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六 1月 05, 2013 4:48 am

陳思萍 写了:(應該是書寫的吧)
因此
所以,我強烈的請求我自己,我需要我自己/我的生命,的幫助/支持/協助我。我需要我自己每一刻的協助支持,幫助我,我需要它(我的生命/或我的身體我自己)的每一刻的協助我/支持我/幫助我。不能離開我,一刻都不行。如果要我待在這世上,要我繼續的活下去,只要我活在這裡/這世上,你(我的生命)就不能不可以離開我,不可以不幫我,不可以拋棄我,不可以不支持我,不可以稍稍的離開一下下、一點點都不行,一秒也不行,我需要你(我的生命)!你(我的生命)不幫我,我就死/自殺給你看喔(天,我真是,我覺得自己好荒唐好笑,居然威脅自己/生命,也好奇怪。)。我真的寧可死喔,你一定要幫我,我請求你/拜託你/求求你/懇求你/懇請你/求求你,不要離開我!我真的真的非常非常需要你,在我的身邊旁邊!不行離開我啦!不可以啦!你聽到了嗎?我不是寫寫就算了,就過去了,也不是昨天說說就算了。我、是、認、真、的、啦!我很認真的告訴你。你一定要幫我,在我這裡指導我主導我。不然我真的沒辦法待在這裡啦。你要幫我喔!要我寫幾次幾百幾千幾萬次,我都要寫!你要幫我你要幫我+100000000萬兆億倍無限無止盡!你不要看別人,就是你(我的生命),要幫我渡過這個難關。好吧!我會每天都寫啦!可是你一定要幫我,不然我不知道怎麼辦?這個算是思想嗎?我要寬恕嗎?還是後來這句才是思想呢?

不管啦,反正我真的好需要你幫我,我會乖乖寫自我寬恕,我會將我自己全部都交給你,但是你一定要一定要,每一秒每一刻每天每天,不嫌煩不嫌累不嫌辛苦的幫助我支持我。你不會很累/不會不想幫我/不會討厭幫我喔!你不會,是只有我會這樣對你。但是你還是要幫我!對不起啦!我真的對不起啦!你真的不要放棄我,留我自已一人,拋棄我在這邊,好不好?我知道我做錯了,我願意改過,我願意改錯。可是你要幫我一起,連我無法改變的那個關那個點,也要幫我跳過去,幫我突破給過去。

如果心智真的會挑戰我,你要幫我!如果我又沉溺淪陷迷失在心智當中時,你要幫我!如果我死不悔改,你要幫我!如果我堅持要待在心智頭腦世界裡面,你要幫我!如果我對我自己自虐,等於對你自虐,你要幫我!如果我在傷害著別人時,我跳入了情緒和念頭中,你要幫我!如果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陷在了自己迷失在自己,對自己做的奴困或虐待或圈圈或模式或陷阱,你都要幫我!!如果我失去了理智,我瘋狂的在自己頭腦中心智中時,你也要幫我!現在我最需要你的幫忙支持協助了!現在這一關,我還真是不知道怎麼改?怎麼過去阿?如果我不想改、我不想過去、我不想突破、我不想挑戰,你要告訴我,也要幫我!還有勇氣!你知道我所有一切嘛!你知道、你應該知道,怎麼樣對我對症下藥嘛!就算要打醒我,也要幫我支持住我穩定住我。你知道我對自己做的,導致太混亂了。我現在寫的應該不是在參與思想吧?應該不是心智?是好像?但是可以嗎?

我知道啦!我知道了啦!我全部都交給你啦!你叫我往東,我就往東,往西我就往西。會不會我太不負責任了阿!這時期這階段,我真的緊急的需要你的協助支持幫忙。但是但是以後也要永遠,都要我要賴著你。不,好像不對!我要像你一樣堅定的穩定的站立的!我要跟你學習!雖然也是自己再跟我自己說話,但寫下來總比在頭腦想好?!

應該吧?我可以每天都寫嗎?我可以每天都跟你說話,跟我說話嗎?好奇怪的感覺,可是我卻又覺得好喜歡,這樣子的感覺。跟自己說話很奇怪嗎?可是我自己也是一個人類阿!我跟別人一個人類說話,跟我跟自己這個人類說話,有差別嗎?但是我之前的跟自己說話呢?難道那不是,不算還是根本就不是?是我再跟頭腦思想對話?到底是還不是呢?雖然這樣好像有些些奇怪,可是我覺得好喜歡這樣。只要這樣是真的再跟我自己說話,真的再跟我的生命說話,不是跟思想對話參與思想的話。

不過跟別人說話真的好難,這樣我還是分不出來,再說話的是我是思想是什麼?
而我又要寬恕什麼了?


