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畏的进程分享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一 8月 22, 2011 4:01 pm

由于排版的问题,建议有兴趣的读者去我博客阅读这篇文章的全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x52p.html


《狂人日记》的狂人妄想心理探析


吴畏


摘要:本文是从纯心理学和病理学角度对鲁迅的作品《狂人日记》中的狂人所表现出的受害妄想症进行剖析,结合原文探索其产生根源、发展过程、症状表现、病理机制、解决方法等方面内容,以期使读者对妄想症能有较具体的了解。此篇分析是建立在“将狂人日记纯粹看作是一个患有受害妄想症的人写下的日记”这样一个视角基础上的,也就是说抽离掉原文本身所传达的社会意义,而仅从纯粹的心理学和病理学视角研究鲁迅的这篇文章。当然这也同时意味着本文的分析并未全面反映鲁迅这篇文章本来的涵义和宗旨,所以提请读者注意本文适用的条件。本文采取的结构形式是对原文的十三篇日记进行逐篇探析,先附原文,后附分析。其中在原文中特别用红色字体标示出的部分是与狂人妄想症状相关的内容,以引起读者注意,方便读者结合原文后面的分析进行理解。建议未读过《狂人日记》的读者先通读原文,然后再来读本文的分析。《狂人日记》原文和简介:http://baike.baidu.com/view/19486.htm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六 8月 27, 2011 12:33 pm

以下是在2009年10 月26日发表的文章基础上进行修改和整理而成的,原谅链接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f0lc.html

地狱天堂

当我知道每一秒钟就有一个人因饥饿而死,当我看到那些因饥饿而只剩骨头的人们时,我的内心中觉得我“应该”有些触动,我期待自己有一种情绪反应,我努力想要使自己去感受他们的痛苦,我努力皱起眉头想要去体验那种痛苦,但当我诚实反观我的内心时,我看到的自己只是麻木不仁 -- 这使我感到极度恐惧,因为我害怕我已经死了。



我想要强迫自己去有某种感触,强迫自己去感到不好受,强迫自己去对他们遭受的苦难感到“同情”,因为我想要使自己相信我还是个“有良心”的人,想要使自己相信我还活着。然而,这一切只是自欺欺人,只是人格的伪装,只是为了使自己感到好受——(通过使自己感到痛苦而使自己感到好受些,人可真是奇怪),只是为了使自己相信自己是个好人。而当那强迫出的反应情绪得以表现,当那好人的自我定义得以确认——就没有之后了,这个世界仍然继续处于糟糕的境况之中,没有任何改变。那些逼出的情绪反应就像在演戏一样,把自己演成一个好人,骗自己相信自己是个好人,演完戏后出戏,而戏的内容不再与自己有任何关系。事实是我只是在伪装,我只是在逃避,在利用好人这个自我定义伪装自己,为的是逃避为自己为这个世界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真正找出一个实际的解决办法,真正切实地改变这个世界的状况。


我害怕自己已经死亡,然而事实上我从来都没有活过。这是不是很讽刺?



看到他人遭受的苦难,内心中却升起了自己是多么“幸运”的感触来 -- “幸亏”我没有处于那种状况,“幸亏”我能过舒服的日子不用挨饿,“幸亏”我还可以追求“自己的梦想”,比起这些人来我是多么的“幸运”啊,我对生活充满了感激!为什么我们的幸运要靠他人的不幸来反衬和描绘?!那我们的幸运成为了什么?!这些“幸亏”、“幸运”、“感激”是在真正表达什么?!是在正当化自己的生活,同时也在正当化他人所遭受的苦难!是在感激自己幸运的生活,也在感激他人不幸的生活!也就是正当化为什么自己“应该”维持现状的借口——维护自己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私自利的借口。根本就不是真正在乎他人在遭受的痛苦,想到的只是自己过得舒适,可以追求“自己的梦想”,却还要用对生活的感激这美丽的借口来掩盖!而根本就没有去考虑寻找一个实际的解决办法,一个使所有人都可以过上有尊严的生活的解决方案,一个使所有人都可以过上幸福生活的解决方案。



在号称具有发达文明的人类世界60亿人口中有10.2亿人在挨饿(http://news.sohu.com/20091016/n267394264.shtml),每一秒钟就有一个人因饥饿而死,每5秒钟就有一个儿童因饥饿而死亡。想一想,每一秒钟就有一个人因饥饿而死!!!1,2,3,4,5 -- 5个人已经死了!在读这篇文章时,已经有多少人因饥饿而死!有多少人甚至了解这情况? 饥饿问题的关键并不是粮食不够吃,这个世界现在就有足够的粮食够每一个人吃。问题实质上并不仅仅是发达国家的冷漠问题,而在于我们目前的世界系统尤其是金融系统,这是一个从根本上不平等的系统,是一个从根本上吞噬生命的系统。不仅那些贫穷和饥饿的人是受害者,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是系统的受害者,所有人都是这个系统的牺牲品,那些自以为过得舒服不受影响的人已经成为了行尸走肉!但是是谁在支持着这个系统的持续运作?是我们每一个人,我们每一个人在其中的参与支持着这个吞噬生命的系统,每一个人都成为了系统的奴隶,在系统的控制下为了生存、为了私欲而挣扎,但我们生命被压榨的结果却支持着这个系统进一步奴役所有人、进一步压榨生命 -- 这是一个封闭的圈套、一个恶性循环。



单独靠一个人的努力是无法改变整个系统的,我们需要达成生命的共识,我们需要认识到自己作为生命一体平等的本质,我们需要在生命共识的基础上共同重新建立一个支持所有人平等生活的系统,一个使所有人都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的系统。我们人类的困境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参与了其中,没有任何人可以以任何借口逃避自己的责任。



但是,达成生命的共识、重建一个新的支持所有人平等生活的系统需要每个人放弃自己的私欲,放弃自己执著着的种种个人欲望,放弃将个人利益凌驾于全体生命之上!可是在系统的强迫训练下,人已经如此习惯于为了生存而活,已经如此习惯于为了一已私利而活,已经如此习惯于根据不平等而活,已经如此习惯于抛弃作为生命一体平等的意志而活,已经如此习惯于将作为生命的自己看得一文不值,将生命变成自己贪婪和恐惧的牺牲品,那么人有可能放弃自私自利达成生命的共识吗?人类会去真正考虑其他与自己如一同等的生命是在遭受着怎样的苦难?人类是否认识到自己允许和接受发生在他人身上的一切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难道人类真的要等到每一个在这个吞噬生命的系统中的人共同承受已经成为了生命耻辱的自己允许和接受了的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才会惊醒吗?也许这是人类学习认识生命平等同一的唯一途径?为什么我们要选择这样一条痛苦的学习路径?为什么我们要允许我们自己继续在这人间地狱之中挣扎?!为什么不能简单的通过普通常识认识到对全体最有益也是对自己最有益,因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以对全体最有益这准则生活,那么我们每一个人都将生活在世间天堂!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二 8月 30, 2011 11:36 am

呼吸应用法的体验分享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xazh.html

以下是根据与费丽丽的聊天记录整理编辑而成的,有些地方稍微做了些调整和修改。

Lili_Fei 22:03:13
吴畏,想再清楚了解下呼吸过念头和情绪的过程。呼吸是提倡要在每一刻中的,在这里,强调用呼吸带回这里,这个呼吸还是四数呼吸?

吴畏 22:04:29
我目前还没有做到在每一刻中都觉察呼吸。如果头脑中出现的念头比较多或能量性的支配开始变强的时候,我用呼吸支持自己,把自己带回到这里来。因为那时显然自己并不是在这里处于物质身体中的,而是在心智的念头和情绪中。

Lili_Fei 22:06:01
嗯,我的问题关键点也是这里,四数呼吸开始是作为一种方法,支持自己在这里,然后是要过渡到时时刻刻觉察呼吸的过程吗

吴畏 22:06:01
不必逼迫自己。我采用比较自然的呼吸方式。

Lili_Fei 22:06:45
嗯,你这么说,我明白了
嗯,时刻四数呼吸真的很难

吴畏 22:07:02
我在参与Desteni美国会面的时候,看到他们那些人也没有刻意去数数。我问了一个人是怎么做的,他说就是在脑袋中念头比较多的情况时用呼吸支持自己的。

Lili_Fei 22:07:39
平时能察觉自然的呼吸,在状况中时用四数呼吸来稳定,可以这样理解吗

吴畏 22:08:33
也不一定是四数呼吸

Lili_Fei 22:08:53
如果是这样,就感觉实行起来相对容易坚持,不然还真的很难坚持,会有挫败感

吴畏 22:59:45
翻译了两部分内容。一部分是关于四数呼吸的,一部分是关于不现实而导致自我挫败的。

关于四数呼吸的翻译:

杰克将会在两个视频访谈中解释四数呼吸应用。四数呼吸在关于“21天到达自己自由”这些视频中解释的。

什么是“21天到达自己自由”?

简短地说:如果你做四数呼吸应用,并且在21天的时期内你觉察着你的每一次呼吸,甚至没有一个念头在你的心智里升起——那么你是从你的心智意识系统解放了,因为有21天的时间你都没有以任何方式参与你的心智,而是相反在21天期间里你都临在这里作为呼吸处于并作为物质身体中。

请注意,我们不是在说:如果你今天开始运用四数呼吸,那么21天后你就从你的心智意识系统解放了。

不是的,我们是说:如果在21天里的每一时刻你都应用四数呼吸,并且如果在这21天期间里没有一个念头在你的心智里升起,并且如果在这21天里你觉察着你的每一次呼吸而没有错过甚至一次呼吸——那么只有那时你才能肯定:你不再被心智控制、指挥或奴役。

要理解,那些可是很大的“如果/假设”。

我不是在说你不应该尝试21天到达自己自由,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非常好的练习——从这个角度来说:你将会认识到我们受心智的定义和奴役有多严重——但是,请理解:放下心智和将自己从心智解放将会用比21天长得多得多的时间。

因此建议将21天到达自己自由看作是一个“检验”,表明当你处于你的进程的那个阶段时你确实从你的心智解放了——这是说,使用21天呼吸作为一个确认工具,向你自己确认:在已经行走自我净化的进程后,我已经确实完全放下了我的心智,因为我能够在21天期间内无论如何都不参与我的心智。

这些访谈在此刻与你相关之处在于解释四数呼吸技术,它将在你的进程开始和整个过程中协助你:把你自己放慢,觉察到心智的运动,在这里作为物质身体保持稳定。


关于自我挫败的翻译:

最后,一个重要的建议是:当写出自我改正声明时,既要现实又要自我诚实。因为如果你写出理想的东西而不在自我改正行动中遵循,这就变成了一个自我击败行为,因为你所写下的和你在践行的是相矛盾的。如果你持续地说你将要做某事,但并不实际做,你是在创造一个自我击败和自我减损的循环。因此,当写出自我改正 声明时,确保你能坚持你所写下的自我改正声明,并且能够实际实行这些点。

吴畏 23:06:32
结合这两点看一下你的情况,主要是对自己提出的要求不现实,由于达不到自己的要求而产生挫败感。我以前是这个样子的,逼自己一次呼吸都不要落,每落下一次都觉得自己犯了错,结果形成自我挫败的循环。

吴畏 23:14:28
我还是在练习平常觉察自己的呼吸的过程中,因为我在日常生活中大部分时间内对自己的呼吸都是没有觉察的,到了头脑中念头和情绪开始强烈支配我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对呼吸的遗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时我开始注意自己的呼吸,觉察自己的呼吸,用呼吸来支持自己(并不是四数呼吸,只是自然的呼吸,当然四数呼吸也可以用,你自己试试效果吧),把自己从那种着魔/支配状态中摆脱出来。

