴謹是不同的。
不斷的走在DIP中,我常疑惑我做得對不對?
我開始了”我的Desteni的生活方式-- 9. 活出自我信任的原則——在我活出自我誠實、自我負責以及自我覺察的過程中保持穩定,我作為堅定的自我信任站立著,無論我面對的是什麼,或我在進程中因為不理解而失去穩定與平衡,我會堅定信任我自己最終我一定會回歸穩定與平衡。”,8月我開始實行打破我生活生命中習於服務別人,常限制自己的慣性的行動。
但是在打破我限制自己的慣性,例如”打破因早年貧困生活養成的節儉,對自己的限制習性”,因此,我開始愛自己,無條件支持自己,告訴自己限制不存在,我不只是去照顧支持別人,我也同樣去支持照顧自己,因此我開始享受一些食物與衣物與旅遊,可是,我會擔心”這個打破過程,會成為耗用物質的狀況嗎”?
而在疑惑中,我會質疑”為什麼我無法活出自我信任的原則”?
然後我看到一些我身邊的朋友,總是不夠喜歡自己,想方設法還要自己更”完美”,我在其中看到我的”投射”:我是不是也是如此,好像在要求自己成為聖人一樣,可是聖人不是回到無條件的純真,我發現我對自己如此的嚴厲。
當我開始愛自己,無條件支持自己,告訴自己限制不存在時,我就”擔心耗用物質”,這是一種對自己的嚴厲,然後我再指責自己”為什麼我無法活出自我信任的原則”,也是一種對自己的嚴厲,而且我還會告訴自己,”不是嚴厲,我是自我嚴謹”,唉,這一切其實又回到我”修行人的慣性,嚴厲的要求自己自我表達得像聖人”,一種心智遊戲啦。
於是,又回到呼吸,在自我誠實、自我負責以及自我覺察中,我認識到我在進程中因為不理解”嚴厲與嚴謹的不同”而失去了穩定與平衡,在我觀察與理解之後,我又能回到穩定與自我信任了。
對於”我的Desteni的生活方式-- 10. 讓生命是穩定與平衡的——通過自己不接受與允許自己再度迷失,我協助和支持我自己的生命是穩定與平衡的,並且指揮我自己能夠協助和支持他者,如同協助和支持我自己一樣。”我學到我不會總是穩定與平衡的,但是我信任”生命是穩定與平衡的,我不必一直害怕自己又迷失”。
我不再嚴厲要求自己要總是或很快的回到生命的穩定與平衡,我要學習嚴謹的自我觀察與實際平等如一的面對或解決問題,我要學習嚴謹的自我信任與自我表達,但是我知道了,在這些後果中,我無法預見或有時發生的事物的衝擊太大或太突然,在我改變自己的過程中,我當然會顛顛波波的走著,我平等等同我的心智情感情緒與身體的地球上肉身的我,是不可能一直是穩定與平衡的,那並不代表我又再度迷失了,那只代表我在進程的路上。
於是,我學到嚴厲與嚴謹是不同的。

江承曉
帖子: 88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記住這是一個進程,決不要談論你正在實行的點

帖子江承曉 » 周五 8月 29, 2014 6:38 pm

寬恕日記:記住這是一個進程,決不要談論你正在實行的點 (2014.8.29)
我學到嚴厲與嚴謹是不同的。我還有一些觀察與感想。
我們在走的是一個至少7年的進程,記住這是一個自我回歸平等與一體生命的進程,不只是推動” ”金錢平等”, ”生活平等”, ”一切皆平等”的往外的推動活動而已,去除”倖存恐懼”,”權力階級操控模式”,”極性心智模式”,許多累世不斷累積下來的心智程式,是極為大量的,這需要我們每個人的”自我嚴謹”的每日每刻,時時回到呼吸中的自我覺察,自我誠實,自我寬恕。
前面在分享我下學輔主任行政過程中的一些事件摩擦時,我觀察自己產生了心智暗聊:”我應該乖些,像以前一樣的溫順不計較,這樣就不會被誤會被說壞話,我就能安全的生存下去。”,當時,我有覺察,寬恕,停止”倖存恐懼”模式。
很有趣,這樣還沒結束,最近回系所分配要協助的行政工作時,當然在協商過程每人基於自我的狀況,有了一點不一致的意見,再次的,我的心智暗聊出現:”我應該乖些,像以前一樣的溫順不計較,台灣私立大學有教師評鑑哦,現在少子化了,要聽話哦,我就能安全的生存下去。”,同事間,流動著這樣的恐懼與無奈。是的,我也受影響,又回到”倖存恐懼”,”權力階級操控模式”了,因此我感到很不舒服,回家立刻上網查”退休制度”,因為我不是說我要改變嗎?不再接受與允許奴役了嗎?我是在對抗嗎?我發現我離退休還早呢,實際生活中我需要工作與收入,我要屈服嗎?只有這兩條路嗎?我是不是又掉進了”刺激與反應的極性心智模式”?
今早我靜下心來,好好地進入我內在的寂靜之地,回到呼吸中,開始自我覺察,自我誠實,自我寬恕。屈服工作或不爽退休,都是”藉口”,我為何會進入這種後果或進程?因為那裡有我曾經接受或允許的迷失與恐懼在那裡,等我負責的面對與處理。
Common Sense,一個系所有需要大家協助的行政工作要分配,我們就平等如一地去分工分配,在協商過程會有一些不同意見與討論,然後我們以”對全體最好即是對我自己最好”的方式,再平等如一地去協商與解決。
Common Sense,那個提到的”台灣私立大學有教師評鑑哦,現在少子化了,要聽話哦,我就能安全的生存下去。”的狀況,是我可以寬恕並選擇不去接受或允許的停止反應的心智與附加恐懼或抗拒的情緒的,因為,我確實就存在這裡,心智系統中,但是,我仍有選擇權,我可以選擇”存在心智系統中但是不屬於心智系統”,我選擇”對全體最好即是對我自己最好”的方式去面對與處理。
於是,我這次不批判自己”又掉進去了”,我不自我嚴厲了,但我要求自我嚴謹的去走的這個至少7年的進程。

