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畏的进程分享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三 4月 18, 2012 1:57 pm

第3天:图片与能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28kj.html

心智模式:
头脑中时不时地跳出与性有关的想象,激发起体内的能量反应,这样一天下来后,感觉到头部沉重,头皮发紧,这是由于整个头部都浸透着体内激发起的能量。在做事情的时候,例如阅读或说出自我宽恕时,容易犯困,时间不知不觉就在当自己沉浸在能量中时错过了,做事情也缺乏效率。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根据自己体内体验到的性冲动能量反应来定义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相信当我在体内产生能量体验时,我就是在活着了。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体内产生的能量体验是心智的程序在运作,这并非是我作为生命的真正自己,更谈不上是在活着了。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当我在头脑中通过图片激发起能量体验时,我是在通过这些能量喂养和壮大我的心智意识系统,使我的心智意识系统更加容易奴役、控制和支配我。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图片激起的性冲动能量反应定义为是“舒服和愉快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由图片激起的性冲动能量反应与“舒服”和“愉快”连接起来了。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舒服和愉快评判为是“正面”的感觉。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正面的能量体验铭印到了“舒服”和“愉快”这两个词语上。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将舒服和愉快评判为是“正面”的感觉,而将自己与舒服和愉快这两个词语分离开了。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根据正面的能量体验来定义舒服和愉快这两个词语,由此使得这两个词语与自己分离开了,并被滥用于产生能量,支持我的心智意识系统运转。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渴求体验由图片在体内激发起的性冲动能量体验,因为我已经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相信这能量体验就是我真正的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对头脑中出现的图片激发的性冲动能量反应产生上瘾。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受头脑中出现的图片和在体内激起的能量体验指挥,而不是作为自己主导原则,在呼吸的当下时刻这里指挥和主导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被头脑中出现的图片和体内激起的能量体验带到了心智世界之中,而没有在呼吸的当下这里,在自己的物质身体中作为自己的物质身体。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被头脑中出现的图片和体内激起的能量体验所占据,而脱离了呼吸的当下这里,进入到了心智世界之中,错过了呼吸当下这里每一瞬间中的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图片与能量连接起来。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图片成为触发点,触发我体内的能量体验。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体内产生的能量压印到了头脑中出现的图片上,由此确立了图片与能量的关联,使得每当头脑中出现特定的图片时,同时激发起体内的能量反应,为自己的心智意识系统供应能量,进一步奴役、控制和支配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成为图片和能量的奴隶,受图片和能量的左右、支配和控制,而不是作为呼吸在当下这里作为自己主导原则指挥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批判自己头脑中出现的图片是不好的,是错误的,是不应该出现的,因此抗拒和压抑这些图片,而不是简单地对自己说“停止”“删除”,将其停止。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批判自己身体中产生的能量体验是不好的,是错误的,是不应该出现的,因此抗拒和压抑这些能量体验,而不是运用呼吸,将自己带回到这里,带回到自己的身体中,直到能量体验平息下来。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头脑中出现图片。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体内产生的能量体验。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头脑中出现的图片和体内产生能量体验与恐惧连接起来了,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批判和抗拒头脑中出现的图片和体内产生的能量体验,将自己与图片和能量体验分离开了,而没有认识到以分离为出发点试图指挥和主导这些图片和能量体验是无法奏效的。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与自己体内头脑中出现的图片和体内产生的能量体验与自己整合,与这些图片和能量体验立于平等如一,以平等如一为出发点,指挥作为图片和能量的自己,通过自我宽恕和呼吸应用停止作为图片和能量的自己,由此认识到我并非是这些图片和能量,因为我可以主动停止它们,我是这个做出自主决定的自己,我是这个作为自己主导原则的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头脑中反复不断出现的图片在体内激起一波一波的能量体验,使得这些能量积聚到了我的整个头部,导致头部沉重、头皮发紧这样的生理体验。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相信我享受由头脑中出现的图片激起的能量体验,而没有认识到这能量体验为自己制造出的后果。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为了得到所谓的能量快感参与头脑中出现的图片,不顾这会为自己制造怎样的后果。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这种能量体验的欣快感并非真正的快感,而只是心智系统程序的运作,而且会为自己带来后果。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调查头脑中出现的图片具体是怎样的,具有怎样的性质,并对图片和激起的能量做具体的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阅读和说出自我宽恕时,感到困倦,而没有认识到这是我作为心智意识通过抗拒自我宽恕来保护自己的存在,因为我知道阅读和说出自我宽恕会支持和协助我解除自己的心智模式,而这会威胁到我作为心智意识系统的存在。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是通过我的接受和允许,困倦这能量体验才得以显现为现实。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头部沉重、头皮发紧”的体验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困倦反应。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困倦反应与“头部沉重、头皮发紧”的体验联系起来了。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与困倦体验分离开了,而不是以平等如一为出发点,与困倦体验立于平等如一,作为自己主导原则,指挥并停止作为困倦体验的自己。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在阅读和说出自我宽恕感到困倦时,运用呼吸将自己带回到当下这里,并通过言语,例如:“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受困倦能量的支配”来支持自己,克服抗拒反应。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沉浸在心智意识系统产生的能量中,而不是觉察在呼吸当下这里的物质身体中的自己。

自我致力实际解决办法:
我致力于当自己在头脑中出现的图像和在体内激起的能量体验时,停止,呼吸,不抗拒也不批判,将图片与能量带回到自己这里来与自己整合,与这些图片和能量体验立于平等如一,以平等如一为出发点,作为自己主导原则,在呼吸的当下时刻这里指挥和主导作为图片和能量的自己,通过自呼吸应用及自我宽恕停止作为图片和能量的自己,由此认识到这些图片和能量体验并非是我真正的自己,停止头脑中产生的图片和由此激发起的能量体验,停止通过这种方式继续喂养壮大自己的心智意识系统,停止以这种方式继续奴役和虐待自己,停止继续为自己和世界制造后果,而是支持自己活在呼吸的当下每一瞬间,活在物质身体中,而不活在心智世界中,一步一步地,一次呼吸一次呼吸地,支持自己走出心智世界,进入物质世界。

我致力于当我在阅读和说出自我宽恕感到困倦时,停止,呼吸,将自己带回到当下这里,与困倦体验立于平等如一,作为自己主导原则,运用言语如:“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受困倦能量的支配”来支持自己,指挥并停止作为困倦体验的自己。

---------------------------------------------------------------------------------------------
相关阅读:

[文章翻译] 问题和视角:什么是感觉?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kj54.html

[文章翻译] 问题和视角:能量和心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wi7.html

[视频翻译] 能量魔鬼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ut6v.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四 4月 19, 2012 5:11 pm

第4天:内心秘密对话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29xu.html

心智模式:在与人互动交往时或者过后,产生内心秘密对话。被打扰时感到恼怒,产生内心秘密对话:“High maintenance(难伺候),一切都得他妈围着你转,都得顺着你来。你有话想讲,人家就得放下手边的事情来伺候你,也不管人家是不是有事在做,真他妈的惯坏了。” 被人试图指出问题后,产生内心秘密对话:“自己他妈的有问题,却投到别人身上,还试图帮别人纠正。”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的内心秘密对话来源于我自己的人格/性格,因此我对他人的体验和感受实际上揭示出一些我以前没有看到的关于我自己的方面。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们的外在世界反映我们的内在世界,我们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反映着我们与自己的内在关系,我们与我们生活中的人和事物的关系反映着我们与我们自己的关系。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我对自己的体验和感受投映到他人身上,表现为我对他人的体验和感受,或者我认为/解读的他人对我的体验和感受,而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头脑中发生的一切,我内心中的感受和所想,全都源于我自己,全都是我对我自己的感受/所想。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的生活和我生活中的人实际上是我自己的一面镜子,无论我对他人有什么体验和感受,都实质是在揭示我在内心中对我自己有什么体验和感受。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迷失在了心智之中,将自己的感受投射到他人身上,相信我是在感受他人,感受到他人如何看待我,对我有什么感受和体验,而没有认识到我感受的其实是我自己,是我在如何看待我自己,对我自己有什么感受和体验。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相信我内心中的想法、能量、体验和感受等等来自他人,是他人在导致我内心中的想法、能量、体验和感受等,因此责怪他人在制造我内心中的体验,而没有认识到我内心中所体验到的一切都是通过我的接受、允许和参与自己创造出来的,因此都源于我自己,都实质上是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我对自己的想法、感觉和情绪等能量体验投射到他人身上,而没有认识到我对他人的想法、感觉和情绪等能量体验,实质上是在向我自己揭示我对自己的想法、感觉和情绪。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的想法、感觉、情绪、能量体验、内心秘密对话、心智构造、系统、性格等等所有这些心智显现物,都是在向我反映我在什么地方仍然与作为生命平等如一的真正自己处于分离之中,因而我可以利用我的想法、感觉、情绪、能量体验、内心秘密对话、心智构造、系统、性格等等这些心智显现物识别出分离点,认识到这些分离点是我自己,因此将其带回到自己这里来,运用自我宽恕,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将力量还给自己,作为自己主导原则,指挥这些即是自己的心智显现物,停止继续为自己和为即是自己的整个世界制造后果,而是作为觉察活在当下这里每一次呼吸的每一瞬间,处在物质身体中等同物质身体,处在这个物质世界中等同这个物质世界。





