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婷婷的進程分享

張婷婷
帖子: 155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07-教條式的寬恕

帖子張婷婷 » 周二 12月 25, 2012 7:34 pm

模式:因為自我批判的性格已經根深蒂固的被自己接受和允許來成為我自己,即便在寬恕之中,仍舊常常忘記我正在”寬恕”只是將寬恕當成一個”公式”順下去,因此多次在寬恕的過程,我都是在強化著我的自我批判性格,也就在寫作之後會發現,我正在”誤會”與”否定”著我自己,幾篇的寬恕寫作中,落入了邏輯理論的精神分析,而忘記將重點鎖定在”我自己的現況”上面寬恕,反而像是在書寫一個正確/可被接受的教條一般,進一步的把這個教條套在我自己的身上,在站心智教條化的立場來”解讀與詮釋”著自己所圍繞著的主題,因而就產生了一種分離,我像是站在一個分離的遠方看待著我準備解構的那個困擾點,而教訓與建議著自己應該要怎樣作,於是並非真正的站在一個自我接受和原諒的立場整合起我自己,並且宏觀整個行為是如何的需要被我寬恕,乃是一種非分離的寬恕,於是我認真的體會著自己的感受,實際的將有出現的模式才寫下原諒自己,而沒有出現的模式也就會自然而來的不需要提出訓戒我自己,因為我已經站在自己之中在一個自我親近的出發點上寫著寬恕,而非自我批判與否定而分離自己的寬恕,前者能避開不必要的教條理論詮釋自己並且帶來更大的自我親近與支援,後者的分離式的寬恕,是在強化著自我批判的心智性格,而創造出更大的自我分離。

自我親近的寬恕,需要在呼吸之中"放慢"自己,等同如一於我正準備要解構的"點",將這個"點"帶到寬恕之中,慢下自己的腳步,一再的了解與回顧著我在特定的不自由的場景體會與反應了什麼具體的行為與念頭,這時候自己其實會知道我"真的"在寬恕。

自我分離的寬恕,自己也會知道,這時打下"我寬恕"速度比較快速,並且隱約能體驗到一種因為站在批判者的立場而壯大著自己的心智模式的快感,這時候越打會越討厭自己。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5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08-給與他人幫助

帖子張婷婷 » 周二 12月 25, 2012 7:35 pm

本來今天預計要接續寫"教條式的寬恕2"
因為今天同時遇見了我認為也很重要的一點
因此決定要先寫今天領悟到的內容.

模式:給與他人幫助

在我與他人互動的時候,容易將我的實際困境/感受/狀態拋諸腦後,快速的在了解他人的處境後,便答應/開始協助著他人,這當中,自己被自己忽略與拋棄和低踩著,不將自己的存在狀態視之完整與榮耀的,反而看待自己什麼都不是。對比他人的需要與困境後,自己所處的狀態與我自己本身都變成了次要的。在這麼矮化/遺棄自己實際的現實狀態的模式之中,我會考量了"他人如何感覺";"他人如何看待";"他人如何期望""他人受幫助以後將可以為整體狀態或者我們彼此的關係可以變得要好一些";或者就是什麼都來不及問清楚自己的出發點時,已經在一個交流頻率很快速的對話中又埋下一個個後果。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5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09 ---i am nothing

