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松慶的進程分享

LeoLin
帖子: 403
注册: 周五 9月 28, 2012 12:12 am

Re: 林松慶的進程分享

帖子LeoLin » 周三 10月 16, 2013 9:45 pm

Day 335 - 透過親密關係來自我定義

接續 Day 332 - 為何分手 ~ Day 334 - 抗拒面對分手的後果2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已存在並參與了"我會和伴侶一直走下去,關係會一直發展下去"的想法/信念/理念/期望,並且希望伴侶也能夠抱持著跟我一樣的想法/信念/理念/期望。沒有看到既然這只是一種想法/信念/理念/期望,那就只是心智中的幻象而已,不是真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和伴侶的關係來做自我定義/自我限制,而將自己侷限在一段關係/和伴侶相處的記憶/能量體驗之中,並且害怕失去這段關係,而沒有看到我是在作為心智人格害怕失去支持自己生存的能量來源。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伴侶切割/侷限成為了心智中有限的記憶/圖像/想法/能量,而沒有在每一刻的呼吸中全然的和對方在一起,沒有領悟到我和對方是一體且平等的,我們是超越這些心智定義/限制的物質生命。而當我極度的想要某個與我分離的人/事/物/關係時,我就比這個對象還要渺小/卑微,讓這個對象有力量可以控制/影響我,決定我的體驗,但實際上這個對象只是透過我的接受/允許/相信而與自己分離了,我沒有了解到我所渴望與追求的一切已經在這裡了,我與在這裡的一切物質生命是一體與平等的,我無法在分離與幻相中追求到真正的圓滿/滿足。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是我賦予了這個對象/關係價值的,我透過這個對象/關係觸發了心智中種種的能量反應,而我相信心智中的一切就是我,於是我依靠/等待著這個對象來喚起我心智中的能量反應,並且著迷於這些能量體驗,無法想像如果我失去了這個對象如同失去了觸發/餵養心智能量的來源我會怎麼樣?我該怎麼辦?所以我害怕失去這個對象如同害怕失去能量的來源如同害怕失去人格如同害怕失去自我定義/自我限制如同害怕死亡。
然而當在某一刻我感知到自己失去了這個對象/關係時,我體驗到震驚和一片空白,並參與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不想要這樣/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一切都沒了”的想法,讓自己體驗並沉浸在悲傷/痛苦/哀愁/無奈/無力/沮喪/失落/抗拒/憤恨的情緒之中。
在這之中,我完全的被心智牽著鼻子走,我相信自己只能接受心智所帶給我的一切體驗,以為這些體驗就是我自己,並且投射到伴侶身上認為是對方帶給我這些體驗的,而完全沒有使用自己作為生命真正的主導意志/主導權去創造對我自己最有益的生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真的以為我擁有或失去了一段關係/一個伴侶,而沒有看到/了解到關係/伴侶只是存在自己心智和身體中的一些記憶/圖像/想法/能量。所以當我作為心智感知到我擁有一段關係/一個伴侶時,我其實只是透過伴侶來觸發心智/身體中種種的能量反應,以維持我作為特定人格的運作與生存,當我可以透過伴侶的刺激來獲取能量反應時,我就相信我擁有了對方。而當有朝一日,這個對象從我的生活中離開了,如同我無法再透過這個對象的刺激來獲取能量體驗時,我就感知/解讀為我失去了對方。
在這之中,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擁有與失去其實只是心智中的一個二元性結構/幻象,不論是擁有或失去,不論體驗到滿足或空虛,這些都只是心智中的能量體驗而非物質生命,透過參與這些幻像我與真實的自己/對方分離了。
因此,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分手如同失去一個伴侶/一段關係只存在我的心智之中,只是一些佔據我的能量體驗和自我定義,所以事實上我是在跟自己分手。 - See more at: http://oneequallife.blogspot.com/2013/1 ... QYq0o.dpuf

