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Re: 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帖子林丽梅 » 周一 10月 15, 2012 11:18 pm

第158天:害怕被动物咬后死掉

第158天:害怕被动物咬后死掉

做梦梦到被一只猫咬住手不放,一会又咬住了腿,心想:这下完了,被动物一咬,一定得了传染病,救不了了,只能等死了。感到十分害怕和恐惧。在梦里不停地想要逃跑死亡的恐惧。又感到很无助和绝望、伤心。

想法:“这下完了,被猫咬了,得了传染病,必死无疑了。”
情绪:害怕、恐惧、无助、绝望、伤心、逃避

自我宽恕: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在梦里在被猫咬了之后参与了念头:想法:“这下完了,被猫咬了,得了传染病,必死无疑了。”并感到害怕和恐惧。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和恐惧被猫咬了之后会死掉。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和恐惧死亡。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想要逃避对死亡的恐惧,不停地奔跑,不停地逃离,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和躲开死亡的威胁。而没有认识到我真正的自己是永远存在的。实际上包括我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真正的伤害到我自己。我自己都无法把自己从存在中抹去。我永远会面对我自己,不管是在哪里。我都会面对自己的造成的现状和后果。真正的自己是永恒存在的,并且与一切平等如一。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相信了自己会因为被猫咬了而得上传染病从而死去,并对此幻想出的内容感到无助、绝望和伤心。相信了我真的会因为死亡而永远不再存在。而没有认识到这只是心智的欺骗。真正的自己永远不会消失。消失的只是不真实的东西。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小时候因为经常用手捏死蚂蚁,突然有一天拿手捏蚂蚁的时候突然想:“如果我一再捏死蚂蚁,这只蚂蚁会不会因为我捏死了太多他的同胞而报复我,我现在捏的这只蚂蚁会不会咬我,如果它咬我一口,一定会很疼。”并不敢再用手捏蚂蚁,而改用用脚碾。而没有认识到实际上我是在用脚碾来企图证明自己不害怕,实际上正好说明了我的害怕和恐惧反应。我不敢面对自己对他们做过的。而继续欺骗自己。麻木自己。而没有认识到我逃避面对自己的害怕和恐惧,并用了另一种更加残忍的方式掩饰自己的害怕和恐惧是在自我欺骗。并在强化自己的害怕和恐惧。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想起以前我妈逮了一只母兔,放在笼子里,这只母兔生了小兔子,有一次我妈去摸母兔,母兔狠狠咬了我妈的手。我对这个情景感到害怕,并再也不敢把自己的手伸进笼子里。连兔子也不敢摸,怕被咬。陷入了害怕情绪。而没有认识到这都是我头脑中幻想出来的景象。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初中时候晚上睡觉被老鼠咬过额头,仍然没有消除那种对老鼠的恐惧。对于老鼠有一种避之唯恐不及的情绪。即恐惧和惊恐。害怕自己被老鼠再咬一口。用自己的物质身体喂养心智。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看到猫的爪子伸出来的时候那么锋利,感到不寒而栗,十分恐惧和担心自己会被猫抓到。看到活跃的猫时就觉得这只猫很危险。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活跃的猫与危险连接到了一起。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在摸房东的大狗时,就担心会不小心被咬到。当狗张嘴的时候就感到十分恐惧和害怕、紧张。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为和相信动物张嘴的时候都是具有攻击力并且是最危险的。就很可能会攻击伤害人。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在电视上看到训练野兽例如鳄鱼的驯兽师故意把胳膊伸到鳄鱼嘴里,最后胳膊被鳄鱼扭断流血不止的情景。感到惊恐。同时参与了心智暗聊:自找的。不咬你咬谁。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想起电视上演的训眼镜蛇的人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用嘴亲吻眼镜蛇,结果被咬到,最后不治而亡。并参与了心智暗聊:把自己当神仙了吧。这种不要命的丢命是迟早的事。同时也对这个情景感到惊恐。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毛茸茸的毛毛虫和带有绒毛的动物。觉得被他们咬到了会很恶心加痛苦。而没有认识到这只是我自己的臆想。

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b0d1700101118o.html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Re: 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帖子林丽梅 » 周二 10月 23, 2012 11:21 pm

第159天:害怕被动物咬后死掉2

接上一篇博客 :第158天:害怕被动物咬后死掉



记忆:过去看电视上播新闻,有人被狗咬到了,得了狂犬病,最后死掉了。

想法:动物是危险的。 只要是会动的动物,都有可能让人受伤甚至死亡。

情绪:害怕 恐惧 担心 紧张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看到动物的时候参与到了过去的回忆即“记忆:过去看电视上播新闻,有人被狗咬到了,得了狂犬病,最后死掉了。”内容中。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使看到动物成为一个触发点存在于我之内,并触发了“记忆:过去看电视上播新闻,有人被狗咬到了,得了狂犬病,最后死掉了。”这个内容。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看到动物这个触发点连接到了记忆:“记忆:过去看电视上播新闻,有人被狗咬到了,得了狂犬病,最后死掉了。”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对于记忆中的“被狗咬到”和“得狂犬病,最后死掉”这些词产生了情绪反应即感到害怕、恐惧、担心、紧张。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恐惧、担心、紧张自己也可能被狗咬而得狂犬病最后死掉。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看到别人发生不幸的事情后就会担心害怕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而对于看到的事情感到恐惧,并对自己担心的内容感到恐惧。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自己的担心投射到了未来即不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上,而仅仅因为看到了有人发生这种事情就担心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使记忆内容:“过去看电视上播新闻,有人被狗咬到了,得了狂犬病,最后死掉了。”成为一个触发点存在于我之内,而触发了我的想法即“动物是危险的,只要是会动的动物,就可能使人受伤甚至死亡”。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记忆内容即:“过去看电视上播新闻,有人被狗咬到了,得了狂犬病,最后死掉了。”与头脑中的想法即“动物是危险的,只要是会动的动物,就可能使人受伤甚至死亡”连接在了一起。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相信了只要有一个动物咬过人致死,那么所有的动物就一定是危险的,并认为所有的动物都可能会使人受伤甚至死亡。并对所有的动物感到一种不安和担心。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为动物都是有攻击性的,甚至可能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袭击人。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在看到动物后在头脑中幻想动物突然袭击人的情景,并对此感到紧张和恐惧。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回忆起看到动物咬人致死的新闻后对“咬人致死”这几个字产生了恐惧反应。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在看到“咬人致死”这几个字时,联想到了“危险”、“攻击”、“毫无征兆”“可怕”这几个词。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咬人致死”与危险连接到了一起。认为动物咬人致死,因此动物是危险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咬人致死”与攻击连接到了一起,认为动物是有攻击性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咬人致死与毫无征兆连接到了一起,认为动物随时都可能发动攻击。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咬人致死与可怕连接到了一起。认为动物是可怕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危险、攻击、毫无征兆、可怕这些词定义为不好的、负面的、错误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通过将危险、攻击、毫无征兆、可怕这些词定义为不好的、错误的、负面的,从而使自己对这些词产生了负面能量反应即感到担心、紧张、害怕、恐惧,而陷入了两极性对立能量反应的极端,消耗了自己的物质身体喂养了自己的心智。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对狂犬病这个词感到紧张和恐惧。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相信了狂犬病一定会让人死亡。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和恐惧得狂犬病死亡,认为这种死亡很痛苦。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和恐惧痛苦。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逃避和排斥痛苦。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活在了自己的心智幻想中,处于情绪反应中,受心智的控制、支配和奴役,而没有活在当下这里。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为每个狗身上都带有狂犬病病毒。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长期以来积累了自己对动物的恐惧。并相信了自己所恐惧的内容真实存在。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恐惧反应,而与动物,与真正的自己产生了分离。



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

[转载]按系列主題分類的Desteni資料(隨時更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b0d1700101118o.html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Re: 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帖子林丽梅 » 周二 10月 23, 2012 11:22 pm

第四课作业:

经历一:
网上购物买了一件上衣,快递送到后迫不及待兴奋(感觉)的穿上看效果,渴望(感觉)得到同事的肯定问同事的看法,同事说有点肥了,不过还行。自己心想的确有点肥,要是小一号就正好了,但是换货很麻烦还要花时间,算了(想法)。但还是感到心里很遗憾、后悔(情绪)选择了这个号码的衣服。自己穿着这个新衣服的时候,心里感到很别扭(情绪),很不完美(想法)。这时某某出来看我试穿新衣服,我看到他不说话只带着笑容看着我,我心想:老是冲我笑屁啊(想法)。就感到十分厌恶和不爽(情绪)。并回忆起以前他进我空间看我老公家里的照片的情况,他说这就是你老公的家里啊,我说是,他就只是在那里笑(回忆)。心想:这种笑明显就是看不起,笑屁啊你(想法)。我感到十分愤怒和不爽(情绪)。觉得这种人很垃圾(想法)。
感觉:迫不及待 兴奋 渴望
自我宽恕: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对于穿上新衣服感到迫不及待和兴奋。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使穿新衣服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我的迫不及待和兴奋感觉。

