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婷婷的進程分享

張婷婷
帖子: 156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16 -愛2

帖子張婷婷 » 周六 1月 05, 2013 9:26 pm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虐待不單單的指顯而易見的肢體暴力或者情緒宣洩的暴力,"愛"在這個世界裡面被廣為濫用/利用來對自己的內在體驗不需要負起責任而是透過"愛"來鞏固關係,控制著另外一方的存有為自己的內在體驗與情緒承擔責任的最終目的真相也屬於一個最嚴重的虐待性行為,並且這個"愛"的表現,被整個社會系統/教育系統給鼓吹與支援著,從孩子出生開始在這個世界生活與學習開始,就被教育著"如果你懂得同理別人的痛苦並且為對方的對痛苦負起責任那個你就是有"道德的""孝順的""可被接受的""有價值的""能夠成為榜樣的""值得被嘉許的",因此在這個過程虐待著這個孩子使孩子在根本不知道整個大人們的內在世界是如何的不願意自我負責的前提下,因著大人的痛苦悲慘人生而不敢榮耀自己的生命完整性,不敢活出穩定與幸福和喜悅與快樂,而是被這個"愛"給牽繫著,在一段關係之中傳承著大人的痛苦與自我不負責,進一步的因為自己活出完整性而感到罪惡感與無法自在和穩定的生活著,這個"罪惡感""無法活出穩定""愧疚"就是"愛"所最終給人類存有帶來的最大的虐待,並且因為整個社會體系都縱容著,而比起強度較大的肢體暴力虐待,"愛"所帶來的虐待更是長久與深遠而難以被查覺,即便是處在被虐待著的孩子本身都難以說出個具體原因,而只能夠在一種隱約體驗到的不對勁感受之中掙扎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當我在這個當下生存著,我在我的意念之中牽繫著所有"我愛的人目前在水深火熱的痛苦深淵之中而我卻在這個當下站起來與活出完整性與不痛苦的狀態"進一步的對自己責怪與感到罪惡感與愧疚的時候,這並不是我的錯,這是因為我已經被根深蒂固的洗腦著以愛之名來虐待著我自己,不能夠允許我自己如其所是活出完整本質,而這個愛對存有最大的虐待便是,"愛"是無罪的,甚至是"功德""恩惠"因此當我體驗到因為"愛"所帶來的分離的痛苦的時候,我無法有任何的理由責怪與拒絕"愛",因為"愛是功德與無罪的,而我只好進一步的將痛苦與不穩定和愧疚與罪惡感再度的導回我自己的身上,無法為自已站起來並且清楚的聲明為什麼我拒絕/為什麼我有權利拒絕。


因此我使我自己我自己理解到,在當前的體系之中,先不要說出"愛",因為這個字已經被嚴重的被心智系統無法單獨存在著的前提下利用來維繫著分離的關係得以存在著,這種"愛"的鼓吹與嘉勉是在深深的虐待著孩子與任何一體平等的生命存有,不只有共謀著表象的暴力與虐待,進一步的共謀著當存有體驗到痛苦的時候,還沒有辦法有任何權利與清楚的知道應該要怎麼拒絕痛苦,兒只好再度的把痛苦導回自己。

我承諾我自己,在呼吸之中面對著所有聲明他"愛"我的人,在呼吸之中回應著對方"我並不需要你的愛",也在呼吸之中對我自己承擔起所有的責任,停止任何鞏固孩子與我自己被愛所奴役與虐待的現況。

我承諾我自己,在每一天的領悟與書寫之中釋放我自己所有被愛所奴控的記憶,不畏懼的為我自己站立起來並且致力的說明與揭開著愛的本質是什麼,也揭開著以愛之名去行虐待之實的廣泛現況是如何運作的。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6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17-打哈哈

帖子張婷婷 » 周六 1月 05, 2013 9:27 pm

今天我與他人一起進行了拍攝工作,我面對著數十個素未謀面的人,當面對著如此龐大的陌生人時,我感覺很難受(持續想到我不歸屬這裡),想要離開現場,整個過程我一直微笑被招待著,結束拍攝工作後,我的膝蓋感到疼痛,苦惱著我不想要收禮卻收了。