LeoLin
帖子: 403
注册: 周五 9月 28, 2012 12:12 am

Re: 林松慶的進程分享

帖子LeoLin » 周三 10月 23, 2013 9:41 pm

Day 336 - 透過親密關係來自我定義2

接續 Day 332 - 為何分手 ~ Day 335 - 透過親密關係來自我定義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需要一個女性/一段關係來證明在心智中/在世界中我是誰,而沒有在每一刻的呼吸中領悟到並活出真實的自己如同在這裡一體平等的物質生命。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想要/需要跟一名與我分離的女性在一起,作為心智意識系統彼此餵養能量,維持彼此的人格。而不是不論我有沒有跟誰在一起,我都致力於在每一刻的呼吸中在這裡跟自己/身體/物質生命在一起,並且透過在這裡實體化的後果來了解/反省我自己的本質,然後寬恕/改變不支持生命的部分,保留對全體最好的部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企圖透過讓一個與我分離的女性滿意,來使她給予我正面的回饋,而使我自己也感到滿意,卻沒有看到我是只想讓自己的心智人格感到滿意,而出發點是害怕不被認同/害怕不被接受/害怕不被喜歡,如同害怕不能夠生存/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當與我在一段親密關係中的女性告訴我她對我不滿意時,我參與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做”的想法,並體驗到了失落/無奈/無力/挫折/沮喪的感覺,如同我體驗到了自己所恐懼的 - 害怕不被認同/害怕不被接受/害怕不被喜歡,如同害怕不能夠生存/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當被一個與我有親密關係的人說對我不滿意時,我會試著想要改變自己讓對方滿意,或者試圖改變對方的看法,以企圖維持這段關係,如同維持我的心智人格的生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不論我體驗到滿意或失落,我都在強化自己的出發點 - 害怕不被認同/害怕不被接受/害怕不被喜歡,如同害怕不能夠生存/害怕死亡,而這些恐懼最終會實體化來讓我自己面對和體驗,直到我放棄這些恐懼為止。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不論我體驗到滿意或失落,心智都透過了我的參與而從我的物質身體中擷取資源並轉化成能量以維持心智意識系統的生存,壯大心智意識系統。所以不論我有多滿意、感覺多好,我真正在支持的是困住自己、局限自己的心智意識系統,而犧牲了自己的身體如同生命。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沒有人可以給予另一個人某種能量體驗,所有的能量體驗是透過自己的接受和允許所實體化的後果,所以我無法強迫伴侶對我滿意或不滿意,伴侶也無法使我滿意或不滿意,所有的心智反應是自己透過一段時間持續的對某個外境起某種想法和感覺/情緒所累積的後果,是自己制約自己的。所以我們都透過對方的反映而各自在面對自己所接受和允許的一切。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我想要經營/維護一段親密關係,其實我是在經營/維護自己的理想/信念/觀點/期望如同自我利益,我是在經營/維護自己的心智人格,我是在經營/維護自我侷限的幻象,而不是透過親密關係的反映,無條件的放棄自己所緊抓的一切幻象,無條件的放棄自我利益/自我侷限,並且學習如何活出對雙方最大的利益。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一切都已經在這裡了,我與一切是一體且平等的,在這裡的一切是我接受和允許的,我只能/將會體驗到我所接受和允許的一切後果,我無法只要好的/正面的部分而不要壞的/負面的部分,任何追求正面/逃避負面只是一種心智自我的控制與操弄如同自我欺騙,然而我永遠無法逃離開我的本質如同我所接受和允許的一切,我必須為我是誰負責,我必須為自己的體驗負責,我會承受自己所創造的後果。

我承諾幫助自己了解到在一段親密關係或任何關係中,我始終是在自己的心智和身體裡面體驗我自己/這個世界,我在伴侶/其他人身上看到的一切其實都是我的投射,是我透過心智/身體中的資料去做的感知和解讀,並且實體化我的體驗。因此,我必須為自己的體驗負起責任,去了解自己的心智/身體中存在了哪些資料,並將所有資料向已經存在物質實像這裡的實際資料進行較準,去寬恕/清理所有我加諸在物質上的幻象 - 如同所有連結著心智能量的記憶/想法/觀點/信念/理想/想像/內在對話。所以我透過了親密關係或任何關係來幫助自己了解我自己,淨化我自己,修正我自己,並且學習如何在一段關係中實踐一體與平等/對全體最好的原則,直到在物質中誕生生命。 - See more at: http://oneequallife.blogspot.com/2013/1 ... fq4Yr.dpuf

LeoLin
帖子: 403
注册: 周五 9月 28, 2012 12:12 am

Re: 林松慶的進程分享

帖子LeoLin » 周四 2月 27, 2014 12:48 pm

Day 337 - 到底是誰的錯?