帖子張婷婷 » 周二 12月 25, 2012 7:36 pm

接續著'"給與他人幫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察覺到,我將我自己看待為什麼都不是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沒有一體等同的看待著我的存在狀態與其他人的存在狀態,而是快速的矮化與輕視著我自己的需要/需求.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需要壓抑我自己的需求/需要/實際的情況,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他人的需要/感受/處境"成為比我還要有價值被重視的現象.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站在"我什麼都不是"的自我關係中去"協助/幫助他人"並且在這個過程,一再的強化我批判與遺棄自己的行為模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當我開始協助他人的問題時,在這個開始接受回應的出發點上,我依然可以隱約的感覺到我正在次等的對待我自己的當下狀態,部將我自己的當下狀態平等如一的榮耀與尊重的對待,因此,在這個出發點上,我是絕對的負有責任,並且有能力停止的,因為我至少隱約的可以抓出一種難以言喻的分離/不踏實/不對勁的感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存在為,當我接收到他人的求助時,我準備回應的那個剎那與出發點上,我沒有給我自己多一些些的時間先停止我自己快速的行為模式,並且致力於調查清楚我在這個出發點上有無站在自我誠實/負責的位置給與回應,而是快速的拋棄自己當下的自我責任進一步的給與他人回應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成長的過程自己的表現長時間的被忽略與責罵和否定在這樣的過程,我接受和允許自己採納了心智自我的解讀,將其看待成為"這是因為我不值得被重視與理會=我是沒有價值的"而開始以這樣的行為模式不停的壯大著自己分離於關係之中來定義我自己所是的行為模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透過了站在一個自我忽略與拋棄的立場上面給予他人回應與支援的過程,我正在呼應與激化著長久以來被我接受和允許的人格模式,等同於"我的表達因為他人長時間的否定與忽略而因此我是沒有價值的"這樣的分離定義,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去看見,心智的運作總是將自己帶往分離的方向移動,透過了分離於外在的對象來定義我自己的"價值"並且在這個過程不停的產製著兩極性的情緒能量餵養著自我本身.因此當我站在一個不願意去理會與尊重我自己給與他人回應和支助以前的狀態是為何時,我在說著自己不值得被尊重與不值得被優先考量的背後原因,正是透過了他人的行為來定義我自己而造成我告訴我自己是不值得被理會的,所以我使我自己理解到"因為他人的否定而將這些記憶連結到我的存在本然視無價值的"這個定義就已經是一個自我操控的遊戲,當我恆久的投入其中,並且將我的注意力放在"我有自信"我沒有自信"因為他人給予我的回應式不同的因果中徘徊時,就恆久的只是在對著心至自我總是分離於對外關係來確認自己的模式而已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去看見,先考量他人的感受/期待/狀態而非先主導我自己自我誠實的自問與效力在自己身上時,我正在說著,我所是的,需要透過"援助他人的行動"來定義我自己是否有價值,或者需要透過"他人因為我的幫助而有成長"而來定義我自己是否有價值,在這個過程,我瞬間的放棄自己的狀態而承擔起給與他人協助與幫助的模式裡,我是瞬間的在放棄自我肯定和活出完整的生命價值是不需要對外確認與尋求定義的本然這個責任本身,讓這個站立於完整的生命狀態中的責任拋棄給了外在的對象,於是就算自己的現況一再的拖延到,但是"對內活出完整與不分離的責任點"卻是心智更不願意也不習慣承擔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他人詢問/求助的時候,我先緩慢下我自己而自我誠實的調查與詢問這個當下是否適合給與支援與回應/我的責任與事務是否都處理完畢了?這樣的自問狀態感到不自在與陌生/難以習慣的感受是我自己本身所是的,而依循著這股"不自在""彆扭"的心智模式而行動,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真正自己所是的事自我主導的意志力,而非在特定的狀態之中體驗到的"不自在"與彆扭本身的.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5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10--你確定嗎?(Are you SURE?!)1

帖子張婷婷 » 周二 12月 25, 2012 7:38 pm

這幾天從南部返回北部,經過半個多月,我幾乎完全忘記車子停在哪裡,在這個找車的過程,我持續的想到"是失竊了嗎?還是我自己忘記停哪了?"同時非常恐懼我的記憶力可能受損的想像,邊找邊察覺到我在逃避這件麻煩事,第一二天沒有找到車子時,我照樣去辦理所有我該辦的事情,誰也不講,不特別想在第一時間把車子找出來,但是過了兩三天,車子還是沒有找到,我開始透露給家人與幾個朋友知道,他們開始叮嚀我種種需要去報警備案的重要性,最後我還是去報警了。

進到警局:我的車子好像丟了.想要備案。

接續出來三個員警,都面帶質疑的笑著回應:你確定嗎!?我們這裡已經兩年多沒有人丟過車子,幾乎都是自己忘記自己停哪裡的。

(我心裡面並不確定,但是我並沒有回應任何的微笑,而是面無表情的說著我找過的地方與經過的天數,車子上鎖的狀態與可供了解的資訊,過不久他們開始幫我找車子,我在此時閃過一個意念:如果我也對自己的狀態表現出質疑與不信任,別人就更不會信任了,因此不要笑,認真的說"。)



這時候我很仔細的察覺到右胸部纖維囊腫的地方抽痛了,然後我注意到這個身體反應是很真實的,因為即便我表面看起來鎮定與嚴肅有條不紊的陳述著,但我內在是有情緒被我壓抑與忽略而直接的帶動身體反應出來的.