一个较实际的做法是:每当发现自己跑到心智的想法和情绪中去了,心不在焉、走神溜号,而不是在觉察自己的呼吸,存在于当下这里,忙于自己在物质世界中正处理的事务的时候,就通过呼吸把自己带回到这里,回到物质世界中来。这是一个实际可行的对自己的要求,因此不会造成持续不断的挫败感。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二 9月 20, 2011 9:08 am

以下是 2009-12-19 日发在我博客上的一篇文章,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fopz.html


我上次从家里回到学校的时候,父亲写了一封信,厚厚的一沓。主要的原因是回到家中之后我表现出的变化很大,加上我在美国的一些经历,父母对我很担心,希望我能够变回那个“过去他们所认识的我”。他们不希望我改变。



为什么呢?因为目前这个世界上人是由关系定义的,我们用自己与他人或者整个世界的关系来定义自己。换句话说,“我是谁?”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依赖于外界来定义,主要是由我们与他人形成的关系来定义。比如,“我是一个好父亲/母亲”这样一个自我定义,这个定义取决于“父亲/母亲”这个角色与“孩子”这个角色之间的关系,为了“达到”和“维护”这样一个自我定义,根据这个社会的要求,“父亲/母亲”应该如何如何如何去做,不应该如何如何如何去做;同时一个称职的好父亲/母亲的孩子即“好孩子”应该是如何如何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孩子得听话、得乖、得听父母指挥,得“孝顺”-- 孝顺定义为顺从为孝,不要忤逆父母,不要说父母不愿意听的话,不要做父母不愿意你去做的事,父母是天是地、是权威,有必要时得像父母撒谎,哄着乐呵着 -- 我们将此定义为爱。真的是爱吗?很多时候我们将依赖性混同为爱。这里的依赖性主要是指精神上的依赖性,是自我定义的依赖性 -- “我是谁”这个自我定义对他人对外界各种事物的依赖性。既然“我是谁”是依赖于外界的人和事物的,为了不失去自己的自我定义,我们希望别人按照我们的期望而活来支持我们的自我定义,我们希望别人不要改变。我们期望别人:“你应该这样这样做,你应该那样那样做,你不应该这样这样做,你不应该那样那样做。”我们试图操纵和控制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生活中的人和事物,让他们来按照我的期望来运作。如果别人达不到我们的期望我们就会失望甚至愤怒, 我们谴责:“你怎么可以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你这样这样做,我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状况了。”有时表面上我们似乎是在为了另一个人着想或考虑,但如果以绝对的诚实反观自己的内心就会发现很多情况下我们行为的真实动机都是为了维护我们的自我定义,隐含着操纵和控制,我们甚至都觉察不到我们对他人真正的伤害,因为我们已经对此习以为常。



这种自我定义对外界人和事物的依赖性所带来的后果是心灵上的孱弱和残疾 -- 无法自立,无法依靠自己的双脚站立起来,总觉得自己站不稳,总是想要依赖、想要依靠,总是觉得自己不完整,总是觉得自己是残缺的,总是试图从外界抓住什么来填补自己。也许表面能上是个“坚强的成年人”,但内心却还是停留在哺乳期。这种精神上的残缺感和依赖性使我们饥渴地向外界寻求,寻求欲望的满足,寻求金钱,寻求性,寻求爱,寻求家庭和社会的认可,寻求名声…… -- 通过与外界的人与事物建立各种各样的依赖关系来填补自己,以便使自己“变得完整”。当建立了某种我们以为可以填补我们内心的空虚的依赖关系时,我们就相信自己真的变得完整了。但这只是自欺欺人。问题的根源在于我们内在的自己,问题的解决也只能是我们内在的自己。外界永远无法根本上解决我们内在的残缺,永远无法根本上填充我们内在的空虚。当然我们可以欺骗自己“啊,我获得爱了,我获得名声了,我获得金钱了,我获得欲望的满足了,现在我终于完整了,我终于不再残缺了,我终于获得幸福了,我终于获得安宁了。”真的吗???没有了钱你是谁?没有了名声你是谁?没有了这些你所建构的依赖关系你是谁?没有了别人对你的认可你是谁?没有了别人对你的评价你是谁?没有了别人赐予你的爱你是谁?本质并没有改变,内心仍然是残缺的。而且我们需要不断的挣扎,试图控制和操纵我们周围的人和事物以便维持这种表面上的完整感、幸福感、安定感。因此这种“完整感、幸福感、安定感”是假象,是操纵和控制的结果,你一刻不去挣扎着操纵和控制,它就可能不在了,这也是为什么所谓的“完整感、幸福感、安定感”伴随着的是费力的挣扎,因为它们不是真实的完整、幸福和安定。真正的完整、幸福和安定只能是内源而外显的。别人能够给予的东西,也是可以失去的东西,可以失去的东西不可能是真实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掌控着通向完整、幸福和安定的钥匙,那钥匙就是我们真正的自己,是作为生命的自己,真实的生命是完整的。钥匙不在别人手中,钥匙不在外界我们所寻求的任何事物之中,我们自己就是钥匙 -- 我们将自己锁在了自由之外,我们为自己铸造了一个坚固的囚笼,我们成为了自己的奴隶,也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够将自己解放。



人类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成熟过,科技在发展,人类操纵这个世界的手段在加强,但人类却还是一如既往的野蛮和无知,贪婪、奴役、暴力、虐待、操纵、控制、战争所有这些对作为生命的自己的戕害还在一如既往地继续存在着 -- 外在世界是内在世界的反映,这个世界所展现出来的一切不证自明,这就是真相。我们真的进步了吗?我们真的进化了吗?我们真的变得更先进了吗?我们对作为生命的自己有多少理解?我们对作为生命的自己有多少尊重?我们可曾抽出时间来倾听自己内在最深处作为生命的声音?我们可曾真正考虑过作为生命与一切平等同一的自己?我们是否真的存在过?我们是否真的在生活?——我们已经成为了虚幻不实的影子在外面寻找着自己。



回到我父母对我的改变的反应这个问题来。由于我父母的定义依赖于他们与我之间在过去所形成的固定的关系模式,因此当我改变的时候,当我变得陌生了的时候,当我变得不同了的时候,当我不再适合他们过去对我的认知的时候,当我的存在使他们觉得迷失了自己的时候,当我的存在使他们觉得自己的自我定义受到了威胁的时候,他们会自动启动过去的经验所形成的保护机制,试图将我转变为过去那个他们所认识的那个我,以便继续支持他们依据过去与我的关系所形成了的自我定义 --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希望我改变,而试图转变我的原因。这是典型的人格自我保护机制,一个程序自动运行的结果。这是可以预料得到的。我之所以可以写下这些,是因为我过去存在于这种状态之中,这是我研究了自己作为一个人格程序是如何运行以后而得出的认识。但是,现在我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不是我父母作为真正的生命的表达形式,因此我不会再允许我父母处于同样的模式之中。



什么是真正的残忍?对作为生命的自己的残忍是真正的残忍。当我看到别人在对作为生命自己戕害而仍然继续支持这样的行为时,这既是对他人的残忍也是对我自己的残忍,而这是不可容忍的。以爱的名义行的是真残忍,真爱之行却被解释为残忍 -- 这是一个颠倒的世界。



接下来是我父亲给我写的那封长长的信中的一段话:“你能给我我们以平安、正常、幸福的慰藉我们便十分满足了。我们不图什么虚荣了,只需要心灵的慰藉、精神上的寄托、情绪上的安稳。我们唯一可以讨价还价的是:‘你有责任和义务还我们一个平安幸福’,我们的要求过分吗?这一点你做不到吗?我们坚信你,你有这个能力,你会用行动和事实满足我们这一点儿可怜的愿望和需求。”



读到这一段话的时候我笑了,哈哈大笑 -- 不是嘲笑我父亲,而是这些话本身非常的好笑。我没有被感动得稀里哗啦、痛哭流涕,我没有觉得自己对父母做了多么不人道多么残忍的事情因此应该感到非常的内疚 -- 没有一丝一毫。我看到的是这些文字背后我父亲对作为生命的自己的残忍,但是他自己没有觉察到自己在对自己和对他人做些什么事情。现在我可以看清楚这些文字背后所隐藏着的是什么,因此我不会继续玩这种于人于己都毫无益处游戏了。我无法给任何人以平安、正常、幸福的慰藉,我无法使任何人获得满足,我无法使任何人获得心灵上的慰藉、精神上的寄托、情绪上的安稳,我没有责任和义务还给别人一个平安幸福。这些都是我无法做到的,而且是连神也无法做到的。如果我给你这些你相信你能从我这里获得的东西,我只是在欺骗你,你也只是在欺骗你自己,而这就是对你的残忍,也是对我的残忍,是对作为生命的真正的我们自己的残忍,因此我不会允许自己这样做。我不知道这些话是我父亲擅自代替我母亲说的话,还是我母亲与我父亲达成了共识后我父亲才代表我母亲写下的话,不过从这些文字中所表达出来的是:是我剥夺了我父母的平安、正常、幸福的慰藉,是我剥夺了我父母的满足感,是我剥夺了我父母心灵上的慰藉、精神上的寄托、情绪上的安稳,是我剥夺了我父母的平安幸福。因此我是肇事者,而我父(母)是受害者。是因为我的改变造成了这一切,是我的改变伤害了我的父(母),因此我应该变回原状,变回那个他们曾经熟识的我,变回那个他们期望的我,变回那个使他们可以接受的我,变回那个支持他们的自我定义的那个人格机器程序,变回那个既欺骗他们也欺骗我自己的那个我,变回那个既伤害他人也伤害我自己的那个我。而这我无法做到,我拒绝。



“我们唯一可以讨价还价的是:‘你有责任和义务还我们一个平安幸福’。” -- 在这一点上你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我无法还给你们一个平安幸福,因为我没有从你们那里夺走任何东西,你们所相信了的由于我的改变而从你们身上所夺走的东西是你们本来就没有的东西,是一个幻象,是你们头脑中的一个概念,是你们对平安和幸福的一个虚假定义。没有夺走,何谈还给?我如何还给你们你们本来就没有的东西?我如何还给你们我无法给予的东西?钥匙明明在你们自己手中,为何要向我来索要?我如何还给你们你们你们真正的自己?我如何还给你们真正的生命?



