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畏的进程分享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五 2月 04, 2011 1:52 a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o8kx.html

走神溜号与呼吸锚定(2011-02-03 23:52:12)[编辑][删除]

标签: 走神溜号 心不在焉 心智 混沌 鼻炎 疾病 呼吸 意淫 念头 在场 出席 desteni 分类: 经历分享

今天早上在做饭和跑步时又出现了心不在焉、走神、溜号的状态。我的眼睛虽然睁开着,但并未在看眼前的事物;我的耳朵虽然并未堵上,但却并未在听环境中的声响;我的鼻子虽然也在通气,但却并未在闻周围的气味;我的手虽然也在触摸,但却并未在感触事物的性态。为什么?因为我并未在「这里」。虽然我的身体在这个物质世界之中参与着物质活动如做饭、跑步,但我这个人却并未在这里参与着,我跑到了我的头脑之中我的心智之中,参与着念头、想像、图画和记忆,因此我实际上是参与于头脑之中的另一个现实之中。这真的很诡异,难道不是吗?我怎么会处于两个现实之中?为什么我的身体在此处,而我的人却不在此处?

问题很简单,在每一刻我在哪里?我是在这里,这个物质世界之中,觉察着我自己和我的周围环境,觉察着我所参与的一切;还是我跑到了我的心智之中,参与于另一个幻想的世界?换句话出,我是否在场?我是否出席了?如果我跑到我的心智现实之中,我肯定是没在这里,没在场,没出席,而是缺席了。在心智之中的每一次参与,就是一次错过,一次对真实的错过,一次对觉察的错过,一次自己的缺席,一次自己的不在场--从这个物质世界中缺席和不在场。当自己缺席的时候,就是心智在忙碌,是念头、感情和情绪在忙碌,在头脑之中的另一个现实在忙碌,忙碌于设计和显现着虚假的自我,忙碌于设计和显现这个虚假自我在这个现实世界之中的体验。

我自己已经对这种心不在焉的状况有过多次体验了。通常是在经过较长一段时间头脑混沌的状态后,我感觉到自己重新走出那种状态,觉察到自己很宁静,我的头脑之中没有太多的念头,当这些念头出现的时候我也可以较为清楚地觉察到和分辨出这些是我的念头,但是随着念头逐渐增多,我在念头之中的每一次参与就使我逐渐地迷失于它们之中,杂念出现愈加频繁,走神溜号的情况的也越来越多,头脑又开始趋向混沌,我开始对自己和自己的周围环境越来越缺乏觉察,我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都变得不灵敏,就感觉好像我与这个物质世界之间隔着一层厚厚的壁障,将我自己与物质世界隔离开来。这种情况下,我的生活也开始反映出这种内在的混乱状态,丢三落四的情况开始出现,刚刚做过的一件事情过后就忘甚至不记得自己做了这件事情,行动开始变得机械自动化等等。昨天我就把校园卡落在了校园的一个扫描仪中了,而不得不到系里的办公室去重新领取。再有,刚从办公室做电梯下来就想起自己落下了什么东西在办公室里,还得重新回去取。如果我对自己和我所做的事情有觉察,这种情况是可以避免的。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体表现就是鼻炎的情况变得严重。我有鼻炎这个毛病已经十几年了,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里我每年只能有几天甚至几个小时才能闻到味道,其余时间中我的嗅觉是失灵的。参与Desteni后,我通过自己的体验和观察,越来越认识到鼻炎这个疾病与我在心智之中的参与(念头、感情和情绪)是直接相关联的,是自我压抑的直接体现。因为当我处于那种澄明的自觉状态时,我的嗅觉也恢复了(最近一段时间,我吃饭的时候又可以嗅到饭菜的味道了,但心智又有向混乱状态滑坡的趋势);当我处于那种心智混乱的状态时,我的嗅觉也变得不灵敏,呼吸也不通畅。也就是当我迷失于心智的念头、感情和情绪之中时(这也就是自我压抑的表现),这些也会反映在我的身体之中,因此我们的身体是非常可靠的指示器,向我们指示着我们在什么方面还在接受和允许自己受心智的控制、指挥和奴役。我曾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以前是很有觉察的,但现在看来那基本上是一种意淫状态。为什么?我的身体在明白无误地向我揭示出我并未觉察自己,我的嗅觉失灵和呼吸受阻都是我在受心智控制的体现,表明我并未在物质现实之中,而是在参与于头脑心智之中,生活在那另一个虚假现实之中。

从开始参与Desteni到现在,我认识到自己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没有建立起对呼吸的觉察。我以自己患有鼻炎这种疾病因而呼吸受阻为理由,没有持续实践并确立对呼吸的持续觉察,这导致我在自己的进程中很不稳定,很容易迷失于心智风暴之中——那种状况下我以前所学习、理解和本来很清楚的内容变得不清楚、混沌,分不清头脑之中哪些是原材料中的内容而哪些是我的念头在误导我,那可真是一种危险的境地!所以对呼吸保持觉察是需要持续练习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是我们内在稳定性的保障(写作是外在稳定性的保障),否则我们会迷失于心智之中。持续保持对呼吸的觉察,保持对自己和对周围环境的觉察,参与于物质世界之中而不是心智世界之中,是我所遇到的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每当发现自己走神溜号、跑到头脑之中参与念头时,就通过呼吸把自己重新锚定在物质世界之中。如果念头、感情和情绪出现得太多了,可以换换环境。多参与物质世界中的活动,如散散步或跑跑步。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二 2月 08, 2011 2:17 am

[评论]:安徽宫小村拐卖虐待儿童成风 残疾童丐遍全国 (2011-02-07 23:18:22)[编辑][删除]

标签: 阜阳市宫小村虐童乞讨拐卖残疾利益钱同情平等货币共产desteni 分类: 评论

http://news.qq.com/a/20110207/000592.htm?pgv_ref=aio

安徽宫小村拐卖虐待儿童成风 残疾童丐遍全国

2011年02月07日16:35中国广播网王倞我要评论(445)
字号:T|T

中广网阜阳2月7日消息(安徽台记者王倞)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近日,拐卖、残害儿童、逼迫儿童乞讨的消息在微博和各大网站盛传,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宫小村及其附近地区,在当地是个出名的长期大规模拐卖儿童,逼迫儿童乞讨的据点。这些儿童从哪里来?遭到了怎样非人的折磨?这样令人发指的行为,为什么长时间没人管?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腾讯公益“宝贝回家”征集街拍流浪被拐儿童】

据了解,十几年前,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这个村的一个残疾人因为乞讨而致富,这让该村的村民们找到了在他们看来是摆脱贫穷的一条捷径。“带香”是黑话,即操练童丐。这个几千人的村子只有三个残疾人,一些正常人因为很难讨到钱,于是想到找一个残疾小孩代为乞讨,而他们坐收渔利的办法。这也叫带香,那些被雇佣去乞讨的儿童叫“香”,雇佣者叫“香主”,寻找带出乞讨的过程叫“带香”。

村里老人说,该地丐业有百年历史,自打记事起(民国年间)村里就“带香”了。大约从1993年开始,阜阳市太和县宫集镇宫小村的村民陆续开始在邻村、邻县甚至邻省物色年龄尚小、智力正常的儿童,对这些儿童肢体进行摧残,令其残废后,将他们带到全国各地乞讨。

“香主们”带香时,使用的手段都带有一定的欺骗性。有些香主们对孩子的父母说,是带这些孩子到南方的寺庙门口看摊子卖香火,或者说带到残疾人的福利工厂工作。这其中,很多孩子至今仍未从受骗的愤怒和被迫乞讨的羞辱中走出。

经过有关人士爆料,从宫小村走出去的残疾童丐足迹遍全国,近在太和、阜阳、合肥,远则到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成都、哈尔滨等发达城市。这些“带香的”把童丐早晨喂饱,然后就放在固定的地方让他们去乞讨,自己在远处盯着,晚上再收钱,有的“带香”的要带几个残丐,其收入就可想而知。童丐如果每天没有要到一定数额的钱不仅不给饭吃,还要遭受毒打。

这些孩子在父母离开后,一般还要在“香主”家中住上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接受乞讨的训练。晚上把孩子像猪狗一样关在笼子里锁上。这叫“训香”, “训香”时间的长短视效果而定。而据了解,训香中最重要的一条是要让这些小孩服从香主的管束。如果在这过程中,有儿童不服管训的,就会遭到毒打。为了让这些残疾儿童看上去更加可怜,训香的人要求他们会要求他们把腿挂到自己的脖子上。很多儿童根本没有办法把腿挂到脖子上,他们就用力把腿往这些孩子们的脖子上扳,很多儿童都不堪虐待,最终致残。为了让孩子们看上去更可怜,一些香主还用刀把孩子手脚、身体、脸部割伤,甚至泼硫酸烧毁。

在历时数月的宫集农村“带香”调查中,记者还注意到,带香者之间会互通消息,但是对别人严格保密。同时,他们会像候鸟一样“迁徙”,冬季赶往南方,夏季回到北方,目的是为了让残疾儿童方便露出残疾的身体博得同情。

同时,与知情者提供的线索不同的是,记者注意到了几个新的问题。首先,这一现象并未像某些当地领导说的那样,“已经基本得到遏止”。实际上,十几年来,带香在太和县宫集镇当地农村已经形成了风气,并且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仅在目前,它就已经从宫小村一路扩散到周围的王庄、孟庄等地区,而一些村庄在带香人数上已经超过了宫小村。在当地,农民们俨然把带香作为一条致富之路,其中还有不少村干部参与其中。

其次,香与香主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目前宫集地区农民所带的香大多是有了多年乞讨经验的,他们最初大多被诱骗甚至拐卖而来,但是随着经验的增长,有部分人已经开始脱离香主自己单干,有的则在与香主的对话中,掌握了更多的利益,并且两者产生了共存关系。也就是说这些被摧残乞讨的儿童长大后,要么成为香主的帮凶,要么自己成为了香主,他们即是受害者,又是害人者。

----------------------------------------------------------------------------------

评论:

以前我在火车站经常可以看到这种乞讨的儿童,抱住人的大腿要钱,不给就不放手。我把自己锻炼成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但却不敢也不愿意往深处想:这些儿童从哪里来?他们的背后是谁在指使?他们经历着怎样的人生?他们的父母在哪里?他们为什么会流落到这种地步?如果他们要不到钱会怎样?--这些问题背后隐藏着太多我不敢去想象的这个世界的恐怖。但这就是现实!现实永远无法逃避!