右胸部纖維囊腫的點代表著:


the chest point containes the family system - so in general that implies the beliefs that you hold onto in relation to what your parents/adults have learned you, especially when they teach you and you learn the difference between what is ‘right' and what is ‘wrong' and what is ‘good' and what is ‘bad'. Also morality and Polarity is what consciousness systems thrive on, because it causes fear and resistance within beings: Making such systems part of your world, of what is acceptable and approved by society, makes you so much more the controlled slave of consciousness. So, maby have a look at fear of what is wrong/bad in relation to what you have been taught. also to realize that it is nobody's 'fault' per se, because your parents have simply taught what they have been taught - so to thus walk out of the definitions of good and bad/right and wrong and look at what is practically best for you and best for all

It would indicate suppressed emotions within you regarding the relationship you have with your parents– locked into the CHEST point of the Family System: I suggest you jump right into the forgiveness process and release such suppressions through forgiveness.



因此,當警察問我:"你確定嗎?!"

我真正想要說的是什麼?"我事實上想表達: 我並不確定,但是請協助我,即便有可能是我忘記了。"

(此時我覺察到,我所表現出來的"穩定與信任"並非真正與我等同如一的,因為當我不能信任我體驗到的感受,而是選擇壓抑我的感受,進一步喬裝出自我信任的模樣時,這個過程我在為我自己創造著自我分離,恰恰是最不自我信任的狀態.)

......................................................................................................................................





當警察問及:你確定嗎!???



我體驗到-----緊張...如果我說出我不確定,那就是我在浪費別人的時間與精力,,,

但找了好多天了,,,/無助/過錯/虧欠/麻煩他人/


如果我又搞錯了,,,,,,就不值得被信任/被責怪/怒罵/他人對我感到無奈/搖頭嘆氣/對我不抱希望/對我死心/遺棄/排斥/徹底放棄我...


.這些緊連著過往的成長記憶中的自我定義在警察接續問著"你確定嗎?!"的片刻都快速的連結起來制約著我的行為表現.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马 丽
帖子: 30
注册: 周三 9月 26, 2012 10:05 am

Re: 張婷婷的進程分享

帖子马 丽 » 周四 1月 03, 2013 5:44 pm

真是太好了,对我的帮助很大。谢谢你,婷婷。

張婷婷
帖子: 155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11--你確定嗎?(Are you SURE?!)-2

帖子張婷婷 » 周六 1月 05, 2013 9:22 pm

DIP 第三課作業

本文接續前一天


觸發點:警察問我"你確定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他人詢問我"你確定嗎!?"的問題連結起"要是我搞錯/記錯/沒有表現好,就不會再有人願意原諒與接受我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你確定嗎!?"這一句話觸發我內在的"如果我搞錯/記錯/沒有表現好,就不會有人願意幫助相信我了"


意念:恐懼/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恐懼/害怕他人直接的質疑與詢問我"你確定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恐懼/害怕他人質疑/詢問我"你確定嗎!?"這樣的情緒在我之內存在著等同於我.

情緒與感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如果我再搞錯/犯錯,他人就不會願意幫助接受我了"連結起恐懼與害怕的情緒能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參予在恐懼/害怕的情緒能量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進入了恐懼/害怕的情緒體驗之中,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我會恐懼/害怕我表現錯誤/出現無助/麻煩他人這些行動是因為我害怕與恐懼著警察會不願意採信/幫助我,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進一步的看下去,如果他人不願意採信/幫助我,那麼我是否就此會倒下?或者我依然可以在這個當下穩定的站立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忘記車子停在哪裡這樣的現象連結起給他人帶來麻煩的/犯錯的行為/讓人頭疼的人=不可被接受/不可以被支援的,而允許了這個當下發生的事件連結起兩極性的情緒能量,沒有允許我自己只是理解到,我忘記車子停在哪裡就只是這個事實,這個背後並沒有必要連結起可否被接受,因為當我將當下的行為連結起可以被接受或者不可被接受,我都在創造著分離,將我自己分離出外在的對象身上,自動的產製著兩極性的情緒能量感受,餵養著心智自我本身.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恐懼與害怕著他人是否因為我的不確定性而不願意信任和接受我的,而非承擔起自我的責任,接受和信任著我自己,就算處在一個忘記日常生活特定的事件的情境之中,我的物質性當下的生命完整表達本質依然是在此時此刻不受兩急性的好壞對錯而牽動影響改變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恐懼害怕他人是否會因為我的不確定而定義我是一個有價值或者沒有價值的人,而非使我自己理解到,我不管在他人身上取得正向的肯定認同或者負面的價值標籤,我都在這個分離的過程一再的遺棄我自己的責任與完整性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與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寧可放棄恆久不動搖的自我肯定與自我信任,而去追求著外在對象變化不定的肯定與信任和接受的.