我宽恕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穿新衣服连接到了迫不及待和兴奋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迫不及待和兴奋定义为了穿新衣服。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穿新衣服和迫不及待、兴奋连接到了一起,通过定义迫不及待、兴奋为穿新衣服,从而使自己与这些词语分离了开来。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为自己穿上新衣服后会更有气质会提升自己的形象,会让别人更加任何接受喜欢我。会让自己的感觉更好,从而对自己穿新衣服感到迫不及待、兴奋。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穿上新衣服与头脑中的自己的提升后的形象连接在了一起。认为新衣服就可以让我的形象得到提升。而将自己的形象与新衣服连接到了一起。将自己的形象的提升依赖于衣服。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渴望形象得到提升。渴望在别人面前有一个更好的形象。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相信了新衣服可以提升自己的形象。并认为穿上新衣服别人就会更加认可我接受我喜欢我。我的自我价值会得到更多的体现。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相信了我需要靠别人的认可和接受和欢迎来体现自己的价值而不是自己体现自己的价值。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没有认识到,我自己的价值不需要靠自己以外的事物来体现。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渴望得到同事的肯定。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渴望投射到了同事身上,渴望同事给我一个肯定。而没有认识到我是在希望通过同事的肯定来肯定自己。而实际上我自己就可以肯定自己,不需要经过别人的肯定才能够肯定自己的。

想法:的确有点肥,要是小一号就正好了,但是换货很麻烦还要花时间,算了
情绪:遗憾 后悔 别扭
想法:不完美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对于想法“的确有点肥,要是小一号就正好了,但是换货很麻烦还要花时间,算了”感到有点遗憾。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了心智暗聊“的确有点肥,要是小一号就正好了,但是换货很麻烦还要花时间,算了”并体验到了遗憾情绪。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心智暗聊内容即“的确有点肥,要是小一号就正好了,但是换货很麻烦还要花时间,算了”与遗憾情绪连接到了一起。通过这种连接喂养了心智。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后悔选择了号码大一号的衣服。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对于选择了大一号的衣服感到后悔。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选择了大一号的衣服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了我的后悔情绪。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选择了大一号的衣服连接到了后悔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后悔定义为选择了大一号的衣服。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选择了大一号的衣服与后悔连接到了一起,通过定义后悔为选择了大一号的衣服,从而使自己与这些词语分离了开来。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认为新衣服的尺寸不是最合身就是代表了我的形象没有得到完美提升。自己的价值没有得到最大的体现。从而对此感到遗憾和后悔。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相信了只有衣服尺寸穿上后和自己的想象中的效果一样,才能使自己的形象得到提升,才能使自己的价值得到体现。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衣服的尺寸与自己的形象连接到了一起。靠衣服的尺寸来提升自己的形象。并将自己的形象与自己的存在的价值连接到了一起。从而与自己产生了分离。与当下产生了分离。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穿上有点肥的新衣服后感到别扭,觉得不完美。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使穿着有点肥的新衣服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了我的别扭情绪并觉得不完美。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穿着有点肥的新衣服连接到了别扭和不完美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别扭和不完美定义为穿着有点肥的新衣服。

我宽恕自己将穿着有点肥的新衣服与别扭、不完美连接到了一起,通过定义别扭和不完美为穿着新衣服,从而使自己与这些词语分离了开来。

情绪 :厌恶 不爽 愤怒
想法:这个人很垃圾
想法:的确有点肥,要是小一号就正好了,但是换货很麻烦还要花时间,算了
老是冲我笑屁啊
这种笑明显就是看不起,笑屁啊你
回忆:他进我空间看我老公家里的照片的情况,他说这就是你老公的家里啊,我说是,他就只是在那里笑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对于某某出来看我穿新衣服后的样子并不说话对着我笑产生了心智暗聊即“老是冲我笑屁啊”并感到厌恶和不爽。体验到了负面能量反应。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为对方看着我的老公的照片笑而不说话就代表是一种轻视和贬低,从而为自己的认为而对对方感到厌恶和不爽,而么有认识到这只是我自己的认为。并非就是对方真正的表达的初衷。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了将对方笑而不语与轻视和贬低连接到了一起。认为对方的笑而不语就是在表达这么个轻视和贬低的意思,而对此感到厌恶和不爽。从而与对方产生了分离。也与真正的自己产生了分离。

我宽恕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将自己的认为投射到别人身上,是在将我的主官臆断和认为强加给别人,并非是真正的对方的表达的意思。我是在用心智的眼光看对方的表达。并不是真正的自己的表达。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认为别人对我笑而不语就是一种对我的否定。并相信了事实就是自己认为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使某某出来看我穿新衣服后的样子并不说话对着我笑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我的心智暗聊内容即“老是冲我笑屁啊”并产生厌恶和不爽的情绪。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 接受和允许自己通过将某某出来看我穿新衣服后的样子并不说话对着我笑于心智暗聊“老是冲我笑屁啊”连接到了一起,并在这个连接过程中,参与心智反应即赶到厌恶和不爽,从而喂养了心智。相信了心智比我更强大的。受心智的支配、控制和奴役。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看到某某不说话只是笑着看着我参与了回忆内容即“他进我空间看我老公家里的照片的情况,他说这就是你老公的家里啊,我说是,他就只是在那里笑”而参与了心智暗聊即“这种笑明显就是看不起,笑屁啊你”同时对着心智暗聊内容感到愤怒、不爽。将某某定义为垃圾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使某某不说话只是笑着看着我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我的心智回忆内容即“他进我空间看我老公家里的照片的情况,他说这就是你老公的家里啊,我说是,他就只是在那里笑”而通过这种连接产生了心智暗聊内容即“这种笑明显就是看不起,笑屁啊你”并对这个心智暗聊产生愤怒、不爽,将某某定义为垃圾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陷入了回忆中,将回忆内容即“他进我空间看我老公家里的照片的情况,他说这就是你老公的家里啊,我说是,他就只是在那里笑”与“这种笑明显就是看不起,笑屁啊你”这个心智暗聊内容连接到了一起,从而体验到了负面能量反应。喂养了心智。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不完美、垃圾定义为不好的、负面的、错误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通过将不完美、垃圾定义为不好的、负面的、错误的,从而使自己陷入了两极性对立能来那个反应中。消耗了自己的物质身体精华喂养了心智。


自我改正应用我:
当我因为别人对我的衣服有一些评论后,我提醒自己这并不能对我产生真正的影响。衣服和我并不是分离的,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和对方和衣服处于平等如一之中而不受对方的评论的影响。使自己保持呼吸,运用呼吸工具,在呼吸的间隔保持自己在当下这里。当同事又在类似的情境中笑时,我发觉自己要参与心智暗聊时,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这是心智在反应,我接受允许自己运用呼吸停止心智暗聊。利用呼吸将自己从暗聊参与反应中带回当下这里。运用呼吸带回自己到自己的物质身体这里。不再参与其中。而是认识到当下才是真实的,保持呼吸,保护觉察。自我主导原则运动自己。

当我在心智暗聊中对他人进行评价并对此产生情绪反应时,我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这不是真正的自己。我接受允许自己利用呼吸取回自己的力量。停止分离。处于自己的物质身体这里处于当下与当下的事物平等如一。运用自己。觉察自己。停止分离。

当我看到他人对我笑而不语时,我先深呼吸,保持自己觉察在当下这里面对对方的表达,也接受和允许自己利用呼吸处于当下这里表达自己。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停止继续通过在心智定义中给人下评论而产生分离。认识到我对别人的评价其实是我对自己的评价。是在反应我如何看自己。我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我与衣服,同事不是分离的,我们是平等如一地。我所体验到的感觉或情绪或定义都是对自己做的反映。我对这个世界人事物的感受是我对自己的方式的反映。产生两极性对立能量反应的我不是真正的自己,是心智的表达。而这是我经由自己的接受和允许后进行的心智表达,说明了我在受心智的支配、控制和奴役,没有活我真正的自己。而我是有能力停止继续这样作为心智表达自己的。因此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运用呼吸工具停止能量反应。与衣服、某某平等如一,自己肯定自己,不再制造现状。不再喂养心智。停止消耗自己的物质身体精华。不再根据心智懿构自我定义自己。调查自己的心智模式的原因。实际运用自我宽恕工具,通过写作、自我宽恕、自我改正应用有效解除自己的心智模式。停止参与回忆。停止参与心智暗聊。而是处于当下这里。保持觉察,自主指挥自己。运动自己。


