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陳思萍
帖子: 20
注册: 周二 5月 15, 2012 9:23 pm

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帖子陳思萍 » 周日 12月 23, 2012 7:03 pm

這是2012年12月15.16日寫的自我寬恕我合併在一起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很害怕有別人在的時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將恐懼害怕與有別人的存在在連結在一起。-因此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想要有別人在很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將煩與有別人在連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想要有他人在場在我身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又出現一個想法-可以把這分享到fb嗎?昨天是想到放在動態訊息看。今天則是想像問某某某可以把這分享到Desteni中文區嗎。然後接著我又覺得這不行。我這個又是一個循環。我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做?然後我正在打時,我覺得這個影片音樂太大聲唱的太瘋狂嘶吼,分享到那很奇怪。我很奇怪。我覺得我會被覺得我很奇怪,我是一個奇怪的人。--而且這個音樂跟Desteni又無關,而且不是Desteni的音樂,不是Desteni的團體寫的唱的,怎麼放在Desteni中文區?—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害怕被別人覺得、被別人說我很奇怪。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將恐懼害怕與被別人覺得/說我很奇怪連結在一起。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我很奇怪。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害怕我很奇怪。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恐懼害怕與我很奇怪我是奇怪的人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焦慮我感覺不到寬恕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將焦慮與我感覺不到我寬恕我自己連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覺得我好像與寬恕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知道我在焦慮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已聽到媽媽洗碗聲,我覺得有點很害怕,因為我沒洗碗。我昨天吃的。而他不久前才叫我自己洗,感覺生氣不高興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害怕媽媽生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媽媽生氣與恐懼害怕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認為我閒閒無事的還放這音樂想要分享給其他人和Desteni中文區,就為了我那想要別人改變,想要別人察覺知道Desten,i我看到的。真的很奇怪又很我很閒。不但什麼都不做而且還試圖想要別人改變察覺,知道Desteni。很糟糕,非常的,比其他人還糟。因為我不努力沒去改變我還想用輕鬆的方式去做以為我改變想用輕鬆方式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批評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看到自己錯誤時就自我批判批評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搞不清什麼是心智。我全時間都是心智。就像我現在我想看這影片保持察覺,但不是實際去生活行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想再生活這裡我自己要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獨自一人在我的生活這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獨自一人在我生活這裡與恐懼害怕連結在一起。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害怕我孤單的孤零零的一人單獨要待在這世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將恐懼害怕與我孤單的孤零零的一人單獨要待在這世上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每一刻保持察覺,我不在實際改變行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所以我怎麼樣怎麼我不想要被罵我不想要被討厭可是我一無事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把自己相當的搞砸了,而且我還讓自己一直保持這不想去怪自己,不想突破。即使我的身體即使我自己難受,我自己一直喊著受不了我一直受不了,我還是繼續我還是不改變我還是一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知道我到底為了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每次都以為我知道答案,自動跑出我問問題的答案。但是我又一直不知道我問題的答案,真的很討厭我。但是我不想討厭自己,然後我成為了對這世界對所有人討厭怨恨的,我還有抱怨,我將矛頭指向一個腦裡的幻覺所有人為對象,因為對我自己的處境和我的困境和困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覺得我自己製造出的困住我無能為力,我真的覺得好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好受不了要去面對因為我,所以不能表達不能自我誠實的像這樣寫出我或說出我。我覺得好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不能表達不能自我誠實的像這樣寫出我或說出我與煩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知道我怎麼救我自己,我要怎麼辦。在我封閉自己在自己裡面在我的頭腦裡的時候,在我的房間裡的時候,將範圍縮小為我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外面的人動物植物地球正在遭受怎樣對待。發生什麼事。我還是牢固的緊緊的將自己綁在自己的頭腦裡不放。我還是不肯死命的不願意不肯出來出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死命的拼命的不願意不肯出去出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要出去我不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都說了我不想上學、上班、工作,為什麼還要叫我去讓我去叫我來。都說了我不想待在這裡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想就是不想嘛媽的逼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別人因我說的話定義了我和我的行為定義我。結果是誰定義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恐懼害怕與別人因我說的話定義了我和我的行為定義我或解讀我連結起來。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覺得現在我寫出了有效的,算是吧?應該算自我誠實應該吧?那之後呢?以後呢?該怎麼辦。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自己一直縮起來,覺得我好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待在這個世界害怕出去面對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恐懼害怕與待在這個世界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恐懼害怕與出去面對人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好害怕人,我不想跟人相處,有好多眉眉角角。我真的好討厭。但是好笑的奇怪的還有諷刺的,我自己也一樣我能怎麼樣我能怎麼辦。奇怪耶。我真的很討厭人討厭死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人與恐懼害怕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想與別人與人相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討厭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討厭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對人對世界怨恨憤怒生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對系統生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覺得外面好不安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覺得社會好可怕好險惡好殘酷殘忍好冷酷好現實。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但是我沒有去問過自己為什麼討厭人,我覺得隱約是什麼記憶或原因,可是我還是不知道答案。我不想待在這世界,好可怕。
我自己又是最可怕最糟的那一個。然後哈我又覺得其他人其他事物什麼的是最糟的最討厭的。我在幹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討厭聽到你在幹嘛這句話,我討厭聽到幹嘛這兩個字,我討厭聽到幹這個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知道那記憶到底有沒有影響很大很深我不知阿,我到底是想要更多協助支持和照顧還是我要解除心智系統我是在做對全體最好的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可是光靠我自己無法解決那記憶。可是我無法寫下也無法說出打出。還有還有那麼多從小到大每天的記憶要處理,而我卻執著在那一個記憶上,而不去處理其他記憶和問題和點--。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也不可能現在其他人可幫我。因為那不是一時就能的,而且他們很忙-(想哭)-而且我閒閒無事、一無事處、沒有用。因為我不願意改變,我害怕改變我。使自己一直做心智系統。而且是不斷將我困在裡面不肯出來。而且每天都一直加劇強化。而且我若希望我若是讓其他人想要幫我處理這記憶那不就是我在要別人對我好別人會用不一樣的態度對我。而且這表示我在想使用受害者來博取同情注意,別人會說或會覺得這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也害怕聽到別人這樣說說我(上一句)是這樣。因為我的確是這樣。我覺得自己這樣很羞恥,別人說時別人點出時,因為我覺得自己這樣很卑鄙、羞恥。就像我人生中好幾次在別人面前哭的經歷記憶。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好害怕要一點一點去看去面對我每個想法、感覺、情緒,因為我製造的想法是如此多,那些感覺能量情緒這麼多。還有她們全都混雜一起,我分不出來。我叫不出來我經歷體驗的是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恐懼害怕與要一點一點去看去面對我每個想法、感覺、情緒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想到我之後每次都要寫作寫自我寬恕,每天每天然後要很長很長時間,我就覺得好煩不耐煩,不想寫我不想看到我的想法,好多好混亂好討厭我受不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每天寫自我寬恕與煩與不耐煩連結與討厭受不了連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而且我都故意的想要別人注意我卻又不想要跟人相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敢質疑挑戰我自己,質疑挑戰我的心智系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又有個想法,-我放這音樂影片到Desteni中文區是浪費他人的時間,因為那裡還有那麼多進程文章要看看都看不完。我放這影片說不定只是會支持別人的心智意識系統,當作娛樂看過去。我只是因為覺得對我有幫助,但不一定對別人是一樣的效果阿-。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把想法寫出了,念頭寫出了,但我還是不知道怎麼做才好阿-。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想像我若放在中文論壇上會想去注意看的人數和有沒有回應我的人和注意著其他人的回應。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怕別人生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恐懼害怕與別人生氣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說不出話。我無法說出來。我不想說話。不想與人相處。好煩好討厭我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將跟別人說話與煩與討厭與害怕連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不說話使我的身體喉嚨越來越壓抑壓住和胸口越來越悶越來越難受,然而我還是繼續不說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相信認為說出我自己我是別人不會接受的。

