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承曉的進程分享

江承曉
帖子: 90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

帖子江承曉 » 周五 8月 16, 2013 3:46 pm

寬恕日記:暈眩(2013.08.16)
今天早上,我在浴室低頭洗頭時,突然一陣暈眩,我趕緊扶住浴室牆壁,等待暈眩過去,再繼續擦頭髮,吹乾,坐下來,呼吸,靜心。
我有暈眩毛病已有20年了,在30歲結婚,生子,工作,角色身份越來越多,要做的事越來越忙,遇到不明白的、不認同的人情世故,傳統的、道德的、習俗的制約與要求,越來越多,而我總是看不明白,因為,我的內心深處知道,這不是人類應有的生命真相,但是,我總也搞不清為何我們的生活會變成如此?而且,我也沒勇氣拒絕這一切的限制與控制,因此,我就開始暈眩了。
多年來,慢慢的,在身心靈的領域中摸索,尋找答案,我最常練習的是Osho的靜心,去理解我的內在議題,去清理我的混亂,在遇到Desteni之前,我已經在使用寬恕,去療癒我自己,並且去逐步的轉化我的內在與外在言行,讓我在以前嚴重的大暈眩發作,要吃藥,要請假休息的狀態中,逐漸的減輕症狀。但是今年過完年後,我又常發作,只是不嚴重,可以控制。我心理覺得很奇怪,好像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我沒看明白,然後,我在3月時也是透過Sunnet的Osho訊息傳導,遇到了Desteni,明白了Anu對人類的操縱,一切有了答案。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讓自己屈服於所遇到的不明白的、不認同的人情世故之中,相信自己無法看清楚,相信自己無法處理,而使自己暈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讓自己屈服於結婚,生子,工作,角色身份要求之中,相信自己不能拒絕,相信自己無法脫離,而使自己暈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讓自己屈服於傳統的、道德的、習俗的制約與要求之中,相信自己不能拒絕,相信自己無法脫離,放棄自己的力量,並因此大量消耗自己的肉體生命能量,而使自己暈眩,脆弱,老化多年。
我堅定我自己,自我誠實,自我寬恕,而在每一次的發作裡,呼吸,靜心,自我負責的接受自己因為迷失看不清,所造成的身體暈眩的後果,我知道不會因為遇到了Desteni,身體就會療癒,我仍然要面對我接受和允許自己讓自己屈服迷失的身體受損的後果,堅定的走過去暈眩的過程,並自我信任,而不驚慌,專注在與身體呼吸,生命呼吸,一體平等的這裡。
我堅定我自己,允許自己在覺察自己參與心智信念情緒時,呼吸,靜心,簡單地停止參與所有的幻象和假象,回到真實的呼吸中,並自我信任,理解到做為存在的我,是不可能迷失,看不清與混亂的,我承諾與修正我自己,轉化我的內在與外在言行,真實的與萬物等同如一的生命的處在這裡。
我堅定我自己,更加覺察心智情境,不讓自己屈服於結婚,生子,工作,角色身份的要求制約之中,而能在每一次的情境中,呼吸,靜心,簡單地停止參與與反應與投射,自我負責的走過去,使用實際的,一體平等的主動行為來做為自我表達,寧靜的與萬物等同如一的生命的處在這裡。
我堅定我自己,並自我信任,做為存在的我,是不需要屈服於傳統的、道德的、習俗的制約與要求之中放棄自己的力量,我承諾與修正我自己,負責的轉化我的內在與外在言行,拾回自己的力量,完整的與萬物等同如一的生命的處在這裡。

