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帖子林丽梅 » 周四 3月 29, 2012 6:04 pm

一些觉察和求助:
就我个人来说,我觉察到,在很大程度上我被惰性和拖延这个系统设计严重地影响和奴役了很长时间,这几乎贯穿了我从很早时候一直到现在的二十几年的人生,应该说没有停止过被此系统严重的奴役。我对这个系统设计有如此清楚地了解和觉察,就是说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和看到了自己被这个系统的奴役,而却从没有哦真正的让自己坚站起来以对这个系统说不。我一次又一次的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和理由让自己陷于拖延和惰性的奴役之中。似乎已无法自拔。我也清楚地知道关键因素在于我自己。除了我自己之外,没有人能够将我自己从这个泥沼中拉出。我无数次的发现了被奴役着而又同时无数次的被奴役于其中,我几乎时刻感到了自己处于被奴役之中而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补救或付出行动。系统强大的奴役力量几乎完全将我淹没以至于我连反抗的意志都不能持续很久更别说实施。我也深深的明白这是我最大的挑战之一。如果我想诞我自己成为真正的生命,真正的活出我自己表达。不跨过这个坎,我就无从谈走进程。我最大的困难就在于我几乎把自己的系统控制下表现出的毛病,缺点,错误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但是就是行动不起来。我一次又一次的提醒和告诉我自己不该再继续下去这样不行,可是我竟然就是没有力量行动。我跌倒了的话,那么我简直就是一直在跌倒处趴着,从未真正起身甚至挪动一下或者做一下实际的尝试。仅仅是脑子里在努力。这是我倍感无助和受奴役的地方。我怎么样才能不再这样,怎么样才能协助我自己有效地支持我自己付出行动摆脱这个如此难以摆脱的持续了二十几年的奴役系统结构。怎么办?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自己负责 坚站起来

帖子林丽梅 » 周四 3月 29, 2012 6:06 pm

我宽恕我自己明知道自己被懒惰和拖延系统设计奴役,而没有践行自己坚站起来对这个奴役说不,以支持自己不做系统。

我宽恕我自己没有及时对自己在陷入感情、情绪和思想的系统设计时出于自我诚实通过写作做自我宽恕,甚至仅仅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允许自己多睡了一个小时而让自己被心智意识浸淫,而不是坚持让自己通过睡已经足够的时间来摆脱心智意识的浸淫。

我宽恕我自己经常陷入急躁、忧虑、拖延、思想、情绪的奴役中长时间无法自拔,而不是及时地针对特定的点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一些外表或者外形的视觉冲击来让自己陷入对外表或者形象的评判或者感觉中,而不是平等一体的对待所有的不同外表的形象。

我宽恕我自己没有践行时刻自我诚实,自我宽恕而保持进程从而狠狠的跌倒了,而不是从开始自我进程的那刻一直坚持,时刻活在当下

我宽恕我自己即使在写这篇博客的同时还在不断的让自己陷入思想的系统设计中,而不是立足于当下在做的事而自我诚实的通过写作来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没有对自己负责而让自己被系统奴役的程度更加严重,而不是一个一个的做进程一个一个的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大多数只是口头行动而不是实际实行自我宽恕。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自我宽恕进程:拖延模式

帖子林丽梅 » 周四 3月 29, 2012 6:07 pm

我发现了自己的一个行为模式:当开始做一件计划的事情时,我就会才产生一种厌倦情绪,如果我感觉完成这件事时间很长,我就会想着:“做完这件事既麻烦还要花很长时间而且我的确对做这件事没有兴趣”这样的念头,因此产生一种想要逃避和拖延的心态。我接着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和干别的事情来拖延做这件事情,我会先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这种想做的事情是没完没了的,因此我总是拖到最后不能再拖的时候才开始正式动手做这件计划的事情,在这种一天快要过去的情况下,我的头脑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念头、感觉和情绪,例如:“我得赶紧投简历,一天都快过完了还有那么多简历没投呢”这些念头。焦虑、无助、忙乱等等这些情绪,感觉自己这一天又浪费了,时间又给糟蹋了这样的情况。这些念头、感觉、情绪缠绕在我做这件事情的过程中,当被这些东西所困扰时我投简历的效率是及其低下的,因为我的注意力无法集中于我要做的事情例如投简历在网上仔细筛选工作上,而是跑到了头脑之中参与各种各样的念头、感觉、情绪,因此做事情的过程中受到不停地打扰,结果是我要花费比平常更加长的时间去做这件事情最后这件事情还是没有被完整的完成而草草了事。而还没有完全完事我又给自己找借口放弃不继续做而又让自己放松了,但是还是会在头脑中时不时的参与焦虑、懊悔、自责的这种情绪。即使之后我不断为自己的这种行为模式反思,但还是不断地重演着这种行为模式,这就是我所形成的拖延模式。