我要如何讓自己不再批判他人

不再批判我自己不再這樣繼續下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相信我可以原諒我自己,我有這能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相信我可以做到原諒我自己,並且改正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相信無法改正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相信我無法在生活中實際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相信我會改變,我不想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想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還有一個是我會一直在當別人對我有幫助或利益時,我就會去說一點話,或者想要說話。但是一但沒有對我有利我就好像不再去理那樣,或是沒有要去說話相處的希望似的沒有動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沒有興趣動力跟人說話相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令一個是有關對男生和女生我對男生似乎比較有想說話相處感覺,但是對女生相較之下好像沒有。例如班上同學。就好像我比較高興男生在,有女生在我則是沒那麼有高興感覺。有時還會覺得敵意。我覺得是在於我想要的愛、愛情戀愛這之類的。我看電視小說漫畫也都是關於愛情方面的。我一直要拼命隱藏掩飾這一點。因為我就好像對男生有反應,對女生則沒有。或是在男生之中對某人在乎,其他人則不重要。對。就像我覺得男生重要,女生就對我不重要。但是我害怕被發現知道。怕被女生知道。而男生知道的話會覺得我是個花癡,不漂亮也外內在行為說話都不好的,居然還這樣。而且重要的事我一直隱藏著不想透露這,所以我表現的不是想要希望裝著但是然而我卻是這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已寫好書寫不知道接下來怎麼做怎麼辦,怎麼寫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一直有念頭想,我想要放上去中文論壇看他更新。因為我看到那日期。所以我想要看到有新的。我一直想在上面比如發問或放寬恕。但是我都還沒有寫好沒有自我誠實沒有查看自己,一直有那個衝動慾望想要那樣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敢自己一個人面對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敢我自己單獨去看我寫下的一一那些念頭情緒感覺面對那一個一個的點。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覺得好不舒服。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還在想這影片要不要分享給他人看?天阿我真不知道-。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我為什麼什麼都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嗎。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不想承認我接受和允許的那些是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不知道為什麼我在看影片音樂時我要一直想分享給他人看可不可以。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可是如果我問關於我表達說話的問題,那我不就跟我在自我介紹上一樣,還是沒有用沒有解決。跟我去輔導室醫院時問人一樣問朋友一樣問同學問那一次那個同事一樣問某某某時一樣。跟人說,反而還會覺得之後會怪怪的,好像會尷尬。而且也不知道怎麼跟其他人一樣那樣相處說話。而且我只是想問、我想協助支持,我沒有想改變,我也沒改變。繼續說這個問題給別人,還是一樣。不管別人是否知道/是否回應我/回應什麼/,可是我還是一直持續維持這個問題沒有解決。反而好像我自己繼續使之越來越如此越來越加重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可是如果我不問我沒有別人或Desteni協助支持,我自己還是一樣和沒有改變自己和我沒有自己站立和沒有自已就能改變改正我自己重要的是我不知道怎麼辦,所以那我怎麼辦?-。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會擔心別人,擔心Desteni擔心不被認同,擔心Desteni是弱勢的是自卑的那方相對其他人這主流社會。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怕別人稱讚我,我會膨脹自大。恩!我會!還有我會希望稱讚因我會高興。還有因為別人稱讚我鼓勵我,我會有壓力,或者覺得被別人的話限制住,我一定要這樣做到做好。還有覺得別人說好像因為別人是好的一方而我是壞的一方的人,別人覺得自己是好得那一方在對我說,我感覺虛假,還有覺得生氣別人,因為別人可以做到這,稱讚別人,因為別人是好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知道我要怎麼處理我的焦慮。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這思想-快點幫我、拜託幫我、求你幫我,我沒有勇氣去改變自己,我沒有勇氣跟人說話相處,,我沒有勇氣說話,我沒有勇氣堅定穩定站起來改變自己在生活中做改變,我沒有信心我能在生活中做出實際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沒有勇氣去改變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勇氣與人說話相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沒有勇氣說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覺得這鍵盤好難打。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勇氣堅定、穩定站起來改變自己,在生活中做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信心我能在生活中做出實際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很焦慮,我不知道我焦慮是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知道我在焦慮害怕什麼,我不知道我在逃避抗拒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每打一句就要按儲存。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想打下書寫或寬恕,因為我不確定這是有用。因為我覺得我還是不知做什麼、怎麼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好羨幕弟弟因為他讀夜校白天能待在家。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羨幕弟弟可以白天都待在家。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想要待在家。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怕電腦關掉我打的和關機我打的,這些就白打白費了失去了。我就覺得還要再打一次還要從來從頭。做我做過的,我不想。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恐懼害怕與電腦關掉我打的和關機我打的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沒有看到我一直不斷忍受我的這些這樣子,而沒問我為什麼我會一直忍受下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想做作業,好枯燥乏味,又不會做。而且我不想看見跟學校有關的東西,例如網站作業課本在家裡。因為在家是我覺得放鬆輕鬆地方,不想將那些上學的工作的外面的東西帶進來破壞我的心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想看fb看到那些曾經的同學朋友他們都很開心的相處聊天他們是一群的但是我又忍不住想看他們的發言他們的話狀態是什麼而去開fb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會做作業,做不出作業時真的很困擾很煩很討厭。看到聽到有作業要做或等我要做時,我就覺得好煩抗拒討厭我不想去做,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不想做作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不想上學。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不想工作。

我寬恕我自己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不想起床醒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不想上課做作業分組討論。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真的不想非常非常非常不想跟人接觸相處說話。


寫出我的念頭或情緒感覺能量為什麼卡住為什麼困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害怕自己一人在我生活中做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恐懼害怕與自己一人在我生活中做改變連結。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永遠改變不了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覺得我的頭髮好煩我不想要他。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真的覺得好煩,一直在於跟別人說話相處的問題上,我不想一直在這上。不要相處和說話不要接觸人就好了。偏偏我又要希望。但是我又一直不想。我真的受不了好討厭。

可是我想說話,可是我不想是因為他人而說話。我想說我想說的。我不想要因為什麼影響我說話,不想要因為別人而影響我說話。我覺得我被別人說出的話好像定住了、侷限住、限制住,在別人說的話上動彈不得。然後我覺得是別人,是那人是原因是罪魁禍首造成我如此。因為令我有那感覺以及我被定住限制住的。
我想說話可是我不想是為了什麼而說話。我老是覺得我要說的話總是只能是那些字,沒有其他了。我感覺又是要說出那些話,所以我不想要說出那些話,我連那些話我都不想說。所以我什麼也不說。好像一個回應必須要這麼回的,或是我想要說更好的,因為我不滿意自己的說話表達。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覺得別人不會想聽我說話。因我覺得自己的說話是無聊無趣的是客套的。但是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好。我又怕說出的話別人生氣或對我討厭。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就會自動遠離。我就會不再能接觸和相處,會覺得有芥蒂了。可是我好想說話,我想要我要說什麼就說。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等待他人救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等待他人指引我找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希望希望Desteni可以救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想上學工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想離開家離開房間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想出去外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每到星期天晚上,我就又感到很抗拒焦慮煩躁,我不想上學去上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每到星期天晚上與抗拒焦慮煩躁連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已將每到星期天晚上連結到明天就要上班上學並與抗拒焦慮煩躁連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上班上學與抗拒焦慮煩躁連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的思想念頭是真實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每天早上都不想起床,我不想醒來。我想繼續睡,我想繼續待在溫暖的舒服得棉被裡、房間裡、家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每天早上還在床上聽到車聲鳥叫聲人聲外面的聲音我就覺得抗拒排斥討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早上醒來聽到的聲音與抗拒排斥討厭連結與工作上學連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不想要面對,我自己造成的自己不說話不與人接觸相處而造成的困難後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每次要牽要騎摩托車到外面路上時我就很討厭很抗拒很不甘不願不想去不想看到那景象那路。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要我上學工作出去那我就要吃東西買東西-。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知道在看了Desteni後花錢對這世界的嚴重影響力,我仍然沒有停止,讓因為感覺情緒能量或念頭控制支配我花錢消費買東西。沒有對此做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願意立即停止這個行為模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願意為這一點作自我寬恕。老是覺得有一大堆全部都是問題點,我要做不知從何做起不知從哪一點要如何做怎麼作。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擔心害怕我做了自我寬恕沒有做到自我改正行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做了自我寬恕沒有做到自我改正行動與擔心與害怕連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擔心害怕我寫了自我寬恕,比如對買東西的模式我沒有實際停止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擔心害怕我會破戒寫了自我寬恕要改正但是卻又買東西卻又仍然持續繼續這麼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寫了自我寬恕沒有做到改正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寫了自我寬恕,比如對買東西的模式我沒有實際停止我寬恕我自己與擔心與害怕連結。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會破戒寫了自我寬恕要改正但是卻又買東西卻又仍然持續繼續這麼做與擔心害怕連結。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沒有讓自己認識花錢會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發生。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覺得還有很多其他部分要寬恕但是我也沒做到沒有寫好有效以及改正,對花錢這一點也沒有寫和改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不知道怎麼幫助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不知道我怎麼支持協助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寫下和瞭解認識有關於我為什麼因為什麼的念頭情緒能量感覺,是什麼讓我在要做出花錢要去買東西的行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害怕我寫了如果別人看到或是有回應但是我卻沒做到而那樣我就是騙了別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恐懼害怕與我寫了如果別人看到或是有回應但是我卻沒做到而那樣我就是騙了別人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和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如果我寫了自我寬恕並且承諾和改正的實際行動放在網路上或是別人知道,或是我告訴別人我要做什麼,我就覺得有壓力。我有種一定要去做的束縛,覺得被別人束縛了我。會想那如果我不想做做不到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當我要做什麼如果別人知道,或者加上並回應我我就對做這件事感覺被束縛,好像會被別人盯著看著我做的,好像我被別人的話限制住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害怕我寫寬恕困住卡住。

