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ya Chou的進程分享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Tanya Chou的進程分享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11月 15, 2015 1:19 pm

Day 547—難民潮 3

接著前面所討論到的關於一個因應人類難民潮的解決方案,是讓我們全世界的人類都能夠自由的選擇自己想要居住的所在地而遷徙,這當中除了由富裕國家帶頭而來的對整體局勢的覺醒和教育之外,還會有什麼是我們需要了解和準備的?

可能大家會產生的一個根本的疑問是,我們的地球資源真的能夠讓所有的人類生命都富足和無憂無慮嗎? 如果大家都要往富裕的國家湧進,那麼這些國家能夠支持得了這麼多人民嗎?

首先,我很常舉的一個例子是,如果我們拿全世界73億人口放在澳大利亞大陸的土地上,每一個單一的個體都還有一千多平方公尺的土地,如果比較習慣坪數的概念,就去乘以0.3025,想想看我們人類世界所使用的一切維護我們生存的全都來自這片土地! 那麼我們可以由這個代表真實面積的數字概念裡面看到什麼? 很奇妙的是很多人會回答我--但是澳大利亞有很大一片是沙漠! 那麼我再說明白些,全世界的面積是澳洲的19倍之多,而我們實際上每個人並不需要使用到這麼這麼廣大的面積就能夠在有效益的使用土地資源中讓每個人過富足的日子了。

而關於第二個問題,沒錯,很多在生存環境惡劣的人們會想要遷徙到比較富裕的國家,但我們判斷一下這些國家為什麼會如此富裕? 這些國家們所使用的絕大多數的日常生活器具用品往往來自所謂的世界工廠,多數是無知的百姓人民並不知道自己的富裕和剝削了貧窮國家的勞工有密切的關係,事實上真正在生產和支持我們日常生活所需的,都來自最窮困的國家和人民。

並非現在這些富裕的國家為了贖罪或報恩而必須提供土地或金援給這些人們,而是這些國家在如上一篇所討論的覺醒之中,先能夠將自己國內的制度完善到是真正平等的照顧到每一個國民,於是這樣的制度得以同時在世界上同時並行,而那個時候貧窮國家的資源和勞工可以有真正合理的輸出價格,他們便能夠在這個真正公平的制度中重回富裕,當然剛開始時救急的措施還是必須進行,如同此時的歐洲某些國家發起的救難活動。但我們在此討論的是一個永續的方案,能夠令這個地球以及其上的所有生命能永恆的過著豐足的好日子。而由上面的討論我們知道,必須由現今掌權與富裕的國家較有能力來帶領進行。

而到了一個階段,既然全世界都已經平等的富裕了,那麼人類要自由遷徙到自己喜歡居住的地方便是一件相對容易的事情了。

- See more at: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search?u ... O84BE.dpuf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Tanya Chou的進程分享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11月 15, 2015 1:20 pm

Day 548—拋棄與心疼




在一個原本經常的往來而突然斷裂的關係中看到了拋棄與心疼的議題。

在此關係的停滯狀態中對方的極少的關於原本的互動當如何持續的回饋的情況下,我決定不再投射自己的反應作為一個溝通的管道,而僅僅只是自己去處理自己內部的心智模式和結構。這當中牽涉到不同的層面,我因此也看到了當與他人的關係互動頻繁到某程度的時候,是如此的容易去允許某些潛意識的心智結構在暗度陳倉中進行著心智內部的關係直到它看來產生衝突的時候才進行調整。

然後當一個溝通的門關上了而必須先停在一個點上的時候,我在當中試圖藉由對方做為訴說的對象來修正自己在這整個在當初順隨著潛意識進行的關係部分,為了先完成自己在當中逐步覺察的壓抑和分離的理解與調整,從中也看看是否可以藉由此調整過程再度地打開一個溝通的管道。然而顯然的這麼做的時候並沒有為這個關係做到更多的開展,於是我終於決定必須暫時放棄回應對方重複而極少的對此關係的表達與回饋方式,也就是離開一個無效的溝通方式。然後,在這個停止回應和反應之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一個尚未完全處理的議題。

因為事實上是,即使我在一開始觀察到對方選擇的是停止了一個可以討論的關係之時便採取也先停止交流的方式來因應這個情形和整理自己,也可以是一個選項的時候,我為什麼在仍然持續的試圖聯繫的中斷之後感到缺失呢? 此時我看到的是一種心疼和拋棄的議題。因為我擔心自己遺棄了一個原本可以善待對方但對方卻因為誤解而放棄的情形,我聯想到了這和許多母親對兒女的依附情境相當類似,也連結到我年幼時期努力的希望我奶奶了解我而回復她的溫柔的情境,而我同時看到了這一切僅僅只是自己對能量依附的投射,包含在關係中仍然害怕失去了我原本所喜歡的對方與自己的表達方式,似乎我的一部分將永遠隨之而去的恐懼幻象。

而當我回到自己來面對這個關係的時候,我看到我仍僅能夠在自己內部處理這個我自己投射出去的分離的假象。我問我自己,這個關係的物質現實中有任何可以稱之為拋棄的事實存在嗎? 因為由各自的條件而言原本都已經在生活上照料自己的情況下這個拋棄由何而生? 所以我又回問我自己,我如何在自己的分裂之中投射了拋棄以至於心疼,什麼是在這當中我沒有給回我自己的? 於是我看到自己確實的,在藉由情感依附的心智的耽溺之中,我在能量之中放棄/遺棄我的物質身體表達的事實。

同時,我自己是如何的讓我自己在與自己和他人相處的時候放棄了我能夠在親近的關係之中所能展現的,而這一切我對我自己所做的,我是否心疼自己? 而這樣豈不是自憐? 若不必心疼和自憐,我該如何的解決這個問題? 當我原本就是一個完整而有力量的個體的時候我卻使用心疼與自憐矮化自己和脆弱化他人,這樣對待自己的後果是什麼? 我能夠繼續允許這樣的對待自己如同他人嗎? 當我已經了解這一切真相的時候? 所以我要不要超越我自己對自己做的這些令自己虛弱化的事情於是能從這個拋棄和心疼的議題中站起來? 那是無庸置疑的,那麼我便要藉由自我寬恕來解構這個心智成分和修正自己。

- See more at: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search?u ... O84BE.dpuf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Tanya Chou的進程分享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11月 15, 2015 1:20 pm