对一些投映的例子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对他人的怨恨和责怪实质是在反映我对自己的怨恨和责怪。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对他人的愤怒情绪是在反映我对自己的愤怒情绪,而我对自己的愤怒归根结蒂是由于我知道自己是自我不诚实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责怪是他人在导致我愤怒,因此是他人应该做出改变,使我不再感到愤怒——由此将责任丢给别人,逃避我自己的责任,逃避为我自己的愤怒情绪承担责任,逃避为我自己的自我不诚实承担责任。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我诚实地调查自己为什么感到愤怒,调查自己在什么地方没有对自己诚实,而是责怪他人导致我愤怒,以此将责任转稼给其它事物,达到自我欺骗的目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参与心智秘密对话:“High maintenance(难伺候),一切都得他妈围着你转,都得顺着你来。你有话想讲,人家就得放下手边的事情来伺候你,也不管人家是不是有事在做,真他妈的惯坏了。”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这个投映到他人身上的心智秘密对话,事实上是在反映我自己对自己的体验和感受——难伺候,要求别人都来适应我的要求,而没有考虑到他人的需要和安排。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参与心智秘密对话:“自己他妈的有问题,却投到别人身上,还试图帮别人纠正。”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这个投映到他人身上的心智秘密对话,事实上是在反映我对自己的体验和感受——将自己身上的问题投映到他人身上,并试图纠正他人。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剃了光头后,害怕别人觉得我怪异,而没有认识到这事实上是在反映我对自己的批判——我觉得自己怪异,然而却将这种自我批判投映到了他人身上。




自我致力实际解决办法:

我致力于当我在内心中产生秘密对话时,将投映到外界的内心秘密对话转回到自己这里来,将这些对话反映/说给自己,调查这是在反映我自己哪些方面的问题,并运用写作、自我宽恕和实际改正处理和解决这些问题。



我致力于当我体验到想法、感觉、情绪、能量体验、内心秘密对话、心智构造、系统、性格等等所有这些心智显现物时,停止,呼吸,将其带回到自己这里,调查这些心智显现物作为我自己都是在向我反映我在什么地方仍然与作为生命平等如一的真正自己处于分离之中,由此利用这些心智显现物识别出分离点,认识到这些分离点是我自己,因此将其带回到自己这里来,运用自我宽恕,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将力量还给自己,作为自己主导原则,指挥这些即是自己的心智显现物,停止继续为自己和为即是自己的整个世界制造后果,而是作为觉察活在当下这里每一次呼吸的每一瞬间,处在物质身体中等同物质身体,处在这个物质世界中等同这个物质世界,作为全体生命平等如一。

----------------------------------------------------------------------------------------------
相关阅读:

Desteni : Sunette 談心智系統的運作及自我寬恕的原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e6c68a001011l5n.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五 4月 20, 2012 10:52 am

第5天:拖延做自我宽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2ano.html

心智模式:

拖延做自我宽恕,想要做好绝对准备,有了100%把握,或者达到某种完美状态之后再开始动手,其实是为拖延找借口。另外,通过将自己的自我宽恕与他人的自我宽恕比较,产生优劣的评判,以及竞争的想法,给自己造成压力,也对写自我宽恕造成障碍。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拖延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想要彻底完全准备好之后才开始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担心自己的自我宽恕写得不够好,因此拖延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想要有100%的把握之后才开始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自己在做自我宽恕时准备得不充分,因此迟迟不肯开始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准备得不充分与恐惧连接起来了,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自己的自我宽恕与他人比较。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参与将自己的自我宽恕与他人的自我宽恕比较,得出自我宽恕优劣的观念。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根据优劣来评判自己和他人的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自己的自我宽恕写得不够多,不够好,因此拖延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利用这些各种各样的担心作为拖延的借口而迟迟不肯动手开始。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想要达到一个头脑中制造出的完美状况后才开始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质疑,如果我所等待的完美状况永远都不出现,我是否就永远都不要开始了?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被头脑中投射的一个完美状况奴役,等待这个完善状况出现后才想要开始行动,由此将自己的行动投射到将来,造成拖延行为。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只有当这个完美状况出现后我才开始行动”这样一个模式将自己奴役在拖延模式之中。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希望自己写的自我宽恕比别人写的多,写的好,并因此给自己造成压力。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这种攀比的可笑。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参与于比较和竞争之中,并想要在竞争之中赢。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参与于通过比较和竞争产生的心智的输赢两极模式之中。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渴望胜过他人,通过渴望在自我宽恕方面写得比别人多,写得比别人好,由此为自己制造出了完全不必要的压力,而迟迟不肯动手开始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迟迟不肯动手开始实践,而不是支持和帮助自己动手实践。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自我宽恕是为自己而做,是以自我诚实而做,将自己的自我宽恕与他人的自我宽恕做比较,得出优劣输赢的观念,纯粹是不必要的,而且也是阻碍自己的自我宽恕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利用“我必须得彻底准备好,完完全全有十足的把握才开始做宽恕”拖延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利用“我必须得写出大量和完美的自我宽恕才动手做自我宽恕”作为借口,拖延开始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只有在与他人竞争中赢了时,才接受自己,而在与他人竞争中输了时,就不接受自己,而没有认识到竞争之中的输赢,只是存在于我头脑中的观念,两极化的输赢之中没有人是真正的赢家。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只有在写出了大量完美的自我宽恕,通过比较和竞争赢过他人写的自我宽恕之后,才接受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根据“写比别人量多更优质的自我宽恕”来定义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失去“能够写大量优质的自我宽恕”这个自我定义。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与自我宽恕处于分离之中,表现为害怕失去“我能够写大量优质的自我宽恕”这个“能力”。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失去我能够写大量优质自我宽恕的能力”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自我宽恕中通过参与比较和竞争为自己制造压力,结果真的为自己制造和显现出“失去了”“写大量优质自我宽恕的能力”这个现象。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看到有人写出大量优质的自我宽恕后,产生挫败感,对自我宽恕产生抗拒反应,因为我担心自己的自我宽恕达不到同样的数量和质量,而这是建立在比较和竞争以及输赢观念基础上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他人为自己树立评判标准。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在自我宽恕中,与自我宽恕平等如一,认识到自我宽恕与比较和竞争根本没有关系!这完全不是自我诚实的自我宽恕应有的出发点。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以比较和竞争这分离为出发点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以平等如一为出发点做自我宽恕,支持和帮助自己,行走进程,而是通过比较和竞争将自己分离在外。



自我致力实际解决办法:

我致力于停止拖延模式,停止各种各样的担心、顾虑、批判、想法、投射,认识到所有这些都无助于反倒是阻碍我完成要做的事情,因此不让自己受头脑中出现的这些念头和能量支配,而是运用呼吸将自己带回到当下这里,面对需要处理的实际事务,作为自己主导原则,克服开始的抗拒反应,实际支持自己开始动手处理需要做的事情,一点一点地,一步一步地,在呼吸中支持自己安住在当下这里,直到将事情完成。



我致力于停止参与于通过比较竞争想要赢过他人的模式——在当自己参与比较竞争、想要胜过他人、产生压力时,停下来,呼吸,将自己带回到当下这里,回到自己的物质身体中,放下头脑中那些争胜的念头,运用呼吸将体内产生的压力感释放掉,直到自己清静地在呼吸在当下这里,头脑中不再有那些争强好胜的念头在运动,体内不再有压力的能量体验,专注于当下这里有效地支持自己处理实际事务。



我致力于支持和帮助自己从他人那里学习,在与他人的互动之中,若看到他人哪些方面做得很有效,认识到这些方面是我与自己分离开的自己,因此将这些有效的方面与自己结合起来,支持和帮助自己变得同样有效——但出发点不是为了胜过他人,而是支持和帮助自己。



我致力于停止两极化的输赢模式,停止支持由此导致的在这个世界中显现的输赢现象——其中少数“赢家”拥有一切,而“输家”一无所有,甚至被逼入死亡境地;我致力于以对全体生命最好为原则支持和协助自己和我们全体即自己,将这个世界创建成一个对全体生命最好的世界,其中我们全体生命都平等如一地得到照料和关怀,也就是全体生命都是“赢家”——但这“赢”已不是与“输”相对的两极性的赢。

-------------------------------------------------------------------------------------------
相关阅读:

拖延的设计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ZELx85usJHY/

竞争(人类历史60)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DCe0A8bu5Ds/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六 4月 21, 2012 2:10 pm

第6天:赖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2bry.html

说明:今天读到林丽梅的博客中提到赖床这个模式,我自己也有类似的模式,所以决定今天处理这个模式了,自我宽恕中使用的想法主要是林丽梅博文中提到的。

心智模式:

赖床——早上闹钟响后,觉得困倦,还想继续睡,把闹钟关闭,继续睡,闹钟再响起时,又关闭,又继续睡,如此反复数次,直到最后很晚起床,起床后批判自己并感到后悔和自责。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早上闹钟响起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该起了,再睡就被系统浸淫了。”这个想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该起了,再睡就被系统浸淫了。”这个想法连接到了早上闹钟响起这个事件上。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参与于“该起了,再睡就被系统浸淫了”这个想法中。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由于感到困倦而不想起床,而想要赖在床上。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参与“好困,再睡会吧”这个想法,并产生困倦的能量体验。


