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畏的进程分享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二 5月 14, 2013 2:16 pm

第344天:压抑与沟通(8)(Day 344: Suppression and Communication)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2ht.html


背景文章:

第338天:压抑与沟通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cx4c.html

接续前文:

第343天:压抑与沟通(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15c.html



自我改正声明:



当我发觉到自己由于在内心中不断累积压抑下来的情绪反应,在压抑不住时爆发为由情绪冲动支配的物理行为,如摔笔、狠狠地关门,以发泄心中的不满,或者试图借助这些行为向他人传达我的不满,我立即停止参与这些行为,并运用呼吸将自己稳定下来,若情绪一时难以平息,则选择离开当时所处的环境,待自己稳定下来后再回来。我提醒自己认识到在由情绪冲动支配下所做出的行为可能会给自己和他人制造出难以挽回的后果,因此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起责任,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受情绪冲动的控制和支配。我提醒自己认识到,这种由于压抑而导致情绪爆发的事件是需要经历一个情绪累积的过程的,因而实际的解决办法在于尽早觉察到自己内在情绪能量的累积,并在早期的时候就对这些压抑的情绪进行疏导和处理,调查这些压抑产生的原因——例如在需要与他人通过明确的言语沟通解决某个造成我持续困扰的问题时,由于种种顾虑和担忧不去进行沟通,因而在内心中积压愤怒——并通过采取实际的解决办法移除这些引发与强化自我压抑的原因,从而避免将情绪累积到爆发状态。



当我发觉自己是在通过暗示的方式向他人传达信息,例如试图通过摔笔、摔门、朝同事的方向看、给脸色、眼睛瞪、表达愤怒等方式向同事传达我对于他制造出的噪声的不满,期望同事从这些暗示的动作当中认识或觉察到他的行为对我的干扰时,我提醒自己认识到这样做并非是解决问题的有效办法,由于对方并不清楚我的困扰在什么地方,我所做出的那些暗示的行为动作可以有多种解读方式,如果同事并不知道他的行为有何不妥之处,即便我做出这些行为,也未必能使他明确地认识到我究竟是由于什么事情而做出如此行为,或者我试图从这些行动当中传达怎样的信息,而且由于我通过暗示所传达的信息的不明确性,可能会造成彼此更深的误解,使事情恶化。因此我停止在需要明确的言语沟通交流的时候采用那些暗示的方式来试图传达消息,而是致力于通过与当事人的明确的言语沟通交流,把问题讲清楚,并共同商定实际解决办法。我致力于锻炼自己通过沟通交流来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克服由于沟通交流不畅而导致误会加深、制造出许多本可以避免的状况。我致力于调查与反省我压抑并累积情绪、通过各种暗示的方式试图解决问题,期望他人能够猜出我希望他们认识到的事情这样一种处理问题的模式,调查与反省我这种处理问题的模式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如何得到强化的,例如过去记忆之中有哪些是与这种模式相关的突出记忆,并运用自我宽恕进行相应的处理,设计/找出实际的解决办法进行自我纠正。



当我处于一种觉得自己受到他人持续困扰的状态,而又没有通过与当事人进行明确的沟通交流解决办法,而是在自己的内心中“给当事人进行反省或者改正的机会”,而当事人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我由此进入到愤怒的情绪反应中时,我停止参与情绪反应,运用呼吸将自己稳定下来。我提醒自己认识到,由于我未与当事人进行明确的沟通,当事人可能并不知情,因而我在自己的内心中所给当事人进行反省 和改正的机会,事实上是我自己单方面的想法,而我那种做法实际上是在通过责怪当事人而规避自己的责任,因为我有责任通过与当事人进行明确的沟通交流来解决问题,然而却由于各种原因、理由和借口而没有去做,而通过在我自己的内心中给事实上并不知情的当事人“反省和改正的机会”,我给了自己一个指责当事人没有反省和改正的借口,并利用这个借口来合理化自己的愤怒情绪,从而将责任转稼给了不知情的当事人。因而我致力于停止参与这种在我自己的头脑中想象出的场景,识别并停止给自己制造理由和借口来逃避自己的责任,而是承担起我与当事人进行明确的沟通交流来解决问题的责任,主导自己与当事人进行沟通交流,把实际问题解决掉,而使之不再成为持续的困扰。

(待续)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二 5月 14, 2013 2:16 pm

第344天:压抑与沟通(8)(Day 344: Suppression and Communication)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2ht.html


背景文章:

第338天:压抑与沟通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cx4c.html

接续前文:

第343天:压抑与沟通(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15c.html



自我改正声明:



当我发觉到自己由于在内心中不断累积压抑下来的情绪反应,在压抑不住时爆发为由情绪冲动支配的物理行为,如摔笔、狠狠地关门,以发泄心中的不满,或者试图借助这些行为向他人传达我的不满,我立即停止参与这些行为,并运用呼吸将自己稳定下来,若情绪一时难以平息,则选择离开当时所处的环境,待自己稳定下来后再回来。我提醒自己认识到在由情绪冲动支配下所做出的行为可能会给自己和他人制造出难以挽回的后果,因此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起责任,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受情绪冲动的控制和支配。我提醒自己认识到,这种由于压抑而导致情绪爆发的事件是需要经历一个情绪累积的过程的,因而实际的解决办法在于尽早觉察到自己内在情绪能量的累积,并在早期的时候就对这些压抑的情绪进行疏导和处理,调查这些压抑产生的原因——例如在需要与他人通过明确的言语沟通解决某个造成我持续困扰的问题时,由于种种顾虑和担忧不去进行沟通,因而在内心中积压愤怒——并通过采取实际的解决办法移除这些引发与强化自我压抑的原因,从而避免将情绪累积到爆发状态。



当我发觉自己是在通过暗示的方式向他人传达信息,例如试图通过摔笔、摔门、朝同事的方向看、给脸色、眼睛瞪、表达愤怒等方式向同事传达我对于他制造出的噪声的不满,期望同事从这些暗示的动作当中认识或觉察到他的行为对我的干扰时,我提醒自己认识到这样做并非是解决问题的有效办法,由于对方并不清楚我的困扰在什么地方,我所做出的那些暗示的行为动作可以有多种解读方式,如果同事并不知道他的行为有何不妥之处,即便我做出这些行为,也未必能使他明确地认识到我究竟是由于什么事情而做出如此行为,或者我试图从这些行动当中传达怎样的信息,而且由于我通过暗示所传达的信息的不明确性,可能会造成彼此更深的误解,使事情恶化。因此我停止在需要明确的言语沟通交流的时候采用那些暗示的方式来试图传达消息,而是致力于通过与当事人的明确的言语沟通交流,把问题讲清楚,并共同商定实际解决办法。我致力于锻炼自己通过沟通交流来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克服由于沟通交流不畅而导致误会加深、制造出许多本可以避免的状况。我致力于调查与反省我压抑并累积情绪、通过各种暗示的方式试图解决问题,期望他人能够猜出我希望他们认识到的事情这样一种处理问题的模式,调查与反省我这种处理问题的模式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如何得到强化的,例如过去记忆之中有哪些是与这种模式相关的突出记忆,并运用自我宽恕进行相应的处理,设计/找出实际的解决办法进行自我纠正。



当我处于一种觉得自己受到他人持续困扰的状态,而又没有通过与当事人进行明确的沟通交流解决办法,而是在自己的内心中“给当事人进行反省或者改正的机会”,而当事人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我由此进入到愤怒的情绪反应中时,我停止参与情绪反应,运用呼吸将自己稳定下来。我提醒自己认识到,由于我未与当事人进行明确的沟通,当事人可能并不知情,因而我在自己的内心中所给当事人进行反省 和改正的机会,事实上是我自己单方面的想法,而我那种做法实际上是在通过责怪当事人而规避自己的责任,因为我有责任通过与当事人进行明确的沟通交流来解决问题,然而却由于各种原因、理由和借口而没有去做,而通过在我自己的内心中给事实上并不知情的当事人“反省和改正的机会”,我给了自己一个指责当事人没有反省和改正的借口,并利用这个借口来合理化自己的愤怒情绪,从而将责任转稼给了不知情的当事人。因而我致力于停止参与这种在我自己的头脑中想象出的场景,识别并停止给自己制造理由和借口来逃避自己的责任,而是承担起我与当事人进行明确的沟通交流来解决问题的责任,主导自己与当事人进行沟通交流,把实际问题解决掉,而使之不再成为持续的困扰。

(待续)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三 5月 15, 2013 4:50 pm

第346天:压抑与沟通(9)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3du.html


背景文章:

第339天:压抑与沟通(2)

http://control.blog.sina.com.cn/admin/a ... le_add.php

第340天:压抑与沟通(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cyd2.html



自我改正声明:



当我确实需要请他人帮忙(例如跟那位同学讲能否让我用那台带扫描仪的电脑),而觉得这样做是可耻的、不光彩的事情,并因此感到难以开口时,我提醒自己认识到请他人帮忙或向他人求助并非就是可耻的或者不光彩的,而我之所以对请他人帮忙这件事情持有这样的看法,则是我在人生经历之中逐渐形成的——将请他人帮忙或向他人求助理解为是弱者的行为,认为只有弱者才会请他人帮忙或向他人求助,因而将请他人帮忙或向他人求助视作是承认自己是弱者的标志,进而将其与可耻和不光彩联系起来,并试图通过采取相反的行为,即不向他人求助或请人帮忙,来拒绝承认自己是弱者,而呈现自己是强者的姿态。我致力于调查与反省我对请他人帮忙所持有的信念,如可耻、不光彩、表明自己是弱者等,以及我形成如此信念的人生经历,看过去记忆/经历之中有哪些突出的事件促成了此种信念的形成或起到了强化作用,并通过运用自我宽恕解除这些阻碍和束缚着我的心智信念,不再接受和允许自己受这些过去记忆、经历、信念等的控制和支配,而是可以对实际情况进行实事求是的评估并做出相应的决定和采取必要的行动。我提醒自己认识到只有内心中存在软弱自卑的人才会有逞强的欲望,试图通过外在的强悍/呈现强者的姿态来掩盖内心的软弱。由于为了表明自己不是弱者,而在有实际需要的情况下也决不请他人帮忙或不向他人求助,这并不能证明一个人就是强者而非弱者了,因为这种模式的出发点是已经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作为弱者的心态,由此采取的掩盖行为仍然是在强弱两极对立的游戏中打转。我致力于调查与反省我对强与弱的定义,我所定义的强弱是在支持我怎样的思想、言语和行为以及与之相关的各种模式,并运用自我宽恕清除并改正这些并不实际支持我也不支持他者的定义,重新将词语的定义校准至实际地利益全体生命。



当我在想要得到他人的帮助,而由于担心欠他人的人情,觉得欠了人情就如同欠了债务一样,担心有一天会被人来要债,并在内心中感到不安与愧疚等情绪反应,受这些想法和情绪体验的主导,而进入到自我压抑的状态而缄默不语,甚至于使得状况由于没有得到及时处理而恶化,我停止参与这些想法和情绪反应,并回到呼吸这里。我致力于调查与反省我对于请他人帮忙这种事情都形成了哪些观念与信念,这些观念与信念如何在主导着我在请他人帮忙这种事情上的反应模式,这些观念与信念是如何形成的,有哪些过去记忆或经历在支撑着这些观念、信念以及行为模式,并通过运用自我宽恕支持援助自己解构此种心智模式,设计实际的解决办法,支持援助自己不再这些并不实际支持我的模式的影响、控制和支配,而能够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实事求是的评估和判断,并做出自主决定通过必要的途径来实际支持援助自己。



我致力于调查与反省我习惯性地忽视与压抑自己的实际需求,在有实际需要时也不主动开口,通过沟通交流表达出来,而是将话憋在心里压抑自己这样一种模式,调查与反省这种模式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以及由此带来的结果,并解除和改正此种模式及其对我造成的制约和影响。我提醒自己认识到我所持有的一种习惯性的信念,即我提的要求总是不会得到满足的,即使说出来也没有用,因而觉得还不如不说,这样一种信念是根据我过去长久以来形成的经验,预先假定我提的要求不会得到满足,进而习惯性地选择忽视与压抑自己的实际需求。然而即使我的过去遇到过类似的状况,这也并不表明这样一种情况就会永远如此,让过去的经历制约自己当前的决定,并不是明智的做法。因此,我放下“我提出的要求(即使是合理的也仍然)不会得到满足”这样一个先入为主的假设,不再接受和允许自己受这个预设的制约和束缚,并且也释放掉他人会如何对我的提议做出响应的各种期望和想象,通过有效的沟通交流将专注点放在澄清和解决实际问题上,而不是放在针对自己的主观解读上。我认识到我形成的忽视与压抑自己的实际需求的模式,有一个信念在起着支持和强化的作用,即认为任何需要/需求都是不可予以考虑的/不可接受的/必须禁止的,将需要/需求放入到自己在头脑中建立起的思维禁区之中,只要一提到、想到或涉及到需要/需求,就立即将其视作是不可接受、无需考虑、只需禁止的,因而不加任何考虑地一律无视任何种类或形式的需求/需求。因此,我致力于允许自己去感受、调查与探索自己的实际需求,根据具体情况实事求是地考察这些需求/需要的实际性和合理性,并相应地做出决定或采取行动措施。我致力于调查与反省我在头脑中建立起来的思维禁区,考察我都对哪些事物盲目地采取一律无视、一律否定、一律禁止的态度,而没有考虑到任何具体情况,做出任何具体分析,采取任何具体的实际解决办法,因而给予自己调查、审视与探讨这些事物的许可,通过自己的实际调查得出自己的结论,不迷信或盲从任何人的任何结论。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五 5月 17, 2013 1:16 pm

第347天:压抑与沟通(1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4m2.html


背景文章:

第341天:压抑与沟通(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cz3t.html



自我改正声明:



我有实际需要请他人帮忙,而又觉得自己不知如何开口,或者将事情想象得很困难,预先假定自己一定会被拒绝等,因而进入到犹豫不决或者自我压抑的模式之中时,我提醒自己如果我不主动明确地讲出我的需求/我想请他人帮自己怎样的忙,他人是难以清楚地了解到而做出相应决定的,而我将事情想象得困难或者预先假定自己会被拒绝都是在强化这个自我压抑、自我限制的模式,对于实际解决问题任何建设性的支持和帮助。因而我致力于调查与反省那些在我需要请他人帮忙时压抑、束缚与制约着我通过有效的沟通交流来解决问题的因素、信念、想象、预设、假定、理由和借口等,运用自我宽恕将这些压抑、束缚和制约着我的各种因素的障碍清除,并通过实际改正行动在遇到类似场景时改正自己的行为模式。我致力于培养、锻炼和发展自己能够根据事件当时的具体情况运用常识与他人进行有效的沟通交流来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并应用于实际生活中解决实际问题。



当他人向我提出要求,我提醒自己注意/觉察到一种习惯模式——也就是未经衡量与评估就习惯性地答应对方,然而虽然口中同意而在心中却又感到很勉强、不情愿,产生各种担忧与顾虑。因而在自己进入到这样一种习惯性地应答模式之前就将其停止,先不急于答应对方,允许自己考虑到自己和他人的实际状况,做出相应的衡量和评估,然后再依据常识做出决定,既考虑到自己,也考虑到他人,而不是盲目地答应或者拒绝他人的要求。我提醒自己认识到拒绝他人的要求并不就一定是一件什么不好的事情/不应该做的事情/表明我是个差劲的人,答应他人的要求也不就一定是一件什么好事/应该做的事情/表明我是个好人。如果经过沟通交流、收集信息、考察评估过实际状况后,认为确实不宜答应对方的要求,例如自己的能力无法胜任对方的要求,时间不充足,或者其它实际条件不允许等等,则拒绝对方提出的要求并没有什么过错,更不必仅仅因为自己拒绝了他人的要求就批判自己,感到不安与内疚。如果当我拒绝了他人的要求时,引发了不安与内疚的情绪,则我停止参与这些情绪反应,并在呼吸之中将自己稳定下来,将这些情绪反应在呼吸之中释放掉,在呼吸之中“走过”不安与内疚的情绪反应。而同样当他人拒绝了我的要求时,也不必将对方的决定当成是针对我的(对方的决定实际也未必就是针对我的),若因此产生任何的情绪反应,同样支持援助自己在呼吸之中稳定下来,将这些情绪反应释放掉,并可进一步调查与反省这些情绪反应产生的背后的源头,运用自我宽恕进行处理。当我介意他人对我提出的要求,而只是压抑自己的内心反应,勉强地/不情愿地答应对方提出的要求,外在的行动与内心的体验处于矛盾之中,则我停止这种给自己制造内心冲突的行为模式,例如在经过实事求是的评估与衡量后,对于不宜答应对方要求的情况,那就做出拒绝的决定,但同时注意在表达自己的决定时的方式,通过平静的沟通交流将决定向对方讲明,在必要时讲明做出如此决定的原因。



(待续)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六 5月 18, 2013 6:58 pm

第348天:压抑与沟通(1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5jy.html


背景文章:

第342天:压抑与沟通(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czyd.html



自我改正声明:



当我在使用某种资源时,若有同样想要使用此种资源的人向我进行询问,而我产生不爽、恼火的情绪反应,带着情绪反应回应对方,则我停止参与这些情绪反应及带有情绪反应的回应,调查产生这些情绪反应的原因——例如在使用扫描仪的事件中,我将他人对我进行的询问当成是针对我的,将其解读为对方觉得我占用了资源,或者对我有什么意见或不满,将对方把手放在扫描仪上询问我是否在用扫描仪这个动作和言语解读为对方假定我并没有在用扫描仪,假定我只是在占用我不该使用的资源,好像是我碍了他的事似的,觉得对方对我进行问询的语气或方式对我不够尊重等等——我提醒自己认识到我所做出的这些解读只是存在于我自己的头脑中,并非一定就是他人的言行的实际出发点,并不一定就是实际情况。因此,我停止接受和允许自己受自己头脑中产生的这些解读、假设和想象的影响、控制和支配,运用自我宽恕解构在自我调查之中反映出来的问题和模式,并在遇到类似场景的时候,在呼吸之中将自己稳定下来,通过与他人心平气和的沟通交流来解决实际问题(例如如何分配利用某种资源的问题)。



