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丽丽的进程分享

費丽丽
帖子: 42
注册: 周日 5月 22, 2011 7:58 am

费丽丽的进程分享

帖子費丽丽 » 周二 6月 07, 2011 7:46 pm

我的新浪BLOG地址:http://blog.sina.com.cn/wumings123
上次由 費丽丽 在 周三 3月 28, 2012 4:32 pm,总共编辑 1 次。

費丽丽
帖子: 42
注册: 周日 5月 22, 2011 7:58 am

探索生命真相的旅程

帖子費丽丽 » 周一 3月 19, 2012 10:41 am

从最初接触到DESTENI到现在已经快2年了。其实从最初看到DESTENI最初的中文译者FRED的关于FAQ的18个经典问题,我就知道我已经离多年来寻找的答案或者说宇宙生命真相越来越接近了!对于一直单纯执着的探索这宇宙生命终级真相的人来说,D的信息在众多新时代灵性泛滥的网络上显得如此相似却又完全不同。从那时起,我开始在网络上搜索所有有关DESTENI的信息,没有多少英语基础的我,只有每天不间断的从GOOGLE搜索D的新信息,从而在后来的日子搜索到了吴畏的中文博客和DESTENI中文论坛的部分,以及零散的散落在某些个人空间和论坛中的少部分信息。
我也很想说说自己在之前的探索过程,我相信很多人有与我相似的经历。在之前的探索过程中,我陆续的阅读了很多佛经,圣经,中国古代的一些古书关于生命起源的神话和经典,包括印度的《薄伽梵歌》,几乎涉及到生命真相的都成了我研究与阅读的对象。网络上的信息太发达了,几乎所有想知道的主题内容,只要键入关键字,便几乎都有无数的信息可得。我发现了在网络中有那么一大群探索收集分享各种信息的人,由此我在不断的搜索和阅读中接触了越来越多的信息,大量的新时代灵性资料。我记得有一个系列的资料被命名为灵修精品,有四个系列,在网上供人下载阅读。而里面的内容非常的丰富,这在当时成了我的精神大餐。那时的我已把自己看成追求心灵成长的灵修者,我几乎毫无遗漏的看完了所有的书籍,灵性世界的美好和超然成了我悠然向往的境界。我沉浸在这些充满着‘爱和光明’的信息中几乎过着自闭式的精神生活。对这些信息中传达的关于灵界的信息,我无所谓相不相信,只是自然的就接受了就应该是那个样子。而我也几乎对自己一直不理解世界为什么是这个样子,而对灵性信息中的解答,那是因为灵魂需要这样的磨练才能提升这样的解答,信以为真。我后来相信自己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因为我所经历的很多特殊的经历,和自己内心精神心路上的一些“伟大”念头,在那些资料中我找到自己这样存在的理由,而那目的关乎于灵魂的旅程,而那看起来如此美好和崇高。我和很多在网络上彼此分享这些灵界来的信息的人一样,相信自己是与众不同的,是光之工作者,是肩负使命而来。而那样的认同让我有了很大的自我满足感。虽然从小,我就觉察到生命应该是平等的,等同的,而不应该如现在所显现的那样不公。但我说不出问题到底在哪?我甚至曾经觉得我有义务要改变这样的世界,我一直有着乌托邦似的理想,和那些被认为不正常的问题和疑问。而从小到大中所经历的理想和感情的幻灭,几乎让我失去了再这样生活下去的耐心和兴趣,生活的经历让我看透了很多被认为很有价值的事,我也从压抑自己的工作中解脱出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因为不想再追求世人都在努力追求的,我变得对很多事都不再有欲望,也不再重要。而找寻生命的真相,存在的意义成了唯一最重要的事,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开始孜孜不倦,投入到执着而深入的探索之旅。我要知道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这样活着?这些是从小在我脑海里的问题,而现在我有了时间和决心,也忽然有了自由要去弄清楚。(我写得好象很乱,但都是随性写起。想到哪写到哪)