C.文字


緊張...如果我說出我不確定,那就是我在浪費別人的時間與精力,,,..我的錯

但找了好多天了,,,/無助/過錯/虧欠/麻煩他人/....我的錯


如果我又搞錯了,,,,,,就不值得被信任/被責怪/怒罵/他人對我感到無奈/搖頭嘆氣/對我不抱希望/對我死心/遺棄/排斥/徹底放棄我....我的錯





.........得出,不管我體驗到了無助/緊張/等情緒能量或者現實狀態,我總是覺得是我自己的個人過錯與問題......因此這個"你確定嗎!?"事實上是被我直接的連結起我的"我是錯誤/我有錯/我自己的問題"這樣的自我定義.




接續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對"過錯"這個字詞連結起負面的價值定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透過心智自我定義著"過錯"這個字是一個’壞的’/’負面的’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分離我自己,透過心智來定義著"過錯"這個詞是’壞的’/’負面的’進一步的分離於"過錯"之外。



我忘記車子停在哪裡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我忘記車子停在哪裡"這樣的現象連結起"過錯"這個字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他人詢問我"你確定嗎!?"時,在心智之中,定義這個問題為指涉我有"過錯"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存在為,讓我自己從"過錯"這個字詞自我分離開來,並且將"忘記車子停在哪裡"連結起"過錯"這個字詞,而進一步的自我分離開"忘記車子停在哪裡"的情境之外。


他人對我感到死心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在心智自我之中,把我的"過錯"這樣的詞連結起"他人對我感到死心".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分離於"過錯"這個詞之外,並且將"過錯"與"他人對我感到死心"連結起來,而進一步使我自己與"他人對我感到死心"這樣的情況自我分離開來




他人對我嘆起與搖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心智之中,將"過錯"這個詞連結起"他人對我搖頭與嘆氣的一個圖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心智之中等同於心智本身,將"過錯"這個定義在"他人對我搖頭與嘆氣"的圖像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從"過錯"這個詞自我分離開來,並且從"他人對我搖頭與嘆氣"自我分離開來,因為我將"他人對我搖頭與嘆氣"定義為"我的過錯"




我體驗到無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心智之中將"過錯"連結起"我體驗到無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心智之中定同於心智本身,將"過錯"這個詞定義在"我體驗到無助"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心智之中等同於心智本身,分離於"過錯"這個字詞之外,並且因為定義了"我體驗到無助"是"過錯"的,進一步的使自己與"我體驗到無助"自我分離開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心智之中從我自己內在的感受分離開來,因為我將我自己內在的感受定義為"過錯的"因為我分離於"過錯"這個字詞之外了。


D.圖片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一張背景燈光是晦暗的,而環境髒亂,與電視開的非常大聲,廚房正在煮的火忘了關小火,一個人不敢動彈的僵硬等著未來的圖像畫面存在於我之內等同於我所是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晦暗/髒亂的環境圖像畫面,連結起"我的過錯"等同於"他人不願意接受與原諒我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過錯/不可原諒/畜生/惡妻孽子這樣的字詞連結起"晦暗的燈光""環境不夠整潔完美""碗筷沒有收拾""廚房的烹煮食物沒有關小火"這樣的圖像畫面。


我寬恕我自,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需要將"過錯"/"不可原諒""畜生"/"惡妻孽子"這樣的字詞連結起在一個環境之中我並沒有收拾好廚房的火忘了關,作業沒有及時寫完,我衝回房間躲藏這樣的圖像畫面,來讓我自己體驗到"恐懼/不安"的情緒能量的.







E.記憶

(Age):Child
(Action):沒有來由的等待與僵化處著。
(The Experience):恐懼/害怕/衝擊/壓抑/無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連結起,"我在寫功課到一半聽見他人返回的聲音我快速的衝回房內,僵化的等待時間經過,並且將我的全部的注意力擺放在他人的行動上面,是否生氣與摔門罵髒話嘆氣和指責我的火忘了關小火,指責我的東西沒有收拾乾淨"的記憶,到"如果我在犯錯,他人就不會接受/原諒我的"意念之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緊抓著我自己在家裡寫作業,聽見他人返家,而我衝回房內躲著燈光昏暗和我僵化的不敢動彈與出聲而恐懼著外面的東西沒有收拾好,火侯沒有關掉,他人摔門謾罵的記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定義著"過錯"為一個我東西沒有收拾好在昏暗的燈光衝回躲藏並且體驗到恐懼與害怕僵化,在這個體驗之中,我沒有來由的等待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分離我自己於"過錯"之外,等同於體驗到了僵化/恐懼/害怕的情緒,在這個記憶之中我無來由的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等待,並在這之中我分離了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分離於"過錯/犯錯/不可原諒"之外,將"過錯/犯錯/不可原諒"連結起"我獨自等待著契機/僵化/麻木"並且使我從中自我分離開來,等同於分離於我自己之外。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我就在這個當下與我自己所接受和允許了的一切共同於這個當下存在著,我不再需要為了過往的記憶而分離著某部份的我自己。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5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12-夢-絕望