当我觉察到自己对于妨碍了我做事的人感到不满和恼火,并将这种情绪反应模式投射到他人身上,认为他人也是在这样看待和对待我,觉得我妨碍了他,因而对我感到不满和恼火时,我先停止参与不满和恼火的情绪反应,停止被这些情绪反应驱动而做出评判。我提醒自己认识到,将我自己内心中体验到的不满和恼火怪罪到他人身上,是逃避自己的责任的行为,因为事实上我内心中所体验到的这些情绪反应是我在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其中,因而我对内心中的体验负有完全的责任。因此我致力于调查与反省我究竟为何会感到不满和恼火——例如,我是否在哪些方面妨碍了我自己顺利地做事,而在内心中积压了对自己的不满与恼火,并在类似这样的一些事件当中表现出来?并相应地运用自我宽恕进行处理,在实际生活中遇到类似状况时通过实际行动纠正自己的反应模式。



当我在与他人进行沟通交流过程中,觉察到自己在对对方的行为做出某种预先的假定(例如假定对方的出发点/动机不良),或者不注意沟通的方式方法,未考虑对方的实际状况,则我放下先入为主的预设,尽量也将自己放在对方的位置上去考虑问题,考虑到对方的实际状况,并根据具体情况采取合适的沟通交流的方式方法,而不仅仅是仅从我自己这个角度出发来考虑问题或者与对方进行沟通交流。



当我由于带着情绪回应他人而感到歉疚,受歉疚的情绪反应驱动而试图采取某种补偿措施进行挽回和补救时,我提醒自己认识到这歉疚的情绪反应只是已经制造出了后果之后的反应,因而真正的解决办法是调查在这歉疚反应产生之前的结果是如何制造出来的,并找出实际的解决办法,避免再次制造出类似的状况,而不仅仅是在后果已经制造出来之后,在歉疚的情绪反应支配下仅仅采取补救措施而已。如果我仅仅是由于感到歉疚而采取了补救和挽回的措施,就觉得一切ok了,我就可以再次心安理得了,而不去审视与调查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特别是在歉疚的情绪体验产生之前的情况以及令我感到内疚的结果是如何制造出来的,并找出实际解决办法,那么这种歉疚情绪只是一种逃避面对自己的自我操纵手段。因此,我致力于觉察自己内在的情绪波动,在情绪升起时运用呼吸支持自己稳定在这里,不接受和允许自己被情绪牵引着走,从而避免在情绪冲动的支配下做出过后感到歉疚的事情,然后才想到要如何去挽救和补偿。



(待续)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日 5月 19, 2013 2:41 pm

第349天:压抑与沟通(1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5ym.html


背景文章:

第343天:压抑与沟通(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0jz.html




自我改正声明:



当我发觉自己由于不小心/疏忽大意而犯了错误/做错了事情(例如不小心将包含我个人重要信息的文件遗留在了公用电脑上),感到心烦意乱、惊惶失措,批判自己愚蠢,则我停止参与心烦意乱、惊惶失措的情绪反应以及批判自己愚蠢的内心对话,并回到呼吸这里。我提醒自己认识到,心烦意乱或惊惶失措的反应无助于解决实际问题,反而可能会由于不够冷静镇定而使得状况变得更加糟糕。因而我致力于在这种状出现况时,在呼吸之中将自己镇定下来,根据面临的实际情况自己主导自己采取必要的措施,而不是受那些情绪和内心对话的影响、控制和支配。





当我将有个人信息的重要文件遗留在公共场所或者其它可能被他人知晓那些个人信息的情况,而担心这些重要的个人信息遭到泄露,被人滥用,发生诸如身份盗窃这样的事件,给我造成严重的损失,对此感到担忧与恐惧时,我停止在头脑中参与这些激发恐惧和忧虑的想象。我认识/了解到这种想象是源自我在过去曾看到或听到过的关于身份盗窃的事件,而我在头脑之中通过想象这个场景实际发生在我身上,并在想象的过程中通过产生忧虑和恐惧的情绪而赋予其更多能量,从而使得这想象的场景变得愈加真实,使其具有更强的力量来对我进行影响、控制、指挥和支配。因此,我停止在头脑中参与这些想象,停止赋予这些想象以情绪能量,而是实事求是地评估个人信息泄漏的可能性以及可能造成的影响和后果,然后相应地采取实际措施(例如若判断个人重要信息有较大的可能性被滥用,则更改重要个人信息)。