我的工作是在一家公司中撰寫程式,前陣子有一天我寫的程式系統出現了錯誤,有一個負責測試/使用的同事就來跟我反應有錯誤發生,當他在跟我表達的時候我覺得他的語氣像是在抱怨我的錯,那一刻我感到很不爽,我立即進入心智中暗想:"雖然程式是我寫的,但是這是我們在溝通程式功能要怎麼設計時沒交代清楚所造成的問題,你也參與在其中為什麼只責怪我?"然後就用不爽的語氣回應他,後來我也在不爽的情緒中去修改程式。

事後我對於自己那時後起了情緒反應並且讓情緒主導/成為我的表達,而沒有在那時候呼吸讓自己穩定下來並主導自己的表達做了自我寬恕。然後去了解這次的事件是怎麼發生的?

我看到了這個程式系統會出問題,並不只單純是我這次的失誤,或者只是同事間幾次的溝通不清楚所造成的,而是從這個案子一開始,所有參與者經過長時間的累積所共同造成的。

例如拿我自己的部分來說,參與這個案子的時間約有3年多了,在整個過程中有許多的時刻,為了趕進度,或者因為自己懶惰,或者一些其它的原因,在寫程式的時候有一些小地方我知道可以寫得更完善,但我選擇了忽略它、不去動它,或者想要留著以後有空再做,然而時間久了以後這些不完善的小地方就被我遺忘了。隨著時間的推進,程式系統也越建構越複雜,那些不完善的小地方就像許多的未爆彈一樣會在不同的時間點造成程式系統的問題,然後當問題出現後,我就得花費比當初寫這個程式更多的時間去尋找問題的根源然後想辦法進行修復。

而其他的參與者們,不論是同事、主管也都對這些系統問題/錯誤有所貢獻,例如主管性子急想到什麼就要盡快看到成品,然後其他人為了滿足主管的需求就只求快不求完善的去趕工了,因此留下了不少有問題的部分/半成品在系統之中;或者負責測試的同事在使用系統的時候,沒有花足夠的時間和功夫去做測試,所以有些問題在一個新功能完成時並沒有被測試出來,等系統使用了一段時間後才發現有錯誤,這時候程式系統和一些已建構的資料就要花一番功夫來修整了;或者在這個系統發展的過程中,有舊同事離開和新同事加入,而在職務交接時有些部分沒有交代清楚/完整,這也對系統的後續發展造成了影響;...還有許多其他各種狀況。

於是所有的人各自又共同的貢獻了一些問題/錯誤因子在公司的系統中。所以,這次程式系統問題的出現,如同一個問題/錯誤的後果,其實是所有參與者直接或間接共同創造的。然而當全部人所共同參與創造的錯誤透過我寫的程式浮現問題時,很好玩的事情是所有人開始找誰該為這次的事件負責,然後指責那個人為什麼造成這樣的錯誤,如同要求那個人為這次的錯誤負起全部的責任。
不幸的,在這次的事件中,我是那個被認為該負責的人,而當被同事告知/指責的時候,我在一瞬間記憶浮現了有哪些人與這次的事件也有關聯,然後覺得這麼多人都有關連卻只指責我真是不公平,於是習慣性的將這次的事件當做是針對我個人的,而對於別人指責我的錯/對於被不公平對待起了情緒性的反應,然後開始玩起人際攻防的遊戲。

在這之中,可以看到由於所有參與者本質上都接受和允許對&錯的二元性價值觀存在,然後所有人透過以各自的本質為基礎所發展起來的心智自我/性格/人格/習慣在同一間公司工作、溝通、合作,而共同創造在工作中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種種實體化,和種種相關的情緒/感受反應及人際互動,而對與錯的標準則是所有的參與者共同可接受/默認的。

(下一篇繼續) - See more at: http://oneequallife.blogspot.com/2014/0 ... ZZfFc.dpuf

LeoLin
帖子: 403
注册: 周五 9月 28, 2012 12:12 am

Re: 林松慶的進程分享

帖子LeoLin » 周四 3月 06, 2014 5:56 pm

Day 338 - 誰該為錯誤負責?

接續上一篇 到底是誰的錯?