经历二:
对于没有做过的事情自己没有把握(情绪),想更好的完成(想法),便请教别人,当我问道:“是否可以这样做时?”某某 告诉我说:“这个不是僵硬的,是根据情况需要灵活处理的。”听到某某这么说我想起了以前不止一次在类似的情境中得到了几乎相同的答案(回忆)。我听到“僵硬”和“灵活”(词语)时,感到了羞愧、拘谨、不安、忐忑、恐惧、担心、沮丧(情绪)。并且在听到“僵硬”这个词时,在头脑中想到了“呆板、笨、死脑筋、迟钝(词语)”。听到“灵活”这个词时感到了压力(情绪),并参与了心智暗聊:我不够灵活,我刚才的话显示了自己的僵硬呆板,我上学上傻了。又是这个回答(想法)。并害怕听到这个回答(情绪)。

自我宽恕:
情绪:没把握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对于没有做过的事情感到没有把握。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使没有做过一件事成为一个触发点存在于我之内,从而触发了我的没把握情绪。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对于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感到紧张。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担心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会因为没有经验而做不好或者搞砸。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还没有开始做一件事情就因为这件事情自己没有做过而认为自己没有经验就很有可能做不好或者把它搞砸。而不断的感到担心、紧张、没有把握。从而参与了情绪。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对于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感到没有自信。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没有自信做自己没做过的事,而不断对这件自己还么有做过却要去做的事感到十分恐惧。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自己不停地参与这种紧张、担心、没把握的情绪,而不断将这些情绪投射到还没有做的事情即未来上。而没有保持觉察的活在当下 这里。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为自己没有做过一件事就一定会遇到各种问题,认为自己需要给自己设定一个框架或者死的方案来让自己应对自己的缺乏经验。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没有做过一件事即缺少做这件事的经验看做极为严重的。并为此感到紧张和担心。参与到了情绪中。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是我 自己做出了这个决定来对没有做过的事情感到没有把握并参与那些情绪,而没有别人来让我这么做的,并且别人也无法真正替我做这些决定。一切的决定都是我自己做出的。也就是这些决定和反应都是我自己接受和允许的。是我自己的责任。

想法:想更好完成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因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使没有做过一件事成为一个触发点存在于我之内,从而触发了我的想法即想要更好的完成这件事。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将没有做过一件事这个触发点与想法想要更好的完成连接到了一起。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到了想要更好完成这样一个想法之中。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想要更好的完成还没做过的事情。即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想要更好的完成还没开始做的事,在没有着手做之前就渴望得到一个更好的结果,并不断地担心自己会做不好。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想要更好的完成这件没做过的事实际上掩饰自己担心害怕自己做不好这件事和自己没有做这件事的经验而感到的紧张和不安。从而保持了自己的不安和紧张情绪。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没有认识到我想要更好的完成是一个头脑中的想法,只是将想法投射到了未来,而实际上是在逃避现在当下。逃避面对自己的紧张、不安情绪。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如果我一直处于头脑中的幻想而不去着手开始做的话,我永远不可能真正的在现实中完成这件事。

回忆:以前对一件没做过的事在需要自己去做的时候,问别人这样做是否可以,对方回答我这个:“这个不是僵硬的,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需要灵活的处理的。没有定式。”而这个回答我已经听到过好几次。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以前对一件没做过的事情在需要自己去做的时候,问别人这样做是否可以,对方回答我这个不是僵硬的,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需要灵活的处理的,没有定式。而这个回答我已经听到过好几次”这个记忆存在于我之内如同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将听到同事对我说“这个是可以灵活处理的,不是僵硬的,一成不变的”这句话成为一个出发点连接到了“以前就一件自己没有做过的事问别人怎么怎么做是否可以时,对方回答我这是需要灵活处理的,不是一成不变的,不是僵硬的,这个回答我听到过好几次”这个记忆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使“问同事这件事如此做是否可以,而同事回答我需要灵活处理,不是僵硬的一成不变的”作为一个触发点而存在于我之内,触发了“以前问别人同样的问题,对方回答我同样的内容而这个内容我听到过好几遍”这个记忆。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心智之中执着于“我问别人一件事怎么怎么处理怎么样,而对方回答我这件事需要灵活处理,不是僵硬的,不是一成不变的而这个回答我听到了好几遍,每次都在听到这个回答后感到震撼”这个记忆 不放。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僵硬”和“灵活”连接到了我的心智之中“问别人一件事如此处理是否可以,对方回答我需要灵活处理,不是一成不变, 不是僵硬的”这个记忆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僵硬”和“灵活”定义在了我的心智之中“问别人如此做一件事是否可以,对方回答我这是要灵活处理,不是一成不变的,不是僵硬的”这个记忆之中。而将我自己与“僵硬”和“灵活”分离开来。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相信我需要处于“被固定的格式框架限制处,处处受限,不能自由发挥”和“跳出框架,灵活应对,左右逢源,应对自如”来成为并体验“僵硬”和“灵活”。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听到某某的回答后陷入自己的回忆中,即“以前对一件没做过的事在需要自己去做的时候,问别人这样做是否可以,对方回答我这个:“这个不是僵硬的,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需要灵活的处理的。没有定式。”而这个回答我已经听到过好几次。”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自己请教某某后得到的回答与自己的回忆内容即“以前对一件没做过的事在需要自己去做的时候,问别人这样做是否可以,对方回答我这个:“这个不是僵硬的,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需要灵活的处理的。没有定式。”而这个回答我已经听到过好几次。”连接到了一起。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在每次参与回忆内容即“以前对一件没做过的事在需要自己去做的时候,问别人这样做是否可以,对方回答我这个:“这个不是僵硬的,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需要灵活的处理的。没有定式。”而这个回答我已经听到过好几次。”时都会对“僵硬”和“灵活”这两个词产生能量反应。从而参与了两极性对立能量反应。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后悔自己问了同样的问题得到了同样的答案。并对自己问了同样的问题得到了同样的答案感到难堪、后悔、自责。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没有认识到我的问题实际上显示了我自己的担心和恐惧。而我的问题实际上是在将对话发生的结果引向我担心和恐惧的内容。即我担心和恐惧的事情反而通过我的问题而使其显示了出来。即我害怕、担心、恐惧被人认为是僵硬的、呆板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一直以来对于僵硬这个词感到过敏、激动,是在害怕自己被人认为是僵硬的,傻得。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自己从上大学以来一直到现在总是被我妈说:是个人就能把我 给骗了。而想到这句话就会感到自己已经被下了定义,无法改变,无论我如何做,怎么做,都改变不了我妈对我的这个定义。而我不想总被人这么认为。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不想这么被人认为是僵硬的,是傻得,不想总被我妈说是个人就能把我给骗了,是由于我将被人骗这件事当成是一件耻辱的事,并想将自己被骗的经历和记忆从自己的生活中抹去。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想要逃避自己的过去被骗经历。将自己过去的经历归因于自己的不成熟、单纯。不希望别人提起我的被骗经历。并因此来给我下定义。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为自己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不想再被定义为傻得,易被骗的。而我妈的话让我感觉我这辈子就是一个无论怎么改变都是一个是个人就能把我给骗了的人。而我将这句话的意思解释为我是个傻得不能再傻的人了。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以前被我哥说我读书读傻了,成了书呆子。而我对这句话感到愤怒、排斥、害怕、恐惧。同时感到羞愧。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听到别人对自己的缺点的描述时就感到自己整个人都被否定了。不是真正的去面对自己的现状,而是拼了命的想要逃避和掩饰。想要维持自己的心智完美形象。而没有认识到我的心智完美形象只不过是我自己给自己编出来的一个梦。是虚幻的。也是不真实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长期以来活在了自己心智完美自己世界中。将自己幻想为世界上最完美得人,没有瑕疵,也经不得别人指出自己的现实。而没有认识到我是在极力逃避现实,逃避面对自己的现状。这一切是在自我欺骗。