我寬恕我自已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恐懼害怕與我寫寬恕困住卡住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寫寬恕沒有效的時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恐懼害怕與我寫寬恕沒有效的時候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寫書寫卡住困住沒效的時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已將恐懼害怕與寫書寫卡住困住沒效的時候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被寫寬恕時用手寫和說出來和大聲說比較有效有用」這句話限制住,當我用電腦打字時我就覺得好像沒那麼有效的感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這次寫有效覺得有效。下次寫某次之後有一次或很多次或之後都沒有效的時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恐懼害怕與這次寫有效覺得有效。下次寫某次之後有一次或很多次或之後都沒有效的時候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被寫自我寬恕要改正才有用這句話限制住和擔心害怕,因為我沒有做自我改正行動,因為我知道自己還沒有做到,很多改變都要做,我全部都要改變。還有我害怕改變。還有我不敢改變。不相信自己能做到改變。還有想到要做的改變,我就覺得好麻煩、好不想做,想到學習方面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有點懷疑我寫了這些字就好了嗎?有效嗎?我寫了就解除了心智構造了嗎?我只是這樣寫字打字就解除了嗎?感覺有點容易簡單。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寫自我寬恕很困難,我不知怎麼寫/如何寫/我寫不出字/寫不出來/寫得沒效,有那麼那麼那麼的多一大堆無數要寫的,而我現在寫只是小小一點。感覺很煩沒耐心焦慮。我想快點寫出來,快點結束。想到我的記憶中寫不出自我寬恕或書寫的時候,就感覺不好,感覺不想寫,不想體驗寫時的體驗。

我寬恕我自已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因為我買東西買了很多東西花錢也買食物吃很多,我覺得我被我看其他人的文章話,被人罵感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知道那感覺我怎寫出來,怎用文字說或寫表達?而因為我又的確確實因為不知是什麼情緒感覺念頭買東西吃東西,我也在看了Desteni到現在也有半年了知道了也過了好幾個月這麼久。但是我非但沒有停止還比以前誇張比以前花錢沒有去解除去面對這問題沒有去寫。去看瞭解原因。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乎在意人一直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一直在乎在意和別人相處說話問題上,和別人喜不喜我這點上,別人有沒有注意我有沒有喜歡我。很煩耶,為什麼我非得一定要在意別人?因為我覺得別人根本就不喜歡我,根本就不喜歡與我說話相處接觸靠近我。但是我反過來我一直也都不想接觸靠近與人相處說話。

我對自己的感覺非常不好感到負面,對別人也是。我覺得別人對我的感覺也是。因為我的個性行為,整個人說話不是正面/
好的/受歡迎喜歡的。我很生氣不服,我就是偏不要迎合一般人大眾喜歡的,比如要大方熱情開朗活潑開心快樂
等等..說話要大聲也被我列為別人要我如何我就偏不想如何。要我打扮要我漂亮像電視明星藝人戲劇大家公
認喜歡的漂亮的樣子我就偏不想要。只要是由別人說出(要想我改變的)必須要那樣才行的。可是我卻骨子裡完全受影響
完全跟一般人大眾一樣

我買的衣服覺得好看美的事物東西/圖片等等..
而且在以前小時候我是完全投入完全想要追求那樣只是後來我不再可以融入群體學校同學或是跟家人朋友
能夠快樂的好好的相處。我不再能感覺到我是被喜歡的,我覺得自己是好的開心快樂那樣。
但是那時也是幻覺吧!我那時樂衷於自己玩想像的演戲幻想我跟我從電視上看來的卡通主角和偶像劇或
戲劇八點檔主角一樣,演我想演的劇情和人物和看電視/聽音樂沉浸在一切覺得美好,因為那時跟人相處至少
可以。我那時還有覺得開心快樂的時候。

雖然我仍是一樣的,只是不想跟著社會認定認可的走,不想跟同學家人一般人任何人會覺得怎樣是美的漂亮
得好看的或是個性受喜歡歡迎的。因為那不是我被認可讚美,我還是一定會感到開心喜悅,不過會被想法
如果我不是這樣了呢?如果不是這樣就會..可是我還是完全照著做,我最近買的衣服也都是在符合一般大眾所認
為漂亮美的。我很清楚嗎?我穿漂亮衣服會感到不自在,覺得自己不漂亮不好看是醜的就好像不能穿漂亮衣服,
不適合以及感覺到應該是佔有霸佔了的感覺。不確定不真實的感覺不踏實。但我喜歡看漂亮衣服確實的。我想
到的是當我看到要過火車站旁地下道,有看起來是沒錢的人露宿街頭擺著碗公,穿得衣服有些破舊感覺,以及
印象中看過的影片新聞上,看到的貧窮的人的衣服和生活的房子環境,非州或亞洲的難民貧窮的人或是在極
貧窮的人住的穿的。我擔心我打的字或說的對那些人是貶低的,比如乞丐這個字飢民難民這些字,擔心我說的
是瞧不起的和不是感到同情的難過的,或是感到那些為什麼這樣的反應,要小心翼翼的用字怕傷害了那些人。
我想應該就是因為我正是造成那些人們會這樣的主因,我是始作俑者,所以感到內咎羞愧。有種霸佔,為了我的
享受,而他們什麼都沒有,我有這些。但他們卻是那個樣子和處境遭遇。害怕他們知道而對我生氣責怪罵我等等..
負面的情緒感覺,我感覺自己是羞愧的在買東西時,我去拿在博客來買的衣服時覺得店員不高興的表情好像
是因為我買了這些為了我的享受慾望。我覺得我在現在做的工作就是要償還我奪取他人而得來的代價。但是
有更多人不知多少人做著比我還辛苦很多,但薪水比我少的工作,住的穿的用的還不像我現在有的可用的吃
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已吃完飯後在電腦前放食物飲料吃喝感覺很髒。桌子髒和噁心,負面感覺。
食物放過的地方和食物碰到了其他地方沾到,就覺得髒。用衛生紙擦過還是一樣要用抹布擦過才覺得乾淨,
可以碰和放其他東西在上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插這個字有負面的感覺情緒能量。

我為什麼會好像想要發生戰爭和今天看到的槍殺案或社會案件某些我會去看而某些例如車禍不會想看

我寬恕我自已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車禍。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恐懼害怕與車禍連結。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到別人的話字Desteni,我都覺得我自己不知道會怎麼能自然的自發的說出那些話和字。絕對的站立堅持在支持平等生命和對全體最有益的事。

還有我感覺自己覺得自己那種我可以加入Desteni論壇說話,或是在那優越感感覺好像我比別人知道瞭解願意,然後不然就是不如他人。覺得優越感那面很不想要。

可是我怎麼確定知道可以相信某某某的話呢一方面我覺得完全相信信任但另一方面我卻懷疑
害怕擔心Desteni如果是欺騙的不可相信信任的因為我只想要依賴我只想要就相信他不用去質疑去挑戰
去研究所以那Desteni可以被挑戰嗎如果不行的話那不就是很專制是某某某掌權的
但是另一方面我很希望某某某希望其他人協助我支持我幫我希望某某某能幫我
希望能跟他說話希望Desteni能救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好像有人說或覺得Desteni視頻如果那門戶不是真的是看稿子的,我會覺得有點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害允許不知道是我沒關檔案還是媽媽弟弟打開來看我去到垃圾時,因為我覺得媽媽伯伯是會偷看我寫的東西的人,而弟弟或是爸爸也可能,任何人都可能偷看。人是不能信任的。至少現在是無法。

我想到我會偷看我有偷看堂姐寫的類似聯絡簿也會去想看別人寫的部落格fb的發言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想像如果我做到自我誠實自我改正Desteni會高興。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無法原諒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感覺到我原諒我自己我寬恕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一直一直都處在頭腦裡說話或與自己對話或想。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欺騙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願意跟人說話相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不想面對。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抗拒上學。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抗拒上班工作。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逃避面對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逃避與人相處說話,不斷遠離他人。不接受允許自己開口說話與人相處。即使自己感覺身體喉嚨很難受胸口悶,越來越感到痛苦我還是不願意。一直在責怪。-為什麼要讓我上學工作,是誰叫我來我都說了我不想上學工作了。-因為我不想跟人相處,因為要我跟人相處很難,要說話我也不知說什麼。我又不想為了要說話說話,我想要自己自動自然而然說話,說出要說的。不想要因為要跟人相處而說話。不想要因為是別人而說,要我說話要跟人打招呼合群這些被他人社會定為好的這些標準因而跟人說話相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不想理人,不想花時間跟人說話相處。比如在家在工作地方在學校。而我又害怕別人不理我討厭我不喜歡我。而沒有跟我說話相處。我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相信我無法幫助別人,支持協助別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不願意幫助支持協助別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無法相信我能協助支持幫助他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不想與人相處。