(以下斜体字的自我宽恕是根据能量魔鬼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ut6v.html 这篇文章中给出的自我宽恕改编过来用于处理这里的情况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这个想法是我自己并相信我很困倦。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一个想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相信想法是我,相信是我在告诉我说我很困倦,从而将力量赋予了想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让一个想法告诉我说我很困倦。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困倦”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屈从于能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被能量控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由于相信能量是我,因而体验到能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是能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能量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参与能量构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被能量所左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作为我在我的世界中的主导原则。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的责任给了实化在我的世界中的能量,让它来告诉我必须怎样做,以及我必须如何体验我自己,而不是我在表达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听从头脑中“好困,再睡会吧”这个想法,受这个想法的指挥和支配,并把闹钟关掉继续赖在床上。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每当听到闹钟再次响起时,都把闹钟关掉,又继续赖在床上。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闹钟再次响起时,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把闹钟关掉继续赖床的反应模式。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反复参与把闹钟关掉继续赖床的反应模式。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明明知道“该起了,再睡就被系统浸淫了”,却仍然放纵自己赖在床上,很晚才起床,没有认识到这削弱的是我的意志力和自律性。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听从头脑中的想法和体验到的困倦能量反应,并实化了这些想法和能量,反复多次赖在床上,由此削弱了我的意志力、自律性,抛弃了自己的主导原则。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赖床很晚起来后,参与于自我批判的想法中,并同时产生后悔和自责的情绪中。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赖床很晚后起来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自我批判的想法,以及后悔和自责的情绪。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自我批判的想法以及后悔和自责的情绪连接到“赖床很晚后起来”这个事件上。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在事情发生后的自我批判、后悔和自责是不必要的,也是无济于事的——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在事情发生后的自我批判、后悔和自责是对自己不诚实的,是一种自我操纵行为,是在操纵自己继续作为这个模式存在下去——因为我若真的想要停止这个模式,我就不会允许自己反复制造出同样的状况,我就会为自己找到真正的解决办法并实际应用实行,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自我批判、后悔和自责操纵自己继续作为赖床模式存在下去。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成为了赖床这个模式,根据赖床模式定义自己,对赖床模式中和其中的能量体验上瘾,不想放弃这个模式和其中的能量体验,不想改变作为这个模式和能量体验的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己,而是想作为这个模式和能量体验的自己不加改变地继续存在下去。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有效地支持和帮助自己,以自我意志力和自律性,作为自己主导原则,在醒来后,觉察呼吸,觉察自己在这里,然后立即起床,不继续赖在床上。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以,睡眠时间过长(包括赖床模式),是在向我表明我在逃避/不愿面对自己,逃避/不愿面对自己需要面对和处理的问题(自己),因而将自己隐藏/沉浸在这样一种能量状态中,逃避现实。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利用时间超长的睡眠和赖床模式逃避现实,逃避面对自己需要面对和处理的问题(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逃避面对自己的心智模式,逃避面对我和我的生活中需要我承担起责任的事务,逃避面对我需要给予我或我的生活以方向和指导的地方——也就是逃避面对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时间超长的睡眠和赖床模式抛弃了自己对自己和对自己的生活的责任,抛弃了自己主导原则,而将责任和力量抛弃给了我的心智/能量状态,使其指挥、支配我和我的生活。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实际调查我究竟是在逃避什么,我在逃避为自己的哪一方面承担起责任。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对我和我的生活进行自我诚实的调查研究,找到我在逃避的问题,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收回自己的力量,为问题找到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主导和指挥自己和自己的生活。





自我致力的实际解决办法:



我致力于:督促自己睡眠时间不超过7小时,若参与了大量体力活动时可以适当延长睡眠时间如睡8个小时,并根据自己在进程中所处的位置向将自己的睡眠时间控制在6小时左右努力。





我致力于:醒来后,如果头脑中出现念头,如觉得困倦想赖床的念头,呼吸过那些念头,也可以当时对念头做自我宽恕来支持帮助自己停止念头,觉察呼吸,觉察自己在这里,应用自我意志力和自律性,作为自己主导原则,指挥自己立即起床,不允许自己听从头脑中的念头而陷入赖床模式。



我致力于:觉察自己——醒来后,觉察自己的呼吸,觉察自己的身体,觉察与自己的身体接触的床被等,觉察自己身体的触感,觉察自己与物质世界的接触,觉察我在这里,起床穿衣时同样保持觉察,觉察自己身体与衣物的接触,早上起来做事时,同样支持协助自己觉察自己的身体与物质世界中事物的接触,并将这个做法贯穿应用到自己每天的生活中,支持帮助自己稳固在物质身体中保持觉察。



我致力于:若自己无论由于什么原因再次落入赖床模式,停止对自己的批判及后悔和自责的情绪反应,对自己进行自我诚实的调查研究(例如调查自己究竟是在逃避什么),找到问题所在,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收回自己的力量,为问题找到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主导和指挥自己和自己的生活,停止将责任和力量抛弃给自己的心智/能量状态,而使其指挥、支配自己和自己的生活。





-------------------------------------------------------------------------------------------------

[视频翻译] 能量魔鬼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ut6v.html



解决方法:自我意志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CvNnmEfpHB8/



奥修:自己严律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kFxjANEOh9U/


林丽梅博客文章——旅程第二天:暗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f9d1f1010129z4.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日 4月 22, 2012 2:24 pm

第7天:素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2cir.html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没有认识以植物、动物、人类同样是平等如一的生命,只是由于DNA设计不同,才具有了如此不同的表现,但作为生命,动物、植物与人类都是平等如一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根据植物、动物、人类由于DNA设计的不同而表现出的不同,形成一个观念,认为动物比植物更高等,而人类比动物更高等,由此处于自我分离之中,而没有认识到作为生命,植物、动物、与人类都是平等如一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批判植物,认为植物是低等生物,从而将自己与植物分离开了,而没有认识到植物与自己是平等如一的生命。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动物,认为动物是比人低等的生物,从而将自己与动物分离开了,而没有认识到动物与自己是平等如一的生命。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被肉眼看到的图像表现欺骗,将自己与植物、动物、自然界、地球、宇宙、物质世界分离开了,而没有认识到存在着的所有一切都是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因为动物有感知,动物会叫,动物会流血,而植物似乎不会叫,似乎不会流血,似乎没有感知,而没有认识到这仅仅是由于DNA编码的不同导致的图像表现上的不同,而我们作为生命是平等如一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根据动物和植物看起来似乎不同的表现和反应,形成了一种信念,认为吃植物比吃动物仁慈,吃动物比吃植物残忍,而没有认识到由此形成的仁慈和残忍只是心智根据图像形成的解读,并非事实。