論壇準則中提到的兩個視頻的翻譯:
”記住這是一個進程--公開論壇。記住這是一個進程(process)。Desteni進程(命運進程)是一個關於人類的命運、宇宙的命運的進程。它是擴展的,它是累積的,它是整合的,它是一個進程。
不要看孤立的一點,看看到目前為止的進程,成千上萬的文檔,成千上萬的視頻,成千上萬的文檔和視頻由已經行走這個進程的人們生產出。你有大量的援助。顯然你必須也得行走這個進程。如果你與Desteni一起走,這只會使你在這個世界中的進程會變得更快,你的進程不會不同——你會有同樣的挑戰,你只是有援助,這意味著你能加速你的時間線。而最終你可以實際上幫助他人做同樣的事情。
我們所處身於並在其中前進(processing)的是一個時空現實,在其中你所做的一切事情和你所不做的一切事情都有結果(consequence),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這裡做這個進程,以便沒人能夠聲稱沒有時間和所有知識(表面上地)這種妄想——那樣做行不通。這才是宇宙的真正方式——這是在地球上,一個進程已經開始了,以便一勞永逸地清理出源頭、起點、出發點,並以一種對全體最有益的方式作為生命的結局——對此你曾夢想過,你曾希望過,但你從未採取過行動,現在你有機會採取行動,你沒有任何藉口不做。而這將決定你的結果。
所以要確保你所支持的結果和你所產生的結果是對全體最有益的,因為如此一來你就被包含在內,但當結果不是對全體最有益的那一刻,你就被排除在外了。這是每個存有必須做出的決定,而每個存有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做了決定——從“在你的生活中將會發生什麼”這個視角來看。你還會再有機會做出決定,但當你到了最後一次呼吸的那一點時,當你離開這所學校、這個現實、這個學習的地方時,最終的決定是你的最後一次呼吸——你或者被包含在內作為生命,或者被排除在外作為生命,而這取決於你是否將一切事物一體平等地包含在內作為生命,或者還是你因為相信你知道得更好而將其中一些排除在外。所以如果你信任知識,那麼你會被搞廢的(screwed)。如果你認識到這是關於所有生命的並且你確保這表現在每一方面,那麼你能面對你的死亡。確保你能面對你的死亡,因為不再能超過這一點了,因為不會再有靈魂(soul)帶著你而給你另一次機會了——唯一(sole)的目的是終結妄想。
確保你不是信賴你自己的欺騙而仍然想要去體驗那些你相信你有權利去那樣體驗的事情——你沒有體驗的權利,因為那是虐待/濫用(abuse)的權利。只有當你平等地將生命給予其它一切事物時,你才會擁有生命的權利。如果你不給予,那麼你就不會擁有。
加入我們。Desteni我進程。這是一個整合的進程,這是一個覺察自己的進程,是一個發展自己的進程,是一個承擔起自己責任的進程,是一個生命的進程,是一個給予的進程,是一個收穫的進程,這就是生命本身的進程。加入我們。”


是的,我們在地球時空現實,在其中我們所做的一切事情和我們所不做的一切事情都有結果,從“在我們的生活中將會發生什麼”這個視角來看,我們每個人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做了決定。