我有電腦可以看Desteni,所以我知道所以我可以在電腦上找到,所以我可以看Desteni。
所以我可以用現在經Desteni成員們翻譯的材料免費的和進程文章來幫助支持我自己。
但是我焦慮害怕那些一大堆沒能穩定自己。我已經比很多人可以先用這些幫助協助自己了。然後我不穩定我焦慮害怕那些。
我一直還想要更多的協助支持幫助我,想要參加DIP課程。可是我不給予,可是我就好像是這樣如果不幫助我支
持我協助我我就繼續下去,我不會幫助協助支持自己脫離自己給自己的奴困痛苦。
我覺得自己很卑鄙,可是這樣說自己我又覺得不舒服因為我批判我自己。
然後我一直一直不斷不停的在頭腦裡或心裡批判他人事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批判他人其他事物。

我覺得有點發燒時感覺比較好,因為好像是我比較沒有一直在想。所以我有點希望維持久一點發燒。

我怕如果Desteni幫助我支持協助我,我又將這當作我必須去支持協助他人作為回報我接受了協助支持,我就有個必須一定要協助支持幫助他人,要做到這的壓力。但這我的確也要做。雖然沒有這麼規定。我也會感到壓力,不想要做。如果我沒有做呢?是不是就沒有對我的支持協助幫助?就不會支持協助幫助我了?
而如果這是被人說出來了,一定要做到的,我就更感到壓力感覺我要去做,雖然Desteni以算是我生活中最感到興趣的,就好像我其他動力全沒有了,只是在靠著音樂娛樂撐著,但是我也沒有真的快樂,只是在要過下去日子。

我不敢與人相處因為我很容易就被激怒或著起反應。因為都是對我的挑戰,我不敢對我自己質疑和挑戰。

老實說我不敢實話實說我不敢說出做出讓他人可能生氣討厭我的話或事尤其是我覺得比較重要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敢實話實說,我不敢說出做出讓他人可能生氣討厭我的話或事,尤其是我覺得比較重要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但是我仍是覺得我只有我一個人。

那記憶我要打破的是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肯承認我犯錯。

那記憶我什麼時候可以寬恕解決掉?我覺得要等到我上DIP課程時才能。我不知道是那記憶影響我很深?
還是那記憶只是我的心智欺騙我,根本沒有發生過,是夢。還是我只是執著有那個記憶好讓我繼續當受害者?
繼續想有一切好處享受,繼續濫虐繼續欺騙自己,繼續讓自己可以不改變,讓自己不承認是我錯了,是我所有一切都是我,是我做錯的,讓我不原諒人不信任人。還是我自己本來就不原諒人不信任人?
可是即使沒有那記憶,要改變仍然需要努力。所以有沒有那記憶不是重點?因為不管記憶是什麼都要改變,全體都要。

為什麼地球大自然動物植物要接受這些痛苦呢為什麼她們要承受
為什麼我不願意停止為什麼我要這樣對待我自己
為什麼我要接受這個我要痛苦因為這樣我能享受因為這樣我能清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怨恨這世界我怨恨人討厭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覺得世界/人都在跟我作對。我絕得他們/人全都是一國的。而我只有我自己一人只有我自己。

但是我並沒有出去,並沒有與人相處說話,也就是我只待在只有自己的空間,最常是在房間裡。
所以我一直在我的頭腦裡,然而我卻這麼想/這麼認為/覺得,我並沒有真的經歷阿?!

我對我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我要問嗎我要什麼時候解除解決那記憶
但是我覺得我只是想關注想被注意協助支持我
就如我告訴醫生輔導老師班導就如我在他人面前哭他人會安慰我會決得要同情我其他會生氣

我如何加快自己面對我的害怕恐懼和抗拒逃避面對自己和不再隱藏我自己?
我覺得自己的痛苦跟其他人根本無法相比又或者一直在自己的痛苦裡。
全體承受的苦都是一樣嗎?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羞愧覺得自己很不好。
而那我的意思不就是那些跟我一樣有同樣遭遇,甚至遭遇比我嚴重的人是羞愧的
不好的嗎?

原諒我做過的然後放手然後停止他不再做他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已我看到別人的話或音樂的字覺得有用想表達,但是我覺得不知怎麼寫,因為我怕別人覺得那是我寫的我的表達,但是那是別人的話不是我的,所以我覺得很有束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洗澡時覺得好冷。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感覺好冷好冷。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他人置之不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已對我置之不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忍受我自己對自己置之不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知道如何更深入更深入看入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覺得我不知道的不知如何的寫寬恕我還是不知道還是沒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自我親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不知道怎麼自我親密。

我寬恕我自己覺得好煩好煩,一直在想再在意要放到中文論壇上部落格上讓別人看,我很困擾。

我要聽到你的聲音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深入挖掘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知怎麼更深入挖掘自己看進自己裡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無法真正看見別人聽見別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覺得喜歡的好的音樂或東西一但分享或跟別人說,我就會有不好的感覺負面的感覺,而我就對那音樂東西不在喜歡。

我想要越過自責羞愧內咎罪惡感或其他負面情緒感受能量覺得被罵被厭惡討厭等等的
直接面對自己看見自己看見我要寬恕的看見我要改變的
不要繞路直接面對看見我如何做到我如何實現這我想要的真正做到而不是只是成為我的希望而已
我的想法念頭內心頭腦對話說話在用想的真的很多很多我怎麼處理他怎麼面對怎麼在當這時穩定住
不迷失在思想情緒能量系統中沉迷沉溺淪陷掉進去現在感覺應該是一點點發燒感覺不確定是否發燒
但是有那感覺所以我覺得沒有較多的想法在感覺好多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害怕我說了放了我寫的但是我之後卻仍然沒有改變維持原來的我濫虐,我沒有做到。我怕我放我寫的覺得比較有效好的,但是之後我寫不出來了,我沒有做到之後我就無法寫出有效的怎麼辦。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害怕我自己揭露我的思想。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隱藏我的思想。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想要將現在看到分享到FB上給他人看,但是他人不會看就像我有一次放Desteni的音樂在上面沒人有興趣或者不會這注意到我想他人知道的注意到的。就像那一次不久前的示教上臺,我做的報告內容設計課程內容一樣,他人老師同學只覺得是個失敗品是個有錯誤要改正的。而我並沒有
能讓他們看到。我感覺很失望。反而是我需要改正內容是錯的。但是我不也是覺得他人需要改變想要他人改變?知道看到才打的嗎?難道真的我只是因為是不知道怎麼做才這樣做的嗎?除了有這個和我沒有問同學老師

我不知道怎麼辦?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無論何時總是相信和覺得我不知道怎麼辦怎麼做如何做。

我寬恕我自已因為我接受和允許害怕失敗和犯錯出錯。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不能容忍受我是不完美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寫自我寬恕時很焦慮想寫完。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覺得工作是束縛的被綁住因為我不能因不想去就不去要加班不能不加,除非真的有什麼事。不去就沒錢不工作就沒錢。

怎麼對我自己不再隱藏了絕對不再隱藏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覺得心智會害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不願意放棄心智系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允許我不願放棄臆購自我。

如果沒有心智系統設計之前為什麼會有那些比如國王有信念或者有思想嗎
我無法把責任推給任何人不是嗎我無法視而不見那我做的不是嗎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不知道我有什麼可以給予,我不知道我能做什麼,我能在Desteni做什麼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允許我自己寫不出來感到很焦躁打死結似的我很不想體驗寫不出的時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允許相信我不知道怎麼協助支持他人支持協助Desteni的人

我寬恕我自已因為接受允許我覺得Desteni一定會協助支持我,而當我看到Desteni沒有協助支持你的義務這句話時,我感覺好像很難堪丟臉。之後想Desteni不會想支持協助我,除非我如何。我對這想法感到對Desteni生氣,覺得Desteni不喜歡我討厭我,因為我做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受不了寫不出自我寬恕時,受不了我自己寫不出來,一片混亂腦子裡和打死結似,卡困住。我不喜歡卡住的時候。我希望立刻有效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允許自己無法接近自己

我為什麼寫不出來我為什麼無法說話我為什麼不知道說什麼怎麼說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因為我的想法製造的念頭思想如此多,我不想看見。應該說我覺得多的我實在不想一一一點一點寬恕,很煩很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允許我不面對自己

為什麼揭露我的思想念頭這麼難?為什麼寫下我接受允許的這麼難?為什麼我一再的欺騙我自己?為什麼我要讓成為恐懼害怕,害怕恐懼害怕,讓恐懼害怕控制我?
為什麼寫下我的情緒感覺能量這麼難?為什麼我寫不出我要表達的?
為什麼我要讓自己變成這樣?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我覺得我做了寬恕我還是會不知道要怎麼做,我還是會一樣。我不想體驗一樣原來的。覺得寬恕會沒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自我寬恕沒用。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做了寬恕之後但是然後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忌妒別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不想要寫下我的想法思想,因為感覺混亂繁雜我受不了。我的念頭想法要寫下來很不舒服。這麼多雜亂無章又斷斷續續一片茫然。