“我们的要求过分吗?这一点你做不到吗?”-- 你的要求非常过分,你在要求我继续对你们也是对我自己欺骗,你在要求我继续对你也对我自己残忍,你在要求我给你我无法给你的东西,你在要求我还给你一把明明在你自己手中的钥匙,你在要求我给你真正的作为生命的你自己,你在要求我替你成为你真正的自己,你在要求我替你承担起你自己应该为自己承担起的责任,你在要求我做天下最残忍的事情 -- 阻碍一个人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成为真正的自己。因此,我做不到。



“我们坚信你,你有这个能力,你会用行动和事实满足我们这一点儿可怜的愿望和需求。”你不必再坚信我了,我不会做的,我也根本没有这个能力,但是我可以协助你们同时也协助我自己共同来认识什么是虚假的、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什么是真正的生命、什么才是真正的我们自己。我所写下的这些就是我的实际行动,但这行动不是来满足你们这一点儿可怜的愿望和需求,而是要彻底粉碎你们这并不可怜而是非常可悲的愿望和需求。只有这样你们才有可能认识到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什么是责任,什么是生命。



我很残忍吗?假爱真残忍,还是真爱假残忍?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二 9月 20, 2011 9:12 am

2011年9月19日的博客文章,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xsjc.html

[翻译] 关于责任问题的邮件交流翻译

我以前曾经给 Leila 发过邮件问了类似关于责任的问题,现在我将那封邮件和回复翻译过来了。邮件中涉及到的一个视频“害怕父母”,我以前已经翻译过来放在博客上了,链接如下:http://blog.sina.com.cn/u/5d6fffd10100rz2l


邮件及回复翻译如下:


嗨 Leila,



以下是第五课中“害怕父母”这个视频中的一段话。



“当父母朝孩子喊叫、或对孩子表达愤怒、或对孩子表达恐惧、或对孩子表达焦虑时,父母并没有理解:他们朝着他们自己的表现朝着孩子所做的,实际上存在于他们自己之内,而与孩子没有任何关系。孩子,当然,将其解读为是他们的过错,是他们要受责备,是他们对这情形负有责任——但他们从来都并非真的如此。是父母们并未理解到孩子们在这里是在将你自己反映给你自己。”



关于这里的责任这一点,我现在有一些困惑。如果每个人都对其经历的所有一切事情百分之百地完全彻底地负有责任,那么为什么处于这个场景中的孩子对这情形没有责任?我本人在童年时候有过一些身体虐待经历,我想要关于我自己的经历的责任问题有一个清晰的理解。而且我记得在Bernard 一个视频中(具体是哪个我记不得了),他提到过考虑这样一点:处于同一个家庭之中的人们一生又一生地交换角色。这对于家庭场景之中的责任问题有什么说法吗?谢谢。



吴畏





嗨,吴畏



在害怕父母那个视频中,那个场景是“孤立地”考察的。



也就是说,在他们正解释父母和孩子那个场景的那个特定时刻——“存在”的仅仅就是父母和孩子,以及父母在朝孩子喊叫。



在那个解释之中,他们是在“放大进入”到处于此处的事物的“一个片断”,这只是存在于存在界这整体之中的许多维度之中的一个维度。



因此,如果我们考察那个父母/孩子场景,而不考虑存在着的任何其它事物,不考虑任何种类的过去——那么你可以说,那孩子是无辜的,因为他实际上什么事情也没做。父母朝孩子喊叫的原因在于他(她)有他(她)自己的问题没有处理而将其投射到了孩子身上。



因此,从那个角度来看,那孩子是无辜的——父母朝他/她喊叫并不是他/她的过错,尽管这是其父母的想法。



但是如果我们现在“缩小出来”并考察所有各种不同的维度的展现,那么你也可以做出如下评估——正如你所说的,那孩子负有责任是从如下方面说的——他作为集合整体的一部分已经接受和允许了这个世界到达这样一种状况之中——父母们将他们自己的问题投射到他们的孩子身上并朝他们喊叫。



从另一个角度看,那孩子可能是在经历他/她在某个过去生世之中对他人所做过的事。从另一个角度看,那孩子可能是无辜的,而父母也可能是无辜的——如果你从以下角度来看:他们只是在活出一个“预先编程的生世”。



因此,取决于你考察事物的“范围”,你会发现许多不同的看法,它们全都是作为一个整体的一切事物的一些“片断”、“维度”。



在那个视频中,只考察了“一个维度”。



起初当我浏览所有材料时,我也有过同样的困惑。在想“喂,但是在那个视频中他们这样说,而在另一个视频中他们现在又那样说!哪个是正确的?”可是随着进展,我理解了它们都是正确的,因为它们只是代表着正聚集到一起的一个谜题的不同片断。而那个谜题却有着无数的维度。呵呵。



如果还有不清楚的地方,告诉我。



Leila

------------------------------------------------------------------------------------------

英文原文:



Hi Leila,



The following is a paragraph from the video FEAR of PARENTS in lesson 5.



"When parents shout at a child, or express anger to a child, or fear to a child, or anxiety to a
child, the parent is not understanding that what they‘re doing towards the expression of
themselves to the child – is actually existing within them;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child. The child, of course, interprets it as them, [it] being their fault, and that they‘re to
blame and that they‘re responsible for the situation – but they never actually are. It‘s the
parents not understanding that the children are here to reflect you back to yourself."



I am having some confusion on the point of responsibility here. If each one is 100 percent completely entirely responsible for all and everything that one experiences, why is it that the child in this scenario is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situation? I myself personally had some physical abuse experiences in my childhood and I would like to have a clear understanding about responsibility with regards to my own experience. And I remember in one of Bernard's video (which one specifically I do not remember) he mentioned considering the point of beings switching roles in a family life after life. Does that have anything to say about the point of repsonsibility in this family scenario? Thanks.



Wei Wu



Hi Wei Wu,

In the Fear of Parents video, the scenario is looked at in ‘isolation’.



Meaning in that particular moment as they are explaining the scenario with the parent and the child – the only thing that ‘exists’ is the parent and the child, and the parent shouting at the child.



So if we look at the parent/child scenario in isolation of anything else that exists, in isolation of any type of past – then you can say that the child is innocent because he has literally not done anything. The reason why the parent is shouting is because he/she has his or her own issue that is not dealt with and which is projected unto the child.

So from that perspective – the child is innocent – it is not his/her fault that the parent is shouting at him/her. Even though that is what the parent thinks.



In the explanation they are thus ‘zooming in’ into a ‘fraction’ of what is here, only one of the many dimensions that exist within Existence as a whole.



But if we now ‘zoom out’ and look at all the various different dimensions into play, you can also asses that – like you said – the child is responsible in terms of being part of the collective whole having accepted and allowed the world to come to such a state where parents project their own issues unto their children and scream at them.



From another perspective, the child might be experiencing what he/she had done unto another in a past life. From another perspective, the child might be innocent and the parent may be innocent as well, if you look at it from the perspective that they are simply living out a ‘pre-programmed life’.



So depending on the ‘scope’ within which you are looking at something, you will find different perspectives which are all ‘fractions’, ‘dimensions’ of everything as a whole.



In the video, only ‘one dimension’ is looked at.



Initially when I went through all the material I had similar confusions. Thinking “hey but in that video they said this and in the other one they are now saying that! Which one is correct?” Though as I went along I understood that they were both correct as they simply represents different pieces of a puzzle that are coming together. But then a Puzzle with a gazillion dimensions lol.



Let me know if something’s not clear.



Leila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五 11月 18, 2011 4:19 pm

[聊天记录]文章讨论与金钱消费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z64z.html

注:以下是在QQ聊天中关于翻译文章“来自农场的视频访谈50:你为什么可以信任物质现实”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z60d.html的一些讨论(仅供参考,请读者自加鉴别),还有一部分是关于金钱与消费等问题的简单讨论。



吴畏 0:52:39

这篇文章中很强调物质世界的稳定性,而心智世界的不稳定性。



X 1:43:51

在你需要“处理”你的“精神妄想”时,你可以“信任”“物质世界”。如果你“建起一个围栏”,它就会在那里。

X 1:44:22

如果你 建起一个围栏。。。。 这句话怎么理解?

吴畏 1:45:08

我的理解是,这并不是某种比喻,例如在心智中建立起围栏之类,而只是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表明物质世界比心智世界稳定

吴畏 1:45:36

整篇文章都基本上是在强调这个事情,物质世界比心智世界稳定,因此物质世界是可以依赖的

吴畏 1:45:44

依赖->信赖

X 1:46:02

我想他是在给建议 所以我想知道具体的操作会是怎么样的

吴畏 1:46:14

在你的心智中,你想象一个围栏,但在下一刻可能就没了

X 1:46:31

比如 停止精神妄想 做晚餐 或给自己买东西 这算是吗

吴畏 1:46:34

如果你是在物质世界中建立起了一围栏,只要你不破坏它,它不害那里

吴畏 1:46:39

不害->还在

X 1:47:04

原来 这句话是描述 心智思想的啊

吴畏 1:47:44

说的就是头脑中的东西不稳定,不可靠,不可信赖

吴畏 1:47:57

而物质世界是稳定的,可靠的,可以信赖的

吴畏 1:48:10

虽然也是相对的

吴畏 1:49:17

实际的做法就是专注于物质世界中的情况,自己的身体,呼吸,而不要胡思乱想、走神溜号

X 1:50:11

?只是处于呼吸中吗 这样子就可更深地体会物质世界吗

X 1:50:24

处在呼吸中 是第一步?

吴畏 1:50:27

觉察自己的呼吸、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肢体运作、自己的直接物质环境、自己直接参与的物质世界情境,而不要跑到自己的头脑中胡思乱想、走神溜号

X 1:51:06

嗯 我能收到你的意思了

吴畏 1:51:09

走神溜号你有体验吧?

X 1:51:17



吴畏 1:51:28

就是人身体在此处,但人却跑到了自己的头脑中

吴畏 1:51:42

跑到了另一个想像世界去了

吴畏 1:51:46

那就不是在此处

X 1:51:54



吴畏 1:52:59

觉察呼吸也就使自己稳固在身体/物质界中

吴畏 1:53:23

而不是飘到头脑中的幻想世界中

吴畏 1:53:40

自己在物质世界中正常行使功能

吴畏 1:54:03

不需要跑到心智幻象世界中去

X 1:54:14

对 是这样

吴畏 1:55:41

那篇文章中举了性的例子,你可以看清那两段描述区分了肉体与精神的表现

吴畏 1:56:04

“精神方面”:一旦你进入“性表达”的“精神位态”——“担忧”你是否“足够好”,或“担忧”“你是否做了正确的事情”,或者“担忧”你在“高潮”点的时候为什么头脑中“闪现”过了一幅你过去女朋友的图片,而不是就“宽恕”那些东西,“除掉”它们,并“真实地生活在此处”,那么显然你会进入一种“恐惧”位态。

吴畏 1:56:28

这是不必要的!

吴畏 1:57:53

上面那段所描述的是发生在心智世界/精神世界中的内容,这些正是需要通过宽恕停止的

吴畏 2:00:29

性不是需要被禁掉的,而是可以成为自我表达的

吴畏 2:01:02

但首先得清除目前发展出的那些建立在欲望、冲动、能量基础上的模式



X 2:01:57

我有喜欢买东西的欲望

吴畏 2:02:38

检查自己所买的东西是否是必要的,有实用性的,自己生活真正需要的

吴畏 2:02:57

逐步剔除那些出于欲望而购买的东西

X 2:03:32

那这样来检查的话 都还是有用的 和 在使用呢

吴畏 2:04:03

在使用的并不一定是真正有用的

吴畏 2:04:22

例如化妆品也是在使用的,但并不实际上支持自己

X 2:04:29

不过我会自责 因为我有朋友很少给自己买衣物 而我觉得自己很喜欢 原因会是在哪里呢

吴畏 2:05:19

这篇翻译文章后面有一些建议: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topic.php?f=20&t=222

吴畏 2:05:51

是关于停止消费那些根本不支持自己的东西

X 2:05:54

其实 我有一直在进行 关于女性臆构我的宽恕

吴畏 2:06:32

宽恕后要采用实际行动通过实际解决办法改正

吴畏 2:07:02

停止买不必要的衣物和服饰-拥有对你而言舒适的衣服,鞋子也是-不必要的产品像是珠宝,仅是存在来娱乐这个"看我,看我"-如同这个世界的图像展现事业。而当买衣服和鞋子时-有关你所买的特定的衣服和鞋子,清楚而自我诚实的观察在如同你之内的起始点-你购买是因为它们"看来很好而其他人可以接受"或是它们对你如同你而言是舒服而实用的。

X 2:10:08

嗯 我得支持自己行走过这个 能量的牵引点

X 2:12:39

我不知道在那个时间有其他的什么需要去做 然后就会去网上看喜欢的东西 接着就会成交

吴畏 2:13:18

我们如何花费金钱对于这个世界是有很大影响的

X 2:13:34

有时会持续做四次呼吸 但总有一个时间点 是 那样子的

吴畏 2:14:28

承担起责任来,明智的运用金钱,不购买不必要的东西,支持一个带来平等世界的解决办法——平等金钱系统,这是目前可以实用应用的。

X 2:14:31

你怎么看的 如何花费金钱对这个世界的?

