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畏的进程分享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日 10月 13, 2013 2:46 pm

第385天:渴望(8)

接续前文:

第378天:渴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fs74.html

第379天:渴望(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fsko.html

第380天:渴望(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fsy9.html

第381天:渴望(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ftgw.html

第382天:渴望(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ftzs.html

第383天:渴望(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fwlq.html

第384天:渴望(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fx9e.html



问:识别出你对你所的渴望对象所持有的错误观念——你并非在如其所是地看待你所的渴望对象,而是在你的头脑之中将其想象为某种超出其自身的事物。



答:首先,我对那位同事形成了一些理想化的观念,将他与别人总有话说这一个方面片面地扩大化,觉得在他的身上凝聚了所有那些我认为我欠缺的技能和特征,而且在这些技能和特征的程度方面也可能在我的头脑中做了夸大,这些并不一定是属实的。其次,我认为只要我多与他在一起,就可以自动受他的影响,使我自己本人做出改善,具有我本来所不具有的技能和特征,这是对“与那位同事在一起”这个行为所形成的理想化观念,也不是实事求是的(尽管我不否认与那位同事在一起我可以给自己创造一些向他学习的机会,从而有利于我的自我完善)。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仅仅根据我在比较短时间内所观察到的我们研究组那位同学的一些方面,例如比较能讲话,便觉得在他的身上凝聚了所有那些我由于觉得缺失而渴望得到的技能和特征(如沟通交流技能,人际交往技能,与他人分享的自发性与开放性,对工作的激情),而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在这位同学身上看到的这些技能和特征及其程度方面,可能在我的头脑中做了夸大处理和理想化,并不一定就完全是对那位同学本身如其所是的认识——因为事实上我当时跟那位同学接触的时间不是很长,对那位同学的了解还不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觉得自己和自己的生活中有一些缺失(沟通交流技能,人际交往技能,与他人分享的自发性与开放性,对工作的激情)以及由此产生的渴望作用下,将那些我觉得缺失并因而渴望得到的东西,投射并叠加到那位同学身上,从而导致我对那位同学的认识并非是实事求是的,而是掺杂进了一些夸大/理想化的成分,因而在我的头脑中将那位同学想象得超出其自身如实所是。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根据非常有限的接触和很片面的经验对那位同学形成的主观印象和认识,当成/认作是那位同学自身如实所是。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对那位同学及其所具有的特征和技能形成的主观印象和认识(由于我本人的投射而做了夸大化和理想化的处理),又进一步对我与他的接触形成了一些理想化的想象和投射,觉得如果我多与他在一起,我就可以自动受他的影响,具有我觉得存在于他身上而不存在于我身上的技能和特征,从而使我自己本人和我的生活得到改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了解到,在上述这种理想化的想象和投射之中,我忽略了许多实际方面的因素和考虑——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并不是像我上面想象的那样简单的——我主要是出于渴望弥补自己的缺失,而对于我与那位同学进一步接触的想象/投射之中,几乎是一厢情愿地只考虑了我所渴望得到的那些特征和技能方面的因素,而忽略了其它方面的实际因素。因此,即便如果我真的与那位同学在同一间办公室,事情也不会完全如我想象的那般进展,因为会有其它实际因素起作用,而不仅仅是我在头脑中理想化的那些因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我自己的责任寄托在与那位同学的进一步接触上,期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便捷地得到我所渴望得到的那些特征和技能,从而抛弃了我自己主导自己做出并践行改变的责任,将自己的责任与我自己分离。



自我承诺/自我改正:



当我觉察到自己出于渴望(如渴望得到沟通交流技能,人际交往技能,与他人分享的自发性与开放性,对工作的激情),而对我的渴望对象以及与之相关的人或事物(如那位同学本人和与那位同学多进行接触的情况)形成了一些印象/观念/认识时,我停止并呼吸。



我认识/了解到,我出于渴望而对相关的人或事物形成的印象/观念/认识,很可能并非是如实/实事求是的,而可能包含我自己本人的想象和投射,在我的头脑中对其做了扩大化和理想化的处理。例如,在我处理的这个具体事例当中,我对那位同学和与他进一步接触的情况,在我的头脑中做了理想化的处理。 我认识/了解到,我出于渴望而在头脑中做出的理想化处理当中,由于忽略了许多其它因素,特别是实际方面的因素和考虑,因而事物的实际发展情形也不会与我出于渴望所构想出的情形一致。我认识/了解到,改变我自己的责任寄托在与那位同学的进一步接触上,是抛弃自我责任的出发点和行为。



因此,我承诺并致力于,调查和反省我出于渴望而在头脑中对事物及其发展状况等形成的印象/认识/信念/想象/投射,(通过运用自我宽恕)清除其中的不实成分(如由于受渴望这种心智能量的影响或者通过片面经验所形成的),重新校准于对事物及其发展状况的相关方面进行实事求是的全面的调查/研究/探索,依据事实做判断和决定,而非主观臆断。



我承诺并致力于,放下我对那位同学形成的不实的主观印象/信念,并承担起我为自己做出改变的责任,通过向那位同学学习或者运用其它资源,支持协助自己活出我所渴望的改变如同我自己本身,支持协助自己发展沟通交流技能和人际交往技能,实践并活出与他人分享的自发性与开放性以及对工作的激情。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四 2月 27, 2014 11:35 am