词语:僵硬 灵活
相关词语:书呆子 呆板 笨 死脑筋 迟钝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听到“僵硬”这个词时,在自己的头脑中出现了一个书呆子的形象,通过将僵硬这个词语与头脑中的书呆子的形象连接到一起,产生了恐惧、害怕反应,害怕和恐惧自己被人当成书呆子。而没有认识到我的害怕和恐惧只能显化我本身所害怕和恐惧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没有认识到,我以前确实曾经是当过书呆子,不过那也是我经由自己的接受和允许而成为的。而历史改变不了,即使我参与情绪,排斥、逃避它,也改变不了它的事实。但它不是现在,不是当下。过去的事情永远无法改变,但是当下可以改变。而如果我不去正视自己的现状,面对自己的现状,我就无法真正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改变它。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僵硬这个词连接到了“呆板、笨、死脑筋、迟钝”这些词上。并因为自己以前曾经轻易被人骗过。而认为别人不管对我说什么,只要说话的内容里有僵硬一词,一定就是指我是僵硬的,我是呆板的、笨的、死脑筋的、迟钝的。而没有认识到这是我自己的想法。是我自己这么认为的。这只是我头脑中的心智的认为。这并不是我真正的自己,这也不是我真正的自己的表达。因此我这么想是没有必要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么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如果我现在已经表现为了僵硬、迟钝、呆板、死脑筋、傻的,那也是由于我的接受和允许而表现出的心智表达,那并不是我的真正的自己表达,而我只有先面对这些我的现状,面对我已经形成了的心智表达,才能真正开始改变,真正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而如果这些词都是不我的真正的自己的表达,那么我就更不用对这些词产生反应。因为不管是还是不是,产生反应都不是我解决改变现状的正确解决方法。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一直逃避面对自己的现状即我已经形成的心智的表达。即经由自己的接受和允许而作为心智维护自己的心智完美形象。并对别人说的否定自己的完美心智形象的词语产生能量反应。而没有认识到这是在继续强化自己的心智表达。继续与真正的自己分离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对“灵活”这个词感到有压力。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觉得自己不够灵活。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为如果自己够灵活就不会问这个问题了。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用不灵活来定义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相信了自己是不灵活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对于“灵活”这个词参与了心智暗聊:“我不够灵活,我刚才的话显示了自己的僵硬呆板,我上学上傻了。又是这个回答”。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对于听到同样的回答感到震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对于僵硬这个词感到震惊。并觉得好几次听到僵硬这个词对我是个很大的冲击。并再一次相信了自己就是个僵硬的人。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逃避、害怕听到僵硬这个词,听到僵硬这个词就感到受刺激。并将僵硬这个词与别人对我的评价即回忆内容:“我妈说我是个人就能把我骗了。我哥说我读书读僵化了,书呆子一个。”以及自己的确被人轻易就骗了钱的经历即回忆内容而感到很烦恼和郁闷。对这些回忆内容很排斥。却没有认识到我的排斥只能强化这些回忆。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相信了自己越不想回忆起的内容越是忘不了。并因此对自己感到懊恼。而没有认识到我一直逃避和排斥回忆,对回忆参与情绪。才不断地支持了这些回忆的显化和强化。这都是我自己的责任,是我自己选择的结果。因此也只有我自己才能改变这个现状。逃避和排斥不是解决方法。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听到说我僵硬和需要灵活的回答。并将这句话与“我现在还不灵活,我还是很僵硬”这句话连接到了一起。并陷入了对自己的不满中。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对自己不满、排斥、逃避。没有真正负起自己的责任。没有真正的改变自己的现状。


自我改正应用: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做一件事的时候,正确的方法是做好充足的准备,针对这件事来具体分析和解决,想要一劳永逸的用几条定式来解决所有做这件事的过程中有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是不现实的。我能把握的就是当下,并且处于当下这里为了处理完需要处理的事,而处于当下面对现实的问题和事情来给自己提出计划或方案,并且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根据实际情况来调整或改变自己的方案。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僵硬是我对自己下的一个定义,听到别人说我的时候,我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如果僵硬是我现在已经成为了的心智模式,我就自我诚实的面对这个现状,逃避和掩饰无济于事,并且只能强化已经形成的模式。我出于为自己负责自我诚实会做的是面对现状,改变现状。当我对僵硬这个词感到情绪反应的时候,我接受允许自己深呼吸,通过能量反应。认识到我作为 心智的僵硬表现是我接受和允许的结果。是我自己的 责任。是我自己相信了自己就是僵硬的并以此来限制自己,而我实际上是有能力打破这个限制的。我也不是我自己的心智表达。所谓的人格特征或者特定的人格表现完全是狗屎。我们本质是相同的,那就是平等如一的。因此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自我诚实的面对自己形成的僵硬的人格特征,改变自己的模式。当我对僵硬这个词感到有压力、排斥、抗拒、害怕时,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深呼吸,运用呼吸通过并停止这些情绪反应。我支持自己运用自己将自己从心智反应中带回到当下这里。运用自我主导原则取回自己的力量,自主运动自己。支持自己。利用呼吸,觉察自己,带回自己到自己的物质身体这里。处于当下与这些词语平等如一。并自我诚实的面对自己的现状。为自己的现状承担起责任。自我诚实的处于当下解决当下的事务,而不再受情绪的支配和控制。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停止将僵硬这个词语与自己的回忆内容即家人对我的与僵硬有关的定义连接到一起。认识到那不是我真正的自己。别人对我的评价并不能真正替我决定自己是谁以及自己能做什么。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自我诚实的面对自己的现状。停止活在以前的已经改变不了的回忆事实内容中。而是自我诚实的不再逃避、掩饰、面对自己的现状。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停止继续活心智的自己。停止继续用心智完美形象来定义约束自己。停止继续自我欺骗。认识到完美只是一个虚幻的心智定义。并不是真正的自己。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相信自己改变不了自己的心智人格特征是我自己的选择,也是我自己的责任。而我真正的自己所做的决定并不是这个,而是停止继续分离而处于全体中与全体平等如一。为自己承担起责任。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停止继续参与情绪反应。接受和允许自己运用呼吸工具停止并通过能量反应。运用呼吸将自己从能量反应中带回到自己的物质身体这里,带回到当下这里。处于当下,保持觉察处于当下这里处于并作为自己的物质身体与全体平等如一。运用自我主导原则自主指导运动自己,取回自己的力量。停止继续受心智的控制、支配和奴役。处于当下,面对自己的现状。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停止词语的连接。停止参与头脑中的图片联想。停止消耗自己的物质身体精华喂养心智。停止继续用心智模式来限制自己。支持自己活出自己的真正的表达。支持自己推动平等金钱系统的实现并最终实现全体生命的平等如一。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Re: 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帖子林丽梅 » 周三 10月 24, 2012 11:18 pm

第160天:害怕被动物咬后死掉的改正应用

接上两篇博客:第158天、第159天 害怕被动物咬后死掉的内容
对记忆的改正应用: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逐步通过自我宽恕释放自己长期积累的对动物的恐惧的记忆内容。利用写作的形式、自我诚实、自我觉察的面对这些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的来源并调查这些恐惧的原因。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之所以对动物恐惧是因为我将自己的曾经的受到过的动物给我的伤害与所有的动物连接起来,并在看到新闻上关于动物伤害人的消息时产生了记忆的连接。我认识到是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进行了这种连接。因此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停止继续参与这种连接。认识到我与动物并不是分离的。通过呼吸处于当下与动物平等如一。当我看到动物产生联想或者连接参与头脑中的回忆并产生能量反应时,我支持自己深呼吸通过并停止能量反应。用呼吸带自己回当下这里。回到自己的物质身体这里。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实际上在头脑中幻想出来的情景都是虚幻的,是不真实的。而我支持自己处于实际当下不去参与头脑中的联想。我支持自己自我宽恕、自我亲密、自我觉察、自我诚实,自我支持,运用自我主导原则支持自己运动自己,支持自己。引导自己。停止继续受记忆的支配和控制,停止参与情绪反应。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取回自己的力量。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形成这种连接是由于长期以来对记忆的参与并产生能量反应造成的,因此解除这个模式必定也需要一个过程。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一步一步的用自我宽恕工具有效的支持自己逐步一点一点的解除长期以来自己形成的连接反应和模式。处于当下这里,在当下这里行动,而不再参与在头脑中幻想。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头脑中的想象再完美,不付诸实施也只是一个虚幻的世界。并不是现实。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长期参与回忆并产生情绪反应并没有让我的生活现状得到改善或问题得到解决。相反只是让我的现状变得更糟。使我的受奴役程度更深。更根深蒂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支持和协助自己走自我宽恕进程,坚持写自我宽恕博客。通过写作自我诚实的面对自己那些引起自己恐惧的回忆内容并释放掉它们。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支持自己面对自己的恐惧。不逃避,不排斥,不自欺欺人。自我诚实的认识到自我欺骗没有用,并不必要。也无济于事,甚至适得其反,反而更糟。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害怕被动物咬后死掉这种担心根本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它改变不了任何事实,也决定不了任何事实。动物不会因为我担心咬我就不咬我,而如果被咬了,真得了狂犬病,我也不会因为担心恐惧死掉就肯定不死了。因此认识到这些担心恐惧都是无用功。是在浪费时间。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如果我对动物感到恐惧是因为我有那些链接的回忆让我感到难以控制的害怕和恐惧,那么如果我不去面对这个已经是现状的恐惧和害怕的情绪,我永远不会搞定他们。我越是害怕而不采取行动,而仅仅停留在头脑中幻想各种完美的解决方法自欺欺人,其结果只能导致我的害怕的程度越来越深,现状继续恶化。而我终究要面对我给自己制造的后果。无论我死前还是死后。而我现在有比在死后更好的条件来走这个进程,来面对自己的现状和后果并采取行动。为自己承担起责任。首先承认自己的害怕和恐惧,然后自我诚实的面对自己的害怕和恐惧的内容。深呼吸,在呼吸的间隔里让自己回到当下这里。利用呼吸将自己校准到与当下的万物平等如一。