除了說這些分享這些我寫的,我沒有其他東西了。我沒有什麼能做能協助支持其他人的,也沒有能做什麼其他事,可以給予可以貢獻,少之又少。但連說話連分享可能或者真的我都做不好做不到。我真的什麼都沒有。
我不知道怎麼參與。
為什麼我不能肯定的堅定的說出自己?
為什麼總是有回答自動幫我回答在我的哪裡我回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允許害怕我發燒的感覺退了害怕我不發燒因為我不想又處於再那麼多思想想法一直想
我不想再繼續想我想到想撞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蟲好噁心

我不想再處在一直再不斷不斷想的狀態每天一直這樣
我受不了為什麼我還是要讓自已這樣為什麼我無法停止他

為什麼我不想停止他
為什麼我無法停止他
為什麼我如此相信他
為什麼我像著迷於他為什麼我沒辦法停止
上次由 陳思萍 在 周四 2月 28, 2013 11:06 pm,总共编辑 1 次。

張婷婷
帖子: 156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Re: 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帖子張婷婷 » 周二 12月 25, 2012 7:55 pm

HI,思萍,謝謝你的分享.

你在這裡寫寬恕與公開分享正是一個自我支援的動作.

運用寬恕的時候,可以放慢你自己的速度,
認真的覺察一下"寬恕"的說與寫的出發點.
如果你運用寬恕的出發點是希望你體驗到的困擾"快點"不見,那麼你的出發點是恐懼不是真正對你的行為寬恕.

因此當你寫著我寬恕時,嘗試真的寬恕/原諒你自己,
而當你寫著"我接受"和"我允許"的時候,這是在幫助你去釐清,你究竟參與與創造了什麼(這一點只有你自己知道),因此在進程之中,最能幫上忙的就是你自己的主導力.加油.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Tanya Chou
帖子: 113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12月 30, 2012 11:24 am

思萍,very cool! 是貼近自己的心智的書寫與表達,謝謝你分享出來協助自己與他人,並與我們肩並肩的站在一起做對全體最好的事。
我的部落格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
http://chouchihying.blogspot.com/
我是一個Desteni我進程(DIP)的生活教練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二 1月 01, 2013 4:13 pm

请问你有开博客分享这些自我宽恕内容吗?如果有,能否把博客地址发出来?谢谢!

陳思萍
帖子: 20
注册: 周二 5月 15, 2012 9:23 pm

Re: 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帖子陳思萍 » 周六 1月 05, 2013 12:21 am

很謝謝你們為了自己和全體生命站起來,我也才能可以現在幫助自己。
因為你們為自己/生命站起來的,也是我的生命,和全體的生命,是同一個的。
所以謝謝!現在還只能打這些而已,其他的還不知能說什麼,但是感謝是真的。
因為想打一下就打了。

陳思萍
帖子: 20
注册: 周二 5月 15, 2012 9:23 pm

Re: 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帖子陳思萍 » 周六 1月 05, 2013 12:29 am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寫的自我寬恕別人寫過了。害怕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拿筆和本子寫自我寬恕的動作很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拿筆和本子的動作和要寫自我寬恕這件事連結到煩的體驗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寫自我寬恕支持協助我自己,每天都練習寫。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堅持我永遠都不會絕不放棄我自己,我的生命。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下不了我會堅持承諾我自己我永遠都不會絕不放棄我自己,我的生命。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無法肯定的給我自己承諾,我不會放棄我自己,我會堅持,我不會放棄,我沒有放棄,永遠都不會放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想站立起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沒有上DIP課程,寫的寬恕就不會正確有效詳細。和相反的我覺得我想自己寫,不想看或懶惰看Desteni材料文章視頻或寬恕文章。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想要揪出我的心智/踢出我的念頭情緒等出來,而不是我站立起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有其他人在時,我就無法寫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我好真的好奇怪。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都在寫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敢為生命為自己發出聲音/站出來,突破我自己的限制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沒有站起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沒有做對全體最好的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放棄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躲在心智後面背後。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我寫的字說的話都不值得不重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我寫的字和和我的話沒有價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寫這麼,多不知道什麼要放在我的進程分享上/什麼不可以放。

陳思萍
帖子: 20
注册: 周二 5月 15, 2012 9:23 pm

Re: 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帖子陳思萍 » 周六 1月 05, 2013 12:32 am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會是只有我一個人要在這恐怖、可怕、危險、不安全的、人吃人的世界和生活中待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是孤單的與全世界其他人一切分離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無法真正真實的與其他人交流互動。而是將我自己自己認為覺得我相信我是孤單一人與所有人,是分裂的對立的不可能能會溝通相處的。如平等生命。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要跟人接觸。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抗拒接觸人/接觸人群。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人/害怕人群。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信以為我能至少有一點清醒,是由於我不跟人接觸相處,只待在自己的心智頭腦世界,如同我在現實世界大部分只待在我自己的房間裡。認為我是在與我在一起。但沒有允許我看到和點醒我,我並沒有真正與我相處,我仍是用其他事物,如看電視/玩想像的自已演戲/聽音樂/看小說或漫畫/發呆/睡覺來佔據自己。事實上想和希望有人/有人陪我或與人相處,仍是和人脫不了關係,我所做的這些都是期望與人相處時候。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真的不想要跟人相處溝通。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跟人相處過程中,會被別人的情緒能量傷害,或我自己傷害別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是真的不能跟人相處接觸溝通互動聊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要我離開我的房間/家裡,如同離開我的思想頭腦中的心智世界。我相信能保護我的,如果失去了/沒有了/要放棄我的思想心智,我就必須直接面對面看見接觸活生生的人/物質世界,我相信我無法應對應付和害怕跟人相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了我不想受傷害,所以為了避免可能受傷害,於是我會盡力避開逃開一切可能令我會受傷的。於是將我自己困在,自己為自己創造製造出的相信會保護我的思想背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的思想會保護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希望我的思想幫我在我的前面保護我擋住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非常的聽我的思想/想法/念頭的話。非常信任它。相信沒有人或(可能)沒有任何一切,會真的真正知道我認識我了解我站在我這邊,如同我希望的平等如一那樣。以為相信我的思想會與我平等如一的錯覺。然而我並沒有與我的思想念頭平等如一,我只是急著擺脫它,急著想擺脫想法感覺情緒記憶信念等等的這些系統。希望它消失的越快越好,最好一下就消失不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想再繼續打下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因為我的思想和我在一起,在我裡面。我相信他是真的知道我、幫我的。因為它在我裡面,它是我或我是它。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希望我的思想念頭幫我解決我的問題疑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的思想會幫我會支持我之類。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想躲在思想背後,躲在心智意識系統背後,不敢出來,不敢自己真正接觸,面對面我此處身處的這裡/物質世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不真的開口說話時,而我在頭腦/心裡與自己的談話說話或對話聊天或想,是在對我自己說話及跟我說話,跟我自己在一起溝通。即使我仍有一點點感到空虛寂寞。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和明白,是我自己在壓制/壓抑我自己的說話表達。沒有我的推動參與,我自己當燃料,心智是無法壓制壓抑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但是我真的還是覺得無法解決我的說話表達問題,就好像在說我沒辦法不壓制壓抑我自己的說話表達。我回:因為我想著我覺得真的好難面對,這個我長期接受和允許的自己不說話表達,無法說話的問題。好難改變,好害怕要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出來,我害怕從心智頭腦世界中走出來,從躲在心智的背後要出來,真正的面對,真正的負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的責任推給了心智系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從來都沒有真正為我自己解決任何問題,沉溺於心智系統中體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想解決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想自己解決我自己的問題。總是想要希望別人幫我處理解決。比如丟給我的心智系統/思想。比如想找可以幫我的輔導老師或醫生和現在則是能真正幫助我的Desteni。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要處理我的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要自己解決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真的不可能我感到不可能是我能與人相處互動。每次要與人相處互動時,不是感到很緊張/焦慮/抗拒/害怕,不然就是相反的太期待/太重要/感到非常開心,然而總覺得怎樣都不對,覺得怎樣都不滿意。覺得沒有真正真實的與人溝通交流,或是自己是自主自然的,或是另別人感到開心輕鬆快樂或是自己覺得開心輕鬆自在。然後就允許了我自己因此就誰也不想相處溝通,越來越遠離,感到挫折失望生氣討厭害怕煩躁看到人或要跟人相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與人接觸相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與人相處是因為,總是有各式各樣的情緒/感覺/念頭在,或者因看到他人的反應,而感到總是沒辦法/總是很難/很討厭/很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認同和相信和參與「相信跟人接觸互動,好難/好討厭/好煩,討厭那些禮貌打招呼,應該要說什麼,不應該說什麼。不想服從。就算要說也要我自己,自在的自然的說出來,而不是因為要求目的,因為別人,為了禮貌為了被喜歡而做」的想法,不肯放棄這想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與人相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要叫我一個人待在這個可怕危險不安全冷漠(冷酷/殘酷/殘忍/殘酷)的世界啦」「不要讓我自己一個人獨自在這裡走這個進程啦」。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房裡聽到外面車聲/人聲/喇叭聲,使外面的聲音成為觸發點,觸發我害怕的情緒。覺得果然/只有待在房裡,溫暖安全舒適。只想待在家裡,同時對外面的聲音感到害怕和抗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的這些想法以及我覺得很認同、同意,是在我允許了自己發展出使我自己可以不改變我自己的理由藉口,和將我注意力放在這上面。因為我覺得「不要叫我一個人待在這個可怕危險不安全冷漠(冷酷/殘酷/殘忍/殘酷)的世界啦」和「不要讓我自己一個人獨自在這裡走這個進程啦」真的很貼切我的感覺。而這正證明是我的不願意改變的理由藉口,以及我讓我自己被這佔據,好使我不要改變。因為我認識到我只停在這,並沒有在做任何改變。



