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畏的进程分享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二 6月 11, 2013 1:00 pm

第364天:处理任务的顺序(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mib.html


背景文章:

第361天:处理任务的顺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kfi.html

第362天:处理任务的顺序(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lhm.html

第363天:处理任务的顺序(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m2s.html




自我改正声明:



当我觉察到自己在在安排、规划和处理任务时,根据自己的偏好(如我觉得/认为某件事情是否能够给我带来良好的感觉,以及由此产生的我是喜欢/愿意去做某件事情,还是抵触抗拒那件事情)和头脑中的某种观念(例如我觉得/认为一件事情是容易还是困难)去决定先做什么事情后做什么事情,则我停止参与这些能量体验以及主观信念,回到呼吸这里。我提醒自己认识到,我对任务/事项产生的能量反应(正面的能量体验即感觉,负面的能量体验即情绪)以及我对任务/事项形成的主观观念(如我通过想法/念头/内心对话而对任务的难易程度形成的主观信念),对于如何安排任务的处理顺序来说是不可靠的(例如由于我认为/觉得某件事情能给我带来良好的感觉而将其安排在前面去做;认为/觉得某件事情会给我带来不好的感觉而将其推迟/拖延到后面去做。将那些我认为是容易的事情安排在前面去做,而拖延/推迟那些我认为困难的事情),多次实际经历表明我根据感觉、情绪、想法、念头、内心对话、想象、印象、观念、信念等因素对任务处理顺序所做出的安排和决定并不是处理任务的最佳顺序/最有成效的顺序。因此,我致力于反省、调查、质疑和挑战我在安排任务顺序时对任务产生的能量体验(良好感觉或抵触情绪)和对任务持有的主观信念(如主观感受到的难易程度)等非实际的因素以及遵从或信任这些非实际因素所带来的后果,从而不再接受和允许自己盲目地信任和遵从这些不实际的因素的影响、控制和支配,不再将自己的主导原则交托给这些能量体验和主观信念等心智内容物,任由它们来替我做出决定,而是转变到为自己的决定承担起责任,收回自己的主导原则,通过实事求是地调查研究事物的实际情况,如任务的截止日期、任务的实际难易程度、处理任务所需的实际时间等,根据这些实际因素来合理安排和规划任务的处理顺序,以达到任务处理的最佳成效。我致力于在反省与调查我对任务/事项所形成的能量体验和主观信念的基础上,通过书写和自我宽恕等工具清除/解构我赋予任务/事项的能量体验(正面感觉,渴望和吸引;负面情绪,抵触和排斥)和主观信念(如对难易程度的主观感受,任务之间本来没有相互依赖的前后关系而我在头脑之中制造出一种虚构的依赖关系等),从而使得我在面对任务/事项的时候,这些能量体验和主观信念等不值得信赖的因素不再影响、控制或支配我所做出的决定,而我能够实事求是地去调查研究任务/事项以及我自身的实际情况,从而根据事物的实际情况等可靠因素做出符合实际的最佳决定。



(待续)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四 6月 13, 2013 3:43 pm

第365天:处理任务的顺序(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non.html



背景文章:
第361天:处理任务的顺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kfi.html
第362天:处理任务的顺序(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lhm.html
第363天:处理任务的顺序(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m2s.html
第364天:处理任务的顺序(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mib.html

自我改正声明:

当我在安排或处理任务时,若发觉自己认为某两项或几项任务之间有某种前后依赖关系,即要做一件事必须得先做另一件事,则我先调查和检验这几项任务之间的前后依赖关系是否属实,而不是盲目地接受头脑中出现的对任务自身属性以及任务之间关系所建构起的那些信念。我提醒自己警觉我所形成的结构型拖延模式——为了拖延和逃避做某件事情,将本来没有前后依赖关系的事情在自己的头脑之中建立起一种虚假的依赖关系,从而给自己借口和理由不去做某件事情,去做其它事情,而我甚至连自己都可以骗得相信/自动接受这种作为拖延的借口和理由的虚假依赖关系。因此我致力于质疑和挑战我在任务之间建立起的虚假的前后依赖关系,检验我所认定的那些前后依赖关系是否是确实的,例如有某些物理条件限制必须得先完成一件事情才能去做另一件事情,还是我在头脑之中虚构出来而给自己制造出的拖延借口和理由。对于那些查明为我在任务间虚构出的依赖关系,调查我在逃避什么事件以及为何进行逃避等,运用书写、自我宽恕等工具清除我在头脑中虚构出的心智信念,并找出/设计实际的解决办法,不再继续将责任和力量丢给我头脑中制造出的信念、借口和理由,而是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实际调查任务本身的属性和任务之间的实际关系,根据实际情况来有效地安排任务的处理顺序以取得最佳成效,指挥主导自己面对并处理我在逃避的事情。