对词语的改正应用: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对“狂犬病”“死掉”这两个词产生了恐惧反应,是由于我将这两个词连接到了“失去机会”上。通过这些链接我不断地参与害怕、恐惧情绪反应,并不断的害怕、恐惧着自己所害怕、恐惧的内容。而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这些害怕和恐惧的内容都是我头脑中自己联想出来的。是我根据自己曾经经历过的或者耳闻目睹的联想出来的内容。因此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停止这种连接。认识到这都是不真实的。当我再一次看到“狂犬病”和“死掉”这两个词时,我深呼吸,停止参与头脑中的这些联想,停止继续受记忆内容的影响、支配和操纵。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停止无用的担心。认识到如果这种情况发生而非我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我依然有机会在维度界继续自己的进程。而我参与担心恐惧害怕反应并参与回忆和头脑中的联想并不能对于我当下走进程产生任何协助作用。相反只会阻碍减慢我走进程的速度或进度。因此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利用呼吸停止连接。认识到任何在头脑中的联想而非实际有效的行动都无法有效改变现状,只能继续恶化现状。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运用呼吸停止继续对词语产生联想。与这些词语立于平等如一来面对这些词语,与自己的回忆平等如一面对自己的回忆,与自己平等如一面对自己。自我亲密,自我诚实,自我信任。我接受和允许自己送给自己自我宽恕这个工具来帮助自己解除心智的奴役。

我结束和允许自己一步一步的进行自我宽恕进程,一点一点的解除。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给自己机会看到自己的现状,不再虚幻的活下去。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停止头脑中的联想或幻想,运用呼吸回到现实之中来。回到当下来。回到当下这里处理当下的事物,根据现实情况考虑当下事物如何处理,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处理事务之前,逐渐改变之前走一步算一步,出了问题再先解决的习惯模式,而改为提前针对即将要处理的事务给自己拟定计划并及时实施,停止只在闹钟空想。避免一想再想,陷入各种想法中。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不对动物带有任何偏见或者心智的判断。平等如一的与动物相处。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不再停留在回忆中,而是活在当下这里,从呼吸的瞬间间隔来活出真正的自己。利用呼吸觉察自己的当下时刻。不再随着自己的想象而参与心智联想。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协助自己通过自我宽恕进程博客支持协助自己解除心智模式。面对自己的害怕和恐惧情绪最终靠自我宽恕解除害怕和恐惧。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不再只停留在理论阶段而是有了理论后立即施行。

相关阅读:[转载]按系列主題分類的Desteni資料(隨時更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b0d1700101118o.html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Re: 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帖子林丽梅 » 周三 11月 07, 2012 12:58 am

第161天:害怕没有钱

经历:我曾经觉得钱不重要,可是我现在觉得钱很重要。我知 道钱是身外之物,可是我很害怕自己没有钱。我知道钱本身没有问题,可是我缺钱。我知道钱不能代表什么,可是我没有钱就养活不了自己,就要挨饿受穷,就生不起小孩,就难以生存。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钱。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钱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钱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没有钱。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自己没有钱”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自己没有钱来定义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缺钱。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缺钱”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缺钱而定义了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没有钱养活不了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没有钱养活不了自己”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没有钱养活不了自己而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害怕没有钱要挨饿受穷。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没有钱挨饿受穷”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没有钱挨饿受穷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没有钱生不起小孩。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没有钱生不起小孩”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没有钱生不起小孩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害怕没有钱难以生存。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将“没有钱难以生存”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没有钱难以生存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相信了我的害怕是真实的。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去质疑我的害怕。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害怕时自己创造出来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参与了害怕。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当我体验害怕时,我实际上是在害怕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害怕仅仅是一个预编程的反应。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害怕的目的是防止我认识到我是谁,认识到我是作为生命与全体平等如一。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相信了总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来允许体验害怕。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我要为允许自己体验害怕负责。

自我改正应用(实际解决方法):
当我体验害怕时,我标记出“我知道,但是......”这一类的的内容的触发点。判断和表达。然后我拥抱害怕,坚站等如与害怕平等如一,在害怕里面坚站起来。还有发笑,这是心智预料不到的。我通过笑话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参与无用的害怕反应来协助自己破快害怕对我的控制。保持呼吸,运用呼吸和笑来带回自己到当下这里。保持觉察,自我指挥,自我主导原则,运动自己。


相关阅读:[转载]按系列主題分類的Desteni資料(隨時更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b0d1700101118o.html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Re: 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帖子林丽梅 » 周二 11月 13, 2012 9:09 am

第162天:害怕干皮

昨天做了一个梦,梦到的其中一个场景是一个人拿出来一个完整的人的干皮,对另一个人说了这个人并不可怕,然后当着另个人开始撕扯这个干皮,而这个完整的干皮脸上开始流血,并且这个干皮的表情从严肃变成了面带笑容(回忆),我醒来后头脑中出现了这个干皮边流血边笑的样子(图片),感到十分恐怖(情绪)。



心智组成成分:

记忆:梦境中一个人在撕一张完整的人的干皮,干皮的脸上开始流血,干皮的表情从肃变成了微笑。



图片:一个干皮脸上一边流血一边笑。



情绪: 十分恐惧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了自己参与了记忆:“梦境中一个人在撕一张完整的人的干皮,干皮的脸上开始流血,干皮的表情从肃变成了微笑。”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了自己使记忆:“梦境中一个人在撕一张完整的人的干皮,干皮的脸上开始流血,干皮的表情从肃变成了微笑。”成为一个触发点存在于我之内,触发了我头脑中的图片联想即“一个干皮脸上一边流血一边笑”。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了自己将记忆内容即:“梦境中一个人在撕一张完整的人的干皮,干皮的脸上开始流血,干皮的表情从肃变成了微笑。”与头脑中的图片联想即“一个干皮一边流血一边笑”连接在了一起。并在连接的同时产生了负面能量反应即恐惧。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了自己根据自己的梦境记忆内容即“梦境中一个人在撕一张完整的人的干皮,干皮的脸上开始流血,干皮的表情从肃变成了微笑。”而在头脑中产生了图片的联想,并通过心智联想参与了心智反应即情绪。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了自己将头脑中的图片联想即“一个干皮一边流血一边笑”与恐惧本身连接在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允许了自己参与了回忆:昨天晚上某某说我不敢看鬼片不敢看僵尸,吊死鬼,我说那都是垃圾,我就不看,对某某的话感到愤怒,同时又对“僵尸”和“吊死鬼”两个词语产生了联想即僵尸的样子和吊死鬼的样子,感到恐惧。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了自己认为自己会梦到干皮并感到恐惧是由于某某昨天说那些话刺激我造成的,将自己参与心智的责任推卸给了某某。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了自己使回忆即“昨天晚上某某说我不敢看鬼片不敢看僵尸,吊死鬼”成为一个触发点存在于我之内,并触发了我的头脑中的联想即“僵尸”和“吊死鬼”的样子,并感到恐惧。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了自己将回忆即“昨天晚上某某说我不敢看鬼片不敢看僵尸,吊死鬼”与头脑中的心智联想即“僵尸和吊死鬼的样子”连接在了一起,并通过连接参与了心智反应,产生了负面能量反应即恐惧。