在接触了很多信息后,我开始重新审视我的人生,重新定义我自己,而我也对大量雷同又千篇一律的信息开始厌倦,我开始选择性的阅读,也实质的想进入到实修的进程。我觉得我应该想好一个新的生活工作的目标,我想做一份工作,而那是真正能够帮助人的。后来我接触到了心灵深层沟通,也更了解了每个人的经历都是自己的心智创化的,是生命整个过程中的经历和所包含的一切(情绪,话语,想法,环境)所创化的。而人生只不过是在不断的重演曾经的经历,人只是生活在记忆中。人只有认识到,真正看到这一点,并清除过去的这些印迹,才能从现有的外境中解脱出来。我在了解了一些资料后,便不顾家人的反对,花了总共4万多元的课程费用,去学习这个心灵深层沟通的技术。总共加起来也才十几天的课程,如此昂贵的费用,在我决心要去学习的时候,没有多考虑,因为我一向对于自己想做的事是很愿意付出代价的。
可是后来当我了解到心灵深层沟通高昂的沟通费用,动则几千元一疗程的费用,而要解决一个实际的问题一个疗程也不一定够用,这样的话,这几乎只是一个针对有钱人和走投无路的人的方法。不富裕的人怎么出得了这么高的费用。我很矛盾,一方面,我展望我有可能成为沟通师的前景,是一个很有钱途的工作。虽然我的意识中,花钱大手大脚,从小到大树立的在意钱很庸俗的观念也让我对钱并不在意,但在潜意识里,我依然有失去金钱,一无所有的恐惧。但从小因为看了很多没有钱的人的悲惨,我一直对穷苦弱势的老人和孩子,有着深深的同情。我希望自己真的可以无条件的帮助他们。而我以为充满爱和光明的工作却依然在有钱人的圈子里存在。而那些真正最需要帮助的人却几乎无法真正得到帮助。一边我积极的投入学习,一方面,我有很多新的疑问出来,无法从任何人那里得到满意的答案。既然每一个人在不同的处境中不断轮回,只不过是互换角色,既然如此,人和物和动物植物便都是一样的,既然是这样,为什么我们允许我们互相这样对待自己。而不是把这个世界变成每一个生命都享受在其中的世界,那么无论我们在哪一个处境里,都是好的。我有一个同学,在沟通中回溯起自己的前世是一条鱼,有一次,在吃饭的时候,我为了这些问题怎么也想不通,我问她:你做鱼的时候,愿意不愿意被人吃啊?我虽然也进行了近二十个小时的沟通,但我一直无法进入自己的前世,所以我对别的同学回溯到前世的感受很好奇,因为在回溯过程中,个案是直接进入到当时的情境中,经历一遍当时的所有感受。而大量的案例证明,万物都是有灵,有生命,有感受的,这种感受和人的感受无异,而不是如一般人认为的,动物,植物没有感受,而随意的去虐待动植物,随意掌控这些生命。而这些在屠刀下的生命有可能也曾经是人,而我们也曾经是这样的生命。为什么我们允许这样子来经历生命呢?
我们整天把爱挂在嘴边,心里,可是我们的实际行动呢?一句祝福,一句爱的感受能解决这个世界的问题吗?我们只是暂时处理下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处境好过一些,但这个世界的问题,为什么没有人想去解决。我们想着快点解脱轮回,好离开这个大家都知道并不美好的地球,但在这里的人怎么办呢?那些被人掌控的生命怎么办呢?我好几次动摇曾经接受的关于灵魂旅程的信念,我很难真正接受自己相信“一切的安排都是最好的,世界是美好的!”这样常常挂在这个所谓心灵的圈子里的人,这几乎成了一种在灵性成长中的人的一种信念。
到后来接触到DESTENI的资料,我的所有的疑问,那些似乎神秘无解的问题,给了我很好的揭示和答案。而在每一个人的心底,无法真正完全无觉察的一点是:万物真正是一体的,我们来自同样的生命。我们无法把自己排除在任何一件人事之外,而我们必须回到等同如一的真实本质。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去把这个世界,也就是自己整理好。没有人能置身事外。而这世界的真相和解决方法已经在这里提供了,所以请一起来研究DESTENI提供的资料,无论你是否已觉察,我们都已经在进程之中,而我们必须互相支持。从了解DESTENI开始,了解这世界,了解自己。让自己从心智的牢笼中解脱出来,在这里重新诞生自己为真正的生命。