我:對這樣的場合不懂得怎麼應付,只能一直笑,一直想要離開現場。

他人:你以後還會一直面對到這樣的場合的,跟一群完全不認識的人關在一間房間內一起長時間相處拍片工作著。因此不需要介意你在他們的心中是什麼地位與樣子,因為你與這些人這輩子可能不會再見第二次面了,人家招待吃飯就吃,人家說笑你就打哈哈,其餘都不要想,專注在你的拍攝工作上面。

(實際/實用/專注行動)

。。。。。。。。。。。。。。。。。。。。。。。。。。。。。。。。。。。。。。。。


(收拾器材)

我看著他人收拾器材時按部就班/不疾不徐/乾淨俐落/。。。。我希望我也能這樣。


。。。。。。。。。。。。。。。。。。。。。。。。。。。。。。。。。。。

(各司其職)

我被推薦擔任公關與訪問的工作,我發現我總是被推薦這類的工作,推薦並不是在一個特定的時間專程的票選出來的,而是我們在團隊之中就已經順著自己的不經意表現而讓自己往適合的任務靠近了,我也發現我喜歡做這樣的事情,空檔就安靜的聽著每個人說的話,凝聽/觀察/判斷/整合。

。。。。。。。。。。。。。。。。。。。。。。。。。。。。。。。。。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6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18-我的存在本身是個錯誤-1

帖子張婷婷 » 周六 1月 05, 2013 9:27 pm

本文接續前一天"打哈哈"

觸發點:

我在數十位陌生人面前進行拍攝工作/觸發我"我的存在本身是一個錯誤/我不歸屬這裡/我無法融入"的意念,進一步的引發我"壓抑/抗拒/煩躁/不安/疏離/慌張的不知所措的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在團體的陌生人前進行拍攝工作"成為我"我的存在本身是一個錯誤/我不歸屬這裡/我無法融入"的意念觸發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在團體的陌生人前進行拍攝工作"成為我"我的存在本身是一個錯誤/我不歸屬這裡/我無法融入"意念觸發點."於數十位陌生人前拍攝"的情境給觸發.

情緒感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當我在"數十位陌生人面前"進行高強度的交流與拍攝工作時,我使這樣的情境觸發了我壓抑/抗拒/煩躁/不安/疏離/不知所措的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體驗著壓抑/抗拒/煩躁/不安/疏離/慌張的不知所措的情緒本身.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沒有理解與認識到,我需要先知道"別人的來歷與特定的心智性格模式"才能夠知道我要怎麼行動的原因是因為"我害怕我會觸碰到他人的地雷=我害怕我會被討厭/拒絕/譴責/排斥"因此需要透過對他人的個性的掌握來確保我能安全無虞的存在著,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即便我成功的掌握了每個人的性格模式而滿足了每個人的喜好成為被接納的,我將只是持續的分離我自己於被接受之中,而為我自己的自我信任與整合之路創造出更多分離與需要我親自走過的進程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當我面對到數十位陌生人並且在他們面前進行拍攝工作而大家都專注在我們的行動上時,我感到壓抑/抗拒/煩躁/不安/疏離/不知所措的情緒,事實上是因為我定義我自己是一個會被他人遺棄/抗拒/討厭/排斥的人,在背後驅動著的便是我自覺我的存在是一錯誤的信念,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去看為什麼我會緊抓這個信念不放?這個信念是怎麼被建立起來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在數十個陌生人面前進行拍攝工作"這樣的情境觸發了我"我的存在本身是一個錯誤/我不歸屬這裡/我無法融入"意念.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去看為什麼我會定義我自己是一個錯誤,為什麼心智需要定義我自己是錯誤的?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6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18-我的存在本身是個錯誤-2

帖子張婷婷 » 周六 1月 05, 2013 9:28 pm

觸發事件:接到家人來電,告知他加班到很晚。

觸發了"是我拖累了家人""我需要快點想辦法賺錢改善家人的生活"的意念,當我對照我的現況沒有辦法立刻的達到我的期待時,我進一步的湧現痛苦/沮喪/憂鬱/傷心/難過/悲哀/自我厭惡等等的情緒能量。







意念:

"我的存在本身是個錯誤".......,我要付出與貢獻就不會一直有罪惡感了.
:痛苦/沮喪/憂鬱/傷心/難過/悲哀/無助/無力/無奈/疲累。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對於家人加班到很晚而我沒有辦法幫助對方減輕壓力這樣的現象感到痛苦/沮喪/憂鬱/傷心/難過/悲哀/無助/無力/疲累/罪惡感/愧疚感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對於家人的勞累與辛苦狀況直接的導向我自己,並且連結起痛苦/沮喪/憂鬱/傷心/難過/悲哀/無助/疲累/罪惡感/愧疚感/存在於我之內等同於我。

情緒感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對於家人加班到很晚這樣的現象連結起他人一定感到非常的疲累與痛苦,進一步的使我自己連結起不捨/痛苦/自責/沮喪/無助/無力感/愧疚感的情緒能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參與在不捨/痛苦/自責/沮喪/無助/無力/疲累/愧疚/罪惡感的情緒能量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進入了罪惡感/痛苦/自我批判/自我厭惡/無助/愧疚/疲累的情緒能量之中,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我會體驗到罪惡感與愧疚感,主要是因為我在我的腦海之中想像著家人工作的現況會有多麼疲累不堪,而進一步的使這個想像觸發著我內在的心疼與不捨的情緒能量,再進一步的使我自己將我的想像=他人會有多麼的疲累不堪的圖像畫面,觸發我的自我批判與自我責怪的性格,進一步的使自己連結起罪惡感與愧疚感,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目前在這個經濟體系底下生存著的人們,有大量的人們都因為這個經濟體系而苦,而如果我沒有讓我自己停止兩極性的情緒與感受的心智開發,我就是在助長著整個極端的經濟體現的實化與對人們的生命的奴役和濫虐,而因此當我看見了家人因為經濟而苦,進一步的使這樣的現況觸動著我內在的極性的痛苦端的能量反應時,我並無法對家人與任何正為了經濟現況而苦的存有幫上任何的忙,只是持續的在心智能量反應之中延續與加劇著這樣的現況惡化而已。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當我接收到他人反映出他加班到很晚的時候,我使這樣的現象觸發了我腦海之中的"他人在世界工廠裡上班不見天日的被奴役著,無法說話無法有一點自由的成為有機的機器人"這樣的圖像畫面,並且使我自己在心智之中連結起這樣的情境是痛苦不堪的,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當下的生命被金錢奴役的現況已經是全生命共同創造的後果,而這是一個事實的現況,當我在心智之中將物質生命所遭受的奴役現況進一步的連結起痛苦不堪與可憐和悲哀的情緒能量時,不但對回到物質生命的當下沒有任何的幫助,反而是在加諸強大的痛苦給物質性身體承受而已。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去區分出,物質性生命目前遭受金錢所奴役的現況是一個事實,在這個被奴役的體系之中,依然可以持續的運用呼吸支援自己不要再開發更多的情緒連結來創造不必要的痛苦,而我使我自己將物質性生命目前被金錢體系所奴控的現況和進一步的由心智所開發與連結的情緒解讀混為一談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持續的定義與批判著我自己的存在本身是一個錯誤,並且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這存在於心智自我當中的定義,只有一個目的性,就是為了要激化心智自我本身,因此這個自我定義與連結將會相應的產製著各種情緒能量返回餵養心智自我本身,而當我沒有停止這樣的心智自我定義,我將會不自覺得將我所個別面臨的不同的情境套入我的心智自我人格定義,而以心智自我人格定義來詮釋與解讀著事件的現況本身,在這個過程一再的利用對事件的解讀與詮釋來激化著我的自我人格定義,因此當我沒有停止掉我的自我批判與"我的存在本身是一個錯誤"的自我定義時,我將會在面臨到了家人加班到很晚這樣的現況時,自動的將這樣的現況連結起我的心智自我人格定義,並且以"我的存在本身是一個錯誤"來詮釋與解讀著"家人加班工作到很晚"這樣的現況,進一步的使我自己產製著各種痛苦與沮喪和憂鬱無助等等的情緒能量,目的是要餵養著心智自我人格定義本身,而在這個接收到他人的陳述與了解事件的現況時我進一步的利用這樣的現況觸發著我內在的自我人格定義,並且持續的圍繞在我自己身上的能量打轉而對當下的現況完全缺席的角度來看,這對於我實際站起來進行工作與學習或者真正的計畫著如何改善家人的生活與全體生命的經濟系統現況是完全沒有幫助的,前者的心智自我人格定義的連結與開發都是在延後著我真正站起來的進度與時間而已。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定義"我的存在本身是個錯誤"並且當我接收到"他人加班到很晚的時候"進一步的使用這樣的事件現況來觸發與激化著我的自我人格定義本身,也就是快速的產製著各種長們教育我的並且經由我接受和允許而在我自己之內等同於我的自我定義,也就是我需要對於他人的痛苦負起責任才是優秀與可被接受的,而當我沒有做到為了家人的痛苦承擔與負起責任的時候,我的存在本身就是個錯誤的,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痛苦/憂鬱/沮喪/傷心/難過/無助/無力/疲累這些情緒正是心智自我本身所需要的,乃是自己在自己的心智當中所循環開發出來的,並非真正的與事件有關係的。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痛苦/憂鬱/沮喪/傷心/難過/愧疚/罪惡感/無助/無力,這些情緒能量乃是心智自我透過了自我定義在先,並且以特定的能夠符合自我人格定義的模式/角度去詮釋與解讀著外在的事件現況,並非如其所是得看待著,而近一的產製著可以激化著心智自我人格定義的情緒感受:憂鬱/痛苦/沮喪/傷心/難過/愧疚/罪惡/自我厭惡等情緒能量,都能用以被我自己的心智自我激化著"我的存在本身是個錯誤"這樣的自我人格定義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真正的我所是的並非我的心智自我人格定義,進一步的我也不是我的心智自我以特定的成長經驗與連結而共同創造出來的解讀與詮釋的模式,更加不是為了能夠激化這些自我人格定義,等同於"我的存在本身是個錯誤",而開發與創造出來的憂鬱/沮喪/痛苦/無助/無力/愧疚感/罪惡感/疲累感的情緒能量本身,因為這些情緒能量只是要回頭餵養與壯大著被我接受和允許來成為等同於我的心智自我人格定義而已。