我宽恕自己将昨晚某某对我说的与僵尸和吊死鬼有关的话与自己做梦后的头脑中的图片连接在了一起,认为是某某害我做噩梦的,将自己参与恐惧的责任投射到了某某身上,逃避了自己的责任。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将头脑中的心智联想即“僵尸”和“吊死鬼 ”的样子与恐惧本身连接在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害怕 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将僵尸和吊死鬼和鬼片定义为垃圾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将垃圾的定义为不好的,负面的,错误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通过将僵尸和吊死鬼和鬼片定义为垃圾的,将垃圾的定义为不好的,负面的,错误的,从而对僵尸和吊死鬼和鬼片产生了排斥和抵触,所起到的作用和产生的后果反而是参与了两极性对立能量反应的极端而强化了心智。同时消耗了自己的物质身体精华喂养了心智。壮大了这个世界的联合意识场。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我在说僵尸和吊死鬼和鬼片是垃圾时候,实际上是在极力掩饰自己的逃避排斥情绪。而没有认识到 我已经在参与两极性对立能量反应。通过排斥一个东西而强化对这个东西的心智反应。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恐惧定义为头脑中的联想即一个干皮在一边流血一边笑。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恐惧定义为僵尸,吊死鬼和鬼片。以及他们在我的头脑中的样子。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参与了头脑中的联想,并对这个联想即一个干皮一边流血一边笑以及僵尸,吊死鬼的样子产生了恐惧的反应。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没有自我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恐惧,而是用批判否定的形式而掩饰逃避自己的恐惧其结果反而强化了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我自己将对方说的话与自己的图片联想连接在了一起,参与心智的责任在我自己,除了我自己的接受和允许以外,别人是没有办法替我做出这个连接的。因此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为自己参与心智联想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我宽恕自己 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头脑中的联想即一个干皮在一边流血一边笑只是我自己头脑的想象,而我头脑中的任何 联想都不是真实的。我参与心智想象也是没有必要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鬼即灵魂已经被删除了。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僵尸这个词让我感到恐惧不是僵尸这个词的责任,而是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僵尸这个词与自己头脑中的各种想象出来的自以为i的僵尸的样子以及看到的已经被预编程了用来让人们产生恐惧的电视剧里面的形象产生了连接而将僵尸这个词与通过连接产生的恐惧连接在了一起。这个连接也是我自己参与的,因此我自己对这个连接负有全部责任。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如果我对这个僵尸产生相关的连接即根据自己所看过的电视剧里面的僵尸形象而在自己的头脑中想象僵尸的样子并对此感到恐惧,则我完全是在自己给自己制造参与恐惧的机会,而我正好是在钻进心智的圈套,即迷失在恐惧这一个这个世界上最没有意义的东西中,而浪费掉当下唯一诞生自己为生命的机会。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与自己的恐惧产生了分离。



自我改正应用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当我在头脑中参与回忆并在头脑中参与相关图片联想时候并产生恐惧时,我可以觉察到自己对干皮以及僵尸,吊死鬼片的恐惧,自我诚实的运用呼吸面对自己的恐惧,运用呼吸拥抱自己的恐惧,处于与恐惧平等如一而与恐惧在一起。直到恐惧消失。当我觉察自己对干皮僵尸,吊死鬼,鬼片感到恐惧时,我通过呼吸和笑话自己来让恐惧消失。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恐惧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意义的东西。恐惧是我自己制造出来的。我也有能力停止自己的恐惧。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这个世界已经被预编程了利用各种影视媒体图片信息来让人们产生各种恐惧反应的,因此我停止继续中这个预编程的圈套。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有呼吸可以用来停止恐惧, 因此当我再次想起这个记忆内容并在头脑中再一次参与图片联想并产生恐惧反应时,我深呼吸,将自己稳固下来,将自己从自己的头脑联想中带回到自己的物质身体里,带回到当下。自我诚实面对自己的恐惧,不再用否定批判的反应防御进攻的模式来逃避。我接受允许自己运用自我主导原则运动自己,指挥自己,运用呼吸和自我宽恕将这种自动防御进攻模式和恐惧反应停止解除。处于呼吸的当下这里停止恐惧,保持觉察,不受心智的控制和支配。接受和允许自己处于并作为自己的物质身体中与全体平等如一。



相关阅读:[转载]按系列主題分類的Desteni資料(隨時更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b0d1700101118o.html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Re: 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帖子林丽梅 » 周一 11月 19, 2012 12:23 am

第163天:推卸责任

件:国庆放假九天,我没有办法上网,当时自己心想:每天写不了博客一旦落下就不好坚持,当时也只能如此,国庆后一定要写((想法),对此感到顾虑和担心(情绪)。放假回来后,上网看自己的博客看到好几天没有更新,想起自己那几天没有办法上网没法写博客自己感到顾虑(情绪)的情景(记忆)心想:要不继续干别的再写博客,但是博客再不写就越拉越多了(想法)并感到焦虑和抵触。

我没有认识到:其实自己也不是忙到没有一点时间写博客,就是断流了之后就给自己找了各种很忙的借口推卸了自己的责任来继续不写博客,以为这样可以觉得更自由放松些。没有束缚和写博客的压力了。其实都是在找借口。推卸自己的责任。

心智组成成分:想法 记忆 情绪

自我宽恕:
想法:“每天写不了博客一旦落下就不好坚持,当时也只能如此,国庆后一定要写”
情绪: 顾虑 担心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参与了想法:“每天写不了博客一旦落下就不好坚持,当时也只能如此,国庆后一定要写”迷失在了心智幻想中。

我宽恕自己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国庆期间没有法上网”连接到了“每天写不了博客一旦落下就不好坚持,当时也只能如此,国庆后一定要写”这个想法上。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使得国庆期间没有法上网作为一个触发点存在于我之内,并触发了:“每天写不了博客一旦落下就不好坚持,当时也只能如此,国庆后一定要写”这个想法。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忧虑担心的想法类型。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参与于顾虑、担心这种情绪体验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想法:“每天写不了博客一旦落下就不好坚持,当时也只能如此,国庆后一定要写”连接到了顾虑、担心这种情绪体验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想法:“每天写不了博客一旦落下就不好坚持,当时也只能如此,国庆后一定要写”作为一个触发点而存在于我之内,触发了顾虑、担心这种情绪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顾虑、担心这种情绪体验是因为对自己不放心。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对自己感到不放心。体验到了负面能量反应。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对自己感到不放心是不相信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不相信自己是因为自己有过失败的经历。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执着于自己过去失败的经历即:写日记,总是坚持写了两三天,后面就停了,然后就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写,而自己在写第一篇日记的时候给自己定的目标:我一定要每天写日记,没有做到。而对自己感到懊恼和厌烦。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过去的记忆即:“写日记,总是坚持写了两三天,后面就停了,然后就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写,而自己在写第一篇日记的时候给自己定的目标:我一定要每天写日记,没有做到。”之中不放。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顾虑、担心连接到了心智记忆即“:写日记,总是坚持写了两三天,后面就停了,然后就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写,而自己在写第一篇日记的时候给自己定的目标:我一定要每天写日记,没有做到。”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顾虑、担心定义为“自己因为中断了几天进程博客”并连接到记忆即:“:写日记,总是坚持写了两三天,后面就停了,然后就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写,而自己在写第一篇日记的时候给自己定的目标:我一定要每天写日记,没有做到。”上而使自己与顾虑、担心这两个词分离了开来。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写日记,总是坚持写了两三天,后面就停了,然后就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写,而自己在写第一篇日记的时候给自己定的目标:我一定要每天写日记,没有做到。”这个记忆存在于我之内如同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使顾虑、担心这两个词成为一个触发点存在于我之内,触发了“:写日记,总是坚持写了两三天,后面就停了,然后就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写,而自己在写第一篇日记的时候给自己定的目标:我一定要每天写日记,没有做到。”这个记忆。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将“停了、没做到”连接到了“:写日记,总是坚持写了两三天,后面就停了,然后就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写,而自己在写第一篇日记的时候给自己定的目标:我一定要每天写日记,没有做到。而”这个记忆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停了、没做到”定义到了记忆即“:写日记,总是坚持写了两三天,后面就停了,然后就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写,而自己在写第一篇日记的时候给自己定的目标:我一定要每天写日记,没有做到。”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将“停了、没做到”定义在“:写日记,总是坚持写了两三天,后面就停了,然后就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写,而自己在写第一篇日记的时候给自己定的目标:我一定要每天写日记,没有做到。”这个记忆之中,而将我自己与“停了、没做到”分离了开来。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需要处于顾虑、担心中而体验“停了、没做到”这些词语。