看看这个世界,这就是我们的世界,这就是我们所接受和允许的世界,这就是我们所接受和允许的自己!这就是我们所声称的那个美好而又充满爱的世界!美好在哪里?!爱在哪里?!是我们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吗?我看倒不是,我们的眼睛非常会发现美,甚至已经达到自动屏蔽所有那些“不美”的事物来为自己捏造出一个美的世界来,一个意淫出来的美好世界。事实是什么?事实就是我们所无法逃避的这个世界如其所是的样子。美吗?

这些儿童所遭受的痛苦和虐待,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对儿童进行的一种系统性摧残。这背后一切的驱动力就是钱,是利益。没有利益的驱动,这种现象不可能形成规模。一个问题是:我是否对这种虐童现象负有责任?诚实地审视这个状况和我自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答案是肯定的。我无法将责任推脱给那些所谓的犯罪分子即文中所谓的“香主”,然后把自己洗脱得干干净净。为什么?那些香主的所作所为受利益的驱动,而利益的这种运行方式来自我们每一个人所共同接受和允许了的目前金钱系统的运作方式,来自我们与钱所形成的关系、我们对钱的定义和我们赋予钱的意义等等。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接受、允许和参与的出发点决定着目前这个世界这个社会是以这这样的方式在运行着,决定着人为了生存必须得首先有钱,决定着由对钱的欲望和对失去钱的恐惧所产生的贪婪,以及由这些恐惧和贪婪所衍生的种种惨虐和悲剧,虐童只是冰山一角。那些香主的行为不过是我们每一个人所共同接受和允许了的我们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一个具体体现而已。我接受、允许和支持了目前的金钱系统的运作方式,那么我事实上也就接受、允许和支持了那些香主的产生,我事实上也就接受、允许和支持了那些香主对那些儿童所施加的虐待,我事实上也就成为了我所接受、允许和支持的,也就是施虐者。我是那些施虐的香主,我也是那些受虐的儿童,我既是施虐者也是受虐者。我怎么可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说我对这个世界目前所显现的状况没有责任呢?我在这个世界上,我就是负有责任的。把责任全部推脱给那些似乎是直接施行虐待的人而把自己洗脱得干干净净,而看不到我们自己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中所扮演的角色,这不过是在逃避自己对自己和对这个世界的责任--我们很擅长这些,就像我们很擅长自我麻醉、自我欺骗、自我意淫出这个世界是美好的一样。

我们不仅有擅长发现“美好”的眼睛,而且有擅长指责的手指。把那些香主臭骂一顿,然后该干嘛还干嘛去,生活依旧,日子如常,我们仍然在创造着那些我们臭骂的香主和那些我们同情的儿童。我们真同情那些受虐的儿童吗?还是同情也不过成为了另一种拒绝改变的姿态和借口?我们的同情在支持着什么?那些香主知道人们的同情心可以加以操纵和利用来获取利益,有利益可图才有这些香主甚至故意使儿童致残的行为来获取人们的同情。我们的同情被用来做了些什么?我们的同情在支持些什么?!再者,表达了同情就表明我们不需承担起责任来了吗?为什么我们不彻底改变这个状况,使这种悲剧不再出现,也就不必再上演这种同情的戏码?

真正彻底的解决方案非常明显,那就是改变金钱的运作方式,否则对香主的指责和对受虐儿童表面上的同情,甚至各种慈善事业,都只不过是在继续支持着这个世界目前的运作方式,支持着香主和受虐儿童的产生,支持着施虐者与受虐者的产生。试想一下,如果我们改变当前系统中金钱的运作方式,每个人在出生时都根据生存权利而被无条件地赋予足够保障一生基本生活资料的金钱,那么我们就不会再有挣扎求存这种状况出现,我们就不必由于恐惧和欲望而成为金钱的奴隶,这个世界的痛苦、虐待和犯罪将会极大减少。如果那些目前所谓的香主一生的基本生活资料都得到保障,不必再为生存而处于恐惧和欲望之中,那么他们还有必要走上香主这条路去做这种通过虐待儿童来获取金钱的事情吗?还有必要故意使儿童致残以便操纵和利用人们所谓的同情心了吗?

平等货币制度是根本解决方法!平等货币制度将创造一个所有人都不必生存于恐惧与贪婪的世界,将创造一个所有人都可以平等而真实地生活和表达自己的世间天堂!这难道不也是你所愿意看到的吗?

平等货币制度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Desteni 中文论坛:http://desteni.co.za/chinese/forum/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三 4月 13, 2011 4:31 pm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dgz.html

自我宽恕示范:一步一步自我宽恕工作单(2011-03-16 09:34:52)[编辑][删除]
标签: 自我宽恕意念感情情绪词语网图像记忆龙之子力量改变医院desteni 分类: 分享自我宽恕
以下是我参与Desteni介绍课程第三个月的作业(由英文翻译/改写过来的)。懂英文的可以去看看‘Desteni我进程’的课程(Desteni介绍课程是其中的初级课程)http://desteniiprocess.com/





一步一步自我宽恕工作单



1. 铺陈意念构造



意念:

我希望我能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导世界。(注:龙之子是一本日本漫画书中的主角。)



其它组分:



情绪或感情(也指明是哪种):

失望的情绪



词语:

力量,改变



图像:

(1)龙之子被他人崇拜的图像

(2)龙之子与敌人打斗的图像



记忆:

(1)我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好受人尊敬的记忆

(2)我接触Desteni早期的一段住院经历中做得非常有效这样一个记忆







2. 意念工作单



触发点:

阅读龙之子漫画



意念类型:

希望/欲望/想求





对这个意念、意念的触发点和意念的类型实行自我宽恕:



意念本身: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想“我希望我能够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挥世界”。



意念的触发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阅读龙之子漫画’连接到‘我希望我能够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挥世界’这个意念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阅读关于龙之子的漫画’在我之内作为一个触发点而存在,触发‘我希望我能够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挥世界’这个意念。



意念的类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希望/欲求/想要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以指挥世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以指挥世界’这个希望/欲望/想求存在于我之内作为我。







3. 感情/情绪工作单



情绪或感情的具体类型或‘色调’:

失望这种情绪



将意念连结到情绪/感情的原因:

我体验到失望这种情绪是由于我认识到了龙之子只是漫画书中的一个虚构人物而不是现实之中的一个真实存有,并且他在漫画世界中所做的事情无法在物质现实之中实际实施。因此,我希望变得像他在漫画世界中一样有力量只是一个不实际的希望而没有考虑到在物质现实中指导和改变需要些什么。我认识到我的希望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欲望,想要快速解决我当时体验到的无法移动/停滞不前/缺乏方向和改变。虚构的漫画现实是一个藏身之地,在其中我在我的心智之中体验到一种虚假的力量,目的是逃避现实。





对将意念连结到情绪/感情和连结原因实行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希望我能够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挥世界’连结到失望这种情绪体验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失望这种情绪体验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进入到一种失望的情绪体验中,因为我认识到了我无法像在漫画现实中一样如此容易地在现实世界中实际显现我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这个欲望。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感到失望,因为我认识到了龙之子只不过是漫画现实中一个虚构的人物而不是物质现实中的一个真实存有,并且他在漫画现实中如魔法般所做的事情并没有考虑到在这个物质现实之中进行指导和改变实际要求些什么,因而那些事情至少无法像在漫画现实中那样容易地实际显现在这个物质现实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感到失望,因为我认识到了并不存在一个迅速的魔法般的解决办法来解决我在物质世界之中的实际体验即无法移动/停滞/缺乏指导和改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渴望一个迅速的魔法般的解决办法来解决我在物质世界之中的体验到的无法移动/停滞/缺乏指导和改变,而不愿意面对我的现实并为我的现实也就是我自己承担起责任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不想面对我的现实,不想为我通过我的接受和允许而创造和显现在我的世界中并即是我的世界也就是我自己承担起责任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感到失望,因为我认识到了我必须为我在我的世界中创造了的事物承担起责任来并在物质现实中实际指导/改变我自己——而这并不像在漫画现实中那样是件容易的任务。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使用漫画现实作为一个藏身之处,在那里我通过想像我自己是龙之子在指导这个世界而在我的心智之中创造出一种虚假的力量体验,这样一来我就不必面对真实的现实世界即这个物质现实也就是我的世界和这个世界整体,而不是为我所接受、允许、创造和显现的事物承担起责任来并一口气一口气地一步一步地实际指导/改变我自己和我的世界。







4. 词语工作单



词语网一: (可以自己在纸上画一个词语网,例如将每一词语点用圆圈圈起来,而圆圈之间用线连起来)



与‘我希望我能够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挥世界’这个意念直接相连的一个词语是‘力量’并且我对这个词充荷了一种‘正面’的价值。而与‘力量’这个词直接相连的词语网中的词语点包括:龙之子在漫画现实中是有力量的,毛泽东引导中国人民建立新中国是有力量的,知识,能够指导和改变世界,限制,责任,滥用,‘我在本科阶段中成绩好而受人尊敬’这样一个记忆,在梦境中飞翔这样一个图像,能够做他人做不到的事,控制,钱,优越感,超人/英雄,‘我父亲在家庭中是权威而能够惩罚我’这样一个记忆。





对词语一的正面/负面价值实行自我宽恕:(力量 + )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充荷上了正面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评判为是‘正面的’/‘对的’/‘好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力量’这个词评判为是‘正面的/对的/好的’而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分离开来。





对词语网中每一点与词语一进行连结、定义和由此造成的分离实行自我宽恕:



(1)龙之子在漫画现实中是有力量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漫画人物龙之子指导世界’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漫画人物龙之子指导世界’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与龙之子这个漫画人物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漫画人物龙之子指导世界’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2)毛泽东引导中国人民建立新中国是有力量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毛泽东引导中国人民建立新中国’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毛泽东引导中国人民建立新中国’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与毛泽东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毛泽东引导中国人民建立新中国’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3)知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知识’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知识’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知识’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知识’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4)能够指导和改变世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能够指导和改变世界’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能够指导和改变世界’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能够指导和改变世界’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5)限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限制’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限制’这个词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和与‘限制’这个词中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定义在‘限制’的对立极性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6)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责任’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责任’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责任’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责任’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7)滥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滥用’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定义为‘滥用’这个词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和与‘滥用’这个词中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定义在‘滥用’的对立极性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8)‘我在本科阶段中成绩好而受人尊敬’这样一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我在本科阶段中成绩好而受人尊敬’这样一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我在本科阶段中成绩好而受人尊敬’这样一个记忆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成绩好’和‘受人尊敬’。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成绩好’‘受人尊敬’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成绩’和‘他人’和‘尊敬’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我在本科阶段中成绩好而受人尊敬’这样一个记忆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9)在梦境中飞翔这样一个图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在梦境中飞翔’这样一个图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在梦境中飞翔’这样一个图像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在梦境中飞翔’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在梦境中飞翔’这样一个图像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梦境’‘飞翔’‘虚幻’这些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梦境’‘飞翔’‘虚幻’这些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梦境’、‘飞翔’、‘虚幻’这些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梦境’‘飞翔’‘虚幻’这些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10)能够做他人做不到的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能够做他人做不到的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能够做他人做不到的事’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他人’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能够做他人做不到的事’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11)控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控制’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控制’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控制’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控制’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12)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钱’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钱’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钱’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钱’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13)优越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优越感’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优越感’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优越感’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优越感’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14)超人/英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超人/英雄’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超人/英雄’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超人/英雄’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超人/英雄’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15)‘我父亲在家庭中是权威而能够惩罚我’这样一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我父亲在家庭中是权威而能够惩罚我’这样一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我父亲在家庭中是权威而能够惩罚我’这样一个记忆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父亲’‘权威’‘施加惩罚’这些词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父亲’‘权威’‘施加惩罚’这些词语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父亲’‘权威’‘施加惩罚’这些词语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我父亲在家庭中是权威而能够惩罚我’这样一个记忆和相关的‘父亲’‘权威’‘施加惩罚’这些词语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词语网二:



与‘我希望我能够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挥世界’这个意念直接相连的一个词语是‘改变’并且我对这个词同时充荷了‘正面’和‘负面’价值。而与‘改变’这个词直接相连的词语网中的词语包括:龙之子能够改变世界,一致性,呼吸,无力无助,失败和放弃——我无法改变拖延习惯的记忆,改变的观念/实质改变,迷惑,困难/努力,等待——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后再改变这样一个记忆,命运/限制——我的进程开始后手上显现出的掌纹,在我接触Desteni早期的一段住院经历中做得非常有效这样一个记忆。





对词语二的正面/负面价值实行自我宽恕:(改变 +/- )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充荷了正面价值——从想要/欲求改变这个角度来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评判为‘好的/正面的/对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其评判为‘好的/正面的/对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充荷了负面价值因为我进行改变的失败和我认为改变困难的看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评判为‘负面的/错的/坏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其评判为‘负面的/错的/坏的’。





对词语网中每一点与词语二进行连结、定义和由此造成的分离实行自我宽恕:



(1)龙之子能够改变世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龙之子能够改变世界’与‘改变’这个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定义在‘龙之子能够改变世界’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这个词和与‘龙之子’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龙之子之中而与我分离开来。



(2)一致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一致性’这个词与‘改变’这个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定义在‘一致性’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这个词和‘一致性’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一致性’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3)呼吸: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呼吸’这个词与‘改变’这个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定义在‘呼吸’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这个词和‘呼吸’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呼吸’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4)无力无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无力无助’这个词连结到‘改变’这个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定义在‘无力无助’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这个词和‘无力无助’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无力无助’的对立极性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5)失败和放弃——我无法改变拖延习惯的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无法改变拖延习惯’这个记忆和‘失败’、‘放弃’这些词连结到‘改变’这个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定义于‘我无法改变拖延习惯’这个记忆、‘失败’和‘放弃’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失败’、‘放弃’、‘拖延’这些词和与‘我无法改变拖延习惯’这个记忆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我无法改变拖延习惯’这个记忆和‘失败’‘放弃’这些词的对立极性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6)头脑中改变的观念/实质改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头脑中改变的观念’这个词连结到‘改变’这个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定义在‘头脑中改变的观念’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这个词和‘头脑’、‘观念’这些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头脑中改变的观念’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7)迷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迷惑’这个词与‘改变’这个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定义在‘迷惑’这个词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和‘迷惑’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这个词定义在‘迷惑’这个词的对立极性中而与自己分离开来。



(8)困难/努力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迷惑’这个词与‘困难’‘努力’这些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定义在‘困难’‘努力’这些词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和‘困难’‘努力’这些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这个词定义在‘困难’‘努力’这些词的对立极性中而与自己分离开来。



(9)等待——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后再改变这样一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后再改变’这样一个记忆与‘改变’这个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与‘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这些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 ‘改变’这个词定义在‘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后再改变’这个记忆和‘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这些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这些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后再改变’这个记忆之中而与自己分离开来。



(10)命运/限制——我的进程开始后手上显现出的掌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与我的进程开始后手上显现出的掌纹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与‘命运’‘限制’‘掌纹’这些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定义在‘我的进程开始后手上显现出的掌纹’和‘命运’‘限制’这些词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命运’‘限制’‘掌纹’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我的进程开始后手上显现出的掌纹’和‘命运’‘限制’‘掌纹’的对立极性之中而与我自己分离开。



(11)我接触Desteni早期的一段住院经历中做得非常有效这样一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与‘我接触Desteni早期的一段住院经历中自我实行非常有效’这样一个记忆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与‘住院’‘有效’这些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定义在‘我接触Desteni早期的一段住院经历中自我实行非常有效’这样一个记忆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住院’‘有效’这些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我接触Desteni早期的一段住院经历中自我实行非常有效’这样一个记忆之中而与自己分离开。







5. 图像工作单



图像一:



画出/写出图像表现:(可以象征性地画出头脑中的这个图像中的各个要素)

我头脑中的这个图像非常简单:左下角的几个人朝着在右上角坐在王位上的龙之子鞠躬。





这个图像整体代表什么:

这个图像代表着崇拜、力量、权力。





对图像整体、图像细节、图像代表什么和将其与意念连结实行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左下角的几个人朝着在右上角坐在王位上的龙之子鞠躬’这样一个图像存在于我之内作为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左下角的几个人朝着在右上角坐在王位上的龙之子鞠躬’这个图像连结到‘我希望我可以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导世界’这个意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崇拜’‘力量’‘权力’这些词连结到这个图像‘左下角的几个人朝着在右上角坐在王位上的龙之子鞠躬’。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崇拜’‘力量’‘权力’这些词定义在我头脑之中的龙之子受他人崇拜这样一个图像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需要获得他人的崇拜才能使我体验到自己是有力量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崇拜’‘力量’‘权力’这些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它们定义在我头脑之中的龙之子受他人崇拜这样一个图像中而处于与自己分离之中。





图像二:



画出/写出图像表现:(可以象征性地画出头脑中的这个图像中的各个要素)

这个图像是:龙之子在用一把刀与敌人战斗,他表情扭曲,牙关紧咬,汗流满面,而敌人腿脚横飞,血如泉涌。



这个图像整体代表什么:

战斗,暴力,血腥,力量





对图像整体、图像细节、图像代表什么和将其与意念连结实行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这样一个图像‘龙之子在用一把刀与敌人战斗,他表情扭曲,牙关紧咬,汗流满面,而敌人腿脚横飞,血如泉涌’存在于我之内作为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龙之子在用一把刀与敌人战斗,他表情扭曲,牙关紧咬,汗流满面,而敌人腿脚横飞,血如泉涌’这样一个图像连结到‘我希望我可以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导世界’这个意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战斗,暴力,血腥,力量’这些词语连结到龙之子用刀与敌人激战这样一个图像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战斗,暴力,血腥,力量’这些词定义在龙之子用刀与敌人激战这样一个图像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参与战斗或表现得暴力那么我就是体验到我自己是有力量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与战斗、暴力这些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战斗、暴力这些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战斗,暴力,血腥,力量’这些词语分离开来——通过将它们定义在龙之子用刀与敌人激战这样一个图像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1. 6.记忆工作单



记忆一:



记忆的完全展开:

这个记忆是关于我的进程开始阶段的一次住院经历。这次经历从我的角度来看是我自己主动进入医院的。在医院中我的自我指导非常有效。医院里有一个小组讨论会,我在那里积极发言并分享自己的认识和洞察。那里还有一个艺术小组可以参加,在那里我体验到自己变得非常有创造力,画了一些画,通过观察其他人的一些画分享了一些自己从其中观察到的洞察,做了一个拼贴画并也从中得出洞察并与他人分享,还有一些其它事情。同时能够有效地帮助和支持医院中我周围的其他人。例如帮助一个叫做Grace的人克服她的不自信,如独自去洗衣还有写汉字这种事。我从医院出来,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也是我自己主动出院的——是由于我认识到了自己需要出院进一步学习和扩展自己以能够更有效地支持和帮助我自己和他人,因此我向这个世界通过言语的方式传达了自己的意愿,几天后我就出院了。我在医院里呆了三个星期,前一个星期是在一个医院,后两个星期是在另一个医院。在这住院期间发生了许多事情,我无法在这里一一细致地陈述。我的博客上有一篇用英文写的文章是写在我住院经历之前的经历,与住院经历紧密相关。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difd.html