Day 549—拋棄與心疼 2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一個頻繁的聯繫的中斷之中連結著包含著失去,拋棄和心疼與不捨的情緒感受,並因此在身體的胸部區塊體驗著疼痛和呼吸不順暢的情形,在這當中我連結著內在對話如同,”我將再也無法關照此人的生活並且回報他曾經對我的付出”,”如果我就這樣地放下而再也不去回應,那麼我將如何對得起我自己”,”我應當要將我過去壓抑住而沒有表達的事情傳達給對方才能讓對方真正瞭解我的心意於是完成我該做的事情”,”或許我將自己明白的表達清楚,對方因此能夠將我作為鏡子看見自己,而因此對他有所幫助”,於是在這些內在對話中我顯化出持續的與對方說明自己和聯繫,希望在這過程中看到自己的努力有所收穫,而若對方沒有回應的情形下,經歷再度的失落或失望的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一個聯繫中斷而無效的事件中引發整個心智結構的關係人格並且在生活中實化和活出這個人格體,沒有看到這是在關係中所產生的情緒依附中的對正向感受能量的追尋與害怕失去的負向能量的迴避的心智預先設計的出發點,在這當中我使用他人的存在作為我的價值所在而遺忘了我自己作為物質的存在本是完整價值的事實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在決定中止一個無效的溝通模式的時候仍然在潛意識中相信著關於拋棄與心疼的想像並連結到兒時為了獲得奶奶的瞭解而做出行為的努力來換取對方本有的溫柔對待的情節與感受,在這當中沒有了解到,我在自己最開始的出發點中,也就是對正向能量的追求以及負向能量的避免之中正在給予自己一個辯解和合理化,並在這個人格模式和想望之中不讓自己清楚的看見自己所是的所相信的是能量,而企圖在這個合理化中去實踐關於能量的操弄,在這當中背棄自己如同物質生命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去看見瞭解和領悟到,在與拋棄、心疼、憐惜、遺棄等有關的字眼中,我啟動了更多的負面與正面的能量與價值觀,在這當中我以為當我能夠這樣的去面對另一個人的時候,我可以站在一個比較有力量的和包容的以及能助人的良善的立場與角度中,在這之中我將負面的缺失的與恐懼的情緒似乎以一種更昇華的方式做了轉化,於是成為在苦痛中的慾望的呈現,沒有看到如此的價值轉換仍然是在一個能量的正負向的循環之中來回的擺盪,在當中我一會兒是價值低落的一會兒有比他人更多的價值,卻沒有從裡面為自己自我誠實與負責的站起來,走出能量與價值的循環,回到真實生命
- See more at: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search?u ... O84BE.dpuf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Tanya Chou的進程分享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11月 15, 2015 1:20 pm

Day 550—拋棄與心疼 3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與拋棄了一個無助的和不知情的他人的相關信念和背聊之中,以及因此而投射出同情與心疼的時刻,沒有當場給自己機會看見這些想像與信念與投射當中的物質現實情形,而寧可讓自己耽溺在自己創造的假象和知覺的能量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沒有讓自己看見和領悟到,在”我將再也無法關照此人的生活並且回報他曾經對我的付出”的想法和信念中,這個我所關注的人其實是個可以自己照料自己的成人並且在我認識他之前即已經如此,同時我仍然可以有其他的方式回饋給此人,即使沒有了聯繫也是對方的選擇而僅是一個無法完成的意願,而我卻能夠在自己的能力中給予更多需要的人們,而於是我得以在這樣的觀察中放下和修正我的出發點與兩極化的信念和能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如果我就這樣地放下而再也不去回應,那麼我將如何對得起我自己”,以及”我應當要將我過去壓抑住而沒有表達的事情傳達給對方才能讓對方真正瞭解我的心意於是完成我該做的事情”等信念和投射中,沒有讓自己看見和領悟到,所有我在當時壓抑住而沒有對得起自己的部分最首要的解決就是在自我責任中站起來為自己做寬恕並修正自己,而非利用另一個人的存在與互動來滿足這個責任,於是在這個利用與投射之中我實際上遮蔽了我在物質現實中的視野與力量

我寬恕所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在”或許我將自己明白的表達清楚,對方因此能夠將我作為鏡子看見自己,而因此對他有所幫助”的被聊與投射之中,沒有看到和領悟到,在看起來真實可行的陳述之中,我仍然暗渡與滲透了我的心智結構在其中,令其成為我不必看見自己是誰的合理化理由,沒有瞭解到唯有當我在自我誠實中將蒙蔽自己的心智解構,才能夠真實的在每一刻的表達之中一體平等的支持自己與他人

- See more at: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search?u ... O84BE.dpuf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Tanya Chou的進程分享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11月 15, 2015 1:20 pm

Day 551—拋棄與心疼 4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在一連串的拋棄和心疼的心智人格關係模式之後,繼續產生了一個在心理諮商訓練中的一個熟悉的解讀反應,那就是,這些都是我的投射,我為什麼總是在心疼他人而沒有看到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所承受的,所以我應當是好好的心疼自己愛自己對自己好,而不是將這個心情投射給一個並不需要我去心疼和憐惜的另一個人,於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我開始實化另一個可以稱之為自憐如同自我受害的心智人格關係結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去看見領悟和明白,無論是在對他人的心疼或對自己的憐憫之中,我都是在一個對他人或自己投射的想像、解讀、和信念中,都是一個和自己分離的關係,因為由物質現實的證據之中,我找不到這當中有任何如同心疼和憐憫的事實證據,它們如同心智憑空的無中生有的東西,因為在一個停止聯繫的過程中雙方是毫髮無傷亦無任何失去的事實,而我卻在這個幻象之中使用了能量分離了自己的物質存在狀態,令自己的視野狹隘而成為失去自由與力量的假象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去看見和領悟到,在這個事件中拋棄他人與被遺棄的念頭只是一個想像和心智投射,卻完全沒有實際的物質事實證據,而我利用這個負面的兩極化價值觀去定義我自己和他人的關係,再這當中沒有覺察到我在心智之中操弄一個關係以及另一個他人,於是能夠達到心智的存活的最終目的,在這個心智的意圖中我放棄了在這些時刻活在真實的物質身體的力量與自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看見明白和領悟到,我任由心智再一個正向的意圖中企圖掩飾我在此當中的真正的我是誰,那便是我在潛意識與無意識中實化的我的失去與被遺棄與心痛的信念,在這個操弄與結構之中,我錯誤的以為我在終極的愛與對雙方都好的做法中,我必須成為那個不斷去行動於是成就一個我所要的關係,在那當中我可以看到我的價值以及在我的價值中享有無盡的正向感覺,卻沒有了解和領悟到,我只是在負向與正向的價值轉換中同樣的活著如同心智設計的兩極能量的循環模式,在這當中我重複又重複的過著一樣的生活,放棄了如同真實的實現了自我遺棄,一個真實穩定而時刻創造與自由的可與所有生命共同享受的物質生命/生活