江承曉
帖子: 90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寬恕日記:夢,愛情夢

帖子江承曉 » 周四 8月 22, 2013 12:52 pm

寬恕日記:夢,愛情夢(2013.08.22)
多年來,夢一直在協助我更深的覺察與理解我自己。
前幾天,我參加一個女性朋友聚會,大家都對身心靈療癒與內在轉化議題很有興趣,我們討論了幾個夢,我協助與分享了我在榮格夢的解析與自身多年經驗而來的理解,有一人說她覺察,這世界根本沒有愛情的存在。透過對她的夢的解析,她理解了愛情是往外投射的對自己的愛,因為我們不夠愛自己,所以希望外面有人來愛我,我們很多人都迷失在心智愛情夢的幻象中。
我們也協助一個正在經驗失戀的女友去更深理解,因為她內在對”孤單”的恐懼,以致一直不敢結束這個並不是很有共鳴的愛情關係,她和這個男生是業力關係,直到後來,是男生離開她,而她進入羞愧與失落創傷。因此,在女性友誼輕鬆的嬉笑與友愛中,我們建議她要自我覺察,自我誠實,自我寬恕,停止頭腦自我無盡的羞愧與批判,走出創傷,因為真正的自己是生命真實的存在,是不會怕孤單,不會有創傷的。我請她抽4張奧修禪卡,依次為:覺知,前世,空,開花,我們大家都很開心的祝福她,相信她已在她的生命進程中了。
我想起我在剛結婚時,一直夢見我的先生有外遇,夢中他總是跟我道歉,說他無法放棄任何一個人,夢中我總是決定離開他,醒來時,心像撕裂一樣的痛。後來我知道這是靈魂的阿卡西記憶,前世的失落的愛情夢的無意識心智記憶,一直出現在夢中。後來我覺察是因為我像一般的女性一樣,覺得女性沒有價值,不值得愛,因此夢在提醒我,我開始拾回對自己的愛與力量,不再有這樣的夢出現了。
今天清晨,在颱風過境的風雨中,夢,來協助我更深的覺察與理解我自己。
我夢見我的先生愛上一個少女,他說我需要拾回我內在的少女,我生氣的去女生家中議論,她的家人說,妳不是說這世界根本沒有愛情的存在嗎?妳有堅定妳自己如活著的字嗎?然後我醒來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讓自己在夢中屈服於愛情夢的無意識心智之中,相信自己無法看清楚,相信自己無法放手,相信自己是受害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讓自己在夢中屈服於結婚是保障,外遇是不道德,相信自己失落愛情,就是不值得愛,要去爭吵,而迷失在心智制約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讓自己屈服於傳統的、性別的、道德的、習俗的制約與要求之中。我更深的覺知,愛情與關係只是往外投射的對自己的愛。
醒來後,我知道心智愛情夢是一個幻象,我把我先生放在我的裡面,平等如一,我先生等如我等如生命等如存在,自我負責的接受自己因為迷失所造成的後果,我知道在每個人的自我DIP中,分開是有可能的。因此,沒有人是加害者,也沒有人是受害者。萬物,生命,人類總是互相支持與協助的,我不再恐懼分離了。
醒來後,我更深的覺察與理解,真正的自己是生命真實的存在,是不會怕孤單,不會有創傷的。我自我糾正,停止心智愛情夢,專注在與身體呼吸,生命呼吸,一體平等的這裡。我承諾自己,堅定自己,活出”存在”如活著的字。
我堅定我自己,允許自己在覺察自己參與心智信念情緒時,呼吸,靜心,簡單地停止參與所有的幻象和假象,回到真實的呼吸中,並自我信任,自我修正,轉化我的內在與外在言行,完整的與萬物等同如一的生命的處在這裡。

Tanya Chou
帖子: 114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

帖子Tanya Chou » 周四 8月 22, 2013 2:14 pm

嗨,承曉,謝謝你在這裡分享自己的進程。提醒一下,往後要放文章上來的時候,請進入這個主題,在下方選擇"回覆文章"即可。

江承曉
帖子: 90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寬恕日記:寬恕什麼?

帖子江承曉 » 周一 8月 26, 2013 1:37 pm

寬恕日記:寬恕什麼?(2013.08.26)
為什麼是Desteni?要寬恕什麼?
我建議那個正在經驗失戀的女友去更深理解,因為她內在對”孤單”的恐懼,請她自我覺察,自我誠實,自我寬恕,停止頭腦自我的羞愧與批判。她問我,她不覺得自己在羞愧與批判,所以不明白要寬恕什麼?我們有更深的對談與討論。
我在諮商輔導的工作或與親友學生的談心中,有一些人願意進行寬恕的功課;我也遇過一些人,他們不快樂,可是不覺得要寬恕,有些人說,就這樣了,不計較了,無奈的接受,認命了,沒有什麼要寬恕的;有些人說,就是別人的錯,我都無法寬恕他了,為何我自己需要寬恕我自己?
這些人如果都是我內在的鏡子,收回來往我自己內在看,他們在說什麼?
我的內在還有批判v.s妥協的極性思考要穿越,生命體驗的極性。
我一直都是一個很會檢討自己,而且很同理心別人,喜歡幫助別人的人,在結婚前已如此,婚後更身不由己。對外妥協,對內批判。
家庭,工作,人際,角色身份越來越多,要做的事越來越忙,遇到不明白的、不認同的人情世故,傳統的、道德的、習俗的制約與要求,越來越多,而我總無法拒絕幫助別人,因為我看到大家都很無奈的接受這所有對人的社會制約,自己做不好,拒絕別人,會造成別人的困擾,我會很羞愧與批判自己。
在這過程中,我變成”自動問題解決者”,只要問題一被提出,我就開始思考怎麼辦,可是別人似乎沒有因此而學會負責。每個人都很喜歡我,而我壓力越來越大,而且越來越自我批判,我經常午夜夢迴,無法入眠,而且我知道外面再如何肯定我,都是無用的,因為我內心深處知道,這不是一個人類應有的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因此我總感覺生命很荒蕪。
生命沒有愛,因為不管別人如何愛我喜歡我,我不愛我自己不喜歡我自己,我發現”我正在協助別人剝削我自己,因而阻礙彼此的成長”,我想改變。
在遇到Desteni之前,我已經在自己的內在與外在工作了很久,我一直在進行生命書寫,並使用寬恕自己與寬恕別人來療癒自己。有一天,我告訴自己”我再也不允許自己剝削自己對自己的愛了”。有一天,我又告訴自己”我為我所接受和允許自己因為迷失,所遭遇的事,全然負責”,我開始行動與轉化與修正自己,後來,除非頭腦心智又再吵架,不然我很少失眠了。
那為何遇到Desteni,我還要寬恕我自己?
因為我仍然把自己和別人分離了,我知道眾生平等,我知道人類是合一的,在身心靈療癒的許多資訊中,這些真相都已給出,但我尚未完全整合,我還沒有完全知曉,我還在與自己的真相,等如人類的真相,分離中。
在Desteni的視訊中我最先遇到的,就是我已和他一起在內在學習很久的Osho,很久以前,我就已知曉”所有我需要的訊息,都會自動來到我面前”,我很容易得到我需要的資訊。因此,當我覺得還有我未覺察的事,是什麼時,我在網上遇到Osho的Desteni的視訊,Osho說,不斷的問問題,在驅動著我們找到真正的答案,然後我看到Anu對人類的操縱,Jack在述說人類歷史,然後我看到老子說這一切都是我們所接受和允許的,因此要走過這個後果。我剛開始理解這一切時,經常感到一種類似死亡的恐慌,每天心慌慌的,皮膚上有一種像爬滿螞蟻的觸感,我每天進行吸,停,呼,停,靜心,停止參與心智,我還是每天心慌慌的,直到有一天,呼吸靜心時,我問為什麼?內在回答我”心智害怕被拋棄死亡”,我的真我回答說”親愛的心智,你等同如我,我們是平等如一的,心智不會死亡,只會改寫與轉化”,然後,恐慌消失了,我持續走在我的個人進化進程中。
我想,這就是Desteni說的”死亡與重生,心智死亡,在物質中重新誕生生命”吧。
不論知不知道Desteni,每個人都早已在他自己的DIP中了。
寬恕什麼?Forgive me,For-give- me,把自己的真相還給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讓自己迷失與遺忘,接受Anu對人類的操縱,屈服於頭腦心智意識的制約與模式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讓自己遺失對自己的愛,而往外投射成對別人的愛。因而感覺生命很荒蕪,生命沒有愛。
我覺察真正的自己是生命真實的存在,人類,是如一,等同於存在,生命,萬物,總是互相支持與協助的,我不再恐懼分離與荒蕪,我的生命不再沒有愛了。
我堅定我自己,允許自己在覺察自己參與心智信念情緒時,呼吸,靜心,簡單地停止參與所有的幻象和假象,回到真實的呼吸中,並自我信任,自我修正,轉化我的內在與外在言行,完整的與萬物等同如一的生命的處在這裡。