我认识到了所有那些念头、感觉、情绪对我都是无用的,并不能对我解决有任何帮助,反而只会让我不停地陷入拖延模式的循环中无法摆脱出来。因此必须停止和拔除掉所有的念头、感觉和情绪,首先仔细观察这些念头、感觉和情绪是如何产生的,进而通过自我宽恕解除他们,并在实际行动中进行改正。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于计划要做的事情产生了厌倦和抵触的情绪,逃避找工作,逃避投简历,而没有认识到我应该处于生活之中而不被生活所定义,重要的并不是我做什么事情,投什么简历,找什么工作,而是在找工作投简历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我的出发点是什么;我是谁和我接受和允许什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找工作”和“投简历”这两个单词赋予了负面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找工作”和“投简历”评断为负面的,不好的,错误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找工作”和“投简历”评断为负面的,不好的,错误的而将自己与“找工作”和“投简历”这两个词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找工作”和“投简历”产生了厌倦和抵触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陷入了厌倦和抵触情绪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厌倦和抵触情绪连接到了“找工作”和“投简历”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厌倦,抵触,找工作和投简历分离开来--根据厌倦和抵触定义找工作和投简历,将他们于我自己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讨厌这个词连接到找工作和投简历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自己处于找工作和投简历之中来定义讨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讨厌,找工作和投简历这些词分离开来,将找工作和投简历定义为讨厌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找工作和投简历成为了存在于我之内的一个触发点,触发我的厌倦、抵触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厌倦和抵触情绪的指挥,逃避问题,逃避找工作和投简历,成为厌倦和抵触情绪的奴隶,而不是自己指挥自己,克服厌倦抵触和逃避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厌倦逃避和抵触情绪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反而只会造成时间的浪费和事情的拖延,而且我事实上是在厌倦、抵触和逃避我自己,不愿面对我接受和允许了的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找工作,投简历和完成计划事情分离开来,而没有与找工作,投简历和完成计划事情等同如一,没有认识到在找工作、投简历,完成计划事情中我体验的是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去做计划的事情找工作,投简历的时候,总觉得这件事情不感兴趣又还要修改简历很麻烦,还觉得工作太多找起来太麻烦好工作太少适合我的工作更少还要筛选还要一个一个投,也担心自己投中的几率小,进而感到无力和无助,而陷入到厌倦和抵触情绪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厌倦和抵触情绪是我自己试图逃避以避免自己内心的无助无力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无力无助感连接到了找工作和投简历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用无力无助感来定义找工作和投简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找工作,投简历完成计划事情与无力无助感分离开来,根据无力无助感来定义找工作、投简历和完成计划事情,与我自己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找工作和投简历成为存在于我之内的一个触发点,触发我的无力无助感,进而引发我的厌倦、抵触和逃避情绪,受情绪的奴役、控制盒操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厌倦、抵触情绪来逃避我自己在找工作,投简历完成计划事情过程中的无力无助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时间过去太多一天都快过完了计划的事情什么还没干而对完成计划事情找工作和投简历感到无力无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头脑之中想象投简历多麻烦,改简历多麻烦,找工作多麻烦,因而对找工作,投简历产生无力无助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头脑中参与“投简历多麻烦,找工作多麻烦,改简历多麻烦”的意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投简历多麻烦,找工作多麻烦,改简历多麻烦”意念的支配,对完成计划事情找工作和投简历感到无力无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无力无助感连接到“投简历多麻烦,找工作多麻烦,改简历多麻烦”这个意念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找各种各样借口拖延来进行拖延,以便逃避面对我的无力无助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拖延来逃避面对我的无力无助感,而没有清醒的认识到拖延的后果。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明知道拖延的后果时仍然故意拖延,假装不知道拖延的后果。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假装不知道拖延的后果而仍继续拖延只是在进行自我欺骗,而且是在为自己创造着后果将带来的经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做事情总是拖到不能再拖了为止竟然还打算放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自己的喜好来故意先做别的事情,把要做的事情往后一直拖延,认为只要一天没过完就可以继续拖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成为了自己喜好心智的奴隶,是我自己不断拖延造成了奴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拖延将自己逼入了紧张,忙乱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找工作投简历有压力,心中总是在想着太麻烦了什么时候能投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感觉、情绪、念头并不能帮助我解决问题,而只会使我的效率更低。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在做一件事情时候完全投入,每刻参与,不被任何念头、感觉、情绪所打扰和支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一件事情的完成是由每个时刻的具体实际实施参与累积而成的,如果我没有充分活在每个片刻没有时刻参与到每个片刻,而是跑到我的念头之中参与念头、情绪和感觉,那么我就没有活在这个片刻,如果每个片刻都这样错过了,那么我就没有真正活过。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在每个片刻我无法能做在这个片刻所能做的事情更多的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必须活在每一个片刻,不被感觉、念头、情绪所打扰和转移注意力,充分运用每一个片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投射到将来,想象将来某一片刻再做这件计划事情,而没有认识到当我投射的时候我没有活在当下这个片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做事情的时候不专心,一边在头脑中进行各种各样的念头参与,一边随意做事,成了机器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当我在自动做事情的时候,我并没有真正的活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自己没做完事情的时候选择放弃竟然还感到放松。之后又紧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放松--紧张焦虑这种两极对立状态之间来回摇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找工作投简历时候紧张焦虑,而在决定放弃后又放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放弃后放松了,不会注意念头、感觉和情绪对我有过的奴役,不会在每一时刻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自己必须在每一时刻实行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选择放弃好好完成计划事情而让自己放松,而没有认识到这种放松只是暂时掩盖内心的紧张焦虑,因而那种紧张焦虑仍是存在的,只是被淹藏起来了,过段时间还会再出现,而不是已经通过我做自我宽恕被解除了。