当我由于疏忽大意而犯了错误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而在内心中产生“How can you be so fucking careless?(你怎么能如此粗心大意?)”及“I am fucking stupid.(我真他妈的愚蠢。)”这样的自我批判和自我谴责的内心对话时,我停止参与这些自我批判和自我谴责的内心对话。我认识/理解到,我是在用这些自我批判和自我谴责来惩罚自己所犯下的错误,相信通过惩罚我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我可以更加有效地改正或者预防类似的错误发生,然而更常发生的是——我将惩罚视作是对自己所犯错误的一种偿还,而一旦偿还完毕,好像就所犯下的错误就已经一笔勾销,至于错误是如何发生的、如何改正以及如何采取有效的措施预防类似事件发生等等,则不会再成为考虑的重点,如此一来同样的或类似的错误仍然可能会继续发生,因此自我批判和自我谴责并不能使我更加有效的避免和预防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因此,我致力于调查、反省、质疑与挑战这种在发现自己犯了错误时习惯性地进入到自我批判与自我谴责的模式,不再将这个模式视作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在当觉察到自己进入这个模式当中时,主导自己停止参与其中,实际调查错误产生的原因,评估事件的实际状况,找出实际解决办法,并将这犯错误的经历作为参照,以便于在遇到类似状况时,避免再犯类似的错误。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四 5月 23, 2013 6:34 pm

第350天:过激反应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8zs.html


事件:我们学校附近有一个中国餐馆,我比较常去那里吃饭。最近我有较多比较琐碎的事情要做,不少事情都挤到了一块。大概是前天(或者可能是大前天)上午吧,我醒来后想到那些还没有做而需要做的事情,感到很紧张焦虑,心情很不好,心中有一股怨气。起来后去学校到附近那个中国餐馆去吃早午饭,点的是红烧牛肉面。吃饭的时候不专心,在头脑中想一些使自己很生气的事情,迷失在了头脑的念头和情绪之中。正当我在头脑中参与念头想那些令我生气的事情的时候,餐馆中的一个店员(是个美国人)在走路的时候撞到了我的餐桌上,面汤差点溢出来洒到我身上(但并没有洒上)。那个店员连忙道歉,当时被那一撞将我从头脑的念头参与当中一下子拉回到了现实世界中来,我一回过神来看到的场景就是那面汤差点洒到我身上来,而我的第一反应是很恼火,“what the...”冲口而出,在恼火的情绪冲动支配下,把手中的勺子扔到了碗里,带着恼怒情绪地说了句“I am off”走出了店门。在走出餐馆回学校的路上,我在头脑中回想在餐馆中发生的事情,想到那一撞事实上是对我起到了支持援助的作用,把我从头脑中参与念头的状态中带回到了现实世界中来,而我的反应是过激了,希望那个店员没有将我的反应当成是针对他的。从这个事件当中,我想到了自己曾经遇到过的一些类似情况,他人对我做出了某种过激的反应(如我对那个店员的反应一般),而我将他人的反应当成是针对我的而感到很不好受。从这个事件进行换位思考来看,我在那些情况中本可以不必将他人对我的反应太当回事的(就如那个店员对我做出的过激反应是不必太当回事的),因为那事实上是那个做出过激反应的人自己内心中有问题没有解决(就如我对那个店员的过激反应是由于当时我自己的内心中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决),才以过激反应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尽管这种过激反应是由我(那个店员)的某种行为触发的,但过激反应的根源并不在触发事件本身。同样一个状况由于应答者自身处于不同状态是可以有不同的回应方式的。例如,对于那个店员撞到了我用餐的桌子的事件,如果我当时并没有迷失在头脑的念头和情绪反应当中,恐怕不会做出那样过激的反应,况且那个店员并非有意,面汤也没有溅到我身上,而且那个店员也已经连声道歉了,事情本可以通过体谅而得到化解的。这个事件当中还有反映出另外一个问题,我在路上回想这个事件的时候,对于自己过激反应(”what the…”以及之后的”I am off”)时冲口而出的是英文,竟然有一种沾沾自喜的感觉,仿佛觉得自己用英文来表达情绪反应是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觉得自己仿佛很拽,其实反映出的却是虚假自我的满足感。



(待续)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五 5月 24, 2013 6:00 pm

第351天:过激反应(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9tn.html



接续前文:

第350天:过激反应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8zs.html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想到自己有许多需要做而尚未完成的事情时,感到焦虑不安,受焦虑不安的情绪指挥和支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还有许多需要做而尚未完成的事情这个想法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焦虑不安的情绪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焦虑不安的情绪体验连接到了我还有许多需要做而尚未完成的事情这个想法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被怨气控制支配,并通过在头脑之中参与念头,激发更多气愤的情绪体验,使自己的心智系统在情绪能量的喂养下壮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吃饭的时候不专心,跑到头脑之中参与念头激发情绪反应,迷失在了头脑的念头和情绪之中,将自己与当下这里的物质身体和物质世界分离开来,而进入到了头脑的虚幻世界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在觉察到自己迷失于念头和情绪之中时,应用四数呼吸来支持自己稳定在物质身体和物质世界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当我在吃饭时迷失在头脑的念头和情绪之中,而一个店员撞到了我的餐桌上,面汤差点洒到我身上这个事件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恼火的情绪反应,以及“what the…”的冲动言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恼火的情绪反应以及“what the…”带着恼火的冲动言语连接到了店员在我吃饭时撞到了我用餐的餐桌上这个事件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恼火的情绪冲动支配下,把手中的勺子扔到碗里,带着愤怒的情绪说了句“I am off”后离开餐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于自己做了过激反应时冲口而出的是英文而感到沾沾自喜,仿佛觉得自己用英文来表达情绪反应是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觉得自己仿佛很拽,而没有认识到这反映出的只不过是我的虚假自我在利用这个事件来获取自我满足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给用英文表达情绪反应赋予了一种正面的价值/产生一种正面的能量体验,用这正面的价值/正面的能量体验来支持我的心智表达/自我定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合理化自己用英文表达情绪反应的行为,而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考虑到这种用英文表达的情绪反应也是在支持自己的心智表达,而并非在支持和援助我发展自己真正的作为生命的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那个店员撞到我桌子上的事件,事实上是对我起到了支持援助作用,将我从头脑中的虚假世界里拉回到了物质现实世界之中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当他人对我做出某种过激反应时,将他人的行为当成是针对我的,并由此产生某种反应,例如感到不安,或者甚至以同样的方式回应对方,而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即便他人对我产生了过激反应,我也不必对他人的过激反应做出伴随情绪的响应,而如果我因为将他人的行为当成是针对我的而确实产生了某种情绪反应,由此相随的责任在我自己身上,因为是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他人产生的过激反应起了反应,而事实上我是有能力不那样去响应的。

(待续)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日 5月 26, 2013 8:54 pm

第352天:过激反应(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b1a.html


接续前文:

第350天:过激反应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8zs.html


第351天:过激反应(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9tn.html



自我改正声明:



当我在想到自己还有许多需要做而尚未完成的事情,感到焦虑不安时,我停止参与头脑中的相关念头以及触发的焦虑不安的情绪反应,停止给自己的心智系统充荷情绪能量,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受这些念头和情绪的指挥和控制。我通过将这些待做的事项列入议程表、写出具体处理步骤、设置事项优先级等方式来支持援助自己处理这些待做事项,从而避免总是在自己的头脑中去想这些事情以及激发情绪反应。



当我在吃饭的时候(或者在做其它一些活动时),若发觉到自己不专心/走神,迷失在头脑之中的念头、感觉和情绪里,则将自己重新带回到当下这里的物质世界中来,投入到当下这里正在做的实际事务当中来。若处于经常性的走神状态之中,则通过四数呼吸的方式支持援助自己稳定在物质身体/物质现实之中。



当我由于不专心/走神,遭遇某种意外事件(例如吃饭时走神,店员撞到我用餐的桌子)将我带回到现实当中来,而我即将进入到情绪反应的关节点时,我立即停止参与/投入到体内升起的情绪反应中,而是在呼吸之中将自己稳定下来。我提醒自己认识到,受情绪冲动(如恼火)的控制支配进行应答,对自己和他人都没有益处,甚至可能会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我提醒自己认识到,这种意外事件事实上是对我的协助,将我从心智的虚幻世界当中带回到物质现实世界之中来,而我产生的情绪反应以及在情绪反应支配下做出的行为等等,都是在喂养我的心智系统/虚假自我,借机壮大与发展自己的存在。因此我致力于识别并停止给自己这些参与情绪反应壮大心智系统/虚假自我的借口/理由/机会,调查与反省这些情绪反应背后所支持的心智人格自我定义,并运用自我宽恕等工具进行处理,停止这种心智模式。



当他人对我做出某种过激反应时,而我将他人的行为当成是针对我的,并由此产生某种情绪反应,例如感到不安,甚至想要以同样的方式回应对方时,我立即停止参与这样的情绪反应冲动以及相应的行为。我提醒自己认识到,他人产生的过激反应并不能成为参与情绪反应的理由/借口,我对他人的过激反应所产生的情绪反应以及由此造成的结果是我自己的责任,因为是我在接受和允许自己那样做,而我同样有能力不对他人的过激反应做出情绪化的回应。我提醒自己认识到,对他人的情绪反应进行同样的情绪反应,只会使问题的解决变得更加困难,达成共识也更加困难,对任何人都没有真正的益处。因此,我致力于为自己接受和允许的情绪反应承担起完全的责任,而不是通过责怪/指责等方式推卸自己的责任,并发展/锻炼自己的沟通交流等实际能力来解决问题。如果他人正处于过激反应/情绪化状态之中,无法与之进行正常的沟通交流,则暂时停止沟通交流,过后等对方平息下来,可以与之进行心平气和的交谈时,再进行沟通交流,解决问题。反之亦然,如果我自己本人已经处于情绪反应状态之中,则暂停在这种状态下进行的沟通交流,运用(四数)呼吸支持援助自己稳定下来,然后心平气和地通过与他人进行有效的沟通交流来解决问题。