因此,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只要停止這想法就好了,放棄這想法,而不用再繼續在這想法和情緒上繼續的發展下去,或去繼續為此想寬恕什麼。允許我自己開始願意改變,而允許我自己去面對和繼續做自我寬恕。

陳思萍
帖子: 20
注册: 周二 5月 15, 2012 9:23 pm

Re: 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帖子陳思萍 » 周六 1月 05, 2013 12:36 am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這個也不想做、那個也不想做,抗拒做任何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沉溺/沉淪於,淪陷於什麼都抗拒/不願/不想做,使自己被自己困住在動彈不得,又沮喪無力怨嘆難受痛苦的情緒能量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相信我會想/願意/主動的做任何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想等到體驗到有動力/快樂/興奮/願意,自己可以自動/自然去做的時候,才去做任何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想做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已去做任何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察覺到/認識到,做任何事都可以,做什麼事絲毫不重要。我不能再繼續允許我自己等待下去,放任我自己困住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做事投射太多的想法情緒感覺等,擔心人怎樣/事情好壞/我做的如何/做這個好不好/是否會令我快樂開心/是否值得等等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沒有工作可以賺錢,不能捐錢給Desteni或之後不能上DIP課程,甚至不能養活我自己,不能參與投入Desteni團體。於是我為這個害怕回應的方法答案,是我的一個「大不了我就死或自殺,反正我也無所謂,死了也沒關係。」的念頭。我為自己留的後路就是死掉或自殺。彷彿真遇到了狀況,我無法解決的/天大的嚴重的任何事件,我只要想著「我可以死或我可以自殺,我就放心了,我就不怕了。如果沒有這個後路/念頭,無論遇到什麼我無法面對處理解決的問題,或事發生的我能想像的現今有的無數的天大嚴重事件,或是即使是小事但我仍會看做大事般嚴重的,只要我可以自殺或死掉,我就能面對繼續生活下去。」如果沒有這一條後路,沒有可以「那我就可以死/自殺,我死了沒關係」的話,我就無法放心下來似的。相信了我可以自殺/死掉,想著這個念頭時,我相信了我真的能放下心/我不害怕任何一切,可以面對。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寧可死/自殺,也不要願意去面對解決,我相信會令我想去自殺/死的問題/狀況。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願意改變我造成自己的現況/處境,覺得相當艱難困難,就我接受和允許了什麼造成了現在是如何,感到我無能為力,很無力軟弱,希望自己能站立,但又一直希望能真正支持我協助我的Desteni/團體/人們視為能拯救我的,不斷的投射希望期望盼望寄望Desteni/團體/人們能夠救我幫我支持我協助我,想要/渴望/渴求更多更多的協助支持,而沒有允許我自己發現我就在此處/這裡,沒有發現我在這裡阿。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無法幫得了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已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無能為力,我無法協助支持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發現我就在這裡。幫助我協助和支持著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真的無法幫助別人/協助支持別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幫助協助支持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疑惑「生命早就在全方面協助支持我

」因為我允許我自己看不到聽不到和感覺不到。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不到聽不到感覺不到,生命早就在全方面支持協助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我不該有協助支持/不值得/和我不重要。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不值得被協助支持。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自己不重要。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不應該有協助支持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放棄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他人寬恕文章時,什麼在阻礙了我自己在看,是我自己阻礙我自己看,以我必須要找出來那是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推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與所有一切都分離分裂。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是孤單的孤零零的存活在這個地球上/世界/社會裡。沒有允許我自己發現和看到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所學過在學校裡,看過的在電視電影小說漫畫裡,告訴我我必須要有什麼,才會感到怪樂和滿足和開心。從來沒有允許我自己看見什麼才是我真正需要/想要的,不斷的分裂分離我自己,使得我沒有認識和發現這世界的一切都是我,世界所造成的一切也是因為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騙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敢看到我的欺騙在哪,欺騙自己什麼,害怕去看到的當時,所體驗到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去看到我自己的欺騙時會體驗到的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停止繼續製造思想情緒感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敢相信我可以持續的站立起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已害怕我無法持續站立起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無法持續站立起來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站立又跌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站立又跌倒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不到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不到其他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聽不見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已聽不見別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無法真正看到我自己/聽到我自己

和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無法真正看到別人/聽到別人,允許我自己觸摸我現在就身處的世界中,真正的接觸我自己和一切。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接觸到真實的世界。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已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接觸到真實的世界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直接的面對這世界/面對人,面對面的看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直接的面對這世界/面對人,面對面的看見,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因為害怕/抗拒改變/害怕未知,所以就不想改變,活在我一直活的,但我從未真正的活/開心過。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看到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看到人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感覺不到生命在我周圍,這裡支持我協助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感到生氣,生氣我居然是這些,我居然全部都是我,不像生命一樣,我沒有如生命般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忌妒我的生命(這太荒唐了)沒有允許我看見我所是我的生命。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等待他人來幫我脫離我的困境。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沒有協助支持,我該怎麼辦。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沒有協助支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我沒有協助支持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焦慮我沒有協助支持的話我該怎麼辦。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沒有協助支持與焦慮情緒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該怎麼辦與焦慮情緒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參與了焦慮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的焦慮情緒是真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沒有Desteni/團體/人們/地方(網站)在那我該怎麼辦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沒有Desteni/團體/人們/地方網站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沒有Desteni/網站/成員與焦慮情緒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參與我的焦慮。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我自己的生命生氣(這也很荒唐)因為我自己造成了自己的狀況而生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我自己造成了我自己現在的狀況/困難感到生氣。允許了我自己對我自己生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人類感到生氣憤怒,對這個社會感到生氣憤怒,對世界/社會/人是這個樣子感到生氣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人類/世界/社會是現在這樣子與生氣情緒連結在一起,並允許了我自己參與生氣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寧可待在我的心智的頭腦世界裡面,我的封閉房間裡面,我的如現實中家裡房裡,任何我定義為感到安全舒適溫暖的小角落,退縮害怕躲起來,和不要出去,也不要出去不要接觸人/到外面去,即離開我的心智頭腦世界。不允許我自己跟真實世界的一切接觸。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離開我的心智頭腦世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有這待在我的心智頭腦世界裡是溫暖的安全的舒適的受到保護的幻覺跟錯覺。而允許了我自己只想停留待在我的心智頭腦世界。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無法接受我所害怕的這世界/人/社會和種種的可怕,都是我自己所造成的,都是因為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看到其他人們如我一樣的被自已困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其他人與我一樣的分裂分離著自己,而因為分裂分離著自己,造成了自己和這世界的苦痛/傷害/虐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怎麼可能可以站立起來,獨自站立,我怎麼可能可以。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頭腦中相信「我沒有不可能,我什麼都可以辦到」的想法,僅在我頭腦中僅在我裡面在我這是一個想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跟人接觸。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跟人接觸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害怕接觸人」這一個想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定義我自己為害怕接觸人這個信念。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發現和察覺,我害怕接觸人僅僅是我一直不斷活在的,和加強他強化他和加劇嚴重透過我不斷的相信和參與的想法和信念和自我定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生氣憤怒無法真正真實的,跟人接觸相處交流互動聊天,以及但我又不想跟人接觸相處,拒絕跟人接觸相處,因為我害怕負面的能量情緒體驗,害怕我不被喜歡/被愛,害怕被討厭。但我也不是真的想要被喜歡/被愛(只是作為一種能量體驗正向的)人們或我自己過去的那一種。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體驗負面的能量情緒體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體驗負面的能量情緒體驗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不被喜歡/被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我不被喜歡/被愛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被討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我被討厭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完全避免/任何跟人交流相處的機會,允許了我完全遠離人,不想靠近人,害怕相處,卻又渴望期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跟人相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跟人相處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想處理學校的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用想自我寬恕而不是寫下來或打下來或說出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必定要需要/渴望/想要他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停止我需要想要渴望要有他人。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放棄用呼吸來支持協助我自己。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察覺我的呼吸。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再等待他人。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再等待他人,我允許我自己發現我自己就在這裡,協助和支持我自己。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無論何時何地,能用寫下書寫寬恕時我就寫下書寫或自我寬恕,協助支持我自己。我協助和支持我自己寫下來或打下來或說出來。而不允許我在頭腦中不斷的想,或想試圖想自我寬恕或覺察。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協助我支持我,當我在頭腦中胡思亂想,或有任何想法情緒感覺,我支持協助我停止我繼續的想。無論我想的是什麼,不是真正需要想的/思考的,不管在我頭腦中的想法/頭有多麼,我覺得相信和合理和想認同想去跟隨追隨它或參與,我都不去追隨。我不允許我自己再繼續製造想法了。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允許我抑壓/壓抑住頭腦中的想法念頭思想。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允許我壓抑/抑壓住我的情緒感覺。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允許我壓抑/抑壓住我的能量體驗。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允許我壓抑/抑壓住我的記憶。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允許我壓抑/抑壓住我的信念。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協助和支持我自己處理我的思想/想法/念頭/情緒/感覺/能量/記憶/信念。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如果我發現,我想要想,或我正在瘋狂的想,或我覺得我已經停不下來,想撞牆了,我允許我協助支持我自己,我專注在呼吸上,或者讓我自己協助支持我自己,去做其他任何事,總之就是要停止我繼續的想。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使我自己認識和察覺到,我的想法/意念/念頭/思想/信念,或者別人他人的想法/意念/念頭/思想/信念,並不重要。一點點、壓根都不重要。無論是我自己的或是他人的。因為它不是真實的,因為它不是我真正要的/我真正是的。