吴畏 2:15:46

我们花费金钱如果继续支持当前世界金融系统的运转,那么我们事实上也是在继续支持这样一个系统所造成的一切后果,例如饥饿这样一个最明显的例子。

吴畏 2:16:29

我们每个人都在参与这样一个系统中,因此我们每一个人都对这个系统所造成的结果负有责任

吴畏 2:18:10

购买那些不必要的东西,只是在继续支持消费主义和整个金融系统对这个世界的继续破坏和滥虐

吴畏 2:20:53

对自然界的破坏、由于利益驱动而对动物进行的虐待和杀害,这世界上有足够每一个人吃的食物然而却又有如此多人处于饥饿状态之中——所有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问题,是必须面对、处理和解决的问题,而我们每一个人的参与都是造成目前这个世界如此状况的原因,我们每一个人都负有责任。

吴畏 2:21:40

光、爱、和平、灵修、正面思考——所有那些全部都没有正视这些问题,这些实质性的问题

吴畏 2:21:53

这些物质世界中的问题

吴畏 2:22:55

对于如何在物质世界中实际生活来说,与灵性有关的那些东西统统没有任何相干性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二 11月 22, 2011 3:54 pm

关于DIP(Desteni我进程)课程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z8xf.html

以下是与一个人(X)在skype上聊天中涉及到的关于DIP(Desteni 我进程)的一些内容,其中括号中的“注”是我后加的。



[2011-11-20 22:55:08] X: 你好 吴畏

[2011-11-20 22:55:34] X: 我想要请问你 我想要参加DIP课程

[2011-11-20 22:55:48] 吴畏: 现在还没有中文课程哦

[2011-11-20 22:56:03] 吴畏: 你可以直接阅读英文吗?

[2011-11-20 22:56:37] X: 大概有六七成左右看得懂

[2011-11-20 22:57:32] X: 这样事会很吃力吧

[2011-11-20 22:57:45] X: 还有整个上课过程是如何上课的?

[2011-11-20 22:57:55] X: 使用SKYPE吗

[2011-11-20 22:58:43] 吴畏: 会有个账户,自己登录去下载课程材料,主要是pdf文档和视频

[2011-11-20 22:58:53] 吴畏: skype不是必需的

[2011-11-20 22:59:07] 吴畏: 课程是一个月一个月的

[2011-11-20 22:59:33] X: 所以要自己研读?

[2011-11-20 22:59:38] 吴畏: 每个月开始的时候去下载材料,整个月的课程进度可以自己安排

[2011-11-20 22:59:47] X: 恩

[2011-11-20 22:59:48] 吴畏: 每个月都有作业需要完成

[2011-11-20 23:00:07] 吴畏: 截止日期一般是在25号

[2011-11-20 23:00:17] X: 假如没有完成呢

[2011-11-20 23:01:24] 吴畏: 那就到不了下个月的课程

[2011-11-20 23:01:54] 吴畏: 得把作业提交了,有人核查通过了,才能打开下一个月的课程材料

[2011-11-20 23:02:17] X: 你本身做这些作业

[2011-11-20 23:02:25] X: 和参加课程以前

[2011-11-20 23:02:32] X: 有明显的差别吗

[2011-11-20 23:02:54] X: 我是说 自己看论坛的资料和语成员讨论

[2011-11-20 23:03:33] 吴畏: 作业是非常系统的应用那个月课程所学的内容,我的英文和中文博客上有好几篇都是我作业的内容中整理出来的SF

[2011-11-20 23:03:35] 吴畏: 自我宽恕

[2011-11-20 23:04:01] 吴畏: 我的博客上有两篇自我宽恕示范的文章,那就是我DIP作业翻译过来的

[2011-11-20 23:04:48] 吴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dgz.html

[2011-11-20 23:04:55] X: 挑选一个招募者也是从该成员的文章上面判断要选谁吗

[2011-11-20 23:05:20] 吴畏: 你可以自己判断啊,不需要仅仅从文章上判断

[2011-11-20 23:05:21] X: 这篇我友看完了

[2011-11-20 23:05:29] X: 所以你如何判断

[2011-11-20 23:05:54] 吴畏: 我当初没有判断,是分给我的招募者……

(注:后来我知道了我在这个问题上是有决定权的,是我自己当时没有了解清楚这个系统的运作形式,而且我对现在这个招募者很满意,就没有更换了)

[2011-11-20 23:06:31] X: 恩

[2011-11-20 23:06:39] 吴畏: 现在加入的人做判断可以从这个人的表现啊,他的文章、他的视频中的表达、他的言行、他对他人的支持协助等等

[2011-11-20 23:06:41] X: 我们现在参加课程是自己选吗

[2011-11-20 23:06:50] 吴畏: 对,现在是自己选

[2011-11-20 23:06:54] X: 恩

[2011-11-20 23:07:03] 吴畏: 就是你想要选谁就选谁

[2011-11-20 23:07:10] 吴畏: 你觉得合适

[2011-11-20 23:07:13] X: 中间可以换吗

[2011-11-20 23:07:33] 吴畏: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

[2011-11-20 23:07:58] 吴畏: 有一种情况是招募者自己的原因无法继续提供支持,那么会将其招募的成员分配给其他招募者

[2011-11-20 23:08:21] 吴畏: 至于被招募的成员是否可以自己主动随时调换,我还不清楚

[2011-11-20 23:08:27] X: 恩

[2011-11-20 23:08:48] X: 那我与招募者的互动用意是什么?

[2011-11-20 23:08:54] X: 我是说

[2011-11-20 23:09:11] X: 以经可以像这样寻问你问题 不也是支持了吗

[2011-11-20 23:09:30] 吴畏: 我这是主动免费提供的……

[2011-11-20 23:09:42] 吴畏: 我没收费,呵呵

[2011-11-20 23:09:46] X: 恩...

[2011-11-20 23:09:47] 吴畏: 是啊

[2011-11-20 23:09:48] X: 了解

[2011-11-20 23:09:50] 吴畏: 就是这个样子的

[2011-11-20 23:09:57] 吴畏: 并不完全是这个样子的

[2011-11-20 23:10:41] 吴畏: 你是选做agent还是选做customer? (注:agent是代理,customer是客户)

[2011-11-20 23:11:23] 吴畏: 如果是做agent,那么你的招募者负责帮助你在博客和视频方面支持你招募你的成员

[2011-11-20 23:11:54] X: 恩

[2011-11-20 23:12:07] 吴畏: 一般情况下是你的招募者的招募者负责你的课程方面问题的解答

[2011-11-20 23:12:35] 吴畏: 但我们这个双语的环境下,可能这两个功能合并为都由你的直接招募者负责

[2011-11-20 23:16:17] X: 抱歉我现在有事情要先离开一下

[2011-11-20 23:16:25] 吴畏: 好的

[2011-11-20 23:16:28] 吴畏: http://desteniiprocess.com/

[2011-11-20 23:16:36] 吴畏: 上面是网站,你可以大致了解一下

[0:17:25] X: 恩我有大制上看过了

[0:19:27] 吴畏: http://desteniiprocess.com/pricing

[0:19:35] 吴畏: What if I do not finish my Lesson Assignments on time? Would I have to pay for the next month and continue with the same Lesson?

Yes. As long as you wish to participate you need to pay the monthly fee, every month you receive the Lesson Material Support and Marketing & Recruiting support. That however does not prevent you from completing all your pending assignments in the next month and continuing with your course at the optimal pace.

[0:19:48] 吴畏: 上面是回答你问的一个问题



(注:译文如下

如果我没有按时完成课程作业会怎样?我必须得为下个月付款并继续学同一课吗?

是的。只要你希望参与,那么对于你收到课程材料支持和销售与招募支持的每一个月,你都需要支付月费用。可是那并不阻止你在下个月中完成你所有暂时搁置的作业并以最佳的节奏继续你的课程。)





<<< 不再受过去记忆和经历的支配一个没有记意跟经历的人 是你的目标吗

[10:30:12] 吴畏: 不是记不得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了

[10:30:29] 吴畏: 而是那些并不成为支配我当前如何生活如何决定的因素

[10:31:14] X: 恩

[10:31:21] X: 这些解构

[10:31:31] X: 是让人自由的工具

[10:31:56] X: 我着手希望自己能超越这些记意跟经历了

[10:32:04] X: 如果我参加课程

[10:32:25] X: 或许有机会完全解构掉的吧

[10:33:23] 吴畏: 第一年的课程主要是打基础的,第二年的时候会有更专业的方法和技术处理

[10:34:16] 吴畏: 整个课程是可以完全解构掉的

[10:34:41] 吴畏: 不过即使是在第一年已经可以很细致地做自我宽恕进行处理了

[10:35:05] 吴畏: 我在博客中那些文章的例子中你可以看到有很细致的指导

[10:35:53] X: 恩 请问你累计到怎样的英文能力才参予?

[10:36:00] X: 以经出国留学的时候吗

[10:36:45] 吴畏: 不好说啊,当然是英文能力越好参与越有利了

[10:36:54] 吴畏: 下限我不清楚

[10:37:35] X: 恩

[10:37:57] X: 先把自己的宽恕使用英文写

[10:38:03] X: 这样子是个办法吗

[10:38:45] 吴畏: 是个好办法,我用英文做自我宽恕对英文的进步有很大帮助

[10:39:01] 吴畏: 而且Desteni英文论坛上有好多英文文章

[10:39:11] 吴畏: 有些自我宽恕示范的文章可以借鉴

[10:39:37] 吴畏: 还有好多文章我在阅读的时候转换成自我宽恕的格式读出来

[10:39:46] 吴畏: 这些是以前常做的

[10:39:52] X: 恩

[10:40:04] X: 今天很谢谢你

[10:40:15] X: 我看见许多点

[10:40:32] X: 我需要休息了

[10:40:33] 吴畏: 好的。

[10:40:35] X: 晚安

[10:40:35] 吴畏: 88







链接:

Desteni 我进程课程概览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wodm.html

Desteni英文主网:http://www.desteni.co.za

Desteni我进程英文网:http://desteniiprocess.com/

Desteni中文论坛:http://desteni.co.za/chinese/forum/

Desteni中文频道:http://www.tudou.com/home/_90037398/

Desteni QQ群:154490172

Desteni 新浪微群,群名:Desteni 群号:769509

平等富裕金钱系统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自我宽恕示范:一步一步自我宽恕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dgz.html

自我宽恕示范:处理评判和恐惧实例: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vzmo.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二 11月 22, 2011 3:57 pm

关于“支持和协助”的自我宽恕

吴畏

2011年11月22日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z8yw.html


自我宽恕现场示范!!!



2011年11月21日

[9:08:42] X: hi 吴畏

[9:08:47] X: 今天早上提到的ㄧ个点

[9:08:56] X: 我不大理解你的意思

[9:09:02] X: 可否请你在说明一下

[9:09:10] X: 关于"你“需要”朋友——你可以看一看你需要从你朋友那里得到什么,那是你还没有接受为你自己的部分。"

[9:09:13] X: 这是什么意思

[9:09:48] 吴畏: 就是你从他人想要得到的那些东西,事实上是你没有接受那点作为你自己。

[9:10:07] 吴畏: 例如你帮助得到他人的支持,是你没有接受支持作为你自己。

[9:10:19] 吴畏: 帮助->希望

[9:11:14] 吴畏: 这些是分离点——你将自己与这些点分离开了,而将它们放入在了你的人际关系中,在你的外面。

[9:12:59] X: 可以再一个例子吗

[9:13:06] X: 还是不大懂

[9:14:48] 吴畏: 你依赖他人来支持帮助你,是你自己没有在支持帮助自己,而是将支持帮助放在了你的外面,放在了你所依赖的人上,例如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之中,你相信没有了他们你就没有了支持帮助,但事实上是由于你将支持帮助与你自己分离开了,而没有作为支持帮助,即支持帮助作为你自己——即是你自己。

[9:16:26] 吴畏: 这表明的是你将自己与“支持帮助”分离开了,而没有作为“支持帮助”这个词语而生活实行,成为“支持帮助”这个词语的表现。

[9:17:32] 吴畏: 还是不清楚吗?可能涉及到一些关于分离、言语文字、生活实行言语文字的概念没理解清楚。

[9:19:03] 吴畏: 也就是说你将支持帮助显现为了一种与你分离开的构造

[9:19:11] 吴畏: 在你的外面

[9:19:24] 吴畏: 在他们身上——依赖于他人

[9:19:35] X: 这种"分离"是我主导自己可以成为了的?