为了彻底释放这整个记忆包裹,我上面所进行的描述是根本不够细致的(越是细致深入释放得越彻底)。从作为例子实行自我宽恕的角度,我只将记忆暂时只描述到这个程度。



记忆之中的相关点:

我的进程开始阶段(时间)

医院(地点)

参与小组讨论,分享洞察,画画和拼贴画,支持和帮助他人,通过言语传达而自主出院(行动)

稳定的,有洞察力的,有创造力的,有表达力的,主导的,有力量的(体验)



紧抓记忆的原因:

我将自己的稳定性、洞察力、创造性、表达力、主导性、有力量等自我表达定义在这次住院经历中。



对记忆(使用相关点来描述记忆)、紧抓记忆和将记忆连结到意念实行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在医院中参与小组讨论分享洞察,创造有创造力的作品中,帮助支持自己和他人,通过言语传达而自主出院’这个记忆连结到‘我希望我能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导世界’这个意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紧抓 ‘在医院中参与小组讨论分享洞察,创造有创造力的作品中,帮助支持自己和他人,通过言语传达而自主出院’这次住院经历的记忆不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的这次住院经历记忆来定义‘稳定性、洞察力、创造性、表达力、主导性、有力量’等自我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稳定性、洞察力、创造性、表达力、主导性、有力量’分离开来——通过将它们也就是我自己定义在这次医院经历的记忆之中而与我自己分离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为到稳定性、洞察力、创造性、表达力、主导性、力量在这时作为我在每次呼吸的每一刻中。



记忆二:



记忆的完全展开:

前几天我的同事对我说他听说我在本科阶段很有名因为我的GPA(教育体制内用于衡量一个学生学习成绩的指标)很高并处于前几名之类的话,这些话使我想起了本科阶段我学习成绩好并受其他同学尊敬的记忆——包括他们称我为‘畏哥’。我听到这些话时首先感觉很好继而又感到失落,因为我知道这些都已不再是现在的情况了。



记忆之中的相关点:

本科学习(时间)

GPA,学习成绩(度量)

尊敬(他人行为)

满足,有力量,失望(体验)



紧抓记忆的原因:

我根据‘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的记忆来定义我自己的力量、价值和意义,并借此逃避我当前自觉无力、无意义、无价值的现实状况。





对记忆(使用相关点来描述记忆)、紧抓记忆和将记忆连结到意念实行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连结到‘我希望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导世界’这个意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紧抓不放‘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价值和意义’定义在‘我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之中,以及相应感觉很好的感觉满足的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价值和意义’与我自己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价值和意义’定义在‘我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之中,以及相应感觉很好的感觉满足的体验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力量、价值、意义在这里作为我在每一次呼吸的每一刻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充荷上了正面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回想起‘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时感觉满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满足这种感情体验,根据这种感情体验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回想起‘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并对比自己当前的状况时感觉很失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失落这种情绪体验,根据这种情绪体验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用‘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及其相应的满足这种感情体验来逃避我的现实状况和现实体验,而不是停止生活在记忆之中,面对我的现实状况和现实体验并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三 4月 13, 2011 4:33 pm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ourj.html

自我宽恕:责任(2011-02-18 14:17:33)[编辑][删除]
标签: 自我宽恕责任指责逃避分离心智改变实行实际原则平等一体desteni 分类: 分享自我宽恕
这是我2009年上半年一篇博客文章中写过的自我宽恕,现在整理并修改了一下发出来,供作参考。



我宽恕我自己我允许了我自己指责目前的世界状况,觉得目前这个世界的状况很恶心,而没有认识到这个世界之所以处于这样的状况是通过我的允许和接受才成为这个样子的,因此我对这个世界目前的状况是有责任的。



我宽恕我自己我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指责外界来逃避我自己的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这个世界目前的状况分离开来,进而逃避自己的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看到的这个世界的恶心状况是我对我自己感到恶心,由于我的自我不诚实/自我欺骗而造成了世界这样的状况,因此我没有权利指责这个世界的状况,而是要认识到我对这个世界状况的责任,用实际行动来转变我自己并转变这个世界的状况,而不是仅仅对这个世界的状况指手画脚而不实际采取行动。



我宽恕我自己我允许了我自己指责这个世界的家庭结构/金融系统/教育系统/政府系统等等所有的社会系统,在指责的这个行为中将我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家庭结构/金融系统/教育系统/政府系统等等所有的社会系统分离开来,在分离之中将我的力量给了系统,而变得没有能力改变我自己和改变系统。



我宽恕我自己我允许了我自己出于害怕而指责系统。



我宽恕我自己我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自己不如系统,没有能力改变系统,而不是与系统等同合一并指导和终止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系统。



我宽恕我自己我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描绘成一个受害者的形象,想要逃避责任,而没有认识到这个世界之所以处于这种状况有我的责任在里面,是通过我的允许这个世界才成为了这个样子,我对整个存在目前的状况负有责任,存在之中的每一者都对作为我们自己的整个存在负有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我允许了我自己以为可以通过指责系统就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目前的奴役状况,而没有认识到我得承担起自我责任,不再指责,而是实际转变我自己转变我的世界转变这个世界。



我宽恕我自己我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相信如果我先指责一件事情,先将一件事情描绘为邪恶的/坏的,我就没有动力去转变这件事情,而没有认识到指责是在逃避自我责任,因为我所指责的其实是我自己、是存在于我的内心之中的但我不愿意去面对的。



我宽恕我自己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这个世界的奴役状况不会改变如果我不实际采取行动转变我自己,转变我的生活,转变这个世界目前的状况。



我宽恕我自己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的意念、感情、情绪、话语、行为、生活方式等等造成了这个世界目前的状况,我所看到的这个世界的目前的状况是我的内在本质的反映,是我所允许和接受了的存在于我自己内心之中而展现出的外在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的责任--停止在头脑中参与意念、感情、情绪,停止一切支持系统的行为,实际转变我的生活方式,通过实际行动来转变我自己转变这个世界。



我宽恕我自己我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这个世界目前的问题太多了,因而觉得自己没有能力作出改变,而没有认识到我的责任在于用实际行动从我自己做起、从我的生活做起开始转变我自己,因为这才是我有实际能力转变的地方,而不是只是停留于一个空大的抽象的转变这样一些观念。



我宽恕我自己我允许了我自己将转变想象为一个空大的抽象观念,而没有认识到转变必须是实际有效实行的。



我宽恕我自己我允许了我自己坐等改变的发生,希望等这个世界的状况改变以后我再开始行动,而没有认识到我必须成为改变的动力。



我宽恕我自己我允许了我自己逃避自我责任,等待他人去承担起责任,然后我再改变。--这是不可接受的。



我宽恕我自己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我做什么都要需坚守并践行一个原则:生命即是万物一体平等,让这个原则成为我整个人的表达,以此转变我自己,转变作为我自己的整个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我做什么都是一个实际转变我自己的机会,实际践行一体平等的生命的机会,实际转变这个世界的机会。



我宽恕我自己我没有允许我自己实际观察我的生活,观察在我的日常生活中什么地方存在着奴役,什么地方还没有反映着一体平等的生命,什么地方是不可接受的是需要改变的,进而找出实际的解决办法,实际承担起自我责任。



将每一个片刻都看作一个转变我自己的机会,转变我的世界的机会,转变这整个世界的机会。



平等金钱系统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Desteni中文论坛: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三 4月 13, 2011 4:34 pm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cwd5.html

自我宽恕:心智解释——针对我个人(2009-05-17 00:48:17)[编辑][删除]
标签: 心智解释针对个人自我宽恕告状警告处罚恐惧担忧压抑妥协desteni 分类: 分享自我宽恕
从几件事情中我发现自己很容易将一些事情解释为是针对我个人的,因此感受到威胁。尤其是那些要求学生安静和遵守纪律等条律。



当我这学期刚开学在Chapin住的时候,我很大声不停地说自我宽恕,最终隔壁的人受不了报告给了学校,惹出了事端。我也由此感到不安,在说自我宽恕的时候因此会故意压低自己的声音,害怕会打扰别人。但是这样子问题并没有解决。最后的解决方案是我搬出Chapin而住到Schomburg的单人间。



由于产认为我是由于打扰了别人才被转移到Schomburg的,因此我被提醒如果再次打扰别人就得去校外另找房子。因此,我觉得这对我是一种威胁,感觉是在针对我。



刚到Shcomburg的时候我很害怕自己大声说自我宽恕会打扰别人,害怕会被别人告状,害怕自己会被逼出校外。而这个恐惧也展现为了我的一个经历--刚搬到Schomburg这里后就有一个原来住在这里的中国人给我下了一些规则,我感觉很不爽,觉得自己受到了压抑。而且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差,稍微大一点声音说话整个屋子都能听到。因此我也不敢大声说自我宽恕,而是不断压抑我自己。