我寬恕我自己,
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我是當下的物質呼吸本身,並非我透過了成長過程所各別創造與連結的心智自我人格定義的模式與情緒能量本身的.










文字:




沒有付出也能心安理得的存在著..........................無條件的當下存在

   

我的存在本身是一個錯誤........一定要有付出與貢獻才有資格存在著........有條件的存在///




得出......................."條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對"條件"這個詞連結起負面的價值定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透過心智自我定義著"條件"這個字是一個壞的/負面的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分離我自己,透過心智定義著"條件"這個詞是"錯誤的""負面的"進一步的分離於"負面的""錯誤的"之中.



有教養/禮貌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有教養/禮貌"連結起"條件"這樣的字詞.



金錢/高學歷/外貌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心智之中,將"條件"這個詞定義在"金錢/高學歷/外貌"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存在為,分離我自己於"條件"之中,並且使我自己分離於金錢/高學歷/外貌之中




愛的來源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心智之中將"條件"連結起"愛的來源".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心智之中並等同於心智本身,將"條件"這個詞連結在"愛的來源"之中.







圖片:

在一個工廠之中,所有的員工都要穿上全白的工作服,只有眼睛露出,剩下的都包得密不通風,一天要經過數十次的無菌消毒,只能在一個定點上面站立著,機械性的重複著同一個動作長達十多個小時.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一張"在一個工廠之中,所有的員工都要穿上全白的工作服,只有眼睛露出,剩下的都包得密不通風,一天要經過數十次的無菌消毒,只能在一個定點上面站立著,機械性的重複著同一個動作長達十多個小時."的圖像畫面在我之內存在著等同於我所是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在一個工廠之中,所有的員工都要穿上全白的工作服,只有眼睛露出,剩下的都包得密不通風,一天要經過數十次的無菌消毒,只能在一個定點上面站立著,機械性的重複著同一個動作長達十多個小時.這樣的圖像畫面連結起"我拖累了家人""我需要快點賺錢想辦法幫助家人改善現況""我的存在本身是個錯誤"與憂鬱/痛苦/抗拒/沮喪/無助/無力/愧疚/罪惡感/的情緒能量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條件化""代價"這樣的字詞連結起在一個工廠之中,所有的員工都要穿上全白的工作服,只有眼睛露出,剩下的都包得密不通風,一天要經過數十次的無菌消毒,只能在一個定點上面站立著,機械性的重複著同一個動作長達十多個小時.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需要將"條件""代價""我的存在本身是個錯誤"
"我拖累了家人""我需要快點賺錢幫助家人改善現況"這樣的字詞意念連結起"在一個工廠之中,所有的員工都要穿上全白的工作服,只有眼睛露出,剩下的都包得密不通風,一天要經過數十次的無菌消毒,只能在一個定點上面站立著,機械性的重複著同一個動作長達十多個小時."的圖像畫面,來讓我自己體驗到憂鬱/痛苦/沮喪/無助/無力/罪惡感/愧疚感的情緒能量,回頭激化新制自我人格定義本身的






記憶:

我返家的時候,親戚與街訪鄰居都交相的詢問我的動態/工作/收入/發展/成就,我在這個時候覺得被冒犯/不想要理會回應,但是我本著"禮貌""有家教"而回應與跟他們交流著.




Age:大學後期
Action:笑著客氣的回應著