所以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和看到和了解到,想法並不真實,並不重要。在我持續不間斷的進程中,我允許我自己看到和了解到,我的想法/他人的想法並不重要和不真實。因此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認識這一點。



因此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需要害怕別人對我的看法/想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別人如何看待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別人會如何看待我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因此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什麼才是真實的真正的,真正真實的看見我和他人和這物質世界所有一切是生命。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察覺到和明白,我的生命和他人所有人的生命和地球動植物大自然及是全體是同一個生命。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當我再次害怕別人對我的看法想法時,我會協助支持我自己,我允許我自己協助支持我自己,不強化/沉浸/陷入害怕中,使害怕擴大再擴大到包圍著我,使我相信我真的害怕的受不了。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就是還是不管什麼,都寫下來或打下來或說出來,書寫著或自我寬恕。



我承諾我自己,我會使用書寫和自我寬恕和試著用糾正自己改變我自己,來協助和支持我自己。



然後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自我誠實的歇發我所有的想法,和所有的情緒/感覺/能量/記憶/信念等等。而我不會有任何的保留。不允許我自己有任何保留,不允許我自己自我欺騙。因為我既然看到了知道了什麼是我真正想要的,我沒有任何理由不去做。



當然,我絕對的要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支持協助我自己,使用書寫/自我寬恕/糾正工具。(希望我真能辦得到)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辦不到,支持協助我自己,使用書寫和自我寬恕和糾正工具。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我自己的恐懼害怕與我辦不到支持協助我自己使用書寫自我寬恕糾正工具連結在一起。



因此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使我自己的恐懼害怕支配我主導我。



還有,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會重複再度的,回來看我寫過的自我寬恕和承諾。提醒我自己,以及當我有需要時,我會幫助我自己。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再渴望想要需要Desteni/團體/人們來給我更多更多的支持協助。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停止渴望想要和相信需要Desteni/團體/人們給我更多更多的支持協助的模式。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我就在這裡,正在協助和支持我。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再推開我。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再分離分裂我,我會使用自我寬恕或書寫。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再將我置之不理。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再將他人/地球/這物質世界視之不見/忽略/忽視。



我不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把我推開或忽視我或忽略我或視而不見或置之不理或不理我或不看我或不聽我自己。



我不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他人/這個物質世界一切推開,放任放之自生自滅,忽視和忽略和視而不見和置之不理和冷漠和冷淡和冷眼旁觀。



所以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用寫的或打自我寬恕和書寫,來看到我如何分離分裂我自己,並將我與所有人所有物質世界中的生命,活生生的真實物質世界,分離分裂到如此嚴重和遙遠,以至於我無法真正的接觸/觸摸我自己,無法真正接觸/觸摸我正處於的真實世界的活生生的一切。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再拋棄我自己。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再放棄我自己。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再拋棄我的真實生命。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再放棄我的真實生命。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再相信我不值得支持協助的,所以我不允許我支持協助我自己。所以別人給我的支持協助,是不值得的和是很難得的和很特別的和是很不一樣。我要期望和盼望和很重要的將之看的無比過度要感激感謝,但那感激感謝卻是小心翼翼的,不能怕得罪的,或是依賴的。而不是允許我自己看到我作為生命的感謝。



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支持和協助我自己放棄掉,這些與我不支持協助我自己的相關所有念頭信念。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別人對我的和給我的支持協助幫忙,視為理所當然的,視為好像就是要支持我幫我那樣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知道別人對我的支持協助,是在支持協助我。不曉得別人是在協助支持我確實的真正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協助支持有念頭想法和情緒等。認為別人協助支持我,如果不是出自於無條件的,不是出自於真正相協助支持我,而是有目的。例如:我覺得別人覺得自己是優秀的/好的/正向正面的/開朗/樂觀/活潑/受歡迎/被大家讚賞喜歡/討人喜歡的那一方,要來幫我,是因為他是好的,我是不好的時候,我就排斥抗拒。因為我在意在兩方中,我是不好的,糟糕的,而對方是好的,且對方似乎真的是如此時,更令我感到抗拒和難受。對方是真的好的所以我真的是壞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發現和察覺和看見到,我陷入此種兩極性,好與壞和正面與負面的自我定義。允許了我自己不放棄這個思想和模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想理他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感到孤單害怕,我與世界/地球/人所有一切動植物,全都是分離的是對立的是分裂的。生氣其他人每個人可以相互互動接觸,而我卻無法。(但是我又不想跟人接觸)