費丽丽
帖子: 42
注册: 周日 5月 22, 2011 7:58 am

写自己出自由

帖子費丽丽 » 周一 3月 19, 2012 10:43 am

和阿宽在RC聊天室聊到为什么在博客上很少写自己的进程,我们都承认是因为在意别人的看法,还在维护自己建立的美好形象。明知道这个形象是不真实的,却依然害怕失去!这就好象使用美丽的衣服,化妆品,不是为了表现,便是为了掩饰。而我知道,三十多年来,我一直发扬着我认为自己优势的部分,而拼命掩饰逃避着自己无法接受的部分,而处在两极的矛盾中。我的人生经历很大程度上造成了我一直无法真正接受自己,而总想把自己改造成一个完美的人,追求快乐只是为了逃避痛苦,在无法面对自己的过程中,我一直选择逃避的方式来摆脱不愉快的处境。我以为重新开始会是不一样的,但无论是感情还是工作,最终都同样是回到一样的境况,经历同样的感受。我很快的忘掉过去,重新开始。我想要摆脱曾经的自己。开始新的人生,而我依然回到这里。这象极了转世轮回的过程,这一生的记忆中,我没有其他生世的记忆,但只在这一生,我便清楚自己一直在轮回。如果我不清楚了解自己,解剖自己,我便无法从自设的牢笼中解脱出来,让自己真正的活着。而我们的整个存在也是如此。

我宽恕我自己允许和接受自己害怕面对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允许和接受自己用逃避来解决问题。

我宽恕我自己允许和接受自己不接受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允许和接受自己相信只有别人接受我,我才有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允许和接受自己批判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允许和接受自己相信我必须得到别人的认同才能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允许和接受自己害怕揭露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允许和接受自己害怕自己

費丽丽
帖子: 42
注册: 周日 5月 22, 2011 7:58 am

儿时的经历(自卑感与优越感)