- See more at: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search?u ... O84BE.dpuf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Tanya Chou的進程分享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11月 15, 2015 1:21 pm

Day 552—拋棄與心疼 5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瞭解和領悟到,在一個沒有真實的拋棄和被拋棄的情況的投射想像和信念中,我真正實化的是拋棄我自己作為一個活著的物質生命,於是進一步的在這個放棄自己的自由和力量之中,我放棄了自己如同全體生命的幸福,因為在我作為一個瞭解世界系統的個體中對自己的責任的放任如同對外在全體世界在走向毀滅中的放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一個與他人的關係的發展之中,在一些其實覺知和知道之中,刻意的去忽視一些正在進行的兩極心智的實化過程,並且在其中使用各種我沒有讓自己看清楚的理由和辯解來掩飾這個放任心智實化的過程,只因為這個過程中大都是正向的能量的行進,而這些是心智刻意追求的能量,沒有讓自己看見領悟和明白,在任何追求正向能量的慾望時刻我已經在刻意的隱藏和壓抑了另一極端的恐懼的出發點,沒有瞭解到我在正向能量的每一刻中都在寄存未來的負向能量實化的後果以待未來嚐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看見和瞭解每當在與他人相處的愉悅時刻的背景中我所刻意隱藏的焦慮和恐懼,於是這個愉悅和快樂其實只是自己的一個片面的能量與價值觀而非在全部的自己之中,是狹窄的視野並限制了自己的擴展,而非全然的看見與表達,在自我興趣之中放棄了與對方真正的分享真實的互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看見和瞭解到,在關係的中斷之後所希望為對方做的,是在關係之中沒有為自己和對方所做的行為的壓抑後果,沒有瞭解到當我能夠面對我自己的心智結構中我所是的並解構了內容和走出了兩極能量,我才得以在穩定的物質之中在平等一體之中,真正的從事為他人如同為自己的有益之事


- See more at: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search?u ... O84BE.dpuf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Tanya Chou的進程分享

帖子Tanya Chou » 周四 1月 07, 2016 11:05 am

走向生命的旅程

Day 553—拋棄與心疼 6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看見我參與了對他人拋棄的想法和心疼的感覺時,我停止我自己如同心智並回到呼吸中,我檢視這個想法中在物質現實的真實性,解構不切實的部分,在呼吸中將自己帶出情緒能量,並在關係中完成該有的表達,令自己盡快地回到真實的物質世界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在一個關係的停頓之中參與了心智反應的時候,我停止我的心智過程並回到呼吸之中,我檢查自己在心智中如何的解讀和投射和連結這個停頓,給予了這個停頓什麼定義,於是解構全部的心智反應,在呼吸終將自己帶回現時的物質生活中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看見自己在一個關係互動之中有心智人格結構在運作,我停止我的心智運作並回到我的呼吸,在呼吸中我先檢查自己的身體令其回復到一個穩定的狀態,再檢視自己裡面有沒有任何的壓抑和需要處理和面對的部分,若沒有足夠的時間我將這個覺察先做一個簡單的紀錄等到有時間的時候來從事解構和調整,或者設法給自己一個時空先處理過後再回到關係之中溝通互動,而在溝通中朝著有效處理問題以及享受在真實物質中互動的方向前進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看見自己對某一個對象參與了心智的能量依附於是害怕失去之時,我停止並回到呼吸,我去看見自己利用了那些物質與心智的刺激引發了能量依附的反應以及害怕失去的反應並在物質現實中一一加以解構,直到我與自己和這個對象的關係回到簡單的物質層面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看見自己在用心疼與自憐的對人對自己的投射來脆弱化自己的時候,我停止並回到呼吸,我立即的看見自己身為物質的完整性與簡單性,解構掉多餘的價值觀與能量製造,因為我明白這是作為和回到真實生命的基本責任也是自己選擇的道路,並唯有如此自己才能真實的享受生命以及生命之間的關係而這個世界才有永恆延續的可能



生活教育免費課程–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viewtopic.php?f=9&t=690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Tanya Chou的進程分享

帖子Tanya Chou » 周四 1月 07, 2016 11:08 am

走向生命的旅程


Day 554—我是個威脅 1

自從開始我的進程以來,每年都有主要的擴展方向,頭兩年是關於我根本上累積的自我(Ego)的冒險、探究和解構,因為在自己原本所熟悉的工作和生活當中以為已經相當的穩定和得心應手,其實這也正是一個人開始向自己更深入探索擴展自己的時候,而這也是我開始執行這個進程之後才發現的。於是當我再終於調整出時間開始進入一個團體並同時使用一個新的結構性的方式來了解自己的時候,一開始我是驚駭的,因為完全不知道已經將自己認知為穩定的教育者的身分的我其實只是因為我沒有讓自己有更多的機會觸及更大的環境而是一直處在一個舒適圈的緣故,於是我可以說是咬著牙在一個我所期待又害怕又抗拒的新環境裡苦撐過這一段路程的,因為在這過程中身體一些沒有經歷過的不適也集中出現,例如我的燥熱和全身經絡此起彼落的疼痛情形…感謝這個大環境的支持以及我自己的堅持讓我能夠通過這段艱難的時期。

而後兩年是關於我因為在這段期間經驗到自己改變的成效而已經更為強壯之後,我決定轉變方向去投入更多人際社會關係並且爭取一些社會資源,於是我去投入一些商業生意同時也去接觸一些社會運動和教育界的人士,如此將自己暴露於與我自己原本不同和不熟悉的領域中學習,於是我在這些經驗中又再度地擴展了解更多經驗和自己同時也更清楚這個社會文化與人們的大致景況。
而在今年初的時候,我做了決定去重新面對我的伴侶和親密關係,一方面也是因為前兩年我在外面結識了不少的新朋友,另一方面我了解到更多可以認識人的媒體和管道,在起步當中我已經認識到過去在單身中的所有的寂寞感和抱怨完全只是來自於我沒有為自己展開行動,同時我也相當解構了自己對於主動對他人或異性表達自己這方面的限制,並且已經確知找到一個伴侶對我而言只是一個選擇而不是非如此不可的被決定的事情,於是開始有系統地展開行動,是的,這可以是個計畫,而且可以有系統地進行,我對人們談論此事時人們大都感到很新奇,但這的確就可以像你進行任何其他事情一樣的去盡可能計畫一個有效的進程。