The Experience:厭惡/反感/抗拒/煩躁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連結起"我返家的時候,親戚與街訪鄰居都交相的詢問我的動態/工作/收入/發展/成就,我在這個時候覺得被冒犯/不想要理會回應,但是我本著"禮貌""有家教"而回應與跟他們交流著."的記憶到"家人加班到很晚,是我拖累了家人,並且我需要快點賺錢改善家人的現況"這樣的意念之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緊抓著我返家的時候,親戚與街訪鄰居都交相的詢問我的動態/工作/收入/發展/成就,我在這個時候覺得被冒犯/不想要理會回應,但是我本著"禮貌""有家教"而回應與跟他們交流著.的記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定義著"條件"為我返家的時候,親戚與街訪鄰居都交相的詢問我的動態/工作/收入/發展/成就,我在這個時候覺得被冒犯/不想要理會回應,但是我本著"禮貌""有家教"而回應與跟他們交流著的記憶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分離我自以於"條件"之中,等同於體驗到了他人依在的詢問我的現況而我害怕自己沒有"禮貌""教養"而笑著回應著,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禮貌""教養"就是被接受的"條件",並且從"被接受""條件""教養"中分離了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分離我自己於"條件""我的存在本身是個錯誤""禮之中,並且進一步的連結起我返家的時候,親戚與街訪鄰居都交相的詢問我的動態/工作/收入/發展/成就,我在這個時候覺得被冒犯/不想要理會回應,但是我本著"禮貌""有家教"而回應與跟他們交流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我就在這個當下完整的存在與呼吸著,不再需要透過的特定的記憶來連結起我的自我人格定義等同ˊ"我是一個錯誤的人"而進一步從中分離我自己.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6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20-恐懼皺紋/父親撥錯電話

帖子張婷婷 » 周三 1月 09, 2013 1:39 pm

這陣子高強度的熬夜和不規律的生活步調,我體驗到背部很僵硬與痠痛,昨天打字的時候不經意的看見我的手掌背,出了現了很多皺紋,我開始一直反覆的看這些皺紋,然後緊張的打開自己的乳液與保養液擦拭皮膚,在腦中開始建構起我滿臉皺紋/老態龍鍾的模樣,進一步的又體驗到恐懼緊張與害怕,,,希望我在老的無法自如行動以前能夠盡快穩定好自己,不需要倚靠任何人,而於是這個皺紋又使我連結起我的工作與研究的事情,緊推著自己不能鬆懈.


關於美醜的自我調查點:

-thinking and believing that your appearance defines who you are,
-fear of being judged by how you look,
-defining yourself as ugly based on an idea that you have created in regards to what beauty is
-thinking and believing that you are better/more if you are/live up to the idea/perception of beuty
-thinking and believing that you are less/not good enough if you perceive yourself as ugly
-fear of being judged according to your appearance
-fear of your experience in regards to being judged as ugly
-fear of not fitting into the perception of beuty
-believing in the thought "I am ugly"
-adjusting yourself according to the thought "I am ugly"


------------------------------------------------------------------------------------------------------------------

(父親打錯電話)

昨天父親來電,他撥錯了電話,然後說抱歉就掛了.