当我觉察到自己处理处于通过在任务之间建立起虚假的依赖关系而拖延处理一项任务时,在头脑之中产生并参与诸如“如果任务A不先结束,我就很不情愿去做任务B”这样的内心对话,对任务B产生抵触/抗拒情绪,我立即停止参与这些内心对话和情绪反应,并运用呼吸回到物质现实世界中来。我提醒自己认识到,那些内心对话和情绪反应是我在给自己拖延所做的借口和理由,而参与或听从这些内心对话和情绪反应会将我引入到拖延人格模式以及拖延模式所制造出的后果之中。我致力于调查与反省我对任务B所产生的抵触和抗拒反应,运用自我宽恕清除赋予任务B的能量负荷,指挥主导自己在呼吸之中实际去处理我在逃避面对和处理的事情。

当我对处理某项任务产生抵触/抗拒反应,以及与之相应的内心对话,如“我现在不愿意/喜欢做这件事”,而在头脑之中产生“我更喜欢去做别的事情”这样的想法,以及在头脑中想象如果我做那件事情时会体验到多么好的感觉,以及“我更喜欢去做那件事”或“我必须得去做那件事”等内心对话等时,我停止参与这些想法、想象和感觉、情绪,并回到呼吸这里。我提醒自己认识到,无论是其它事情产生的正面能量体验和内心对话,还是我在抗拒和逃避的事情产生的负面能量体验和内心对话,这些都是在服务于拖延模式,而我若听从其影响、控制和支配,会被引入到拖延模式之中。我提醒自己认识到,我对任务/事情所产生的能量体验是不可靠的,有些我觉得非常抗拒的事情,到了不得不做而实际去做的时候,却发现我本不必像原来那样抗拒的,有时甚至会发现我愿意去做我本来抗拒的事情;而有些本来我觉得非常渴望和想要去做的事情,到了实际去做的时候,可能又产生了抗拒。因此我对任务/事情所产生的能量体验变化不定,反复无常,依赖这些能量体验无法做出符合实际的决定。因此我致力于调查与反省我对任务/事情所赋予的能量体验,无论是正面的能量体验(喜欢、良好、吸引的感觉),还是负面的能量体验(排斥、抗拒、抵触情绪),运用书写和自我宽恕等工具清除我赋予任务的能量体验,使自己不再受能量体验(感觉和情绪)的影响、控制和指挥去做决定,而是能够更加清楚地考察事情/任务的实际性质和特征,根据实际情况做出恰当的决定。

我致力于调查与反省我都接受和允许了哪些结构型的拖延模式(任务顺序仅仅是结构型拖延模式中的一种,还可能有其它形式),了解它们的运作过程和机制,从而更加有效地支持援助自己解除这些模式的控制和支配,解除我由拖延模式所形成的心智人格,不再仅仅作为一些心智人格模式而存在。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二 7月 02, 2013 3:53 pm

第366天:工作评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0n5.html


在两件关于他人对我的工作进行评价的事件中表现出的类似模式:



近几个月来,我提交了两篇学术论文,这两篇论文都是我和导师合作的(我是第一作者),其中一篇修改后已经被接收,另一篇修改后在重新审阅。



先介绍一下第一篇论文的一些相关背景。第一篇是我导师应邀而投的稿。我导师在做博士后期间的导师在学术上有所成就,为了给他(我导师的导师)庆祝生日,我们投稿的那个杂志出了一期特别期刊,邀请了他的一些学生或同事投稿,其中也自然包括了我的导师。收到通知的时候,时间比较紧,但我们最终总算是完成任务,按时提交了论文。我有几篇博文涉及到这段经历:第315天:投入与拼命、第316天:投入与拼命(2)、第317天:投入与拼命(3)。此外这篇论文的篇幅还不小,投稿格式七八十页,排版后在杂志上的实际页数估计也得三四十页,这个篇幅的问题在后面会有牵涉到,所以在这里提一下。论文提交后要经过“peer-review(同行评审)”的过程,由编辑 (editor) 找几个(一般两到三个)相关领域的同行作为审稿人对论文进行审阅,然后给出反馈意见,例如是否支持在此学术杂志上发表,有什么修改意见和建议等。虽说是邀请稿,论文的评审过程和其它论文的评审过程没什么差别。过了大概一两周的时间,就给审稿意见了(算是很快的了)。有两个审稿人,其中一个审稿人很支持我们的文章,另一个不是很支持我们的文章,所谓的一“好/正面”一“坏/负面”的情况。 “正面的”评价主要是第二个审稿人给出的,其中审稿意见中有几句非常高的评价:“This is a monumental paper that extends the landscape ideas to spatially inhomogeneous systems that a so important in biology. It is well written with many clear explanations. ”(“这是一篇纪念碑式的文章,将landscape观念推广到了在生物学当中如此重要的空间非均匀系统。文章写得很好,有许多清楚的说明。”) 这里面的“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在审稿意见当中出现恐怕是非常稀少的情况,不过审稿人用这个词语肯定也是考虑到了我们的文章的篇幅很大,这篇文章的学术意义和重要性则是另一方面。这个审稿人还提出了一些“负面的”评价和意见,例如敦促我们把文章当中一些“uglier equations”(“丑陋些的公式”)放到补充材料当中去,而不是放在正文里。还有一些与我们论文内容相关的学术讨论以及纠正了一个用词上的错误。而第一个审稿人给出的审稿意见主要是“负面的”评价。实事求是地衡量这个审稿人的意见,可以说其中有些意见是很不负责任的,因为他本人明确地在审稿意见开头就说了他没有仔细阅读完我们的论文。在审稿意见中评论我们的论文基本上都是形式上的东西,与实际联系不够。另外他根据对我们的论文内容的猜测和假设,建议我们改投其它杂志。然后我们根据审稿人的意见做了修改(从收到审稿意见到我们提交修改后的文章,中间隔了大概有三个月的时间,因为在此期间我也在忙另一篇文章),增添了一个生物学中的具体例子来进行说明,这主要是回应第一个审稿人提到的与实际联系不够这个问题,并且根据第二个审稿人的意见把一些公式放到了补充材料当中。结果,提交了修改稿后的第二天,编辑就做出了决定,接收我们的文章,同意发表,很可能都没有经过原来的审稿人进行第二轮审阅(当然编辑是有这个决定权的,并不违背评审规则)。