在這之中,可以看到由於所有參與者本質上都接受和允許對&錯的二元性價值觀存在,然後所有人透過以各自的本質為基礎所發展起來的心智自我/性格/人格/習慣在同一間公司工作、溝通、合作,而共同創造在工作中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種種實體化,和種種相關的情緒/感受反應及人際互動,而對與錯的標準則是所有的參與者共同可接受/默認的

所以可以了解到當一個象徵"錯誤"的事件在一個團體中發生時,該負責任的不會只有一個或幾個人,而是全部的參與者

但通常當一個象徵"錯誤"的事件發生時,參與者們不會/不願看到自己也是共謀者,透過一段時間共同創造了這個"錯誤"並經由某一個人或某幾個人的身上表現出來,而是開始推諉責任,開始找是誰的錯?誰該負責?誰該被指責?彷彿有人承擔起責任之後就和自己無關了;而"犯錯者"也對於被指責感到生氣、委屈、或愧疚。
然而所有共謀者所製造的後果只由一個或幾個人表面上去承擔,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去反省自己是如何參與/貢獻這個象徵錯誤的後果,所以沒有人會去了解並修正自己的本質和言思行,參與者們只處理了後果/表面而沒有處理到源頭/本質,因此所有人繼續延續舊的模式,繼續共同創造相同/類似的後果和體驗,再繼續互相責備推卸責任。

這樣的模式在生活中到處可見不是嗎?在工作的溝通中、在夫妻的爭辯中、在親子/學校的教育中、在一個國家的政府與人民的關係中、在國與國的關係中、在整個人類的歷史中......。
所以例如現在的台灣人民對馬總統和政府團隊非常的不滿意,種種被認為負面的/不好的/錯的事件不斷的在這塊土地上演,人民只能抗議、責罵、嘲諷、感嘆,但...誰該負責任呢?
我們共同生活在這塊土地上,如果參與這當中的所有共同創造者/共謀者 - 也就是我們所有人民的本質沒有改變,由我們本質所發展出來的性格/人格所表達出來的言思行沒有改變,由我們性格/人格所共同創造出來的價值觀、生活方式和體制沒有改變,那麼體驗到的種種後果也不會改變。

面對這些令我們不滿意的後果,如果我們只是反對、抗爭、責罵、忍耐、漠視、逃避而沒有提出平等適用所有人的解決方法的話,那麼一切不會有改變,對與錯的戰爭只會不斷的循環和累積擴大直到崩潰毀壞為止,就像是現在的烏克蘭,而我們只是不斷的在複製/重演人類過去的歷史和體驗。

如果一個團體的所有成員的本質不是以"對與錯、好與壞、正面的與負面的"為基準,而是"平等、對全體最好"為基準時,那麼我們會怎麼表達自己?我們會共同創造出怎麼樣的價值觀、生活方式?

Desteni提供了以"平等、對全體最好"為基準原則的解決方法,例如生活收入保證(Living Income Guaranteed)提案,邀請對現在的生活/世界不滿意而願意做出改變的人來了解和實踐,從自己這一點開始為我們共同創造的生活/世界負責。 - See more at: http://oneequallife.blogspot.com/2014/0 ... iTyKw.dpuf

LeoLin
帖子: 403
注册: 周五 9月 28, 2012 12:12 am

Re: 林松慶的進程分享

帖子LeoLin » 周二 3月 11, 2014 12:18 am

Day 339 - 到底是誰的錯 - 自我寬恕

接續 到底是誰的錯?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當在工作中感知到我被同事指責犯錯時,觸發了"這個錯誤又不只是我造成的,你/其他人也有份"之類的想法,和生氣/不爽/壓抑/委屈的情緒反應。然後立即的被想法/情緒反應所吸引而進入了心智習慣性反應模式之中,企圖想要推脫我的責任,辯解我並沒有錯,錯是別人造成的。
沒有看到/了解到當我仍然對於”誰對誰錯”起心智反應,如同我仍然參與了對與錯的二元性能量結構,而沒有站立於一體平等的原則上在呼吸中主導自己去面對和處理已經造成的後果時,那麼我本質上就接受和允許了這樣的"錯誤"存在,而透過我的接受和允許我就是共同創造者,因此我也負有平等的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當一個象徵"錯誤/正確"的事件發生時,這個事件是根據所有參與者所共同接受和允許的價值觀經過一段時間所共同創造出來的,所有的參與者都是創造者,因此對於創造的後果也都負有直接或間接的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當一個象徵"錯誤"的後果透過我/我的工作表現出來時,我就習慣性的將這個"錯誤"/別人的反應/自己心智中的反應解讀為是針對我個人的,而想要逃避/推脫責任。而不是在呼吸中主導自己去面對和處理這個後果,並且去了解自己作為共同創造者是怎麼創造這次體驗的,然後做出自我修正,讓自己可以不必再繼續創造相同/類似的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沒有了解到當我對於一個已經創造出來的後果起了心智反應並且被想法和能量佔據/驅動時,我就錯過了在那一刻修正自己和超越自我限制的機會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在成長的過程被父母/師長責罵的經驗中,發展出了"推脫責任"的心智模式作為自我保護的機制,並根據這個自我保護機制來自我定義/自我限制,讓我在生活中不斷的用這樣的心智模式來創造自己的體驗。