我宽恕自己而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只要我们不改变我们的内在本质(心智和能量)和反映我们内在本质的外在显现(当前世界系统和金钱),那么我们就是在继续支持着当前系统中创造和显现着的一切后果——包括对植物、动物、人类、自然界、地球造成的伤害、屠戮、虐待、灭绝、毁灭。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当前这个世界中动物遭受的大量伤害、暴力、屠戮、虐待的主要原因并不在于人类对动物作为食物的需求,而在于我们人类作为能量和心智意识创造出的金钱和世界系统——作为我们内在本质的外在体现的当前金钱世界系统以贪婪和利润为驱动力,为生活在这个物质世界中的一切生命(当然包括动物)制造出我们全体都在经历的后果——分离、伤害、屠戮、虐待、灭绝、毁灭,这正反映着我们接受和允许了的对作为生命的我们真正自己的分离、伤害、屠戮、虐待、灭绝、毁灭——因为我们是在作为心智意识存在,产生着思想、感情和情绪等能量体验,而没有呼吸在当下这里与自己的物质身体和这个物质世界平等如一。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相信只要我停止吃肉而只吃素,就能解决这个世界上对动物的伤害、暴力、屠戮、虐待问题,就对全体生命做出了更大贡献,而没有认识到这并非针对根本问题对症下药,而是完全错失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我们自己,即我们作为心智意识系统创造出的这个世界系统。只要我继续作为一个心智意识系统存在,参与于心智意识系统之中产生能量,我就是在继续创造着以金钱为基础的这个世界系统,也就是在继续创造着这个世界系统所造成的一切后果——包括这个世界现状中对动物伤害、屠戮、虐待的责任。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们每一个人都作为心智意识系统共同接受、允许、参与、创造出了当前这样一个虐待生命的世界系统,因此我与这个这个世界系统中的每一个参与者都平等地对这个世界的现状负有责任。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接受、允许、参与、创造了目前这个世界的现状,包括我们的肉体对食物的适应依赖关系——其中一些人的肉体设计需要食用肉类才能生存下去,而一些人的肉体设计不食用肉类也可以生存下去。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素食者与肉食者相比较,得出素食者比肉食者更好的结论,因为看起来貌似素食比肉食要仁慈得多,因此素食者比肉食者对这个世界现状中对动物的伤害、屠戮、虐待负有更少的责任,反之,肉食者比素食者负有更多的责任;而没有认识到无论是所谓的素食者还是所谓的肉食者,都平等如一地接受、允许、参与、设计、编码、创造、显现了我们人类肉体对食物的特定依赖关系以及当前这个世界现状中对动物和植物的伤害、屠戮和虐待,因此无论素食者还是肉食者都对当前这个世界的现状负有同等的责任。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根据自己身体不需要食用肉类就可以使生存下去因而可以采用素食这样一个依赖特定肉体设计的饮食方式,形成了一种道德优越感,并以此去批判那些由于肉体设计而不得不依赖肉类才能使身体正常行使功能的人,认为自己作为素食者比那些肉食者对这个世界的现状负有更少的责任,而没有认识到这其中的自我欺骗性——因为我与所有人共同接受、允许、显现、创造了“有些人的肉体不得不依赖肉类才能行使正常功能”这样一个显现的事实。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将自己定义为素食者并批判肉食者而将自己与肉食者分离开了,处于这种两极化的定义之中,而没有认识到我对“肉食者”之所以是“肉食者”同样负有责任,因为我与在这里的所有参与者共同接受、允许、参与、设计、创造、显现了我们的肉体对特定食物的依赖关系,以及这个世界目前的现状及其中所产生的一切后果。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以所谓的“素食者”实质上也是肉食者,并没有纯粹的“素食者”,因为每一天我的细胞作为生命体都死亡,以使我可以生存下去,而在一些情况下我的身体会吞噬这些死亡的细胞作为食物,这使得每一个人不管怎样都成为肉食者。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仅仅根据自己不直接通过嘴吃肉类,将自己定义为“素食者”,而没有认识到我的身体对细胞的吞噬也是在“吃肉”!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对什么是「对全体生命最好」形成了一个观念,认为吃素就是对全体生命最好,就是在为全体生命承担起责任了,而没有看到吃素并非是真正的解决办法,因为吃素并没有处理造成这个世界现状及其中一切后果的根本原因——我们自己,即我们的心智意识系统,及我们由此创造出的以贪婪和利润为基础的世界系统;因此吃素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当前这个世界系统的现状以及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包括对动物的伤害、屠戮和虐待。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相信吃素就是在减轻对动物的伤害、屠戮和虐待了,而没有从全局看到当前这个世界现状的原因,以及我对整个世界现状的责任。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无知地相信这个世界上动物(也包括植物、人类、自然界、地球)所遭受的伤害、屠戮和虐待是由于我们人类对食物的需求,而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实际调查目前这个以金钱为基础的世界系统,研究这个世界系统是如何具体运作的,这个世界上的滥虐现象是如何真正产生的,从而找到这个世界问题的真正原因——我们自己,我们作为心智意识系统的存在,我们通过参与想法、感觉和情绪这些能量体验,创造着目前这个分离和不平等的金钱世界系统,创造着由此带来的一切后果。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存在于“我是一个素食者”这样一个自我定义中,并将这个自我定义赋予一种道德上的优越感,认为我比“肉食者”更仁慈,而没有看到这是自我欺骗的——因为通过这样一个自我定义,我逃避面对了我对这个世界现状的责任,因为我认为显然我就对这个世界中对动物的伤害、屠戮、虐待负有少些或者完全不负责任了,然而事实上却是我与所有人平等如一地对这个世界现状中动物的伤害、屠戮、虐待负有责任,但我却躲在这样一个自我定义后面逃避这一切,逃避自己对这个世界现状的责任!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将素食者赋予道德上的优越性,赋予“我比肉食者对这个世界中对动物的伤害、屠戮、虐待少负有责任或完全不负有责任”,由此欺骗自己,逃避面对自己对这个世界现状的责任。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形成了一个素食者人格——通过对素食这个行为赋予各种各样的观念、意义、解读、价值,构成一套知识信念体系,而保护这样一个作为知识信念体系的心智人格自我,继续作为这样一个心智人格自我生存下去。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诚实面对自己,对“素食者”这样一个自我定义进行深入调查,看清由此造成的后果,并运用自我宽恕处理这个自我定义,为自己承担起责任,赋予自己改变的力量。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被素食者这样一个自我定义完全占据,而没有认识到我事实上都没有真正考虑动物的福利,我考虑的只是自己作为素食者这样一个自我定义以及我赋予这个自我定义的价值和意义。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如果我真的是如此在乎动物的福利,那么我就会深入调查这个世界中动物遭受痛苦的根本原因,并找到一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方法,一劳永逸地解决动物遭受的伤害、屠戮、虐待问题,然而事实却是我并没有这样做,这反映的是我并未真正在乎动物的福利,我在乎的是自己作为一个素食者的自我定义。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注意力只专注在动物上(实质上是专注在自己作为素食者的自我定义上),甚至都没有考虑每天由于饥饿而大量死亡的人们,没有考虑大自然遭受的破坏等等,所有这些由当前世界系统带来的后果——事实表明我并未真正在乎。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将这个世界上我造成的大量问题之中的动物遭受的伤害、痛苦、暴力、虐待问题归结到吃肉这一点上,只专注到这一点上,从而躲藏在素食者这个自我定义之后,逃避面对造成这个世界目前存在的问题的真正原因——自己,我作为心智意识系统的存在,我通过参与想法、感觉和情绪这些能量体验,创造着目前这个分离和不平等的金钱世界系统,创造着由此带来的一切后果。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只要我不改变作为心智意识系统的自己,以及由此创造出的不平等的世界系统(也是自己),那么这世上的一切都不会改变,我就仍然是在继续支持着我们作为心智意识系统和当前世界系统所制造出的一切后果。


自我致力的实际解决办法:

饮食的基本原则是根据身体的实际需要采取能最有效地滋养和支持自己身体的饮食方式。

我致力于调查并采用能最有效地滋养和支持自己身体的饮食方式。

就目前个人状况来说,素食或肉食要根据肉体的设计来决定,因此检验自己的身体是否需要肉类。若经亲身检验,身体不需要肉类就可以良好的工作,则可以采取素食的饮食方式,但对素食所赋予的信念做自我宽恕,使素食仅仅成为适应身体功能的一种饮食方式,而不是用于支持自己的心智信念,批判他人,逃避自己的责任。

我致力于通过自我宽恕解除自己对食物持有的批判和产生的情绪反应,解除自己通过食物建构的心智信念、价值观念和自我定义。

我致力于在享用食物时,支持和帮助自己保持在当下这里,觉察食物的质地、触感、味道等,与自己的食物同在当下这里,感激食物,享受食物。

我致力于支持帮助自己通过写作、自我宽恕和自我改正应用的过程,与每一次呼吸同行——呼吸连接和提醒我的平等如一,因为物质身体/物质世界是生命的代表,是平等如一的代表,因为所有物质性的事物作为物质基质都平等如一。因此,在我走过的每一次呼吸中,我扎根土地,诞生自己,停止能量即心智意识幻象,行走于此处的物质现实世界中,一瞬间一瞬间地,一次呼吸一次呼吸地,我走过呼吸和时间的步伐和空间,直到我已经将自己从能量的关系即心智意识系统的幻象中解放出来,成为即是生命平等如一的现实世界在这里作为我自己。
(I commit myself to assisting and supporting myself within/through the process of writing, self-forgiveness and self-corrective application – stand/walk with every breath as the connection/reminder of/as my equality and oneness as the physical stand as the representation of Life, of equality and oneness as all that is physical is of/as the equal and one substance of physicality. And so, with every Breath I walk – earthing me, birthing me as I stop the illusion of/as Energy as Mind/Consciousness and walk with the reality of the physical of here, moment by moment and breath by breath I walk the pace and space of breath and time until I have released me from the relationships of energy manifested as the illusion of the Mind Consciousness System, into and as the reality of/as equality and oneness as Life, here as me)

我致力于在这个世界中建立起以对全体生命最好为原则的平等金钱系统,终止目前这个世界系统所造成的一切分离、不平等的后果,终止以贪婪和利润为驱动力的当前系统伤害、屠戮、虐待我们彼此,而使所有生命都平等如一地得到最佳照料,所有生命都可以平等如一地享用地球无偿提供给我们的一切,支持所有生命平等如一地在地球上过上一种发挥我们作为生命最大潜力的生活。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一 4月 23, 2012 4:40 pm

第8天:害怕犯错失望与紧张焦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2dmj.html

事件:

A:今天我很紧张,很焦虑,能谈谈紧张焦虑吗?

我:具体是什么情况呢?什么场景引发的焦虑?

A:害怕别人对自己失望,害怕自己出错.特别是在处理数据的时候,我往往要核对三遍以上.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处理数据时,害怕自己出错。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在处理数据时出错连接到了恐惧上,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也就是害怕自己出错=恐惧)。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犯错。



我宽恕自己将犯错批判为是错误的、不好的、负面的,赋予其一种负面的价值,负面的能量体验。



我宽恕自己通过将犯错批判为负面的,而将自己与犯错分离开了。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犯错同样也可以是一个我支持和帮助自己从错误中学习的过程。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由于数据处理出错,而导致他人对我失望。



我宽恕自己将由于自己数据处理出错而导致他人对我失望连接到了恐惧上,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即他人对我失望)。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害怕他人对我失望,其实是我将对自己的失望投射到了他人身上,事实上是我害怕对自己失望。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失望情绪投射在他人身上而与失望情绪分离开了,而没有认识到失望情绪是我接受和允许了的自己,因此我通过与这失望情绪平等如一,为我制造出的失望情绪承担起责任,停止参与失望情绪的投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犯错时,对自己感到失望。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使得犯错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我的失望情绪。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犯错后参与于失望情绪反应之中,而没有认识到失望情绪无济于事,不如支持帮助自己从错误中学习经验教训,避免下次再犯同样的错误。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对待犯错误的常识态度是从错误中学习,而不是由于犯错而批判或责骂自己或对自己感到失望等等——因为所有这些都是对我不起建设性的支持作用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由于犯错而受到惩罚。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犯错受到惩罚与恐惧连接起来了,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由于犯错而受到惩罚)。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受恐惧的支配、以害怕犯错为出发点反复核查数据。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以核查数据本身是否正确的实际性为出发点做核查这件事。