陈思萍,请先停止这种形式的书写,回到呼吸这里。

你在这里写下的文字是你自己内心中的心智对话,是在与你自己的思想对话,并不是你自己在主导自己书写,这些文字并没有真正在支持援助你自己,而是在支持自我分离,支持喂养你的心智。

在这篇文章中,你并不是在与生命说话,也不是在与你的身体说话,而是在与你自己的心智对话,你是在向你的心智祷告,并在这当中加剧着自我分离。在这些文字当中,你与生命/你的身体处于分离之中,好像是在对你之内另一个与你独立的人说话一样,好像那个人(或者无论什么东西)比你更加强大、有力、优越一样,而你则将自己置于一个软弱无力、无助无望、害怕被抛弃的位置上,像请求神明一样来请求他来支持援助你,不要抛弃你,而你甚至愿意为此交出你的一切——这些所反映出的是你在接受和允许的自己是怎样的:你并没有在自己支持援助自己,并没有在指挥主导自己,并没有在坚定地在进程之中不放弃自己,而是渴望依赖于某种比你更强大、有力、优越的人或事物来给予你这一切。

所以,我強烈的請求我自己,我需要我自己/我的生命,的幫助/支持/協助我。

——你强烈的“请求”、“恳求”、“需要”生命帮助/支持/协助你,即是表明你是在接受和允许自己与生命处于分离之中,似乎你自己无法帮助/支持/协助你自己,而要仰仗你在头脑中构想出的“(你的)生命”来替你做这些。

不能離開我,一刻都不行。如果要我待在這世上,要我繼續的活下去,只要我活在這裡/這世上,你(我的生命)就不能不可以離開我,不可以不幫我,不可以拋棄我,不可以不支持我,不可以稍稍的離開一下下、一點點都不行,一秒也不行,我需要你(我的生命)!

——你恳求“(你的)生命”不要抛弃你,不要离开你,不要不帮助你,不要不支持你,表明的是你内心中存在着被遗弃的恐惧,以及被遗弃得不到支持和援助的恐惧。

你一定要幫我,在我這裡指導我主導我。不然我真的沒辦法待在這裡啦。

——你在恳求受到主导,表明的是你并没有在支指挥主导自己,而是仰仗你在头脑中构想出的事物来指挥主导你。

你不要看別人,就是你(我的生命),要幫我渡過這個難關。

——你在请求“(你的)生命”帮你渡过难关,表明你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相信自己无法支持援助自己渡过难关,因而需要仰仗某种事物来为你做这件事。

要我寫幾次幾百幾千幾萬次,我都要寫!

好吧!我會每天都寫啦!可是你一定要幫我,不然我不知道怎麼辦?

我會乖乖寫自我寬恕

——这些表明你曾经/正在与你在头脑中制造出的那个心智实体(即“你的”生命)对话,达成了“协议”,将书写和自我宽恕变成了你获取“它的”帮助而需要付出的交换条件,这也表明你的书写和自我宽恕并不是在无条件地支持援助自己,而是在支持着你在头脑中制造出的心智实体控制、指挥、奴役你。

不管啦,反正我真的好需要你幫我,我會乖乖寫自我寬恕,我會將我自己全部都交給你

我知道啦!我知道了啦!我全部都交給你啦!你叫我往東,我就往東,往西我就往西。會不會我太不負責任了阿!

——这里些表明你是在完全抛弃自己,完全抛弃自己的主导原则,将自己完全屈服于你在头脑中制造出的这个心智实体,让这个心智实体来控制、指挥和支配你。而你在最后一句“會不會我太不負責任了阿!”中事实上已经“意识”到了你是在抛弃自己对自己的责任。

但是但是以後也要永遠,都要我要賴著你。不,好像不對!我要像你一樣堅定的穩定的站立的!我要跟你學習!

——这里你也是意识到了你所写下的文字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現在寫的應該不是在參與思想吧?應該不是心智?是好像?但是可以嗎?

——这里你隐约意识到了自己在参与思想。

雖然也是自己再跟我自己說話,但寫下來總比在頭腦想好?!