第386天:交谈过后的回想行为与破坏性结果

事件经历:与他人进行了一次skype交谈,过后我在头脑中回想谈话内容,记得对方(称为A吧)用了一个词”nice try”(中文的大概意思是“得了吧/拉倒吧”,但语气上可能有差别),而我对这个词产生了情绪反应,觉得对方用了一种嘲笑的口吻,似乎把我当成傻瓜一般对待,由此产生恼恨的情绪反应,以及想要不再与对方交流或者将对方排除我的生活圈子这种想法。另外,我的注意力专注于这一个我产生情绪反应的词语,将其从整个交谈过程当中孤立出来,忽略这个词语所处的语境。我的心智仿佛水桎一样吸附到这个词语上,不断引发情绪反应。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与他人进行skype交谈后,在头脑中回想谈话内容,想到对方用了”nice try”这个词语时,想象对方是在用一种嘲笑的口吻用这个词语,并且把我当成傻瓜一般对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在头脑中想象出来的对方的嘲笑口吻以及对方把我当傻瓜对待,当成是既成事实,仿佛对方在用”nice try”这个词时,真的就是在嘲笑我,把我当傻瓜。而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这是我在自己的头脑中想象出来的内容,并不一定就是对方在用”nice try”这个词语时的真正出发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使”nice try”这个词语成为一个触发点,引发我在头脑中产生的想象——想象A在嘲笑我,把我当傻瓜对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在头脑中产生的“A在嘲笑我,把我当傻瓜对待”这个想象,连接到了我在头脑中回忆谈话内容时回想到的”nice try”这个词语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我在头脑中对”nice try”这个词语产生的“A在嘲笑我,把我当傻瓜对待”这个想象,产生了恼恨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并投入恼恨的情绪反应之中,在这个过程中损耗自己的肉体——因为情绪作为一种心智能量,是通过损耗肉体产生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使得我在头脑中对”nice try”这个词语产生的“A在嘲笑我,把我当傻瓜对待”这个想象成为一个触发点,引发恼恨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恼恨的情绪反应连接到我在头脑中对”nice try”这个词语产生的“A在嘲笑我,把我当傻瓜对待”这个想象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参与和投入恼恨的情绪反应之中,进一步在头脑中产生了对A进行言语反击和与之断绝关系的想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这是一种自我破坏行为——通过我对A产生的不良印象以及试图断绝关系的想法,破坏我与A的沟通交流和互动,我与A可能形成的关系,以及其中可能协助到我的机会和方面。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我是在头脑中对”nice try”这个词语引发的“A把我当傻瓜一般嘲笑”这个想象的引发下,进入到了我在过去经历之中形成的对嘲笑我的人进行的防卫反击模式之中——如果我觉得自己受到了他人嘲笑,则产生恼恨的情绪反应,进行言语反击或者与之断绝关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和投入对(我想象出的)嘲笑我的人进行防卫反击的模式,而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当我这样做时,我是在受心智程序的控制和支配,是心智程序的奴隶,并不是自己主导自己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通过在头脑中对这个过去事件进行回想,围绕“nice try”这个词语的想象(A把我当傻瓜一般嘲笑我),产生恼恨的情绪反应——这样做污染并影响了我对这个过去事件的记忆,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我对过去事件的记忆进行了篡改,使得我对这个事件的记忆变得不可靠,因为其中掺杂了我过后的想象内容,并添加了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的注意力局限在记忆当中整个事件中单独一个词语上,将这个词语从整个情境当中孤立出来,忽略这个词语所处的全部语境,并利用这一个词语不断产生恼恨的情绪反应,而没有允许我自己考虑这个词语在整个事件当中的使用背景,也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这是我作为心智系统获取能量并巩固其进一步发展的手段。



自我改正:



当我在头脑中再次回想起与A交谈的记忆当中”nice try”这个词语,以至进一步引发“A将我当成傻瓜一般嘲笑”的想象,产生恼恨的情绪反应,在头脑中进行言语反击或产生与A断绝关系的想法时,无论是处于其中哪一步、哪个阶段,我都支持协助自己停止参与和投入头脑中产生的这些回想、想象、情绪及想法。每当发现自己又跑到头脑中去参与和投入那些回想活动时,就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头脑/心智的这些虚拟现实当中,带回到当下这里的物质现实当中——运用呼吸支持自己保持在当下这里的物质世界中,通过在物质世界中参与一些实际活动来支持和稳定自己,如动笔写写字,散散步,听听音乐,或者专注于某个需要集中精力处理的项目等。



另外,通过提醒自己认识到自己在头脑中参与的那些回想活动及其引发的其它心智活动所产生的结果,从“动机”方面入手,进一步支持协助自己停止参与和投入其中。对于这个具体事件而言,所造成的破坏性结果有:(1)受回忆、想象、情绪、念头的支配控制,交出了自己主导自己的权力和能力,使自己更容易受心智程序的左右、控制和支配。(2)在参与这些回忆、想象、情绪、念头时,损耗自己的物质身体,因为这些心智能量体验是通过损耗物质身体产生的。(3)使自己的记忆受到想象的篡改,受到情绪能量的污染,因而使自己对事件的如实认知和判断受到干扰和损害。(4)我在头脑中产生的“A将我当傻瓜一样嘲笑”、我对A产生恼恨的情绪反应,以及引发的与之断绝关系的念头,会使自己进入到防御性的自我封闭状态,破坏我与A的沟通交流和互动,我与A可能形成的关系,以及其中可能协助到我的机会。——提醒自己在头脑中参与那些回忆、想象、情绪、念头,会引发这些破坏性的结果,从为自己负责的立场出发,敦促自己停止继续参与这种自我破坏行为。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