這一年已將結束,計畫仍在進行中,而我也預備在明年調整我的生活實踐的主要方向,所以在此預備分享我的一些在探索伴侶關係方面的經驗,尤其是對與我自己在對潛在伴侶關係上的自我定義—我是個威脅。








Day 555—我是個威脅 2

在今年初開始我的尋伴之旅的過程中,一開始我便又遇到一個我曾遇過的高度困難,因為在長期對於性愛慾望的誤解和壓抑的情形,我一開始放開自己去找尋的時候便立刻遇到引發我的心智慾望的對象,這個階段我如同被能量牽著鼻子走,因為自己明明很清楚我要的是在物質中行走親密關係,但那個慾望的啟動就是無法下來聽我的身體和理性,直接就想走進關係之中,但是這個聽從慾望的情況會造成的後果就是,我們往往會快速進入一個又一個的親密人格模式中,然後經歷關係和溝通的失敗,同時我們尋找的對象是欲望主導的而非真正適合自己的生活現況的人,於是我尋求我的進程協助者的引導,並開始練習在身體中排掉大量製造的能量,同時開始行走親密關係的線上課程。

這時候的我對於一項進程的體悟相當鮮明,那就是當我們過去的人格模式停在什麼地方未再處理,我們再度經驗到它的引發點的時候,就經常會先由一樣的地方被引發相當的強度(這地方也有可能會因其他方面的處理而有差異),然後處理的速度就看我們在進程上的工作效果了,因此因為走過了幾年的進程,我發現雖然同樣的發生一樣在能量中起伏,但處理的過程就快速多了,我發現自己在關係中勇於經驗一段關係,而在發現不適合的時候也能快速的處理。

在這樣的速度中我經歷過一些相處關係,然後一次次的由人格模式中走出來,在當中我不斷的練習去看見每一個單一的溝通之中正在發生的什麼樣的模式和出發點,並且一次又一次的修正自己,體會著在每個互動的模式中創造著自己的當刻是什麼意思。同時也觀察著什麼樣的對象是可以適合自己的。

我遇到了幾個生活和行為模式迴異的潛在對象,我很了解當我在尋找對象的時候對方是可能有著和我很不同的一些生活樣態,但我的目標只在於對方可以是盡可能穩定的並準備接受一個長期關係的對象,但發現可以選擇的對象不少,能穩定的與我持續互動的卻是難得的,和我自己本身的表達或許有關係外,這個社會文化價值觀與人性的自我設限的作用結果也會使得單純尋找適合伴侶變得不必要的困難。




Day 556—我是個威脅 3


在我自己於年終回顧自己這一年在伴侶關係上的探索的時候,我看到了我做出了許多嘗試認識對象的行動,仍沒有遇到適合的對象和長時的相處機會去進入一個伴侶關係,除了先前所描述的一些自己的心智卡點的參與之外,現實上尋找到適合的伴侶的時間點和機會原本也是不得預知的,另外我看到自己一個根基的人格設計,那就是我長期以來相信自己對於潛在對象而言是有威脅的而其實沒有人想跟我作伴這個信念。

例如如果我開始發現對象其實不大合適一起生活的時候,仍然想嘗試妥協自己的生活習慣去以對方的習慣為主,而略過了許多該溝通的時機,例如會見過後我過度的檢討自己在相處中的言行是否適當,例如我在遇到可能的潛在對象的時候會迫不及待的想要和親友分享顯現這個難得的好消息,好像這種好事竟然會發生在我身上,例如當對方超過一定的時間沒有回覆我的訊息時候,我所在自己心智中產生的主要想法是對自己的表達的意見和批判,無論我曾表達過什麼,我都能夠在當中找到可以產生批判的點,我會找出這些表達中有那些部分造成了對方的恐懼,打擊或威脅了對方的心智,導致對方沒有回應我的情形,而如果我發現對方有意與我建立關係的時候,我便連結到這個人是否有著某方面的缺陷於是需要我的陪伴,哈。於是我發現我根本的相信我自己對於潛在對象會是很有威脅性的,而我因此根本很難找到願意忍受或有膽量與我在一起的人。這個信念的出發點仍然也和害怕失去的設計有關,縱使我在某些層面上已經清楚伴侶只是個選項,但奇妙的是情感的人格和能量被啟動後,這個現實又變了樣。

這當中說明了其實在我的表達的背景之中有著更深層的心智人格能量在控制著我的反應。這個部份很有趣,就像我在寫我的關係協議的作業的時候有類似的發現,那就是原本我日常生活當中所使用的字詞或者已經被我重新定義和解構能量的字詞,在我被性和愛的能量佔據的時候,所有我生活中的所有字詞似乎全部都被重新染色了,全部的成為能量被使用來占據我成為我的行為的工具。所以要重新的在這個例如愛和害怕失去之中解構這些字詞的背景能量。

而關於我之所以定義自己是對伴侶有威脅性的來源我也能夠由記憶中看見一些層面,例如養育我的重要他人以及我過去主要的伴侶關係曾以我的表達方式作為對我態度轉變的理由而被我的潛意識採納等等,於是我將這些記憶和定義不斷的整合到自己的人格中成為我後期的親密關係中的主要控制能量而阻礙我在伴侶關係和活動中真實的享受生活與生命。




Day 557—我是個威脅 4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並將自己定義在自己是對潛在對象有著威脅性的,對方會因此因為我的表達的威脅性而受傷而逃避我,因此我在表達之中之後都必須要小心翼翼的檢討自己否則一個不小心就會把事情搞砸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自己定義在威脅的字詞之中,如同一個人格能量的預先設計而讓自己在關係之中總是回到這個自我創造裡面,而不是活著每一刻等同我的生命的自由表達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自己預先設計在威脅這個字的兩極化價值觀和能量之中,於是我在這個自我創造的人格模式之中恐懼我自己作為關係中的伴侶或潛在伴侶的威脅,而慾望自己不要說出或做出令對方感到威脅的表達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沒有看見自己在事先預設的關於我是威脅的恐懼和慾望之中,我在心智幻覺之中以為雙方的關係是可以被我的深思熟慮所控制,而在這個控制之中我可以達到我要的目的而免去我的恐懼,而沒有看見和領悟到我正因為對自己的定義與信念而在意欲控制之中不斷的重新實化這個我的自我定義,而無法超越或改變這個出發點也就無法改變我自己的預先設計和創造的後果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了解和領悟到,我的關於自我威脅的定義與自己在關係中根本的自我貶抑與渺小化和自我責難的關係,在這當中我認為自己是具備威脅的而這是不對的和糟糕的和需要修改和不完美的,於是我一再的利用與潛在伴侶的關係實化自己的心智定義的自我否定和自我批判,沒有看到與對方在生命中本是的一體平等關係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了解和領悟到我在對自己的威脅的定義中不斷的實化心智的害怕失去的根本設計,因為我相信我對他人的威脅性終究會失去對方而為了不要失去必須做出許多的動作來控制這個情形,沒有了解到伴侶關係原本是兩個物質生命在互動中的每一刻的創造,反而將自己不斷的套入舊的人格模式而活著在自己造成的驚恐之中