江承曉
帖子: 90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一切都從自我覺察開始

帖子江承曉 » 周五 8月 30, 2013 3:44 pm

寬恕日記:一切都從自我覺察開始(2013.08.29)
“我有許多念頭,它們非常雜亂和混亂。我有許多情緒,它們非常強烈和難過。我要如何來解決問題,我要如何來停止它們?”
通常我們就會被教導要去找老師,專業人員,親友,因為,似乎我們被教導自己是看不清問題,無法解決問題的。因此,我們被教導要往外尋找答案。
問題是,外面的老師,專業人員,親友,他們看得比我們清楚嗎?
這幾天,我在進行和實習社工及實習心理師的督導,我們有一些討論。
學生問:”面對案主的不遵守約定,不知該用何種態度面對,對於是否該堅持到底或是通融,都是讓我感到兩難與無措,堅持到底害怕傷害建立的關係,通融又擔心案主學不會遵守承諾,經過反思還是覺得應該要堅持到底,才不會讓案主覺得實習社工員是很好說話沒有原則的人。”
這樣的思考與決定,問題在那裡?
我督導他覺察與思考一下:這個思想的出發點是以”自己”為考慮,還是以”個案為中心”來考慮?”經過反思還是覺得應該要堅持到底,才不會讓案主覺得實習社工員是很好說話沒有原則的人”表面看似有理,其實中間藏有心智自我,擔心被認為是很好說話沒有原則的人,而非以”案主與我平等如一,將自己等同案主等同生命等同現實如實的存在,common sense來說,應該是堅持還是通融還是其他解決方案”來看問題。
在心理學的”個案為中心”的人本理論,早已將Desteni提倡的人類平等合一的概念說出來了,只是沒有被很深的覺察與理解,所以我一直覺得更清明覺察的心理學,可以幫助我們解構,改寫心智意識系統。專業心理人員,只要協助與支持每個人包含個案與專業心理人員自己:"去自我覺察,自我誠實,自我寬恕,自我協助與支持自我的進程,彼此友誼的分享與祝福",如此而已。每個來到專業心理人員面前的個案,其實是他內在的一個鏡子。
而我已經是專業心理人員的督導了,我已經完成我的自我覺察與理解,我已經是更清明覺察的心理學老師了嗎?不是,所有一切被說出的,只還是知識資訊,我需要更確實的去實行,才有資格當專業心理人員的督導。
我走在我的自我覺察,自我誠實,自我寬恕,自我協助與支持的自我的進程,這個進程我相信是一輩子的,不會是7年或14年而已,因為,人類自被創造出,累世以來,早已是跌落與遺忘與迷失的。而創造我們的創造者,也和我們一樣的遺忘與迷失,要往回走回源頭,還真是要一步一腳印慢慢走啊。每天在呼吸靜心,參與生活事務時,總有許多人事物,需要我看向內在,更多的自我觀察與自我覺察的,對我而言,一切都從自我覺察開始吧。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讓自己迷失與遺忘,讓意識心智的念頭支配我,以為自己是混亂的,感到兩難與無措,而沒有認識到我們的內心是寧靜穩定的,我們真正是在這裡,呼吸著,與我們的身體等同生命等同現實如實的同在。
我堅定我自己,允許自己在覺察自己參與心智信念情緒時,不批判,不焦慮,不灰心,只是呼吸,靜心,簡單地停止參與所有的幻象和假象,回到真實的呼吸中,自我覺察,自我誠實,自我寬恕,自我修正。