记忆:国庆那几天没法上网而没有写博客感到顾虑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使“国庆那几天没法上网而没有写博客感到顾虑”这个记忆存在于我之内如同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上网看到自己的博客好几天没有更新”连接到“国庆那几天没法上网而没有写博客感到顾虑”这个记忆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上网看到自己的博客好几天没有更新”作为一个触发点存在于我之内,触发了“国庆那几天没法上网而没有写博客感到顾虑”这个记忆。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心智之中执着于“国庆那几天因为没有网络信号,手机也上不了网而写不了博客感到顾虑”这个记忆不放。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顾虑连接到了“国庆那几天没有网络信号,上不了网写不了博客”这个记忆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顾虑定义为“国庆那几天没有网络信号,上不了网写不了博客,我感到顾虑”这个记忆。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将顾虑定义为“国庆那几天没有网络信号上不了网写不了博客”而将自己与顾虑这个词分离了开来。



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转载]按系列主題分類的Desteni資料(隨時更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b0d1700101118o.html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Re: 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帖子林丽梅 » 周二 11月 27, 2012 12:02 am

第164天:推卸责任2

接上一篇第163天:推卸责任

想法:要不继续干别的再写博客,,但是博客再不写就越拉越多了

情绪:焦虑 抵触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了想法:“要不继续干别的再写博客,但是博客再不写就越拉越多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看到自己好几天没有更新博客”连接到了“要不继续干别的再写博客,但是博客再不写就越拉越多了”这个想法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使得“看到自己好几天没有更新博客”作为一个触发点存在于我之内,并触发了“要不继续干别的再写博客,但是博客再不写就越拉越多了”这个想法上。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焦虑抵触的想法类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焦虑、抵触这种情绪体验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想法“要不继续干别的再写博客,但是博客再不写就越拉越多了”连接到了焦虑、抵触这种情绪体验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想法“要不继续干别的再写博客,但是博客再不写就越拉越多了”作为一个触发点而存在于我之内,并触发了焦虑、抵触这种情绪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焦虑、抵触这种情绪体验是因为我又担心不写进程博客影响到我接受DIP课程又不想写博客感到一旦有中断就不想再去写。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担心不写进程博客会影响到我接受DIP课程。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不想写博客感到一旦又中断就不想再去写。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不写进程博客会影响到我接受DIP课程”这个想法连接到了担心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担心定义为“不写进程博客会影响到我接受DIP课程”这个想法。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通过将担心与“不写进程博客会影响到我接受DIP课程”这个想法连接在了一起,从而使我自己与担心和这个想法分离了开来。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不想写博客即对写进程博客感到抵触。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感到一旦进程博客一旦中断就不想再继续写,觉得中断后再写比不中断连续写要困难的多。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了自己一旦进程博客中断就无法顺利继续写下去,而只要自己开始中断那么再继续下去就显得如此困难以至于我相信了自己无法做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不相信自己能够做到为自己承担起责任,而没有认识到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够做到。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以过去的经历为参考,而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即:

只要一件事我中断了,我就不能够继续做下去并把它做好,我做不到。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被这个思维定势模式:只要一件事我中断了,我就不能够继续做下去并把它做好,我做不到。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认为自己做不到为自己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放弃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自己失去信心。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逃避了自己的责任。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放弃了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己的现状而是屈从于了心智的自我欺骗即我做不到。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自我设限。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给自己设置了心智障碍以阻止我自己突破自己给自己设下的限制。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没有彻底解除懒惰和抵触攻击防卫机制模式而是继续接受和允许自己受这种模式的支配和控制、奴役。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没有真正地为自己坚站起来,承担起自己的所有的责任。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与自己产生了分离。



相关阅读:奥修:自己严律

http://www.tudou.com/listplay/lEo3F8uwq ... EOh9U.html



----------------------------------------------------
常用链接:
[转载]按系列主題分類的Desteni資料(隨時更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b0d1700101118o.html
Desteni常见问题: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forum.php?f=31
Desteni 五十问答下载:http://weiwuhere.no-ip.org/Desteni/Desteni五十问答(简繁).zip
Desteni新版常见问题下载:http://weiwuhere.no-ip.org/Desteni/Desteni新版常见问题电子书(吴畏译).rar
Desteni新版常见问题阅读:http://blog.sina.com.cn/u/1829264165
平等金钱系统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平等金钱系统中文讨论区: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forum.php?f=35
本博客翻译文章: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567621073_4_1.html
英汉词汇翻译对照表: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xcd5.html
Desteni英文主网:www.desteni.co.za
Desteni中文论坛:http://desteni.co.za/chinese/forum/
Desteni简体中文频道:http://www.tudou.com/home/_90037398/
Desteni英文视频下载点(无需翻墙):http://weiwuhere.no-ip.org/Desteni/
Desteni我进程英文网:http://desteniiprocess.com/
Desteni 我进程课程概览(中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wodm.html
Desteni QQ群:154490172
Desteni 新浪微群,群名:Desteni 群号:769509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Re: 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帖子林丽梅 » 周二 11月 27, 2012 12:15 am

自我宽恕:害怕失去 害怕死亡



经历1:害怕失去
经历2:害怕死亡

经历描述:我知道害怕是心智的表达,可是:我害怕失去很多东西:害怕失去伴侣的爱,害怕失去家长的骄傲,害怕失去工作的机会,害怕失去金钱,害怕失去伴侣,害怕失去家人,害怕失去健康,害怕失去容貌,害怕失去工作,害怕失去住所,害怕失去别人的赞美和认可,害怕失去自己的形象,害怕失去希望,害怕失去生命,害怕失去健康,害怕失去现有的一切,害怕失去爱,害怕失去自尊,害怕失去自信,害怕失去继续接受DIP课程的资格,害怕失去自我亲密的机会,害怕失去自我诚实的能力,害怕失去优越感,害怕失去自己心智的一切,害怕失去自己的人格,害怕失去自我,害怕失去方向,害怕失去继续存在下去的机会,害怕失去生存的基本条件。