Day 558—我是個威脅 5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根本相信自己是威脅的並對自己產生這個意見同時害怕因為這個自我定義而因此原本就是沒有人喜歡和我成為伴侶也不值得成為他人的伴侶,於是在許多交流互動的行為之中連結和實化了這個長期的信念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自己是具有威脅的信念中,當我發現某個對象並不適合一起生活仍意欲繼續爭取關係,因為我相信當雙方對彼此有興趣的情況產生對我而言是難得的而如果我沒有做任何事情嚇跑對方便能夠長久的在一起,於是即使已經顯現出兩人不適合在一起的條件時,我也看不見那個困難而意欲妥協自己的狀況來成就這個關係,沒有看到這樣的決定是在能量和價值觀中的一個暫時性的觀點的決定,而在這些能量帶領的固執中讓未來承受更多的相處困難的後果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自己是因為具有威脅的令人害怕的和很難遇到交往對象的信念中,當發現有交往的對象的時候便興奮地要讓親友知道這個消息,因為這是件難得和值得驕傲的事情,如此也可以將多年來他人可能對我這方面的誤解解除,沒有看見和了解到這些我認為的他人對我的看法只是我自己的投射,而我的興奮同時建立在長期以來另一端情緒的自我定義的恐懼之中,於是我活在自己建立的兩極化的生活能量與價值的劇本之中而非物質生活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因為將自己定義和創造在對伴侶具有威脅性的關係中,在和潛在對象相處之後會利用物質的互動過程過度的檢討自己的言行,或在等待對方的回應之中將自己最後的表達解讀為可以如何的威脅到對方,於是認為對方產生的回應是如何,或者對方可能不會想要繼續與我聯繫因為發現了我其實是一個會讓他們受傷而具有威脅的對象,在這當中我其實完全不知道潛在對象的狀況也沒有核對過這些我假設的想法,只是單獨的活在自己的心智之中卻非真實關係的互動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已因為這個對自己的根本定義和信念,當對方顯現出與我交往的意願的時候,我解讀對方是因為並沒有了解我的情形而盲目的與我交往,或者對方也因為有我不知道的缺陷所以才願意和我交往,沒有看見和了解到所有的這一切只在我的心智中發生,卻沒有去看見現實中正在進行的真實關係互動情形以及我自己的現實物質生活中的一切固有價值




Day 559—我是個威脅 6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僅僅是被包裹在我是威脅的恐懼和慾望的能量之中並且讓這能量來替我生活和做決定,而沒有去看見和覺察和打開這個我視為理所當然的自我意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讓自己長期以來被能量包裹和牽制的程度以及在無所不在的自我批判之中沒有讓自己有機會看見和了解我同時活在心智和物質的兩種現實之中並且在兩極的來回的衝突與矛盾之中,而沒有去分辨心智系統和物質生活的不同並且去為自己解決這些在我生活中造成的固執模式,回到一個絕對的和諧的一體平等的我所是的生活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和了解,當我自己綁在自己設定的作為威脅的腳色中,我相信我自己因為我本是情緒極端的人格特質容易讓人感到受傷,而我在否定和批判我的情緒人格之中意欲不斷的改正和隱藏我的直接表達,同時在這個隱藏之中發展出表面上是理性分析的人格腳色作為一個防衛機制但其實在當中我將自己隱藏在理性的裡面仍然在某程度的對自己的情緒人格的自我批判之中卻其實已脫離了真實的物質生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和了解,在我的對自己的情緒會造成威脅的定義中所發展出來的理性分析人格的表達本身其實並沒有在解決問題卻反而讓他人更無法直接的觸及我及了解我而造成距離的後果,於是這個後果又繼續被我拿來證明我自己是具備威脅性的於是一再的證明自己是威脅的預言,活在無止盡的心智自我證實和結論與決定卻沒有解決問題的循環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因為一開始對自己的情緒表達的觀察和批判中,看到了在情緒中的容易被誤解的情況,而為了要避免被誤解和追求親近與被了解,創造了與情緒化相對的理性概念和顯現,企圖以一個似乎比較能被接受的方式與人親近,沒有看見領悟和了解到,這個解決方案在對自己情緒批判的出發點中不但沒有與他人和自己更親近於是解決問題,反而造成更多距離的後果,沒有讓自己看見和覺察和了解到,唯有與原本的我是誰如同心智情緒站在一起,我才有給機會看見和了解自己於是與自己和他人機會在一體平等中了解自己和彼此




Day 560—我是個威脅 7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和領悟和了解到自己帶著情緒人格能量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候所接收的批判和情緒回饋並不代表我所代表的情緒人格是需要被批判於是被壓抑和隱藏的,而我利用了他人的表達方式來長期的發展出我自己的自我批判性格以及追求親密和理性分析人格,同時在這些解決方式沒有成功而看不見的情況下讓這些人格模式繼續發展的更成熟而一再的長期的更加遠離自己以及他人如同生命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早期的親密關係中形成的自我表達現象,在經過沒有成功繼續關係的失落情緒中接收了他人對於此關係和對我的表達的評論之後,解讀成為對自己的批判並內化成為對自已更多的關於情緒方面的批評,於是將這些更多的定義加入了我原本的關係人格之中,自此在往後的關係裡面繼續的強化我所有的人格定義,包含害怕失去和對我的情緒的撻伐和隱藏以及相應的更多的理性分析人格,在這當中分離我自己以及與他人的關係,而沒有確實的活出生命的自己於一體平等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看見了解和覺察到,每當我在懷疑和疑慮自己的表達是否威脅到他人或伴侶的時候,會讓自己相信自己的自我定義到一個程度,令我會追著這個信念和價值判斷和能量繼續的往心智對話和恐懼情緒裡面走進去並且耗費時間在這個人格模式中意圖控制自己的言行,而不是即時的去看見和領悟到自己所設下的心智陷阱整體的就是一個幻覺和謊言,於是帶領自己走出這個心智人格而回到真實的生命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看見了解和覺察到,每當在被這個關係人格模式所佔據的時候對自己的無意識身體的變化來提醒自己的狀態,例如我暫停了呼吸對失去對呼吸的覺察,我手邊的動作開始放慢或暫停,我失去了正在從事的事務的專注力,我的視線由物質世界轉換到內在的畫面,我的聽覺由外界轉向內在對話,我的內部感受的波動,我的某些部分的肌肉開始緊繃和穴點開始疼痛,於是整體的生活效能下降而由心智人格系統來帶領操作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了解和覺察到,我需藉由對自己整理身體和內部的覺察來幫助我自己了解我自己在每一片刻中我是誰於是可以確實而穩定的讓自己在自己裏面與自己等同和整合於是將自己由心智人格模式中一再的將自己帶出來而走進真實的一體平等的生活