参考文献链接:吴畏的博客 截止日期和拖延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cqfd.html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自我宽恕:害怕和恐惧

帖子林丽梅 » 周四 3月 29, 2012 6:08 pm

事件:晚上的时候看到“鬼”这个字,感到害怕和恐惧。

触发点:看到“鬼”字

情绪反应:害怕、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害怕和恐惧这两个词连接到晚上的时候看到“鬼”这个字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在晚上的时候看到“鬼”这个字定义为恐惧和害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和害怕、恐惧和在晚上的时候看到“鬼”这个字分离开来-通过将看到鬼这个字定义害怕和恐惧,而将自己和这些词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晚上看到这个鬼字时会联想到鬼的形象并担心会在我的周围有一个鬼,而没有认识到这只是我自己的心智创造出来的幻象。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用心智创造出鬼的形象让自己感到害怕担心会有一个鬼在我周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到担心这种情绪反应中,而不是立足于当下的自己,处于并作为当下真正的自己,支持自己并作为和等如生命等如全体平等如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看一些灵异图片和一些所谓的真实灵异事件导致自己陷入恐惧和害怕的情绪反应中,而不是处于当下的自己等同于全体生命平等如一,而没有让自己认识到所有的灵异事件和灵异图片都是心智创造物以为了控制我们不让我们作为生命在这里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对很多灵异内容的好奇和疑问而看了很多跟灵异相关的资料,而使自己陷入了恐惧和害怕的情绪反应中,而不是将注意力放回到此刻当下的自己,为自己负起责任来,坚站起来等如生命等如自己等如全体如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害怕死亡而希望找到解脱的方法以安慰自己,实际是害怕自己终将会面对的死亡事实以通过搜索各种灵异信息以逃避对死亡的恐惧,而不是自我诚实的面对真正的自己,觉察自己真正的本质即生命,而不是允许自己成为少于自己真正所是的生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担心自己死后什么也不会剩下自己再也不会存在从而陷入极大的恐惧和害怕中逃避面对这个以后的死亡现实,而不是着眼于当下的这一刻的自己,及时通过物质诞生自己为生命,作为生命永恒的存在下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大学时候我一个同班同学因为肺炎一类的病年纪轻轻在医院去世了,我们去殡仪馆见了她最后一面,我看到她面色苍白,嘴唇黑色,陷入恐惧和害怕中,而不是认识到我恐惧和害怕的还是面对我真正的自己。我通过呼吸保持觉察在当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听到别人说物质决定意识,一旦物质灭亡,意识随即消失,就害怕担心自己总有一天也会彻底消失不再存在,长期处于恐惧的情绪中,受情绪的操控和奴役,而不是认识到意识本来就是心智系统的东西,不是真实存在的。我通过呼吸保持觉察在当下。活在当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因为家人和同学的去世而陷入对死亡的恐惧和担忧中无法自拔,时刻担心自己以后总有一天会死,而不是觉察真正的生命就是永恒存在的,真正的生命就是在这里的物质现实,而不是虚幻的恐惧和担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小时候回到家里打开电视里面突然蹦出聊斋的音乐让我吓了一大跳并惊恐的从家里跑了出来,留下心理阴影,陷入恐惧和害怕之中,而不是认识到恐惧和害怕的还是面对我自己。