江承曉
帖子: 90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一切都從自我覺察開始2

帖子江承曉 » 周五 8月 30, 2013 4:21 pm

寬恕日記:一切都從自我覺察開始2(2013.08.30)
為什麼我覺得在許多資訊中,人類的,生命的真相都已給出?我在看Desteni的文章時,有許多共鳴的感受。
在”為什麼我的念頭如此邪惡?”(作者:姍奈特•斯柏絲(Sunette Spies),譯者:吳畏)的文章中,把我的想法與覺察都已說出來了,摘要如下:
“在你的顯意識心智中,你的念頭會看起來非常“雜亂”。就好像它們在不同時間框架間跳躍,或在不同情境間跳躍,“你思考這個,然後思考那個”,“你的念頭跑到這裡,然後又跑到那裡”,“來自你小時候的念頭冒出來了,而你無法記得你甚至都忘記了這個經歷或記憶”,然後你的內心對話/暗聊開始出現,而你開始與你自己交談。我是說,如果你變得覺察,如果你真的覺察你的顯意識心智,也就是說你開始認識到我們在多大程度上真正地事實上在思考/參與念頭,你就會注意到你的顯意識心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領域”——就好像“你似乎永遠也無法從中找到出路”。由於心智意識系統融合進了人類物質身體之中如此之深,因此你要理解:你真正事實上起初在現實世界中參與的地方,是從你的“物質人類身體與心智意識系統的連接處”——也就是說是從你的無意識心智開始的,由此你的心智會啟動你的潛意識心智人格,然後從你的潛意識心智人格會啟動你的顯意識心智念頭。
為了在顯意識心智方面協助和支援你自己,需要注意的是,正如我已經解釋了的,由於顯意識心智僅僅是你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的“碎片”或“片斷”,它在當你實際參與現實世界中時被啟動,因此試圖僅僅為這些在你的顯意識心智中出現的隨意念頭尋找一個解決辦法,是無法協助和支持你自己進入到這些念頭的真正核心、源頭或起源處的。我是說,你可以停止參與顯意識心智念頭,試圖寬恕它們,無視它們,對它們感到憤怒,批判它們,責怪它們,將它們當成是針對你的—無論你與你的顯意識心智念頭形成了怎樣的關係,但這些全都行不通,它們只會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反復出現,因為你沒有看到、認識和懂得它們來自你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
因此為了停止那種參與,你將你的關注參與和轉移到呼吸上來。一旦你發現你在參與你的顯意識心智念頭,例如,它們好像在到處跑/非常雜亂/到處都是,你就做一次呼吸,一次非常深沉的呼吸,吸入,呼出,然後只是呼吸,專注在你的呼吸上,並使你自己在身體參與的實際事務方面保持忙碌。這是指:你可以用寫作、自我寬恕、或者你在日常生活中身體參與的無論什麼實際責任或任務,來協助和支持你自己,因為實際身體參與會在停止參與顯意識心智念頭這個過程中協助和支持你,如此使你可以真正在這裡在與你的物質身體平等如一之中開始運動,並更加覺察你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中發生的事情。因為只要你仍然被困在你的顯意識心智中,你就無法看到你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因此,你越是從你的顯意識心智思想佔據,運動到物質身體平等如一之中,你就越來越穿過心智的各種層次,進入到能夠更清楚地看到你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進而能夠在寫作和自我寬恕中協助和支持你自己,寫出所有那些當你在物質世界中實際互動時,在你裡面顯現和出現的念頭、內心對話和反應。”

所以,我覺察並不是停止心智而已,而是在停止混亂的自我心智頭腦思緒之後,在呼吸靜心,實際身體參與中,我們可以更加覺察我們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中發生的事情,然後來到與心智意識的平等如一,不再被心智意識所操控,並覺察物質身體的狀況,來到物質身體平等如一,一步一步的把自己找回來,不再與自己的真相分離了。永遠都要記得往自己的內在發問,找答案----我提醒我自己。