Day 561—我是個威脅 8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看見領悟和了解到,我在許多時候將自己的價值放在我的伴侶或潛在對象身上,讓他人對我的評價作為自己的價值,同時在這當中將自己對自己的評價投射到他人並解釋為那是他人對自己的評價,在這當中沒有看見了解和領悟到,打從一開始我就將自己的個人價值貶抑和渺小化,並且將自己的責任由自己身上丟給了他人來承擔,卻又在這個心智迂迴的解讀之中希望藉由自己對自己的言行和對他人的控制之中贏回自己的價值,在這些忙碌和徒勞之中完全沒有給自己機會看見這一切只是心智能量的遊戲,讓自己由真實的生活與生命之中分離開來並忘記與放棄自己本所是的生命與價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看見領悟和了解到,在將我自己的價值交給伴侶或潛在對象的時候,我僅是利用對方的言行來重新確認我預先設定的自我價值,當我對自己在正向價值和能量的自我定義之中例如我是美麗氣質溫柔堅強勇敢善良聰明內省之中接收到對方的類似評論的時候便相信對方是可以認同和了解我的可以親近的,當我對自己在負向價值和能量的自我定義之中解讀到對方對我的評論如同我是情緒性直接魯莽目中無人攻擊威脅算計的人格便相信自己應當要做許多說明和動作來修改這些表達以避免把他人嚇走,沒有看見領悟和了解到一切他人對我的定義和評論不過都是我自己對我自己的定義和評論的價值觀與能量的投射顯現,而生活在這自己精心設計的循環劇本當中如同沒有生活與生命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收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看見了解和領悟到,在自己在成長中發展出來的主要親密關係人格中我自己已經設定出一套深思熟慮的劇本,而只要有潛在對象出現在這些劇本的腳色定義中,我在短時間內便利用這個腳色定義和劇本進入一套既定的關係人格模式之中,在快速而重複的劇本當中如同放棄在生命時刻中的創造與自由和力量,而不是在放慢中為自己看清楚劇本和模式於是在穩定的步伐中走出心智並走進生命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了解和領悟到,所有的我在這人生的親密關係劇本和自我定義都呼應與實踐到的是自我脆弱化渺小化無能化的分裂的人格如同人生的失敗者如同永恆的無法到達我在親密關係中的理想,在這當中沒有給自己機會活出在自己和與他人的物質關係中的完整簡單的如同與全體一體平等的比起在心智中更更多得多的生命實踐




Day 562—我是個威脅 9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了解和領悟到,在心智能量的威脅的定義中,是我自己首先創造和相信了這個威脅經驗的存在並且讓這個經驗不斷的實化在親密關係人格之中,讓我在與潛在伴侶的互動之中一再的向著對方投射出去並相信是會在對方內在造成的經驗,在這當中沒有看見和領悟到這一切都只是我在自己內部創造的現實,是我在這個自己創造的內部世界中的恐懼感中在親密關係人格中威脅著自己所經驗的互動交流而慾望要於一個關係中退縮出來或著放棄關係,同時如此著假定著對方也隨時會因為我的作為要由一個關係中放棄或退縮出去,而沒有看到與領悟到唯有在這當中去解構自己創造的這個威脅經驗,才是真實的解決威脅經驗並活在真實關係的方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看見領悟和了解到,當我將這些自己投射出去的恐懼和威脅經驗放在我創造的理性分析中企圖用更好的言行方式去控制一個關係的時候,我並不是在解決問題,更不是在回到真實的生命之中,而是創造更多的心智循環而令自己更一再的相信自己的幻覺創造,於是更為遠離一個可享受的真實生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使用一些有限的定義和知識和訊息和理性的分析來看待和決定一個關係,卻沒有看到這些在價值判斷中的結果和決定並不是物質世界中的關係互動本身,於是我並無法使用這些沒有真實依據的有限結論來定義和說明和解決一個生活中的關係,而是去找到這些定義的源頭去解構和放棄這些縮減我的信念於是能夠擴展自己的伴侶關係與生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了解和領悟到,真實生活比心智定義與理性分析要多得多並且才是我的生命價值所在,而要達成我在關係中的生活,我必須給自己和對方足夠的時間和空間了解彼此的生活習性並分享和享受一起從事的活動於是享受因對方的在場所帶來的一切生活擴展,而在這同時我在相處中遇到衝突時我能夠放慢自己並為自己看清楚和解構不必要的心智元素,於是總是回到實際的關係中直到與自已和關係中的他人以及生命一體平等的生活





Day 563—我是個威脅 10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看見自己開始參與關於我是威脅的心智定義的時候,我停止我自己並且進入呼吸,我給自己時間空間去看見自己在這當中的心智結構元素並且在自我誠實和自我負責中一一解構這些元素於是將自己帶回物質現實之中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看見我自己意圖在害怕威脅到一個關係的時候經由理性的分析來控制住這個關係的時候,我停止我的內在運作並回到呼吸之中,我去探查我在這當中的意圖和劇本並且解構心智內容,同時看見我此時的理性分析與控制的邏輯的無效性,於是將自己帶回生活之中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看見自己以害怕失去關係為出發點在喚起和威脅有關的自我定義和心智結構的時候,我停止自己並且專注在呼吸上面,我讓自己看清楚這個失去僅是內在的幻象作為心智的求存手段與劇本,於是在領悟中將之解構並回到真相的生命之中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看見自己在以關係中的對方的觀點來定義自己如同威脅的時候,我停止並且呼吸,我看清楚這個過程是如何經由自己的內在結構投射於是在其中迂迴而無效的運作的機制,於是帶領自己看見真實的關係中確實的與對方表達與核對自己的觀察,而在物質現實中解決問題