帖子張婷婷 » 周六 1月 05, 2013 9:23 pm

今天傍晚我工作累了小歇片刻,在這個過程睡著了,並且在短暫的時間內做了一個夢,醒來的時候心中的恐懼與被浩瀚的暗黑包圍著而落入深度絕望感受依然餘悸猶存,這個夢是:



“我在一間四人房的寢室之中,一個本來跟我關係很好的朋友,在某一天買了一塊布,把自己的位置圍了起來,因此我像是被隔絕在外. 當我看見這個情況時,我立刻的壓抑自己的內在體驗,體驗到非常的難受與孤絕,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面,把我的注意力”轉移”到我正在忙碌與規劃的事業上面,但是於此同時我正處在一個對未來的事業發展感到茫然與沒有頭緒的階段,因此我落入了沒有”轉移目標”可以讓我分離的狀態,這時候體驗到了強烈的恐懼和痛苦”



我醒來的時候逐漸的平息內在的恐懼,但是我之所以能平息的原因是因為我再度的找到了一個分離的對象,就是我的現實生活之中的”精彩未來/正在忙碌與打拼的事業”與"和他人的關係"這些點被我確定存在著,沒有消失,因此心智自我再度的感到安定。




這夢提醒了我真正的去看,當我把"親密的伴侶關係"與"為了未來而打拼的事業"通通挪去,那麼我剩下什麼.


.....................呼吸/物質身體 /主導力 依然在這裡。


而如果持續助長心智系統的壯大(開發著更多的分離的關係),這個意念連帶出來的情緒與感受能量湧現時,就容易落入無法穩定主導自己回到當下的絕望幻覺之中. 而因此紀律的清理系統有這樣的重要性,並且不再允許自己開發更多沒有必要的分離(關係/事業成就/外貌).而是持續的主導自己誕生自己等同於物質生命的當下。

(明天延續此篇進行寬恕)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5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13-我不可以對未來失去掌握/掌控

帖子張婷婷 » 周六 1月 05, 2013 9:24 pm

本文接續前一天"夢-絕望"_(DIP03作業-2)



觸發點:"朋友用布把自己的位置圍起來",而這個點觸動了"朋友跟我的關係可能生變"和"我不可以對未來失去掌控/掌握"的意念,然後引發了"恐懼/不安"的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朋友用布把自己的位置圍起來"的情況,觸發"朋友跟我的關係可能生變"和"我不可以對未來失去掌控/掌握"的意念。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朋友用布把自己的位置圍起來"的情況,觸發我內在的"朋友跟我的關係可能生變"和"我不可對未來失去掌握/掌控"的意念。

意念:恐懼/不安。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對"朋友用布把自己的位置圍起來"感到恐懼/不安,並且連結起"朋友跟我的關係可能生變"和"我不可對未來失去掌控/掌握"。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恐懼/不安"朋友跟我的關係可能生變"和"我自己的未來發展無法掌控/把握"這樣的情緒存在於我之內等同於我。


情緒與感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我對我的未來發展感到沒有頭緒與茫然"連結起恐懼/不安的情緒能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參與在恐懼/不安的情緒能量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進入恐懼/害怕的情緒體驗之中,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我恐懼/不安我對未來無法掌控與把握是因為我恐懼/不安著我未來會沒有辦法有穩定的收入,有自己的房子休息,反而需要進行大量的勞務性工作成為一個有機的機器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我的未來發展不在我的掌控之中的現象連結起一個失敗的人/有問題的人/可悲的人/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負面的/沒有價值的/錯誤的,而允許著我對未來感到茫然與沒有頭緒的現象連結起兩極性的情緒能量,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目前不管我未來在怎樣的情境之中,不管有無符合我的期待,這都是一個具實的現象而以,並沒有必要連結起有無價值/可否被接受,當我將當下的處境連結起這些兩極定的定義時,永遠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餵養著心智自我本身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恐懼/不安我的未來感到茫然與沒有頭緒的現象會代表著我是一個有問題/可悲/可憐/負面/沒有價值的人,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去看見,恐懼害怕自己變成負面沒有價值的人,是因為恐懼著我不被他人接受與接納,因此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絕對的停止分離,自我負責的接納與允許著我自己站立起來,反而透過了成就完美的未來發展而達到我自我不需要負責的目的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當我的未來光明時,我透過心智定義著這事有價值我是可被接受的,因此產製著正向的感受餵養著心智自我本身。當我的未來黑暗與茫然無法確定時=無價值=不可被接受重視的,因此產製著負面的情緒能量激化與餵養著心智本身,持續於兩極之間分離開我自己的自我肯定與自我信任的。