然后主要描述一下我在这个事件当中反映出的一个行为模式,具体地说就是对于他人对我的工作评价如何进行反应和处理的模式。由于我导师是通讯作者,所以是他先收到的审稿反馈意见,然后转发给我的。在我还没仔细阅读邮件之前,他大致讲了审稿人的意见是怎样的,所以我有个大概印象——有一个审稿人很支持我们,另一个并不是很支持我们。然后等我实际去阅读审核人意见的时候,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想要去读那些“好”的/“正面的”评价,而对那些“坏的”/“负面的”评价则持一种逃避的态度。我就直接跳过第一个审稿人的意见(我知道那主要是“负面的”评价),而是非常集中地阅读第二个审稿人的审稿意见当中那些“正面的”评价。尤其是“monumental”那个词在我的内心当中激发起一种非常强烈的正面能量体验,觉得自己的工作重要性/意义价值真的是重要无比,有那种自己的工作得到承认和认可的良好感觉和满足感。因此总在头脑中去想这些“正面的”评价,体验着由此激发的“正面”能量体验。另外我这样做也是知道还会有“负面的”评价要面对,因此好像是在试图通过积累“正面的”评价所产生的良好感觉,来中和/抵消那些“负面的”评价所带来的不好的感觉,给自己一个心理缓冲。在读到第二个审稿人提到的“uglier equations”“(丑陋些的公式)”的时候,我有恐惧和焦虑的情绪反应,我的眼睛匆匆地掠过那部分评价,不愿意仔细去阅读,也根本不去(不愿意去、也不敢去)看审稿意见当中指出的那些公式所在的具体页数。也就是说,我认同了这个审稿人对那些公式的评判,而真的觉得我的文章中那些公式确实是丑陋的,怕发现自己的文章当中真有那么“丑陋的”公式,因而抗拒/排斥/逃避面对我所相信的那些丑陋。好长时间之后,在实际去修改文章的时候,我才仔细对照找出了这个审稿人所说的那些“丑陋”的公式,发现他所谓的“丑陋”无非就是指“复杂”而已(学物理的,尤其是学理论物理的,以“质朴”为美,“复杂”被视作是丑陋的。)但公式仅仅是公式而已,简单或复杂只不过是那些公式的表现形态,而美丑的观念则是人对这些公式的表现形态做出的主观评判。当我实际去面对那些公式的时候,并没有觉得那些公式有多么的丑陋不堪,而我在此之前产生的恐惧、焦虑以及由此产生的逃避行为都只不过是建立在对“那些公式是丑陋的”这种评判所形成的信念的认同基础上的,是一种妄想状态支配下的行为。



(待续)



-----------------------------------------

相关文章:

第315天:投入与拼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bx1x.html

第316天:投入与拼命(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by0q.html

第317天:投入与拼命(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bzbw.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三 7月 03, 2013 4:20 pm

第367天:工作评价(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1fd.html


接续前文:

第366天:工作评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0n5.html



模式:一(想到)有他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或提出修改意见,就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并因而感到恐慌和焦虑,进而产生逃避行为,回避阅读/听取他人的“负面”意见,而只阅读/听取那些“正面”意见。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每当(想到)有他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或者提出修改意见的时候,就自动觉得/认为自己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想到)有他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或者提出修改意见成为一个触发点,立即触发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的想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的想法连接到(我想到)有他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或者提出修改意见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想到)有他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或提出修改意见的时候,就预期有人会说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有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或者提出修改意见,那一定意味着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因为过去当有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或者提出修改意见时连带地指责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与我的记忆和过去经历做比较,而对他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或者提出修改意见,赋予了“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这样的含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他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提出改进意见,而我将其解读为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的时候,就自动进入到恐慌和焦虑的状态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他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提出改进意见,而我将其解读为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成为一个触发点,立即触发我内心中恐慌和焦虑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恐慌和焦虑的情绪反应连接到“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这些对他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提出改进意见做出解读而产生的想法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每当觉得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的时候就立即感到恐慌和焦虑,因为我在过去遇到当我觉得做错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的时候就是这样做出反应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记忆和过去经历当中通过产生恐慌和焦虑情绪来应对我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这个状况,来决定我如今如何应对这个状况,因而仅仅是在重复和强化我过去形成的反应模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当(想到)他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提出改进意见,而我将其解读为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并因而感到恐惧和焦虑的时候,进入到逃避模式当中,刻意回避去阅读/听取他人指出的我工作当中的不足/提出的改进意见,因为我觉得/认为/相信只要我不去阅读/听取那些他人指出的我工作中的不足/提出的改进意见,我就不必觉得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对于他人指出的不足/提出的改进意见,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感到恐惧和焦虑,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的自我认同/自我价值受到了损害,而我产生的回避阅读/听取他人指出的不足/提出的改进意见,则是一种自我防御和保证手段,以确保自己的自我认同/自我价值不受到损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他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提出改进意见”赋予了“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糟糕差劲,我的自我认同/自我价值受到了损害”这样的含义。



(待续)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四 7月 04, 2013 2:46 pm

第368天:工作评价(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23o.html


模式:一(想到)有他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或提出修改意见,就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并因而感到恐慌和焦虑,进而产生逃避行为,回避阅读/听取他人的“负面”意见,而只阅读/听取那些“正面”意见。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的自我价值与他人对我工作的评价相挂钩,当他人对我的工作给出(我认为是)“积极的、正面的、好的”评价的时候,觉得我的自我价值得到了肯定/加强,而当他人对我的工作给出(我认为是)“消极的、负面的、不好的”评价的时候,觉得我的自我价值受到了否定/损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认为/觉得我的自我价值取决/依赖于他人对我以及我的工作的评价,而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是我的自我价值的决定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的自我价值与我自己分离开来,置于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评价之中,从而使我的自我价值依赖于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评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觉得/认为只有当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给予(我所认为是)“积极的、正面的、好的”评价的时候,我才能够接受我自己,否则就不能够接受我自己,而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如此一来,我是在将自己置于为他人的评价而活的境况之中,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评价成为了我的主宰,而我则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成为待价而沽的奴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渴望得到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正面评价,而恐惧受到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负面评价,而没有允许自己认识/了解/觉察到,这渴望与恐惧是一体两面的,都只不过揭示出我将自己的自我价值分离在外,没有接纳自己,而是依赖于他者对我的自我价值进行评定和确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没有决定我的自我价值的能力,只有他人才能够决定/赋予我我的自我价值,而没有允许自己认识/了解/觉察到,这是自己与自我价值分离的表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当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做出了(我所认为的)“积极的、正面的、好的”评价的时候,我的自我价值就提到了提升/巩固/确认,而当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做出了(我所认为的)“消极的、负面的、不好的”评价的时候,我的自我价值就受到了贬低/削弱/损害,而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这自我价值的升高或降低对他人评价的依赖,不过是我在头脑之中接受和允许并相信了的信念而已,是我在接受和允许这样一种自我价值对他人评价的依赖关系在起作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自己的人生经历形成了一个根深蒂固的信念,那就是我的自我价值依赖于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我所做的事情)的评价,而我自己本人无法决定我的自我价值,我的自我价值必须得由他人赋予并确认。这是从小就培养形成的一种信念,最基本的表现就是在亲子关系当中,孩子将自我价值置于父母对自己的评价当中,误以为父母对自己的评价决定了自己的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例如考虑取得了好成绩,受到了父母赞扬的时候,产生很开心、高兴的感觉,并将这种“正面的”感觉连接到我的自我价值/自我认同感上,觉得这样的自己才是可以接受的自己;而若由于做了什么事情,惹得父母生气责骂的时候,则会产生很沮丧、恐惧的情绪,并将这种“负面的”情绪连接到我的自我价值/自我认同感上,觉得这样的自己是不可以接受的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父母对我的反应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来决定怎样的自己才是可以接受的自己,而怎样的自己是不可以接受的自己,由此来塑造我成为怎样的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误以为我的自我价值取决/依赖于我的父母对我做出的评价和反应,我的父母是我的自我价值的评价者和决定者,而我自己本人对我的价值是没有发言权和决定权的,而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这只是我接受和允许了的一个心智信念。

(待续)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日 7月 07, 2013 1:19 pm

第369天:工作评价(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3wt.html


接续前文:

第366天:工作评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0n5.html

第367天:工作评价(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1fd.html


第368天:工作评价(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23o.html



一(想到)有他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或提出修改意见,就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并因而感到恐慌和焦虑,进而产生逃避行为,回避阅读/听取他人的“负面”意见,而只阅读/听取那些“正面”意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赞扬和褒奖定义为是“正面的/积极的/好的”,赋予其正面的价值,并产生正面的能量体验,如兴奋和欣慰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赞扬和褒奖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兴奋和欣慰等正面的能量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兴奋和欣慰的感觉等正面的能量体验和正面的价值连接到他人对我及我工作的赞扬和褒奖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赞扬和褒奖赋予了“我的自我价值得到了肯定和确认”这样的含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的自我价值与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赞扬和褒奖关联起来——我的自我价值由于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赞扬和褒奖而得到肯定和确认,而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若我的自我价值需由他人来进行肯定和确认,则我是在声明是他人决定/影响着我的自我价值,而我不是我的自我价值的决定者,因而我与我的自我价值是分离开来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批评和贬低定义为是“负面的/消极的/不好的”,赋予其负面的价值,并产生的负面的能量体验,如沮丧、消沉、痛苦的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将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批评和贬低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沮丧、消沉、痛苦情绪等负面的能量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沮丧、消沉、痛苦情绪等负面的能量体验连接到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批评和贬低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批评和贬低赋予了“我的自我价值受到了否定和损害”这样的含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的自我价值与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批评和贬低关联起来——我的自我价值由于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批评和贬低而受到否定和损害,而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是在声明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评价决定/影响着我的自我价值,即我与我的自我价值是分离开来的,我不是我的自我价值的决定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评价可以影响甚至决定我的自我价值(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是经过我的接受和允许才得以如此的,是经过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持有那样的信念而衍生出的结果。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当我渴望获得他人的肯定评价来确认我的自我价值的时候,我首先接受和允许了的出发点即是我是没有自我价值的,只有在这个前提之下才会出现渴望通过某种方式获得自我价值的确认这种问题,那么由这个出发点衍生出的结果,也只不过是在确认我事先所接受和允许了的信念,即我是没有自我价值的,因为即便他人真的给了我肯定的评价,而我也相信我的自我价值得到了确认,这当中仍然存在的问题是:下一刻如果他人不再给予我肯定的评价时,我又如何呢?我是否会觉得我的自我价值受到了损害,或者我失去了自我价值呢?由此证明我所“获得”的自我价值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我相信我获得了的“自我价值”根本不在我这里,这种“自我价值”是名不符实的冒牌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持有“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评价可以影响甚至决定我的自我价值”这个信念,而没有允许自己反省我这样一来是在将自己置于怎样的一种生存状态之中——他人对我的赞扬或批评决定着我的喜怒哀乐,他人在某一刻一句赞扬的话就可以将我置于一种快乐的感觉之中,而下一刻他人一句批评的话就可以将我置于一种郁闷的情绪之中,而我则仅仅是在做他人评价的被动承受者,被他人的评价左右着自己的心境,忽高忽低,一会儿是“天堂”,一会儿是“地狱”。然而,这一切难道不是我在接受和允许自己如此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持有“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评价可以影响甚至决定我的自我价值”“我无法自主决定我的自我价值”“我的自我价值必须得由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评价)赋予和确认”诸如此类的信念,而将决定我是谁的力量交托给他人,而与此同时我也是在接受和允许赋予他人对我进行操控的力量——例如仅仅通过赞扬或贬低的言语就可以实现情感操控/情绪感觉操控。



(待续)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一 7月 08, 2013 1:20 am

第370天:工作评价(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4cc.html


触发点:阅读到他人对我的工作指出的不足之处或提出的修改意见



反应:

(1)隐含意义:认为/觉得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差劲/我的自我价值受到了威胁和损害,将其解读为是“负面的/不好的/消极的”



(2)感觉情绪:产生恐慌、焦虑的情绪



(3)身体反应:迅速转移视线,非常不认真地草草阅读相应文字内容,或者干脆直接跳过去不读,转而去阅读那些我认为是“好的/积极的/正面的”评价。



自我宽恕:



(1)对隐含意义的自我宽恕在前面几篇自我宽恕中已经揭示并处理了大部分,下面再补充一些。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阅读到他人对我的工作指出的不足或提出的修改意见时,就立即自动认定/解读/觉得这是负面的/不好的/消极的东西。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他人对我的工作指出的不足或提出的修改意见赋予“这是负面的、不好的、消极的东西”这个含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阅读到他人对我的工作指出的不足或提出的修改意见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这是负面的、不好的、消极的东西”这样的想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这是负面的、不好的、消极的东西”这个想法连接到我阅读到他人对我的工作指出的不足或提出的修改意见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他人对我的工作指出的不足或提出的修改意见定义为是负面的、不好的、消极的东西,因为我觉得他人指出的我的工作中的不足或提出修改意见意味着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差劲/我的自我价值受到了威胁和损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他人指出的我的工作中的不足或提出修改意见连接到了“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差劲/我的自我价值受到了威胁和损害/这些是负面的、不好的消极的东西”这些想法上,赋予了这些种种含义,因此每当遇到他人指出的我工作中的不足或提出修改意见这种情况时,就自动地在这些隐含意义下的驱动和支配下触发相应的反应。