帖子費丽丽 » 周二 3月 20, 2012 2:03 pm

从小到大,我一直被强烈的自卑感和优越感交互占据着内心的感受。甚至一直到现在,当我已经对这点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觉察之后,我也依然会被这种熟悉的感觉掌控着自己。而直到我不得不对自己说:够了!我不要再被这种感觉掌控,折磨了!我必须回头去查看,这自卑感生成的源头,我必须面对这些我害怕让人知道的内心经历,以释放压抑在心里的那些记忆印记,和那些我已经相信就是我自己的经历,感受,信念。
我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爷爷在很年轻的时候已经是乡长,奶奶在配药厂工作,在当地是很有名和威望的人。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因为文化大革命受到的影响,爷爷的五个子女,除了三个女儿上了大学,在爷爷恢复干部身份后回了城,而把两个儿子留在了乡下。我爸爸就是其中留在乡下的一个。每年爷爷奶奶过来,与我们有关的,聊的最多的可能就是怎么样把我们带到城里去,成为一个城里人。从大人们的语气里,我听出城里人是荣耀的,而乡下人是低等的。要从乡下人变成城里人,就唯有读书一条路,而如果我没有成为一个城里人,我就一辈子和土地为伍,没有出息和出头的一天。每次姑妈的儿子女儿过来,大家都会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到底是城里的孩子,长得多文静,多好看。多有礼貌教养。而我,小时候是一个比男生还野的女孩子。每天在田野里,树上上窜下跳。玩得爸妈都找不到人影的疯丫头,儿时的我,天不怕,地不怕,自由得象丛林的猴子,不怕爸爸的拳头,妈妈的唠叨。我听得最多的是爸爸妈妈说的:你看看,你妹妹,多文静乖巧。是的:我有一个人见人爱的妹妹,不仅长得漂亮可爱,而且懂事乖巧。我从没有听见父母批评过妹妹(当然也是因为妹妹真的很乖,惹人喜欢),而我天天会因为闯祸被责骂。我觉得我的父母不喜欢我,因为我是这么调皮任性。在内心里,我可能为此而难过过,但因为父母彼此经常吵架,而我专注于自己的玩乐。直到要读小学了,忽然有一天,我听到奶奶和爸爸在商量,要把我带到城里去读书,我在房间的外面听到这个消息就跑开了。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在模糊的印象里,我绝望得抱着一颗树干嚎啕大哭,甚至在我打着这些字的时候,我依然忍不住泪流满面,不能自已。奶奶在我儿时的印象里,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一个人,几乎认识她的人都有些敬畏她,就好象封建家族里,老祖宗似的人物。而我对她的害怕,用老鼠见了猫这样来形容也并不过分。以往她只是偶而到家里来一下,我会因为害怕她变得老实一些。可是现在爸爸竟然要把我送到奶奶家,天天对着她!这种巨大的恐惧让我害怕的想逃跑。爸爸妈妈不喜欢我,他们要抛弃我了,我完蛋了!我知道:我的人生要进入一个完全新的篇章了,我将再也没有自由了!因为我不乖,不好,不惹人喜欢,所以要被改造去了!并且我的目的将只是好好学习,然后考上大学或者中专,然后就摆脱乡下人的身份,去做一个光荣的城市人。(那时期,读书改变身份是很多乡下孩子的命运,也是读书的最主要目的)
从此,我开始在奶奶家的生活,除了上学吃饭,做功课,我再没有别的生活内容,也不被允许有别的乐趣,比如孩子喜欢的看电视,玩乐!我天性的自由奔放被硬生生的压抑进心底的最深处。我经常的被奶奶的“笨手笨脚”“粗心”“没用”“难看”“象你妈一样”(妈妈和奶奶间有很深的矛盾,奶奶很不满意这个儿媳妇)在我不知所措,一片脑袋空白中装入我的记忆中,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生活着,虽然我在学校因为学习出色,全面发展很受老师和同学的喜欢,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在家里,我总会做错事,不小心打破碗,或者奶奶叫我拿东西,我都会因为紧张没听清而恐惧得呆在原地,等候奶奶的数落。
除了害怕,恐惧,发愣,我甚至不敢有委屈的情绪。我有时候也怪自己怎么会这么怕奶奶?自己怎么会这么被奶奶讨厌,我怎么会这么不好,不讨人喜欢!我只有听话,乖乖的,不做错事,奶奶才会接受我。
我努力的学习,放弃所有的爱好,慢慢变成一个乖乖女,不敢越规矩半步。为了免去责骂。我只有变成另外一个人,我才能被人接受。
在几年的生活中,我学会了察颜观色,我压抑着自己的所有情绪,顺从的按着大人们的要求和可以接受的方式说话做事。一个人独处的时间里,我在看似平静的表面下,在自己的思想里用想象和希望安抚着自己。现在回头看,那多象是一段行尸走肉般的日子,我从没有真实的活在现实中,而仅仅是机械的重复每天的生活。为了可以在这样的压抑中坚持下去,我更多的时候活在自己的想象里,因为只有在想象里,我还能感受到一丝快乐!在此中,我也无数次的思考,活着是为了什么,我一点儿也不怕死去,与其这样活着,还是死对我更好一些,我也思考我为什么会如此害怕奶奶,在被责备时不敢为自己争辩一句,而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我好几次想到要离家出走,甚至自杀,我对生命没有一点眷恋,只是我很爱我的爸爸,我想到爸爸,觉得还是有责任感,在那段时间里,我思考了关于人生的很多问题,我觉察到人生是多么得无奈,大家都生活在一样的框框里,出生,学习,结婚,生孩子。孩子再如此。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一定要这样活,如果人生只有一次,为什么不活得精彩一些。人为什么不能选择自己的活法,而都是按着这个框框走!我为什么没有勇气按着自己的方式生活,而一定要被人控制着。我后来总结出是因为我有家庭,我还要顾及到他们,我不能自私得为自己活着。所以我得按着他们的理想去,以可以让他们安心。我把我被控制,没有自由归结到家庭的束缚上,那时候我自己常常想:如果我没有家就好,我没有爸爸妈妈就好了,如果我只有一个人,我便什么也不用怕,要死要活便随便我了!爱和家庭就是来束缚人的。小时候的这个想法现在看来也真的是一个常识性的觉察!
在学校,由于从原来老家到不同的环境,我说话的口音经常成为同学嘲笑和讨论的对象,我觉得自己是异类,被不同对待,而没有办法融入到同学的圈子中去。这种经历让我直到现在都不会地道的任何一种地方语言,而只会说普通话。