論壇準則中提到的第二個視頻的翻譯:決不要談論你正在實行的點
“決不要談論你正在實行的點或者是寫關於這點的事情。做它,然後報告你是怎樣把它做成的。那樣就完事了。而你跌倒和失敗的可能性就不在了,因為你已經把它做成了。但是如果你報告了一點,然後你跌倒,那麼你會是起反作用和反效果的。你的內疚……呃……你的信任會被損害,可以這樣說。然後你就會變得越來越虛弱,越來越虛弱,然後最終你會停止和放棄。所以,做它,就是做它,然後報告你做成了什麼。那麼你有多得多的可能性繼續做你已經做成了的事,因為這是很容易的,因為你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我幾乎每天寫我的日記,慢慢清理,慢慢理解,慢慢穿越,到我感覺完成了,再把他們分享到網上的”進程分享”中,我真的覺察只有自我寬恕是不行的,還是要慢慢讓自己有成熟的心智與情感的穩定與自我指揮能力,自我嚴謹的去走的這個至少7年的進程。所以,做它,就是做它,然後報告自己做成了什麼。一次一點,慢慢做,也許會回到原地,那就重複再做,我們最終會完成的。

江承曉
帖子: 88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離開極性,我們可以有第三種選擇

帖子江承曉 » 周日 10月 19, 2014 2:00 pm

寬恕日記:離開極性,我們可以有第三種選擇 (2014.10.19)
我學到我們可以有第三種選擇。
因為上課要使用影片,我到學輔中心借片子,新主任走過來,我禮貌的說明,她淡然的說”可以啊”,我也不想多說什麼,我離開去上課。
但是這一幕,卻一直卡在我心中沒有離去。
我在一個人可以靜下來時,呼吸靜心,問自己:為什麼?
開始時,我不斷在”計較”她為什麼要如此冷淡的說”可以啊”,若是我以前當主任時,我”應該”會較溫暖的如何如何回應….,但是現在是她在當家啊….
我寬恕我自己,不再接受與允許自己被”心智ego”所影響,去批判別人,等同我也正在批判自己。
因此,誠實的去看,我和她的角色對換了,她正在我習慣了13年的主任位置上,問題不在”她的回應是不是冷淡的”,每個人有其行事的言行風格,她有她的狀況要她自己去面對處理,我不需和她糾纏在一起。我要面對的是,這一幕,我的問題在哪裡。
這一幕,觸動了我的”離開主任這個位置的自我調適的問題”。啊,所以我正在”忌妒她”?我還留戀著已經物換星移的不再是我的角色與位置?那麼我這幾個月以來,不斷的自我寬恕與清理沒有用,我又回到原點?
我寬恕我自己,不再接受與允許自己被”心智ego”所影響,去批判自己,等同我還無法無條件信任與接納自己。
我知道我並沒有回到原點,因為這一個多月以來,我已經打開另一扇門,進入另一個階段,憂傷與不捨已漸漸離去,也好好的哭過幾場,讓卡在身上的情緒流動離去,我開始更專心在單純的教學工作與女性諮商療癒工作上,去成為我的下一個自我表達的重點。
所以我自我寬恕並停止極性的”心智ego”,不去批判別人,也不去批判自己,那麼我卡住的這一幕,在潛意識裡是什麼?
潛意識說“13年的工作生活,會使人形成慣性,一種心智制約”。
我只是需要簡單的停止慣性制約,以”活出我的堅定的自我信任”和”對全體最好的原則”的Desteni的生活原則去面對我卡住的地方,不為難新主任,讓她好好去面對她自己的生命進程,也不為難自己,信任自己正在自己的重新誕生為生命的進程當中,這樣就夠了。
我學到我們都在這裡,物質世界,實際有效的面對我們的生活,Common sense的面對與解決,不必進行複雜的心智情緒翻騰,直接停止極性的”心智ego”,沒有心智制約,停止自尊情緒,誠實的看清自己,我們可以有第三種選擇,就是不必再玩極性遊戲了,自我寬恕,自我誠實,以平等如一的常識自我修正,自我信任,終止輪迴。