(2)对感觉情绪的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对他人指出我工作中的不足或提出修改意见所赋予的“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差劲/我的自我价值受到了威胁和损害/这些是负面的、不好的消极的东西”这些隐含意义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我内心中恐慌和焦虑的情绪反应,将恐慌和焦虑的情绪反应关联到这些隐含意义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觉得自己有问题/觉得自己很差劲/觉得自己的自我价值受到了威胁和损害的时候,参与恐慌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心中为自己辩护说,在这种情况下感到恐慌是很自然的,这时候谁都会恐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当我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觉得自己有问题/觉得自己很差劲/觉得自己的自我价值受到了威胁和损害的时候,恐慌是一种自然的反应,因为这是我一直以来习以为常的反应模式,已经不觉得这种反应有什么问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当我参与恐慌的情绪反应时,恐慌便成为了我的主导原则在主导、指挥和控制我,而非我自己本人在呼吸之中在这里主导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恐慌的情绪反应是经我的接受、允许和参与才存在的,并非是自然而然地就存在于我之内的,因而当我停止参与恐慌的情绪反应时,恐慌的情绪反应便会逐渐消散掉,因为能量体验若没有我的参与,只能维持那么长一段时间,而无法一直存在下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觉得自己有问题/觉得自己很差劲/觉得自己的自我价值受到了威胁和损害的时候,参与焦虑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焦虑的情绪反应视作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反应,而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当我参与焦虑的情绪反应时,我便成为了焦虑的奴隶,而没有在呼吸这里作为自己主导原则主导自己,而且焦虑的情绪反应同样是在经过我的接受、允许和参与才能存在的,若没有我的主动参与,焦虑反应同样也只能维持一段时间而逐渐消散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恐慌和焦虑反应的存在和持续是经由我自己本人的接受、允许和参与,因而是我自己本人的责任,而我也同样因此有力量通过停止参与恐慌和焦虑反应,而终止使其继续主导、指挥和支配我。



(待续)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四 7月 11, 2013 3:25 am

第371天:工作评价(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6tl.html


接续前文:

第366天:工作评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0n5.html

第367天:工作评价(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1fd.html

第368天:工作评价(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23o.html

第369天:工作评价(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3wt.html

第370天:工作评价(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4cc.html





触发点:在阅读到他人对我的工作指出的不足之处或提出的修改意见时



反应:

(1)隐含意义:认为/觉得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差劲/我的自我价值受到了威胁和损害,将其解读为是“负面的/不好的/消极的”



(2)感觉情绪:产生恐慌、焦虑的情绪



(3)身体反应:迅速转移视线,非常不认真地草草阅读相应文字内容,或者干脆直接跳过去不读,转而去阅读那些我认为是“好的/积极的/正面的”评价。



自我宽恕:



(3)身体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阅读到他人对我的工作指出不足或提出修改意见,将其解读为是“我做错了事情/我这个人有问题/我很差劲/我的自我价值受到了威胁和损害”,进而感到恐惧焦虑时,迅速转移视线,草草阅读相应文字内容,或者干脆直接跳过去不读,转而去阅读那些我认为是“好的/积极的/正面的”评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在阅读他人对我工作的“负面”评价时产生的恐惧和焦虑反应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如下行为反应:迅速转移视线,草草阅读相应文字内容,或者干脆直接跳过去不读,转而去阅读那些我认为是“好的/积极的/正面的”评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所参与的“迅速转移视线”,“草草阅读相应文字内容”,“干脆直接跳过去不读”,“转而去阅读那些我认为是‘好的/积极的/正面的’评价”这些行为反应全都是逃避行为——逃避那些我觉得/认为是“负面”的评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采取逃避行为来应对恐惧和焦虑的情绪反应,相信只要我逃避面对那些造成我的恐惧和焦虑反应的事物,我就解决了恐惧和焦虑的反应问题,而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我这样做只不过是将问题隐藏了起来,而没有允许自己去调查造成我的恐惧和焦虑反应背后的根源因素,并找出根本的解决办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恐惧和焦虑反应产生习惯性的逃避,因为这是我长久以来形成的应对恐惧和焦虑反应的举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只是自动地、麻木地运行着我对恐惧和焦虑反应形成的心智程序——习惯性的逃避。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的主导原则、责任和力量交给了自动运行的习惯性逃避这个心智程序,使自己受这个自动程序的驱动而做出对恐慌和焦虑情绪的响应,而没有允许自己质疑、挑战、调查并反省这种习惯性的逃避反应模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转而去集中并反复地阅读和回想那些我认为是‘好的/积极的/正面的’评价,累积正面的能量体验(感觉),将自己维持在这种正面的能量体验之中,来抵抗其它“负面”评价所带来的负面能量体验(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他人对我的工作做出的肯定评价评判为是“好的/积极的/正面的”,赋予其正面的价值,而将自己与那些评价性的词语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那些我评判为是对我的工作做出的“好的/积极的/正面的”评价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喜悦和满足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喜悦和满足的感觉连接到他人对我的工作做出的肯定评价(而我将其评判为是“好的/积极的/正面的”评价)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于他人对我的工作做出的肯定评价感到喜悦和满足,因为我觉得我的自我价值得到了肯定、确认、巩固和加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的自我价值与他人对我的工作做出的肯定评价以及由此产生的喜悦和满足的感觉连接起来,从而将自我价值定义在我自己之外,与自己处于分离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当我将我的自我价值的肯定、确认、巩固和加强与他人对我的工作做出的肯定评价以及我对此产生的喜悦和满足的感觉/正面能量体验连接起来时,我是在表明我的自我价值取决于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评价——既然他人对我的肯定评价可以肯定、确认、巩固和加强我的自我价值,他人对我的否定评价也可以损害、削弱和破坏我的自我价值——如此一来,决定我的自我价值的就成了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评价了,而不是我自己本人,我与我的自我价值因而也就处于分离之中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评价可以影响甚至决定我的自我价值——这是经过我的接受和允许的,是我接受、允许、相信并持有此种观念,才使得他人对我及我的工作的评价具有影响我的自我价值的力量。