我宽恕自己没有认识到这里的问题并不在于检查次数的多少,而在于我自己内心中的担忧、恐惧和焦虑。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犯错后的失望反应当成是“正常”的反应,而没有认识到这种反应是通过我从小通过观察我周围的人的反应中学习而来的,是我接受和允许了失望反应作为对犯错的应对方式。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从小时候开始,从父母或老师对我犯错误的反应当中,形成了一种印象和观念,认为犯错是不好的,犯错是应该让人感到失望的,失望是对犯错的一种“正常”反应。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由于未满足他人对我的期望而对自己感到失望。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由于未满足自己对自己的期望而感到失望。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只有期望存在,才有失望存在。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做事情时在头脑中期望某种特定的结果,而没有认识到物质世界的实际情况并不一定会符合我的期望,当期望与现实不符时就感到了失望。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自己头脑中制造出的期望叠加到物质现实世界之中,并想要物质现实世界来迎合我的期望,而没有认识到这种要求本身的荒谬性,物质现实世界不会由于我期望怎样就来迎合我。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在头脑中对某件事物或事件进行想象和投射,通过不断参与而在头脑中对这个特定的事物或事件制造出一个能量空间,制造出一个特定的场景演播,制造出我想要这个事件怎样/事件如何发生的一个版本,并将这个头脑中构想出的事物/事件版本叠加到物质现实世界之上,想要物质现实世界回应和迎合我头脑中制造出的这个构想出的事物/事件版本,而没有认识到我头脑中构想出的这个事件/事物版本并不就是真实的现实世界,而只是我头脑中用能量维持建构起的一个虚拟现实,是通过我在头脑中不断对其参与幻想添加能量而建构起来的。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分清自己头脑中建构起的虚拟现实(我的期望)与真实物质现实世界的区别。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错将头脑中期望的虚拟现实投射叠加到真实的物质现实世界之上。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头脑中通过期望建构起的虚拟现实并非真实的物质现实世界,因此期望真实的物质现实世界按照我头脑中的虚拟现实运作,这本身就是无理的要求,因此失望是必然的,因为我的期望本来就不真实。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之所以在失望时感到低落,是由于我头脑中的期望建构起的正面能量只能维持一段时间,随后必定转变到其反面——失望与低落。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一次又一次地玩这种期望、失望的游戏,而没有一劳永逸地停止这个游戏——停止期望,停止头脑中的虚拟现实,停止无理地要求物质现实世界服从我头脑中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当我在实际完成某件任务时,期望并不能帮助我实际完成某件任务或达成某个目标,期望并不在其中起任何实际作用,反而会为自己制造阻碍——我不需要期望就能实际完成一个任务,只需要实际做就行。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由于害怕犯错导致失望而感到紧张焦虑。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害怕错误导致失望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我的紧张焦虑反应。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体验紧张焦虑反应。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参与紧张焦虑反应。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使自己成为了紧张焦虑反应的奴隶。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紧张焦虑反应是通过我的接受、允许和参与才能表现出来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自己与紧张焦虑反应分离开了,抛弃了自己的责任,而没有认识到紧张焦虑反应作为我接受和允许的反应,是我的创造物,因此我作为创造者有责任为自己的创造物承担起责任。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与紧张焦虑反应分离开了,抛弃了自己的责任,使其成为比我更强大的事物,有能力支配、指挥和控制我,替我对事件做出反应,而没有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自己主导自己,作为觉察在呼吸当下这里,自己主导自己做出决定。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实际上有能力停止紧张焦虑反应。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根据紧张焦虑反应定义自己,相信我就只能做出这样的反应,而没有认识到我有能力、有力量,通过承担起自己对紧张焦虑反应的责任,作为自己主导原则,指挥自己,运用呼吸保持在当下这里,在自己的物质身体中,呼吸直到紧张焦虑反应逐渐消散平息。



自我致力的实际解决办法: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犯错不是什么坏事,不必批判、谴责自己或感到失望,这些都对我不起建设性的支持作用,而是认识到犯错是学习过程中的一部分,可以成为自己扩展和成长的机会,因而支持帮助自己从错误中学习经验教训,避免下次再犯同样的错误,同时使自己更有效地处理和应对类似问题。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失望是由期望导致的,期望是我通过在头脑中某件事物或事件进行想象和投射,通过不断参与而在头脑中对这个事物或事件制造出一个能量空间、一个特定的场景演播,即我想要这个事件怎样/事件如何发生,这是存在于我在头脑中构想出的虚拟现实,并投射和叠加到了物质现实世界之上,因而想要物质现实世界回应和迎合我头脑中制造出的这个构想出的虚拟现实是不合理的。



因此我致力于停止在头脑中构想虚拟现实,停止要求物质现实服从我头脑中由能量建构起的虚拟现实这种不合理的要求,停止期望和失望这种头脑中的游戏,而是从物质现实世界出发,运作于物质现实世界之中,遵照物质现实世界的规律做事,处理物质现实世界中的实际事务。



我致力于停止让紧张焦虑反应来支配、指挥、影响和控制我,承担起自己对接受、允许、参与和创造了紧张焦虑反应的责任,收回自己赋予了紧张焦虑反应的力量,作为自己主导原则指挥自己,运用呼吸保持在当下这里处于自己的物质身体中,运用呼吸通过紧张焦虑反应,直到紧张焦虑反应逐渐消散平息,而我作为呼吸在当下这里,主导自己处理物质现实世界中的实际事务。


--------------------------------------------------------------------------------------------
相关阅读:

[害怕/恐惧系列]


害怕恶魔系统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tHYpinRC_vM/

解决方法:察觉出害怕是废物垃圾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khuyPAPzwVI/

设计解构- 害怕自己所害怕的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cBBXoK84gMM/

(视频文本)自我負責如同生命-害怕你自己的恐懼之設計
viewtopic.php?f=20&t=406

害怕自我亲近(人类历史67)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p7VVOXX-Ka4/

害怕失去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gLC2bXgpu3I/

害怕父母的设计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tbPNPpgvmIg/

[视频翻译] 害怕父母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rz2l.html

[文章翻译] 问题和视角:害怕未来 = 害怕死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rz03.html

关于恐惧的看法:
http://weiwuhere.no-ip.org/Desteni/新版FAQ 学习过程翻译自助作品/(45)关于恐惧的看法.doc
viewtopic.php?f=20&t=405

維魯(Veno) - 自己寛恕 害怕
英文原文:http://desteni.org/a/veno-self-forgiveness-fear
Fred的译文: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topic.php?f=8&t=11

自我宽恕:害怕影响他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cj50.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二 4月 24, 2012 2:29 pm

第9天:头脑中的声音“irrelevant(无关紧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2el2.html