江承曉
帖子: 88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離開極性,我們可以有第三種選擇2

帖子江承曉 » 周一 10月 20, 2014 2:31 pm

寬恕日記:離開極性,我們可以有第三種選擇2 (2014.10.20)
你看我們可以有第三種選擇。就是停止心智的極性制約反應,老老實實的停止Ego的情緒暗聊,誠實勇敢地看進潛意識裡,看它在說什麼。
卡住的這一幕,潛意識說“13年的工作生活,會使人形成慣性,一種心智制約”。
潛意識裡,還有其他訊息嗎?
剛好夥伴寄了[奧修作品:有自卑感這樣的東西嗎?],裡面有一些給我的訊息:
“沒有像自卑感這樣的東西,只有“自我”(ego)的現象。”
“如果你是自我“自我”(ego)主義的,你一定會把你自己跟別人比較,自我沒有比較無法存在。比方說,你經過一座花園,你碰到一棵很大的樹。比較:那棵樹這麼大,突然間你就變得很小。如果你不比較,你就會去享受那棵樹,根本沒有問題。”
卡住的這一幕,新主任走過來,我禮貌的說明,她淡然的說”可以啊”,換一下,
13年來,我,舊主任,無數次的走進辦公室,有老師說明要借影片,我說”可以啊”,”好啊”,”你要借什麼”,”借到了嗎?”….,我可以去”比較與計較”我和新主任的不同,可是Common Sense,意義何在?只是潛意識的心智自我編程在玩遊戲而已。
在呼吸靜心中,我看到我在”融合”,[我,舊主任,無數次的走進辦公室,有老師說明要借影片,我說”可以啊”,”好啊”,”你要借什麼”,”借到了嗎?”….],和[新主任走過來,我禮貌的說明,她淡然的說”可以啊”….],交替融合,平等如一等同我,等同她,等同我和她各是一棵不同風格的樹,在學輔主任的角色與位置上,各自自我表達,那麼,就去享受那棵樹,根本沒有問題。
“沒有像自卑感這樣的東西,只有“自我”(ego)的現象。”
卡住的這一幕,若我又往”要求自己像聖人一樣超脫不受影響”,我就可能有”自卑,不夠信任自己”的狀況發生,心智暗語開始:”啊,所以我正在”忌妒她”?我還留戀著已經物換星移的不再是我的角色與位置?那麼我這幾個月以來,不斷的自我寬恕與清理沒有用,我又回到原點?”這是我過去經常慣有的”心智編程”,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不夠智慧,看事情不夠清楚,不夠超脫不受世俗影響….,
哈,就又轉回到我一直的DIP進程了。
Desteni I Process生命進程:
停止創造那並不平等地考慮所有生命的現實世界。每個人,動物,植物,萬物,都是平等如一,等同生命的,但又都是獨特的自我表達的。
第一步:
用自我寬恕停止自己的心智反應
第二步:
用自我誠實核查自己的心智編程
第三步:
運用呼吸通過走過過去的模式“直到它們不復存在”
第四步:
尋找包含所有生命在內的實際常識方式以共存

於是,用自我寬恕停止自己的心智反應,不在比較計較或自我批判。
用自我誠實核查自己的意識與潛意識的心智編程。
回到”自我信任”,運用呼吸,走過卡住的這一幕,交替融合,平等如一等同我,等同她,等同我和她是平等如一的生命,但有各自獨特的自我表達,各是一棵不同風格的樹,在學輔主任的角色與位置上,各自自我表達,”直到卡住的這一幕不復存在”。
然後尋找包含所有生命在內的實際常識方式以共存,那就是:我只是需要簡單的停止慣性制約,以”活出我的堅定的自我信任”和”對全體最好的原則”的Desteni的生活原則去面對我卡住的地方,不為難新主任,讓她好好去面對她自己的生命進程,也不為難自己,信任自己正在自己的重新誕生為生命的進程當中,這樣就夠了。
我寬恕我自己,並誠實的看清我自己,我們都可以有第三種選擇,就是不必再玩極性遊戲了,自我寬恕,自我誠實,以平等如一的常識自我修正,自我信任,我們必將一個一個的把自己找回來,終止輪迴。