陳思萍
帖子: 20
注册: 周二 5月 15, 2012 9:23 pm

Re: 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帖子陳思萍 » 周六 1月 05, 2013 12:37 am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看到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在鏡子中看見我。在鏡子中的我,也是一個人。跟我看見的其他人一樣,在鏡子中的我,也是跟我看見的其他人/每天看到的人一樣。我想要和需要和渴求的別人,希望別人/其他人協助支持我,而那別人/其他人,這裡不就有一個在了嗎?(難道我相信/我以為我不是人類嗎?我不是一個人嗎?)看一看!在鏡子中的我,就在我面前,就在我這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鏡子中的這個我,無法協助支持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鏡子前正在在這裡的我自己,無法協助支持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總渴求於外面的支持,尋求更多更多的支持。而沒有允許我自己,看見我尋求的人,就在這裡了。這個人已經有一個了,就是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總是不解,為何他人會想跟我說話(可能想跟我說話互動,因為我極不相信他人想跟我說話互動。)或在一起。或者他人會想要我,給予愛/支持/協助之類的。(可能有他人會想要我的愛/支持/協助,因為我也不怎相信有人想要我的支持/協助/愛,而如果好像同學之前還是家人有出現好像可能類似的,我會感到抗拒排斥好像厭惡嗎有點不太接受的,但是卻又有時想要,有時依賴喜歡。而我總是期待想要希望有愛/支持/協助與他人,卻似乎又不想要似的。所以我猜測我之所以都是在遠遠的地方,離開真正的人而只在自己的房間裡,藉由電視小說漫畫等等期待渴望,卻怎麼也不願意真的在真實生活這裡與人接觸。沒辦法好像,總是現實中又期待著某些人會可以跟我互動,但跟我互動的人又不怎想,也許是因為主要在於我是否有真的跟他人接觸互動吧!?)而現在似乎有點了解為什麼為什麼父母總想要可能控制孩子的愛,或者朋友之間總需要彼此。因為每個人都沒有看到自己,每天都看到其他人,各種的人,不同長相/樣子/性格的人。相信著因為必須,我每天都是看到的/知道的他人,模樣身體在前面四周,所以我必需要渴求他人。但這裡就有一個了阿!不信的話我自己去看鏡子就知道了,認真的看一看,那鏡子裡的是一個人,也是一個人不是嗎?他就是我這個人,就是我在這裡!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每次看鏡子,看鏡子中的人(我)的時候,總是立刻的快速的跑出各種批判,漂亮與否/好看與否/乾淨整齊與否/他人是否會接受/頭髮怎麼樣/臉怎麼樣樣子/怎麼樣個性性格/如何說話行為/如何這個人我自己,每次我都感到我很羞愧/羞恥/不堪/不喜歡/討厭的負面情緒能量。而允許了我自己總是不想要多看我一眼,甚至連看也不想看,刻意避開鏡子避開從鏡子中看到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我必須一定要/需要他人在才行,需要他人陪伴,我需要有一個想像中將會出現的伴侶,或期待渴望現實生活週遭,投射期待在他人身上,渴望有一個穩定/可靠/支撐著我支持協助我/有安全感/信任/喜歡的愛的感覺的伴侶在不可。而沒有允許我自己看見,我相信的需要他人伴侶家人朋友知心死黨等等的支持協助和愛,這些渴望想要需要,全部都是我可以給我自己的,我需要的他人,一個人類,我這裡也有一個人類在阿,我也是一個人類阿。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因為我沒有維持/沒有任何的各種關係,甚至連跟人說話相處也沒有。(而我還是會想要渴望相信需要)但我沒有跟之前的好朋友連絡,就像好朋友那種的,也沒有跟家人是像感情好沒問題的之類,也沒有跟誰聯繫聊天,沒有說話接觸相觸。因為我都不跟人說話相處,只自己一個人待著。(但我仍希望跟人相處卻又不想)雖然我現在知道,我是真正想要的,是我的生命,我想說話,我想正跟人跟大自然動植物,這個物質現實世界真實接觸相處說話。但是我仍是並沒有與人相處,沒有和不太算維持建立關係,因此我允許了我自己懷疑我的察覺是否正確,懷疑因為我並沒有跟人相處,是否只是我自己這樣,會不會一點也不正確,一點也不準確。只是像我自己在自己封閉房間世界裡,自己很奇怪,自己推論出來的結論/結果/覺察。我覺得我有鏡子中看到我自己了,可是那仍是我是空虛寂寞的自我安慰似的罷了,因為我沒有跟人良好快樂的相處/互動/關係,因為我沒有跟人相處。所以我看見我自己,只是好像我很可憐/空虛/寂寞/自導自演。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要面對我自己一直長期的在意的/困擾/困難的與人相處互動說話問題,而我現在感到我不能再逃避,或者繼續維持下去。我已經沒有辦法再繼續維持下去,我已經沒有辦法再繼續如此了,所以我必須要行動/要改變。當我面對這個問題,而我又卻要上學,必須上學時(必須應該要跟同學相處或說話還有作業分組討論),在上課在教室時,我感到非常的焦慮的,受不了/無法做任何事/一片空白/無法跟人說話,我感到自己處在非常糟糕的狀態。也不敢亂動/不敢亂看/不知所措,很想快點逃離,因為這個和再加上每天都要必須上學,讓我一直感到我非常想要放棄/極度受不了/支撐不住/我不想繼續待在這下去/我想都不想,也不想再為平等生命繼續活在這裡,為我好不容易能支撐我的我也不想了。我只想死,我只是想死。沒有任何別的想法(當我再教室裡,到出去後,到停車場,到回家路上。)或什麼了,我只想死,只想不要再待在這。想到我每天又必須必定要來上課,不如殺了我吧。我只想放棄,每天都是這樣的話,我怎麼受得了,頂得住,我連一天都不行了,一堂課都無法忍耐都待不住了。我真的很想死,但是又不能死,不能殺了自己(生命)和死了這會變得更加倍不知多少倍的嚴重。但我還是頭腦中,只參與了我想死的念頭,感到真的好想死。我回到家還是焦慮的受不了,無法冷靜下來,我真的不敢相信,我怎麼能繼續待下去。但那問題只要沒解決,我就不知道還要多長多久體驗時間。我怎受得了?(此種體驗之前有一次上課時,也有特別強烈,應該是一直都有,每次都有,從來沒有消失過,可能只是強度體驗到的多大多小罷了)我無法相信能有什麼幫我的了。

陳思萍
帖子: 20
注册: 周二 5月 15, 2012 9:23 pm

Re: 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帖子陳思萍 » 周六 1月 05, 2013 12:40 am

(應該是書寫的吧)
因此
所以,我強烈的請求我自己,我需要我自己/我的生命,的幫助/支持/協助我。我需要我自己每一刻的協助支持,幫助我,我需要它(我的生命/或我的身體我自己)的每一刻的協助我/支持我/幫助我。不能離開我,一刻都不行。如果要我待在這世上,要我繼續的活下去,只要我活在這裡/這世上,你(我的生命)就不能不可以離開我,不可以不幫我,不可以拋棄我,不可以不支持我,不可以稍稍的離開一下下、一點點都不行,一秒也不行,我需要你(我的生命)!你(我的生命)不幫我,我就死/自殺給你看喔(天,我真是,我覺得自己好荒唐好笑,居然威脅自己/生命,也好奇怪。)。我真的寧可死喔,你一定要幫我,我請求你/拜託你/求求你/懇求你/懇請你/求求你,不要離開我!我真的真的非常非常需要你,在我的身邊旁邊!不行離開我啦!不可以啦!你聽到了嗎?我不是寫寫就算了,就過去了,也不是昨天說說就算了。我、是、認、真、的、啦!我很認真的告訴你。你一定要幫我,在我這裡指導我主導我。不然我真的沒辦法待在這裡啦。你要幫我喔!要我寫幾次幾百幾千幾萬次,我都要寫!你要幫我你要幫我+100000000萬兆億倍無限無止盡!你不要看別人,就是你(我的生命),要幫我渡過這個難關。好吧!我會每天都寫啦!可是你一定要幫我,不然我不知道怎麼辦?這個算是思想嗎?我要寬恕嗎?還是後來這句才是思想呢?

不管啦,反正我真的好需要你幫我,我會乖乖寫自我寬恕,我會將我自己全部都交給你,但是你一定要一定要,每一秒每一刻每天每天,不嫌煩不嫌累不嫌辛苦的幫助我支持我。你不會很累/不會不想幫我/不會討厭幫我喔!你不會,是只有我會這樣對你。但是你還是要幫我!對不起啦!我真的對不起啦!你真的不要放棄我,留我自已一人,拋棄我在這邊,好不好?我知道我做錯了,我願意改過,我願意改錯。可是你要幫我一起,連我無法改變的那個關那個點,也要幫我跳過去,幫我突破給過去。

如果心智真的會挑戰我,你要幫我!如果我又沉溺淪陷迷失在心智當中時,你要幫我!如果我死不悔改,你要幫我!如果我堅持要待在心智頭腦世界裡面,你要幫我!如果我對我自己自虐,等於對你自虐,你要幫我!如果我在傷害著別人時,我跳入了情緒和念頭中,你要幫我!如果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陷在了自己迷失在自己,對自己做的奴困或虐待或圈圈或模式或陷阱,你都要幫我!!如果我失去了理智,我瘋狂的在自己頭腦中心智中時,你也要幫我!現在我最需要你的幫忙支持協助了!現在這一關,我還真是不知道怎麼改?怎麼過去阿?如果我不想改、我不想過去、我不想突破、我不想挑戰,你要告訴我,也要幫我!還有勇氣!你知道我所有一切嘛!你知道、你應該知道,怎麼樣對我對症下藥嘛!就算要打醒我,也要幫我支持住我穩定住我。你知道我對自己做的,導致太混亂了。我現在寫的應該不是在參與思想吧?應該不是心智?是好像?但是可以嗎?

我知道啦!我知道了啦!我全部都交給你啦!你叫我往東,我就往東,往西我就往西。會不會我太不負責任了阿!這時期這階段,我真的緊急的需要你的協助支持幫忙。但是但是以後也要永遠,都要我要賴著你。不,好像不對!我要像你一樣堅定的穩定的站立的!我要跟你學習!雖然也是自己再跟我自己說話,但寫下來總比在頭腦想好?!

應該吧?我可以每天都寫嗎?我可以每天都跟你說話,跟我說話嗎?好奇怪的感覺,可是我卻又覺得好喜歡,這樣子的感覺。跟自己說話很奇怪嗎?可是我自己也是一個人類阿!我跟別人一個人類說話,跟我跟自己這個人類說話,有差別嗎?但是我之前的跟自己說話呢?難道那不是,不算還是根本就不是?是我再跟頭腦思想對話?到底是還不是呢?雖然這樣好像有些些奇怪,可是我覺得好喜歡這樣。只要這樣是真的再跟我自己說話,真的再跟我的生命說話,不是跟思想對話參與思想的話。

不過跟別人說話真的好難,這樣我還是分不出來,再說話的是我是思想是什麼?
而我又要寬恕什麼了?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