[9:19:38] 吴畏: 因此他人不在了,你认为支持协助就不在了

[9:19:42] X: 我几乎是自然成为这样了

[9:19:49] X: 我没有感觉我再主导自己成为依赖的

[9:20:00] 吴畏: 但这只是你自己的心智的观念

[9:20:27] 吴畏: 你可以作为支持协助而活,也就是你就是自己的支持协助

[9:20:37] 吴畏: 你作为“支持协助”这个词语而活

[9:20:43] 吴畏: “支持协助”就是你

[9:21:01] 吴畏: 那么,“支持协助”就不依赖于外界,不依赖于他人

[9:21:26] 吴畏: 无论他人在与不在,你都在这里支持协助你自己,因为你是支持协助

[9:21:43] 吴畏: 也就是你践行“支持协助”这个词语作为你自己

[9:21:55] 吴畏: 你成为“支持协助”这个词语的体现

[9:22:40] X: 如果我本身就已经很不好了 如何支持协助自己

[9:22:54] 吴畏: 什么叫做已经很不好了?

[9:23:45] 吴畏: 先用自我宽恕将所有那些自己无法自己对自己进行支持协助而必须依赖他人的这些观念清除掉

[9:24:19] 吴畏: 然后重新写下自我改正声明,并通过实际行动逐步确立起自我支持自我协助

[9:25:09] 吴畏: 那些是你自己的观念,你相信你必须依赖他人的支持协助才能活下去,没有了他人你就无法自己站立

[9:25:46] 吴畏: 这些是你头脑中的观念,你按照这观念而活,因此以此形成自我定义,信其为真

[9:27:16]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总是想要依赖他人

[9:27:31]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自己无法独自站立

[9:27:57]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无法支持协助我自己而必须依赖他人

[9:28:39]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离开了对他人的依赖我就无法独自站立

[9:29:04]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支持协助定义在他人之中,而与我自己分离开了

[9:29:51]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支持协助这个词语分离开了,而相信我无法支持和协助我自己

[9:31:07]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没有他人的支持和协助,我就失去了支持和协助,而没有认识到我在这里,我一直都在这里,我有能力支持和协助我自己

[9:31:35]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自己独立一人面对一切

[9:32:13]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独自一人面对一切与恐惧连结起来了,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

[9:32:39]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无法独自面对我自己的人生,并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

[9:32:56]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

[9:33:30]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为自己承担起责任与恐惧连结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

[9:34:35]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依赖他人来逃避为自己的恐惧——为自己承担起责任的恐惧,独自一人站立的恐惧。

[9:35:05]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恐惧的支配

[9:35:37]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自己没有独立面对的勇气

[9:36:45]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与我的生活中的人建立起的关系来逃避自己的恐惧

[9:37:41]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失去自己在生活中建立起的关系——因为这些关系是我用于逃避面对自己的工具,没有了它们我无处可藏

[9:38:06]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用自己与家人和朋友的关系来掩饰和逃避自己的恐惧

[9:38:41]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失去与家人和朋友的关系

[9:39:16]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失去与家人和朋友的关系与恐惧连结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

[9:40:00]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失去与家人和朋友的关系,因为没有了这些关系,我就得独自一人面对我自己,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一切

[9:40:12]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

[9:40:39]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恐惧连结起来了,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9:40:56]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独自一人面对我自己

[9:41:27]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独自一人面对我自己与恐惧连结起来了,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9:42:20]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操纵我的家人和朋友,使他们保持与我的关系,这样一来我就不必面对我自己,这样一来我就可以继续隐藏下去,这样一来我就可以继续抛弃自己的责任

[9:43:12]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所采用的操纵手段只是在逃避我自己

[9:43:51]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的恐惧投射到我的母亲身上

[9:44:47]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我的恐惧到我的母亲身上,以我母亲为理由和借口,为自己维持这种依赖关系寻找根据

[9:45:37]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欺骗我自己,使我相信我是在为我母亲考虑,而事实上我考虑到的只是我自己——只是我自己的考虑,我自己独自一人的恐惧,我为自己承担起责任的恐惧

[9:47:16]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我母亲离开了我会很可怜,但事实上是我是在为我自己感到可怜,害怕我自己会独自一人,因此将这种恐惧投射到我母亲身上,并以此作为自己维持这种依赖关系的借口

[9:48:17]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是在利用我母亲,为自己的恐惧寻找根据,为自己的恐惧寻找借口,我所考虑的并不是我母亲,我考虑的其实是我自己——我自己的恐惧,我自己独自一人的恐惧,我为自己承担起责任的恐惧

[9:49:19]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在我与我母亲的关系中,我并没有真正考虑我母亲,我考虑到的是我作为一个心智系统的人格定义,考虑到的是作为这样一个人格我如何继续幸存下去

[9:49:48] 吴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欺骗我自己,使我自己相信我是在为我母亲着想,然而我真的是在考虑我母亲吗?

[9:50:48] 吴畏: 暂时到这里

[9:52:02] X: 恩 孝顺的心对你而言也是种需要宽恕的自我定义吗

[9:53:04] 吴畏: 人与人之间剩下的关系应该只有平等

[9:53:30] 吴畏: “孝顺”这种东西没有存在的必要

[9:54:06] X: 我起了想要反驳争辩跟愤怒的心

[9:54:24] X: 但我同时体认到

[9:54:40] X: 今天的觉察是相当真实的ㄧ个面对

[9:55:17] X: 我会继续下去的

[9:55:28] X: 题外话

[9:55:34] X: Y曾给我过的建议

[9:55:47] X: 与你今天说过的

[9:55:52] X: 有相当大的雷同

[9:56:36] X: 自我诚实与负责的人就算不用这些工具

[9:56:46] X: 也是可以站立着的

[9:57:00] X: 但是这些工具更迅速

[9:57:22] 吴畏: 没有自我宽恕,你无法看到自己的层层自我欺骗



[10:04:45] X: 我恐惧的时候 就是代表我在定义自己是吗

[10:04:56] X: 所以我事实上会成为我的恐惧

[10:05:11] X: 将他们具体体现

[10:05:31] 吴畏: 你有恐惧在你里面,那是你产生的恐惧,你产生的东西就是你

[10:06:02] 吴畏: “自我定义”是指你害怕失去那些东西

[10:07:22] 吴畏: 如果你害怕失去某种东西(物体、关系、头衔等等),那个东西就是你用来定义自己的

[10:08:27] 吴畏: 你害怕失去自己的恐惧吗?

[10:08:42] X: 死亡

[10:08:51] X: 是最终极的

[10:08:56] X: 我究竟会到哪里

[10:09:33] 吴畏: 那是一个系统

[10:09:38] 吴畏: 害怕死亡系统

[10:09:56] X: 所以你知道自己死后会到哪里吗

[10:10:25] X: 面对死亡你心安吗

[10:11:19] 吴畏: 好久不想死亡的问题了

[10:11:24] X: 这是太远太远的问题了 我最需要的其实是承担起责任

[10:11:35] X: 那就不会有恐惧死亡的问题在了

[10:12:01] 吴畏: 最终还是有死亡的考验



------------------------------------------------------------------------------------

Desteni英文主网:www.desteni.co.za

Desteni中文论坛:http://desteni.co.za/chinese/forum/

Desteni中文频道:http://www.tudou.com/home/_90037398/

Desteni我进程英文网:http://desteniiprocess.com/

Desteni 我进程课程概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wodm.html

Desteni QQ群:154490172

Desteni 新浪微群,群名:Desteni 群号:769509

平等富裕金钱系统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自我宽恕示范:一步一步自我宽恕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dgz.html

自我宽恕示范:处理评判和恐惧实例: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vzmo.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日 12月 18, 2011 5:41 pm

[聊天记录]保护机制、爱、次元存有、吃素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zshd.html

以下是我与一个人的聊天中涉及到的一些内容,聊天对象的姓名已由 X 替代。



[3:17:15] X: 而我在呼吸的过程 还有一点想要实际请叫你的就是

[3:17:33] X: 只要我做宽恕

[3:17:48] X: 或者面对自己当下实际的状况

[3:18:26] X: 或者去运动与我自己不卡困着逼自己往更加深入的点去问自己行为背后的动机的时候

[3:18:45] X: 我的后脑会出现一种紧压缩的感觉 很像一个机器往内挤压

[3:18:51] X: 非常不舒服

[3:19:19] 吴畏: 我也有过那种后脑发紧的体验

[3:19:24] X: 真的吗!?

[3:19:34] 吴畏: 嗯

[3:19:46] X: 这是为什么

[3:20:23] 吴畏: 我们的身体在这个进程中是最值得依赖的,身体的反应可以提供给我们许多可靠的信息,但我们需要学习识别这些信息

[3:20:32] 吴畏: 用以有效地在进程中帮助我们自己

[3:21:23] 吴畏: 后脑发紧的具体原因我并不清楚,根据我的体会,一种情况是我参与了某种能量性(例如某种情绪爆发或冲动等)的体验,那些能量积聚在脑后

[3:22:16] X: 恩

[3:22:28] X: 我运动的时候这个痛会很强

[3:22:34] 吴畏: 你提到的是在你处于抵触情绪中时

[3:22:43] X: 抵触?

[3:22:49] X: 你是说与心智抵触吗

[3:22:49] 吴畏: 就是你不想面对你自己

[3:23:03] 吴畏: 有些点你不愿意去面对,因而抵触、逃避

[3:23:10] X: 对 通通是在我做真正想要站起来的行为时才出现

[3:23:31] X: 我其实想 但我做的过程并不容易

[3:23:32] 吴畏: 因为你提到了是在你做宽恕的过程中“不卡困着逼自己往更加深入的点去问自己行为背后的动机的时”

[3:23:36] X: 所以必须要逼自己做下去

[3:24:13] 吴畏: 越是抵触的点,越是表明这个点比较严重,如果你冲破这抵触情况,就可以有较大的突破

[3:24:33] 吴畏: 而心智是不想你这样做的,而是采用保护机制

[3:24:38] X: 不懂? 就是做完做到底吗?

[3:24:53] X: 我几乎是难受到放弃或者会睡着

[3:25:01] 吴畏: 这正是心智的保护机制

[3:25:02] X: 而我会继续

[3:25:08] X: 恩..