江承曉
帖子: 88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離開工作極性翻轉,一個完整的結束

帖子江承曉 » 周三 11月 05, 2014 1:15 pm

寬恕日記:離開工作極性翻轉,一個完整的結束 (2014.11.5)
經常在書寫我的寬恕日記時,去呼吸,安靜,觀察,恐懼還在嗎?失落還在嗎?
以”活出我的堅定的自我信任”和”對全體最好的原則”的Desteni的生活原則去面對我卡住的地方,不為難新主任,讓她好好去面對她自己的生命進程,也不為難自己,信任自己正在自己的重新誕生為生命的進程當中,我做到了嗎?是的,我做到了,我可以覺知到一種完整的結束。
我想新主任在她自己的生命進程裡,對我還有一些防衛心與投射,那是她的進程,與我無關,而且一個新手,對舊人的切離與對要有更好的表現的焦慮,其實也算合理的反應。
是我,我要停止與處理的是我自己的反應。離開工作極性翻轉,一個完整的結束,我看到整件事件背後的意義所在與其中我對我自己含有的愛與祝福。
我的新的下一個階段,已流暢的展開了,我有一個安靜的有我自己的畫有森林精油芳香的研究室,有課程互動的學生,課後主動找我諮詢分享的師生,有往外開展的演講研習互動中相遇分享的人,就是沒了繁瑣的行政工作與會議,沒了要不斷去溝通協調的主任任務。我甚至又有了寫一篇有關女性身體意象與健康的學術論文的念頭,因為我自己在其中受困很有感觸,也陸續在收集參考相關論文。
啊,我又回到13年前的沒有行政工作壓力的自己了。而且,我有了更自在流動,自我信任的自我表達的隨意心情。
我說:我已經不是學輔主任了。我回答:是啊,畢業了,沒關係了,我停止以"學輔主任"定義我自己了。
心很平,很靜,情緒能量已停止翻騰了。
我試著去填寫學校新版本的”教師評鑑表”,發現我如此一個受歡迎的老師,也有協助系上的行政工作,我卻只能拿到60多分哦,真尷尬,一個資深的人,連70分的及格分數都到不了,因為要有許許多多與教學無關的績效哦。
我決定不焦慮,我寬恕我自己,也寬恕等同我自己的教育行政的奴役系統,我決定不反應,停止接受與允許等同我自己的教育行政系統的奴役。
當然我還是會存在系統中,以一種平等一體的方式,去以”活出我的堅定的自我信任”和”對我自己,對別人,對全體最好的原則”的Desteni的生活原則去面對與工作與生活,兩年後我才需要接受教師評鑑,也許那時我可以有70分了,也許制度系統會改了沒那麼血汗了,也許我過不了了,不知道。
往前失落往後擔心,都是我要停止的心智系統,我知道,我要存在的是與一切平等等同合一一體的生命實相,而在其中,我可以有個別化的自我表達與顯化與遊戲與享受與分享與互相協助合作的平等等同合一一體的生命的所有人事物。
這樣想時,就感到很謙卑很感謝,同時又很自在很信任。

江承曉
帖子: 88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一體和平等的分別化

帖子江承曉 » 周二 11月 11, 2014 6:08 pm

寬恕日記:一體和平等的分別化(2014.11.11)
我很喜歡Desteni的一篇文章”一體和平等的分別化”
它對我如何從"心智自我的開悟"中覺醒,回到”真實生命的自己”,有不錯的說明。
我一直很喜歡靈性的追求,也曾在年少困於原生家庭老爸家暴的創傷不得解時,一度想信基督教,但是內在總有一種”覺察”,那不是我要的答案。
後來來到新時代,與一些人一樣,讀了好多的通靈訊息,也曾跟隨一個年輕的通靈老師學習一段時間,那時還困在”自卑,自我批判”議題中,好羨慕那些通靈人和訊息,也身體力行修行,我一直”知道”這世界不只是像社會的其他人一樣過一個正常的生活,走著系統的道路,僅僅存在於系統的圍牆之內:教育、大學、校隊、職業、開始家庭等等,沒有任何事情“與眾不同”——
後來獨自修行,漸漸放下,不執著,那時我已放下許多的自我批判,感覺到自己與存在的合一了,雖說我尚無法通靈,但我很能解讀潛意識訊息,也經常有Kryon說的"心想事成”的同步性現象發生,我知道我已到達所謂的"開悟",其實這也是為什麼後來走在Desteni I Process生命進程中,我能較容易“放棄”關於自己的所有定義,也就是“相信'自己所是的人'”,因為不執著且易觀察到自己的潛意識的心智暗聊。
這篇文章讓我更清楚理解,原來我的”知道”,也還在系統的圍牆之內,圍牆外還有圍牆,我只是被銘印和顯現有“分離性一體”設計的少數人類存有們的心智意識系統。我的開悟,其實只是”心智自我的開悟”。
我很喜歡這篇文章,它讓我對人類的分離與欺騙,有更深的理解。
文章如下(因過長,只好摘要,有興趣可去看原文):

一體和平等的分別化

“一體”與“平等”被彼此分離開了——在這分離之中,將一體顯現為了一個單獨觀念,將平等顯現為了一個單獨觀念,這觀念被“銘印”到並成為心智意識系統中——以由人類存有們處於並通過人類肉體中而活出並體驗到這觀念——通過他們的“生活踐行著的體驗” ,而將造化萬物也就是這個物質顯化現實,創造成了終極的分離。
這種情況下,沒人會把1和1放在一起,作為一體平等而成為一個如一同等的“聯合統一的表達”,可以這樣說,如果這得以踐行在物質世界中並成為物質世界,那麼“自由”的終極表達將會顯現——因為這將顯現我們所有人真正的自己,當每個人都認識並踐行一體和平等的如一同等的“聯合統一”時,分離無法存在,因此“奴役的王國”就走到了盡頭。

“顯現的單獨定義的一體觀念”:
一體,它被定義為是一個人類存有與“天堂”的直接關係—— 分離性一體會被銘印入並成為這樣一些人類存有們的心智意識系統中,這些人將會成為“大師” 、“預言家”、“提升了的大師”、“古魯”、“神”、“自封的基督或耶穌”、“靈通者/導靈通道(Channelers)”、“通靈者(Psychics)” 、“深度恍惚靈媒(Deep-Trance Mediums)”——所有那些存在於這個現實世界的“邊界之外”而經由/通過天堂直接“管理和控制”的人類存有們——那些具有隻有少數人才擁有的“特定天賦和才能”而貌似“深刻和特殊”的人類存有們。