江承曉
帖子: 90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一切都從自我覺察開始3

帖子江承曉 » 周二 9月 03, 2013 2:15 pm

寬恕日記:一切都從自我覺察開始3(2013.09.02)
我對Tanya最近的分享很有感觸:
”想別人在想什麼--和他人經過某些互動後,自動的,不管有沒有意識到,會想像對方會怎麼去想,有時候只是腦海裡面不斷重複那個對話,同時非常非常快速的,就已經假設對方是在批評自己或讚美自己,這當中會有記憶中的內在的聲音真的說出了些讚美或否定的話,而且還等不及自己發現這個想像的內容是真的還是假的,不同的人格能量模式就被引發出來了,然後自己可能相當的得意起來甚至會沒留意的笑出來,或者自己已經感到憤怒或憂慮的情緒…“
最近我發現我會去注意我在Desteni的進程分享,有多少人去看,我問我自己,這個心智運作的背後,是什麼呢?我盡管可以在發現自己的行為反應後,就呼吸,停止參與心智,寬恕並停止去注意”有多少人去看我在Desteni的進程分享”這行為,但是那還不夠,因為,有時這行為會重複出現,只差在我能觀察到,而且也能寬恕,但背後的潛意識心智,並未被理解,因此無法解除。
我想與我的心智意識平等如一的在一起,看見他理解他協助他,而不是批判他或否認他。
所以,我為什麼會在意呢?
我相信如同我的一般人也可能會在意,這只是我等同人類還需清理的迷失,因此,我寬恕我自己。
那麼我們迷失了什麼?在生命歷程中,我們總是被”比較",我們相信生命一定要有意義或目的,因此,我的進程分享寫得好嗎,有人看嗎,他們喜歡嗎,他們在想什麼,這是往外的疑問;我真的有把我自己表達出來嗎,我是想寫出來來堅定自己,還是想寫出來以便被看見,我誠實嗎,我信任我自己嗎,這是往內的疑問。
一切都從自我覺察開始,當我觀察到自己這個疑問,我回想我加入Desteni中文論壇的初衷,我用了半年多在讀Desteni中文論壇的資料,我很感謝有人熱心翻譯,我也觀看伙伴的進程分享,有共鳴的,也有觸發的,我也一直在寫生命日記,因此,我決定公開加入DIP,以表示自我堅定,自我負責,我也想分享自我誠實,自我寬恕的個人進程。
所以我的動機是什麼?回到簡單單純的,所有人類與我平等如一,將自己等同所有人等同生命等同現實如實的存在,如Desteni中文論壇的伙伴的進程分享一般的,協助與支持自己即等同自己的別人,共同創造沒有心智意識奴役的新世界。
因此,我停止心智的猜疑,回到自己,信任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讓自己與等同自己的別人分離,而有了比較,誤認為一切一定要有意義或目的,而有了往外的心智的疑問,而沒有認識到自己等同所有人等同生命等同現實如實的存在,我們是一體平等的,我不必在乎有多少人在看,有需要的人,自然就會看到,我們真正是在這裡,呼吸著,共鳴著,分享著,我信任生命自然的存在意義,而不必有外在的意義或目的,我等同每個人等同我們的身體等同生命等同現實如實的同在。
我堅定我自己,允許自己在覺察自己參與心智信念情緒時,不批判,不焦慮,與我的心智意識平等如一的在一起,是內在真我的真實指揮,呼吸,靜心,簡單地停止參與所有的幻象和假象,回到真實的呼吸中,自我覺察,自我誠實,自我寬恕,自我指揮,自我修正。