[3:25:30] X: 是个大工作就是了 我很多时候会喘

[3:25:39] X: 必须要一直呼吸

[3:25:55] 吴畏: 如果你冲破这些保护机制,而坚持做完,在这个过程中也锻炼你自己的意志,不受这些心智保护机制的支配

[3:26:53] X: 会很爽其实

[3:27:12] 吴畏: 看来你做得不错

[3:27:42] X: 没有 因为我那后脑紧压缩的感觉没有消除过

[3:27:47] X: 总是这样

[3:28:02] X: 睡着是我最束手无策的

[3:28:44] 吴畏: 你可以根据你当时处理的情况,看看有什么地方你没有在面对,什么地方你有抵触。总之是在表明有个问题在那里你没有认识到。

[3:28:52] X: 请问你会吼出来吗 我有时候会难过到大吼的哭了

[3:30:07] 吴畏: 通过书写你当时的体验,将整个点展开,也许可以看到那个你遗落的点。

[3:30:32] 吴畏: 我有时说自我宽恕,说着说着就困了,就迷糊着了。

[3:30:45] 吴畏: 所以还是书写较好些。

[3:31:03] 吴畏: 发困也是心智的一种保护机制

[3:31:31] X: 真的喔

[3:31:34] 吴畏: 就是不想面对自己当时处理的那个问题

[3:31:42] X: 我已为是我有嗜睡症

[3:31:46] X: 每次都这样

[3:31:55] X: 但实际上又想

[3:32:03] 吴畏: 结果每次都错过机会将那个点彻底清除掉

[3:32:15] X: 恩..

[3:32:34] X: 要是有觉察的时候会马上要写下

[3:33:35] 吴畏: 有个Desteni视频是讲打哈欠的,讲到打哈欠是心智在将自己认识到的某点擦除掉这样一个机制。

[3:34:18] 吴畏: 你可以想一想有什么实际办法可以处理这种发困的情况。

[3:34:46] X: 这些是DESTENI的讯息为什么不好传递的原因 因为大部分的惯性思维已经很根深蒂固了 包括打哈欠 或许这样讲会沦为一种疯狂

[3:35:04] X: 我会逼自己不要睡着

[3:35:11] X: 再发困的那一刻

[3:35:14] 吴畏: 我觉得可以起来走动走动,或者洗下脸清醒下,然后动手书写会较好些

[3:35:17] X: 但有时候睡着的很快

[3:35:29] X: 可是我走到的那个宽恕的点

[3:35:38] X: 很容易因为这样而不见了

[3:35:46] 吴畏: 确实是的

[3:35:46] X: 变成宽恕没有深入的感觉

[3:35:48] 吴畏: 对

[3:35:55] 吴畏: 心智把你引向了别处

[3:36:01] 吴畏: 回避了那个需要深入的点

[3:36:21] X: 我们这样讲心智需要宽恕 如果宽恕掉心智

[3:36:25] X: 那我们是什么呢

[3:37:21] 吴畏: 所以,做宽恕要注意的一点是,不要同时处理多个点,而每个点都处理得不到位。专注在一点上,把一点彻底清除,这是很实际有效的做法。

[3:37:41] 吴畏: 一点一点去做

[3:38:12] 吴畏: 宽恕掉心智的我们是什么——需要我们自己去发现

[3:38:57] X: 一点一点的做..

[3:39:11] X: 恩细微而深入

[3:39:29] X: THX 彼此加油

[3:40:32] 吴畏: 我刚开始做宽恕时,倾向于由一个点发散出许多点,结果要处理的点越来越多,多到处理不过来,结果每个点都处理得不干净,都是浅浅的一层,这种做法没有效果。

[3:41:16] 吴畏: 而且使自己处于一种惶恐的状态之中,觉得自己有这么多点要处理,都不知如何办才好了。

[3:42:38] 吴畏: 如果与某一点相关的点是一个很大的结构,我先暂时不将那个点展开,而是集中于将手头正处理的点处理干净。

[3:43:59] 吴畏: 然后再根据自己的情况去决定是否立即去处理其余的点。

[3:44:23] X: 这要我实际运用才有办法与您讨论了

[3:44:27] X: 现在有些抽象

[3:44:33] X: 但我也会展开很多点

[3:44:41] 吴畏: 哦,好的。





[3:44:50] X: 吴畏我想再请问你一个问题

[3:44:53] X: 关于爱

[3:45:02] X: 你本身接受DESTENI的说法吗

[3:45:14] X: 其实我也是很推崇爱的

[3:45:27] X: 人跟人之间没有爱 那有些怪

[3:45:47] X: 为什么在进程的DESTENI成员 包括B 都有伴侣

[3:45:54] X: 还说没有爱?

[3:46:01] X: 那为什么要交往做夫妻呢

[3:46:14] 吴畏: 如果爱作为一种体验到的某种朦胧的感情,那只是心智的一种能量反应。

[3:47:37] 吴畏: 在Desteni五十问题中对爱的问题给出了看法,你可以参考。

[3:47:53] X: 我有看过了其实

[3:49:08] X: 我现在不懂的是那种心智的幻觉爱 与真正的爱

[3:49:10] X: 怎样区分

[3:49:20] X: 其实喜欢一个人就是因为很契合

[3:49:34] 吴畏: Desteni成员或者B的伴侣之间并不是以当前社会中所定义的那种“爱”为基础的

[3:49:34] X: 很有话聊 彼此的喜欢对方这样子

[3:49:54] 吴畏: 你看到的只是形式上的相似

[3:50:07] X: 那么是以什么为基础

[3:50:12] 吴畏: 一体平等的原则

[3:50:22] 吴畏: 相互在进程中相互支持

[3:50:33] X: 我现在在进程中会问这个问题是因为要是我遇到所谓喜爱的人 交往了 那变成是参与心智了?

[3:52:08] 吴畏: 你所喜欢的人——你对喜欢的人所具有的样貌、性格、偏好等等,这些是经历我们的人生经历编码成为的系统,你有没有考虑过你对伴侣的偏好是从哪里来的?

[3:55:00] 吴畏: 在通常的恋爱关系中,只是我们每个人所成为的恋爱关系系统在相互关联,交互作用。

[3:55:07] X: 你本身有伴侣吗 如果有或者将来要选择 你会如何参与这样的关系?

[3:55:48] 吴畏: 在DIP的第一年课程中就已经讲解了这些内容。

[3:56:47] 吴畏: 我会首先用自我宽恕清除自己对“理想伴侣”形成的各种各样的观念等等心智构造

[3:57:42] 吴畏: 这样当我与一个人进入到类似的关系中时,并不是我的恋爱关系系统(也有性系统)在支配我进入。

[3:58:56] 吴畏: 显然“恋爱关系系统”/"性系统"是非常庞大的系统,其解构过程也是个大工程,需要有个很长的过程。

[4:00:06] X: 那些没有了对方变去自杀的人 应该都是在系统中吧

[4:00:25] 吴畏: 但我在自我宽恕过程中已经可以看到我是如何设计出了这些系统,因此这并非是我真正的自己,而是程序在动作。

[4:01:46] 吴畏: 也就是说当我在受恋爱关系系统/性系统支配时,显然并不是我本人在做自主决定。

[4:02:09] 吴畏: 而是恋爱关系系统/性系统在替我做决定。

[4:02:41] 吴畏: 替我决定了,我想要我的伴侣有怎样的样貌、有怎样的身材、有怎样的性格等等等等

[4:03:08] 吴畏: 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具体地规定了我对伴侣的要求

[4:03:16] 吴畏: 达到细节层次

[4:03:36] X: 那线再问题来了 如果不是这些因素在区策你进入关系

[4:03:53] X: 还剩下哪些是非系统的因素 再使你进入关系里?

[4:04:29] 吴畏: 你的问题是在问如果不是系统在驱动你,你还怎么动?

[4:04:39] X: 恩恩

[4:04:47] X: 类似这样

[4:04:59] 吴畏: 你问的这个问题表明你的一切行动都是受系统支配的

[4:05:15] 吴畏: 因而你无法想象没有这些系统替你做决定,你如何能够做决定。

[4:05:50] X: 对伴侣的这个点或许目前是

[4:06:23] X: 我目前的"伴侣"因为与另外女生交往 我们正分开了

[4:06:30] X: 我没有太大起伏 只是一直想到他

[4:07:33] 吴畏: 并不是要批判你目前的状况,而是觉察到目前的状况,觉察是什么在驱动你,以后有机会会逐步解构这些系统的。

[4:08:42] 吴畏: 而你前面提到的对爱的理解显然是受限于系统的定义之中的。

[4:08:49] X: NO 我没觉得你在批判

[4:09:05] 吴畏: 不,我的意思是,并不是要你批判你自己的状况

[4:09:15] X: 恩

[4:09:37] X: 我心中对于在一起过的伴侣 说不出来自己为什么忘不掉

[4:09:51] X: 他不是挑选来的而是一直有话聊变慢慢在一起

[4:10:16] X: 就是这样子 现在我一样感觉自己非常喜欢他 但这个喜欢或许是心智的幻觉

[4:10:49] 吴畏: 你自己经过你的人生经历设计了你会喜欢什么样的人

[4:11:28] 吴畏: 许许多多因素累积到一起才有现在的结果

[4:12:28] X: 至少我没去自杀了哈 这太蠢了

[4:12:44] 吴畏: 在Desteni五十问题中有关于自杀的讨论

[4:12:49] 吴畏: 你可以去读

[4:12:56] X: 恩





[4:13:20] X: 请问你 关于死后已经所谓走完进程的人 会在哪?

[4:13:29] 吴畏: 没有已经走完进程的人

[4:13:36] 吴畏: 整个存在是同一个进程

[4:13:53] 吴畏: 直到全体如一同等

[4:13:59] X: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受苦 就没有爱存在

[4:14:03] X: 是这个意思吗

[4:14:30] 吴畏: 不只是人

[4:14:35] 吴畏: [4:13] 吴畏:

<<< 直到全体如一同等

[4:15:20] X: 我的走过的日子让我无法去忽视还在受苦的工人与孩子们

[4:15:49] 吴畏: 那些死后的人在次元界行走自己的进程也会在地球上支持和帮助

[4:16:11] X: 你不是说没有邪灵了

[4:16:14] X: 清除完毕了

[4:16:35] 吴畏: 不是我说的,是Desteni材料中写的

[4:16:41] 吴畏: 这有什么问题吗?

[4:16:42] X: 恩对抱歉

[4:17:04] X: 因为次元界在地球上协助 不就等于有邪灵还在吗?

[4:17:09] X: 抱歉我对这些很不懂

[4:17:16] 吴畏: 这怎么会是一回事呢?

[4:17:35] X: 就是同样看不见的存有在身边ㄟ...

[4:17:37] 吴畏: 邪灵是一种特定的受困于某种心智构造的存有

[4:17:57] 吴畏: 并不是看不见的存有统统都是邪灵

[4:18:13] X: 还是很毛

[4:18:26] 吴畏: 反正与日常生活无关

[4:18:39] 吴畏: 我都不去管什么次元存有了

[4:18:50] 吴畏: 有没有都与日常生活无关

[4:19:03] X: 对





[4:19:08] X: 那请问你吃素吗

[4:19:13] 吴畏: 不吃

[4:19:19] 吴畏: 不是只吃素

[4:19:24] 吴畏: 吃肉

[4:19:29] X: 是喔 我很少很少吃肉

[4:20:15] X: 一方面是在母体内我母亲是吃素

[4:20:29] X: 另一方面是因为我看过火鸡的影片

[4:20:32] 吴畏: 根据自己身体的实际需要来决定自己的包含

[4:20:39] 吴畏: 包含->饮食

[4:20:40] X: 他说连在马桶里冲下去他们都会痛

[4:21:14] 吴畏: 吃素并不能解决目前这个世界上的问题

[4:21:29] 吴畏: 吃素并不比不吃素更有“道德”上的优越性

[4:21:45] X: 不昰 而是我就是不太敢吃

[4:21:54] X: 并且你不会觉得他们很可怜吗

[4:21:59] 吴畏: 只要当前的经济系统不改变,对动物的虐待就不会停止。

[4:22:16] X: 恩我很滥情

[4:22:42] 吴畏: 滥情因而不需面对真正的问题

[4:22:56] 吴畏: 如果真的在乎动物的苦难,那就会寻找一个真正的解决办法,而不是靠吃素这种办法

[4:23:12] X: 不是啦我吃素是自己成为的

[4:23:21] X: 确实不是因为想要道德之累的

[4:23:30] 吴畏: 不,那些话并不是针对你的

[4:23:35] X: 恩

[4:23:46] 吴畏: 而是顺便说一下我了解到的一些情况

[4:23:54] X: 那吃肉的人你不觉得要是吃蔬菜可以为生 何必吃肉呢

[4:24:19] X: 要有肉吃 真是比要有蔬菜吃来得费工多了

[4:24:24] X: 还有残忍多了

[4:24:56] 吴畏: 动物和植物的不同仅仅是基因编码的不同,作为生命是同等如一的,吃动物比吃植物更残忍只是心智的一种观念

[4:25:38] 吴畏: 基于现在的基因编码,有些人的身体是需要肉类的,例如O型血的人。

[4:26:14] X: 毕竟会见血

[4:26:16] 吴畏: 而这些目前是无法立即改变的。





[4:26:22] 吴畏: 我可能会下线的。

[4:26:33] X: 恩

[4:26:39] X: 好

[4:26:48] 吴畏: 这些聊天内容中除了涉及你的个人问题部分外

[4:26:55] 吴畏: 我可以发布在我的博客上吗?