然而,自始至終,他們作為大師、古魯、神、靈通者等等的存在本身——都是顯現的單獨定義的“一體”觀念的一個設計編碼的定義,這被銘印入並作為他們的心智意識系統,以將這些“少數幾個”人類存有們“抬升”成神格或“一體”。這樣以便使他們“高於其餘人”或“優於其餘人”而存在和生活——而其餘人則成為追隨者,並由此玩著“追隨領導者”這個生活現實遊戲,繼續維持著分離和奴役的確定無疑。

“顯現的單獨定義的平等觀念”:
大部分人的心智意識系統銘印、融合和顯現的是分離性平等設計。
“平等”曾被定義為人類存有們與這個世界、這個現實也就是“世界系統”的直接關係,處於如下體驗之中——像世界社會的其餘人一樣過一個正常的生活,走著系統的道路,僅僅存在於系統的圍牆之內:教育、大學、校隊、職業、開始家庭等等,沒有任何事情“與眾不同”——不像那些銘印和顯現有“分離性一體”設計的少數人類存有們的心智意識系統。
他們與這個世界系統的直接關係方面彼此平等,因為每一個處於並作為世界系統中的人類存有都在以下方面平等:過著一個平凡的生活並形成和顯現為“社會”這個“網絡”。

因此,不同的人類肉體代表線條的“不同形態”。單獨的線條彼此“交織”形成一個網絡則是所有人類存有們共同存在並形成社會——其中“平等”所在之處在於:作為“社會”而存在的、銘印和顯現有“分離性平等”設計的人類存有們的彼此“平等”,是由於彼此存在於並即是這“世界系統”中,即過著一個有“收入”也就是金錢的平凡生活。

因此,銘印並顯現有“分離性一體”設計的“少數人”過去是經由/通過天堂中的維度存有們“管理和控制的”,而幾乎所有人類則是經由/通過世界系統中的金錢來“管理和控制的”。

然後,分離還被進一步深化了—— “分離性平等”或“分離性一體”設計的銘印和顯現根本不存在的人。就是那些飢餓、無家可歸的人類存有們——因為這些人類存有們完全徹底地“獨自”存在於這個世界上而不得不自謀生計。

這樣創造和安置,為的是沒人會“領悟/實現”一體和平等的“聯合統一”即如一同等即全體同等如一——這就是真正領悟每個人所是,也就是我們全體平等地作為一體所是。

因此,是要“放棄”關於你自己的所有定義,也就是你“相信'你自己所是的人'” 在看見、領悟和理解之中,踐行這真實的、我們自己所是的實際,即一體和平等的“聯合統一”,也就是同等如一作為平等者的生命。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與允許一體和平等的分別化,並誠實的看清我自己,我們都是一體和平等的“聯合統一”的存在,我們都是是同等如一作為平等者的生命,天堂次元間的存有與地球物質界的肉身存有,是一體和平等的,沒有通靈不通靈,不必再玩”有靈性vs無靈性”的極性遊戲了,自我寬恕,自我誠實,以平等如一的常識自我修正,自我信任,解決存在界的扭曲,我們必將一個一個的把自己找回來,終止輪迴。