当我在学校遇到了有关扰乱课堂秩序行为的通知时,也觉得这是在针对我,是在压抑我,是对我进行的束缚。



近两天在宿舍门口看到贴的一个要求学生保持安静的通知我感觉到了自己受到了威胁,就好像这个通知是在针对我一样,想要压制我的自我表达。



-----------------------------------------------------------------------------------------------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在Chapin宿舍内大声说自我宽恕,导致被人告状,被要求不可以再那样大声说话而感到受束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我周围人的或事物都是在试图压抑我的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一种心智定势之中——认为我周围的人或事物都在想方设法压抑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在宿舍大声说自我宽恕遭人举报而耿耿于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自己在这个遭人举报的事件中是个受害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定义为一个受害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自己在由于在宿舍内大声说自我宽恕而遭到举报而感觉受到了创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心智头脑之中的这个“创伤”记忆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再次经历到同样的遭人举报的事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遭人举报这个事件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式的神经过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整个世界都解释为企图在压抑我的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自己的表达受到了压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没有条件持续不断地大声说自我宽恕而感受到自己的表达受到了压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没有考虑到我周围人的生活,而只想着自己能够一直大声说自我宽恕就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提出这样一个不切合实际的要求:在宿舍中试图一直大声说自我宽恕,不分白天黑夜,甚至不管是否影响到别人的休息。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如果我不能够一直持续不断地几乎整天地大声说自我宽恕,那么我就是在妥协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责怪是Desteni的视频导致了我这样的经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参与愤怒的情绪之中——通过口中说“操你妈的”来宣泄我的愤怒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口中说“fuck you”来宣泄我的愤怒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内心中积聚怒气,并在这种情绪下爆发出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内心中的怒气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内心中对Desteni积聚的怒气无法消散。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着魔于内心中对Desteni积聚的怒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怒气的支配,而没有认识到当我受怒气的支配时,我就没有在指挥我自己,而是受情绪的指挥,因而我成为了情绪的奴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愤怒这种情绪的支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曾经不断地在内心中积累对Desteni的怒气,因而浸染成了这样一种心智反应模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习惯性地对Desteni和Desteni视频进行责怪和抱怨,将我自己内心中的体验推到Desteni上去,以逃避我自己的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这种责怪和愤怒的习惯性反应模式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的这个一直不停地说自我宽恕导致被人告状的经历责怪到Desteni和Desteni的视频上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责怪这种心智反应模式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不愿意为自己的接受和允许承担起责任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抵触情绪——抵触关于这一点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对自己提出不切合实际的要求——能够成天持续不断地说自我宽恕——而没有考虑这对周围人的影响,因而形成了一个不断自我妥协的心智印象。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被要求不能够再打扰到他人,无法成天持续不断地大声说自我宽恕,因而感觉自己妥协了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的这种不断的自我妥协观念/印象/感受其中有这样一个因素:我对自己提出不恰当、不合理、不切合实际的要求。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我是在不断妥协我自己这样一种心智定势之中,并想要通过重新达成我对自己的要求——可以整天持续不断地大声说自我宽恕——来改变这种“自我妥协”的心智模式,然而实际情况并不允许我实现我的要求,因而我的这种企图只是在重复不断地制作“自我妥协”这样一种感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对自己提出不现实的要求而不断地使自己处于“自我妥协”这样一种自我体验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自我妥协”这种自我体验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于“自我妥协”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我曾经持续不断体验到的“自我妥协”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不断体验到的“自我妥协”在内心中积聚了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因为我体验到自己持续不断地自我妥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废人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听从我头脑中的念头,根据我头脑中出现的念头“废人”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废人”这个词连结到不断“自我妥协”这个记忆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如果我不与这世界搏斗,那么我就是在妥协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试图通过与世界的搏斗来摆脱自我妥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是这个世界使我妥协,而没有认识到是我自己在为我自己制造自我妥协这种经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生活中遇到的事物都解释为是试图要压抑我,使我妥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与我的世界处于不断的冲突之中,而没有认识到这是我自己时刻不停的内心冲突的反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挣扎->妥协->挣扎->妥协的死循环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我自己处于时刻不停的内心冲突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一种受害妄想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这种受害妄想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这种受害妄想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置于受害妄想之中,并将我的世界中出现的事件解释为对我的攻击和迫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学校关于课堂纪律方面的条款当成是针对我设立的用来束缚和压抑我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在宿舍外看到的关于保持宿舍内安静的海报当成是针对我设立的用来束缚和压抑我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刚搬到Shomburg对一个中国人对我提出的保持安静的一些要求当成是针对我个人的,是用来束缚和压抑我的,并进而产生心理抵触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压抑而产生一种逆反心理,故意做那些觉得自己曾经受压抑禁止做的事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这种逆反心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逆反心理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逆反心理的左右、支配和控制,而不是自己指挥/引导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在我的世界中的经历当作是针对我个人的行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再由于一直持续地大声说自我宽恕而被警告,因此即使是在宿舍内说自我宽恕也是压抑着说的,而且在说的时候也是提心吊胆地害怕有人来敲门——因为我将这解释为是来警告我不要大声说话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形成了在宿舍内说自我宽恕时压抑自己的习惯性模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说自我宽恕时提心吊胆地害怕有人来给我警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提心吊胆这种心智模式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恐惧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对他人给我警告的恐惧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自己说自我宽恕会搅扰他人的生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对搅扰他人生活的恐惧事实上是对我受到警告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受到学校的处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将处罚看作是一件极其严重的事情,因而对其产生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恐惧与处罚连结在一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恐惧定义在处罚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恐惧和与处罚分离开来——通过将恐惧定义在处罚之中,因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处罚的后果。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处罚及其后果产生评判——将其评判为是负面的/不好的/错误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处罚与我自己分离开来——通过将对其评判,将其评判为负面的/不好的/错误的。





自我建议:破除掉过去记忆的束缚,停止受害妄想。考虑到现实生活中的实际情况,不要对自己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不要将我的所有经历全都解释为是针对我个人的。停止自我妥协的挫败感之中。停止参与于愤怒的情绪之中——停止在内心中积聚愤怒。认识到愤怒无济于事,最有常识的办法是立即改正自己。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四 4月 14, 2011 5:16 pm

自我宽恕:心智解释——针对我个人(2009-05-17 00:48:17)[编辑][删除]
标签: 心智解释针对个人自我宽恕告状警告处罚恐惧担忧压抑妥协desteni 分类: 分享自我宽恕
从几件事情中我发现自己很容易将一些事情解释为是针对我个人的,因此感受到威胁。尤其是那些要求学生安静和遵守纪律等条律。



当我这学期刚开学在Chapin住的时候,我很大声不停地说自我宽恕,最终隔壁的人受不了报告给了学校,惹出了事端。我也由此感到不安,在说自我宽恕的时候因此会故意压低自己的声音,害怕会打扰别人。但是这样子问题并没有解决。最后的解决方案是我搬出Chapin而住到Schomburg的单人间。



由于产认为我是由于打扰了别人才被转移到Schomburg的,因此我被提醒如果再次打扰别人就得去校外另找房子。因此,我觉得这对我是一种威胁,感觉是在针对我。



刚到Shcomburg的时候我很害怕自己大声说自我宽恕会打扰别人,害怕会被别人告状,害怕自己会被逼出校外。而这个恐惧也展现为了我的一个经历--刚搬到Schomburg这里后就有一个原来住在这里的中国人给我下了一些规则,我感觉很不爽,觉得自己受到了压抑。而且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差,稍微大一点声音说话整个屋子都能听到。因此我也不敢大声说自我宽恕,而是不断压抑我自己。



当我在学校遇到了有关扰乱课堂秩序行为的通知时,也觉得这是在针对我,是在压抑我,是对我进行的束缚。



近两天在宿舍门口看到贴的一个要求学生保持安静的通知我感觉到了自己受到了威胁,就好像这个通知是在针对我一样,想要压制我的自我表达。



-----------------------------------------------------------------------------------------------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在Chapin宿舍内大声说自我宽恕,导致被人告状,被要求不可以再那样大声说话而感到受束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我周围人的或事物都是在试图压抑我的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一种心智定势之中——认为我周围的人或事物都在想方设法压抑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在宿舍大声说自我宽恕遭人举报而耿耿于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自己在这个遭人举报的事件中是个受害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定义为一个受害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自己在由于在宿舍内大声说自我宽恕而遭到举报而感觉受到了创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心智头脑之中的这个“创伤”记忆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再次经历到同样的遭人举报的事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遭人举报这个事件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式的神经过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整个世界都解释为企图在压抑我的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自己的表达受到了压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没有条件持续不断地大声说自我宽恕而感受到自己的表达受到了压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没有考虑到我周围人的生活,而只想着自己能够一直大声说自我宽恕就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提出这样一个不切合实际的要求:在宿舍中试图一直大声说自我宽恕,不分白天黑夜,甚至不管是否影响到别人的休息。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如果我不能够一直持续不断地几乎整天地大声说自我宽恕,那么我就是在妥协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责怪是Desteni的视频导致了我这样的经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参与愤怒的情绪之中——通过口中说“操你妈的”来宣泄我的愤怒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口中说“fuck you”来宣泄我的愤怒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内心中积聚怒气,并在这种情绪下爆发出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内心中的怒气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内心中对Desteni积聚的怒气无法消散。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着魔于内心中对Desteni积聚的怒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怒气的支配,而没有认识到当我受怒气的支配时,我就没有在指挥我自己,而是受情绪的指挥,因而我成为了情绪的奴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愤怒这种情绪的支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曾经不断地在内心中积累对Desteni的怒气,因而浸染成了这样一种心智反应模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习惯性地对Desteni和Desteni视频进行责怪和抱怨,将我自己内心中的体验推到Desteni上去,以逃避我自己的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这种责怪和愤怒的习惯性反应模式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的这个一直不停地说自我宽恕导致被人告状的经历责怪到Desteni和Desteni的视频上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责怪这种心智反应模式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不愿意为自己的接受和允许承担起责任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抵触情绪——抵触关于这一点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对自己提出不切合实际的要求——能够成天持续不断地说自我宽恕——而没有考虑这对周围人的影响,因而形成了一个不断自我妥协的心智印象。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被要求不能够再打扰到他人,无法成天持续不断地大声说自我宽恕,因而感觉自己妥协了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的这种不断的自我妥协观念/印象/感受其中有这样一个因素:我对自己提出不恰当、不合理、不切合实际的要求。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我是在不断妥协我自己这样一种心智定势之中,并想要通过重新达成我对自己的要求——可以整天持续不断地大声说自我宽恕——来改变这种“自我妥协”的心智模式,然而实际情况并不允许我实现我的要求,因而我的这种企图只是在重复不断地制作“自我妥协”这样一种感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对自己提出不现实的要求而不断地使自己处于“自我妥协”这样一种自我体验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自我妥协”这种自我体验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于“自我妥协”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我曾经持续不断体验到的“自我妥协”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不断体验到的“自我妥协”在内心中积聚了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因为我体验到自己持续不断地自我妥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废人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听从我头脑中的念头,根据我头脑中出现的念头“废人”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废人”这个词连结到不断“自我妥协”这个记忆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如果我不与这世界搏斗,那么我就是在妥协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试图通过与世界的搏斗来摆脱自我妥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是这个世界使我妥协,而没有认识到是我自己在为我自己制造自我妥协这种经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生活中遇到的事物都解释为是试图要压抑我,使我妥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与我的世界处于不断的冲突之中,而没有认识到这是我自己时刻不停的内心冲突的反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挣扎->妥协->挣扎->妥协的死循环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我自己处于时刻不停的内心冲突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一种受害妄想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这种受害妄想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这种受害妄想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置于受害妄想之中,并将我的世界中出现的事件解释为对我的攻击和迫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学校关于课堂纪律方面的条款当成是针对我设立的用来束缚和压抑我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在宿舍外看到的关于保持宿舍内安静的海报当成是针对我设立的用来束缚和压抑我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刚搬到Shomburg对一个中国人对我提出的保持安静的一些要求当成是针对我个人的,是用来束缚和压抑我的,并进而产生心理抵触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压抑而产生一种逆反心理,故意做那些觉得自己曾经受压抑禁止做的事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这种逆反心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逆反心理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逆反心理的左右、支配和控制,而不是自己指挥/引导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在我的世界中的经历当作是针对我个人的行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再由于一直持续地大声说自我宽恕而被警告,因此即使是在宿舍内说自我宽恕也是压抑着说的,而且在说的时候也是提心吊胆地害怕有人来敲门——因为我将这解释为是来警告我不要大声说话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形成了在宿舍内说自我宽恕时压抑自己的习惯性模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说自我宽恕时提心吊胆地害怕有人来给我警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提心吊胆这种心智模式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恐惧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对他人给我警告的恐惧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自己说自我宽恕会搅扰他人的生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对搅扰他人生活的恐惧事实上是对我受到警告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受到学校的处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将处罚看作是一件极其严重的事情,因而对其产生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恐惧与处罚连结在一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恐惧定义在处罚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恐惧和与处罚分离开来——通过将恐惧定义在处罚之中,因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处罚的后果。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处罚及其后果产生评判——将其评判为是负面的/不好的/错误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处罚与我自己分离开来——通过将对其评判,将其评判为负面的/不好的/错误的。