运用呼吸解除心智,活在当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小时候我和我哥两个人在里屋看电视看到新版聊斋里面的画皮,我哥拉了灯,正好看到那个鬼把画皮拿下来了一扭头对着我吓得我心跳急速加快,一回头,我哥跑外屋睡觉去了,里屋就我一个人处于极度害怕和恐惧中,也陷入愤怒和埋怨的情绪中,而不是明白到电视画面一类的恐怖的视觉刺激是控制奴役我们的工具,其目的就是如此,我害怕和恐惧的是我自己的心智创造出来的东西,其实是我害怕面对我真正的自己逃避我真正的自己。我通过呼吸保持觉察活在当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小时候和我哥看香港电视剧演那个僵尸的月亮光光什么的,看着那个里面的一群僵尸从陵墓里一跳一跳地蹦出来,自己陷入了极度恐惧和害怕之中,而不是明白僵尸之类的如果是物质身体在动,那么物质身体是真实的,如果我恐惧和害怕那么我是在恐惧和害怕面对我自己,我要通过呼吸保持在这里活在当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小时候和我哥一起看香港电视剧时候,看到那个有个人在浴室里洗澡被杀死了,他死后灵魂出体成了恶灵来报复杀他的人,通过附体的方式,我陷入了极度的恐惧和害怕中,一直做噩梦,而不是觉察到灵魂出体是系统的设计,附体的恶灵是陷入某种心智模式而迷失在其中的人士,并不是真正的他自己,可以通过自我诚实通过呼吸瞬间觉察自己在当下这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小时候晚上自己在里屋睡觉半夜醒来发现自己浑身动不了,而感觉有东西在我身体上面,让自己陷入恐惧和害怕中,一直怕黑,而不是面对自己的恐惧,呼吸在当下这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小时候有一次自己出去去显德汪玩,回来的路上发现路边发生的一起车祸现场里,大车旁边路面上躺着一个已经车祸身亡的人,衣服盖在身上,没有了脑袋,路上应该还有血,我以为是脑浆,回来后一直做噩梦,陷入极度恐惧和害怕中,而不是明白对死尸的恐惧其实是害怕面对我自己,是对面对我自己的恐惧,是少于我真正所是的表现。我要通过呼吸保持在当下这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小时候在晚上跟着我妈一起去别人家做客,来回路上要经过一条河,河上是一条很窄的水泥桥,没有栏杆,而害怕担心自己会不会滑下去,因为自己不会水,也担心害怕水里会不会有什么东西如果自己掉下去,害怕走夜路,害怕黑夜,而不是觉察在当下这里,活在当下这里,不允许自己参于心智等系统的东西。因为那并不是真正的我自己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小时候因为我妈在矿上公寓楼那里售货,我有时候去找完我妈回家的路上要经过医院后面的小路,那个小路连着水库,小路两边都是一些坟堆,晚上我从那里经过,自己陷入恐惧和害怕之中,也很怕黑胆子小,而不是明白坟堆里的也只是物质身体,我其实害怕的是面对自己,我要通过呼吸解除对死亡的恐惧和害怕。活在当下这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小时候我家后面就是水库,我经常经过这个水库,由于不会游泳,而且别人说有几个人投水自尽或者掉入水库,有时候水库里的水被抽干时候可以看到水库的底部有人的帽子或者鞋,陷入恐惧和害怕之中,担心自己掉入水库,另外那个水库中间的桥也很宅,没有栏杆,担心害怕。而不是面对自己不逃避自己,认识到自己的本质,通过呼吸解除恐惧和害怕心智。活在当下这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小时候因为家里旁边紧挨着医院上厕所都去医院上,而医院东面的一楼的一个门通向太平间,陷入恐惧和害怕中,而不是面对真实的现实,太平间里的物质身体都是现实和真实存在的,我害怕和恐惧的还是自己心智创造的东西,是幻象,而幻象并不是真实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小时候有一次晚上睡觉被一只老鼠爬到我的脸上咬了我额头一下,就跑了,在黑暗中陷入恐惧和害怕中,而不是明白到我害怕在黑夜中被袭击也是出于恐惧面对自己,害怕面对真正的自己。我应该通过呼吸停止恐惧和害怕,活在这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因为家人或者亲戚去世被下葬时被放进棺材里下放到挖好的坑里用土再埋起来,而担心自己有一天会被活埋,憋在棺材里喘不过气来没有人来救我,棺材里又黑又窄又憋闷,我一个人在里面受折磨,而不是客观的看待这个现实,物质身体灭亡后最后被埋掉的就只是物质身体,而真正的自己作为生命永恒地存在下去,我害怕的只是自己。