(下一篇繼續)
- See more at: http://oneequallife.blogspot.com/2014/0 ... BkPom.dpuf

LeoLin
帖子: 403
注册: 周五 9月 28, 2012 12:12 am

Re: 林松慶的進程分享

帖子LeoLin » 周五 3月 14, 2014 10:36 pm

Day 340 - 到底是誰的錯 - 自我寬恕2

接續 Day 337 - 到底是誰的錯?~ Day 339 - 到底是誰的錯 - 自我寬恕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當在一個象徵"錯誤"的事件發生時,如果這個事件表面上跟我沒有關係,或者對於這件事情我的心智中沒有感覺/沒有起什麼情緒反應,我就真的以為沒有自己的責任了而不予關心。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當在一個象徵"錯誤"的事件發生時,如果這個事件觸發了自己心智中的情緒/感覺反應、影響到我的個人利益時,我才認為這件事跟我有關係,並且開始企圖尋找某個罪魁禍首來作為指責的對象,並且期望他來為這次的事件和我的體驗負責任。
而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沒有在事件發生的那一刻了解到對於我自己的體驗而言,沒有人可以強迫我怎麼體驗自己,只有透過我的接受和允許讓自己比心智意識系統還要卑微,讓心智中的想法/能量反應可己佔據/操控我,才會透過心智意識系統來創造自己的體驗,所以我必須為我要怎麼體驗自己負起責任;
而對於這個事件而言,當我仍然接受和允許對與錯分裂的價值觀存在時,我就是"錯誤"事件的共同創造者,不論我對這件事情有沒有感覺,不論這件事情表面上與我有沒有關係,這個事件的發生是我與所有其他人經過一段時間直接或間接共同創造出來的,只是我只沒有覺察到這個創造過程而已,因此對於這個事件我和其他所有參與者一樣負有平等的責任。

在這之中,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只關注我有感覺/情緒反應的人事物,沒有看到/了解到自己是如何的根據能量體驗來自我定義/自我侷限,形成與其他人事物之間各種的分離關係。
沒有了解到我與其他在地球這裡的一切都是平等的物質生命。也沒有了解到對於全體生命在這裡的體驗,我是共同創造者,透過本質上我是誰和其他生命經過時間來共同創造了現在全體的體驗,所以不管我對於一個在地球這裡所發生的事件有沒有感覺/情緒反應,我仍然是共同創造者,仍然負有平等的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沒有了解到如果一個團體中,所有人共同創造了一個像徵"錯誤"的後果,卻只由一個或幾個人表面上去承擔,而其他人則相信跟自己沒有關係、不是自己的責任時,那麼這些"其他人"將不會去反省自己是如何參與/貢獻這個象徵錯誤的後果,所以仍然會延續相同的本質和言思行,繼續在不同的領域/不同的事件上與其他人共同創造相同/類似的後果和體驗,而無法做出什麼實質的改變。

(下一篇繼續) - See more at: http://oneequallife.blogspot.com/2014/0 ... gB9p9.dpuf

LeoLin
帖子: 403
注册: 周五 9月 28, 2012 12:12 am

Re: 林松慶的進程分享

帖子LeoLin » 周六 3月 22, 2014 12:02 pm

Day 341 - 到底是誰的錯 - 自我修正

接續 Day 337 - 到底是誰的錯?系列

當我看到自己在一個像徵錯誤的事件發生時,如果感知到別人在指責/抱怨是我犯錯,而心智中浮現了"又不是我的錯"、"又不只是我的責任"、"不公平"...等想法並連結著生氣/不爽/壓抑/委屈等情緒反應時,我停止並呼吸,確保自己不進入心智的習慣性反應模式之中,然後主導自己去了解和解決需要被處理的問題。
我了解到對於被指責犯錯時的想法/情緒反應,是我以求生存/保護心智自我為出發點,經過長時間不斷的參與/重複相同的心智模式而制約自己來的,到了一種自動化運作的程度,讓我相信這種心智反應模式就是自己。而現在我看到了當我參與這個自動化的心智反應模式時,我是沒有主導權和力量的,我將主導權和力量讓給了心智意識系統,而被一個與我分離的創造物被牽著鼻子走。