江承曉
帖子: 90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女性ego自我

帖子江承曉 » 周二 9月 10, 2013 7:36 pm

寬恕日記:女性ego自我(2013.09.10)
高一的兒子告訴我,他們在公民課上到了”自我”這個詞。
我說:是本我(id) ,自我(ego),超我 (super ego)嗎?他們說:是的。
人類心智意識系統,自我概念,在15歲時,正式透過教育系統強化與直入人心。
我讀了維諾的”自我寬恕——女性臆構自我”( 由維諾通過跨維度門戶轉錄和打字,譯者吳畏)和最近中文網上傳的”傑克—結構性壓抑和寬恕”( 由傑克通過安茱莉亞轉錄,譯者高紅彬),心中超有感觸。
從青少女開始,我就對自己的身高很自卑,因為大家都說我很矮,後來嫁了一個高個子,兩人身高差別有30公分(我148,他178),這是幸福的開始嗎?
結果我們家的兒子,最高只有171,最矮只有163,我老公一直引以為憾,每次回鄉下老家,家族的其他人就開始誇耀比較誰的小孩有多高,180了,快190了…,結論是我的遺傳不好,我一直覺得很不舒服,一種隱性的批判。
婚後,因為懷孕,腹部一直累積脂肪,我開始發胖,另一個女性的自卑,有一個親戚當面訓斥我:”一個女人讓自己變胖,是一種罪惡。”
因為不想一個家庭養兩台車,我老公開車,多年來我一直騎機車上班,經常日曬風吹,變黑了,變老了。但是我的老公一直維持著適當與相對年輕的身材與外貌。有一次,我們一起出去玩,一個休息站的女雇員對我先生說”帶媽媽出來玩啊”,我超生氣的,我老公說”她又不是故意的,你氣什麼?”
因此,我面對我的女性ego自我,奮鬥了很久,我一直不是外貌菁英,一直承受著有意無意的歧視,因為我接受別人(即我創造的,往外投射的我自己)對我的定義”矮黑胖的女人”,心中充滿憂傷與自卑啊。
脂肪,腹部的脂肪代表什麼?一種對自己的否定,恐懼,把力量遺失給別人,讓別人來定義我,比較我,批判我,而我相信他們的話語,一直努力想讓自己”變好”,我好幾年都很羨慕”高白瘦的女生”。
是的,一直到谷底,一直到耗損了身體,不敢大口吃白飯,餓壞了身體,仍是胖。
然後我開始覺悟,我必須為自己站起來,我向老公等同於我往外投射的自己說:”你知道我為什麼矮黑胖?認識你之前,我是個白靜瘦小的女子,因為結婚,生子,為生活奮鬥,我才變成如此。而你為什麼維持著適當與相對年輕的身材與外貌,因為我一直不給你壓力,給你自由去做你自己,而我在承擔,不是嗎?”,我開始大口吃白飯了。
我老公向我道歉,他說他沒想那麼多,大家都這麼說啊,以為是天生如此的。而我原諒他。
我再也不允許自己剝削自己對自己的愛了。我停止我的女性ego心智自我定義,我不是”矮黑胖的女人”,真正的我甚至不是女性,我是一個生命真實的存在,不再容許我自己與別人(即我創造的,往外投射的我自己)去定義我,比較我,批判我。我又告訴自己”我為我所接受和允許自己因為迷失,所遭遇的事,全然負責”,因此,是的,我現在的外表看來仍是”矮黑胖 ”,那又如何呢?那只是心智圖像啊,我開始肯定我自己,我開始行動與轉化與修正自己。最重要的是,我開始照顧,愛我自己的身體。因此,我對這兩篇文章,真有感觸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和接受我自己尊敬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我,成為作為心智屬於心智的我所接受和允許的女性ego自我,定義為在聯合意識場中並等如的這個世界中的一個女人,女性ego自我的和女性範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聯合意識場中,將我自己從一個女孩轉變成一個女人,再轉變成一個母親與妻子,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根據聯合意識場來定義我自己,並因此根據意識存在的迴圈來屈服,制約和塑造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根據我作為女人、妻子、母親定義的存在,來舉止、行為、說話、交談、參與、反應、回應。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由於對我所接受的和負有責任的一切感到羞愧、悲傷和悔恨,害怕為我即女性ego自我承擔起自我責任,以至損毀身體。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沒有勇氣和意志在我之內作為我站立起來說:到此為止,而是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根據必須在這個世界即聯合意識場中求生和被接受而屈服、塑造和制約了我自己,因此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跌倒”,跌倒在愛的聯合意識場設計中,陷在婚姻設計、家庭設計、戀愛關係的設計中,而接受自己是”矮黑胖的女人”,而感到羞愧、悲傷和悔恨,以至損毀身體。
我覺察我自己是一個生命真實的存在,在每一瞬間,我是指導,我是流動,我是參與,我是創造,我不必參照女性ego自我形象塑造我自己,而是在本質上保持住我自己,因此我的樣子並不視男性ego自我或女性ego自我來支配,定義我自己。
我覺察我自己是一個生命真實的存在,同時堅定的協助我自己“重新連接”真正的我,進而覺察我在哪些地方妥協了我自己。我覺悟我必須為自己站起來並且行動,認識到我是陰性的表達,並且我是有力量的。
我堅定我自己要坦率並且察看真相。通過認識到愛作為我而存在,我是愛並且我是恒常的,因此愛是不能夠從我那裡被帶走的。愛不是外在於我的某種事物,愛不能夠通過另一個存有或東西的移動而被移除。
我堅定我自己,允許自己在覺察自己參與心智信念情緒時,不批判,不焦慮,與我的心智意識平等如一的在一起,是內在真我的真實指揮,呼吸,靜心,簡單地停止參與所有的幻象和假像,回到真實的呼吸中,自我覺察,自我誠實,自我寬恕,自我指揮,自我修正,開始照顧,愛我自己的身體。

江承曉
帖子: 90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

帖子江承曉 » 周二 9月 24, 2013 7:03 pm

寬恕日記:能量和幻覺和我的覺察(2013.09.24)
剛開始在Desteni的DIP時,很害怕,怕又被那個Anu設計的心智系統綁架,總是呼吸,呼吸,不知如何”活在心智系統中,而不屬於心智系統”,好像一切屬於心智的,屬於能量的,就是Anu設計的,結果,因為搞不清楚,沒有清晰的洞見,心智正在和心智抗爭呢。
我一直在讀Desteniu通靈文章,並且”思考”,你看,我們還是要使用”心智”來思考的:

能量-能量和幻覺如同量子現實如同未來(Energy and Illusion as Quantum Reality as the Future)的內文:
「好的,那麼我們來看看這個關於能量的情況。
是什麼在我們存在的脈絡中造成了我們的問題?
在最開始的時候,我們由物質宇宙中顯露。由那稱為"顯現"中-那便是這裡。因此是物質的宇宙。在我們由它的顯露中,我們是以一種像是能量脈衝的方式來自於它。
能量總是改變形式但它總是同樣的能量。
當你例如在吃食物,你在吃的食物是,我們說,來自植物,但那植物是由被放回泥土的屎中衍生它的能量,而因此它一樣是能量-它只是它的另一次元。
那是你的多重次元性在物質肉體上的運作。
比起能量的連續改變/轉型,"時間"並非真的被測量如同任何其他事物。
在那之中我們變得覺知。我們變成一個能量的能量。在那覺知中我們創造了一個心智。那心智基本上是我們想嘗試去了解由在這裡的這個顯露之中我們的存在。」