文字:


未來/專業/一席之地/歸屬感/立足點/權威…………….我可以就在其中安穩的生活不需要再打拼與改變,只需要安逸的度日子………..追求安逸的未來…….
/知名度/金錢收入/房子/安逸的日子/拯救系統///////我的掌控與把握之中。

失去掌控/工廠女工/有機機器人/世界工廠/////////////失控的未來。

得出。。。。。"掌控/控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對"控制"這個字詞連結起負面的價值定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透過心智自我定義著"控制"這個字是一個壞的/負面的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分離我自己,透過心智來定義著"控制"這個字是壞的/負面的,進一步分離於"控制"之外,等同於分離於我自己之外。



對未來感到茫然與沒有把握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對未來感到茫然沒有把握"這樣的現象連結起"控制"這個字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存在為,讓我自己從"控制"這個字詞自我分離開來,並且將"對未來感到茫然與沒有把握"連結起"控制"這個字詞,進一步的自我分離開"對未來感到茫然與沒有把握"這樣的當下處境之外的。

沒有收入/飢餓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心智自我中將"沒有收入/飢餓"連結起"失控"這個字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分離於"失控"這個詞之外,並且將"失控"連結起"沒有收入/飢餓",進一步使我與"沒有收入/飢餓"自我分離開來。


精神疾病/人格異常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心智自我之中,將"失控"這個詞連結起"精神疾病/人格異常"的圖像畫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從"失控"這個詞自我分離開來,並且從"精神疾病/人格異常"自我分離開來,因為我將"精神疾病/人格異常"連結起"失控"的心智負面的批判定義。


吸毒者/砍殺/鮮血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心智之中將"失控"連結起"吸毒者/砍殺/鮮血"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心智之中等同於心智本身,將"失控"這個詞定義在"吸毒者/砍殺/鮮血"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心智之中等同於心智自我本身,分離於"失控"這個字詞之外,並且因為定義"吸毒者/砍殺/鮮血"是"失控"的,進一步使我自己從"吸毒者/砍殺/鮮血"自我分離開來。



圖片:


我在年幼的時候進到一間廟宇看見了一位吸毒者拿著針筒注射自己的左手腕,在廟宇內的櫃子上面放著吸毒者使用過的針筒。我假裝成為沒有看見,離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一張存有著吸毒者拿針筒注射自己的左手腕,並且在櫃子上面放著細長的針筒的圖像畫面存在於我之內等同於我所是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控制"/"失控"這樣的字詞連結起"一位吸毒者在廟宇自我注射著毒品在自己的左手腕並且以驚恐的眼神看著我"這樣的圖像畫面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需要在心智自我之中,將"失控"/"控制"這樣的字詞連結起在一個廟宇之中一個吸毒者被我發現他正在注射自己的左手腕靜脈的圖像畫畫面,來讓我自己體驗到恐懼與痛苦害怕的情緒能量的。


記憶:
我一個人在家裡寫作業,有一位陌生人闖入家裡,詢問家人是否在家,發現家人在家便快速離去,我在看見這位陌生人靠近時,恐懼的退後與防衛著,在當時體驗到恐懼與害怕和緊張的情緒.



Age:童年

Action: 緊張的退後與防衛躲藏

Experience: 害怕/恐懼/緊張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連結起"我一個人寫作業到一半有陌生人闖入家裡詢問家人是否在家,我緊張與恐懼的防衛退後著"這樣的記憶到"我不可以對未來失去掌握/掌控"這樣的意念之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緊抓著我自己在家裡寫作業的時候,陌生人闖入我退後與緊張是否要綁架這樣的記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定義著"失控"為一個我在家裡寫作業陌生人突然闖入而我緊張與恐懼的退後防衛著的記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定義著"失控"為一個陌生人闖入問我家人是否在家,在這個體驗之中,我恐懼與不安害怕的退縮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分離我自己於"失控"之外,等同於體驗到"恐懼/不安/緊張"的情緒,在這個記憶之中我緊張退所防衛恐懼著,並且從緊張退縮與恐懼之中分離了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分離於"失控""控制"緊張""恐懼""防衛"之外,並且將這些連結起"我一個人寫作業退縮的處著"等同於分離於"我一個人寫作業處著"的記憶之外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控制""失控""緊張""恐懼""綁架"連結起肩膀的僵硬狀態,進一步的使我自己分離於"肩膀僵硬"的狀態以外.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將"控制""失控""恐懼"緊張""獨自一個人寫作在家裡待著"的記憶連結起我當下的"身體顫抖"的物質反映,並且使我自己分離於"我身體顫抖"的反應以外,等同於分離於我所恐懼的記憶之外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我與我的物質性身體當下一體平等的完整存在在這個當下,即便我的物質性是可被傷害的,但是我的自我主導意志力與呼吸卻是無法被傷害的永恆完整性.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5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14-你好厲害喔!