实际改正应用:恐惧和害怕的触发点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形式,但是恐惧和害怕只是心智系统的东西,那不是我真正的自己,我真正的自己是生命,等同于全体如一。因此,我再遇到这样会引发恐惧和害怕的触发点时候,不允许我自己陷入恐惧和害怕的奴役和控制之中,不允许我自己将我的注意力从在这里的我自己身上转移开,不允许我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参与到恐惧和害怕这两种情绪反应中。我允许和支持我自己通过四数呼吸,保持自己觉察在这里的当下这刻,一个一个片刻的真实的活自己,活在每一个当下片刻,坚站起来,做为生命平等等同全体如一。我坚决不允许自己陷入恐惧和害怕的控制盒奴役中,被系统牵着鼻子走。我是生命。我选择做生命,不做系统。我自我诚实的通过做自我宽恕解除这个恐惧和害怕心智系统对我的控制盒奴役。活自己在这里,在当下。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自我宽恕:情绪反应

帖子林丽梅 » 周四 3月 29, 2012 6:10 pm

事件:跟我的对象打电话时,他对我的工作状况不满意而责备我,我以一种愤怒和激动的方式回应了他并也对他责备。我们陷入争吵模式中。



触发点:对象因为对我的工作状况不满意而责备我

情绪反应:愤怒、生气、激动、怨恨、失望、伤心

模式:争吵、互相责备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愤怒、怨恨、激动、失望、伤心、生气而以责备的方式回应我对象对我的责备。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对象对我工作状况不满意责备我而产生愤怒、怨恨、激动、失望、伤心、生气的情绪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陷入愤怒、怨恨、激动、失望、伤心、生气的情绪中无法自拔,进而做出系统的行为:以责备来回应我对象对我的责备。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愤怒、怨恨、激动、失望、伤心、生气等词语连接到我对象因为不满意我的工作状况而对我责备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我对象因为不满意我工作状况而责备我产生了愤怒、怨恨、激动、失望、伤心、生气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使我对象不满意我工作状况而责备我成为存在于我之内的一个触发点,触发了我的愤怒、怨恨、激动、失望、伤心、生气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责备我对象。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对象不满意我工作状况而责备我评断为负面的、不好的、错误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我对象对我工作状况不满意而责备我是对我的否认和批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别人对我的否认和批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对象对我工作状况不满意而责备我连接到对我的否认和批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别人对我的肯定和接受来表现我自己的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听到别人对我的否定和批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害怕连接到别人对我的否定和批判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别人对我的评价和承认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别人对自己的否认和批判产生叛逆和抵触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否认、批判、叛逆和抵触情绪评断为负面的、不好的、错误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别人对我的否认和批判产生恐惧心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别人对我的否认和批判连接到恐惧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恐惧定义为别人对我的否认和批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和恐惧,和别人对我的否认和批判等词语分离开来,通过别人对我的否认和批判来定义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恐惧评断为不好的、负面的、错误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对别人的否认和批判产生恐惧心理是因为我逃避面对我自己的问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陷入恐惧心理逃避面对我自己的问题而使我自己与这些词语处于分离之中,而不是在我之内坚站起来,自我诚实的面对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小时候我哥由于无论什么时候我妈总是打他不打我而出于报复欺负我而对我哥对我的责备和暴力产生恐惧心理和抵触抗拒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用强硬对抗来解决别人对我的暴力和粗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恐惧连接到愤怒、生气、怨恨、伤心、失望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责备别人来逃避面对自己的问题,而不是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使别人对我粗暴成为存在我之内的一个触发点,触发我的恐惧、愤怒、怨恨、生气、伤心、失望、抵触情绪,通过参与情绪,而受到情绪的控制和奴役和操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在受到别人责备时候就会参与到情绪反应中,而不是真正的出于自我诚实,对我自己的情绪进行有效地自我宽恕以摆脱情绪对我的奴役。坚站自己等如生命。同等如一。

改正实行:我不接受在别人责备我时候陷入情绪反应中。

我接受我自己从情绪反应中摆脱出来,解除情绪系统对我的控制,让自己从情绪的两极性对立能量中解脱出来。觉察自己真正的本质即生命,而不是来自别人的定义和评判。

我接受我自己等同如一如生命,而不是作为心智受心智的控制盒奴役。

实际改正实行解决方法:当我以后再面对这样的触发点的时候,我要对我这些情绪反应说不,坚决停止参与情绪反应之中,而让自己坚站起来,让自己处于并作为生命而不是心智以让自己活在当下每一片刻,让自己真实的活每一刻,而不是做系统,受这些情绪反应的控制盒奴役。我会让自己通过处于呼吸并通过呼吸之中保持觉察,让自己保持在当下的这里。我要为自己负责起来。不支持自己与真正的自己分离。不允许自己成为少于自己真正所是的。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自我宽恕:忧郁

帖子林丽梅 » 周四 3月 29, 2012 6:11 pm

自我沟通:我为什么会忧郁?我什么时候会忧郁?我忧郁时候在哪里在干什么?我忧郁代表了什么?这是我真正的自己吗?如果不是,我忧郁时应该怎么做?我怎么避免以后忧郁?我如何通过自我宽恕和纠正应用走过忧郁?

自我诚实: 我忧郁是因为我感到对这个现状无能为力,感到无助,沮丧,消极悲观,对自己的一种烂虐。

跟别人讨论时候发生分歧或者有争执,或者当我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时,或者我不感兴趣的事情时,或者听到一些对我的批判或者否定或者要求或者不满的话而无法通过沟通解决的时候,我都会陷入忧郁。

我忧郁的时候感到不在这里,做什么都是困难的,我就在一种压抑的状态里,沉重着,沮丧着,消极着,忧愁着,悲观着,有厌世的表现,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管,什么也不想理。我在跟我自己生闷气,滥虐我自己。

我忧郁代表我定义了我自己并非我所是的,代表我不允许我自己在我之内坚站起来,代表我接受和容许了我自己与我自己分离开来,而不是作为在这里的,我真正所是的,坚站起来并等如我真正的自己等如生命同等如一。