[4:26:56] X: 可以的

[4:27:01] 吴畏: 好的。

[4:27:05] X: 都可以的 请便

[4:27:19] X: 掰掰

[4:27:25] 吴畏: 88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吴畏的进程分享

帖子吴 畏 » 周一 12月 26, 2011 3:15 pm

[聊天记录]:时间管理、平等金钱、意淫、分离

吴畏

2011-12-2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zxhw.html

说明:以下是我与一个人的聊天中涉及到的一些内容,聊天对象的一些个人信息已由 X(或XXX)替代,并在必要的地方进行了删减和注释。请读者慎重对待并检验所说内容,而非盲信盲从。



[4:30:30] X: 关于现实生活中的收入

[4:30:41] X: 请问你如何同时维持

[4:30:53] X: 在DESTENI工作 又另外工作

[4:31:04] X: 我觉得自己分身乏术

[4:31:21] 吴畏: 我在研究组中做科学研究,助研。

[4:31:27] 吴畏: 这是我的收入来源。

[4:32:02] 吴畏: 同时做Desteni的工作,事情是比较多,需要有效的时间管理方面。

[4:32:15] 吴畏: 方面->方法

[4:32:54] X: 你大概睡几个小时?

[4:32:54] 吴畏: 我现在不需要上课,因此时间上一般没有固定的要求。

[4:33:07] X: 这样喔

[4:33:22] X: 我似乎无法两全

[4:33:22] 吴畏: 一般会睡7个小时左右,有时睡的时间比这长些。

[4:33:32] X: 恩

[4:34:05] X: 知道了 参与的程度与现实生活条件有太深的关系

[4:34:16] 吴畏: 是的

[4:34:32] X: 我现在不得不先维持自己的现实生活

[4:34:37] 吴畏: 首先得保证在系统中经济上要稳定

[4:34:44] X: 支持自己的ㄧ直是FAQ

[4:34:58] X: 恩

[4:35:19] X: 我本来要再整理自己的宽恕资料成立博客

[4:35:24] 吴畏: 对于许多人来说维持生存就需要占去绝大部分时间

[4:35:28] X: 但是情多到我常常感到很混乱

[4:35:50] 吴畏: 有些人是一直都在为生存而挣扎,而根本没有闲暇时间做其它事情

[4:36:08] 吴畏: 我的情况属于有相对较多的时间可以做Desteni的工作。

[4:36:24] 吴畏: 每个人都需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安排自己的时间。

[4:36:41] X: 请问你刚提到的管理时间的方法

[4:36:48] X: 可以分享看看吗

[4:36:53] X: 你怎样做管理

[4:37:25] 吴畏: 可以

[4:37:04] X: 大概也无法看娱乐节目了吧

[4:37:20] X: 我偶而把那当成自己的放松的消遣

[4:38:03] 吴畏: 我的时间管理方面的学习和阅读材料主要来自一个网页:http://www.mifengtd.cn/

[4:39:20] 吴畏: 我刚刚在与你聊天前在玩电子游戏……

[4:40:07] 吴畏: 我倾向于不给自己任何放松时间,结果是每天都安排得紧紧的,这样坚持一段时间后会出现反弹情况。

[4:40:38] 吴畏: 开始大量看电影、看动画片、玩游戏等等。

[4:41:24] 吴畏: 这样并不是很有效果。

[4:41:56] 吴畏: 这个模式目前还没有改正过来。

[4:42:22] 吴畏: 就是一段时间极其紧凑,又过一段时间懈怠。

[4:42:56] X: 恩



(注:在以上这段聊天内容中我没有介绍我在时间管理方面的具体操作,以后有机会会更具体地介绍一下。)





[4:43:26] X: 而我参与工作与人互动的时候

[4:43:32] X: 不得不提高自己的喜悦

[4:43:42] X: 这让我感觉自己很假

[4:43:58] X: 我只有不停的呼吸才能稳定一些

[4:44:34] X: 当我呼吸的时候我不在思考中 这个状态也让我不安 因为我总要思考着事情 计划着事情才可以心安

[4:45:03] X: 一旦参与思考我那慌张与整个状态总是非常紧绷

[4:45:26] X: 我觉得这是现实生活逼的 因为我总在思考怎样更能够增加收入

[4:46:47] 吴畏: 在做其它事情的时候,最好不要同时在头脑中算计收入,可以坐下来,专门研究如何增加收入。

[4:47:05] 吴畏: 这样就不是在头脑中一边做事,一边心不在焉。

[4:48:00] 吴畏: 目前这个世界中我们每个人的行动都受钱的支配。

[4:48:33] 吴畏: 一切决定都涉及到钱的因素,实际生活中不可能不考虑钱。

[4:51:05] 吴畏: 如果有什么事情是必须得做才能获取收入的,那就必须得做。有些事情不是立即就能改变的。



********************************

[5:15:05] X: 我觉得那一整个行为很恶心 没什么好宽恕的

[5:15:53] 吴畏: 自我宽恕的出发点并不能是使自己感到好受。

[5:16:01] 吴畏: 你的那种恶心反应正是需要宽恕掉的。

[5:16:18] X: 恩

[5:16:46] 吴畏: 现在多数人不都是在出卖自己挣钱才能在这世上存活吗?

[5:17:09] 吴畏: 我的生活相对容易一些,但实质上也是在出卖自己。

[5:17:22] 吴畏: 富人其实也是在出卖自己。

[5:17:37] 吴畏: 每个人都是在为钱出卖自己。

[5:18:19] 吴畏: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改变整个世界的经济基础。

[5:19:24] X: 我现在还有另外一个赚钱的办法

…………(注:X的具体工作内容省略了,下文中涉及到同类内容的用 XXX代替了。)

[5:20:24] X: 这样子基本上也是种丢人的行业吧

[5:20:52] 吴畏: 所有那些评判都没有用,没什么丢不丢人的

[5:21:56] 吴畏: 为这个世界带来改变需要有足够的资金。Desteni他们也采用了各种方式筹备资金。

[5:22:39] 吴畏: Desteni还开了个网络商店你知道吗?(注:网络商店的网址:http://eqafe.com/ )

[5:22:45] X: 恩我知道

[5:22:56] X: 对于商业行为我觉得是自己最看不起的

[5:23:13] X: 因为我很懂得赚钱但也就常常用奸商定义自己

[5:23:25] X: 这种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

[5:23:38] X: 所以我想要做XXX或者一些有贡献的行业

[5:23:46] 吴畏: 发自内心??呵呵,是预先编程的反应。

[5:24:25] X: 但是我在剥夺那些被我赚钱的人的权利不是吗

[5:25:08] X: 我常常是这样 我很快就可以赚到的数目不花我多少劳力 但是我母亲要在工厂当机器人当一整天

[5:25:34] X: 这种对比让我感到羞愧

[5:26:01] 吴畏: 关键是你如何运用赚到的钱,如果是继续用于支持当前的系统,那就是在继续支持当前系统中的剥削行为;而如果是为了用于支持确立一个新的支持全体生命的系统,这就是在向着终止当前系统中剥削行为的方向努力。

[5:26:33] 吴畏: 我所赚到的钱,实质上也是来自于对那些目前生活极其困苦的人的剥削。

[5:26:48] 吴畏: 我清楚我所赚到的钱并不是我的钱。

[5:27:00] X: 恩

[5:27:24] X: 你的意思是说 奸诈背后的动机要是为了一体等同 就做吧

[5:28:02] 吴畏: 对这一点我自己内心中也有矛盾。

[5:28:31] 吴畏: 目的的合理性是否使不择手段成为合理。

[5:29:03] X: 怕到最后合理性的目的也不可被信任了

[5:29:29] 吴畏: 是的,那是我所疑虑的





[5:30:21] X: 有人介入的管理 如何被完美的规范 目前我还没有概念

[5:30:49] 吴畏: 需要体制来保障,不能全靠人的自觉。

[5:32:22] X: 而且像我在想一个点昰 当那些永远再被剥削的人他们被平等金钱系统协助到不需要再奴役而这时他们的心智没有解除 一样具有破坏性跟攻击性 或者像很多变得有钱的人一样 开始放纵 这样子的一个平等金钱系统要走到所谓每个人都是做为物质生命的当下 有些太遥远 也太多变量

[5:33:25] 吴畏: 平等金钱系统中不会容许滥虐的情况,这些情况一经发现,需要得到立即处理。

[5:35:17] X: 监狱就还是存在

[5:35:55] 吴畏: 在视频中有提到过是心理方面的专业人员提供帮助

[5:37:21] 吴畏: 关于平等金钱中文方面也做了一个系列音频,Tanya在她的频道上也放了一些视频,你若想了解,可以去观看和收听。(注:Desteni中文论坛上添加了平等金钱这个片面,里面回答了关于平等金钱的一些常见问题,欢迎大家参与讨论: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forum.php?f=35&sid=92d804c3935f50e3347c13ee57c84b7a )

[5:37:48] 吴畏: 是关于平等金钱系统如何运作。

[5:38:44] 吴畏: 那些并非对全体最有益的滥虐行为需要得到矫正。

[5:39:58] 吴畏: 而不可能放任继续下去

[5:39:58] X: 我有看过了 就是不大信 因为我觉得有点像是幻想

[5:40:22] X: 抱歉有些冒犯 大概我在现实中存在太久

[5:40:54] 吴畏: 因此你看不到超出目前现实之外的解决办法

[5:40:58] X: 我现在除了稳住自己以外 就是维持基本生计到可以买房子然后去做一份自己感觉荣耀的工作

[5:41:10] X: 恩

[5:42:19] 吴畏: “或者一些有贡献的行业”——这并非是一个根本解决办法,而只是在考虑你自己,因为整个世界的经济基础并没有改变,这种做法仍然是处于当前系统的框架下,仍然是对当前系统的支持——只要是仍然在支持当前系统,那就是在支持着当前系统所造成的一切。

[5:42:48] 吴畏: 支持着饥饿、战争、暴力的继续存在

[5:44:59] 吴畏: 那种荣耀感是虚假的——因为并没有真正考虑生命全体,并没有真正考虑一个为全体生命带来改变的解决办法。

[5:46:20] 吴畏: 这也是平等金钱系统至关重要

[5:47:14] 吴畏: 任何在当前系统框架中所做的修补努力,甚至为自己个人的荣耀而对当前系统的支持,都是在支持当前系统所造成的滥虐结果。

[5:48:02] X: 有道理 但至少不昰直接滥虐

[5:48:07] X: 间接滥虐

[5:48:17] X: 自我欺骗

[5:48:14] 吴畏: 后果是同样的

[5:48:17] 吴畏: 责任是同样的

[5:48:20] X: 恩





[5:49:04] X: 那再当钱这个系统下已经被扭曲到人格跟整个脑子都变态了

[5:49:12] X: 这样子的人还有救吗

[5:49:32] X: 他们不自觉不感到有调整的必要

[5:49:43] X: 比如强奸犯或者毒犯与酒瘾者

[5:50:19] X: 施暴者 跟成天再屠宰场工作的工人

[5:51:03] 吴畏: 他们所表现出的行为存在,是由于这些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之内。

[5:51:21] X: 我不信其实

[5:51:29] X: 因为我压根部想强暴任何人

[5:51:37] X: 也不想要虐待人

[5:51:43] 吴畏: 你在虐待你自己

[5:51:51] X: - -

[5:51:52] 吴畏: 你想要虐待你自己

[5:51:56] 吴畏: 虐待存在于你之内

[5:52:05] 吴畏: 虐待是对你自己的强暴

[5:52:12] X: = =

[5:52:26] 吴畏: 成瘾者的瘾你有没有?