帖子張婷婷 » 周六 1月 05, 2013 9:24 pm

觸發點:他人看見我的作品表示好厲害/好優秀/好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當他人表示"你畫的東西太棒了"的時候,連結起"人們都因為利益才接近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他人表示我的畫作太棒了!"這個狀態觸發了我內在的"人們都因為利益才靠近我"的意念。




意念進一步的觸發:傷心/沮喪/憂鬱/厭惡/失落/孤單。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傷心/沮喪/厭惡/失落/憂鬱著他人表態"你的畫作太棒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傷心/沮喪/厭惡/失落/憂鬱他人對我表態我的作品太棒了這樣的情緒存在於我之內等同於我。

情緒感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他人都因為我的才能與利益才靠近我"連結起傷心/沮喪/厭惡/憂鬱/失落的情緒能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參與傷心/沮喪/厭惡/憂鬱/失落的情緒能量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需要去注意他人對我的靠近是否動機單純或者只因為我身上有著利益才靠近我的,而沒有允許我自己持續的專注在我的創作表達上面支援著我回到當下的物質性生命之中,與一體所有的生命平等的存在於這個當下,在這個當下我就是完整的,不需要因為他人是本著如我所是沒有圖我身上的任何利益才靠近我的這個條件才能夠證明我自己是好與完整的,當他人陽奉陰尾或者真正的站在無條件的出發點上跟我互動,5這些狀態都是對方本身的狀態,並不能代表著我所是的狀態的,因此當我因為他人沒有條件的跟我互動與接納而體驗到完整性的時候,這個時候所體驗到的完整性,依然是建立在分離的原則上面,並非真正的自我接納與活出我本是的完整性。因此我使我自己理解到,我不只要停止允許我自己對他人陽奉陰尾/圖謀身上的利益而靠近我所產生的負面的情緒能量,同時需要停止我自己因為他人無條件的接納與支援而感到完整與自信的正向的感受,這兩極性的體驗都在為我自己創造出分離,使我自己無法真正的平等如一於生命的完整本質當下的。


文字

憂鬱/沮喪/厭惡/抗拒/。。。。。別人圖謀我身上的利益才靠近我,,,,我本是的並不吸引人。。。。利用他人的利用行為界定我的"本質"是不吸引人沒有價值的。

欣慰/感激/感動/自信/快樂/茁壯////別人不因為我的任何優點長處而靠近,因為我所本是的無條件與我互動相處著。。。。心智自我利用了 分離於他人的接受來界定我的"本質"是有價值的。。。。



得出。。。。"利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對"利用"這個字詞連結起負面的價值定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對"利用"這個字詞連結起錯誤與負面的,進一步分離於了"利用"。

你好厲害喔!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他人表示"你好厲害喔"我在心智之中定義這個表示著"利用"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讓我自己從"利用"這個字詞分離,並且將"你好厲害喔!"連結起"利用",進一步的分離"你好厲害喔!"

又醜又胖又愚笨的本質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心智之中連結起"又醜又胖又愚笨的本質"到"利用"這個詞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在心智之中分離開"利用"並進一步分離著"又醜又胖又愚笨的本質"。

圖片與記憶..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張婷婷
帖子: 155
注册: 周六 5月 07, 2011 9:33 pm
联系:

Day115-愛(LOVE)