小时候家里开办着自己的工厂,经济条件一直是比较富裕的,我去城里读书,爸爸给到奶奶的生活费和异地学习给到学校的费用也是很丰富的,但据奶奶的说法:因为怕养成我乱花钱,或者说爱漂亮的坏习惯,很少给我买新衣服,也很少给我零用钱,当同学们下课休息都跑去买点心的时候,我都是坐在教室里,同学约我一起去,我也会说自己不饿,而不敢说是家里不给我零用钱,我觉得那样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我害怕同学们会以为我家穷,看不起我。但自卑感却真的在这种不如别人的境遇中越来越强烈。我经常一个人默默得压抑掩藏着这种自卑感,在自己和外界树起了一道厚厚的屏障,我把任何人保持在感觉安全的距离之外,不让任何人知道我内心掩饰的东西,让自己保持在美好的距离,而这种距离传递出我美好的形象,优秀,善解人意,聪明,可爱,漂亮,亲切,善良。。。
我开始越来越受到这些让人受用的评价,被人认可,接受,赞叹,爱慕的感觉是如此让人受用,我开始习惯这种被人喜欢,赞叹得感觉,只有在别人认可,羡慕的眼神中,我才觉得有价值,我只愿意接受这样的自己。而我现在了解到,获取别人的认可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对以往经历中对自己的不接受,我只是要从别人的肯定中来接受我自己。而不是自己无条件的接受自己的真相。这个精心建构好的能被人接受的臆构我,只是为了掩盖真相的自己:自卑,不接受自己,觉得自己不如别人,比较。用这种外在的图画形象来定义自己,用拥有的东西,孩子,家庭,工作,金钱,房子,车子,容貌,衣服,包包,鞋子,经历,个性,来定义自己,并在以这些为对象与他人的比较中,感到优越或自卑!我被这种感觉奴役,被触发这种感觉的图画现实所奴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相信“乡下人是被人看不起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因为自己曾经是乡下人而害怕被人看不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以“乡下人”来定义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害怕“自己是乡下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逃避自己是乡下人这个定义,也就是逃避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相信自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命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害怕我奶奶,她能够控制我,而我毫无办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相信自己不够好,不乖,不听话,而不被人接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因为自己不如妹妹而感到自卑,不被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相信只有听话,顺从,我才能被人接受,才能生存下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相信,我只有压抑掩藏我自己,我才能保护好自己不被伤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相信我会被伤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参与到自卑的情绪当中,并用自卑,不如别人来定义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相信自己比别人优越,用这种优越来定义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比较,并用比较来定义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相信,如果我没有别人漂亮,没有别人聪明,没有别人有钱,我的孩子功课没有别人那么好,那么我会被人看不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相信只有我化妆得很漂亮,穿好看的衣服,有迷人的笑容,我才能被人接受,喜欢,而我需要别人的认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相信感觉,情绪能够控制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害怕面对自卑的感觉,也就是害怕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用外在的形象来定义自己,并被这些定义控制住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想要控制别人,在控制与被控制的两极游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在无法控制别人时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用恐惧来控制自己的孩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相信自己没有力量主导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相信别人有力量控制自己,比自己更有力量,相信奶奶是比自己更有权威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我对别人对我的期望是有责任的,从而为了这责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害怕主动联系别人,因为我害怕会被人拒绝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害怕被人拒绝,而没有意识这是因为我自己没有接受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受他人的评价左右,而不是在这里自己信任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把自己的力量给了自己的心智能量,而被愤怒,失望掌控。并时常得活在这些情绪里。并用情绪来定义自己,指导自己,而不是自己觉察,自己主导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自己害怕自己的真相,相信真相是见不得人的。无法被人接受的,是不能够让人知道的
我拒绝再活在过去的记忆中,我要从自己之中站起来,拿起自己的力量,完全的主导自己。