心智模式:
头脑中产生“Irrelevant(无关紧要)”这个不受自己控制的声音,属于内心秘密对话的一种。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与“irrelevant(无关紧要)”这个内心秘密对话分离开了,而没有认识到这个声音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是我分离出去的自己的一部分。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与“irrelevant(无关紧要)”这个我自己制造出来的头脑中的声音分离开了,而抛弃了自己的责任,给出了自己的力量,使这个声音影响、支配、指挥和控制我,来决定我是什么人,我做什么事,我对事物做出怎样的回应。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听从头脑中的“irrelevant(无关紧要)”这个声音,将我面对的问题标示为是“无关紧要的”,并进入立即回避和压抑我正面对的问题这样一种反应模式,逃避面对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面对自己,害怕面对在我面临的问题中反映出的我自己,而是立即逃避和压抑我面对的问题反映的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用“irrelevant(无关紧要)”这个标签来辩护和合理化自己逃避和压抑自己面对的问题中反映出的自己这样一种做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习惯性地逃避和压抑自己需要面对的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习惯性地逃避和压抑,为自己制造出了“irrelevant(无关紧要)”这样一个不受我自己控制的声音。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责任抛弃给了“irrelevant(无关紧要)”这样一个声音,让它来掌管我面对自己和处理问题时的反应,而没有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收回自己的力量,作为自己主导原则,自我诚实地面对自己,不压抑,不逃避,对自己诚实地直面自己,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己,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并实际改正自己。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头脑中这样一个甚至不受我自己控制的声音,是我经过长期参与发展出来的,而我与这个分离出去的自己的一部分分离得如此严重,以至于我甚至都没有记起是我自己创造出了这样一个声音。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不愿意为自己制造出的头脑中的不受指挥控制的声音“irrelevant(无关紧要)”承担责任,并用“我不记得我是如何创造出来的,这不是我创造出来的”的想法作为自己逃避责任的借口、理由和辩护。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irrelevant(无关紧要)”看作是在头脑那里的,比我更强大的,独立于我的一个声音实体,而我面对头脑中这样一个不受控制的声音是弱小的、无力的、无助的,没有能力停止和改变的,而没有认识到这种弱小、无力、无助、没有能力停止和改变的体验,正是由于我将自己与这个声音分离开了,没有认识我是这个声音的创造者,这个声音作为我的创造物与我这个创造者是平等如一的,而我作为创造者对我的创造物——头脑中的这个不受指挥控制的声音,负有责任,并且我有力量作为创造者停止自己的创造物。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抗拒自己头脑中的“irrelevant(无关紧要)”这个我自己的创造物而与其处于分离之中,将使这个声音成为比我更强大、有力量的事物,而没有将其带回到当下这里作为自己,与这个声音立于平等如一,调查我是如何创造出了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如何运作的,我是如何受到影响、指挥和控制的,由此为自己承担起责任,将力量还给自己,由此给予自己停止和改变自己的能力。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irrelevant(无关紧要)”是我制造出的一个心智防卫保护机制,用于保护我不面对自己,不面对我接受和允许了的自己,而是回避、逃避和压抑自己,以此保护作为心智意识系统的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无视了这个世界中存在的一切事物——其他人、动物、植物、自然、地球、这个物质世界,将自己与一切事物分离开了,与存在于这里的这个世界的现状分离开了,将这一切视作是“irrelevant(无关紧要)”的,由此创造出了这样一个不受自己控制的声音,反映出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己——将一切视作是irrelevant(无关紧要)的,并在这当中无视了一切,抛弃了一切,漠视了一切,回避了一切,逃避了一切,压抑了一切,而这一切即是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利用“irrelevant(无关紧要)”这个声音,将自己从需要面对和处理的自己的心智模式点转移开,以此达到无视、逃避、压抑自己而保护作为心智意识系统的自己这个目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长期参与这种无视、逃避、压抑自己的模式,而形成了心智之中一个自动出现的声音,一个自动化的程序,掌管着我面对自己需要处理的问题时的反应,将我自动地导向无视、逃避、压抑自己需要面对和处理的点。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自己的责任和力量给予了我创造出的一个自动运行的心智程序,自动为我制造着后果——我自动被导向无视、逃避、压抑自己需要面对和处理的心智模式,由此使自己总是保持在既有的心智模式和自我定义之中,受自己接受、允许、创造和显现出的心智意识系统(即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己)的奴役和支配。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看清、认识和懂得,在我抛弃自己责任的地方,我的心智及其中的程序就接管了我,替我做出决定,替我决定如何反应,并由此替我制造出后果——然而这是通过我的接受和允许,因而是我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为自己制造出的后果。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为自己承担起全部责任。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为自己承担起全部责任与恐惧连接起来了,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即为自己承担起全部责任)。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责任(responsibility)是回应能力(response ability),因此当我由于害怕为自己承担起全部责任而抛弃了自己的责任时,我也就同时抛弃了自己的回应能力,而将这回应能力让给了我的心智系统程序,任由心智意识系统程序替我做出回应。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对陌生场景做出回应,因为我认为我不知道要如何回应。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对陌生场景做出回应与恐惧连接起来了,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面对陌生场景时,感到无力无助、不知所措,想要逃离、回避和什么也不做,即放弃自己的回应能力,放弃自己的责任。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发展出了在面对陌生场景时,感到无力无助、不知所措、想要逃避回避和无所作为的习惯模式。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与陌生场景分离开了,觉得陌生场景是一个比我更强大、使我感到恐惧想要逃避的事物,而我则处于无力无助、不知所措、想要逃避回避和无所作为之中,而没有与陌生场景平等如一,运用常识,运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一切资源(如信息、经验等等)支持帮助自己,为自己设计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有效应对陌生场景,使这些场景不是一直成为困扰自己的问题。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利用无力无助、不知所措、想要逃避回避和无所作为的习惯性反应形式,取代了为自己设计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应对和处理这些场景,因此持续不断地强化这些习惯性反应模式,使这些习惯性反应模式成为了我自己,而我相信我就只能如此,将自己限制在这些反应模式之中。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自己的责任丢给了心智的习惯性反应模式来,使其替我应对场景,而不是自己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作为自己主导原则,在呼吸当下这里,运用常识主导自己处理应对场景。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仅仅就是接受了这些习惯性反应模式作为自己,将这些反应模式定义为自己,相信自己只能如此,而没有其它回应方式,由此将自己囚禁在自己为自己设计制造的囚笼之中。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挑战自己形成的那些习惯性的心智反应模式,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探索其它更有效的实际回应方式。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有效地支持和帮助自己,为自己设计实际的解决办法,使自己停止处于对特定场景的习惯性的心智反应模式。

自我改正应用(实际解决办法):
当头脑中出现“irrelevant(无关紧要)”这个声音时,我停止,呼吸,运用呼吸将自己带回到当下这里,处在自己的物质身体中,而不是跑到自己的心智中。呼吸过自己的恐惧、抗拒、逃避、压抑反应,停止这些由我自己设计出的无视、逃避、压抑自己而保护和防卫作为心智意识系统的自己的自动程序,停止让这些心智自动程序替我做决定,替我制造后果,而是允许自己自我诚实地调查自己是在害怕、抗拒、逃避、压抑什么,诚实面对自己,勇敢面对自己,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承担起自己的回应能力,收回自己抛弃给心智反应模式的力量,将停止和改变心智模式的能力还给自己,作为自己主导原则,诚实地面对自己,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己,并支持和帮助自己为自己设计实际的解决办法,。

当我再遇到陌生场景时,若产生无力无助、不知所措、想要逃避回避和无所作为的习惯模式——我停止,呼吸,运用呼吸走过并停止这些情绪反应,将自己带回到当下这里,回到自己的物质身体中,运用呼吸将自己稳固在物质身体中,实事求是地评估和衡量当下场景的状况,依据常识行动,运用当下场景中一切可以运用的资源支持帮助自己应对和处理当时的状况,过后可以运用当时场景中不具备的可用资源,支持帮助自己设计出有效应对和处理那个陌生场景的实际解决办法,使自己不再总是处于那些习惯性的心智反应模式之中束缚、局限和囚禁自己。

----------------------------------------------------------------------------------------
相关阅读:

[文章翻译] 问题和视角:头脑中的声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rvhj.html

视频翻译:姗奈特——意念:自我信念的质料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pfr.html

Desteni : Sunette 談心智系統的運作及自我寬恕的原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e6c68a001011l5n.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三 4月 25, 2012 6:26 pm

第10天:相貌图片与能量体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2fzo.html


心智模式:



男女为对方图片中表现出的样貌吸引,利用对方的外貌图片在自己的心智意识系统中生产能量,如吸血鬼般压榨自己的物质身体,喂养壮大自己的心智意识系统。其实在这过程中,不存在与对方的真正互动交流,只是在与自己的心智人格互动,以自私自利为出发点,利用对方的样貌图片产生能量,而自己则被能量体验占据支配,迷失在能量之中。这是真实版的魔鬼附体。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根据自己的外貌长相定义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失去自己的外貌图像表现,因为我已经根据这个我呈现的外貌图像表现定义了自己,害怕失去这个自我定义。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害怕失去自己的外貌图像表现”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躲藏在我所呈现的外貌图像表现后面,隐藏真正的自己,而向外界呈现出虚假的欺骗性的外貌图像表现。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虐待了自己物质身体的外貌形状,将其转变成了用于支持我的心智人格的道具,而没有认识到我的物质身体的外貌形状是我身体的表达,不需要也不应该被强加上心智之中的各种观念而被滥虐。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不加质疑地接受了这个社会中所宣扬和呈现出的所谓“标准相貌”,以此相貌标准来衡量和评判自己的外貌长相,得出自己的样貌是美丽的还是丑陋的、可接受的还是不可接受的这些结论。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希望自己长有一幅能被他人和社会认可的“标准的”“美丽的”“可接受的”相貌。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自己的相貌打扮得符合社会接受和认可的“标准的”“美丽的”“可接受的”相貌。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为了迎合社会规定的“标准的”“美丽的”“可接受的”相貌,而妥协自己,虐待自己,出卖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以为如果我不打扮得符合这个社会规定的“标准的”“美丽的”“可接受的”相貌,那么就肯定是我出了问题,是我出了毛病,因此我就应该批判自己,我就必须得想方设法改造自己,来迎合社会的标准。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用自己的外貌来获取他人和社会的接受和认同,因为我没有接受和认同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没有接受和认同自己,将自己与接受和认同分离开了,投射到外界去,期望通过他人和社会对我的认同来接受和认同我自己,相信只有这样我才能接受和认同我自己,而没有认识到我有能力接受和认同我自己,接受和认同呼吸在当下这里物质身体中表达的自己,而不是受头脑中的美丑观念的束缚、支配和控制。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只要通过妥协自己来试图从外界得到他人对我的接受和认同,这是对我自己的虐待,我是在利用自己物质身体的表达来支持自己的心智人格。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只要我仍然试图从外界得到他人对我的接受和认同才能接受和认同自己,我就只是一个可以受外部因素操控的奴隶,而没有作为自己主导原则,在呼吸当下这里物质身体中自主指挥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失去自己目前被他人和社会认可的相貌,因为我已经将我目前的相貌定义为了“认同”和“接受”,而失去了目前的相貌就意味着我失去了对自己的“认同”和“接受”,而没有认识到这种可以失去的“认同”和“接受”即是在表明我并未真正活出“认同”和“接受”自己,而是处于与“认同”和“接受”自己的分离中。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认同”和“接受”定义在我的外貌图像表现中,与自己分离开了。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已经成了一个图像,为一个图像而活,作为一个图像而活,没有了这个图像好像我就无法活下去了,我就不是我了——这一切表明,这个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根据自己的面貌定义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而只是心智制造出的一个虚假观念性的自我。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成了一个图像,为一个图像而活,作为一个图像而活,而不是作为觉察呼吸在当下这里物质身体中,指挥自己,表达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自己的相貌打扮来操纵他人喜欢我,接受我,认同我,以此维护自己没有接受和认同自己并由此设计发展出的心智人格自我定义。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对那些我觉得“好看”的人的相貌图片在体内产生一股正面的能量体验。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那些我觉得“好看”的人的相貌图片形成一个触发点,触发我体内产生的一股正面的能量体验。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根据由图片触发的体内正面能量体验来定义自己,相信这股能量体验就是生命,相信当我体验这种能量反应时我就是在活着了。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被一些特定的外貌图片所吸引,是由于经过我的人生经历累积起的图片和能量体验而设计成的一个系统在支配和指挥我,并不是我在自主地指挥我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被图片激发起的体内能量反应所牵引、影响、控制、左右、指挥和支配,将这种能量反应定义为是正面的,赋予其正面价值,并将其解读为是一种“吸引”力,而没有认识到我只是在遵从我设计出的一个系统程序的运作,遵从自己的自私自利——心智意识系统体现着与万物分离的自私自利的虚假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滥用他人的外貌图片,在自己体内激起能量体验,如吸血鬼般压榨自己的身体,将身体的精华转化成能量,喂养和壮大自己的心智意识系统,被能量体验占据和支配,迷失于能量体验之中。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当我以能量体验为出发点与他人互动交流时,我并不是在真正的与对方在进行互动交流,而是我们作为心智人格在互动交流,彼此支持着自己和对方作为心智意识系统人格的自我定义,只考虑作为心智意识系统的自己的利益(例如只考虑自己的能量体验),只考虑自己作为这个心智意识系统如何继续获得能量体验而生存下去,而没有在以平等如一为出发点互动交流,在呼吸当下这里分享自己,支持和援助自己和彼此行走停止心智、践道行言,走出心智世界,走入物质世界,从物质世界中诞生生命的进程。