自我建议:破除掉过去记忆的束缚,停止受害妄想。考虑到现实生活中的实际情况,不要对自己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不要将我的所有经历全都解释为是针对我个人的。停止自我妥协的挫败感之中。停止参与于愤怒的情绪之中——停止在内心中积聚愤怒。认识到愤怒无济于事,最有常识的办法是立即改正自己。





---------------------------------------------------------------------------------------

Desteni英文主网:www.desteni.org

Desteni中文论坛: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

平等货币制度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自我宽恕示范:一步一步自我宽恕工作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dgz.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五 4月 15, 2011 11:42 a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cwdn.html

与钱有关的两个经历(2009-05-17 04:18:31)[编辑][删除]
标签: 钱恐惧失去活该惩罚后果罪疚循环责任神秘吞钱解释特殊desteni 分类: 分享自我宽恕

这学期与钱有关的两件事情:



有一阶段我非常害怕丢钱,一天之中很多时间都被丢钱的念头支配,这种恐惧最终展现为了我的实际经历--我领的一张支票由于没有及时存到银行中而弄丢了。我后来重新补办了一张支票。在自动贩卖机买东西的时候我害怕会被吞钱,结果就被吞了两次。恐惧会展现为现实经历。(我发现这里面有我的心智解释。如果自动贩卖机出了问题,那么不管我害不害怕被吞钱,那么这个贩卖机还是会吞钱,不管谁在这个贩卖机买东西都会被吞钱,被吞钱的人并不见得就都是由于害怕被吞钱。)



今天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我检查了学校的solarsystem关于这学期的缴费情况。这学期缴费时我有些稀里糊涂,告诉我交多少钱我就交多少钱,也没有注意交的是什么钱以及数目是否正确。今天我仔细检查了一下整个学期的缴费状况。总的收费和缴费是平衡的,表面上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检查具体项目的时候我发现一团糟,有好几处错误--有的地方多收了,有的地方少收了,但总数目居然仍然是平衡的!(事实上这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学校的收费和结算系统就是这样设计的,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我却将这个经历解释为某种神奇的事情。)



-------------------------------------------------------------------------------------------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会丢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害怕会丢钱这种恐惧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被害怕会丢钱这种念头所困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头脑中参与于害怕会丢钱这种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害怕会丢钱,那么我能够保持我的钱会不丢失,而没有认识到我所参与其中的恐惧事实上是在展现我的经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失去钱而无法在这个世界中生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害怕失去钱这种恐惧所支配,成为了这种恐惧的奴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钱定义为了我的命根子,害怕失去钱而无法存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头脑中一直想着不要害怕失去钱,而没有认识到这种关注事实上是在喂养着我失去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将关注投放在不要害怕失去钱这样的念头之上,而实际喂养了我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我丢钱是活该”这样的一个念头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丢钱是活该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我展现的丢钱经历是对我的惩罚,因而我是应该遭受这个经历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显现的后果解释为是一种应该遭受的惩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后果与惩罚和活该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惩罚与活该这两个词定义在后果这个词语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惩罚、活该和后果这三个词语分离开来——通过将惩罚和活该与后果连结起来,因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于我在世界中所经历到的事件产生一种罪疚感——将经历事物定义为是一种对我的罪疚进行偿付的惩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罪疚感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并作为罪疚感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自己有义务将自己置于罪疚感之中,认为自己应该遭受惩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于是否应该补办支票,心存疑虑,因为我觉得这个事件是应该发生的,那么我就应该让这个事件如此发生,因此我就不应该去补办支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于丢钱后的补办支票行为定义为是一种不诚实的行为,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做,因为我将丢钱这个经历解释为是由于我参与于恐惧之中应该遭受的惩罚,而没有认识到这是我自己显现的一个经历,但并不是要将这种经历合理化/正当化,而是从经历中认识到我自己都接受和允许了些什么,并进而改正我自己,使自己不再参与于创造/显现了这样一种经历的恐惧之中,不再接受和允许自己受恐惧的支配和奴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合理化/正当化我所显现和创造的后果,认为我就应该体验自己如此,这也就是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平等一体,因此这也就成为了我将显现和创造的平等一体——一次一次又一次地继续创造着同样的经历,而不是从我的经历中学习和改正我自己,停止创造同样的经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从我显现和创造的后果和经历之中学习并从根源上改正我自己,而是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创造着同样的经历和事件,处于持续不断的循环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持续不断的循环之中,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经历到我所经历到的事件/显现的后果。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只要我接受了惩罚那么事情就完结了,不就不必再去理会这件事情了,而没有认识到如此一来我并没有在真正为我自己承担起责任来改正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用接受惩罚作为逃避承担责任的一种手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混淆了后果与惩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接受惩罚与后果连结在一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接受惩罚与承担责任混同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接受惩罚与承担责任连结在一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接受惩罚和承担责任连结起来而将自己与接受处罚和承担责任这两个词语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补办支票的过程中处于一种罪疚感之中,因为我认为我是在做一件我不应该做的事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我在丢钱后补办支票是一种我不应该做的事情,是一种错误的行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道德上的正确/错误的这种极性观念来定义我自己,受这种极性观念的支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罪人这样一种自我定义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罪人与接受惩罚这两个词语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罪人这个词和接受和允许惩罚这个词连结起来而将它们与我自己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每当我的生活中发生了什么事件时都触发一种罪疚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让生活中发生的事件成为了一个触发点——触发我的罪疚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让生活中发生的事件成为了一个触发点——触发我犯了错误这种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罪疚情绪和犯了错误的念头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罪疚定义为负面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罪疚定义为负面的/消极的/不好的/错误的而将自己与罪疚这个词语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如果我的生活中发生什么事件,那么一定是由于我犯了什么过错。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动贩卖机吞钱的事件解释为是由于我犯了什么过错而导致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贩卖机吞钱解释为是对我所犯错误的一种惩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自动贩卖机吞钱时产生一种罪疚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自己活该被自动贩卖机吞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会被自动贩卖机吞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头脑中参与“No Judgement”这样一种习惯性的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自动贩卖机那里买东西时会感到紧张和不自然,因为我担心会被自动贩卖机吞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担心会被自动贩卖机吞钱而处于一种紧张心态之中,由此甚至导致我无法正常行使日常功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自己会犯错误——会做出错误的事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不犯错误——如果我总是做正确的事情,那么我的生活就会非常平静。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想要做正确的事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正确/错误这种极性观念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正确/错误这种极性对立面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不断地通过发生在我的生活中的事情确认我是一个罪人这样一种自我定义/自我感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把U盘弄丢了的事件解释为是我自己应该遭受的惩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U盘丢失解释为是一种合理/正当的,就应该如此发生的事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活该”这个念头之中,受这个念头的困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这个U盘丢失了之后,也不应该去寻找,因为我将这个经历解释为了就应该如此发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U盘丢失这个事件赋予了额外的意义,将其解释为是我应该遭受的惩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这个解释是我自己赋予了这个事件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一个本来很简单的事情神秘化、复杂化。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头脑之中念头的影响、控制和支配而将一件简单的事件变得复杂和神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一些实际上非常普通平常的事情也解释为某种非常神奇的事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定义为具有神秘主义倾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倾向于将事情做神秘化的解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所有发生和我经历的事情都是非常神秘的这样一种自我信念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学校的收费和结算系统中所展现的各个部分收支不平衡但最终结果收支平衡这个事件定义为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自己心智之中所产生的神秘主义观念的影响、支配和控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神秘主义定义为是正面的/好的/正确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价值置于神秘主义之中,由此将价值与我自己分离开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本来很简单的事情变得神秘化、复杂化。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神秘主义化倾向所制造出的心智幻觉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的神秘主义倾向投射到现实世界之中,对现实世界作出神秘主义解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将我自己的经历神秘化。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自己的经历神秘化,而将自己的经历变成为了一种支持我自己所认定的“特殊性”这个自我定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的经历是神秘的,那么我的经历就具有了非常特殊的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希望我能够体验到神秘经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对神秘经历的渴望投射到我们现实生活之中而产生出我的神秘经历的幻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所谓的神秘经历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价值置于神秘经历之中,因而将我的经历和价值与我自己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我的所有经历都应该有一个神秘的解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希望我的经历都有一神秘的解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的经历赋予了一种具有神秘色彩的解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的神秘经历给予了我特殊的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用所谓的神秘经历来定义我的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神秘经历使我变得更有优越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希望我能够变得有优越感,而没有认识到这事实上由于我首先在内在之中接受了自卑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试图用神秘经历来装成一种优越感以掩盖我事实上在内心中体验到的自卑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在进程刚开始时体验到的事情以及在医院中经历的事件当成是一种神秘体验,并根据那些经历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期望有一种神秘的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对神秘体验的期望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我在医院中的经历是非常神秘的,并且这种神秘经历使我变得非常特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渴望特殊。