——将你内心中的对话写下来,可以使你自己调查和反省你自己都在头脑中参与些什么,然后更重要的是要为自己在头脑中的参与承担起责任,主导自己运用自我宽恕解除这些内心对话中所提示出的问题,并为自己设计可以实际应用的解决办法。但如果你的书写仅仅是把头脑中的对话写下来而已,而没有从中主导自己进行改正,那你写下的文字只是在进一步强化和巩固你在头脑中参与了的对话而已。

我可以每天都寫嗎?我可以每天都跟你說話,跟我說話嗎?好奇怪的感覺,可是我卻又覺得好喜歡,這樣子的感覺。

雖然這樣好像有些些奇怪,可是我覺得好喜歡這樣。

——请停止继续进行你发布的这种形式的书写。并停止参与你头脑中的那些对话!当你在头脑中持续不断地参与这些对话,并产生能量体验(如好喜欢的感觉)时,你事实上是在你的头脑中制造一个心智实体,每一次这种内心对话和产生的能量体验都使你变得对它更加上瘾,使你想要继续参与其中,然而你在做的是在不断地巩固和强化这个心智实体,使它变得更加强大有力,以至于你会完全受其摆布、控制、指挥、主导和支配,着魔般地做出无法自控的事情出来。这是非常危险的!

因此我建议你,支持援助自己停止继续参与头脑中的那些对话。当那些对话出现在头脑中时,不去参与,不去追随,不去争论,不卷入其中,无论它们有多么诱人。回到呼吸这里来,并通过参与一些物质世界中的实际活动来支持援助自己稳定在物质世界中,例如可以跑跑步,散散步,参与一项体育活动——尽可能地利用你周围的环境来支持援助自己稳定在物质世界之中,而不是参与到你的心智/意识/思想的世界之中。

关于你写下的这篇文字当中揭示出的问题,如没有在帮助/支持/援助自己,没有在指挥主导自己,没有对自己不离不弃,没有独自站立起来,没有为自己承担起责任等等——要认识到你向“你的”生命所恳求、渴求、需要的一切,你要求“你的”生命为你做的一切,都是你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分离到了自己之外的内容,事实上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可以给予你自己的,你只需要接受并践行/活出——支持援助你自己,指挥主导你自己,对自己不离不弃,坚定地站立起来,为自己承担起责任等等。对这里提到的每一点,你可以分别运用自我主导的书写和自我宽恕来支持援助你自己对各个问题点分别进行处理,并设计实际解决办法来支持援助自己在实际生活中加以应用。所以,你在今后运用书写和自我宽恕的时候,需要注意/警惕不要把书写和自我宽恕变成了喂养你的心智的工具,而是支持援助自己实行自我转变的支援工具。

关于自我宽恕方面的材料,你可以去阅读“Desteni材料按主题分类列表”(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topic.php?f=32&t=633 )这个页面中的[ 自我宽恕系列],以支持援助自己了解自我宽恕,并支持援助自己有效应用自我宽恕。

关于我们在头脑中通过内心对话制造出的“心智实体”方面的内容,你可以阅读我博客上关于这方面内容的三篇文章:
第208天:幻觉与心智实体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99qv.html
第209天:幻觉与心智实体(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9aph.html
第210天:幻觉与心智实体(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9bg4.html

Tanya Chou
帖子: 114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帖子Tanya Chou » 周六 1月 05, 2013 10:13 am

思萍,利用自由書寫而能看見自己的心智是一個自我協助和解構心智的過程,然而接下來我們繼續由自己已經可以看到的部分來進行寬恕和解構,如此一步步的走出心智的束縛並成為生命的自由。因此由進程分享的目標來看,你的書寫尚未完成,接續著自由書寫和揭露心智的過程完成你的寬恕或領悟,便是在進程中自我支持與支持他人的過程。若對於自己的心智或書寫有不清楚的部分,可以在論壇中的"問題廣場"項目下詢問。

張婷婷
帖子: 155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Re: 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帖子張婷婷 » 周六 1月 05, 2013 9:33 pm

吳畏,Tanya,謝謝你們分享支援的方式.
思萍,謝謝你實際行動的開了新浪與BLOGGER,也追蹤了許多成員的部落文章,並同步於三個地方更新著你的文章.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马 丽
帖子: 30
注册: 周三 9月 26, 2012 10:05 am

Re: 陳思萍的進程分享

帖子马 丽 » 周日 1月 06, 2013 5:33 am

谢谢陈思萍和tanya、吴畏的分享探讨,我们大家都很受益呢。十分感谢。 :)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