自我改正声明/实际解决办法:



我停止躲藏在我所呈现的外貌图像表现后面呈现出虚假的欺骗性的外貌图像表现而隐藏真正的自己,停止为一个图像而活,停止作为一个图像而活。



我停止虐待自己物质身体的外貌形状,停止将其转变成用于支持我的心智人格的道具,而是认识到我的物质身体的外貌形状是我身体的表达,不需要也不应该被强加上心智之中的各种观念而被滥虐。



我停止接受这个社会中所宣扬和呈现出的所谓“标准相貌”,停止以此相貌标准来衡量和评判自己的外貌长相得出自己的样貌是美丽的还是丑陋的、可接受的还是不可接受的这些结论,或者试图按此标准妥协自己迎合社会标准。



我停止试图从用自己的外貌打扮来寻求他人和社会对我的接受和认同,停止受这些外部因素的操控和奴役,而是接受和认同呼吸在当下这里物质身体中与万物平等如一的表达着的自己,作为自己主导原则,在呼吸当下这里物质身体中自主指挥自己。



当我被图片激发起能量体验时——我停止,运用呼吸将自己带回到当下这里物质身体中,呼吸直到能量体验消退,不受能量反应所牵引、影响、控制、左右、指挥和支配,而是在呼吸当下这里在物质身体中作为自己主导原则主导指挥自己;同时可以调查自己是怎样设计出了体内这样一个自动运行的心智程序,并运用自我宽恕解构这个通过我的接受、允许、参与和制造出的心智模式构造,应用实际解决办法改正自己。



当我与他人互动交流时,停止支持彼此作为心智意识系统人格的自我定义(只考虑作为心智意识系统的自己的利益,例如只考虑自己的能量体验,只考虑自己作为这个心智意识系统如何继续获得能量体验而生存下去),而是以平等如一为出发点互动交流,在呼吸当下这里分享自己,支持和援助自己和彼此行走停止心智、践道行言,走出心智世界,走入物质世界,从物质世界中诞生生命的进程。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四 4月 26, 2012 4:10 pm

第11天:阅读、听力和信息处理能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2gwk.html

心智模式:有时处在某种特定的心智能量中时,感觉头脑混沌,不清醒,在阅读文字(尤其是英文)时,要看两遍才能理解意思:在看第一遍的时候眼睛非常快地扫过文字,但头脑中却没有在接收信息,读过后感觉大脑空白,没有理解文字的含义,因此又回头重看。眼睛在阅读过程中有跳跃和回顾的习惯,导致阅读效率不高。听音频也有类似的情况。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对理解和吸收信息产生抗拒,因为我曾经认为理解和吸收信息是心智活动,是不可接受的,因此即使在阅读和收听信息时,也不去主动参与理解,而是将自己与眼睛在看和耳朵在听的信息隔离掉,由此形成了眼睛在看文字,耳朵在听声音,然而却根本没有理解和吸收信息这样一个模式。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由于误解,形成了一个观念,认为自己在进程之中不被允许阅读、理解和吸收信息,因此不允许自己阅读、理解和吸收信息,由此发展出了阅读和收听障碍的模式。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信息,害怕理解信息,害怕吸收信息。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信息、理解信息、吸收信息与恐惧连接起来了,因此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长时间地被“我不被允许阅读、理解和吸收信息”这样的误解观念支配,使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处于完全不必要的内心冲突和痛苦之中。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故意排斥、抗拒、阻塞我阅读和收听的信息,认为这是在停止参与自己的心智活动,是正确的做法,而没有认识到我由此为自己发展设计出的阅读和听力障碍模式。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阅读和收听信息时,将自己与信息隔离掉,形成眼睛在看文字,耳朵在听声音,然而却根本没有理解和吸收信息的模式。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故意破坏了自己可以有效理解和吸收信息的能力,因为我错误地认为这会有助于我停止自己的心智,行走进程。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批判自己愚蠢,做出了这样的蠢事,而没有认识到这样的批判无助于我改正自己制造出的模式,而对于认识到的所犯错误的常识做法是立即改正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批判信息和害怕信息,而将信息与自己分离开了,认为信息是比我更强大的事物,而我在面临阅读和收听信息时,处于一种无力矮小的能量体验中,而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与阅读和收听的信息立于平等如一,呼吸在当下这里,专注地阅读和收听信息,将信息与自己整合吸收。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根据过去抗拒、隔离、阻塞、排斥信息的记忆和模式定义自己,受这些过去记忆和模式的影响、支配、指挥和控制,而不是在呼吸当下这里物质身体中主导自己,专注而有效地理解和吸收信息。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批判信息,批判心智,认为信息就是属于心智的东西,因此是不好的东西。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批判心智,认为心智就是不好的、错误的,而没有认识到在这种两极性的批判之中,我将自己与心智分离开了,并将自己的力量给予了心智,使其成为了比我更强大有力的事物,可以影响、控制、指挥、支配我,而不是认识到我的心智(意识系统)是我接受和允许了与自己处于分离之中的我自己的一部分,我的心智意识系统是我的自我分离的体现,因此我的心智意识系统事实上是我在行走进程之中的工具,我借此可以识别出我在什么地方仍然与自己(即是万物的自己)处于分离之中,由此支持和帮助自己做自我宽恕,解构自己的心智系统构造和模式,并实行应用实际解决办法,停止自我分离,而是活在呼吸当下这里每一瞬间,与万物即自己立于平等如一。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根据自己过去批判、害怕、排斥、抗拒、阻塞、隔离信息及由此形成的阅读和收听信息障碍的模式定义自己,并根据这模式制造出了自己无法一遍就有效地理解信息的心智信念。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阅读时的眼动与信息理解功能分离开了,造成了眼睛在动,在阅读文字,但却没有处理信息的状况,头脑一片空白,读了跟没读一样,因此需要再重新阅读。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收听录音文字的活动与处理信息的活动分离开了,导致听了跟没听一样的状况,因此需要再重新听。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形成了在阅读过程中眼睛习惯性回扫,在收听过程中习惯性回听的模式,而没有支持帮助自己在当下觉察到这个模式,克服改正这样的模式,锻炼自己不回顾、不回听,尽量一遍下来就理解的能力,当然这也要有一个锻炼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通过批判、害怕、排斥、抗拒、阻塞、隔离信息,制造出了眼睛阅读、耳朵收听与信息处理脱节的模式——我接受眼睛阅读、耳朵收听与信息处理平等如一地在呼吸当下这里物质身体中与自己同步。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头脑中参与“我把自己搞废了”这样的想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受头脑中产生的想法的影响、左右和支配。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形成了一种习惯性的预期,相信自己无法一遍有效地理解在阅读和收听的信息,而必须等靠第二遍重复阅读和收听才能理解和吸收信息,并受这个习惯性预期观念的影响,实际显现制造出了这样的状况。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预期自己要靠两遍才能有效吸收和理解信息,因此在第一遍阅读和收听信息的过程中,没有专注在当下这里认真阅读和收听,而是在第一遍阅读和收听中给自己没能有效地理解和吸引信息创造条件,并期待到第二遍时再改正。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阅读和收听信息过程中,给自己留有后门——等到第二遍再好好阅读和收听信息,因此第一遍就可以不认真了。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专注认真的阅读和收听信息拖延到第二遍阅读和收听时,而没有支持和帮助自己在第一遍时就专注认真的阅读和收听,锻炼自己一遍下来读懂听懂的能力。



我宽恕自己不信任自己可以做到一遍就有效地理解和收听信息,而是相信自己必须得用至少两遍才能做到,将两遍式阅读和收听模式当成了是常态,相信自己就得这样做。




实际解决办法:



当我处在心智能量中,感觉头脑混沌,不清醒时——我运用呼吸支持自己,保持在当下这里的物质身体中,在呼吸中参与当下的实际事务处理活动。



停止处于批判、害怕、排斥、抗拒、阻塞、隔离信息的模式中,由此停止人为地为自己制造出理解和吸收信息的心理障碍,停止眼睛阅读、耳朵收听与信息处理脱节的状况,接受并锻炼眼睛阅读、耳朵收听与信息处理平等如一地在呼吸当下这里物质身体中与自己同步,有效地支持帮助自己发展高效地信息处理能力、阅读理解和听力能力。