Tanya Chou
帖子: 1144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费丽丽的博客

帖子Tanya Chou » 周三 3月 21, 2012 9:45 am

麗麗,謝謝你在此與我們分享了誠實寫出自己和自我寬恕的進程。

黃思絜
帖子: 167
注册: 周四 10月 20, 2011 11:29 pm

Re: 费丽丽的博客

帖子黃思絜 » 周三 3月 21, 2012 12:20 pm

哇~!很棒的自我寬恕!謝謝麗麗!
希望有更多的人來分享自己的寬恕!

費丽丽
帖子: 42
注册: 周日 5月 22, 2011 7:58 am

别人不认同我(自我宽恕分享)

帖子費丽丽 » 周四 3月 22, 2012 10:50 am

记得有一次,听到一起学习的两个朋友坐在一起议论我说:丽丽好象老师,她说的都是对的,她的观念一定要让我们接受一样。我当时觉得很惶恐不安,心里马上升起:她们对我有意见,她们不认同我。同时因为怀疑自己:啊?我是这样子的吗?我不是这样的!而想要为自己辩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对朋友的评论:“丽丽好象老师,她说的都是对的,她的观念一定要让我们接受”感到惶恐不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认为她们对我有意见,她们不认同我,而感到自己受到了威胁,想要为自己辩护,我不是这样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参与于恐惧和抗拒的反应之中,喂养自己的心智自我,而不是自己调查为什么我会产生恐惧和抗拒的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没有深入调查为什么我会对朋友对我的评论产生恐惧,抗拒的反应,而是在心里升起“她们不认同我,她们对我有意见”“我不是她们说的那样子的”的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当被人否定,不认同时,感到自己受到了威胁,并参与到愤怒恐惧的念头中。而不断的喂养自己的心智意识系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因为我用别人的看法来定义我自己。而当别人对我认同时,我觉得自己是好的。好的是可以被接受的。而我是被接受的,喜欢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想要被人认同接受,而不是自己无条件的接受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一个总是好的,对的,正确的人”的自我定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相信只要自己我是对的,好的。别人就会接受我,认同我。而我已经用好的,对的正确的来定义我自己。所以当有人不认同我时,我感到自己被否定了,我对自己是“一个好的,对的,正确的人”的自我定义受到了攻击和威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自己认为朋友对我的评论是针对我个人的,以此来防卫我作为人格的自我观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和接受我自己认识到,根据“一个好的,正确的,对的人”建构起的这个“我”只是心智之中对自己持有的一个观念,而并非事实上是在一体平等情境中并等同物质界的我自己的真正真实的活着的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自己认同心智的自我定义,参与到心智两极化的体验中,并产生高兴,兴奋,沮丧,恐惧,愤怒,希望,失望等更多的情绪能量来喂养强大整个心智意识系统。而使自己一直处在奴役中,并即是奴役这个显现了的现实。

費丽丽
帖子: 42
注册: 周日 5月 22, 2011 7:58 am

如何与孩子共处

帖子費丽丽 » 周一 3月 26, 2012 12:05 pm

我有一个七岁的儿子,由于自己小时候尝遍被压抑的滋味,我希望我的儿子能有一个自由快乐的童年。所以我尽量的不给儿子什么要求,尽力的满足他对于玩乐的要求,我想要做一个“好妈妈”!也许是因为我的纵容,儿子很任性,如果不满足他的要求,他就会又哭又闹,而当好言劝说无法生效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内心的愤怒就开始升腾起来,直到发泄出来,用可怕的表情,大声斥责的方式,对待自己的孩子。直到他因为恐惧害怕而不得不听话。(我就是这样用恐惧来控制自己的孩子)而在事后,当这能量平静下来的时候,我会因为自己对待儿子的粗暴态度而后悔内疚不已。而在这些常常循环的经历中,诸如:“如果你不好好听话,我就不要你了”