(待续)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五 7月 12, 2013 5:47 pm

第372天:工作评价(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83e.html


背景文章:

第366天:工作评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0n5.html




“我就直接跳过第一个审稿人的意见(我知道那主要是“负面的”评价),而是非常集中地阅读第二个审稿人的审稿意见当中那些“正面的”评价。尤其是“monumental”那个词在我的内心当中激发起一种非常强烈的正面能量体验,觉得自己的工作重要性/意义价值真的是重要无比,有那种自己的工作得到承认和认可的良好感觉和满足感。因此总在头脑中去想这些“正面的”评价,体验着由此激发的“正面”能量体验。另外我这样做也是知道还会有“负面的”评价要面对,因此好像是在试图通过积累“正面的”评价所产生的良好感觉,来中和/抵消那些“负面的”评价所带来的不好的感觉,给自己一个心理缓冲。在读到第二个审稿人提到的“uglier equations”“(丑陋些的公式)”的时候,我有恐惧和焦虑的情绪反应,我的眼睛匆匆地掠过那部分评价,不愿意仔细去阅读,也根本不去(不愿意去、也不敢去)看审稿意见当中指出的那些公式所在的具体页数。也就是说,我认同了这个审稿人对那些公式的评判,而真的觉得我的文章中那些公式确实是丑陋的,怕发现自己的文章当中真有那么“丑陋的”公式,因而抗拒/排斥/逃避面对我所相信的那些丑陋。好长时间之后,在实际去修改文章的时候,我才仔细对照找出了这个审稿人所说的那些“丑陋”的公式,发现他所谓的“丑陋”无非就是指“复杂”而已(学物理的,尤其是学理论物理的,以“质朴”为美,“复杂”被视作是丑陋的。)但公式仅仅是公式而已,简单或复杂只不过是那些公式的表现形态,而美丑的观念则是人对这些公式的表现形态做出的主观评判。当我实际去面对那些公式的时候,并没有觉得那些公式有多么的丑陋不堪,而我在此之前产生的恐惧、焦虑以及由此产生的逃避行为都只不过是建立在对“那些公式是丑陋的”这种评判所形成的信念的认同基础上的,是一种妄想状态支配下的行为。”



处理的词语: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

极性:+

头脑中与此词语相关联的内容: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图像,雄伟,壮丽,宏大,伟大,不朽,令人震撼而富有冲击力的感受,意义重大,激动、兴奋和满足的感觉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赋予正面的价值和能量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头脑中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评判为是正面的/积极的/好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评判为是正面的/积极的/好的,而将自己与这个词语分离开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连接到头脑之中一幅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图像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定义在头脑之中一幅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图像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定义在我头脑中存储的一幅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图像之中而与自己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头脑中存储的一幅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图像所带给我的感受来界定“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所具有的含义,由此将自己与“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与“雄伟”这个词语连接起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定义在“雄伟”这个词语之中与我自己分离,而将自己与“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和“雄伟”这两个词语分离开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与“壮丽”这个词语连接起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定义在“壮丽”这个词语之中与我自己分离,而将自己与“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和“壮丽”这两个词语分离开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与“宏大”这个词语连接起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定义在“宏大”这个词语之中与我自己分离,而将自己与“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和“宏大”这两个词语分离开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与“伟大”这个词语连接起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定义在“伟大”这个词语之中与我自己分离,而将自己与“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和“伟大”这两个词语分离开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与“不朽”这个词语连接起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定义在“不朽”这个词语之中与我自己分离,而将自己与“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和“不朽”这两个词语分离开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与令人震撼而受到冲击的感受联系起来,从而使得“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成为一个触发点,在当我阅读到这个词语的时候就在内心中触发令人震撼而受到冲击的感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与我内心中触发的令人震撼而受到冲击的感受连结起来,而将自己与“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分离开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读到审稿人对我们的论文所做评价当中用到的“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时,在内心中产生激动、兴奋和满足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审稿人对我们论文的评价用语“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成为一个触发点,引发内心中激动、兴奋和满足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参与/投入到激动兴奋的感觉当中,因为我觉得我的工作得到了审稿人所做出的异乎寻常的评价(“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而我由此相信我的工作的价值和意义非常巨大,我取得了非常重要的学术成果。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投入到满足的感觉当中,因为“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在我的内心中引发了我的工作受到了审稿人高度认可的感受,并因而觉得我自己本人受到了审稿人的高度认可。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仅仅根据审稿人意见当中的“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一个词语以及这个词语在我的内心中引发的与之关联的图像(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图像)、含义(雄伟、壮丽、宏大、伟大、不朽)、感受(令人震撼而富有冲击力)和感觉(激动、兴奋和满足),而形成了“我的论文的学术价值和意义非常巨大”“我取得了非常重要的学术成果”这样的信念,并由这个信念出发觉得我的自我价值得到了确认和强化。然而,建立在能量体验基础上得出的这个信念对我的论文的实际意义和价值进行了夸大。在阅读到审稿人用“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做出的评价之前,我自己本人对这篇学术论文的评价是:属于三流的工作,顶多算是二流的工作,但肯定是够不上一流工作的,因为在原创性这一点上我认为这篇论文是达不到一流标准的——当然我自己本人的评价也未必是客观公正的,但从中至少可以反映出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对一个词语“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的感受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对自己工作的评价和判断。这显然是有问题的,因为我的工作的实际的价值、意义和重要性是不会由于我对一个词语的感受而产生强烈波动的。