我觀察到,心智不是壞的,或Anu專屬的,那心智基本上是我們—I am that I AM或內在真我連結的那個存在源頭,想嘗試去了解由在這裡—地球所在的這個物質于宙--的這個顯露之中我們的存在—我們的各種表達,包含Anu的心智設計系統也是一種表達哦,是我們萬古之前,就已接受與允許的一種扭曲的表達。

「一切總是好的,因為,由一特定的觀點,如果你已在全體的利益之內從事,或,引導,那是沒有衝突,沒有摩擦的必要的,因為能量簡單而言是在存在的關係之中的轉型。
我們全部都存在於你可以叫做量子的一個現實中,一個量子的現實,在那兒萬物是在一種立即的方式,然而我們可以在我們的連續的表達中經驗我們自己。
在那之中出現了一個濫用的過程。一個過程,在那兒有些人注意到他們可以對某些事形成一個觀點,而那他們的觀點,你可以說它是一個意見,是比另一個人的意見更有價值。在那觀點之中,一個摩擦由兩個觀點之間發展。
真實的能量成為一個幻覺並逐漸的消費這個宇宙。歷經了億萬年,如你現在說,我們已像那樣地消費了整個宇宙。」


我觀察到,心智不是壞的,或Anu專屬的,在地球的3D顯化之前,次元空間人類已在那個迷失扭曲的過程了,于是最後顯化出Anu這個認為自己是這裡—地球所在的這個物質于宙--的這個顯露之中,的上帝或神或創造者,而我們地球肉身人類是屬於他的創造物或奴隸。Anu的心智設計系統是仿冒整個宇宙存在的仿冒品。其中的分離與迷失在”存在體是不平等”的,創造者擁有創造物,Anu擁有人類,顯化在地球的就是中國人最熟的”百善孝為先,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父母擁有小孩”的思想信念。
存在源頭的心智設計系統是”存在體是合一且平等的”,源頭到內在真我到次元空間人類到地球肉身人類,在層層的創造中,創造者等同創造物,父母等同小孩,父母愛小孩但不擁有小孩,小孩孝敬父母但不需要順從父母。能量總是改變形式但它總是同樣的能量,父母子女,只是改變關係的形式,我們都是存在顯化下來體驗自己的同樣的能量。能量簡單而言是在存在的關係之中的轉型。

Anu的心智設計系統還彰顯了次元空間人類早已存在的另一個迷失扭曲”在那兒有些人注意到他們可以對某些事形成一個觀點,而那他們的觀點,你可以說它是一個意見,是比另一個人的意見更有價值。在那觀點之中,一個摩擦由兩個觀點之間發展。摩擦產生能量,餵養心智系統。例如最近台灣的”關說或關心”的事件,不同觀點,在那觀點之中,一個摩擦由兩個觀點之間發展,不同觀點變成個人化,每個人都有並堅持他的看法,摩擦產生能量,于是大家吵成一團,立法院空轉,新聞興奮的播報,以獲取”高收視等於高收入等於金錢等於能量”,物質能量于是和存在的整體運動,分離開了。有人憂國憂民,有人義憤填膺,許多人因此耗用了肉身物質能量而生病了卻不自知。
存在源頭的心智設計系統是”存在體是合一且平等的,容許有個體自由表達的尊重與愛”,我們常稱為無條件的愛,不同觀點,以”尊重與愛,眾生平等,每個人為自己的生命表達負全責”,如此的common sense簡單乾淨明晰的心智原理來思考操作,就沒有極性摩擦/外在評論與控制/救世主的模式了。

我寬恕我自己並堅定我自己,允許自己在覺察自己參與Anu的外控的心智信念情緒時,不批判,不焦慮,與我的心智意識平等如一的在一起,呼吸,靜心,觀察,簡單地停止參與所有的幻象和假像和摩擦的能量,回到真實的呼吸中,自我覺察,自我誠實,自我寬恕,自我指揮,自我修正,回到內在真我的存在源頭的common sense的簡單乾淨明晰的心智中,由內在真我真實指揮,離開分離與扭曲,成為覺知的能量,真實的體驗自己的在這裡的存在與表達。