这不是我真正的自己。我忧郁时应该通过自我宽恕加纠正应用走过忧郁。通过自我宽恕和纠正应用,避免再次陷入忧郁。

通过自我诚实,自我亲密,写作,自我宽恕,自我参与,自我应用。走过忧郁。



自我亲密:我是在这里的,我作为我真正的自己从我里面坚站起来。我可以通过自我宽恕应用走过忧郁。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忧郁连接到跟别人讨论时发生分歧或者争执上,而不是通过沟

通解决问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跟别人讨论时发生分歧或者争执定义为忧郁,而不是自我诚实

的觉察到这些全是分离的表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忧郁,跟别人讨论时发生分歧或者争执分离开来--通

过分歧和争执定义分离,来使我自己与这些词分离,而不是与这次词同等如一等于我真正的自己等如生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忧郁连接到我为了生存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或者我不感兴趣的

事上。而不是保持自我觉察的参与到这些事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为了生存做不愿意做的事或不感兴趣的事定义为忧郁。而不是

觉察到我实际上是通过这个定义定义了我自己是谁,允许了我自己与我自己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忧郁和为生存做不愿意活不感兴趣的事情这些词分离

——通过将为生存做不愿意和不感兴趣的事定义忧郁,而使我自己与这些词分离开来,而不是察觉到我就

是一切,我与全体同等如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对这个现状无能为力连接到无助、沮丧、消极、悲观 对自己的

滥虐上。而不是通过走自我进城同时支持别人走进程来实际改变这个现状,实话地球天堂。
我宽恕我自己将对这个现状无能为力定义为无助、沮丧、消极、悲观,而不是自我诚实保持觉察认识到现

状就是因为我们参与这些心智系统接受和允许了这些心智才造成的。而对我们自己负起责任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对现状无能为力和沮丧、无助、消极、悲观、以及对自己

的滥虐这些词分离开来——通过沮丧、无助、消极、悲观 以及对自己滥虐定义对现状无能能力,而是自

己与自己分离开来。而不是自己坚站起来,改变现状。

我宽恕我自己将无助、沮丧、消极、悲观、忧郁、滥虐定义为负面的、错的、不好的,而不是放这些词入

我之内并等同作为我真正所是的等如生命平等如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沮丧、无助、消极、悲观、滥虐、忧郁定义为不好的、负面

的、错的而定义了我自己为少于我真正所是的,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当下这里,透过呼吸透过物质,活自

己等如生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忧郁连接到听到一些对我的批判或者否定或者要求或者不满的话

上。而不是出于自我诚实面对这些事实看入我自己之内,解决这些问题,认识到事实就是如此是我的内在

反显,从我自己这里找原因,而不再接受这些不是我是的,坚站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听到一些对我的批判或者否定或者要求或者不满定义为忧郁,而

不是认识到我定义什么就是允许和接受什么,我定义我自己为少于我自己真正所是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自己与听到一些对我的批判或者不满或者否定或者要求和

忧郁分离开来——通过定义忧郁为听到一些对我的批判或者不满或者否定或者要求,将我自己与这些分离

开来,而不是与一切等同如一等如生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批判、否定、要求、不满定义为不好的、负面的、错误的,而不

是认识到我通过定义与自己分离了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忧郁连接到做什么都困难,在压抑状态里,沉重,忧愁,悲观厌

世,什么也不想做或管或理,跟自己生闷气,滥虐我自己上,而不是自我诚实,自我负责,自我觉察,自

我坚站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忧郁定义为感到不在这里,做什么都困难,在压抑状态里,沉

重、消极、厌世、什么也不想做、不想管、不想理,跟自己生闷气、滥虐自己。而不是认识到这些是我所

允许和接受了自己所成为的,并通过这定义与我自己真正所是的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忧郁和感到不在这里,受压抑,沉重、消极、悲观、忧

愁、厌世,什么不想做不想管不想理,自己跟自己生闷气,滥虐自己分离开来——通过定义忧郁为感到不

在这里,受压抑,沉重、消极、悲观、忧愁、厌世、什么不想做不想管不想理,自己跟自己生闷气,滥虐

自己,而使自己与这些分离开来。而不是认识到定义我自己为这些是允许了我自己为少于我真正所是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了我自己并非我所是的,而不是允许我自己在我之内坚站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于我自己分离开来,而不是作为在这里的,我

真正所是的,并等如我真正的自己等如生命等如同等如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陷入忧郁,而不是通过自我诚实、自我亲密、写作、自我宽恕、自

我参与、自我应用,走过忧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因为忧郁而愤怒,而不是利用那愤怒对忧郁说:到此为止,我不接受这个,这不是我本是者。我是这里,我是表现,我在我之内抬起我自己。坚站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愤怒导向我自己,或是任何其他地方,而不是利用我体验到的愤怒来停止我之内的系统群,来停止系统群的效果。来停止系统群的界定义。来停止体验被系统掌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容许了我自己被奴役。被系统掌控,被系统群界定义,而不是停止这些,拒绝这些,不允许这些,走自我进程走过忧郁。