(待续)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三 7月 17, 2013 4:13 pm

第373天:工作评价(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cbk.html

接续前文:

第372天:工作评价(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83e.html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仅仅由于审稿人意见当中对我(和导师合作)的论文评价当中用了“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这个词语,就形成了“我的论文的学术价值和意义非常巨大,我取得了非常重要的学术成果”这样的信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他人对我的工作评价当中用到的某个词语(“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强烈地影响我对自己工作的评价和判断,而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这表明我对自己工作的评价和判断是建立在词语以及与之关联的图像、含义、感觉和情绪等能量体验基础上的主观感受,而不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实事求是的评估和判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赋予词语/文字两极性的能量体验(感觉和情绪),由此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将自己与词语/文字分离开来,受控于赋予词语/文字的两极性能量体验,被这些能量体验支配和控制,而不是践行/活出词语/文字与自己等同如一,即为活着的言语文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的自我价值与我内心中体验到的正能量关联起来,因而在阅读到审稿人所用的词语“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在我的内心中激发起与之关联的大量的正能量时,我就觉得我的自我价值得到了确认和强化——我觉得自己变得更有价值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的自我价值取决于我内心中体验到的正能量,如果我在内心中体验到了正能量,我就有了自我价值,我体验到的正能量越多,我就越有自我价值,而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如此一来我就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成为了能量(既包括正能量也包括负能量)的奴隶,因为当我接受和允许了正能量影响我的自我价值时,我也同时接受和允许了负能量能够影响我的自我价值,我的自我价值由此变成了一种能量体验,既然正能量能够使我觉得自己有自我价值,而且越多的正能量能使我体验到越强的自我价值,那么负能量同样可以使我觉得自己的自我价值受到损害,越多的负能量也能使我体验到越削弱的自我价值。由此一来,我必须得持续不断地保持和维护自己的正能量,担心自己失去正能量,竭力逃避负能量。要命的是,别人批评或否定的话语,就可以在我的内心中激发负能量,而我的自我价值感则可以由此跌入低谷。如此我在内心能量体验的起伏波动之中经历我的自我价值“感”随之波动起伏——没有内在稳定性,没有自己主导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害怕面对他人对我工作的“负面”评价,而在自己的头脑中反复回放审稿人的正面评价,尤其是“monumental(纪念碑式的)”的这个词语,不断地在内心中激发正能量体验,以期望由此来抵消或者中和我在阅读到“负面”评价时可能产生的负能量体验,给自己制造一个所谓的心理缓冲区,而没有允许自己认识/了解到,我所参与的这些无论是正能量体验还是负能量体验,全部都是在将我的自我体验与内心中的能量体验进一步关联起来,而只要我继续依赖、参与这些能量体验(无论是正能量体验还是负能量体验),我永远都无法在内心中找到我所希冀的平静。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之所以试图给自己制造一个所谓的心理缓冲区,这本身的前提条件就是我对他人的(否定性的)评价产生(负面的)能量反应,而试图用与之极性相反的正能量来解决这个问题,是在与制造问题的同一个范畴——两极性的能量范畴——之内求解这个问题,这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反而是在维持着这个问题的继续存在,因为正负能量是相互依赖的。而解决问题的基本原则就是停止参与这些能量体验,无论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而运用自我宽恕可以清除我们赋予词语的两极性的能量体验,使自己不再受依附在词语上的正负能量体验的控制和支配。(以后会写具体的解决办法)



(待续)



-------------------------------------------------------------------



其它相关文章:

第366天:工作评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0n5.html

第367天:工作评价(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1fd.html

第368天:工作评价(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23o.html

第369天:工作评价(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3wt.html

第370天:工作评价(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4cc.html

第371天:工作评价(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e6tl.html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3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