江承曉
帖子: 88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把自己找回來,需要先放棄自己的所有

帖子江承曉 » 周一 11月 17, 2014 2:04 pm

寬恕日記:把自己找回來,需要先放棄自己的所有(2014.11.17)
我在寫寬恕日記,我在進行我的”離開主任這個位置的自我調適的問題”。不再留戀著已經物換星移的不再是我的角色與位置。這件事看來已完成了。
我開始更專心在單純的教學工作與女性諮商療癒工作上,去成為我的下一個自我表達的重點。
然而似乎沒那麼順利。
我有時會面對系主任對我還能多做一些”系上與學校教學無關的其他行政協助”的期待。我常收到的訊息是,這有助於妳的教師評鑑分數哦。我想,也許主任是好意,而我在拒絕我不想做的行政協助時,我還是有些卡卡的。
因此,我試著去填寫學校新版本的”教師評鑑表”,發現我如此一個受歡迎的老師,也有協助一些系上的行政工作,我卻只能拿到60多分,連70分的及格分數都到不了,因為要有許許多多與教學無關的績效。這兩天我更認真的去把自己一些幾年來在外對教育相關的輔導與協助的委員工作,也列入計算,終於過70分及格分數了。在這個過程裡,我有一些”觀察與理解”。
我決定不焦慮,我寬恕我自己,也寬恕等同我自己的教育行政的奴役系統,我決定不反應,停止接受與允許等同我自己的教育行政系統的奴役。但是我發現一件事,為了”生存”,我其實一直在”互動與反應”。
我看到我對”教育行政系統”,有2 個經驗,主管vs下屬,我還記得我的13年學輔主任主管工作,常困於要求下屬配合上面的要求與期待,也困於與上面溝通以便不要對下屬造成太大的工作負擔。現在我下來了,正在體會”基層教師”的處境。
雖然我決定不焦慮,我寬恕我自己,也寬恕等同我自己的教育行政的奴役系統,我會以”對自己對系上最好的平等一體的方式,去決定我要接受那些”系上與學校與教學有關或無關的行政工作”,但是,今天我覺察我在過程中,是有”情緒反應”的。我寬恕自己,並在呼吸中,更清晰的停止”情緒反應”,回到自我的穩定。
我這2天讀Sunnet的分享,她很快的能看通人類圖像後是白點及每個人身體等同白點上之黑斑之前因後果與清理能力,同伴對Sunnet忌妒不滿,她接受與允許同伴對其忌妒不滿覺得沒人喜歡她,因而跌落迷失在人際關係中想把自己找回來,Bernard說”妳必須決定,要“放棄”你自己的所有,才能把自己找回來”。於是Sunnet在吸氣,呼氣中,完全放棄自己,宛如人要死亡的最後一口氣,她打開了自己,成為次元空間門戶。
把自己找回來,需要先放棄自己的所有,要“放棄”關於自己的所有定義,也就是“相信'自己所是的人',才能把自己找回來,也就是成為同等如一作為平等者的生命,重點”不在”我的教師評鑑要及格以便我可以繼續教學工作並可以順利退休拿到退休金。重點”在”我喜歡”我的新的下一個階段,已流暢的展開了,我有一個安靜的有我自己的畫有森林精油芳香的研究室,有課程互動的學生,課後主動找我諮詢分享的師生,有往外開展的演講研習互動中相遇分享的人”的工作等同我的”自我表達”。
誰知道我的”死亡的最後一口氣”在哪呢?誰知道我的”退休金”真的一直存在,金錢系統不會崩潰呢?我是要被這些生存恐懼所困綁,還是去理解自己探索自己,進行自己想要的生命表達,即”真實存在每一口呼吸裡”?
我目前在世界系統中,有一個”平等”的安身立命的位置,我在我的世界中,有一個”一體”的身心靈的覺知,我正在寬恕我自己接受與允許一體和平等的分別化,並誠實的進行我的”我們都是一體和平等的“聯合統一”的存在,我們都是是同等如一作為平等者的生命”的DIP的進程,這就是我目前的位置,如此而已。
很簡單,信任生命,放下恐懼,要“放棄”關於自己的所有定義,放棄自己的所有,但是這其實不是真的放棄所有,我不可能放棄”生命”,我放棄與停止的是”勉強自己配合生存系統,去完成定義我自己”,於是,順隨生命流動,我在我的”自我表達”裡,平等等同如一。