当我发觉到自己由于用英文表达自己的情绪反应而感到沾沾自喜/产生某种正面能量体验/赋予正面价值时,我提醒自己认识到这是我的虚假自我在利用这个事件以及产生的能量体验来壮大发展自己,并在呼吸之中停止参与/投入到这些能量体验之中,反省调查这种正面的能量体验所支持的心智表达/自我定义,运用自我宽恕工具解构这些心智表达/自我定义,而在实际生活中再次遇到类似情境时,在呼吸之中不带能量反应地通过/经过这些情境当中的事件,由此做出实际改正。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二 5月 28, 2013 6:17 pm

第353天:不被理解的委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dcey.html



事件:在阅读到他人对我或者涉及到我的某些评价时,我觉得他人的评价并非全部是事实,而是包含有对我的猜测、揣度或误解(及其是“不好”/“负面”的方面),我会变得非常愤怒,觉得自己受到了委屈。然后我对对方文字的关注焦点会变得异常狭窄,全部集中到那些我认为(涉及到对我的评价的)不属实的部分上(个别词语、短语、句子),而所有其余部分全都被排斥在考虑范围之外,就好像我只能够看到对方写下的所有文字当中那些我认为不属实的部分。我的想法也紧紧地纠缠在那些个别不属实的地方,激发起愤怒的情绪以及更多的内心对话,例如”How the fuck can you say that about me!(你怎么能那么他妈说我!)”,”You don’t fucking know nothing!(你他妈什么也不知道!)”,”It’s unforgiveable! (这是不可原谅的!)”,”It cannot be tolerated!(这是无法容忍的!)”等等。我头脑中的念头会集中到如何反驳对方那些不属实的内容上,构想有哪些事实、证据、论据、论证等可支持我对那些不实文字的反驳,想象我如何回应对方,将对方(涉及到对我的评价的)不属实的文字狠狠批判反驳一番,将事实真相讲给所有人听。然而另一方面,我又压抑头脑中产生的这些念头和情绪,阻止自己去反驳与回应对方文字的冲动,通过参与一些内心对话,例如“I don’t give a fuck of what you think about me!(我不在乎你如何看我!)”“It’s fucking useless. (这是没有用的.)”等,说服自己不去反驳回应,打消那些反驳的念头。如此反驳的念头能暂停一段时间,但之后又会有反驳的冲动涌现出来,伴随着构想出的反驳场景在头脑中演播。由此我的内心处于一种激烈的矛盾冲突的状态之中,一方面是反驳冲动的涌现,一方面又不断压抑打消反驳的冲动。整个人会陷入一种内心交战、精神恍惚的状态之中,连续几个小时的时间不知不觉地就耗费在头脑里的念头冲突之中。在实际生活中做其它事情的时候,也很容易走神,去想那些事情,感觉整个人都不在「这里」,走路都发飘。与之相伴的是作息时间变得混乱,与当地时间产生时差,白天睡觉,晚上工作。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觉得他人对我或者涉及到我的评价并非属实,而是包含有对我的猜测、揣度或误解时,觉得自己受到了委屈,并感到异常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觉得自己被他人误解/他人对我做了不属实的评价时,参与委屈与愤怒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觉得自己被他人误解/他人对我做了不属实的评价成为一个触发点,触发我内心中产生的委屈与愤怒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委屈与愤怒的情绪反应连接到了我觉得自己被他人误解/他人对我做了不属实的评价这个场景/情境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觉得自己被他人误解/他人对我做了不属实的评价,而感到委屈与愤怒时,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那些我认为对方文字当中不属实的个别词语、短语、句子等部分上,而忽略/无视/抛开所有其它文字内容,进入到一种思维狭窄化的模式当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思维狭窄化的模式当中,不断强化与放大对方文字当中我觉得自己被他人误解/他人对我做了不属实评价的地方,使这部分内容占据了我的全部关注焦点,而所有其它文字内容与这些经我强化与放大的部分相比,仿佛完全不存在一般。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阅读他人文字的时候,只在乎自己个人的内心感受,而根本不在乎对方的文字所传达的内容(的全部含义)——例如如果他人的文字当中有个别地方不属实/不准确(尤其是那些触及到我个人内心感受,例如引发我的委屈感及愤怒情绪的部分),就对那些文字内容做出全盘否定,而抛弃实事求是原则。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个人感受至于实事求是原则之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被内心中产生的委屈愤怒等情绪反应所蒙蔽,受个人主观感受和情绪的控制和支配,而对事物(如他人所写下的文字)的判断形成主观偏见,歪曲了对事物的如实认知,而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坚持实事求是原则,全面而客观地评估他人所写下的文字内容(即便当中有一些涉及到我的不属实内容,即便我内心中对这些内容并不认同且有情绪反应)。



(待续)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