“如果你再这样,我就丢光你的玩具。”“如果你再这样,我就要打你了!”这成了我控制自己孩子的惯用语言。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想要成为一个好妈妈,用“是一个好妈妈”这个自我定义来定义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尽量不给儿子什么要求,尽力满足他对于玩乐的需求”来定义一个好妈妈。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因为儿子没有节制的买玩具和要玩而感到愤怒,而不是认识到我的愤怒是因为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儿子被游戏玩具迷占了,参与到焦虑,担心的情绪当中,而不是用合适的方法去帮助孩子解除迷占系统的控制。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没有及时觉察到孩子只是我的一面镜子,在告诉我我的真相。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担心儿子会无法适应社会,无法与同学愉快相处。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担心儿子会因为比赛不如别的小朋友而自卑。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当前的教育系统会把儿子搞废了。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对学校的竞赛活动感到反感,而作为自我不诚实把这种情况与自己分离产生了对立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儿子会被惯坏了,而用暴力的教育方式来修正孩子的行为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因为儿子不听话而感到愤怒,参与到愤怒的情绪当中,并用恐惧来操控自己的孩子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对儿子的情绪反应起反应,从而更加喂养壮大彼此的心智系统。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在觉察到自己的情绪反应时,没有及时的停止,而任由情绪发泄到儿子的身上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对儿子的粗暴态度感到内疚,参与到内疚的情绪当中,喂养自己的心智系统,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想要操控,而不是帮助孩子处理孩子的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儿子不受自己控制时,感到愤怒,并大声斥责,用恐怖的表情来达到操控孩子的目的。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没有认识到是心智恐惧,心智想要控制。而不是真正的我。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儿子非常害怕一个人,害怕一个人待在一个房间,害怕一个人上洗手间。一定要有一个人陪在身边才会心安。我问儿子为什么会害怕一个人,他说因为看的动画片里的恐怖画面,游戏里的可怕画面,我告诉孩子那不是真的,不要害怕,但这根本是徒劳无功的。我开始带着儿子一起大声的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一个人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害怕。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相信动画片和游戏里的画面是真实的,而感到害怕。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怪兽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动画片,游戏电视中的可怕场景会让我遇上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依赖大人,相信只有大人才能给我安全感。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自己会被伤害。



现象揭示:这个世界就是通过电影,电视,游戏,杂志,资讯,不断的视觉,听觉刺激,来产生各种情绪(恐惧)以此来奴役操控着人类的行为。

解决办法:减少孩子对媒体的接触,引导孩子知道什么是真实的,在孩子起反应时保持觉察,自己不参与到情绪中,坚持原则,在孩子情绪平息后,与孩子沟通,协助孩子了解情绪的真实源头。并和孩子一起做宽恕。

費丽丽
帖子: 42
注册: 周日 5月 22, 2011 7:58 am

害怕蛇的经历

帖子費丽丽 » 周三 3月 28, 2012 10:14 am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特别的害怕蛇。小时候,经常会做一个相同的梦,我睡在床边,睁着眼睛,看到门慢慢的开了,然后一条巨大的青蛇从门后面伸着脖子,顶着一个比碗还大的脑袋,扭动着身体一直向我的床边游过来,到我面前时张开了血盆大口,然后梦就在我的惊吓中结束了。

小时候,和同伴到沟渠边的洞洞里面挖小蟹玩,有一个洞,有小伙伴伸手进去摸了一下,没有什么收获就走开了,我觉得里面可能藏着一只没被发现,于是我就自己伸手进去,洞很深,而且感觉洞里面的泥软绵绵的,我就想把洞挖大一些,就用手往外掏了一大团泥,结果出洞口一看,天哪,竟然是一条蜷曲成一团的蛇,我吓得没命的飞跑,把一个鞋子跑丢了,宁愿被妈妈骂,也不敢回去捡。这个经历在我后来想起来都是毛骨悚然,心有余悸。