江承曉
帖子: 90
注册: 周二 8月 13, 2013 2:18 pm

Re: 江承曉的進程分享--能量和摩擦的能量和我的覺察

帖子江承曉 » 周二 10月 01, 2013 1:41 pm

寬恕日記:能量和摩擦的能量和我的覺察(2013.10.01)
我騎機車在去學校的路上,看見一個車禍,一輛機車和一頂安全帽躺在路上,很像是我的兒子的,我開始擔心,想像著是不是他,他現在人在哪裡…
然後我沒有和我的身體我的呼吸在一起了,我開始參與心智情緒中,有些心不在焉,然後我轉彎時,和後面一輛直行的機車有了小擦撞了,但兩輛車都沒停的持續往自己的方向前進,然後我發現我忘了打方向燈了。我慢慢的騎,不確定那輛機車是否會過來和我議論。
然後那輛機車騎過來了,一對年輕男女,騎車的男孩很不高興。
一個摩擦的能量產生了。
男孩說:"我是直行,你轉彎,你撞到我,為什麼不停下來?"
我回答:"是我的錯,因為我剛才在擔心前面的車禍,分了心,發現我轉彎時忘了打方向燈,我沒看見你,因此和你的機車有了小擦撞,我沒要不負責的離開,因此,你可以發現我騎得很慢的在等你,我不確定你是否會過來和我議論。"
其實我心中覺得那男孩有些騎太快,才會撞到我,這是兩個不同的意見,若爭論,可以產生摩擦的能量,開始爭辯的,因此,我決定負我自己沒和自己在一起,進入心智情緒中,轉彎時忘了打方向燈的責任。
男孩因為我的平靜的認錯,也冷靜下來,最後我們協議我賠了他300元。

繼續那篇文章說的:
能量-能量和幻覺如同量子現實如同未來(Energy and Illusion as Quantum Reality as the Future)的內文:
“在我們創造心智之前,由一個如同我們今日具有的觀點,恐懼可曾存在?沒有。恐懼並不存在如同那樣。恐懼開始存在,如同它今日的存在,在那片刻我們開始害怕失去我們的看法,那我們相信是我們自己但卻不是真正真實的!因此你無可避免的會失去那看法因為它不是你所是的。
但當那刻你相信那是你全部所是的,那麼顯然的那看法在當時不再存在,你也不再存在。
那是我們如何創造了我們的結束,那是我們當前活出來的。我們現在正接近時間的終點,那是說我們正達到那個點,在那兒我們不能再建立這個永續的,這個我們自己的想法,因為們已經創造了,實際上,以每個可能的方式,一個衝突的形式,在此處我們無法信任彼此而活在懼怕彼此之中。
因此我們已變成僅是心智的投射,包含在肉身之中,那將物質肉身吸乾直到它死亡,然後那留下的心智投射是你最後在死後生命所成為的。
在那之中你基本上是絕對的無能。……
所以因此,地球必須顯現成為一個單一點,它便是:每一個人必須被一起帶到這裡,去插入實際顯現的幻境中,那便是聲,那便是地球所是的:地球是聲,而在聲之中,包含著所有可能的表達,實際地顯現幻境並活它如同它是真的,因此你可以學到什麼是你的創造的後果。
所以,讓我們再看它一次。我們的問題是什麼?
我們的問題是,由存在我們之間如同分離的人格的摩擦,流出的我們的能量的知覺的想法。
在摩擦的想法之中我們創造了一個生命是何物的概念,然後我們經由叫做法律和道德和信念的系統經營它,在其中我們便創造了一個數位的世界,那存在於心智中,在此期間我們忽略了在物質中的真正的事物。
然後我們因此沒有給予物質價值,然而我們害怕失去我們的心智自我。
那心智狀態已創造了今日所是的世界。
那是我們的問題。那是必須要去停止的點。
不是物質肉身。物質的現實是非常酷的。
而我們心智的現實已相當的被搞砸了。”

地球是活的,包含著所有可能的表達,我們的生命也是活的,不論你是活在物質顯化的真正生命中,或是頭腦心智自我中,一切的操縱已被取消,因此你可以學到什麼是你的創造的後果。每個人已在他自己的後果中了。
我在生活中,經常發現這件事,若我不在身體呼吸和內在寂靜的真我在一起,而且進入參與了心智情緒,我經常就會產生一些如和他人摩擦的能量,或是身體會有身心不適甚或疾病的阻塞的能量。一切都是好的,只要走出好/壞,正面/負面的價值判斷,一切都是好的,只是提醒我們,讓我們可以很快看清楚,我們在哪裡,和自己分離了。
不要害怕失去我們的心智自我,在那背後,有一個更清晰的,內在寂靜的平等如一的,真實的,無條件的愛的真我,等如存在等如生命等如源頭,真正的自己。
若真的是我的兒子出車禍,那也是他進入他的DIP生命進程中,我只要把他放在我心中,等如我自己一樣的去協助與支持他就可以了,因此我可以不必被困在我的心智自我,女性母親的ego中,而去擔心焦慮的。
我寬恕我自己並堅定我自己,允許自己在覺察自己參與心智信念情緒時,不批判,不焦慮,與我的心智意識平等如一的在一起,呼吸,靜心,觀察,簡單地停止參與所有的摩擦的能量,回到真實的呼吸中,自我覺察,自我誠實,自我寬恕,自我指揮,自我修正。
我寬恕我自己參與女性母親的ego中,而去擔心焦慮。我堅定我自己,回到內在真我的存在源頭的common sense的簡單乾淨明晰的心智中,由內在真我真實指揮,離開分離與扭曲,離開極性的價值判斷,離開摩擦的能量,成為覺知的能量,真實的體驗自己的在這裡的存在與表達。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