當我看到自己在一個像徵錯誤的事件發生時,如果感知到那是某個人的錯、某人必須負責,或沒我的事,或我也沒辦法時,我停止並呼吸。
我了解到這些想法只是自己透過心智創造出來的分離信念,透過參與這些想法我忽視/掩蓋了自己是共同創造者的事實與責任,長時間以來一直用同樣類似的藉口來催眠自己,到了相信這是真實的地步,然而這其實只是我害怕改變自己的藉口。

我了解到當一件象徵"錯誤/正確"的事件發生時,所有參與者都是這個事件的共同創造者,透過一段時間的直接或間接參與而共同創造出來的後果。在這之中,所有參與者都是創造者/源頭,同時是創造/過程,也是自己的創造物/後果如同一個整體。
因此,如果我不願去看到並承擔起自己這部分的責任,只指責其他人或期望其他人為自己的體驗/世界的現況負責,那麼我作為共同創造者只會延續著去創造和體驗相同的、重複的後果,而地球作為物質生命則會如實的反映給我們看本質上我們是誰 - 那並不是像我們相信/想像的那樣美好的。
因此,當一個國家中有一件象徵"錯誤/正確"的事件發生時,所有國民都是共同創造者;當整個地球中有一件象徵"錯誤/正確"的事件發生時,所有生命都是共同創造者,透過共同都相信的價值觀來創造的,例如我們都相信對與錯、好與壞、正面與負面、贏與輸、高頻與低頻、富與貧是正常的,我們就會依此來創造自己和整體的體驗。而由於一直以來我們就是這樣在創造和體驗的,所以除此之外似乎也看不到其他的可能的生活方式了。

而我現在了解到全體生命活在平等的好/贏/富足中共生共榮是可能的,因為我是共同創造者之一,我可以開始創造這樣的創造物/後果出來,透過實踐一體與平等的原則,停止接受和允許自己繼續創造二元性的後果。


共同創造者們,實踐一體與平等的原則,創造對全體生命最有益的生活,請研究Desteni和由平等生命基金會提出的生活收入保證(Living Income Guaranteed)提案。
- See more at: http://oneequallife.blogspot.com/2014/0 ... PYXyB.dpuf

LeoLin
帖子: 403
注册: 周五 9月 28, 2012 12:12 am

Re: 林松慶的進程分享

帖子LeoLin » 周四 3月 27, 2014 12:04 am

Day 342 - 當人權遭到踐踏時

接續 Day 337 - 到底是誰的錯?~ Day 341 - 到底是誰的錯 - 自我修正

人們一直以來都把自己的權力交給少數幾個人來負責管理/帶領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昏君與明君永遠都有可能會出現,而基於人類維護自我利益的本性和歷史的證明,昏君出現的機率的高出許多,這裡昏君簡單定義為:沒有能力或不願意平等的去考量全部人民的福祉並謀求全體的最大利益。

當大多數的人民被昏君統治/壓制得受不了了,就會開始抗議/叛亂/革命來爭取自己的權益、確保自己的生存,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敗。然而即使革命成功了,人民會繼續沿用舊模式將權力交給少數幾個人去統御/管理,於是人們不斷的在重複歷史,即使換了不少表面形式 - 帝王制、共產制、民主制、......,但從本質上和實際運作的結果來看是沒甚麼差異的 - 金字塔階級、少數人統御/管理大多數人、少數人擁有大部分的生存資源可以享樂而其他大多數的人們只能競爭求生存的不公平現象。
這對人類來說是理所當然的,貧與富是理所當然的,戰爭與和平是理所當然的,興衰成敗是理所當然的,沒錯,只是這樣的理所當然裡有生命不斷的在犧牲,如同人權被踐踏也是理所當然的。
所以也可以說人類從來沒有從歷史中真正的學到些什麼,所以繼續用同樣的方式來"創造"新生活,而人類所謂的創造其實也只是在重新複製歷史而已。