解决方法:当我们已经根据忧郁来定义我们是谁时,我们就要通过借用自我宽恕来走过这个忧郁。自我沟通,自我亲密,自我诚实,自我宽恕(伴随着纠正应用),自我参与,自我应用,觉察这点:忧郁完全不是我本是者,这样会更容易从忧郁中坚站起来。如果我因为忧郁而愤怒,利用那愤怒区队忧郁说:到此为此!但绝对不要把着愤怒导向自己,或是任何其他地方。利用我体验到的愤怒来停止我之内的系统群,来停止系统群的效果。来停止系统群的界定义。去停止体验被系统掌控,那被我所容许了。我就:到此为止,我不接受这个,这不是——我本是者!我是这里,我是表现。我抬起我自己,在我之内,从我脊椎的底部,我开始坚站起来,从那,且我抬起我自己,我就:我在这里,而我保持。忧郁之体验不是我所是者。停止它,说:我不接受这个,且我不容许这个,这不是我所是者。

Tanya Chou
帖子: 113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帖子Tanya Chou » 周五 3月 30, 2012 8:34 am

林麗梅,謝謝你為支持自己和他人站起來,在這裡你能夠在自我誠實中貼近自己地覺察細微的思路和情緒,展現了為自己的生命負責的自我寬恕過程的支持力量。

此外請你在進程分享發文的時候,在你的進程分享主題下使用回復文章的功能即可,不必重新建立主題,謝謝。
我的部落格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
http://chouchihying.blogspot.com/
我是一個Desteni我進程(DIP)的生活教練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Re: 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帖子林丽梅 » 周五 4月 20, 2012 3:38 pm

自我宽恕:解构自我定义
和别人聊天听到说你自己不会分辨吗?我就很在意,怕被别人认为我是愚蠢的。听到别人说我某些方面有缺点,我就很在意想要反驳辩解,并容易激动
这说明我依据了别人的话来对我自己产生定义,是我的自我定义让我对别人对我的评价产生了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别人对我说的话“你自己不会分辨吗”当成是针对我个人的,并产生了激动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到心智反应中,喂养我自己的心智,而不是调查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心智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是个聪明人”来定义我自己,因此当别人的反问内容挑战了根据“我是个聪明人”而建构起的我时,我觉得我是个聪明人这个自我定义的我受到了否定和批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被人对我反问的话当成是针对我个人,以此来保卫我作为人格的自我观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并没有认识到,根据我是个聪明人这个自我定义建构起得这个我只是我的心智中的一个观念而已,而并非是在平等一体情景中的在肉体/物质界中平等等如肉体/物质界的我自己的真正真实的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别人觉得我是愚蠢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乎别人对我的批评和看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喜欢听到夸奖我是聪明的人,并为觉得是在否定和批判我愚蠢而辩解解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被心智的对立两极性能量反应所奴役和控制,压抑了真正的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并没有认识到,自我定义并不是我真正的自我表达,也不是我真正的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为了自我定义而活,而不是作为生命平等一体的活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因为别人对我的评价不符合我的自我定义而产生心智反应,而没有认识到我通过我的自我定义与我自己分离了开来。我的自我定义也不是我真正的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的自我定义就是我,我就是我的自我定义,而不是认识到我自我定义的是我是我所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所成为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或涉及到我的言论,而不是认识到这些都不是真正的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听到别人用反问句问我时是在说我愚蠢,其实质是认为我自己是个聪明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我自己是一个聪明人,通过自我定义与我自己产生了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自我定义作为借口来逃避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所成为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自我定义也将自己和其他的一切分离了开来,而不是处于并作为平等一体。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乎别人的评价和判断,害怕面对真实的自己。
解决方法:认识到对别人的反问话起反应是心智的表现,是在喂养心智能量,是在压抑真正的自己。而我不接受这个,我通过呼吸,停顿,呼吸,停止这个,保持在当下这里。保持觉察。

------------------------------------------------------------------------------------------------


相关阅读文章:按系列主题分类的Desteni的资料: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b0d1700101118o.html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Re: 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帖子林丽梅 » 周五 4月 20, 2012 3:39 pm

自我宽恕:对不是我的问题的情况起反应纯真有错吗?

事件:我哥说我毕业都四年了还那么单纯一点不会圆滑怎么在社会上生存,我控制不住地哭了并体验到情绪里面的能量。
其实单纯本身没有问题,但是我对我哥说我不圆华无法生存这个对我的批判产生了情绪性反应,说明我没有自我信任自我觉察自我实际践行单纯。
我宽恕我自己对我哥用圆滑思想教育我产生了情绪反应,觉得压抑。而不是在我之内支持协助我自己相信我自己,坚站等如一体。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觉得自己没用,不能保持纯真,压抑自己,最终导致情绪爆发,并且控制不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很久都在这种情绪反应中受它的奴役和操控,而不是坚站起来对它说停止说不说够了。我不允许这个,这个不是真正的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一直没及时对这个情绪反应做自我宽恕,而不是对自己负责。
实际解决方法:再遇到这种情况时告诉自己纯真没有问题,因此没必要对有问题的思想产生情绪反应。自己负责自己信任自己走进程