我承諾自己每當我看見自己意圖與他人急切的分享我的親密關係過程的時候,我停止並回到呼吸,我協助自己看見在這當中的出發點與自我定義,於是在與他人分享自己的生活的時候是站在物質的自我協助以及擴展生活的基礎上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看見自己參與負面定義和評價關係中的對象只因為對方願意和我展開關係的時候,我停止並呼吸,我了解自己利用這個內在對話在證實自己的渺小價值並投射到對方身上來證明和繼續弱化自己的過程,於是我經由呼吸將自己帶回與對方一體平等的關係與生活中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看見自己參與了與威脅有關的自我定義的兩極能量時,我停止繼續並回到呼吸上面,我在呼吸中觀看我內部的感覺所在與變化,以及我的無意識的肢體語言,於是也在呼吸中將身體內部的能量放掉而回到我的物質身體之中並在物質現實中與潛在伴侶在生活中互動與支持


DIP線上課程—學習如何超越心智系統
viewtopic.php?f=9&t=690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EQAFE--https://eqafe.com/ (教育產品)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Tanya Chou的進程分享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1月 10, 2016 11:18 am

走向生命的旅程
Day 564—給回我自己 (Self-forgiveness)

有在接觸Desteni我進程(DIP)的課程以及相關資料和文章的人們,已經看到我們在走回生命的過程中經常使用的基本工具,也就是自我寬恕和自我修正陳述,在這裡我將討論一下這個自我寬恕工具的一個根本的層面。

在我們團體的資料中曾經也討論過許多關於自我寬恕這個詞和工具的意義,但我將就中文的譯文對這個工具做一些補充,因為雖然我們一再的在我們的文章裡面示範了這個工具的使用方式,但有不少人們僅僅因為對於”寬恕”一詞的反應和聯想而退卻或是產生了誤解,或者有些學員們已經在使用了這個工具卻仍然連結到一些價值和能量反應,例如認為寬恕這個詞有上對下的意味,或者連結到宗教的贖罪或懺悔,或者關聯自己的心智人格中的自我批判而希望能藉由饒恕自己的罪惡和錯誤來得到解脫等等,但這些都並不是這個工具的本意。

我們會使用”自我寬恕”一詞是來自英文的Self-Forgiveness,更直接地將字義的本質說明出來可以經由這個字的拆解,於是就如同”自身的給予”,也就是”給回我自己”的意思,因為我們有生以來在心智的循環中總是不斷地削弱和減少自己,給自己諸多的定義,卻沒有活出自身作為完整的生命的每一片刻,所以整個進程都是要將這些自我定義和自我宗教/意見等等給鬆綁和解除,於是我們不必活在重複的假象之中而是每一刻都在新的現實環境當中,以本是自由與力量和簡單的生命與其他生命共享這個地球和世界。

使用寬恕一詞也是能夠到達這層理解,因為一個人在終於願意面對自己過去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束縛與後果中寬宏的饒恕或原諒自己的自私作為,於是便能夠在一體平等中逐步給回自己原本完滿如同自信和有尊嚴的生命。但或許我們可以採納更容易和完整的為自己和他人看見這個工具的效用的解決方式,建議可以使用如下可以互相變通的方式進行自我寬恕/給回:

我寬恕與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長期以來對自己使用各種定義如同我的人格模式來約束我自己於是沒有活出自己如同生命的完整

我寬恕/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了解和領悟到,我自己本是生命的自由與力量,卻寧可使用重複的心智模式來渺小化和脆弱化我自己

我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自有生以來沒有給予我自己一個生命本有的尊嚴與平等,於是我在進程之中有紀律地進行自我寬恕/給回和自我承諾來回到生命固有的一體平等之中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Tanya Chou的進程分享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1月 10, 2016 11:20 am

走向生命的旅程
Day 565—理性分析人格 1


理性/邏輯分析有什麼問題嗎? 它本身其實是一個我們可以利用心智作為工具來幫助我們在日常生活的各種應用中看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於是可以解決現實中面臨的狀況或突破困境的一個好東西。問題是在於應用這個工具的出發點。或許有些對心理學有興趣的人知道精神分析裡面所說的超理智化的防衛機轉,而在此將之描述為一個理性/邏輯分析人格,因為當我們在使用邏輯分析的出發點其實在掩藏我們內在不被自己接受的面向而過度使用了理性來看待事情的時候,它成為一種行為模式讓我們在沒有覺察中經常的使用,於是讓自己不必面對自己而造成了生活的限制。

我看到自己這方面人格的起源在於一方面成長環境的教養者使用了許多邏輯說理的方式被我採納,另一方面我如同周圍的人否認我自己的正負面情緒以及其所造成的影響,在這些交互過程中我逐步發展出來自己應當要成為一個看得清楚的教育者的腳色這樣的自我定義和人格,在這當中我設定了自己在追求真相的過程中為自己盡可能看清楚一切所以不必被排斥而被同意,也設定了在由各種資訊的覺察過程中感到正向的快樂能量,而同時這種方向也是被外界社會和教育所認同的能力,於是便盡其的發展這個人格模式。

在這個理性/邏輯分析的慣性當中我某程度上對我人生有所助益,因為可以在自己的各種情緒混亂中幫助自己整理資訊盡可能獲得更多的視野於是可以一次次走出低潮與恐慌,也因為這個要找到邏輯理性的解決問題方式的努力,讓我可以站在自信上駕馭我的學業和工作,然而如果我沒有能夠看到這個心智意識系統自身的困境的視野,恐怕最多就只能依賴這個人格的循環卻不知道它其實無法究竟的解決自己和人類的問題,甚至整體人類已經過度的使用了這個工具卻不知道站在心智的兩極價值與能量上的邏輯其實根本是假的,於是整個世界在這套似是而非的邏輯中持續的沉淪。

因為理性/邏輯/分析它終究只是一個我們為了解決生活的一個工具而非生活自身。例如,如果在一個和他人的關係之中要表達自己的時候,因為沒能覺察或因為批判自己或他人的情緒感受和價值觀而壓抑住自己,只描述自己的外部觀看的邏輯道理而非單純的溝通和生活的時候,我只是依順了心智上的誠實卻不是真正的對生命的自我誠實,這時對方若能聽懂了也只有相信或不相信的選擇,卻沒有明確的行為依據而參與有效解決問題的過程,可能還會因為這些邏輯理性的內容而起更多的反應,於是不但沒有在關係中達成親近與完成事務,反而固執在原本的自我分離以及和他人不平等的分離關係中,甚至造成關係惡化或破裂的結果。因此為了能夠在關係中真實的回到生活和生命中,我們有必要解構這個人格模型。
走向生命的旅程



Day 566—理性分析人格 2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在成長過程以來在情緒能量中大量而過度的使用了理性邏輯分析的心智功能而沒有覺察和看見這個工具的有限性以及其本身並不是我要過的生活與一體平等的生命