帖子張婷婷 » 周六 1月 05, 2013 9:25 pm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真正的愛是活出一體平等的完整性,並且不允許我以外的平等的存有矮於他真正所是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當我體驗到我以外的存有表示出愛我的時候,我對這樣的現象感到欣慰/感動/信心/愉悅/美好,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這並不真正的愛,這只是對方的心智系統因為特定的"目的"用愛與我的意識系統連接起來,形成關係,聚在一起支援彼此的意識而已。進一步的當我們去看,這個支援意識自我的茁壯而分離開物質生命的完整本質的點,這並不是愛,洽洽只是幻覺與濫虐而已,當我允許我自己因為他人有條件的愛/無條件的愛而分離我自己進入一段關係之中,我就在允許我自己被困在一個幻覺當中,而對於整體生命的現況與困境完全的缺席,一再的延後著我為整體生命等同於我自己的完整性站起來的進度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去看,如今的世界現況是什麼一回事,而在這樣的現況之中,愛怎麼可能會存在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相信我去愛上了一個人,而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當我已經自我誠實的行走進城,我就絕對可以單獨(alone)的靠我的力量站立起來,等同如一於全體存有(all one) ,因此在這個已經是"一體"的存在之中,相信我需要"找尋"另外一個伴侶才可以完整的出發點上面去愛人,我是在縱容的幻覺存在著,並且也在共謀著另外一個存有活在自我不完整的幻覺之中而濫虐著彼此的物質性生命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我所愛的對象跟我是一體完整的生命,他不因為我的愛而更加完整或者如何,因為對方的生命本質已經是完整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我的生命本質也是完整的存在不動如山,這個本質布因為誰愛我而更加的美好,因此當有人表示他愛我的時候,是因為對方存在自覺不完整的心智意識之中,而不管他投以多少的正向負向的感受在我身上,都跟我真正所是的沒有關係的,當我真正的先做到這一點,我就能逐漸的懂得,我要如何真正的去"愛"一體等同的生命.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當我能夠做到清楚的對於別人的有意圖的靠近或者無來由的愛我都不影響我真正所是的存在本質時,我就可以明白到,當我跟他人相處的時候,他人真正所是的是如何的完整與如其所是,絕對不會因為我愛不愛他/允不允許他/有沒有利益圖謀而靠近這樣的出發點來決定對方的存在狀態,因此也將可以大大的協助到我怎麼跟伴侶相處而活在盡可能的清醒之中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體諒""道德""善解人意""害怕傷害對方"等等這些出發點事實上也是一種傷害,因為這些只是我們自己的投射與幻覺,根本就不能代表對方的生命本質,因此當我體驗到我"害怕我愛的對象受傷""我體諒我愛的人""我心疼我愛的人""我對我愛的人善解他意"而相應的付出著的時候,我並不是真正在愛對方,我只是我的幻覺當中支援著他與我的分離而忘記自己的完整本質而已.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理解到,我並不需要他人來有條件的愛我或者無條件的愛我,因為我本身就是愛與完整的,而不會因為有沒有人體諒與包容理解接納我,我才可以是完整的,同樣的,在一體平等的原則之中,我也做著同樣的事情,明白到他人不需要我的包容接納與理解體諒才可以是完整的,因為他本身就是完整的.

而因此

我承諾我自己理解到,當我體諒與心疼著我以外的任何一方時,我回到呼吸之中,並且使我自己理解到,對我真正的支援與愛是"支援我活出我本是的完整性,這個完整性是不管誰來誰去我都是依然完整的",而因此,我使我自己明白到,給予他人最大的愛與支援也同樣是使對方理解到"不管誰來誰去你都是完整的,並且對於你自己的站起來與活出完整性負有責任"而因此,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停止"心疼""害怕對方受傷""害怕對方孤獨""害怕對方無助"的種種干預,明白到我只需要支援我自己活出我的完整性,並且一體等同的支援著他人便可,其餘這以外的體諒與恐懼的愛都不是真正的愛,只是一種爛虐與幻覺而已.


我承諾我自己理解到,當我體驗到他人的行動與言語在對我表示著他愛我的時候,我停止各種欣慰與美好世界的自信感受,我使我自己理解到,對方不是在愛我,而是在一個幻覺之中也同時支援著我的幻覺意識,因為特定的目的與他進入一個關係之中,使心智自我可以存在著.因此我停止對這樣的表態做任何的正向的體驗感受,明白到對方允許自己存在幻覺之中是對方的選擇與接受和允許的,跟我本身並沒有關係,我只是他所投射的對象來使他看見他自己所是的而已.

我承諾我自己,明白到,我並沒有必要對任何人表態"我愛你"因為對方根本不需要因為我的"愛"來決定他的完整性,因為對方已經是完整的,而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如果想說出"我愛你"事實上都只是在利己的"愛己"前提而說出的"我愛你",因此這不是真正的愛對方,是一種欺騙與幻覺和爛虐而已.

我承諾我自己理解到,我的完整性也不因為他人表態愛我而有起變化,他人表態的愛,同樣的也是在利己的前提所說出口的自我欺騙和幻覺而已.我停止自己接受和允許這樣的爛虐與分離.
My BLOGGER:http://mnbbvv.blogspot.tw/
MY SINA :http://networkedblogs.com/ysESh
MY EMAIL:mnbbvv@hotmail.com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