如果我們可以放下那個理所當然,開始以全體生命的真正的福祉為前提來創造我們的生活,不再只是侷限在誰對誰錯、誰輸誰贏、誰藍誰綠、適者生存的價值觀裡面,那人類的體驗肯定會完全不同,可以說人類這才真正的進化了。
要這樣做肯定不能繼續沿用舊模式 - 將全體人民的權力交給少數幾個人來負責/管理/統御,這樣只會再延續歷史而複製同樣的結果到未來,唯一的解決方案就是"真的"民主,必須有一套體制是每個人民都是總統/決策者/負責任的那個人,所有人有平等的權力為自己發聲,所有人有平等的權力決定共同想過什麼樣的生活,所有人對於共同創造的後果負有平等的責任。

看到這些文字肯定有人會想這太理想化了、太遙遠了、不可能,是的,我們的生活/世界系統是人類共同創造的,我們相信不可能就會創造不可能而繼續活在舊模式中。所有的理想是靠行動一步一步實踐達成的。

對於不斷重複發生在生活/國家/世界中的體驗感到不滿、無力、憤怒、厭倦嗎?想要真的活在互信互助互愛、共生共榮的世界中嗎?
那麼開始學著給出自己想要的,開始將學習讓愛平等的包含所有的生命,這不是理念、不是感受,而是實際的行動。
提供給願意行動帶出真的改變、真的創造的人們,藍圖和方針平等生命基金會已經準備好了,請加入我們並研究生活收入保證提案 (Living Income Guaranteed)。

- See more at: http://oneequallife.blogspot.com/2014/0 ... 6TVOl.dpuf

LeoLin
帖子: 403
注册: 周五 9月 28, 2012 12:12 am

Re: 林松慶的進程分享

帖子LeoLin » 周五 3月 28, 2014 11:10 pm

Day 343 - 尋求現時政治系統的解答

接續 Day 342 - 當人權遭到踐踏時

前陣子我在Youtube上看到了Russell Brand的一個訪談,我不熟悉他是誰,只知道是個英國的明星/名人。在這個訪談中看到他提出來不少很酷的觀點,一針見血的指出現行政治系統所衍生出的種種問題,像是:當前的政治只服務非常少數的人,政客們只服務大財團卻漠視人民的需求;現行的政治系統在製造越來越多的貧窮、剝削全世界的窮人;政治系統不應該破壞地球、不該製造大量的貧富差距、不該忽視人民的需求;即使政黨不斷在輪替但是相同的問題仍舊繼續存在;革命/改變正在各地發生,需要一個能夠服務地球和全人類的新政治系統......。

其中,當主持人問他說到底想怎麼做的時候,他提到了想要一個可以平等重新分配財富的新系統,可是他還不知道該怎麼做。看到他這麼說我立即想到了平等生命基金會提出的生活收入保證提案完全可以符合他的需求,正是他提出所有問題的解決方案。
於是我在想:一個有知名度和號召力的明星/名人、他了解這個世界的問題、正在尋求新政治系統/解答,那把生活收入保證提案提供給他不就剛剛好!

於是我連繫了某位Desteni的人,把Russell Brand的訪談視頻貼給她看,同時把我的想法跟她說,請問她的意見,她回答:"......查過了Russel Brand的背景,顯示他可能仍只是被精英人士用來將大眾的注意力持續轉地移到革命和反抗現行系統上,而不是真正的要提出解答。然而試試把生活收入保證提案提供給他也沒有損失,而事實上已經有傳達給他了,但沒有回應......"。

看完了她的回信,我了解到一點:是阿,當面對問題時,對抗、轉移注意力/正面思考、或者逃避/冷漠一直是人們的處理方式,然而問題卻仍然在那邊,並不斷的在累積成為更大的問題,因為人們除了這些方式外不知道還能怎麼做了,於是只能在問題發生時一股衝動去尋求短暫的解決,卻沒查覺正在製造/累積更多的後果到未來之中,而真正的解決方案從來沒有被找到。