我寬恕我自己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沒有為自己看見了解和覺察到在使用邏輯理性分之中雖然在某個程度上是一個協助我看到更多的工具但同時它自身的出發點卻是假象的邏輯與理性因為它來自我的兩極情緒價值觀與能量於是無法讓我真正的看到全部而僅是片面的

我寬恕我自己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看見了解和領悟到我時常先認同了自己的渺小或自己的膨脹於是才利用了邏輯理性分析來重新的肯定和再確認我的出發點於是此時的邏輯理性分析不過只是我的心智的自我利益工具而不是做對自己和他人以及全體最好的事情

我寬恕我自己也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允許我自己看見了解和領悟到邏輯理性分析或許可以暫時性的幫助我整理問題但卻無法終極的解決關於關係與生活的問題反而僅能讓我停留在同樣模式如同過著循環能量的機器人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和了解到我自己過度的利用了邏輯理性分析如同一個人格模式在當中我隱藏著和延宕著真實的自己和生活並且沒有讓自己有機會覺察到自己如同生命而持續的分離於自己和關係中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自開始以來對於他人給自己的反應的接受與否定的衝突掙扎中依著心智和自己的設計來選擇決定了我的理性觀察和邏輯分析人格並在他人和自我支持當中不斷的發展它作為一個對真實內在的自己的一個防衛機制



Day 567—理性分析人格 3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一開始看見了解和覺察到,她人對我的情緒感受如同我自己的接受和否定取決於我自己對自己的批判評價以及內在的心智結構與共鳴,卻投射為完全來自外在的回饋,於是根據自己的解讀與投射來自以為當然的任意發展心智結構來限制自己的生命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允許我自己在一開始的時候看見和了解與覺察到當我解讀他人在否定我的時候起來反抗的反應並以更為理性的方式來解決問題,沒有看見這個決定同時更確認了他人對於自己的否定與批判而非走出這個心智解構以真實解決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並給為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覺察和了解到在一開始的關係之中當我在意識中感知到他人對我的批判是對方自己的投射而不是自己的問題的時候,同時仍在潛意識裏面相信和定義了自己的表達方式而據此來實化這個定義,經由更多的否定和渺小化自己以及負面情緒的連結,以及經由更多的理智化邏輯分析來肯定這些自我定義,因此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和領悟到,他人的提醒和由未達目的的教導中,我可以看到我因為過多的理性化分析模式而容易在關係中分離自己於是影響了親密關係的機會,於是在這個經驗中學習走出對關係較沒有效果的理性模式而解構並回到真實的生活和關係之中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允許我自己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讓兩極化心智對親情和親密關係的慾望與恐懼來主導我的思想推理和理性邏輯,於是將這個工具依著我的能量程度而用向極端,卻沒有看見和領悟到慾望與恐懼作為出發點才是真時要超越與走出來的循環能量



Day 568—理性分析人格 4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理性視為感覺或情緒的對立面,相信情緒感受是不好的事情於是要以對立的理性面來應對人事物,沒有看見了解和領悟到這樣的理性的定義仍然是在服務著情緒感受的層面而不是一個在物質中的絕對理性,因為在狹隘的理性定義中,我將情緒壓抑住的仍然是一個能量性的價值觀,它否認和壓制情緒能量如同我自己,而不是與我的情緒能量站在一起而後能夠超越它於是活在如同物質生命的理性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覺察和了解到,絕對而真實的理性不是情緒的對立面和操弄情緒的工具,而是站在物質生命的一體平等之中,能夠超越情感與情緒所縮減的視野,而在全方位的如同物質的視野中看清楚方向與全貌,做對自己最好以及/也就是對全體生命最好的事情,於是在真實的理性視野中做決定與解決問題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了解和領悟到,我將理性邏輯分析的心智工具用來作為保護和充實我的自我(EGO)的工具,因為我可以因此保護我的情緒沒有被看見於是就等同我是一個理性而聰明的個體,抓著社會文化支持理性智慧的機會在政治和學術中操弄理智的語言,於是他人只是跟著我的邏輯去引發兩極能量價值觀而不必看見我的出發點是來自兩極的情緒價值觀,而能夠使我在如同魅力和雄辯的定義中操弄人群達到政治的手段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允許我自己去看見了解和領悟到,因為我自己對於理性邏輯的信念和耽溺而令我容易去聽信他人的邏輯分析語言而不是在真實絕對的理性中去依靠自己的實際調查來尋找答案與解決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自一開始以來信任了這個心智虛構的理性判斷,於是在自己如同全體之中以兩極情緒能量為主導的世界中操弄著彼此也蒙蔽著真實的看見於是讓這個現實世界能夠被少數人士操作而沒有給自己看見覺察的機會,直至令其走向貧富極端化於是讓多數生命備受威脅

我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終於去看見領悟和覺察到心智虛構的理性與真實的理性之間的差別,於是在繞過一圈之後我回到真實對自己和全體最好的決定和選擇之下的絕對理性中,那便是直接和自主的回到自己如同全體一體平等的物質生命與生活的這裡/此在




Day 569—理性分析人格 5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看見自己參與了嘗試說明自己的全部和全貌而忽略了在這裡的自己的時候,我停止我自己並且回到我的呼吸,我在覺察中為自己看見自己在這裡所是的於是將自己帶回到在此時刻的表達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看見自己參與了試圖隱藏自己並且以另一說法來陳述事情的時候,我回到呼吸,並且為自己看見自己的出發點在哪裡,是否有更完善的方式來表達出自己在這裡的全貌,於是在現實中實際的應用出來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看見自己有所需求和迴避的情境的時候,我給我自己時間在呼吸中去看見我的出發點是心智的自私慾望和逃避還是在物質現實中的需要和避免於是進行在物質現實中最好的決定

我承諾我自己每當我看見自己不了解他人的表達或者他人不了解自己的表達而進入評斷與理性分析之時,我停止我自己並在呼吸中去探查可以在現實情況中用什麼方法有效達到溝通與擴展的目的

我承諾我自己當聽到他人對自己的表達有所評論而參與心智模式的時候,我停止並回到呼吸,我了解到每個人在各自的角度上難免有看不見的視角,於是我在呼吸中為自己以及在物質現實的關係上做決定或行動以擴充的視野如同在一體平等中的生活

我承諾我自己時刻的專注在自已的呼吸和身體之中令自己平等如一體的表達這裡的自己如同每一刻的生活,於是能夠為他人以及與他人的關係中照見如我們所是的生命與生活


DIP線上課程—學習如何超越心智系統
viewtopic.php?f=9&t=690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EQAFE--https://eqafe.com/ (教育產品)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