还有一次在上学去的路上,忽然一条蛇从路边窜上我身前的路,一闪而过,到了路的另一边,我也是吓得久久不敢从路上走过去。我的同桌知道我怕蛇,就买了一条假蛇来吓我,明明知道是假蛇,我也是被吓到,更不要说会拿在手上玩了。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蛇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被蛇咬死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被蛇毒死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被蛇咬死的痛楚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害怕蛇的形象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把蛇的形象和恐怖联系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蛇的样子感动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把蛇定义为恐惧的象征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到恐惧害怕的情绪中,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以蛇为触发点,活出了内心的恐惧



我不是我的情绪(恐惧)我不接受自己受情绪(恐惧)的指挥。我认识到情绪(恐惧)仅仅是反应,是被编码和制约成在特定的情形中出现。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作为一个受制约的程序存在。我在这里指导我自己。我是我自己和我的现实的指导原则。

費丽丽
帖子: 42
注册: 周日 5月 22, 2011 7:58 am

关于生气责备的自我宽恕分享

帖子費丽丽 » 周四 3月 29, 2012 4:03 pm

我在辅导孩子学习的过程中,因为儿子总是忘记刚学习的内容,我觉得很生气,在心里开始责怪儿子:觉得儿子怎么这么笨,这么不专心?在反复的测试后,我对儿子说话的语调开始不耐烦,声音也变得大声,。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察到了一股压抑的能量在我体内积聚,几乎就要狂风暴雨般暴发出来!我站起来,离开儿子,大声对自己说:STOP!心里再高喝:我不是这愤怒!然后我慢慢的吸一口气,数四下,再停四下,再呼气四下,反复了几次呼吸后,这股能量才平息下来。我再回去和儿子说对不起,刚才妈妈不该对你感到生气。我们看看是什么原因记不住功课,在和儿子平和的沟通后,儿子说:妈妈,你教的太快,太难了啦!还有我的脑袋里总想着游戏的事,有点装不下别的东西了。

在一个人的时候,我开始回头来检查自己,并写出自己的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感到生气因为儿子总是忘记刚学习的内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到生气的情绪当中,把情绪当成是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用情绪(生气)来定义自己,把责任推到“儿子总是忘记学习的内容”来合理化自己的情绪(生气),而不是认识到情绪(生气)在我之内存在,与儿子无关,我需要为自己百分之百的负责。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责怪儿子,儿子怎么这么笨,这么不专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到责怪的反应当中,用责怪来定义自己,而不是允许自己认识到,责怪只是自我不诚实的表现。我责怪的其实只是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认识到自己责怪自己,因为“笨,不专心”这样的定义存在于我内,而我不接受这样的自我定义,转而便投射到儿子的身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使用责怪来将自己从这里的自己转移开,并抛弃了我自己的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存在于这样一个记忆:小时候,奶奶因为我做错题而责怪我笨,不专心。因为学习上的问题而生气责怪我。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活在小时候的记忆中,并就是这记忆,从而在儿子身上再次活这个记忆。而不是自己负责活在生命的这里,自己主导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用聪明或笨来定义自己,并活在两极的极性中,而不是活在这里,与自己的呼吸在一起行走,实际的解决物质生活中的问题,而不是活在心智的情绪定义中。喂养自己的心智意识系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到担心恐惧的情绪当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担心,恐惧,因为儿子功课不学好的话,会被老师责备,看不起,还会拉去上各种补习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存在于这样一个想象的画面中:儿子被老师留下来补习功课,而我被老师责备不关心孩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被责备。所以为了防止被责备,我便责备自己的孩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活在心智的情绪中(恐惧,担心,责备),而不是为这里的所有事物负起起自我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责备自己参与到心智的想象中,而不是自我负责的回到生命的这里,每刻与自己的呼吸和这里的所有事物在一起。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