[5:52:32] 吴畏: 你有没有瘾?

[5:52:32] X: 这跟助长别人去强暴无辜者有什么关系

[5:52:48] 吴畏: 有什么关系?这个世界是我们的反映

[5:52:59] 吴畏: 存在于我们内心中的东西显现在这个世界中。

[5:53:13] X: 现在不是已经没有这个连结了吗?

[5:53:18] X: 每个人负责自己

[5:53:41] 吴畏: 每个人对自己和这个世界(即自己)负有责任。

[5:53:59] X: 我知道这是叫磁栅吗?

[5:54:11] X: 我非常认同要负起责任

[5:54:28] X: 但我现在是说我内心存在的 以目前这个世界来讲

[5:54:36] X: 我内心存在的还会助长谁吗

[5:58:44] 吴畏: 对那个问题,我知道的是我们通过心智产生的一切会返还给我们自己。

[5:59:15] 吴畏: 但从全体如一同等的角度来看,我们每一者仍然对作为全体的我们自己负有责任。

[6:00:03] 吴畏: 我们每一者平等地为这个世界负有责任。



******************************************

[6:29:22] X: 有些人几乎整个注意力在通灵上

[6:29:33] X: 还有朋友会怕看那个 认为是灵异的

[6:29:49] X: 这不容易使一般在系统中的人马上接受

[6:30:43] 吴畏: Desteni现在新上传的以前视频,形式上已经做了调整,换成画面格式,而很少直接那种通灵形式了。

[6:31:41] X: 难怪这次讲死亡的视频连声音都变了

[6:31:53] X: 也是包含在这次的调整中吗

[6:32:22] 吴畏: 死亡的好个视频,原来上传的时候也不是以通灵的形式上传的。

[6:32:34] 吴畏: 而是文本格式用机器发音读出来的。

[6:32:51] X: 喔 文本是死亡写下的?

[6:32:55] X: 太诡异了

[6:32:58] 吴畏: 是

[6:33:27] X: 恩 不管怎样参阅内文吧

[6:33:27] 吴畏: 生命可以来说过写字,死亡怎么不可以呢?

[6:34:13] X: 哈我觉得很难以想象其实 但我现在调整的态度一直都是在内文运用我实际的行动上 不管他怎样来的

[6:34:28] 吴畏: 那很好啊

[6:34:36] 吴畏: 而那也正是重点

[6:34:53] 吴畏: 不管形式上怎样,关键是所说的话

[6:35:09] 吴畏: 实际应用

[6:34:56] X: 恩 不然会有危险的

[6:35:22] X: 恩用了不好用后 也不用照单全收

[6:35:32] X: 这样是我自己个人的方式啦

[6:35:53] 吴畏: 就是需要靠自己实际应用的。





[6:37:34] X: 我一直想要问就是如果你在恋爱关系中实际进入过 那你与对方在"性"这个点如何做出一种进程中的性爱

[6:39:17] 吴畏: 首先是清除自己体内已经制造出的系统,可以在性交过程中根据头脑中跳出的画面或反应等等,用于做自我宽恕。

[6:39:52] 吴畏: 因为性爱过程中,问题在于“意淫”,而非肉体的行为。

[6:40:14] X: 没了意淫的性爱

[6:40:18] 吴畏: 也就是解构“意淫”的部分

[6:40:20] X: 有这样的性爱吗

[6:40:36] 吴畏: 意淫的性爱并非真的性爱

[6:40:59] 吴畏: 反正我是还没体验到

[6:41:07] X: 恩

[6:41:08] 吴畏: 因为我只意淫过

[6:41:26] 吴畏: 我知道意淫是怎么一回事

[6:41:34] X: 恩是怎样一回事

[6:41:39] X: 真有照片在脑子?

[6:41:46] 吴畏: 你自己没有意淫?

[6:41:56] 吴畏: 你有过,那你就应该知道意淫是怎么回事

[6:42:08] X: 我部知道怎样分变

[6:42:18] 吴畏: 在头脑中的性幻想不是建立在图像的基础上的吗?

[6:43:06] 吴畏: 我说的是性幻想

[6:43:25] 吴畏: 肉体的接触是一种实际的物理行为,并非头脑中的幻想

[6:46:01] 吴畏: 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在以前在自慰中采用的那种方式,是靠头脑中的图像、影片制造出的性幻想来激发自己的性欲,产生能量性的冲动,这是意淫的形式。

[6:46:24] X: 请问你现在会有性系统存在吗

[6:46:29] 吴畏: 当然有

[6:46:42] X: 那你又没有伴侣怎么办

[6:46:56] 吴畏: 这个,不用你担心的

[6:47:00] 吴畏: 我可以自己解决

[6:47:18] X: XD 我笑翻了

[6:47:36] 吴畏: DIP课程中已经讲解了如何将自慰转变为对自己的支持,而不是支持自己的心智。

[6:47:59] X: 那我要上课就会上到这个吗

[6:48:09] 吴畏: 第一年就可以。

[6:48:22] 吴畏: 网上也有视频讲自慰的。

[6:48:26] 吴畏: Desteni

[6:48:28] 吴畏: 视频

[6:48:29] X: 那请问你自己体验到有确实的不同吗

[6:48:47] 吴畏: 我已经停止过自慰100余天了

[6:49:00] 吴畏: 而且已经对自己的性幻想做过大量的自我宽恕

[6:49:15] 吴畏: 因此可以练习这个新的自慰方法

[6:49:24] 吴畏: 其实没有什么神秘的

[6:49:36] 吴畏: 很简单的

[6:50:30] 吴畏: 最基本的原则是,专注于触觉,而不是跑到自己的头脑中去幻想。

[6:51:27] 吴畏: 对于习惯于用图像来激发性欲的我来说,这在开始的时候是很困难的。

[6:52:51] 吴畏: 拥抱和身体接触这些肉体行为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

[6:53:02] 吴畏: 问题是我们的心智之中的那些东西。

[6:54:01] 吴畏: 那些图像,那些评判,那些忧虑等等

[6:56:43] 吴畏: 我在找一个视频

[6:57:10] 吴畏: 是Anna上传的一个两个小猫之间的性活动视频

[7:01:35] 吴畏: 找到那个视频了

[7:01:36] 吴畏: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D4jQxrRcPU

[7:01:57] 吴畏: 参考没有意淫的性交是怎么一回事。

[7:01:59] 吴畏: 哈哈

[7:02:24] 吴畏: 没有中文字幕

[7:02:35] 吴畏: 你凑合着看视频吧。

[7:03:20] X: 那如果对方参与意淫呢

[7:03:49] 吴畏: 对方参与意淫那就是在支持他自己的心智系统了。

[7:04:01] 吴畏: 在自己的体内加剧系统的实化。

[7:04:15] X: 会影响伴侣吗

[7:04:25] X: 比如伴侣提出角色扮演

[7:04:31] X: 应该就是意淫吧

[7:04:39] 吴畏: 是啊

[7:04:50] 吴畏: 幻想跟某种特定职业的人性交



[2011-12-22 8:42:41] 吴畏: 刚想到一点,有Desteni视频中提到建议伴侣性爱时带避孕套,与阻止心智系统之间的相互渗透也有关







[7:08:12] 吴畏: 我们对事物的评判、情绪反应,表明我们与那个事物是处于分离之中的。

[7:11:42] X: 你刚刚提到的我与该事件有分离的点

[7:11:52] X: 事说我应该与所有的事情一体等同吗

[7:13:05] X: 强暴恶心肮脏也是心智批判

[7:13:13] X: ?

[7:13:22] X: 我应该要怎样看待强暴虐待

[7:14:13] 吴畏: 这种情绪性的反应是将自己与这些事物分离开了,而没有认识到自己对这些事物同样负有责任。

[7:15:24] 吴畏: 强暴、虐待并不是与我们自己分离开的显现,而是存在于我们之内,是通过我们的接受和允许而存在于我们自己之内并显现于这个世界之中的。

[7:15:38] X: 如同昨天我看DESTENI中文的视频 里面必看的ㄧ个片子是在播放屠宰场的虐杀过程 我看到好痛苦跟难过也哭了 也看不下去 这样是我与之分离吗

[7:15:44] X: 与虐杀的行为分离

[7:15:52] X: 那我要怎样反应算是更好的

[7:15:56] 吴畏: 但这并不是说我们要继续接受强暴、虐待等等继续存在下去,而恰恰是要停止这些。

[7:17:26] 吴畏: 但只要我们仍然是以一种情绪反应的方式去面对这些点,我们就与之处于分离之中,而并没有真正承担起责任来,因而没有力量作出改变。

[7:19:49] 吴畏: 我自己的体会是:看清这些真相(而不是逃避),认识到怎样才是真正的解决办法(平等金钱系统),在有能力实际实行时应用实行这解决办法。

[7:21:15] 吴畏: 如果我们真的在乎,我们就会寻找一个真正的解决办法,终止这样的惨虐继续发生,而不仅仅是产生某种情绪性的能量反应,并仅仅如此,而过后该怎样不怎样——这只表明这种情绪反应只是心智的机械反应,而并不考虑一个真正的解决办法。

[7:21:32] 吴畏: 不怎样->还怎样

[7:22:59] X: 一般人就算要解决跟承担面对 看见都会很痛苦难受的

[7:23:11] X: 不能说痛苦难受就等不面对事吗?

[7:23:21] X: 还有你会很冷静看待吗

[7:23:29] X: 我真是没办法

[7:24:13] 吴畏: 重点在于是否真正考虑一个根本的解决办法。

[7:24:31] 吴畏: 还是产生了那些情绪反应后,就仅仅如此而已。

[7:25:34] X: 我觉得我们说远了 我是要问"分离"于自己不喜欢的事件上 这个行为 应该要怎样处理

[7:25:38] X: 你怎样做调整

[7:25:43] X: 不批判

[7:25:46] X: 部抗拒

[7:27:07] 吴畏: 以虐待为例

[7:27:26] 吴畏: 我认识到显现于这个世界之中的虐待也同样存在于我自己之内

[7:28:04] 吴畏: 我对那些自虐/虐他者的批判,其实是对我自己内心中存在的虐待的批判的反映。

[7:28:37] 吴畏: 而在这样一种行为中,我是在抛弃自己的责任。

[7:29:32] 吴畏: 因此在实际行动上,我支持和帮助自己停止自己对自己的虐待,并将这个认识实际活出在自己的生活中。

[7:30:26] 吴畏: 这样,我停止自己内在的虐待,并显现于外在。

[7:30:41] 吴畏: 这是在承担起自己在虐待这一点上的责任。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2 访客