自我宽恕:我宽恕自己已因为我接受允许了自己害怕失去很多东西。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很多东西”连接到害怕本身,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我害怕失去的很多东西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伴侣的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伴侣的爱”连接到了害怕本身,因此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我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我害怕失去的伴侣的爱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我作为心智定义了伴侣的爱并赋予了这个定义以价值和意义。而实际上伴侣的爱这个定义其实是不真实的。只是个心智幻想。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家长对我的自豪感。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家长对我的自豪感”连接到了害怕本身,因此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家长对我的自豪感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家长对我的自豪感是我感到的一种正面能量反应,是不真实的,并且是在消耗我物质身体的精华来支持这种反应。因而是不必要的。是一种自我烂虐。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工作的机会。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工作的机会”与害怕本身连接到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工作的机会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工作的机会后自己被看做无用的人。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工作的机会后自己被看做无用的人”与害怕本身连接到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被当成一个无用的人。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将“被当成一个无用的人”与害怕本身来拿接到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失去金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金钱”与害怕本身连接到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金钱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金钱无法保证自己的生存而活不下去。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金钱无法保证自己的生存而活不下去”与害怕本身连接到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金钱而陷入生存的绝境而只能等死。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哦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金钱而陷入生存的绝境只能等死”与害怕本身连接到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失去伴侣。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伴侣”与害怕本身连接到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伴侣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伴侣就失去了精神依靠和支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伴侣就是去了精神依靠和支柱”与害怕本身连接到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伴侣这个精神依靠和支柱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我不需要靠伴侣当精神依靠和支柱也能自我支持。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家人。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家人”与害怕本身连接到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根据家人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家人而变得孤独。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家人而变得孤独”与害怕本身连接到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健康。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健康”与害怕本身连接到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健康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健康后物质身体逐渐枯萎而陷入死亡的倒计时。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健康后物质身体逐渐枯萎而陷入死亡的倒计时”与害怕本身连接到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容貌。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容貌”与害怕本身连接到了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容貌给自己带来的自信和自我肯定。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容貌定义了我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我的自我相信和自我肯定不需要靠容貌给予。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工作。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工作”与害怕本身连接到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工作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住所。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住所”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住所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住所而流离失所,流浪街头,受风吹日晒,风吹雨打,挨饿受冻的痛苦。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住所而流离失所,流浪街头,受风吹日晒,风吹雨打,挨饿受冻的痛苦”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别人的赞美和认可。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别人的赞美和认可”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别人的赞美和认可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我不需要别人的赞美和认可来肯定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自己的形象。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自己的形象”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根据自己的形象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希望。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希望”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根据希望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希望对于现实的改变毫无用处和帮助。完全是不必要的狗屎。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生命。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生命”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生命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健康。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健康”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健康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现有的一切。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现有的一切”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根据现有的一切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爱。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爱”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根据爱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自尊。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自尊”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自尊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自信。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自信”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自信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继续接受DIP课程的资格。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继续接受DIP课程的资格”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继续接受DIP课程的资格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继续接受DIP课程的资格而失去系统更有效的诞生自己为生命的机会。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继续接受DIP课程的资格而失去系统更有效的诞生自己为生命的机会”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自我亲密的机会。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自我亲密的机会”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自我亲密的机会是自己给自己的。没有人能够剥夺自己亲密的机会。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自我诚实的能力。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自我诚实的能力”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自我诚实也是自己永远可以做到的事情。除非自己选择不对自己诚实。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优越感。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优越感”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优越感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优越感是一种自我欺骗的方式。是自我陶醉,自我迷失。自我烂虐。是不真实的。而我们全体是平等登如一体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自己心智的一切。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心智的一切”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根据心智的一切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失去自己心智的一切就不再是自己就不再认识自己而这样的自己无法让自己接受。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自己心智的一切就不再是自己就不在人世自己而这样的自己无法让自己接受”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心智的自己才是不能接受的自我烂虐的表达,是最狗屎的东西,因而是不必要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自己的人格。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自己的人格”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根据自己的人格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自我。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自我”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根据自我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接受云秀自己害怕失去心智的自我,并害怕失去心智的自我后也会失去真正的自我。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新会的自我后也会失去真正的自己”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心智自我消失后剩下的只有真实的自我,是等如全体等如一体等如生命的自我。那才是真正的我。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方向。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方向”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方向定义了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继续存在下去的机会。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继续存在下去的机会”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根据继续存在下去的机会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自己害怕失去生存的基本条件。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将“失去生存的基本条件”与害怕本身连接在一起,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根据生存的基本条件定义了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相信了害怕是真实的。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去质疑我所害怕的。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害怕时自己创造出来的。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当我经历害怕时,我实际上只是在害怕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害怕仅仅是一个与编程的反应。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认识到害怕的目的是为了阻止我认识到我自己是谁,认识到。我作为生命与全体平等如一。

我宽恕自己接受允许自己相信了总有一个合理的理由以允许自己经历害怕。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允许自己i认识到我对于允许自己经历害怕是负有责任的。

自我改正(解决办法):1.当我说出“我知道,但是……”之类的内容的话语或句子时,标记出触发点、判断和表达。

2.和害怕拥抱:作为与害怕平等如一坚站起来,从害怕里面坚站起来。

3.笑:这个是心智预料不到的,仅仅通过笑话自己接受允许了自己参与了无用的害怕反应而破坏掉害怕对你的控制。
当自己害怕时,深呼吸,通过呼吸和笑来协助自己回到当下这里。运动自己。


相关阅读:

[转载]按系列主題分類的Desteni資料(隨時更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b0d1700101118o.html
Desteni常见问题: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forum.php?f=31
Desteni 五十问答下载:http://weiwuhere.no-ip.org/Desteni/Desteni五十问答(简繁).zip
Desteni新版常见问题下载:http://weiwuhere.no-ip.org/Desteni/Desteni新版常见问题电子书(吴畏译).rar
Desteni新版常见问题阅读:http://blog.sina.com.cn/u/1829264165
平等金钱系统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平等金钱系统中文讨论区: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forum.php?f=35
本博客翻译文章: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567621073_4_1.html
英汉词汇翻译对照表: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xcd5.html
Desteni英文主网:www.desteni.co.za
Desteni中文论坛:http://desteni.co.za/chinese/forum/
Desteni简体中文频道:http://www.tudou.com/home/_90037398/
Desteni英文视频下载点(无需翻墙):http://weiwuhere.no-ip.org/Desteni/
Desteni我进程英文网:http://desteniiprocess.com/
Desteni 我进程课程概览(中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wodm.html
Desteni QQ群:154490172
Desteni 新浪微群,群名:Desteni 群号:769509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第165天:推卸责任的改正应用

帖子林丽梅 » 周日 12月 02, 2012 1:43 am

自我改正应用: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如果我真的要为自己承担起责任,就不应该找各种理由让自己逃避自己的责任,而是面对自己的挑战和问题,并通过调查问题找到问题产生的原因然后解决问题。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记忆是过去的事实,是无法被改变的已经发生了的事,如果我陷入记忆中的话,我就无法处于当下这里来表达我真正的自己即与全体平等如一。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参与记忆是没必要的,因为参与记忆并不能有效地改变我现在的现状,而这个闲着慌是我经由自己的接受和允许造成的,如果我不为自己的接受和允许造成的现状承担起责任而去参与记忆并产生心智反应,那么我的现状只会越来越糟糕。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把几天没有写博客而之后就无缘无故不坚持写进程博客归因于自己之外的事物是在给自己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找借口,是在逃避自己的现状。也就是在自我欺骗,因为现状不会因为自己的逃避就不存在了就改变了。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参与情绪和感觉的时候,我只是作为心智在 表达,在虚幻地活着,而并没有真正的活着,而这也是我可以停止的,因为我有这个能力停止我自己的创造物即心智。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之前有关做事情半途而废的记忆只是一个心智中的储存信息而已,并代表现在我就只能怎样怎样,因为我不是预编程的心智,我实际是有能力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达成一些对全体有益的目标的。而如果写进程博客能够协助支持我走进程进而逐步解除我自己人类物质身体内的心智系统,而我这么做也同时支持和协助了我周围的人走进程,那么我是有能力支持自己这么做的。而除了我自己之外,没有人可以替我做这个决定。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回忆并利用回忆内容中自己的经历来给自己当下的一个任务找借口时,我深呼吸并停止参与回忆,让自己处于并作为自己的物质身体中与全体平等如一,以全体受益原则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即我所做的是否有益于全体,是的话就支持协助自己从自己里面坚站起来,继续坚持做下去,直到目标达成。不是的话就停止。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参与回忆并执着于我过去写日记没有坚持就中断的回忆是因为我执着于这个记忆中的关键词语即中断没有坚持,而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处于与这两个词平等如一之中,来支持协助自己处于当下继续处理当下的事情。

当我参与头脑中的回忆并产生心智反应时,我首先深呼吸,通过能量反应,利用呼吸将自己带回到当下这里来,带回自己的物质身体这里。其次我接受利允许自己认识到参与回忆是在于当下的自己分离,那么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停止参与回忆,不再逃避面对自己的现状,并为自己的现状即我需要通过写进程博客来支持协助自己走进程承担起责任来,通过实际坚持写博客这个行动来支持自己。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在我发现自己中断了一阵博客不想再继续的时候,认识到这是心智的把戏在故意阻止我解除心智模式,继续让我停留在心智的控制中,做心智的奴隶,因此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不去参与这些情绪,通过呼吸来把自己稳固在当下的出境当中,来处理当下的事情。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来保证自己能够每天坚持写博客。并在因为某些客观原因造成的博客中断情况来继续坚持博客进程。





常用链接:
[转载]按系列主題分類的Desteni資料(隨時更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b0d1700101118o.h欧tml
Desteni常见问题: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forum.php?f=31
Desteni 五十问答下载:http://weiwuhere.no-ip.org/Desteni/Desteni五十问答(简繁).zip
Desteni新版常见问题下载:http://weiwuhere.no-ip.org/Desteni/Desteni新版常见问题电子书(吴畏译).rar
Desteni新版常见问题阅读:http://blog.sina.com.cn/u/1829264165
平等金钱系统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平等金钱系统中文讨论区: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forum.php?f=35
本博客翻译文章: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567621073_4_1.html
英汉词汇翻译对照表: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xcd5.html
Desteni英文主网:www.desteni.co.za
Desteni中文论坛:http://desteni.co.za/chinese/forum/
Desteni简体中文频道:http://www.tudou.com/home/_90037398/
Desteni英文视频下载点(无需翻墙):http://weiwuhere.no-ip.org/Desteni/
Desteni我进程英文网:http://desteniiprocess.com/
Desteni 我进程课程概览(中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wodm.html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