江承曉
帖子: 88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在關係中跌落

帖子江承曉 » 周六 11月 22, 2014 11:30 am

寬恕日記:在關係中跌落 (2014.11.22)
有些上過我的課的同學,可能聽過我在上課的分享,我有一個會酗酒打老婆的父親,我是一個目睹家暴長大的女孩,這個原生家庭經歷,深深地影響了我的成長。
我出生於”分離性的平等”的平凡的家庭,傳統男尊女卑的貧窮的家庭,老爸生意失敗,把祖父分的家產花光,不得志喝酒度日。老媽扛起家計,早出晚歸當女工,半夜老爸酒醉回家,打打罵罵,又是一個不眠的夜,青春期的我,就這樣長大了。在青少年時期,我常常想自殺,那時救了我的是赫曼赫賽的小說與一群死黨姊妹,我好感謝她們,但是我很羞於把我的家庭狀況說出口,是我老爸做錯事,而卻是我很羞愧,從小我就知道一個人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我天生知道這不是一個人類應該存在的狀況,我被編程了”分離的一體”,我知道生命還有更多不可知的,我一直在追求一個更靈性的內在世界,而我卻陷在憤怒憂傷裡。那時我很恨父親的暴怒,很氣母親的不敢離婚,完全無法理解他們兩人一致的辯解,那是因為”酒醉”,清醒後父親不記得一切。
那麼多年,我在關係中跌落,失去了愛的能力,覺得生命很荒謬。
不得志酗酒暴力的父親與軟弱委曲求全的母親,形成了我的生命必須要面對的重大議題。
我慢慢長大,讀書,工作,結婚,生子。我創造了越來越多的關係,但是我一直無法依靠外在的關係來”救贖”我自己,我天生知道那不是答案。大學畢業後,有一個基督徒學姊,知道我的困擾,要帶我信教,我也去了,還被感動了,可是”把自己交給唯一真神,依靠神的救贖”不是我內在的聲音,因此,我離開了,繼續我孤單的內在旅程。
在其中,我一直要和我的女性ego自我面對與療癒。
當我從一個女孩轉變成一個女人再轉變成了一個母親與妻子,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根據社會對”妻子母親的定義”來定義我自己,制約和塑造我自己。我繼續在關係中跌落。
因此,也許外在看起來我是”好的”,”成功的”,但是我一直不快樂。我一直都是一個很會檢討自己,而且很同理心別人,喜歡幫助別人的人,在結婚前已如此,婚後更身不由己。對外妥協,對內批判。
我有暈眩毛病已有20年了,在30歲結婚,生子,工作,關係越多,角色身份越多,要做的事越來越忙,遇到不明白的不認同的人情世故、傳統道德、習俗的制約與要求越來越多,而我總是看不明白,因為,我的內心深處知道,這不是人類應有的生命真相,但是,我總也搞不清為何我們的生活、我們的關係會變成如此?我看到大家都很無奈的接受這所有對人的社會制約,自己做不好,拒絕別人,會造成別人的困擾,我會很自我的羞愧與批判。而且,我也沒勇氣拒絕這一切的限制與控制,因此,我就開始暈眩了,這是我對我的內在的觀察與理解。
還有,我發現因為喜歡且有能力幫助別人,加上在助人領域工作,在生命關係中,我似乎變成”自動問題解決者”,只要問題一被提出,我就開始思考怎麼辦,可是別人似乎沒有因此而學會負責。每個人都很喜歡我,而我壓力越來越大,而且越來越自我批判,很少人知道30多歲到40幾歲的我,經常午夜夢迴,無法入眠,一種很深沉的憂鬱與無力感,而且我知道外面再如何肯定我,都是無用的,因為我內心深處知道,這不是一個人類應有的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我總感覺生命很荒蕪。
生命沒有愛,因為不管別人如何愛我喜歡我,我不愛我自己不喜歡我自己,我發現”我正在協助別人剝削我自己,因而阻礙彼此的成長”,我想改變。
多年來,夢一直在協助我更深的覺察與理解我自己。
我想起我在剛結婚時,一直夢見我的先生有外遇,夢中他總是跟我道歉,說他無法放棄任何一個人,夢中我總是決定離開他,醒來時,心像撕裂一樣的痛。後來 我覺察是因為我像一般的女性一樣,覺得女性沒有價值,不值得愛,再加上原生家庭父母的狀況,讓我對伴侶關係存在很深的不信任感,因此夢在提醒我,我開始進行生命回顧,清理我與父母的創傷關係,拾回對自己的愛與力量,這樣的夢就很少出現了。從30歲一直到現在,我一直是我自己的心理治療師,不斷的在寫寬恕日記,療癒自己,心理學許多理論都被我實際的實驗在我身上。
我想寬恕父親,但是我發現,我必須先寬恕的是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與允許我在關係中跌落,遺失了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與允許我在關係中跌落,遺失了對生命的信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與允許我在關係中跌落,不愛我自己不喜歡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與允許我在關係中跌落,遺失了愛的能力。
我下了一個決定,每天做深呼吸,靜心。
每天提醒自己”我再也不允許自己剝削自己對自己的愛了”。
我不會重蹈我父母之錯誤,我要終止輪迴。
我要拾回我母親沒做到的愛自己,她一直”犧牲自己,卻寵壞父親”。
我停止我的女性ego心智自我定義,慢慢的這幾年,我真的放下了對自己的批判,我拾回自己,能和自己和平相處了。
父親10年前也中風了,他正和他自己面對,我寬恕他也祝福他。
然後這幾年來,我健康好轉,暈眩不再發作了。我慢慢的療癒我自己。
我開始理解”互相連線投射的關係”是心智編程,” 互相支持協助但又獨立自我負責的協議”是我可以轉化修正的生命進程。
曾有同學問我,我如何可以說出我的生命隱私秘密,我回說,生命不存在秘密,當創傷療癒了,不再累積強大負面能量,能被穩定平靜地述說了,代表一切都過去放下了,化為能分享協助別人的故事了。
我對這個世界有許多的疑問,一直在尋找我自己和人類從優雅中跌落的答案,我發現不要害怕失去我們表面上的一切,在那背後,有一個更清晰的,內在寂靜的平等如一的,真實的,無條件的愛的真我,等如存在等如生命等如源頭,真正的自己。
我們都是一體平等的生命,也許生命中,生活中有許多的問題或困擾,但是我相信每件事的背後都有它的意義存在,只等待我們去打開它。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