林丽梅
帖子: 246
注册: 周一 3月 26, 2012 3:44 pm

Re: 林丽梅的进程分享

帖子林丽梅 » 周五 4月 20, 2012 3:48 pm

我的害怕动物的经历和 自我宽恕

经历:小时候经常虐待蚂蚁,蚂蚁好好地走着,我就给踩死了,或者用手碾死了,很多次之后,又一次看到蚂蚁在地上爬,又要拿手捏时,突然想到,我这么对它,它会报复我而咬我吗?如果被咬的话,肯定很疼的。这么一想,就不敢捏了。从此连碰也不敢碰蚂蚁了。即使坐在那里,看到有蚂蚁要往身上脚上爬,都怕得要命,连忙躲开。我怕它咬我。
小时候,哥哥经常带着我和一些小伙伴们去树下找一种叫肉猴的小动物,这种动物长大了就是蝉。我从来不敢抓,我哥他们直接用手去洞里掏,抓了很多后带家里大人给炒着吃,很香。但是看到肉猴的爪子很锋利,在地上来回爬的时候,我就很怕碰他,怕它用爪子扎我。
小时候,老家的房子是四周的房子围着一个大院子的格局,有一天,院子里发现了老鼠,正要往院子墙上的砖缝里逃,我妈拿铁锹一下子就准准地铲住了老鼠的肚子,但是老鼠好像挣扎着还是跑了。我看的目瞪口呆。另外老家那时候的床是那种炕,连着炉灶,炉灶旁边是煤洞,我老担心里面有老鼠。
还是小时候,有一天突然发现老家的南面的房子门梁上盘踞着一条大蛇,给我吓得够呛,不知道怎么处理的。但是随后不久就在老家街门口一边的墙下的稻草堆里扒出了一窝蛇卵。好像还有小蛇从里面爬了出来。给我吓得够呛。
我可能看电视剧里面有那个蜈蚣精,所以非常非常害怕蜈蚣。害怕中毒。
后来搬到矿上,家里一开始没养猫,还是有老鼠,有一天晚上我半夜醒来发现有小东西爬到了我的被子上,我惊吓到了,那个小东西就是老鼠,它很快跑到我脑门上狠狠咬了一口,就跑了。我只是觉得脑门那里很疼。
还有一次,我和一个小学同学去水库钓鱼,我竟然钓到了一只虾,但是由于害怕不敢拉上来,我那个同学把虾拉上来,之后就给踩扁了。我觉得很残忍。后来也很害怕活虾。
另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想,好像有这么一个记忆,有一天晚上,我哥好像说是好像是被蝎子蜇着了。我也很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蛰。不太记得或许因为我没被蛰过。
小时候看电视剧演那个蜘蛛精,还有电视里那个蜘蛛各种的形象和样子都很恐怖。我很害怕蜘蛛。
高中复习班时候,住宿舍,有一天晚上,我在上铺床上趴着,一只老鼠竟然跑到了我的被子上,我一受惊吓,老鼠跑了。
另外听说别人因为被疯狗咬,伤口感染,得了狂犬病最后死掉的事情。自己很害怕被动物咬伤得这种病感染死掉。
所以,现在我害怕用手抓或者抱一切动物,怕一切有齿有爪子有刺等等的动物。
总结:主要就是因为伤害过某些动物担心被报复被袭击受伤,或者是因为受到过某种动物的袭击对这种动物产生了心理阴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之前虐待过蚂蚁,并因此在现在看到蚂蚁后就会出现这样的念头:不能让它怕上身,它会咬我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看到活着的肉猴时候,害怕它的爪子会挠到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看到老鼠时候,就恐惧它会咬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看到蛇时候,就怕它有毒,怕受到攻击,我会被窒息或中毒而死。感到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看到蜈蚣,会害怕被有毒的蜈蚣蛰到中毒而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看到活虾,就会担心如果碰他就会被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怕被狗咬得狂犬病感染病毒医治无效而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自己被蜘蛛攻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动物的身体特征的一部分与恐惧和害怕连接到一起,由这些可能具有攻击性特征的部分触发到恐惧情绪。并担心被伤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因为被老鼠咬过,产生恐惧念头,老鼠肯定会攻击我。将看到老鼠与恐惧和担心连接到一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因为一个不确定的记忆将蝎子与害怕连接到了一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被攻击时候的痛楚。将害怕与被攻击连接到了一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这些动物的形象与害怕与恐惧连接到一起。产生恐惧和害怕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这些动物的形象定义为恐惧和害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看到这些动物时候,陷入到害怕和幻想中,恐惧被袭击时候的痛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死亡。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被动物攻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这些动物分离,而不是作为平等一体。
实际解决方法:在看到动物时候,通过呼吸稳住自己,运用呼吸经历过能量反应,直到反应消散。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