接起以前的意念:家裡出大事了嗎?怎麼會打給我.
接起談話過程:我體驗到尷尬心疼與難過,同時因為跟父親對話而感到有些熟悉與開心
掛掉以後:我體驗到心疼與遺憾.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6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21-斷層

帖子張婷婷 » 周三 4月 03, 2013 10:01 pm

我的生命被某些意料外的人事物,從中間,利銳的切割成兩半,有很多工程都停擺,我就卡在這個斷層地帶.時間一直過,我隱約的感覺到,是我創造出了這座山,不只斷層不曾存在過,整座山都不曾真正存在過,讓我卡著的只是自己的幻覺.





意念:都清理掉了,我剩下甚麼?

情緒:恐懼/慌張/不安/危機

文字:我到底在哪裡....人事境遷...我已經不見了.


(在清理的進程之中,我知道這些全面奴控我的是假的,但是什麼是更加真實的,只能在逐步的清理中一點一滴的拾取看見)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6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21-我被排擠了/我融入了

帖子張婷婷 » 周三 4月 03, 2013 10:03 pm

"Practical equality and oneness is the only way that any one can assist themself with."




這周,團隊合作之中,有兩種對比的情境都發生了.

(我被排擠了)

我在團隊合作之中擔任繪畫/企劃的工作,我盡力完成了,沒有人看見的地方,我沒有鬆懈。最終校稿時,我看出兩位打混的成員失責與企圖欺騙的地方,我沒有生氣,但我以直接的口吻道出,並且要求對方補齊,對方辯解,生氣,誤解,議論,傳播,排擠........................

.(在這個事件之中,我不害怕,我能站住腳,上級問起情況,我直線陳述完畢,我在事後,不再反覆的想起,遇見這些人,我可以與他們直視著,他們迴避。)





(我融入了)

第二團隊中,他人邀請我繪製一些東西,在熱情與歡愉氣氛的烘托下,我沒有什麼時間規劃與衡量自己的狀態是否可接,在害怕給團隊的歡愉氣氛帶來破壞與冷場的恐懼中,點頭答應了。回到獨處時,我反覆的想起到這件事,因為自我背叛與欺騙而厭惡著自己。


.................................................................................................................................................




誰排擠我的恐懼只是幻象,我其實並不恐懼,只要我知道我對得起自己了,便可以自動的讓事情過去,不會反覆想起,遇見誰都能趨近一致的站住腳。



我以為我需要的友好關係,在許多時候是折磨自己的事-為了被他人接受和歡迎而構建的任何自我違背的行為,回到獨處時,將一再的湧現干預著自己的信心與平靜。


感到被排擠/融入都屬之分離,是一體兩面的東西 ,都將持續的影響自己無法專住/穩定/自我誠實的站立行動著。



解決辦法:每天寫作釐清/校准自己的行事出發點,自我寬恕自己偏離的部分,進一步用呼吸帶自己穩在當下做著事。自我誠實的出發點如果與團隊工作產生牴觸與衝突,也要選擇尊重自己的出發/原則點,不論他人如何看待與定義,這些不是最折磨人的部分,唯有持續的自我背叛與欺騙帶來的折磨才是最大的。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6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22-支助者與受助者

帖子張婷婷 » 周三 4月 03, 2013 10:06 pm

"Remember, you are walking this life for you as one as all - do the things which supports you as one as all"


狀態:

助人者與受助者之間的關係需要被超越,在這個時候我協助你,如果我從這個支援的行動取得自己的優越感與價值,這是我本身自我矮化與不接受自己在先,因此是自己的問題。如果成員因為我的支援而自我矮化於我,那我就算一體等同的看待對方,對方依然接收不到,除非他願意活出平等,因此不管對方如何崇拜與追隨聽命於我,這些都跟我本身的存在是沒有關係的。

因此,支援只是在那一個點那一個片刻,走在前的人給予實際的觀點與支援,誰從中連結起關係自己存在本身的價值與定義,進一步構建起良好的關係,都只是自己的問題,不關係整個援助行動本身。