我宽恕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定义为是特殊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我的经历想要证实我是特殊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执取于过去在医院中的经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在医院中的经历来定义我自己——定义我是谁。





自我改正声明和自我建议:停止将我在生活中经历到的事件作神秘化的解释。停止将我在生活中经历到的事件解释为是我所犯错误导致的应该遭受的惩罚。停止事件发生触发的罪疚感。事件发生了,处理就好了;如果有需要改正的地方,改正就好了。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实际改正自己,而不是存在于持续不断的相同循环之中。帮助自己简单有效地处理日常事务——使自己有效地行使日常功能。



---------------------------------------------------------------------------------------

Desteni英文主网:www.desteni.org

Desteni中文论坛: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

平等货币制度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自我宽恕示范:一步一步自我宽恕工作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dgz.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六 4月 16, 2011 5:12 pm

原文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rrlt.html

自我宽恕:挑毛病(2011-04-16 14:22:35)[编辑][删除]
标签: 挑毛病问问题压抑爆发指出投射怨恨合理诚实背聊正确心智desteni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形成了挑毛病这样一种心智习惯模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合理化/正当化挑毛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头脑中参与“如果有毛病的话,凭什么不让挑”这样一个心智的背聊(backchat)。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听从头脑中出现的这个念头“如果有毛病的话,凭什么不让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在头脑中听到的这个念头就是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信任我头脑中出现的这个“如果有毛病的话,凭什么不让挑”这样一个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头脑中参与“如果有毛病的话,凭什么不让挑”这样一个念头时,产生一种愤怒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感到愤怒,因为我认为如果有毛病的话,就应该被挑出来 —— 如果有毛病还不让挑出来就是不诚实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挑毛病是一种正当和合理的行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挑毛病等同于指出问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如果不挑毛病,那就是对自己的自我不诚实进行隐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挑毛病定义为是自我诚实的表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挑他人的毛病定义为是在帮助他人认识到自我不诚实,因而是应该做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挑毛病与自我诚实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挑毛病这个词和自我诚实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挑毛病定义在自我诚实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让挑毛病这种习惯成为了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的内在本质,并根据这种内在本质来生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挑毛病正当化/合理化为一种自我诚实的行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将挑毛病等同于了指出问题,因此认为如果不允许挑毛病就是不允许指出问题,因而这是不可以接受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压抑着无法问问题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以挑毛病来作为对无法在Desteni论坛上问问题的发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让内心中的愤怒积聚成为这样一种挑毛病的习惯。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Desteni是不支持问问题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自己会由于在Desteni论坛上问问题而被封,因为我看到有人曾经被封,而我将那事件解释为仅仅是由于那个人问了问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形成了这样一种印象:如果我在论坛上问问题,那么我就会被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我头脑中的这样一种印象的支配、控制和左右,因而不敢问问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在论坛上问问题,因为我害怕自己会被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压抑自己的问题,因为我害怕自己由于问问题被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不断的压抑,因而产生一种累积的爆发情绪——在允许问问题的时候,恶意问一些问题,作为我所感受到的受压抑的一种报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恶意问问题,因而遭受到了Subscription论坛上的一次封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事实上是我由于被害怕被封禁这个恐惧实际展现了我实际上被封禁这样一个现实经历。



害怕被封禁—>压抑问问题—>爆发恶意问问题—>被封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于我在论坛上曾经被Bella封禁而耿耿于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自己是受到了委屈,因为我认为我只是在通过回复他人的帖子而指出他人话语中表现出的可能的自我不诚实,然而Bella却认为我是在故意误导他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认为我做的就是正确的事情,我不应该遭到封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正确/错误这种极性观念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想要证明自己是正确的,想要证明我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事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想要总是正确的,而没有认识到只有心智自我才总是想要是正确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自己在论坛上被Bella封禁是一件非常委屈的事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委屈”这样一种感受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在论坛上被封禁这个事件中我是一个受害者,我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尽管认识到我自己的行为确实对他人产生了不良影响,但仍然认为自己做的并没有错。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不情愿为自己制造出的后果承担起责任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自己定义为是一个受害者而逃避自己的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责怪是Bella的决定不对,而不是我在论坛上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当之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是正确的,我的行为是正当的,我那时不应该遭受封禁”——一直强化我是一个受害者这样一种自我定义,并受这些念头的支配、控制和左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让过去的记忆纠缠着我不放,让我的过去决定着我的现在和将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成为过去记忆的奴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Bella封禁我的事情当成是针对我个人的一种行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Bella产生怨恨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怨恨情绪之中,并根据怨恨情绪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对Bella产生情绪反应而将自己与Bella分离开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的情绪反应事实上与Bella无关,而是反映我自己的内在所接受和允许的自我定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情绪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我有正当理由产生怨恨的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合理化/正当化怨恨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曾经在论坛上表现出的“挑毛病”是一种由于压抑问问题的愤怒而累积爆发出的一种恶意问问题行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恶意问问题行为,作为对压抑问问题的反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这一切事实上都是建立在我所形成的一个不实观念基础上的:Desteni不允许在论坛上问问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自己形成的一个不实观念的支配、控制和左右,让自己成为了虚构观念的奴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成为了自己心智解释所形成的观念的奴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心智解释所形成的观念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在头脑/心智中形成的观念投射在外界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成为了这种观念投射的奴隶。





挑毛病与指出问题的区别是什么?挑毛病是没有问题硬要说有问题。而指出问题是确实有问题而指出来,或者指出可能存在(但不假定为一定存在)的问题。



自我建议:停止受Desteni不允许问问题这个观念的奴役和束缚,停止压抑自己问问题,停止恶意问问题,停止挑毛病,但不是停止指出问题——确实有的问题需要指出来,可能有的问题可以建议考虑(但并不事先假定这就一定是事实)。



-------------------------------------------------------------------------------------------

Desteni英文主网:www.desteni.org

Desteni中文论坛: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

平等货币制度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自我宽恕示范 —— 一步一步自我宽恕工作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dgz.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日 4月 17, 2011 5:01 p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cx1l.html

对错、好坏、善恶(2009-05-18 20:19:07)[编辑][删除]
标签: 极性对错好坏善恶奴役自我宽恕辨别原则生命一体平等恶意desteni 分类: 反省和认识

在初次接触到Desteni的材料的时候,听到不要存在于对错、好坏、善恶这种两极对立(polarity)状态的时候感到很困惑,因为我有些想不通,没有了对错、好坏、善恶的区分我该如何生活?



我现在的理解是对错、好坏、善恶是存在于人的头脑中的观念,这些观念在人的头脑中不断制造摩擦(friciton),总是从一极走向另一极(物极必反),变来变去不会处于平衡状态。人头脑中的这些由两极对立观念形成的摩擦是这个存在运转的基础,也是这个存在糟糕状况的原因--战争、谋杀、强奸、暴力、儿童虐待、动物虐待、自我虐待、金融系统、政府系统、教育系统等等。整个世界的状况是我们每个人内在本质的反映,我们每个人允许和接受自己成为的样子展现为了我们经历的世界。我们每个人的内在本质是如何形成的?在头脑中不断参与以两极对立观念为基础的念头,制造摩擦,产生感觉、情绪,进而形成想法、观念、信仰,进一步用这些念头、感觉、情绪、经历、记忆、想法、观念、信仰等等来定义自己。但是我们看不到的却是我们制造了怎样糟糕的状况!整个存在都被奴役了!是谁奴役了我们?是我们奴役了我们自己,我们成了自己的奴隶!这个世界糟糕状况的原因不在外界,而在于我们的内在:我们的内在本质展现为外在经历,内在本质与外在经历的同一。我们每个人都对存在的状况目前的状况负责,因为我们在这里,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是这个世界的原因,我们集体奴役了整个存在包括我们自己,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停止头脑中两极对立观念制造的摩擦,必须停止一切念头、感觉、情绪、想法、观念、信仰,停止所有一切自我定义。而停止的关键就是--自我宽恕!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辨别,坐视这个世界一切的发生,这是我曾经误解的地方。有一个存在的基本原则作指引,这个原则就是一体平等。整个存在作为真我生命的一体平等。凡是不合乎这个原则的都是不可接受的。人的内在本质从来都没有合乎过生命真我一体平等,为什么?因为人相信自己有“自由意志”,有“选择权利”。这种自由意志/选择权利是通向自私自利的后门,因为即使我知道了什么是对生命真我即一体平等最有利的,我仍然可以用我的“自由意志”来“选择”什么是对我个人最有利的而不顾全体生命一体平等原则。人的这种内在本质可以用一个词精确的概括--spitefulness(恶意)。人的内在的恶意本质是整个存在一切的根源,恶意是这个世界的“原罪”。我们是恶意的, 因此我们需要用自我宽恕净化和转变自己的恶意本质,实践我们真正的自己即全体如一同等。