所以,還是得回到出發點上,當種子是二元對立、對錯、輸贏時,那麼所長出的樹幹、葉子、花蕾、果實也只能是二元對立、對錯、輸贏的。
那麼如果出發點/種子是一體平等和對全體最有益的原則,會長出甚麼樣的樹幹、葉子、花蕾、果實?
從人類的歷史/意識/記憶中我們可以了解到一體平等和對全體最有益的原則是從來沒有在地球/物質世界被實踐過的,以直以來我們唯一知道的生活方式就是二元對立、對錯、輸贏,即使在宗教和靈性領域中也是如此,所以低頻的地球永遠無法顯化成為高頻的天堂/淨土。

現在,生活收入保證提案正是以一體平等、對全體最有益為原則來設計的解決方案/政治系統,為了自己、所愛的人、其他的全部生命好,停止延續舊模式,請大家給自己機會來參與、實踐,來共同創造和驗證看看是否能帶來改變?能帶來什麼程度的改變?加入我們!

- See more at: http://oneequallife.blogspot.com/2014/0 ... o4bz8.dpuf

LeoLin
帖子: 403
注册: 周五 9月 28, 2012 12:12 am

Re: 林松慶的進程分享

帖子LeoLin » 周五 4月 04, 2014 12:24 am

Day 344 - 自我正義滋養著罪惡

接續 Day 343 - 尋求現時政治系統的解答 的這段內容,進行自我寬恕

看完了她的回信,我了解到一點:是阿,當面對問題時,對抗、轉移注意力/正面思考、或者逃避/冷漠一直是人們的處理方式,然而問題卻仍然在那邊,並不斷的在累積成為更大的問題,因為人們除了這些方式外不知道還能怎麼做了,於是只能在問題發生時一股衝動去尋求短暫的解決,卻沒查覺正在製造/累積更多的後果到未來之中,而真正的解決方案從來沒有被找到。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沒有了解到當一個被解讀為錯誤/負面的事件發生時,去指責、批判別人,或者口頭/行動上去爭論誰對誰錯、誰比較有理、誰輸誰贏並不會是徹底的解決方式。因為當這樣做時自己已經在心智中將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歸類劃分好了,並只根據自己認為對的觀點/信念來自我定義,堅持著對的觀點/信念,與所謂錯的觀點/信念站在相反/對立的立場上衝突著,這時找出真正的解答不再是重點,重點被轉移到了"我必須是對的/我要贏"上面。而沒有看到所有對與錯都只是每個人自己的心智之中存在的幻象,當我們投射到"敵人"身上和其對抗時,其實是自己內在的二元性價值觀在互相衝突著,因此越執著對的/正義,就越滋養錯的/罪惡。
在這樣的背後其實是自己在害怕改變自我定義、害怕放棄自我侷限,而企圖想要擊敗/壓制/說服"敵人"來確保自己是對的而不用改變。
既然我們做為創造者創造了自己心智中對與錯的價值觀,即使看到了這樣的二元性價值觀會不斷的在自己的內在和外在世界創造二元性的衝突,卻仍然不願意改變自己,那麼創造物/後果也不會改變,而會和秉持著相同價值觀的人們繼續互相投射、繼續共同創造衝突的戲碼。而反映著我們整體存在本質為何的地球/物質實像,正如實顯現著地球/我們整體的本質,在對與錯戰爭不斷的循環中漸漸的壞敗毀壞。

因此,當我看到一件事情發生時,而我將這件事解讀為是錯誤/負面的,開始給予批判、指責,要求別人負起責任,甚至已經跟別人進入了爭論對錯輸贏的模式而體驗到怒氣時,我停止並呼吸。
我了解批判、指責、爭論對錯輸贏是心智小我的基於二元分裂價值觀的運作模式,而憤怒正是證明我正參與了心智小我的運作,正被心智小我所驅動/控制,企圖透過憤怒來改變自己反對/不想看到的情況,在這時我將主導權交給了心智而沒有站起來主導自己。所以我承諾自己主導自己先停止參與心智小我的習慣性模式,不再給心智小我力量,透過平穩緩和的呼吸讓自己慢下來,讓自己從心智的能量波動穩定到物質這裡。

我了解到要改變創造物/結果必須先改變創造的出發點,那就是先改變創造者自己。所以我承諾自己藉由這個機會去探討/研究自己內在接受了什麼樣分裂的價值觀/自我限制並進行自我修正,幫助自己更了解自己、與自己更親密。也因此我可以給自己機會學習從更廣闊的視野去尋找對全體最有益的解決方案,而不再將自己侷限在自以為對的價值觀與衝突的後果中。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