當我給予他人支援時,我只能看見/識別出跟我等同如一或者少於我的狀態,我沒有辦法識別出超越自己心智狀態的視角,因此,放下自我寬恕的進程,先支援他人在先,將只是次等的支援行動,永遠只能給予等同於自己或者少於自己本身狀態的支援。在進程之中,支援/糾正自己行走自己的進程在先,是對全體最誠實與實在的支援。所有這以外的行動,都是自我欺騙的。

當我接收到他人的支援時,我因此超越某些心智的奴役與困綁,我使我自己明白到,支援我的人跟我在此時此刻於這個盲點上交流與溝通著,我們的交流僅止於此,不因為制度將我分屬於誰,我因此與他有更加親近的關係,如果我做了這樣的連結與定義,只是我在自己的私人部份需要自我誠實面對我究竟在何處沒有承擔自我接受與自我榮耀的責任,反而分離於自己以外的關係來取得自我價值與定義,這不只會為我自己帶來後果,也在為一體的生命共同創造著後果。給予我支援的夥伴他跟我是絕對平等的存在本質,當我停止聯結與創建分離的關係,我使我自己看清楚,我並不需要投以過多的感謝與感激,而是將整個自我支援與他人的支援運用在支援一體生命上面,持續支援全體站立起來。我們只需要校準在"全體生命狀態"的關係上面,而非分從中分屬出你們的或者我們的。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6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23 - 寬恕兒時記憶1

帖子張婷婷 » 周三 4月 03, 2013 10:07 pm

記憶1:

兒時我對自己的存在狀態感到強烈的不安與恐懼,時時刻刻緊黏著母親,我記不起我為什麼如此,每次我知道母親要外出我一定要跟上,有次我在睡夢中被母親的車子引擎聲給吵醒,我追了出去並且一再的喊著母親帶上我,而母親沒有聽見並逐漸駛遠,我因此在路上大哭了起來。父親聞狀對我這樣的行為表現非常不悅,因此大怒的責罵與體罰。同時鄰居也因為我這樣的行為出來嘲笑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當我因為緊跟著母親的行為而被長輩嘲笑與責打的時候,我的心智將我的緊跟著母親的行為連結起錯誤的/給人帶來困擾與麻煩的/該被嘲笑的/羞愧的/可恥的/不可被接受的/該被處罰與責罵的,進一步的透過了我的心智定義"我是緊跟著母親的人""我是給人帶來困擾與麻煩的""我是該被嘲笑/羞愧/可恥/不可被接受"的人,進一步的使我分離於"被人嘲笑與責打"的記憶之中,透過了分離於此段記憶之中來形成一個關係,持續的透過了這個關係定義著我自己,透過了這個分離的關係來構建與取得自我人格定義,等同於"我是一個被嘲笑與責打與遺棄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父親/鄰居長輩看見了我緊跟著母親的行為而表現出憤怒與責打和嘲笑與否定的樣子,是因為他們在我的身上看見了他們的自我分離的點,因為他們無法允許自己表現出緊黏著他人/依賴他人/哭泣的樣子,並且已經被教育著這樣的行為是錯誤的,因此他們所責打與否定和嘲笑的背後,事實上是由"不被他人接受和認同"的恐懼給驅策著,因此他們所嘲笑與責打與否定的對象是自己的自我定義與分離本身,與我的生命存在本質是沒有任何的關係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我的心智已經透過了他人的自我分離的行為來定義著我自己羞愧與可恥的,而進一步的支援了整個心智的兩極性分化的現況,因而共謀著全體人類的集體無意識狀態,也進一步的支援了全體人類對於兒童的爛虐現況。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他人所責打/嘲笑/否定的對象是他自己的自我分離與不接受點,與我的緊跟著母親的行為本身是沒有任何關係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我已經在心智自我當中分離於我與母親的關係,並且透過了這段關係來取得心智自我人格定義,因為心智自我總是需要仰賴分離於外在對象的關係才得以生存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我已經透過了定義著我就是一個分離於緊連著母親的存有,並且進一步的以心智自我定義連結起他人的責打/憤怒/嘲笑/否定到緊跟著母親的行為之上,進一步的定義著我就是該被他人嘲笑/責打/憤怒對待/嘲笑/否定的本身,而在這樣的連結之中,與他人的自我分離的行為建立起一個關係,透過了這個關係來取得自我定義,並且沒有允許我自己看見,我在受創的同時,所經驗到的痛苦和無助的體驗是在那個片刻本身而已,但後續的心智自我所做的連結與自我開發的定義都不是事實本身。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心智自我不管是在一個幸福的環境之中生長著或者在一個虐待性的環境之中存在著,都將會一再的創造著自動開發產著自我定義的人格模式,而這個自我定義的人格模式不管細節是將自己定義與連結成什麼樣子,從大角度來看,永遠都恆常的需要分離於對外的關係之上,從這個分離的模式中,一再的隨波逐流而無法誕生出自己的自我主導力與自我信任自己本然生命的狀態與自由的呼吸於當下表現著自己的生命,反而需要透過揣測與著重於他人如何看待與定義著自己所是的來一再的激化與壯大著心智自我本身恆常的於兩極性的情緒感受間忙困著,在分離於外在對象的看法上的行動之中,反覆的自我操控與欺騙著而沒有明白到連同痛苦的自我定義都是為了餵養心智自我本身。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透過了心智自我,將"我因為體驗到緊張與不安的情緒而被驅動著緊跟著母親的行為"連結起"我所是的"並且進一步的將他人的責打/否定嘲笑"連結起"我緊跟著母親的行為"="我所是的"而進一步的創見出"我是一個負面/否定/錯誤/依賴/被遺棄/被責打的人"並且透過與他人交流的過程,重視與擔憂著他人的對我的可能看法與定義來反覆的取得自我人格定義,等同於"我是一個需要透過他人的定義來決定我的存在狀態的人"而於這樣的兩極性分離遊戲之中不只使我自己被兩極性的情緒能量奴役著,同時間也使我無法誕生自我主導/自我信任/自我穩定/識別力/榮耀生命本是的呼吸與物質性本身。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6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24-"我真是個廢物"性格模式