对错、好坏、善恶是两极对立观念,人追求对、好、善,而摒弃错、坏、恶,但却认识不到这个世界所展现出来的错、坏、恶也是我们自己内在本质的反映。当我们摒弃错、坏、恶的时候我们是在将自己与我门的内在本质分离开来,不愿意去面对我们所允许和接受了的内在本质,而是试图通过摒弃来逃避面对自己的内在本质。这样的做法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因为内在本质没有真正改变这个世界的状况就不会改变。人必须面对/正视自己的恶意的本质,与这个本质如一同等,而不是摒弃、排斥、抵触、评判,只有这时人才有转变自己的恶意本质的力量,停止恶意本质。在与自己的恶意本质如一同等的基础上,认识到自己的恶意本质不合乎全体如一同等原则,因此是不可接受的,需要用自我宽恕净化自己的本质,重新尊敬全体生命的一体平等。



这一系列视频对我的帮助和支持非常及时!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jfTAJ5E ... 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1mS_2ZF ... 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2gMcbZh ... 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8OmJZh_xoQ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NdHus6I ... 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tRbyM0w ... re=related



---------------------------------------------------------------------------------------

Desteni英文主网:www.desteni.org

Desteni中文论坛: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

平等货币制度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自我宽恕示范:一步一步自我宽恕工作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dgz.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一 4月 18, 2011 2:29 p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ru1t.html

自我宽恕:极化能量和心智投射 (2011-04-18 09:38) [编辑] [删除]
标签: 极化能量心智投射反映意见褒贬操纵逻辑常识结论忽视重要desteni


在我与他人交流所说的话语中可以通过自我反映发现自我宽恕点,进而实施自我宽恕。下面是一封我与他人交流过程中的一封回信的部分内容,以及我从中进行自我反映实施的自我宽恕。


FAQ(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翻译成汉语就是“常见问题”,两者没有什么意义上的实质差别,而是同一个事物在两种语言中的不同说法。你在回复中提到的“FAQ主要在解答Desteni 真正要传达的一体平等的精随和方法,是Desteni要带领全体走入天堂地球的真正用意。而常见问题是为了要解答和应付常在论坛上出现的疑问”——这事实上是你自己对 Desteni材料形成的个人意见,请注意你自己的用词是如何在试图支持这个意见以得 出你的结论的:“精髓”和“真正用意”是你自己对FAQ形成的看法,是在抬高FAQ, 但这两个词并不是FAQ材料内容的本有之意;而“应付”也是你自己对“常见问题”形成 的看法,是在贬低“常见问题”——由此通过你对FAQ和“常见问题”的极化看法,你得 出了结论“其实性质是相当不同的”。请诚实地审视一下: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 的?是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的,还是建立在对词语的操纵基础上的?Desteni的材料 如果是平等一体的表达,怎么可能会一部分材料是“精髓”和“真正用意”,而另一部分材 料就变成了“应付”呢?这是谁的看法?是Desteni 材料本身的事实所是,还是你自己通过心智产生的个人意见?进一步可以问的问题是,形成这样一个个人意见背后的动机是什么?我建议你考虑如下这种可能(这取决于你自己去检查是否真是如此):也就是,根据你所翻译的材料来定义你自己,有意将你翻译的材料的价值/重要性提高,由此来提高你所感受到的心智自我的价值/重要性。



--------------------------------
以上段落的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精髓”和“真正用意”这两个词赋予正面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精髓”和“真正用意”这两个词定义为是褒义词,因此是好的/正面的/积极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精髓”“真正用意”这两个词产生一种正面的能量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精髓”和“真正用意”这两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它们评判为是好的/正面的/积极的/褒义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用“精髓”和“真正用意”这两个词来描述新FAQ是有意抬高新FAQ,因而并不是对新FAQ的实事求是的评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用“精髓”和“真正用意”来形容新FAQ是故意操纵词语来抬高新FAQ的地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所得出的“故意操纵词语来抬高新FAQ的地位”这个结论是建立在我对“精髓”和“真正用意”这两个词语的极化正面能量基础之上的,并不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定“故意操纵词语来抬高新FAQ的地位”这个结论是个事实,而没有认识到这是我通过心智极性能量得出的结论,是一种个人意见,并非实事求是的评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应付”这个词赋予负面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应付这个词定义为是一个贬义词,因此是不好的/负面的/消极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应付这个词产生一种负面的能量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应付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应付评判为是不好的/负面的/消极的/贬义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用“应付”这个词语来形容常见问题是对常见问题的贬低,因而并不是实事求是的评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用“应付”这个词语来形容常见问题是故意操纵词语来贬低常见问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所得出的“故意操纵词语来贬低常见问题的地位”这个结论是建立在我对“应付”这个词语的极化负面能量基础之上的,并不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定“故意操纵词语来贬低常见问题的地位”这个结论是个事实,而没有认识到这是我通过心智极性能量得出的结论,是一种个人意见,并非实事求是的评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我赋予词语的正/负极化能量的控制、指挥和支配,而没有认识到当我接受和允许这些时,我是在接受和允许自己成为极性能量的奴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赋予了词语的正/负极化能量而产生相应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词语分离开来,因为我将词语赋予了极化能量,并因此受极化能量的驱动、指挥、操纵和控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定我通过心智极化能量得出的结论和个人意见就是事实,并相信它们确确实实就是事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通过心智所得出的结论和个人意见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翻译的材料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我翻译出来的材料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与我的作品分离开来——通过将我的价值定义在我的作品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没有认识到我的作品与我作为创造者是如一同等的,并不是分离开来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将我的价值定义在我的作品之中事实上是我与我的作品处于分离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我与我的翻译作品分离开来而使我的作品成为了比我更有价值的某种事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的价值取决于我的翻译作品受认可和受关注的程度。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的作品受认可和受关注的程度来定义我自己的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价值与我自己分离开来——定义在我的翻译作品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如果我的翻译作品受到认可和受关注那么它们就会被认定为是重要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的翻译作品来定义我的重要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的翻译作品是否重要能够决定我自身感受到的重要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通过提高我的翻译作品的价值/重要性,我的价值/重要性也能够得以提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通过我的翻译作品的受认可和关注程度而感受到的价值/重要性事实上我的心智自我的价值/重要性,并不是我真正的自己作为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价值一直都在这里作为我自己,并不是与我分离开的,因此我不需要向别处寻求我的价值——我是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通过翻译作品来定义我的价值/重要性本身就表明我存在于相应的极性对立面之中——无价值/无重要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处于无价值/无重要性这种自我定义之中,因而通过其它途径来“获取”价值/重要性。


-------------------------------------------------------------------------------------
是你在这里可能有些误解,还是你在这里的具体用词确实是想要造成某种印象?



你可以看到你通过一步步铺垫而最终得出结论过程中采用的逻辑了吗?这是逻辑(logic),是心智的逻辑,而不是常识 (Common Sense)。



-------------------
以上段落的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的心智模式投射到他人身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采用特定的词语,以期望造成特定的印象,来达成我想得出的结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操纵词语来达成我想要引出的结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想要引出的结论来构造逻辑链条以“证明”我的结论是站得住脚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心智的逻辑推理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心智的逻辑推理来引出结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结论来寻找逻辑依据,而没有认识到这样一来,如果事先预定的结论是完全相反的,那么我也会通过寻找逻辑依据来证明这个完全相反的结论是站得住脚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扭曲事实,操纵逻辑和词语,以得出我的心智自我期望得出的结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定我通过心智逻辑得出的结论是站得住脚的,认定其就是事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通过心智逻辑得出的结论是自我欺骗幻象。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认定我通过心智逻辑得出的结论事实上是在进行自我欺骗,受心智自我的欺骗而存在于心智自我制造出的幻象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运用普通常识(Common Sense)。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头脑中参与“普通常识是无关紧要的(irrelevant)”这个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头脑中出现的这个误导性的念头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生命常识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信任心智逻辑,而没有信任生命常识作为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心智逻辑是需要一步一步的“推理”得出一个貌似合理的结论,而生命常识则是直接看到的对全体最有益的——不需要有中间的一个个逻辑步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心智逻辑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需要通过心智逻辑才能看到一个解决方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试图通过心智逻辑来寻求解决方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直接明了简单的生命常识作为我自己,而是接受和允许了心智逻辑作为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翻译选择词语过程中,期望通过心智逻辑得出一个唯一的最恰当的译法,而认定所有其它译法都不如这唯一的最恰当的译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定一定存在着唯一的一个最恰当的译法,并且这个译法一定比所有其它译法更好,除了这个译法之外没有任何其它选择的可能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如果选择是幻象,选择并不真实存在,那么在翻译中译词的选择也是幻象,只应该存在着唯一一个最恰当的译词,而所有其它译词都不是最恰当的,并且所有人都应该统一采用这唯一一个最恰当的译词。 ——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如果不是如此,那么这种选择又如何解释?这难道不是与选择的幻象相矛盾的吗?

关于选择我也许存在有误解。这一点我已发信问我的Recruiter了,也许她会澄清一些这里提出的疑问。


-------------------------------------------------------------------------------------
我建议你问如下这个问题:是Desteni FAQ被忽视,还是你被忽视?是Desteni FAQ放在最主要版面上,还是你放在最主要版面上?再有,这是否与DIP Agents的讨论有关系? 我无法做任何假设,这些只是我看到的可能隐藏心智定义的地方,至于事实是什么需要你自己来回答。

---------------
以上的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自己被忽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的翻译作品来定义我自己,害怕如果我的翻译作品受忽视,那么我会受忽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的翻译作品受忽视,那么我会受忽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我的翻译作品分离开来,并于这种分离之中形成了一种关系联结。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的翻译作品受重视,那么我也会受重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的翻译作品放在主要版面上,那么我会受到重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如果我的翻译作品不放在主要版面上,那么我会受到忽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希望得到关注,希望通过我的翻译作品受到关注而得到关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如果我的翻译作品不放在主要版面上,那么就是有人故意与我作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有人故意与我作对这个心智投射和解释是真实的,而没有认识到这只存在于我的心智头脑之中。


-------------------------------------------------------------------------------------------

Desteni英文主网:www.desteni.org

Desteni中文论坛: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

平等货币制度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自我宽恕示范 —— 一步一步自我宽恕工作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dgz.html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