逐步停止在阅读过程中眼睛习惯性回扫和在收听过程中习惯性回听的模式,支持帮助自己运用呼吸保持在当下这里物质身体中,在阅读和收听的当下觉察到这个模式,停止并改正这个模式,停止将希望寄托于在第二遍再阅读和收听时再专心地做,而在第一遍阅读收听时却放纵自己不认真不专心并制造出信息理解吸收有大量缺陷的模式,运用自律支持帮助自己在第一遍时就专心致志、全神贯注地阅读和收听,锻炼自己不回顾、不回听一遍下来就高效地理解和吸收信息的能力。



认识到这需要有一个锻炼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因此在锻炼自己形成高效阅读、听力和信息处理能力过程中耐心而又自律地对待自己。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五 4月 27, 2012 3:11 pm

第12天:强迫阅读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2huz.html

心智模式:

强迫性阅读垃圾资讯——不由自主地阅览微博或图片信息,一页一页地直到阅读完后还想再阅读,而我明知我所阅读的并非真正对自己有益的,也并非自己真正愿意阅读的。



自我宽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参与于如下强迫模式中:不由自主地阅览微博或图片信息,一页一页地直到阅读完后还想再阅读,而我明知我所阅读的并非真正对自己有益的,也并非自己真正愿意阅读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阅读自己并非真正愿意阅读也明知并非对自己真正有益的信息时,却无法将自己停下来。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相信了我无法停止阅读那些我并不真正愿意阅读也明知并非对自己真正有益的信息。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强迫性地阅读那些我明知并非对自己真正自己有益的信息,是一种自虐行为。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明明知道自己是在自虐,却没有站立起来,为自己承担起责任,做自己的主人,停止这种自虐模式,而是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任由这样一个模式虐待自己(也是自己虐待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自己责任和主导力量抛弃给了这样一个强迫阅读模式,而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成为一个奴隶。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强迫阅读模式来决定和主导自己的行为,来决定和主导我要阅读什么内容的资讯,阅读多长时间的资讯,而没有自己作为主导原则自主决定自己阅读什么资讯,阅读多长时间的资讯。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自己的责任和力量抛弃给强迫阅览垃圾信息虐待自己的模式,使其替我决定我要阅览什么内容,而不是自己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收回自己的力量,在呼吸在当下这里物质身体中,作为自己主导原则,自主地做出决定,决定我阅览什么信息。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被自己的强迫阅读模式牵着鼻子走,强迫性地集中大量阅读垃圾资讯,充斥自己的头脑,占据自己的头脑,在体内产生能量反应,喂养和壮大自己的心智系统。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时间浪费在那些并不能有效支持帮助自己行走进程的事情上,反而是用在了刺激自己的心智、支持自己的心智、虐待自己的垃圾资讯上。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处于强迫阅览信息的模式中时,没有觉察自己的这个模式。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即使在觉察到了自己处于这个强迫阅读资讯的模式中时,也没有作为自己主导原则,在呼吸当下这里指挥自己走出这个模式。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对强迫阅读资讯这个模式上了瘾,因为我已经将这个模式界定为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想要继续作为这个强迫阅读资讯的模式继续生存下去,即使我已经认识到这样一个模式并不有效地支持和帮助自己行走进程。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不加质疑地就接受了这样一种强迫阅读信息的模式成为自己,而没有对自己负责地为自己把关——检验自己是在接受和允许自己成为什么。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对自己接受和允许什么保持觉察,并为自己承担起责任。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无论我接受和允许什么,我所接受和允许的都会成为我自己,因此为自己接受和允许什么承担起责任,也就是在为自己负责。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深入调查自己究竟是如何发展出了这个模式,而是盲目地就认可这个模式成为我自己,受这个模式的指挥、控制和支配,而没有支持帮助自己对这样的现状做出改变。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相信自己无法对这样的现状做出改变——事实上是不愿意对这种现状做出改变,因为我已经将自己定义为了这个模式,相信这个模式就是我,因此不愿意放弃和改变作为这个模式的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在头脑中产生了“irrelevant, impossible”这样的内心秘密对话,用于逃避、合理化、正当化和辩护自己强迫性地阅读资讯虐待自己的模式。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正在面对和处理的心智模式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irrelevant, impossible”的心智防卫保护机制。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和自己逃避面对这个自己接受、允许、显现和创造出来的强迫性阅读垃圾资讯虐待自己的心智模式,而不是实事求是、自我诚实地面对我都对自己干了些什么!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居然运用心智防卫保护机制为自己的自虐模式进行抗辩。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害怕失去这个强迫阅读垃圾资讯虐待自己的心智模式,因为失去了这个模式,我就失去了自己的一部分,即使这个“自己”是一个自虐的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投资于这样一个强迫阅读垃圾资讯虐待自己的心智模式,并相信如果我停止这个模式,我的“投资”就付之东流了,即使这种“投资”是自虐!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保护自己的自虐模式。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抛弃了自己的责任和力量,至于如此严重的程度,以至于我让一个自动运行的程序来替我决定我阅读什么信息,而不是由自己为自己做主,决定自己阅读什么信息——不真正自己的信息就不阅读,就停止!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对自己感到愤怒,因为我允许了自己受一个自动运行的程序替我做主,支配我的决定,而没有认识到不是要将愤怒导向自己或他人,而是利用自己的愤怒站立起来,为自己承担起责任,不再继续接受自己被这个程序支配。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所有不受我指挥而自动运行、替我做主的心智程序,都是表明我对自己责任和力量的抛弃,因此这些心智模式是在反映给我——我在什么地方还在抛弃自己的责任,什么地方还处于自我分离之中,什么地方还在接受和允许自我奴役。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自己就认同和定义为是这个强迫性的阅读不起支持作用信息而虐待自己这样一个心智模式的奴隶。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相信自己无法停止这个模式,因为这个模式似乎如此强大,而我相对这个模式是如此无力。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与这种强迫性的阅览不真正支持自己的信息而是虐待自己这样一个心智模式分离开了,使其成为一种比我更强大有力的模式,一种指挥、支配控制我的力量,而没有认识到这个模式是通过我自己接受、允许、参与而发展制造出来的,因此这个模式其实是我分离出去的自己的一部分,是我抛弃了自己责任的自己的一部分。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相信这个强迫性的阅读资讯模式是我无力改变的,是比我更强大的,而没有认识到我作为这个模式的创造者与自己的创造物即这个模式是平等如一的,我将这个模式创造出来了,我就同样有能力将其停止——通过为其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收回自己的力量,与这个模式平等如一,停止这个模式作为自己。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还不清楚我究竟是如何发展设计出了这个强迫阅览不真正支持自己的信息而虐待自己的模式,这本身就表明我已经与这个模式分离开了,抛弃了自己的责任和改变的力量。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有改变自己接受和允许了的心智模式的责任、力量和能量——调查研究自己是如何发展设计出了这样一个模式,这是与自己创造出的模式平等如一的过程,在这平等如一之中,为自己即这个模式承担起责任,不再与其处于分离之中,由此将责任和力量还给自己,以有能力成为自己的主人,为自己做决定。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对自己诚实地面对并深入调查自己究竟是如何创造出了这样一个模式,并由此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使自己不再继续做这个模式的奴隶。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这种周期性出现的习惯模式,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而是经过我的长期接受、允许、参与才形成的,因此为了追溯这个模式的发展过程,我需要深入调查研究自己究竟如何发展设计出了这个模式。



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调查、研究自己究竟是如何发展设计出了这样一个强迫自虐模式,通过调查、研究、觉察这个模式为自己的接受和允许也就是为自己承担起责任,不再与这个模式处于分离之中,而是与其平等如一地指挥这个作为自己的模式,停止、转变和改变作为自己的这个模式。





实际解决办法:



为这个强迫阅读模式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不再与这个模式处于分离之中受其指挥、控制、主导、支配,而是深入调查研究自己究竟是如何发展设计出了这个模式,这个模式究竟具体是如何运作的,在这个模式中有哪些触发因素,有怎样的想法、感觉和情绪,有怎样的秘密心智对话,有怎样的心理状态,整个模式的心理动力学演化过程具体究竟是怎样的等等,深入到这个模式的具体细节,由此与这个模式立于平等如一,为这个模式承担起自己的责任,通过为自己设计出实际实用可行的解决办法,并在实际生活中进行实际应用,指挥这个作为自己的模式,从而停止、转变和改变作为自己的这个模式。(这个办法对解决和处理一般模式也是适用的)


利用自己的愤怒站立起来,为自己承担起责任,不再继续接受自己被这个心智程序的支配,而不是将自己的愤怒导向自己或他人。


不再接受和允许这个强迫阅读模式成为我的主人来决定和主导我的行为,决定我要阅读什么内容的资讯、阅读多长时间的资讯、是否停止、是否继续等等,不再接受和允许自己运用这个模式虐待自己,而是在阅读资讯时,呼吸在当下这里保持觉察,首先检查自己是处于强迫状态还是处于自主状态,是否是在自主阅读资讯和决定所阅读的资讯内容,若是处于强迫模式中——则首先停下来,运用呼吸将自己带回到当下这里,回到自己的物质身体中,重新评估当下这里的状况,对阅读资讯做出自主决定——若纯粹是在阅读资讯充斥自己的头脑产生能量喂养壮大自己的心智,显然就是要停止下来,不再继续下去,若对停止下来有困难,在心里或大声说:“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受这个强迫模式支配!我做自己的主人,为自己做出决定,我停止继续参与下去!”;若是在利用这个模式逃避做其它事情,则当然也要停止下来,将注意力放到那件自己需要给予关注并进行处理的事情,在呼吸中穿过对处理这件事情的抗拒,耐心而又自律地支持帮助自己一步一步、一点一点地处理那件需要处理的事情。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