帖子張婷婷 » 周三 4月 03, 2013 10:08 pm

今天我工作的時候在腦中持續的湧現"我真是個廢物"的意念,這個意念快速的帶動我出現"自我厭惡/沮喪/憂鬱/煩悶/對自己感到憤怒"等等的情緒能量,而所有的情緒能量再度的激化著"我真是個廢物"這個心智自我所創造的意念,於是就像是個迴圈一般,彼此帶動而活耀著,而最後意念與情緒能量已經不容易分出是何者先出現了,像是平行出現一般,當持續的開發與參與其中,這些意念與情緒能量將會龐大到自己難以說出個名子,只是被某種不對勁的感受困著.

我在這個時候隱約注意到我整個人是處在自我操控的模式裡的,我在這樣強烈的情緒能量之中,隱約的感覺到是我自己在接受和允許並發動我自己參與這樣的能量迴圈,持續激化著我所形成的自我厭惡的人格模式.

當我查覺到了以後,我像是做實驗一般,試著不對這些我熟悉的意念,諸如"我真是個廢物/我有夠沒用/我完蛋了/我死了算了/我徹底的失敗/我滿是過錯"做出任何的"反應"與"批判""相信""抗拒"等等的動作,只是觀照著我所湧現的意念,試著為我自己實驗著--當我跳出這些我長久熟悉與習慣的模式以後,我究竟另外還有著什麼?

接著我在此時注意到,我要停下這種痛苦與憂鬱的能量自我奴役的模式時,會感到有些不習慣/抗拒/不安/不願意,心智自我已經完全的透過了這些來定義著我自己,而當我體驗到這些不習慣與抗拒的感受時,我的選擇題就出來了,我可以完全在這時候做出"選擇",究竟我要繼續的"享受"在心智自我定義與自我能量奴役的痛苦之中?還是要提出毅力與決心和自我主導力,運用呼吸與寬恕工具和自我糾正的取代行動來實際的走過?這兩者完全取決於自己的"選擇",並且唯一能做決定與選擇的人就是自己,也因此在進程之中,他人的支援固然能起作用與扶持,但是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自己"要實際運用與行走的。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